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1月10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1-10 18:14:46 分类: 杂谈

三联下一期封面故事是王朔。因为丫复出了。王朔因何复出,江湖有很多传闻。我这里听到的是一个版本。

话说我们文化部记者孟静,自从得到王朔的电话后,就想这采访一次他老人家,无奈王朔尊口紧闭,无论孟静怎么逗他,他就是不答应。比如,孟静说:“您看现在文坛乱七八糟的,您不出来说两句?”王朔回答:“我干吗要说呢?”孟静说:“您看现在的电影都拍成这样了,您再不说两句,中国电影就没救了。”王朔说:“中国电影要是到了拯救的地步说明就是没救了。”总之,王朔就是不接招。

孟静同学一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王朔最怕别人夸他。当孟静找到这个死穴后,开始发动冬季攻势。她给王朔发短信:“我昨天重新看了一遍《空中小姐》,然后哭了一夜。”王朔不回应。孟静继续:“我又看了一遍《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又哭了一夜。”王朔仍然沉默。孟静又发短信:“我昨天看了《顽主》,乐得我哭了一夜。”王朔仍不接招。孟静又发短信:“您就这么冷若冰霜么?难道我看错了人,我伤心地哭了一夜。”王朔扛不住了,回短信:“你是孟静还是孟姜女啊?”

孟静一看有门,立刻乘胜追击,又发了一条短信:“您救救我吧,我都三个月没写稿子了,马上就要被单位开除了。你以前总这么见义勇为,再让历史重复一次吧。”至此,王朔的心理长城终于被孟静推倒了,他答应孟静:“说,我说,我他妈憋了好几年了,全都说出来。”

然后,王朔面对孟静,架起机关枪,向当前文化娱乐界一通猛扫,各路名人,无一幸免。

带三个表 @ 2007-01-10 17:26:45 分类: 杂谈

每年冬天,北方都是流感爆发期。在没有禽流感以前,我们统称为流感。后来鸡也感冒,就有了“禽流感”,为了能让人鸡分离、分清衣冠与禽兽,所以,以后人感冒,卫生部统一命名为“人流感”。这样说法更科学。

为了预防人流感,很多单位都同一注射流感疫苗。我已经连续第二年被注射流感疫苗。一次选题会之后,行政部门负责人号召大家去注射疫苗,很多人都不想挨一针。于是领导急了:“你们要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三联平时人手就不多,如果因为人流感倒下一半,三联只能改出半月刊;如果全倒下了,只能改出月刊,如果一时半会好不了,只能改出季刊;如果因此造成大部分丧失劳动力,我们只能出年鉴了。三联的男同志已经丧失了性功能,你们还想丧失劳动力吗?”大家一听,后果果然很严重,便撸起胳膊,排着队去打针。所以,这次北京闹人流感,三联毫发无损。

三联一直没有倒班的,能上的全上,为了能让这只团队保持战斗力,不被疾病袭倒,所以,我们每年要注射好几种疫苗:流感疫苗、狂犬疫苗、甲肝疫苗、炭疽疫苗……就差注射豌豆苗了。以后,我们还将注射抗衰老疫苗、抗困倦疫苗、抗饥饿疫苗、抗羞辱疫苗,然后变成钢铁战士。

带三个表 @ 2007-01-10 8:03:45 分类: 杂谈

今天看了陈晓卿老师的博客,颇有感慨。陈老师是我一年前认识的一个人,一见如故,觉得此人颇好玩,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所以每每在博客中提起,总让人误以为我俩有断臂之嫌。现实中,陈老师为人厚道,语言机智,透着风趣,平实中露玄机,言语中总有耐人寻味的弦外之音。但陈老师面对网络傻逼,弄得也很无奈。但是他跟我不一样,他为人随和,能忍则忍。我是个不太厚道的人。如果我有机会出书,我一定取名《不厚道》。

我这个人,为人不厚道,嘴上没把门,爱得罪人,总图一时口舌之快,忘乎所以。天长日久,便成了习惯,得罪人无数,所以老六将我命名“万人嫌”。也好,无牵无挂,既不詹钱也不顾后。我不平则鸣,不吐不快,去你妈的,我就去你妈的。崔健不是这么唱吗,我也这么想。

我上网时间比较长,当年办上网手续,我的卡号是3038,就是说,在互联网不普及的年代,我在某公司上网排在3038号,也算一老网民,我对互联网的兴趣在于这个虚拟世界究竟改变了人们什么,研究了好几年,有些心得,就像于丹写《论语心得》一样。虚拟世界把现实中的鬼变成人,把现实中的人变成鬼,角色转换,尽在不经意间,人在虚拟环境,不知不觉的心态变化自己无法察觉,自己变成傻逼,还觉得是个英雄。

中国又是个很压抑很变态的国家,互联网的特色反衬出民众的心态,据调查,中国人的幸福感居然寄托在网络发泄的前提上,这是中国人前所未有的变态,它最大限度地把中国人劣根性和傻逼的一面暴露出来,我上网两年就发现了这一点。不管是作为一个旁观者还是参与者,都深深地体会到“傻逼到处有,网络特别多”这一点。所以,我也明白,网络不是讲道理的地方,你真跟一个傻逼讲道理,他一定登鼻子上脸。所以,面对傻逼,只有一招最有效——简单粗暴。甭废话,灭了你再说,我连话语权都不给你。

总有傻逼跟我掰扯言论自由。你丫懂什么叫言论自由吗?你丫配言论自由吗?先撒泡尿照照自己。言论自由是神圣的,你懂吗?你不尊重别人还他妈好意思谈言论自由,我阉的就是你这号人。以前,我最大限度让傻逼有发表言论的自由,我就是想看看,中国傻逼到地傻到什么程度,他总比你想象的要多傻一截。现在我明白了,给傻逼言论自由,无异于搞愚民政策。

我一面对傻逼就无法厚道,这脾气不是我天生的,是你把我惯出来的。所以我真诚地呼吁一下,那些生产治疗弱智的产品,你们干吗不看看互联网,多么庞大的市场啊,如果你们想做广告,至少我这里免费。

带三个表 @ 2007-01-10 5:07:07 分类: 杂谈

 《三联》这期的封面故事是《子曰》,着重谈论了儒家学说的演变,在确定这个选题的时候,大家都不敢碰,因为《论语》虽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但是真正读过的人不多。最后舒可文同学挺身而出,完成了这期封面故事。

中国的语文教育其实就是政治教育,我现在回想从小学到高中学的语文大都是垃圾文章,尤其是现代文。古文我也没学好,看古文跟看日文差不多,字差不多都认识,就是不知所云。为了能学好古文,知耻后勇,我去中关村买了一套《金山词霸·古译现》,拿着鼠标对准《论语》逐字逐句翻译,重新学习,还别说,发现有很多新得。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主持人曾子墨说:我的身体一天走了三个省。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孔子说:我父母在的时候,我不敢游泳游得太远。如果游泳,必须要有方向盘。

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
孔子说:因为约会导致失身,听着都新鲜。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
孔子说:德国在二战后并没有被孤立,必然还有邻国。

子曰:朽木不可雕也。
孔子说:腐朽的木头上不能放比较珍贵的雕塑(容易摔坏)。

子曰:吾未见刚者。
孔子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像郭德纲这样的人。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孔子说:玩3P的时候,必然有一个人会被我弄湿了,选择那个擅长(3P)的人,不擅长的人让她赶紧改正。

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孔子说:高兴的时候就湿,立起来的时候像行礼,事成之后都挺快乐。

子贡曰:有美玉于斯。
子贡说:有块美玉在俄罗斯。

子曰: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
孔子说:我自慰的时候反而挺粗鲁,然而之后挺快乐。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孔子去四川吃火锅的时候说:死去的人就像斯大林和赫鲁晓夫,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孔子说:我还从来没见过喜欢德国像喜欢以色列那样的人。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孔子说:80后的人挺可怕的,但你也不敢说他们就不如现在的人可怕,四五十岁还没觉得他们可怕,那看来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雕也。
孔子说:冬天到的时候,你就知道林海雪原里面的座山雕藏在哪儿了。

子曰:近者说,远者来。
孔子说:你跟旁边的人说悄悄话,远处的人肯定会凑过来听。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
孔子说:立邦漆刷完后,上面还有道道的话,你说话和走路都很危险(估计是栋危楼)。

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曾子墨说:好人总是想自己怎么不搏出位。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孔子说:不生病的人不知道,生了病才知道自己性无能。

子曰:由!知德者鲜矣。
孔子说:呦,你还知道以德治国,真新鲜!

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孔子说:如果你想改进房事质量,必须先让自己的那话儿锋利起来。

子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孔子说:人如果不为自己的远视眼考虑,必然会为自己的近视眼担忧。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孔子说:性爱的姿势大都近似,性爱的习惯大都相差很远。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孔子说:只有让上面的人知道让下面的人被愚弄这件事自古以来一直没有改变。

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孔子说:人们都是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好人有勇气而不坚持马列主义的,肯定喜欢倒乱;坏人有勇气而不坚持马列主义的,肯定贪污腐败。

逗大家一乐。事实上我们的国学教育差不多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