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1月2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1-28 6:52:07 分类: 杂谈

很多人对我在博客上使用污言秽语感到不爽,比如“傻逼”这个词,认为跟我的形象、职业、品德不相配,认为这个词不该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尤其是一些女生,看了之后对王小峰的印象一落千丈。他们通过留言、邮件、电话等渠道苦口婆心地劝我,让我改掉这个毛病,重树自己的形象。

其实说脏话就是我形象的一部分,我从来不会因为说脏话感到脸红,也不会为自己说脏话感到自豪。当我针对某个目标的时候,我必须带出这个词,不然的话就像白话文里没有的地得一样别扭。虽然我使用“傻逼”这个词频率很高,但我从来不滥用,也不会宁可错用一千也不漏过一个。我还是喜欢有针对性地使用,这样从作文角度来说叫做使用正确。

我在博客上使用“傻逼”,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针对傻逼的,另一种是针对傻逼的。傻逼到处有,网络特别多。这句话被很多人使用,但我算了一下,其实还不太准确。拿我的博客来说,现在每天访问的人数有两万多,多的时候超过三万。但是留言的人每天也就百十来号人,这百十来号人当中,说傻话的人大约不到三分之一。这样算下来,其实网络上真正冒泡的人当中傻逼并非多数。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新浪网,傻逼留言的人肯定占大多数。什么样的网站吸引什么样的人。

我还分析过,针对傻逼,你跟他说人话,他是听不懂的,不然他能那么傻吗。所以你只能用他能看明白的语言(其实他也未必能看明白)对付他。你会说,你眼里都是傻逼,就你聪明。你这么说你就傻逼了不是,前面我刚算完账,傻逼是少数。再退一步讲,以前我觉得我挺傻逼的,后来在一帮傻逼的映衬下,我不承认我聪明都不行。几年前我测智商还76呢,现在估计都不到76了,可一回头,发现周围都是56的。

其实我从小就受到正规教育,让我讲文明懂礼貌,我知道说脏话的习惯不好,尤其在大庭广众之下,万一砸到花花草草多不好。但我是北方人,北方人的语境中必然要带着脏话的,再加上我修行的不够(有个傻逼对我的评语),所以,一不留神就冒出脏话,这是我顾及自己为什么不想上电视的原因,就怕说脏话编导被扣钱。但我尽可能去控制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用脏话。

但是,冒头的傻逼太多,所以我只好动用我最擅长的脏话。事实上,我能说的脏话说半个钟头不会重样,但是没必要都用,“傻逼”这个词造的非常好,言简意赅,掷地有声,痛快淋漓,干净利索,你找找汉语里还有这么让人用起来如此痛快的词么?而且只针对他本人,决不问候他的亲属。当然,有些人平常跟他母亲乱伦惯了,所以说话总孝敬他母亲,这是玩的境界比较高的人,咱比不了。所以说,能用“傻逼”干嘛不用呢?如果你觉得这个词跟生殖器有关系,那是淫者见淫的事情。如果你自己心里不干净,你当然会往那方面想。

我最近统计了一下,傻逼留言的比例明显增加,以前大约不到五分之一,现在快超过三分之一。所以,“傻逼”这个词的使用频率也水涨船高,是属于正常,大家不要大惊小怪。

我之前已经说过,对于傻逼留言,我绝对是删掉的,因为对待傻逼只有一条最管用——简单粗暴,其他都是瞎扯。

我最近把留言关闭了,至于原因,随你怎么说,比如有说我胆小的(你丫老在后面贴一些反动言论,把这里当民主墙,不是成心害我吗),有说我不能忍受别人批评的(如果您能把批评和侮辱区分开,我肯定能忍受),有说我只爱听好话不爱听坏话的……其实我就是嫌烦。看着乱哄哄的留言,与其说看着闹心,还不如关闭,我还真不想让我博客的留言变成新浪那样。

我的博客有时候写得比较长,估计有一半的人是不会看完的,但是他们当中就有人会留言,你不知道他说什么,你说这样的留言留着还是删掉,留着吧,你眼睁睁看一个傻逼在说胡话;删掉吧,其实他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就是你在讨论今天天气的时候,他非说我家下水道堵了。

还一类留言,基本上就是来找碴的,我劝这些认别整天跟我抬杠,我肯定懒得搭理你,我能做的就是点击一下删除按钮。以前不是有人开博客专门骂我吗,我觉得你开个博客骂我,影响还大,说不定就把我骂出名了。以前有俩人开博客骂我,我天天去看,他们不更新我都着急。骂不到点子上我真想上去告诉他怎么骂我。别看我写这么多字,其实你们通过文字了解我只能了解十分之一。

还一类留言,上来就是“我好喜欢你”之类的话,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喜欢我,是想跟我上床还是想给我买巧克力吃。如果你看我的文字感觉好,你就心领了,别说出来,我这把年纪已经不吃这套了。这类留言我最近删的最多。昨天,有个人留言被我删了,我觉得挺有代表性。她说了几句肉麻的话,我删掉,然后她问我:“什么样的留言才能通过验证?”我说“智商超过70的程序会自动判断。”大概但凡心智健全的人都知道我在开玩笑。但这位人民教师就真的当真了,然后就留言把我大骂一通。您到底是喜欢我还是恨我呢。后来我沿着链接去看她的博客,之前写了一篇歌颂我的博客,之后写了一篇声讨我的檄文,也挺难为这为人民教师的,在不到12个小时经历了天堂地狱。然后我就担心,这样的人民教师,教出的学生到网上留言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所以,眼不见,心不烦。同时也是为了删除自动广告留言(最近跟傻逼留言一样多了起来),所以我把留言关闭,即便可以留言,也都通过验证。如果您的留言显示不出来,对不起,只有一种可能,被我删掉了。别跟我讲什么民主言论自由,我不爱听。我并不自负,但我很固执,还容易较真。以前我没觉得什么,别人想怎么说话就说,那是言论自由。现在我不这么想,我就要开始除杂草。不做不知道,做了才发现,修理傻逼也是件很爽的事情。

以后如果素材多的话,我就专项修理傻逼,老写博客多累啊,当修理工还是不错的。

带三个表 @ 2007-01-28 3:33:33 分类: 杂谈

因为我把评论关了,所以有人受不了,直接写到我的邮箱了,转贴如下:

按照芮什么的逻辑,如果故宫不该开星巴克
那么首先第一类问题是——
中央电视台肯定不该开设英语频道,
更不会有这个叫芮什么的员工,对吧?
中央台绝对不可以播放任何美国电视剧,对吧?
中国的电影院不该引进外国电影,尤其是大片,对吧?
上海不该保留外滩建筑,更不该在这里开一堆世界名牌专卖店,对吧?
长城上不可以有柯达照片冲印,最好根本不能拍照片才对,对吧?
天安门肯定不该用外国建材维修,对吧?
等等等等……
同理可得类似问题无数,可怎么看都是一回事儿。

第二类问题是
如果故宫不该开星巴克,那么开什么餐饮店才行呢?
中国快餐?中国大餐?美国不知名咖啡?中国不知名咖啡?
美国茶馆?英国茶馆?中国茶馆?川菜火锅?
谁知道正确答案?什么标准?
我想无论是谁来开店,和星巴克的不同,
只会是在食品、服务、价格、装修、卫生、排污之类上的,
还有就是给故宫的月租上的。
至于其他方面,可怎么看都是一回事儿。

第三类问题是
如果故宫把星巴克找进来再赶出去,
那么故宫要不要承担违约责任赔人家钱呢?
赔多少合适呢?
如果说不用,还得到政府或者民众支持了,
那么谁来向在中国投资的外商保证,
他们在华的投资是安全的,受到政府保护的呢?
拿什么保证呢?
我怎么看着,觉得这也还是一回事儿啊?

第四类问题是,
我怎么觉得这个姓芮的同学,
和那个叫芙蓉姐姐的,
在行为和动机上看起来也像是一回事儿啊?
我相信最近英语频道的收视率有点高了,
而且芮的个人博客点击率也比以前高多了,
按照这个趋势,
这个人出书的日子就该不远了吧?

顺便把一个傻逼的留言贴在后面:
名称: 倪大业 | Email: ******@yahoo.com | IP 地址: 221.220.208.**

王晓锋,我建议你改名叫”庄孙紫”.明明自己在blog上说走了嘴,现在又使劲找补,还说别人乱联系.做男人敢做不当,跟个小娘们儿似的.

我的的确确发现,网络真是个傻逼流窜的地方。这位留言的,愿意把你的电话告诉我吗,我就不信治不好你这个弱智。

带三个表 @ 2007-01-28 2:21:06 分类: 杂谈


门口的对联


流通票据


收票的老猫


凭票领取食物

“80年代Party”于周六如期举行。主人通知,凡出席Party的人必须穿80年代的服装。我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没有,只找出一件酷似80年代时穿的毛衣,用火一烧,发现既不是棉的也不是毛的,估计肯定是晴纶的,跟80年代还能挨得上。

主人家住的可真远,感觉上了机场高速公路,然后过了收费站,到了机场,换了登机牌,然后上飞机,两个小时后,到了,又坐了一个多钟头的车,就到了主人家。主人家门上的一块斑驳的木板刻着这么几句话:“辞疯狗唱老情歌,迎懒猪陪新恋人。”横批:“畅怀八十年代”。

在路上我就想:当年我腰围1尺8,现在2尺5;当年我体重97斤,现在130斤;当年我头上每平方厘米有200根头发,现在估计每平方厘米也就剩下100根了;当年我还是处男,现在……哦,天哪;当年眼镜度数是450度,现在是275度;当年我的脸看上去有500万像素,现在估计也就剩30万像素了……种种迹象表明,人就是这么老的。

一进门,女主人便递过来一个纸包,打开一看,里面全是些小票,主人解释,由于建国以来,经济发展缓慢,物质生活极大不丰富,所以,不管买什么东西都要凭票供应。我们在80年代赶上最后的凭票时代。今天晚上,不管吃什么喝什么,甚至上厕所,都要凭票。比如想吃一块肉,要拿一张票换。想上一次厕所,要凭票进入,否则只能憋着。但不知道主人是否疏忽了,发的各种票证里面没有饮料票,想喝饮料怎么办?于是女主人当即决定,可以用四张手纸票换一杯饮料。每个人手里的那包票据就是当晚流通的货币。

而负责收票的工作就落在了《法制晚报》的副刊部主任老猫身上。老猫同志是新闻界的前辈,长得憨态可掬。记得几年前《法晚》的一个编辑跟我约稿,于是写了一篇讽刺猫的文章,认为猫是一种很奸滑无情无义的动物。后来文章发表了,名字还是署的我的名字,内容变成了一篇歌颂猫的文章。我不解,问编辑,编辑说,难道你不知道我的领导是老猫吗?哦,天哪,我撞到猫爪子上啦。

老猫还是很尽心尽责的,他蹲在那堆食物旁边,盯着众人,有人过来,他便慢悠悠地说:“票。”

男主人是个老外,做得一手好西餐,尤其是那一盆粥,太好喝了,还有烤排骨、烤鸡腿以及各种甜品,吃得很爽。直到Party时间过半,女主人才宣布,中国开始改革开放,经济腾飞,所有凭票供应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啦,商品都可以自由买卖了,所有票据一律作废。但是桌子上的食物也基本上都见盘底了。

然后是倒霉大奖抽奖。大概是主人家有很多想处理掉的没用的物品,留着占地方,弃之又可惜,于是想出了这么一个“倒霉大奖”,一共分三等奖,比如你要不幸抽到一个,奖品可能是《博鳌论坛论文集》,而且你还不知道是上册还是下册。当然,还要评选当晚最佳和最差着装奖。本人不幸被评为最差着装,任凭我怎么解释,大家就不相信我穿的是晴纶毛衣。不知道谁出了一个馊主意,让我当场脱下来,如果冒火花,就证明是晴纶的,如果不冒火花,就是棉毛的。不就是想看我穿什么颜色的内衣嘛,非绕这么一个弯子。

然后大家开始唱歌,事实证明,我们当年熟悉的歌曲,大都记不准歌词了,我在旁边听着,每个人的口型都不一样,有上来直接唱第二段的,有唱第三段的,就是没人唱第一段。所以,怀旧歌曲充其量算是重唱,不能算合唱,更不能算齐唱。大家各唱各的,谁都不挨着谁。这种情况下,能把一首歌唱下来,太难了,我的感觉是,一张嘴就被人带沟里。记忆这东西,就是这样。很多时候都是模模糊糊的。

俺精心准备的四个小时的怀旧歌曲还是颇受欢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