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06 » 八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6年8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6-08-31 23:11:36 分类: 杂谈

这次来广州,见到了很多朋友。话题各异,但总有一个话题不变,就是治安问题。有些人现身说法,说得让我毛骨悚然。

以前我来广州,虽然听人说起过广州比较乱,但是还没有觉得身处其中有什么威胁。但是这次,我走在街上,总是时时刻刻感觉到威胁的存在。虽然没有遇到打劫的,但是心理上总有这样的感觉,就特别不舒服,一点安全感和贞操感都没有。比如,我走在街上,问路,被问的人都一脸紧张的样子,好像我要打劫。挺好的一个城市,被一帮外地人给搞成了这个样子。

我还是比较喜欢广州的,虽然这个治安问题不该是我而是当地领导考虑的,但是身处其中,也不得不想,有什么办法能解决广州的治安问题呢?公安厅长的一句话只能说明中国官员一贯不负责任的作风。但是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尤其是一个热爱广州美食的北京人,我还是想为广州人民的安全做点贡献的。

走在大街上,我突然想出了一个主意——

我是一个T恤衫爱好者,我觉得T恤衫的胸前背后都该成为一个媒体。如果说手机是第五媒体,那么,T恤衫应该是第六媒体。人们穿着T恤衫走在街上形成人流,就成了流媒体。那么,利用T恤衫来保护自己是不是该是个好主意呢?所以我回到北京,打算成立一个工作室,专门为广州人民设计几款T恤衫,然后发到广州。

比如,可以在胸前背后印上这样的字句——
“别抢我,我没钱”
“我的钱都给老婆了”
“我是便衣!!!”
“哥们儿,咱们是一伙的”
“金色钝牌,警匪铸就”
“今天出门没带钱”
“要钱没有,要鱼有一条”
“我也在琢磨抢谁呢”

带三个表 @ 2006-08-31 22:31:17 分类: 杂谈

在广州,第一次坐地铁。
我觉得,北京的地铁太落后。
在广州,都是自己买币。
在北京,都是排队买票。
主要是,为了解决一些就业问题。
所以说,在广州坐地铁感觉很新奇。
但是我,不知道怎么买币。
搞半天,才明白要把纸币塞进一个口里。
于是我,拿出了两张一元钱的纸币。
弄半天,总给我退出来。
这时候,后面的人告诉我最低面值要5元。
可是我,口袋里只有大把的一元面值的纸币。
找半天,终于发现有一张50元面值的纸币。
乐得我,赶紧插进去。
突然间,哗啦一声掉出了48枚一元的硬币。
我的天,这要是在拉斯维加斯可就发财了。
没办法,我只好用T恤衫的一角兜着48枚硬币。
四处问,谁换硬币?
叫半天,没人理我。
突然间,发现一个窗口,赶紧跑过去。
先生好:能把这堆硬币换成纸币吗?
拿过来,以后坐地铁要准备好硬币。
对不起,我们村太落后,哪见过这么先进的地铁。

带三个表 @ 2006-08-30 19:25:08 分类: 杂谈

广州是不是安全的,必须要亲自体验一下,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
为此,我来到广州,亲身感受了一下广州的治安。
事实证明,广州绝对安全。
因为我半夜出门,走在繁华的路段和地广人稀偏僻的地方,
都没有遇见传说中的打劫的。
在凌晨,我去ATM机机上取钱,边走边数钱,
也没有人上来拦路抢劫。
所以,广东省公安厅的厅长说的是有道理的,
——广州,是最安全的城市之一。
那么,为什么广州这么安全呢?
因为我出门一直背着这个包,
从来没有人抢。
这是绿色和平组织给我的,
绿色和平不仅管环保,还管治安。
这样的包包,像护身符一样,
管保你走到哪里,都没人敢动你。
假如,绿色和平与广东省公安厅联手,
那么,广州将是一个多么美好地世界。

带三个表 @ 2006-08-30 0:12:05 分类: 杂谈

其实,在走完长征的第一天之后,我就跟小崔商量,要不我率领红五方面军去大理吧。

就这样,我到了大理。我到大理的目的,除了让红五方面军好好休息,主要是我要度过一个我到了三联五年以来的第一个假期。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不然我真的会的抑郁症。城里的月光只能把梦照亮,却不能照进现实。所以,有必要到北京之外的地方走走,感受一下中国的现实,不然生活会失去方向。

传说中大理有风花雪月,我到大理这些天,什么都没看见,风,没有,在外面吐烟圈都是圆的;花,都谢了;雪,八月份哪里来的雪;月,天天下雨阴天,连月饼都没。

我到大理的另一个目的是,把剧本写完,之前构思了好长时间,就准备在休假期间写出来。我觉得我应该写一个非常恶俗的题材,就是什么第三者插足之类的剧本,到了大理,二话不说,刷刷刷一口气就写了1万字。

好多天没上网,一上网,才发现广电总急又颁布了一道新的禁令:说黄金时间不能播出第三者插足的电视剧,估计这类题材的电影也要受到限制。说这类题材不符合构建和谐社会的宗旨。你说两口子性生活都不和谐了,找个第三者和谐一下,这不是在构建和谐社会吗,怎么就给限制了呢。而我写的那个剧本,就是典型的第三者插足的事情。这可怎么办?如果不能在黄金时间播出,损失太大了。

但是,我仔细揣摸了一下广电总急的禁令,发现,它有好多漏洞。比如,它限制第三者插足的题材影视作品,但是它没有限制第四者、第五者、第六者插足的题材作品。本来剧本里只有一个第三者,为了规避广电总急的禁令,我决定再加几个插足的人,弄一个第八者插足的剧本出来,不就和谐了吗。想好之后,刷刷刷又写了5000字,基本上大概的框架写好了。回北京润色一下,就可以拍了。

如果这个第八者插足放在“中央八套”播出,其实还是很合适的。

带三个表 @ 2006-08-29 12:53:13 分类: 杂谈

在网上看到一条新闻,《广东公安厅长称广州是最安全城市之一》,看了之后比较纳闷,如果广州都安全了,这世界上还有危险的地方吗?跟奶猪通电话,得知奶猪去了北京。便问她,为什么宁丫一离开广州,广州治安立刻好转?奶猪答:我要回去收复失地。最近北京又流行传染病,又有人吃生田螺被放倒,估计此事跟奶猪有关。

关于这条《广东公安厅长称广州是最安全城市之一》这篇新闻报道,我认为可以获得“潘长江新闻奖”候选新闻提名。不过,有另外一条消息说,之所以广东省公安厅厅长匆忙炮制出这篇恶搞的言论,是因为最近晴朗同学要结婚,所以广州广安厅下达了严打命令,以确保晴朗同学的婚礼在安全、可靠、和谐、美满的氛围中进行。

以下言论摘自新浪网民的留言:
——在广州、巴格达、贝鲁特三城市之中,广州是最安全的。
——标题应为:《歹徒一致认为:广州是最安全的城市之一》。特此更正,谢谢!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局长一定是古龙小说读多了。
——强烈支持梁国聚厅长!他说的是在广东省的省会城市中,广州市的治安是最好的.难道他说错了吗???
——厅长大人被评为2006年娱乐中国个人突出贡献奖。
——如果广州是最安全的城市,那全国的治安可见有多差了!
——厅长本人所处的地方肯定是最安全的。但老百姓呢?
——哈哈哈,这个笑话真好笑,这么有幽默感的官员第一次见。
——厅长说的没有错 我在省委附近住好几年了 没有一起案件。
——我宁可相信中国男子足球队夺得了世界杯冠军!
——全国其他省市的公安厅局长们,你们要想广州好好学习呀。广州都搞成最安全的了。
——这位厅长是不是《黑社会.以和为贵》电影里那位副厅长的原型啊!

带三个表 @ 2006-08-29 2:45:24 分类: 杂谈

这次去长征,知道“我的长征”有一部分经费是云南勐海大益茶厂赞助的,在遵义,这个茶厂拍卖了几块他们生产的普洱茶,拍卖出了232万元,他们用这部分前来做一些公益事业。我也头一次感受到了普洱茶的威力。

当时听戴少爷说,是港台那边把普洱茶炒起来的,小崔说,真正的好普洱茶,大街上是买不到的。但是在大理、昆明,我看到的茶店的招牌都是斗大的“普洱茶”字样,进去看一眼,基本上被各种普洱茶占满了,什么龙井、乌龙、铁观音,都被挤到了一个角落。映入眼帘的都是一张张大饼。

听大理的人介绍,普洱茶也是这几年被炒起来的,原来云南有几个茶厂,据说第三号茶厂专门生产普洱茶,但是由于产量很高,销路不好,都积压在仓库里,当时,这种茶叶一般都是用来做酥油茶,因为普洱茶有降血脂、降压的功效,喝油腻腻的酥油茶,配这种茶叶,比较合适。但是,由于茶厂的茶业积压时间太久,就发酵了,然后一喝,发现味道更好了,再加上它的某些辅助治疗疾病的功效,一夜之间,普洱茶变成了无价之宝。很多茶厂的人干脆到农村去回购普洱茶,很多人不知道,四五块钱一饼就卖给了茶厂,而这些已经有六七年茶龄的普洱茶,转手就可以卖出去四五千。据说最贵的一饼普洱茶,可以卖到200万元。

其实,普洱茶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为人熟知了,但是它的价值并没有像今天这样大,当年它跟其他中国名茶一样,甚至在知名度上还不如龙井。

在大理的一家茶店,我没事就去那里逛,有个小姑娘负责接客,我就跟她聊天,小姑娘业务很精,细致周到地向我介绍普洱茶的来龙去脉,然后给我沏上一壶茶,不,三壶茶,让我对比着喝,说实话,我根本喝不出来300块钱和100块钱的茶叶之间的区别,但是,我一定要装出很在行的样子,喝一口100块钱的,“嗯,不错,喝到嘴里有润滑感。”再喝一口300块钱的,“这个不错,能喝出一点清香味道。”小姑娘说:“一看你就是经常喝茶。”我心想,我就不爱喝茶,一喝就睡不着觉,我们俩也不知道谁骗谁呢。但是很明显能听出来,这个小姑娘对我谈天说地的目的就是想让我掏钱买茶。

第一天,我白喝了十几杯茶,灌了个水饱。第二天又去,小姑娘对我热情有增无减,觉得我回去想了一晚上,今天做出决定,买一饼回去,马上给我沏上一壶茶,其实她这一壶茶可以招待一天的顾客,我坐在那里,跟她闲扯,才知道,店里的茶确实没什么太好的了,都是人工发酵过的,小姑娘说了,也有好几万的,不过也不是好货色。那到底多少钱的才是好货色呢?

喝着喝着,我就觉得这茶还不错,虽然喝不出什么好来,但也喝不出什么差来,我一向对喝茶也没什么讲究,一讲究起来,事儿就多了。喝了半天,小姑娘见我毫无买茶之意,便把我冷落到一边,忙活接待别的顾客了。我也觉得无聊,便悻悻离开了。也是,你不买茶,还老到人家那里蹭茶喝,简直是个贪图小便宜的人。但是,如果我买茶,肯定买不到好茶。小崔说了,好茶都直接从茶场的后门运走了。

第三天,我又去了,结果我感冒了,喝茶也喝不出味道了。小姑娘有一搭无一搭跟我说着话,我觉得,我该买一饼,不管多少钱,总得买一个回去,所以我挑了一饼价位在中等的“七子茶饼”,我知道,茶店里卖的真正“七子茶饼”是没有的,有也不是好茶。然后我说,买一饼。小姑娘立刻热情起来,看来她前两天的攻心战有了结果。

我也想好了,以后谁来我家做客,我就拿出这饼普洱茶招待客人,然后说这茶有多好,男的喝了女得受不了,女得喝了男的受不了,男女同时喝了,你们家的床受不了……

普洱茶被炒的连云南政府都始料不及,比如普洱茶的标准、品牌什么的,都没一个说法,完全是纯民间的行为,所以越传越邪乎。不过,能看出来,普洱茶是继云烟之后,成了云南经济的第二增长点。

在昆明,我见到了《普洱》杂志的主编周重林,这哥们年纪不大,就混到主编了,我们主编朱伟混了那么多年才当上主编,我混到现在还是个记者。而且,周重林这小子原来编过很多旅游书,比如《丽江的柔软时光》,《云南365日游》都出自他的手,他编的每一本书,销量都在4万以上,《丽江的柔软时光》卖了17万。早知道我就去写一本《后海的坚硬时光》,肯定比什么《不许联想》好卖。现在,他又开始办《普洱》杂志。他送给我一本创刊号,里面还有一饼普洱茶。我一看是创刊号,杂志可以送给小强,茶叶我留下来自己喝。据他介绍,这本杂志的创刊号就卖了4万本,现在什么杂志创刊的时候能卖到这个数量?

普洱茶被称作是“能喝的古董”,所有的茶叶,都是时间越久越难喝,唯独普洱茶,时间越久越好喝,价值也就是体现在这里。据周重林介绍,每次他进京,都会有人问他,带什么好茶了,有一次他带了一饼罕见的普洱茶,结果无数人围上来想从他手里搞到这饼茶叶。

当然,普洱茶现在也成了行贿受贿最好的东西。咱中国人最擅长玩这个,不管什么东西,那怕是这种看上去很风雅的饮茶行为,都能变得龌龊。所以,随着时代的发展,我国的《刑法》里面在贿赂罪规定上也会与时俱进增加一条“普洱茶贿赂罪”,与“性贿赂罪”并列为中国刑法新型贿赂罪的“绝代双骄”。

带三个表 @ 2006-08-26 20:40:34 分类: 闲扯

某日,路遇一门脸,专治阳痿早泄。
上有广告语数句:“专治痿而不举,举而不坚……”
类似广告语随处可见,毫无创意。
若广告语改成“有球必硬”,必大火。

带三个表 @ 2006-08-26 11:38:15 分类: 闲扯

这就是传说中的太阳系十一大行星。

带三个表 @ 2006-08-23 19:56:58 分类: 杂谈

现在都在批判网络恶搞。但是怎么批判呢?不能说说而已也不能走形式。要深入人心。
所以为了把恶搞批倒批臭,我建议要弄出一些“善搞”,来对付恶搞。
什么是善搞呢?你想想什么是恶搞,跟恶搞相反的,就是善搞。
比如有人拿《闪闪的红星》恶搞,我们就拿《金瓶梅》善搞。
反正就是跟他们反着来。
唯有这样,才能制止住恶搞歪风。

带三个表 @ 2006-08-23 18:33:39 分类: 杂谈

这段时间一直在地方,所以晚上没事看电视,看到的大都是地方台,无聊的时候,就看看特烂的电视剧,但是让我生气的是,电视剧中间插播广告,一插就插20分钟,就是那种电视购物广告,还翻来覆去要播好几遍,后来干脆换台,可是换来换去都是电视购物广告。

我观察了一下,那些丰乳肥臀的电视广告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些不靠谱的电视购物广告。广电总急颁布禁令,取消部分电视购物广告,原因很简单,这些产品带有欺骗性。但是这新一轮的电视购物广告虽然没有了先前黑名单上的产品,但是这些产品我看着还是不靠谱。很多画面不是那些产品带来的效果,傻子都能看出来,这是后期做出来的。

分析广电总急的禁令,其实不难看出,一方面他们不想把电视购物广告一棍子打死,另一方面又要安息民众,所以弄出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禁令。也就是说,原先卖减肥药的厂家,现在可以在电视上卖别的坑人。

而且,很奇怪的是,这次是广电总急颁布的禁令。作为一个国家行政部门,当它不允许某些产品的宣传出现在电视上的时候,实际上就意味着这个产品的宣传也不能出现在其他中国境内的媒体上。虽然广电总急管理的是广播电视,实际上这个禁令已经构成了一个国家标准。但这次禁令不包括报纸、杂志、互联网等媒体,这就很让人纳闷了。咱们国家的一个特色就是要封杀什么,就是全面封杀。比如说芙蓉姐姐,在她最火的时候,一道禁令,什么媒体也不能提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能得出一个结论:芙蓉姐姐比那些假冒伪劣产品还具有社会危害性。

其实,我看报纸、杂志和互联网上仍然没有停止广电总急黑名单上的那些产品的广告。既然这些产品的危害性已经很明显了,为什么对其他类媒体就可以网开一面呢?这又不得不让我想起了《动物庄园》里的那句名言:“任何动物都不得两条腿走路,但是有些动物例外。”

带三个表 @ 2006-08-22 12:22:58 分类: 杂谈

在遵义,去饭馆吃饭,发现饭菜价格跟北京差不多。遵义是革命老区,经济不怎么发达,整个贵州的经济在全国排名都比较靠后,但是遵义的物价为什么这么高呢?尤其是餐饮方面。

如果说北京物价高,是因为北京是首都,有它特殊性,尤其是,这个地方有钱人多,你敢标个价儿,他就敢消费。上海、广州这类城市也跟北京类似,但是,遵义无论如何跟这些城市不一样。

后来才知道,遵义餐饮业物价比较高跟红色有点关系。作为革命老区,遵义一直是个符号,大家想想,遵义除了“遵义会议”之外,你还能想出其他别的吗?没了。但就是因为这个遵义会议,招徕了全国各地的人打着学习革命传统幌子到这里公款消费、旅游。个人到这里受革命传统教育毕竟是少数,多数人都是拿着公家的钱到这里游玩,因为学习革命传统,冠冕堂皇,单位当然要报销了,这属于革命投资,为了我们将来更红色,这点投资是值得的。

但是,吃喝完后,我猜想除了有些人的脸被酒精催得更红,其他方面红不了。或者说,多了一些红色腐败。遵义市的各级领导可能是最忙的人,他们山不转水转地到各种饭局上应付,想想也不容易啊,为了那么多遵义人民过上好生活,就算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也在所不辞。

这样一来,遵义的餐饮业物价就上去了。这大概也算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模式吧,发达地区的钱流进落后地区,而且是以大吃大喝的形式,太中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