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2月1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2-01 14:19:14 分类: 挨个祸害

 我的同事土摩托最近在博客上洋洋洒洒把王朔骂了一顿。《时间简史》《金刚经》我都没看过,对王朔或者霍金什么观点我也没什么兴趣。土摩托的愤愤然我也能理解,丫一向视科学如眼珠的人,所以不能揉沙子。我一向视科学如面团的人,想怎么揉就怎么揉,我热爱科学,但我更爱绿树常青。因为我是个文科生。

其实,自打我认识土摩托以来,我跟他争论的问题都可以归结为一个:就是用什么方式看待世界的问题。比如他说转基因好,我就说不好。他说中医不好,我就说中医好。总之,一旦涉及到科学领域的事情,我俩总是能找到争论的焦点,很多时候我是成心跟他抬杠。但是土摩托跟方舟子相比,脑子缺少灵活性;和老罗相比,他口才又不行,所以,争论的结果最后变成了人们奚落土摩托批斗大会。你想想,跟文科生拌嘴,当文科生斗不过对手的时候,一定想办法把他带沟里去。在这一点,方舟子和老罗绝对不会上当。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还有很灵活感性的一面,而可爱的土摩托,只会一条道骑到黑。

事实上,当理科生和一堆不懂科学的文科生决斗时,最头疼的就是文科生没逻辑。就像你看到一个没逻辑的网民留言,你想反驳他,去发现无从下手。比如土摩托,假如我跟他说:“我觉得再过500年,太阳会从西边升起。”所有人都能看出来我在胡说八道,但土摩托的反应一定是:“你有什么科学依据?”假如我再说:“我觉得早上吃饭,中午就不用吃了。”他可能也会说:“你有什么科学依据?”总之,这句话就像那句“你丫也忒奥运了”一样,都可以接在任何一句话的后面,就像“一枝红杏出墙来”一样可以接在任何一句七言古诗的后面。

所以,土摩托抨击王朔,一言以蔽之就是:“你有什么科学依据?”土摩托喜欢听音乐,我有时候总想逗他:“你觉得这张唱片好听,你丫有什么科学依据?”我特别希望土摩托能用科学的角度,而不是美学角度来来解释一下。我估计丫肯定抓狂,如果不抓狂,说不定他真的回去研究一下声学。王朔连正经的学都没上过,你让他解释什么科学的东西,实在有点勉为其难。一个博士生跟一个中学生较劲科学问题,这不跟泰森打郭敬明一样吗,有啥意思,你就是把郭敬明打成相片他也不会承认抄袭。同样,你就把道理给王朔讲得深入浅出他也不会搭理你这一套。

土摩托有时候谦虚地向老六请教:“你的文章写的怎么就那么好看呢?”老六兰花指一伸:“讨厌~~,我是个很秀气的人。”你瞧他那贱样,多感性啊。其实,自从土摩托来到《三联》之后,我们的科技报道基本上杜绝了错误,这是他的强项。但是作为记者,你还要具备感性的一面。毕竟新闻报道不是实验报告。

我曾经向土摩托推荐《别闹了,费曼先生》,在对待科学的态度上,土摩托跟费曼没什么大区别。但是在对待科学之外的事情,费曼跟文科生没什么区别,丫就是科学界的脱口秀演员。在这一点上,费曼具备多重人格,而土摩托只有一个人格。当然,土摩托看到这里,会拍案而起,质问:“你这么说有什么科学依据?”是啊,我有什么科学依据?我干吗要科学依据,我又不是在《自然》杂志上发表论文。

大概土摩托应该学学辩证法,这个世界因为有很多非科学的东西存在而变得更加美好。所以我说:我爱金色的阳光,我也爱蔚蓝的海洋;我爱科学,也爱绿树常青。

带三个表 @ 2007-02-01 12:19:08 分类: 杂谈

http://raymondzhou.yculblog.com/post.2656911.html

带三个表 @ 2007-02-01 4:45:51 分类: 杂谈

今天在后海,我接受了“单位”的采访。这话说着有点别扭,这个“单位”其实是一个博客,在一些想了解中国的老外那里很有名,是一个来自南非的小伙子Jeremy Goldkorn办的,丫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名字:金玉米。比起很多起中国名字的老外,“金玉米”这名字是我见过的翻译的最信雅达的一个,可以跟“可口可乐”“柯达”相媲美。

金玉米1995年就来中国,他的中文好的没法说,你不看他的长相,感觉他就是一个中国人,以前我见过中文说得最好的是那个加拿大人大山,后来我发现,是金玉米。他是一个中国通,中国犄角旮旯发生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比起那些在中国的外媒记者,金玉米可以给他们当顾问了。

我知道金玉米,是有人告诉我,有个英文博客,叫“单位”,常常把我写的博客翻译过去。我过去一看,果然,我写得好几篇文章都被他翻译成了英文,我很好奇,这个人中文很好,我看他翻译我写关于北京脏话的文字,翻译的很好玩。对向外国人普及中国脏话起到了推广作用,凭什么他们总说fuck、shit、damn啊,偶尔也要来两句“操”“傻逼”之类的话,这也叫脏话全球化。

后来就认识了金玉米,一个以色列的《北京晚报》之类的记者采访我,金玉米当翻译。前些天,金玉米打电话,说要给我录像,我说可以说脏话吗?他说可以。我说那就行。后来看他采访平客和飞猪的视频,原来他开了播客。

在后海的一家酒吧,金玉米问了我很多问题。我还是不习惯对着镜头说话,但比录电视节目轻松多了。最后采访结束了,金玉米说,你还想说什么?我说你问我什么我就说什么。他说你干吗不喜欢新浪?我说摄像的你再把录像机打开,我再跟你聊十块钱的。为什么一骂新浪我就那么放松呢?

采访结束后,跟他聊天,才知道这个南非小伙子有很多理想,他想在中国做很多事情,比如办一个可以赢利的网站。我鼓励他说,你会两种英语,有优势,肯定会有人给你投资的。

带三个表 @ 2007-02-01 1:36:05 分类: 杂谈

最近方舟子老师和土摩托老师不知道都忙什么去了,伪科学又有抬头之势,如果不使劲打一打这些伪科学,又会形成不良社会风气。

大约在2004年的时候,有人说,2005年是寡妇年,因为没有立春。为什么没有立春就跟寡妇联系在一起呢?没有立春,还有叫春,管他什么春。这大概是一种迷信说法,没有科学依据。

然后我就开始不许联想,能不能利用没有立春的寡妇年干点正经事、替国家分担点忧愁呢,想来想去,还是有办法的。比如说,现在社会上有很多仇富的人,而且中国的贫富差距基尼指数早就超过了警戒线,那些仇富的人其实可以利用寡妇年干点正义的事情,比如,她们在这一年都跟大款结婚,这样她们就成了寡妇,杀富济贫,对降低贫富差距多少都有点帮助。虽说搞封建迷信是伪科学,但是还是有点社会积极作用的。不就是搞愚昧嘛,我们一定要把愚昧搞得像模像样,让方舟子、土摩托这些坚持科学真理的哑口无言。

不知道2005年有多少人傍上大款,借刀杀人,如果当时这种风气形成,这个社会一定会和谐很多。

2007年是猪年,据说还是金猪年。不知道这个说法是从哪里来的,反正说在这一年结婚生孩子,以后孩子的命都特好。事实上好像也是这样,我周围属猪的人命都特好,傻吃傻睡的,日子过得跟猪一样甜蜜。如果在金猪年生了孩子,这孩子的命,别提多好了。

这年头,虽然没有兵荒,但总是马乱的社会,谁不希望自己的命好呢。你说大家都在猪年生孩子,大家的命都特好,那咱们国家的命运不也跟着好起来了吗。

肯定是这样,比如,今年生出来的孩子,他们同时办理入托手续,他们统一上小学,他们统一考初中、高中、大学,统一毕业,统一招工作,绝大多数人都找不到工作,然后成为社会负担,这命运啊,多他妈的好啊。真是金猪妈咪亚古都。

所以,大家赶紧结婚,赶紧生孩子吧。这个金猪年不是那么随便就来的,要抓住机会啊。

前段时间,老颓讲他当红楼梦中人选秀评委,当时报名参加选秀的人很多,让他们忙得都顾不上喝一口水,但是周末的时候人却少的门可罗雀。因为人们都知道,周末报名的人多,都想错过去,结果都不来了。

在考虑某些问题的时候,一定要把咱们中国特色考虑进去,那就是——我们有的是人。不管人们参与什么事情,基数都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