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2月17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2-17 6:18:32 分类: 杂谈

一个多月前,罗老师跟我说,要跟我借AV之类的东西看,我说我没有AV,只有《音像世界》,简称“AV World”,罗老师顺着杆爬,说就是这个。大概我们都是看《音像世界》长大的人,所以对这本杂志都有点感情。由于经常搬家,所以这堆杂志一直放在我妈妈家,已经好多年没看《音像世界》了,这些旧杂志扔在一个柜橱里面,上面落了很多灰,用手拿几本,手指头就黑乎乎了。

在我印象中,《音像世界》我基本上都是全的,从1987年创刊一直到2002年,因为在1992年左右,《音像世界》专门给我补寄过一些我没有的旧杂志,这次回去一看,原来少了很多,根本不全,即便这样,加在一起也得有四十斤,估计和罗老师的胖脑袋重量一样。当然,回头他会把这四十斤的内容装进他的脑袋里,这样他就有一个八十斤的脑袋。

当我把这堆杂志搬回家的路上,才知道目前没有任何一只塑料口袋能承受四十斤重量,最后我只好抱着罗老师的大脑袋,回的家。

我是从1988年开始看《音像世界》的,第一次不是在邮局买的,而是在路边的地摊上,有一堆废旧的刊物处理,好像是3毛钱一本,我买了两本《音像世界》,从此,每个月的固定时间,我就回到邮局等候这本杂志的到来。经常买杂志的人都知道,如果一本杂志晚到几天,就像你跟姑娘约会她迟到一样,心里总犯嘀咕。有段时间,比较敏感,一旦迟到几天,我就怀疑它被封杀了。因为那时候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和平演变的内容都比较敏感,《音像世界》当时就是干这种事情的,为了掩盖它的本质,还经常介绍一下主旋律的内容,其实买这本杂志的人,都是看那些让我们变坏的内容的。

我在1989年写了一篇稿子,投了很多家媒体,都不给发表,最后我想到了在地摊上买的《音像世界》,就投了过去,后来,后来你也知道,因为这篇文章,中国就少了一个律师,多出来一砣乐评人。之后,我坚持给这家杂志写了12年的稿子,一直写到这本杂志没人看为止,一个作者,就这样见证了一本杂志的兴衰。既然能把一本杂志写趴下,我坚信也能把博客这玩意儿写趴下,写不过你,还写不死你吗。

1990年冬天,我揣着300块钱,就去了上海,去上海的目的就是看看《音像世界》的人,当时我就知道张磊,感觉他能听到很多唱片,结果那天去了编辑部,等了半天张磊也不来,屋子里另一个人跟我搭话,这个人就是现在上海饭局局长丁夏。原来他是负责欧美音乐的,以前一直以为是张磊,但张磊负责的“摩登谈话”很受欢迎,他一人分饰多角,用不同角度介绍一张唱片。这在当年已经相当小资风格了。再后来,《音像世界》的人我差不多全认识了。

《音像世界》从创刊到后来从报刊摊上消失,改版了好多次,我手里能看到的就有五个版本,杂志改的是越来越漂亮,但是市场是越来越萎缩。现在回过头看,发现那时候全国人民都不懂办杂志,比如,《音像世界》用王菲做过几次封面,有两个封面照片几乎一摸一样,虽说王菲拍照片比较装逼,但是衣服、发型、表情、体位……几乎没啥区别。而最要命的是,其中的一期我手里居然有三本,有一本肯定是杂志社寄给我的,另外两本是怎么回事呢?我只能猜测当年我是王菲的粉丝,就像现在玉米买李宇春的唱片要买好几张一样。

——谨以此文献给当年热爱《音像世界》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