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2月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2-08 23:36:52 分类: 杂谈

——其实,社会精英在某些时候不过是另一种乌合之众。

 昨天看王朔在百度骂新浪,便转了过来。凡是骂新浪的,我都支持。

然后看人留言(包括其他网站),我统计了一下,对王朔这番狂言表示不解的占多数。然后我们假设一下,如果王朔心平气和、和颜悦色,风度翩翩谈论这件事情,估计人们的反应也好不到哪里去,人们还有一堆话等着他,比如“装逼”“余秋雨第二”“王朔的浑劲没了”……总之,看客们即便是免费看戏他也会挑三拣四。所以,对于看客,其实可以忽略不计的,乌合之众,毕竟是乌合之众。而王朔之所以是王朔,就是因为他就这德行,你想这样,你不一定能学得像。

前几天看老罗修理傻逼,有这么一段话:“中国人看别人吵架,从来都是只关注或更关注风度、厚道与否、姿势拿得好不好看,很少考虑是非对错。”吵架骂人就是吵架骂人,跟泡妞能一样吗。

而赞同王朔的大概也仅仅停留在对王朔的喜爱以及他可爱的一面,很少想过王朔这番很自私很物欲的话背后的东西。

当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当事者的风度或优雅上面时,其实实质问题往往被屏蔽了。王朔骂新浪,其实他谈论了一个人们一直回避的问题,就是名人去新浪写博客是否为公益活动。傻逼新浪迫不及待给王朔开了博客,结果遭到王朔的嘲笑。是啊,大家为什么不去想想这里面的公平问题呢。

表面上看,这是公平的,写博客的人利用的新浪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新浪利用名人赚取了流量和资源,这叫双赢,无可厚非。而对于更多在新浪开博客的普通人,他们并没有获得这种双赢的场面(当然那个草包博客很极地很阳光除外哦),但是新浪必然从他们的博客中获得了利益。那些默默无闻的人,为了能让自己的文章上博客首页,煞费苦心。退一步讲,精英之外的人,他们倒不在乎是否通过写博客有所回报,在哪里写都没回报,所以新浪对他们来说没什么不同。

更深层面上看,在新浪开博客的精英们,知识分子、知道分子、知名分子、知足分子一年多以来在新浪博客平台的表演让我再次看到中国文人的软骨病,其实跟艺人没啥区别,一方面怕寂寞,一方面虚荣心又特强,如果说艺人靠贴照片秀自己,这些精英们就是靠大脑在跳脱衣舞,那种起哄架秧子的劣根性嘴脸倒是延续了中国人的传统。这样,他们可以廉价或免费把自己出卖,而且还觉得自己物有所值。而越这样,他们越一钱不值。

相反,我很欣赏其他博客托管商,他们不会明确地区分精英与草民,在网络的舞台上,谁也别给自己贴标签,谁也别做秀,踏踏实实写点字比什么都好。但是新浪坏就坏在它上来就划分社会等级,这恰恰迎合了相当一批傻逼精英的虚荣心,中国知识分子最无法承受的就是孤独,本来就没什么社会地位,一直以来就是根阴毛,就算亮出生殖器的时候也觉得你碍事。对于泛文化的精英们,却又不想跟大众同流合污,新浪上来就设了台阶,正合这些精英的心态,然后齐刷刷地去跳脱衣舞。

但是一年多你看到这帮精英们发表了什么真知灼见?我没看见,乱哄哄的跟胡同口、菜市场没什么区别,新浪就是在伊拉克的美军,今天往这派扔颗炸弹,明天往那派扔颗炸弹,然后看着两派对掐。中国人干别的不行,窝里斗个个都在行。

精英们虽然外表光鲜亮丽,骨子里还是像个二奶一样,缺乏独立人格。新浪的编辑有至高无上的生杀大权,看你文章不顺眼,就给删掉。大概无法忍受这种阉割滋味的人早就离开了新浪,能呆下来的,要么是根本无法勃起,一点危害没有;要么本身就是个太监。新浪一年多来给精英们提供的平台展示出来的差不多都是太监文化。

太监往往是最忠诚皇帝的,因为他除了依附皇帝,就没有别的地位,同时还能满足一点点虚荣心,所以,也就没什么追求了。让新浪付费,精英们怎么能谈钱呢,感激还感激不过来呢。

以前新浪找我开专栏,被我拒绝了,因为他们付的稿费跟他们的地位和影响极不相符。但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付酬的。自从新浪有了博客,他们也就没了专栏,博客是免费的,是你自愿犯贱写上来的,新浪这样就可以省下不少钱。王朔说得好,凭什么我白给你写啊?很多人就是不明白王朔这句话,会反问王朔:白写能累死你啊,还能让你出名呢,还能让你受到关注呢,不然你早就被人忘了……妈的网络时代造就出的人类思维方式就这么弱智,从来都不会去按照人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问题,都像猪一样。

其实我也相信,很多精英们心里也有过类似王朔的疑问,凭什么我白给你写啊?但终究不好意思开这个口,对于一部分人,他们可能不齿于与新浪讨价还价,还有一部分人不敢跟新浪讨价还价,还一部分人默默离开了。于是新浪得逞了,天经地义地可以使唤这些精英了,这些精英们贱嗖嗖地“不用扬鞭自奋蹄”。也就是王朔这中混不吝的人,敢跟新浪叫板,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这么说,至少把问题摆在明面上了,这总比软骨症精英们要强很多。但同时,那些善良的人们开始指责王朔掉进了钱眼儿。

博客盈利为什么这么只打雷不下雨,其实新浪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老大总是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作为中国最有影响的博客,新浪比任何一家博客托管商都有优势,如果他们开创博客付费的先河,今天可能会是另外的样子。但事实是,这样会让新浪付出很大成本,万幸的是,精英们的软骨症给了新浪节省大量成本的机会,对博客付费或者营利避而不谈,而那些精英也都“此间乐,不思蜀也”,如果这帮精英都造反,向新浪发难,你看新浪慌不慌,但你放心,精英永远是精英,从来干不成大事。

我采访马未都的时候,他有句话让我记忆犹新,他说:“中国人就是缺乏资本主义的残酷训练,才什么事都干不好。”他指的是当年的海马歌舞厅倒闭的原因。但这句话如果放在任何一个领域,你发现它就是那么回事,没有经过市场经济的训练,人的脑袋在市场经济下都有问题,要么狭隘,要么弱智。

新浪与博客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公平,新浪获得的是利益,精英们获得的是虚荣心,我绝不相信这种虚头八脑的名气到底有多少会转换成金钱,从这个层面来讲,精英亏大发了,说得更形象一点,你就是在给一家公司打工,但一年多你没有从这家公司拿到一分钱,但是你却得到一墙的奖状。我相信很多人也都意识到这一点,他会说,我就愿意拿奖状,你管着么?

所以说你丫不知道资本主义是什么,被剥削了,还他妈的替人家辩解,这不就是自己被卖了还替人家数钱么。

半年前,有个记者采访我,问我一个问题差点把我乐死,她问:“听说你不去新浪开博客是因为新浪的名人太多,在那里你排不上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类傻逼问题,就像我看我博客上的很多类似留言一样。我能怎么回答呢?难道我只能这么说她才明白:我之所以独立开一个博客,就是因为我在这里的排名永远是第一,连他妈的第二都没有,谁也抢不过我,我多满足啊,我多牛逼啊。其实我压根就没动过去新浪开博客的念头,你想啊,我在新浪开博客,得有一半文章被他们丫删掉,而且万一我的排名在那个草包博客后面,我还觉得挺丢人的,因为我不会伪造流量。我既不会贴照片,也不会报料,更不愿意去跟傻逼们争论什么无聊问题,标题还要被那些傻逼编辑们改的很下流,三天两头就有人挑拨离间,我受那气干吗,一个人自由自在不看人脸色行事不是挺好么,就算我一天写一百篇,是我自愿的,好处没落到新浪那里。因为这家网站从四通利方变成新浪之后,我就打心眼里讨厌它。

很多人都把王朔的话当成了疯话,甚至对王朔这种做派表示不解,但他的的确确触及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人们都能想明白的话,大概我们经受资本主义训练的过程也就圆满了,新浪也就不会这么占便宜了。我们似乎都习惯了当买办或被买办“办”(就是被上了的意思)。所以有外来投资对我们来说都是久旱之后的甘霖,但你不知道当他们把资本市场占领之后到底想干什么。操,这么说好像又有点狭隘民族主义了。但退一步讲,当他们占我们便宜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去反过来占点他们便宜呢,你拥有一个啤酒厂,我为什么不能拥有一瓶啤酒呢?这才叫公平。当然,我不是说,这样中国的精英们就不跳脱衣舞了,但至少不会白跳了,多多少少在被人摸一把之后还能丢给你几个小费。

带三个表 @ 2007-02-08 3:38:28 分类: 杂谈

http://www.techweb.com.cn/video/20070207wangshuo.flv

带三个表 @ 2007-02-08 2:55:13 分类: 杂谈

我越来越喜爱CCTV-10了。

以前,我只知道陈晓卿老师的《见证》是10套最好的节目,但是我现在不得不承认,《见证》是10套最差的节目。既《见证》之后,我看到了《走进伪科学》,这是我看到的既《俯首贴耳摩斯探案集》之后最好的侦探节目,可以和《越狱》《CSI》《迷失》相媲美。我不明白,这么好的节目,为什么要放在10套?而且还是非黄金时间播出呢?它应该调到一套的新闻联播、天气预报之后播出,原来的那个《焦点不许访谈》节目,倒是可以放到10套的后半夜播出。

今天晚上,有美丽地月光,我迷迷糊糊躺在沙发上……突然,我的耳边听到一个迷人的男中音在说:“她离家出走,却一直没有走到学校……”迷迷糊糊睁开双眼,我看见电视屏幕上有一行字:“迷失的少女。”哦,天哪,法制频道又开始用血的事实告诉人们千万不要相信坏人的话,千万不要贪图便宜、享受,一失足成千古之恨了。

可是看了几秒钟,才发现,不对啊,这明明是CCTV-10啊,不是法制频道,再看节目的图标,也不是什么法制节目,而是《伪科学博览》。又看了一会儿,明白了,这是一档和《走进伪科学》如出一辙的姊妹节目,包括解说,以及解说的语气,闭上眼睛听,分不清这两个节目有啥区别。

然后我重新调好心理的焦距,既然这是一个跟科学有关的节目,又是一个讲述少女迷失的故事,谈论的肯定不是社会问题,也不是道德、法律问题,一定是科学问题,至少也是伪科学问题。

这期《迷失的少女》讲的是一个14岁左右的农村女孩,上学的路上突然失踪了,家里和学校都找不到,后来又找到了的故事。哎呀,情节扑朔迷离,过程悬念重重,那么,少女到底是怎么失踪的?又是怎么回来的?广告之后请继续收看《伪科学博览》。可惜这个节目也没有广告。

趁着解说员在废话的当中,我的大脑飞快地思考,这个少女在去学校的时候,是晚上,然后就突然失踪了。我认为,如果跟科学沾点边的话,有几种可能:第一种,大概是走夜路的时候遇到了鬼挡道,但是这条路女孩应该很熟悉,不至于走错方向,那么迷失了,肯定另有原因,这个原因一定跟科学有关;第二种,女孩走的是山路,崎岖不平的,山上什么东西都有,万一出现一只狼什么的,把女孩叼走也有可能,然后女孩在跟狼讨价还价之后,狼放出了少女,那么女孩与狼之间就会有“科学”的内容可说;第三种,女孩一不小心掉进了沟里面,后来被人救了上来,不过这个可能性也很小,原因和第一种一样。

就在我的大脑跌宕起伏、扑朔迷离的时候,这个节目开始一步步揭开谜底,这个少女的确是掉进了一个40米深的沟里,摔晕过去了,醒来后,这个女孩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拼命往上爬,几次尝试都失败的情况下,她最终仍然爬了上来,这个故事到此就结束了。我操,这跟科学有啥关系啊?实际上讲的是一个花季少女艰苦奋斗求生存的故事啊。典型的主旋律题材的节目,应该放在黄金时间播出。

即便在看到女孩掉进深沟里,我的大脑还在不停地进行科学幻想,是不是在这个沟里发现了什么,或者说她昏迷了好几天,除了摔昏迷之外,是不是沟里面存在某物质体让她没有力气,这种物质是什么,是碳氮氧氟氖,还是硫氯氩钾钙?这种物质为什么会存在这个40米深的沟里面?难道旁边有什么矿藏?或者,沟里面有什么植物,散发出的某种气体让她昏厥,这种植物是什么?通过介绍这种植物,让我们增进科学常识……结果我很失望,什么都没有,就是少女不停地往上爬,知道的是少女求生,不知道是一个人自虐旅行。

中间解说交代这个节目制作意图我才知道,编导通过这个《伪科学博览》,试图告诉人们一些科学常识,比如水是液体,空气是气体,叶子是绿的,太阳出来的时候天是亮的,鱼都是在水里才能活的,在陆地上能存活的不是鱼,是猪,白云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白,天黑的时候才能看到星星,汽车只有烧汽油的时候才能行驶,烧二锅头的可能是司机……等等这些最朴素的科学常识,换句话说,傻逼都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集《迷失的少女》从头到尾讲述的是少女求生存,而其中唯一的一个跟科学有关的事情就是这女孩渴的时候知道用饭盒盖接水喝,才不至于渴死,就有了劲儿,然后就像那道智力测试题一样,一只青蛙从井里想蹦出来,井深10米,青蛙每天往上蹦三米,问几天能蹦出来?最后这个节目就变成了青蛙从井里蹦出来的故事。

其实,到最后,我都没有放弃对科学的幻想,当这个女孩跌跌撞撞走到她同学家,她同学赶紧给女孩的爸爸打电话,她爸爸接到电话后,飞奔到她同学家。这时,解说员说:“平常从她家到她同学家至少要走30分钟的时间,但这次她爸爸只有了十多分钟。”看到这里,我想象着解说会用那种深沉的语调说:“她爸爸为什么只用了十多分钟?他为什么会跑得这么快?难道在两家之间还有一条从未发现的更短的路?如果刘翔走这段路需要多长时间?广告之后请继续收看《伪科学博览》……”没办法,我已经被这类节目把大脑训练的有点强迫症了,因为你真说不准他们可能就敢把节目这样做下去,谢天谢地,他们戛然而止,不然指不定闹出什么荒唐笑话呢。

我赞同把科学通俗化,以便让普通人能看明白,但是我无法容忍把科学变成电视玄学。广电总急天天嚷嚷要收拾电视节目低俗化,类似《走进伪科学》《伪科学博览》这种节目也该修理一下了,其实倒也不用取缔,只要改个名字就合理多了,比如叫“大千世界”“今古传奇”“逗你玩”之类的名字。我估计方舟子看到这类节目,非气死不可。如果方舟子真被气死,这两个姊妹节目说不定能做出一个更好看的节目:《为什么电视节目能气死一个人?》欢迎收看下期的《走进伪科学》或者《伪科学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