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未分类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未分类’ 类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5-09-06 21:59:31 分类: 未分类

嘉宾:王小峰、马东、周黎明

时间:9月12日(周六)14:00~16:00

地点:单向空间·朝阳大悦城店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101号朝阳大悦城5层(悦界新区)

主办: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理想国、单向空间

活动免费,无需报名。

【活动介绍】

王小峰是中国最具争议的文化记者,在文化一线穿行15年,2015年8月,理想国出版他迄今为止最厚的一部图书作品《只有大众,没有文化》,记录和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

“中国大众文化已经越来越直接、简单、粗暴地成为一个变现的工具”,阅读、音乐、电影、真人秀……一切都被高度娱乐化了。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全娱乐时代?身处其中的各路明星、文化人,是怎样用他们的作品反射、反思这样的时代?

周六下午,三表哥邀上好友马东、周黎明一起,在这个全民娱乐的时代,扯扯我们的大众和文化。

【嘉宾介绍】

王小峰,《三联生活周刊》资深主笔、作家。著有音乐随笔集《不是我点的火》《答案从未在风中飘过》;博客文集《不许联想》《文化@私生活》;小说《沿着瞭望塔》《山上有神》。

马东,知名主持人,曾在央视多年,近年主持《奇葩说》广受欢迎。

周黎明,作家、影评人。已经出版《好莱坞现场报道》、《莎乐美的七层纱》、《西片碟中碟》等多部作品。

带三个表 @ 2015-02-24 16:08:37 分类: 未分类


新春伊始,拿到了许巍的新专辑《梦游》。

说实话,在《时光•漫步》之后,我认为把灵魂交给佛陀的许巍再做不出像样的音乐了,那以后的每张专辑都像是祈祷词。至少,在《曾经的你》之后,我没有记住任何一首他的歌曲。看这张专辑的封面,我猜他是进一步入定,里面装满了阳光灿烂、言之无物的歌词。

说来许巍也挺奇怪的,当年出道,意气风发,他希望自己能做出Nirvana那样的音乐,所以他抛弃了《执着》这样的歌曲。但是命运无常,在人生经历了一番打击之后,他抛弃了Nirvana,又轮回到《执着》的路上,只是回来的时候丢失了他最宝贵的东西:激情。他变得絮絮叨叨,像个找不到阿毛的祥林嫂。我没觉得他的音乐找到了新方向,更听不出来他的音乐里有什么气定神闲,这都是掩饰他音乐才华枯竭的借口。

这张《梦游》里装的又是什么呢?看歌名大概你会略知一二:《咸阳城》《长安秋望》《云》《春日》《梦游》《遣心》《寒蝉》《长安古道马迟迟》《一蓑烟雨》,看着就觉得有点不食人间烟火。

打开封面,第一页有一句话:“献给科特•库班。”再看里面的歌词,都是唐诗宋词。这是个什么路数?

我记得有一回采访许巍,他在回忆当年与红星音乐生产社签约的那段时光时说:“哥们儿那段时间彻底地颓了,公司里平时都见不到一个人,一日三餐都不知道去哪里吃。晚上我抱着吉他坐在山坡上,想唱歌唱不下去,不唱又太孤独了。你知道那时候孤独是什么感觉吗?我觉得天上的月亮都懒得看我一眼……”

这时许巍想到了赵师秀《有约》里的诗句:“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这首诗把无聊写到了极致。许巍望着躲到云层里不忍看他的月亮,不禁感到人生的迷茫和绝望。天阶夜色凉如水,把他凉到了谷底,能有零下几度C。他当年离开西安来北京,是有梦想的,他希望能变成像科特•库班那样酷的摇滚歌手……想着想着,许巍哼哼起了这句诗,但是哼出的旋律是Nirvana的“Smells Like Teen Spirit”。大半夜的,人也无聊,许巍觉得这种混搭效果挺好玩的,虽然月亮都懒得听他唱歌,自娱自乐也可以打发一下时间,于是许巍干脆把《有约》这首诗填到“Smells Like Teen Spirit”里面,反复唱了几遍,感觉还不错。唱着唱着,许巍哭了……我啥时候才能像库班那样红呢,再不红就变成库尔班大叔了。

第二天,红星公司通知许巍,三天之后搬出老山,因为公司已经在工商局注销了。

写到这里,你大概明白了,《梦游》的歌词是唐诗宋词,曲子都是Nirvana的。

许巍曾说,一进入创作状态,就会崩溃,因为自己太敏感了,会想起很多故事,这些故事会刺激到他,让他无法创作。可是他又得去写歌,费半天劲,写出来的歌也不满意。去年夏天,他对月当歌,忽然想起十多年前在老山的那一幕,而且又是库班去世20周年。过去那么迷恋库班,应该纪念一下他,也算了结自己心里的一个情结。但是他实在写不出激情四射的歌词了。

为什么不把唐诗宋词放进Nirvana的歌曲里面呢?许巍这么想,一来回避了词曲创作这个痛苦过程,二来自己的音色跟库班也有点像。库班在美国西雅图,也算美国的西北,西雅图口音和西安话也很像——就这么定了。

《梦游》筹划了半年多,他精挑细选从唐诗宋词里面找出了九首作品,从这些诗词中不难看出许巍现在的心境。这九首作品分别是:王维的《春日》(桃源一向绝风尘)、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许浑的《咸阳城东楼》、杜甫的《水槛遣心》、赵嘏的《长安秋望》、来鹄的《云》、柳永的[雨霖铃]《寒蝉》、[少年游]《长安古道马迟迟》和苏轼的[定风波]《一蓑烟雨》。许巍说:“有时候我们总是绞尽脑汁想写出一两句牛逼的歌词,其实你一翻古书,人家一千多年前都写好放在那儿了。”

歌词选好了,曲子都是Nirvana的,接下来怎么制作这张唱片,许巍有点迟疑了,这么一混搭看似很简单,但他不想做成翻唱加填词那样。

制作这张专辑,许巍又几近崩溃。为了调整心态,他干脆放下手头的工作,去了一趟印度。这次印度之行,却有了意外收获。在孟买的一家茶馆喝茶的时候,许巍遇到两个老外,一聊天,许巍才知道,孟买最近正举办一个电子音乐节,他们都是来参加音乐节的,其中一个叫Toby Marks,是个玩电子乐的,来自英国,多年来他一直对东方音乐感兴趣,而且还有一支叫做Banco de Gaia的乐队。另一个人叫Brock Van Wey,来自美国的DJ,他有一个艺名:BVDUB。他过去出过的唱片比所有中国歌手一年出的专辑加起来都多。几年前BVDUB来到中国生活,是他一眼认出了许巍。

Marks一听许巍来自中国,兴奋地说:“我的音乐里面经常会用到中国音乐,我当年还写过一首叫做《China》的曲子。”

许巍看完他们在音乐节上的表演之后,恍然大悟,何不邀请这二位来制作他的新专辑呢。两个人也很高兴,纷纷表示一直希望能和中国的音乐人合作。许巍说:“我希望能在专辑中营造出一种悠远、恬静、飘渺、空旷、迷幻、神秘、阳光的感觉。”Marks说:“那只有电子音乐能实现你的这些愿望。来吧!”

把唐诗宋词放进摇滚曲子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好在Nirvana的歌旋律写得都很好听,只要把节奏放慢,立刻变得悠扬无比。

Marks负责Trance结构的设置,BVDUB负责营造Ambient效果,比如许巍说《少年游》这首歌想要日暮西山的感觉,BVDUB就会鼓捣出各种声效,直到许巍满意为止。许巍说《春日》要阳光一些,欢乐一些,Marks会用雷鬼节奏打底,BVDUB会营造出暖春的阳光透过树叶晃得人睁不开眼的慵懒、迷离的效果,听起来还真有点像杨贵妃蹦迪的感觉。

Marks告诉许巍,Nirvana的旋律只需用一部分,那就是你在开口唱的时候,其余时间这些旋律会变成一段段的Loop。这样一来,每首歌的长度都在七分钟以上,给“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填上《梦游天姥吟留别》更是长达12分钟。

我个人觉得,Marks在专辑里玩得最漂亮的是对Edgar Froese当年的那首“Metropolis”的采样处理,这首曲子原来有点瓦格纳的音乐气质,把它和“Pennyroyal Tea”串到一起,许巍再把苏轼的词放进去唱出来,简直飞得有点没边了……

许巍说:“如果说学佛让我找到了生活的方向,打开了我的一扇精神之门的话,那么这次跟他们两个音乐家的合作,让我开启了一扇新的音乐之门。以前我对电子音乐没什么兴趣,现在我才知道,自己平时在脑子里蹦出来的思绪、幻觉,用电子音乐都能实现。”

中国的土鳖音乐家啊,你们真是没有生在一个好地方,西方有那么多好东西,不能进校园,还不能进到你们的脑子里吗?

带三个表 @ 2015-02-06 1:56:41 分类: 未分类


老狼的头上一直围着一块“校园民谣”的红头巾,这个“狼外婆”的形象深入人心。但是,如果你仔细去听听老狼唱过的歌曲,大都跟校园民谣没有关系,跟民谣更是没什么关系。“民谣”也好,“校园民谣”也好,都是生生造出来的概念,从来没有内容。这就像我们谈论死亡金属一样,空有概念,没有内容。

民谣是什么?大概只有中国人把本来该叫“民歌”的东西称作“民谣”。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当代文化之间的结合造成了“民歌”与“民谣”的冲突,与其说是想把这两种概念区分开,倒不如说是定义了一个伪概念,因为我们的民歌无法从传统的音乐语言顺利过渡到现代民歌。

在台湾,民歌指的是比邓丽君更早的那些歌手演唱的歌曲。至于大陆这边,与传统之间的割裂更明显,“民歌”一般指的是音乐学院教出来的结合了意大利美声唱法、俄罗斯民歌唱法和中国传统民歌唱法的一种演唱方式,它消灭了差异,在某个时间段它更多是为意识形态服务。

所以大陆很自然地接受了台湾对新民歌的定义,即称之为“民谣”。如果说台湾在民歌与民谣的转换过程中还有联系的话,大陆则一点都没有,对那些唱流行歌曲的人来说,继承传统民歌似乎是一种耻辱。

这不禁让人想到鲍勃•迪伦,从他出道那天开始,就一直对传统音乐情有独钟,他总是慧眼独具,让一首首传统民歌重新焕发出金子般的光芒。

前面罗嗦半天,是想告诉大家,老狼在即将推出的新专辑《似曾相识》中,做的正是一件挖掘金矿的事情。这是一张包含了15首歌曲的翻唱专辑。

谈到为什么做一张翻唱专辑,老狼说:“其实这个想法在10年前就有了,出道10年,想翻唱一些歌曲,当时只是有一个简单的想法。可是还没等我做,电视选秀开始翻唱歌曲。哥们一想,还是别再去趟这个浑水了。”

但是又过了十年,老狼终于还是做了这张专辑。他说:“我特别不喜欢人家说我是校园民谣歌手,我唱的都是流行歌曲。但我的确喜欢民歌,现在中国没有真正的流行民歌,那些人都是因为没钱买更好的乐器,只能拿一把破吉他弹唱,然后就说自己是民谣歌手。民谣不是这样的。有一回跟李宗盛聊天,聊出点感觉,他建议我做一张真正的民歌专辑。我说你来制作我就做。”

于是有了《似曾相识》。

李宗盛在唱片文案中写了一段话:“选秀繁荣了电视,毁了音乐。音乐已不再是内心情感的表达,变成了外在的舞爪,成了矫情病。这也让华语音乐从此走进歧途。我们希望通过这张专辑告诉人们,音乐可以重新站在起点,回到内心的情感家园,这样的音乐才有力量。”

李大哥这是要拨乱反正啊!

15首翻唱的曲目除了凤飞飞的《追梦人》和齐秦的《原来的我》两首歌之外,基本上都比较生僻,很多人大概连最初的演唱者是谁都没听说过。台湾歌曲选了八首,大陆歌曲选了七首。

我问老狼为什么会选择那些其貌不“洋”的歌曲,他说:“你出一张全新创作的歌曲,他们会觉得是新歌,有新鲜感。你出一张翻唱的,他们就会找来原唱跟你对比,听起来就不专心了。我就不给他们丫这个机会。”

没错,你知道这些歌都是谁唱的吗?《交错》《出发》《世外桃源》《答案》《时空之旅》《八月半》《匈谷》《惊春》……

大概没有人注意到,整个华语唱片界都不会录制木吉他的声音。这个问题李宗盛很早就意识到了,但是他在录音过程中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这几十年听到的木吉他声音都是干瘪浅薄的,不信你现在去找一张有木吉他伴奏的中文歌曲听听。

而李宗盛在制作这张唱片时,不仅要重新展现音乐的力量,更要解决木吉他如何传递情感色彩的问题,它的悠扬、温暖、冷静、幽远、律动……都要表现出来。

李宗盛专门请来了民歌录音师约翰•伍德(John Wood)。对,录制木吉他一定要请一个姓Wood的人,此君曾是英国著名民歌手理查德•汤普森的录音师。

制作上这么讲究,主要是整张专辑基本上是以木吉他为主,偶尔会加上一些零打,感觉就像是在录音室彩排的效果,随意但不随便。老狼不用像过去那样去跟各种乐器较劲,他的声音开始变得松弛,吉他成了老狼的唯一对话者和倾听者。

当然,让我感觉最不可思议的是他演唱的那些传统民歌——来自云南、贵州、四川、青海和陕西。过去,不管是民族唱法还是原声唱法演绎民歌,都是正确唱法。从来没有人用吉他弹唱方式去唱这些民歌,因为很多人从经验上就否定了它的可行性。

约翰•伍德在录音时告诉老狼:木吉他适合演唱叙事性的歌曲,那些歌是在讲一个故事吗?是的话,你讲给大家听。

这个吉他+传统民歌的效果的确不错,老狼用轻柔的方式颠覆了过去我们对传统民歌的印象。这大概也是老狼把专辑起名《似曾相识》的原因吧,你好像听过,但又没听过;你从未听过,但好像过去某个瞬间听过。

当人们都扯着嗓子在电视上嚎叫的时候,老狼用一种“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安静在娓娓道来;当那些电视台乐队用乏味的、教科书式的编曲为那些经典歌曲的翻唱披上上红下绿的外衣时,老狼扔掉了音乐的辎重,用言简意赅的回答告诉人们:音乐在这儿呢。

我这么描述,你是不是先入为主地觉得老狼的新专辑变成“小清新”了?错。老清新了!

带三个表 @ 2014-12-10 23:14:09 分类: 未分类

去年,我写小说《山上有神》,因为里面用的都是东北话,会经常打电话给我妈,问她一些方言使用问题,毕竟在北京待了这么多年,好多方言土语都忘了,语境也没有了。妈妈很好奇,问我在写什么。我说以老家为背景写个小说。妈妈说,那我要跟你聊聊,我有好多故事要跟你讲。

有一次回家,妈妈拿出一个小本让我看,说她正在写关于老家的故事,因为写字手抖得厉害,所以写一会儿就得停下,写的不多。我翻看着那些文字,有些像是诗歌,有些像是随笔,实际上没有什么具体故事,里面只有一个主题:思乡。妈妈没什么文化,典型的东北农村妇女,但是妈妈的字写得很好看,这多少遗传给了我一点,可是这个本上的字已不如她年轻时写得那样漂亮了,甚至有些潦草。看着这些文字,我心里不免有些难受。

我心里很清楚,尽管全家来北京生活有三十多年了,但是妈妈的心一直在老家。姥姥还在的时候,她惦记姥姥,姥姥去世了,她又操心舅舅。妈妈这一辈子,一直在为别人操心。这些年,每逢夏天,妈妈都要回老家待上一段时间。我能感觉到,北京对她来说,似乎永远是一个暂住的城市,她的心始终没有离开过老家的那个山沟。

去年九月,小说写完了,也很快找到了出版社,当时我希望这本书快点出版,我要把这本书给最重要的两个读者——妈妈和舅舅,让他们看看。

我小时候一直在舅舅家生活,直到十四岁才离开。舅舅在村里当会计,也是村里少有的几个念过书的人。舅舅平时喜欢看书看报,村里订阅的书报都由他来管,所以我从小就有村里同龄人没有的一个优势,可以看到很多书报,舅舅看什么我就看什么。某种意义上讲,他算是我的启蒙老师。我甚至能猜想到,当他看到我的这个小说时,会质疑我为什么要这么写或是那么写。

两年前,舅舅查出癌症,经过化疗后,身体逐渐恢复了。但是在我写小说期间,癌细胞又出现了,而且转移了。我知道,留给舅舅的时间不多了。我最后一次跟舅舅通电话,他还说没什么事儿,当时我还向他咨询一些关于“村”“生产队”的变更问题,他电话里讲得很仔细。那是我最后一次跟他通电话。

就在我跟出版社签完合同没几天,妈妈突然生病住院,三个月后,妈妈和舅舅先后都走了。那段时间,是我人生最难熬的阶段,几乎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妈妈的后事料理完,我才开始重新看出版社发回的校样,看校样期间,心里一直像有块石头一样压着,有时候看着看着眼泪就止不住落下来。就小说而言,我的两个最重要的读者永远也看不到这本书了,这是个莫大的遗憾。

小说的场景我原封不动地放在了老家,因为自己比较熟悉那个环境,至少写起来不会出错。如果你看过小说,大概也知道我当年生活的那个村子、村子里的人是什么样子了。但我没有想到,我竟然是在失去亲人的情况下去重新阅读书稿,重新回到当年生活的场景,这实在有些残酷。本来,亲人离去,能缓解伤痛或转移注意力的方式就是做点别的事情。但是我恰恰是要校对这个书稿,很多记忆在字里行间再次浮现,带着伤痛,却又无法回避。在之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几乎是在一种喘不过气的状态下完成的后期校对修改工作,当时真快崩溃了。

小说里有一篇后记,原计划我只想简单说说这个小说是怎么来的,因为没必要向读者交代一个小说本身是怎么回事,这些是读者自己去思考想象的事情。但是从妈妈生病住院时起,我就一直处在焦虑状态,只要一闲下来,就受不了。我必须找点事情做来缓解当时的焦虑,所以决定写一篇后记。这篇后记在别人看来可能写得过于沉重,甚至有些矫情,和小说本身几乎没什么关系。在那段时间,我只能写出那样的文字。

其实我和妈妈一样,在北京生活的这些年,心里一直惦记着老家。甚至我一直有个想法,有一天退休了,回老家生活,重新回到我熟悉的生活环境。这个后记其实和妈妈那个小本子上写的那些文字差不多:乡愁。

我在《后记》里说:“我从来没有想过以故乡为背景去写一个故事,那十几年的农村生活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它已经从我的生活中远去,模糊在我记忆的地平线上。直到有一天我动笔开始写这个故事。”

小说写完之后,我才知道,那个在我记忆边缘的乡愁,实际上一直都在,一直都那么浓烈,它只是被封存的严严实实。写作过程中,它被打开了,干扰着我,我才知道,这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

今年正月十五,我回老家,参加舅舅的葬礼。我已经有十七年没有回老家了。有几次出差回长春,想回家看看,但我总是在刻意回避。现在想想,就是怕面对老家,勾起我的乡愁。不知道我为啥变得如此脆弱。

舅舅去世后,也就意味着老家没人了,因为两个表弟都去沈阳工作了,老家的房子和地都卖了。我站在阔别十七年的院子,除了那间我生活过十四年的土坯房,其他已经变得陌生。房子里空空荡荡,它比我记忆里的房子感觉要矮小、阴暗许多。但是那个炕沿还在,窗前水泥墙上刻的图案还在,只是这一切都不再属于我。我在屋里屋外流连了好长时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咬着牙不让它掉下来。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看我的家,这个我生活了十四年,给我带来很多快乐、占据我大部分记忆的家,因为新主人在开春后就会拆掉这个房子。想象着它即将从这个世界上抹去,我真想大哭一场。

过去我出书,差不多都是把书稿交给出版社,然后按部就班配合出版社做一些事情就行了,至于书怎么设计,什么时候出,我从来不操心。但这次,从跟出版社签下合同开始,我就急切地期待它能早点出版,因为我要给我心里最重要的两个读者看看。但是病魔先行一步。在等待出版的过程中,这本书似乎成了生活中的一个负担,一直让我纠结。大概是这本书从写作到出版过程中人生有了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仿佛记录的是自己的伤痛。

当我拿到这本书的那一刻,我知道,折磨我的那个心结解开了。我可以平静地接受亲人的离去,将生活的一页慢慢翻过去。

带三个表 @ 2014-12-08 22:01:24 分类: 未分类



这本小说是我第二个长篇,虽叫长篇,但不太长。一想到大家都看不到第141个字,我就不敢往长了写。一般人们写小说都喜欢写自传体或是催人奶下的爱情故事,这两样我都不会写。我能写的就是荒诞故事,越离谱写得越得心应手。《山上有神》就是一个荒诞+黑色幽默的故事。故事的背景对很多人来说是陌生的,但故事本身一直发生在你身边。

这个小说是根据朋友讲的一个真实事件改编的。当时她用三五句话就把故事讲完了。我觉得很有意思,就好像在土里挖出一块骨头,它是一块恐龙的骨头还是一块孔雀的骨头呢?不知道,反正我把它还原出来了。至于还原出来的是个什么动物,你们有兴趣自己去看吧。

故事发生在一个叫姚家沟的地方,欢迎进入姚家沟的荒诞世界。你可以通过如下几种方式进入——

1,自驾。
2,随团。
3,翻山。
4,迫降。

带三个表 @ 2014-10-11 2:30:25 分类: 未分类


歌星传记的开篇,往往有一个俗套,就是通过细枝末节从童年或少年时代的一些经历将自己和音乐联系起来,以此证明他后来成为一个歌星或音乐家是有根有据的——这跟过去给皇帝写传记的时候天出异象是一个套路。但是李宗盛这本书的开篇却没有这个俗套,而是直入内心,写他这几十年在音乐上的挣扎。你可以说这是本传记,也可以说是他对整个华语流行音乐的思考。文字一如他直白而富有哲理的歌词,有俏皮,有伤感,有无奈……但这一切又能被李大哥的温暖所融化。甚至我在读的时候忘记了华语歌坛的恶劣环境,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书共分五个部分,都取自他的歌名:《你像个孩子》《没有人知道》《我和你》《当爱已成往事》《我终于失去了你》。

在《开场白·序言》里,李宗盛写到:“大约八年前,我坐在房间,抱起吉他,想弹些曲子,发现弹上十几个小节就弹不下去了,眼睛盯着吉他上的纹路,开始走神。好像思绪是被人拖到别处,怎么也回不来……我怀疑,是不是我这一生该写的歌都写尽了?当年创办木吉他合唱团,进滚石唱片,也有写不出的时候,最后总能化险为夷。可现在想越过去的动力都没有了。既然思绪被人拖走,索性跟着它走吧,看看能发生什么。走着走着,便想起太多往事。既然歌写不出来,倒不如把陈年旧事记录下来。这一写写了十几万字,那些你猜对或猜错的事,那些我写对或写错的歌,那些我说对或说错的话,都在这本书里。”

说来说去,流行歌曲还是年轻人该干的事情,它的含量比较小,年轻时有一点感觉就能把一首歌填满,等真上了年纪,事情一想明白,写歌的那个魂儿也就散了。如果一个人到了中年之后还能写出有年轻感觉的歌曲,那一定是太幼稚了。

在《你像个孩子》这一章,李宗盛主要谈及的是他的成长和生活中的琐事,看上去像散文,很写意。但读下去会发现,他是在写触动他创作的生活和观察生活的方式,看似蜻蜓点水,实则涟漪泛泛。他用很细腻的笔触剖析了他是如何从灵感出现到他找到感觉再把歌写下来的过程,这些经验,不仅对歌曲创作,对任何创作都有启发。他觉得人在进入创作状态时要有一种童真、童趣,再用大人的方式描述出来:“很多人写歌,总是被太多机会主义的东西干扰,先去想到它写出来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然后会去想把它写得怎么深刻或是流行,而忘记了歌本该是打动人的。”

人们都觉得李大哥写男女之情,尤其是写女人的那些心思写得非常到位,俨然一个情感专家。关于这方面的写作,李宗盛在书中透露了他的秘诀:“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琢磨女生的心思,开始看不透,后来发现女生需求的东西是男生想不到的,我开始琢磨女生需要什么……”在李宗盛看来,女性的世界没有文学作品描述得那么复杂,人性中总有最相同的东西,用一种童真的方式去看女生,反倒能看得更清楚。他反复提醒读者,写歌无非有两个主题:女生和人生。

《没有人知道》这一章里你会发现,李大哥那些耳熟能详的歌曲背后凝结了多少痛苦。也许在我们看来,一个唱作人写一首广受欢迎的歌曲是理所当然的。事实上,如果你不绕道它背后去看,永远不知道,一首几分钟的歌曲需要付出多少努力。《17岁女生的温柔》从开始有创作想法到最后歌曲成型,花了整整六年的时间,第一句“17岁女生的温柔,其实是很那个的”中的“很那个的”这几个字原来他用过很多词,但总是不能把17岁女的特征写到位,既不能太直接又不能过于含蓄,要用一个中间感觉的词,这一下难倒了李宗盛,他前后换过两百多个词,就是不满意。直到有一次跟朋友通电话,朋友在电话里面讲话有句口头禅:“很那个的。”李宗盛灵机一动,何不用在17岁女生的身上……《凡人歌》是李宗盛生生写出来的,就是因为那句“爱人不见了,向谁去喊冤”。原来,这两句歌词是用在另一首歌里,原句是“爱人消失不见,心里有冤无处喊”,但是改来改去就把这两句歌词拿掉了。可是扔掉了又怪可惜,于是他想重新写一首歌,把这两句用上。但没头没尾,写什么,怎么写,他又开始了一段痛苦的经历:“在街边吃面的时候脑袋里都在想着韵脚,翻甘天联间,潘山弯先搬……”不过这首歌的创作还算是快的,用了大约两个月的时间。《寂寞难耐》写了一年,《忙与盲》写了半年,《生命中的精灵》写了三年……李宗盛说:“几乎没有一首歌是一蹴而就的,有时就是一句歌词中的一个词,会卡上半年。当时大家写歌都希望写出不一样的话,还要让这一句流行起来,简直会要人命,字典都翻烂了两本……”确实,没有人知道一个人在创作时的那种痛苦,即使李大哥复述这些创作过程带着些调侃和轻松的语气,但依然让人肃然起敬。现在还有人会这样写歌吗?

《我和你》这一部分主要是写李宗盛和他周围的朋友的故事和在唱片公司工作的经验之谈,没什么八卦,都是围绕着当年台湾音乐环境写的。这一章似乎能把我带回到华语流行音乐的黄金年代,从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上都能看得出他们做事的认真和诚实的态度。尤其是,他们每次开会,企划歌手定位包装的细节,真是很启发人啊。现在市场企划营销的,真该好好读读这本书,人家当年是怎么做歌手企划的,再看看现在的你们!李宗盛说:“当年台湾流行音乐繁荣,和当时台湾人生活方式价值观念比较一致有关,不管针对市场还是针对内心,都不会有太多偏离。现在台湾社会犹如迷雾,我时常看不懂,也不知道该去写什么样的歌……”

《当爱已成往事》这一章,我猜李大哥本来是不想写的,但是人生有些东西是绕不过去的,尤其是,这本书写的很私人化,要是不谈谈感情,会让人觉得不够真诚。但是明显能感觉到,李大哥在写这一章的时候有些拘谨,不像其他章节那样挥洒自如。他说:“在别人看来,写男女之情一向是我最擅长的,但写到自己,却找不出任何一个合适的词。如果有一个女阿宗,我猜她会把我写透。”

最后的《我终于失去了你》,我觉得才是李大哥发力的一章,这部分主要是写他离开台湾来到大陆后,开始思考整个华语地区流行音乐,恰恰在此时,整个华语地区流行音乐开始衰败。一向温和的李大哥凸显杀机,毫不留情地对整个华语流行音乐进行批判。他觉得台湾是越来越保守,只会在保守和时髦之间找平衡。90年代中期滚石推出过三个女歌手的专辑,在市场上的反响不如期待的那么好。从那时起,李宗盛就有隐隐的危机感,似乎流行音乐出了什么状况。后来,事实验证了他的隐忧。尤其是来到大陆生活一段时间,才更清楚台湾流行音乐的问题所在。而大陆这边他一直认为音乐行业的从业者对流行音乐美学缺乏认识,只知道模仿香港和台湾,是一群投机分子,缺少人文关怀和人文情怀。李大哥把我很多心里想骂的话都说出来了,过瘾。

“我很幸运,我会弹点吉他,会写歌,赶上了流行音乐的好时代,还能让我有那么一点点成绩。现在,一切都失去了,那些点滴的美好,只有在我弹吉他走神的时候才会出现……”

带三个表 @ 2014-08-18 23:58:03 分类: 未分类

最近北京警方总抓明星吸毒,隔三差五就抓一个,好像没事供大家解闷玩儿似的。我不知道警方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是为了完成任务指标还是震摄作用。刚开始,这种拿明星开练的方式还有点警示作用,现在,当人们对明星吸毒新闻产生信息疲劳之后,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我始终相信,我强大的警方对在任何地区贩毒吸毒动态都了如指掌,因为贩吸交易地点方式相对固定,即使打一枪换一地方,其规律还是可循的。所以那些明星公开或半公开吸毒基本上都在掌控范围之内。而贩毒一方,通过层层倒手,总会有破绽,尤其是被抓的贩毒分子,他们供认的一些事实绝对可以给警方提供更多参照,警方不会不明白,这些人平时都是怎么会活动的。我更关心的是,警方能打掉多少个贩毒团伙或者抓住几个终端贩毒者,而不是最近又把哪个明星抓进去了。

我觉得北京警方老这样拿明星下手,最终会起到反示范作用。

第一,大家都知道吸毒的危害,但是没尝试过的,可能不知道具体危害。明星吸毒,抓进去再放出来,他们还是明星,还是以健康形象示众,这多少会让人产生一种误解——原来吸个毒也没啥,你看他们不是还欢蹦乱跳的吗。

第二,公共人物都有示范作用。警方曝光公共人物吸毒,可能出发点是想通过公共人物在公众中的影响,来普及一下吸毒危害的常识。但你整天老这么抓人,怎么抓的也没说清楚,时间长了,一定会让公众对这些公共人物产生同情心,要知道这些人都有大量的粉丝。当这种同情心出现,人们一来会反感警方行使权力的方式,二来人们也见怪不怪了。人们可能会对警方行使权力的方式产生一种习惯性转换——反正你有权抓人,想抓谁抓谁,当人们产生对权力的怀疑或对抗时,这种警示效果还有吗?不朝反方向发展已经不错了。

吸毒的确不好,但是贩毒的才是最恶劣的。吸毒基本上触犯的都是《治安处罚法》,而贩毒的触犯的是刑法,对社会危害更大。希望北京警方把精力多放在抓贩毒上面,多抓点贩毒的。每次打掉贩毒团伙,让那个什么时报报道一下,不然他们都快倒闭了。

带三个表 @ 2014-08-13 15:03:04 分类: 未分类

45天,众筹60万,在最后一天终于完成。

之前我说看到众筹成功心情比较复杂,照理说我应该非常高兴,但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有这么多人参与,反倒让我压力非常大,只有把它拍好之后我才能高兴起来。

今天看到了参与众筹的名单,除了个别几个我认识的朋友之外,大都不认识(当然有王小山的朋友)。我们素未平生,能出于信任把我们联系在一起,这让我很感动,这里先谢谢你们这些投资人(王小山的感谢信稍后他会贴出来的,我就先不代表他了)。两个月前,你可能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一个电影的投资人,我也没想过这些投资来自你们。

现在我觉得,这20分钟的短片远远要比2个小时的长片更难拍,因为这背后的期待是看得见的。我们会尽最大的可能把一个貌似没有情节的故事玩得有趣一些。有句话说得好,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然也。

下面是我、小山还有我们制片方官方微信,请投资众筹的同学加上吧,之后有什么进展,我们都会通过这些渠道告诉你们。再次感谢。

带三个表 @ 2014-07-11 9:20:25 分类: 未分类

我在@京东众筹 发起的众筹微电影项目《你》已经募集到了11万多,之前我因为出国采访,上网不太方便,一直没有能好好感谢帮助我们的人。在此,我要谢谢那些出份子的同学,不管这件事最后是否成功,我和我的团队都对你心存感激。

现在终于有时间说说筹款拍电影这件事了。去年,我一直想找投资拍一个电影,当时计划拍一个长片(大约90分钟),电影的名字叫《二》。有一次,我跟一家卫视的朋友聊起拍电影找投资这件事,他说,你为什么不用最另类的方式筹钱拍电影呢?比如你在淘宝上卖制片人署名权,一块钱一个,片尾出字幕时把这些人的名字都播放出来。我听完后算了一下,拍摄成本120万,意味着片尾出120万个人名字的字幕,就算每秒钟滚动100个名字,那也要200分钟,想想也挺刺激的……我当时还真动心想这么试试。后来跟我的团队说起这个想法,他们说,这就是众筹啊,有这样的网站,你干嘛不试试。我也是这时才知道众筹模式,网络众筹是一个新兴的项目,它可以帮助普通人实现小梦想,所以我决定尝试一下。

也就是在我决定采用众筹方式筹钱拍下一部电影时,我偶然有了一个想法,想用一个长镜头拍一个20分钟左右的短片。我一直对电影长镜头比较好奇,不管是《小兵张嘎》里张嘎翻墙的戏还是《赎罪》里海滩那场戏,都让我觉得长镜头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20分钟一镜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我想先试着用众筹方式拍这个可能有20个演员一起出场的长镜头群戏,对我这个电影初学者来说是个有难度的挑战,我想象着拍出来一定会很有意思。

这个20分钟的长镜头拍什么?只有一个内容:吵架。吵架目前是中国人喜闻乐见的主流业余爱好,这种群众性盲从活动可以消遣解闷、强身健体,而且它不需要门槛,几乎人们生来就会,吵的人投入,看的人开心……它是现阶段的民间艺术。

这时我想到了我的兄弟王小山。2005年,我拍《小强历险记》,我和小山第一次合作。多年来,我们一直相“望”于江湖,我一直想跟他再次合作,但每次他都因为个人原因(比如被某些女孩的男朋友们联合追杀躲到外地)错过了合作机会。这次,我和他提前约好档期,嘱咐他在筹拍到杀青期间不得惹任何麻烦,以保证电影顺利完成,等拿到金鸡百花奖后,你爱惹谁惹谁。我选择跟小山合作,也是因为他有丰富的抬扛和长期的网上拌嘴经验,由他掌舵,我能增加几分信心。当我把故事梗概跟他讲完之后,他非常感兴趣。于是,有了“王小兄弟”。

过去我拍电影,找投资是最让我头疼的事情,我这人比较笨,不会忽悠,也不会给人画饼,再加上我是个记者,不是专业导演,人家凭什么把钱给你玩。尤其是,今天人们对一件事的评估从来不看过程和成长,都直接看你的结果。我希望能踏踏实实做点事情,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这和当今的三观不太相符。选择众筹模式,回避了我的短处,创作自由也不会被干涉,能让我把心思放在内容上,而不是平衡某种利益关系上——我不希望拍的内容受到节外生枝的东西干扰。在经过一段接触后,我们选择了@京东众筹 。

为了能保证电影拍摄顺利完成,我这次决定采用职业演职人员团队,这意味着成本会比普通微电影高出不少。唯有这样,才能对得起每一位出钱帮助我们的人——这是对你们最大也是最尊重的回报。

如果你希望能看到我们能把这件事做出来,希望能在众多微电影中看到一个与众不同的电影,那就请你们贡献点绵薄之力,让我们这个愿望变成现实。谢谢。

筹款网址:http://z.jd.com/project/details/35.html

带三个表 @ 2014-04-21 15:55:51 分类: 未分类

带三个表 @ 2014-03-17 12:00:38 分类: 未分类

我现在愈发觉得在中国开一个个人网站是有多么麻烦。自从我有了这个博客以来,就一直命运多舛,每隔一段时间一定会出点问题。它现在还能活着,真是个奇迹。

去年12月份以来,总有人跟我说,我的博客上有恶意代码,我不太懂网络技术,也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后来北京朝阳分局网络部门的跟我联系,问我为啥参与赌博,让我做个解释,我才找人查了一下,原来我的博客域名下面被植入了一个二级域名,这个域名指向的恰恰是一个赌博网站。我找人把这个问题修复了。没想到几周之后,我的博客干脆变成了一个赌博网站。

后来我才搞清楚,我在成都一家公司注册了域名,这个公司是新网的代理商,新网在去年12月23日遭到黑客袭击,好多域名被转出去了。接手我的域名的人一开始还不敢太明目张胆,只是植入了一个二级域名,但后来我们修复之后,他穷凶极恶,干脆把我的博客黑了。

现在,我正在跟新网交涉,希望他们通过国际域名公司把我原来的域名找回来,这期间要走一些程序,比较麻烦,热心的小强老师帮我注册了现在的wangxiaofeng.me的域名,请大家转告大家,域名发生了一些变化,等那个.net的域名要回来,两个同时使用。

我一气之下,注册了微博(http://weibo.com/u/3330266210)和微信(公号ID : wearthreewatches)。

博客我还会写下去,估计过几年可以到联合国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