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2月14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2-14 23:59:25 分类: 杂谈

(一)
去上海,某美女开车送我,因路盲,两次都绕上海一周,才把我送回去。
我猜她在《上海一周》工作。

(二)
某女:现在男生很坏哦,一谈就几个,还好我不是备胎。
我:那更惨,都摸损了。

带三个表 @ 2007-02-14 23:43:21 分类: 杂谈

 去上海看罗杰·沃特斯演唱会,北京去的人们都齐刷刷地在2月13日回来,我多呆了一天,要不是因为过年,我还想再呆上四五天,我跟我家安雅说:我要呆到烦死你们为止。

中午起来,一出门就看见有人抱着玫瑰花,上海的情人节晴空万里,我找了半天地铁,不知道上海的地铁标志原来跟北京不一样,然后直奔SM集团,俺徒弟请俺吃饭,然后又把俺送到机场,有个徒弟就是好。机场到处都能看到拿着鲜花的人,安检的时候,我前面的一个女生抱着一束叫不出什么名字的花,我站在她后面就想,如果鲜花放进安检的机器里过一下,那边出来的是不是就是一把干花了呢?大概很多所谓的爱情都经不起检验吧。

在首都机场一上出租车,司机听说我去地安门,就有点不高兴,然后通过对讲机跟其他哥们说:“我比你还倒霉,拉了一个小活儿,地安门。”对方说:“还是个小地。”司机跟我说:“今天情人节,那儿肯定堵得一塌糊涂,两排酒吧区。”我说:“要不您把我扔在高速公路上,怎么样?”司机说:“然后我放空回去?”我说:“所以说,您就凑合吧,没有人一下飞机就让您拉到乌鲁木齐的。”

路上,开始给老男人们发短信,询问今晚是否有饭局,回答颇让我感到意外,都强调今晚已经提前预约出去了,并暗示不要打扰,不要做灯泡,这一夜应该是昏暗的。甚至干脆有俩人回短信:“北京欢迎您。”你大爷,把我当看奥运会的了。还是小强老师比较敬业,回短信说:“我还守候在协和医院。”估计又有哪个名人生命垂危了,过几天会有不少人的手机上会接到一条短信。“赶死队”就该有这种敬业精神。

回家上网,发现SMN上面出奇的安静,在线的人,都是在加班的,打开博客,发现留言也没有几个了,连那个利用自动程序乱发广告的留言都没有了,看来真是过情人节了,连机器都去过节了。

一个朋友说:听,外面响起了春雷。
我说:那是那些约会的情人们叫春的声音。

我一直觉得情人节是所有节日里面最矫情和最傻逼的节日,这一天真的好像成了安检,用来检验对方是否真的爱你、泡你、办你、上你,然后用浪漫和一束花来包装;或者,这一天成了不设防的借口。人们都爱随大流,你不过会说你这个那个,你过吧,其实你自己可能也觉得挺傻逼的,比如当你拿着一束鲜花站在寒风中那种期盼的情景,而且你发现你的旁边或者马路对面到处都是这样的人,是否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为一件事找点什么借口还不容易吗,有时候,这个节日的繁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变得越来越忽视感情了,都憋着在这一天赎罪。或者,它完全成了商家操控的一个节日,这有点像婚纱影楼,温柔一刀。

如果你爱他(她),哪天都鸡巴可以过情人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