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2月1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2-18 19:03:33 分类: 闲扯

孔子东游,在一网吧上网,见论坛有两人因为“日”到底是名词还是动词问题争论的面红耳赤,孔子跟帖说:“汝等肆言,有科学依据否?”两小儿嘲笑说:“孰为汝多知乎?”孔子无语。

过年闲极无聊,就说说“日”。删节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对“日”字有很多种解释,唯独没有“性交”这个释义,其实这个字在有时候跟“操”是一个意思。北方人喜欢说“操”,南方人喜欢说“日”,南日北操,倒也能看出一些文化差异,“日”更书面化、更隐讳。《说文》里面对“日”的解释有“大易之精不亏。”“大易”就是太阳,从古代人们的图腾中不难看出,日代表阳,雄性,月代表阴,代表女性。你看女性来例假为什么叫“月经”,而不叫“阳经”呢,这跟人们对自然界的认识有关。

既然“日”代表雄性,免不了会把它联想到生殖或性行为上,于是,这个名词在中国某些地区就演变成了动词。至于何时何地从名词变成动词,我不清楚,谁比较有学问可以提供一下“科学依据”。反正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子被用作动词,还是在上初中,好像看一本抗日战争的小说,里面有一句“狗日的什么什么”。虽然头一次看到这么用,但我毫不犹豫就想到“日”在这里的真实意思是什么。

现如今,人们的“日文化”已经发展到极其丰富的阶段。比如,最流行的就是李白的老婆和女儿分别叫什么名字,研究唐代诗歌的专家未必能说得上来,但是很多人都知道这一家子的名字。还有就是锄禾他老婆叫当午。

很多成语,其实也有这个意思,比如“日久见人心”“日上三竿”,“日”与“月”也经常搭配在一起使用,比如“日新月异”大概指的是俩人没事多尝试一下新的体位;“日月如梭”则更加形象,你看看织布机的梭子在织布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唉,中国的文字就是不能琢磨,一琢磨都没法让人张嘴了。

小儿甲说:一天即一日,一日即一天。
小儿乙说:你可说一天一日,不能一日一天。
孔子说:“子有酒食,何不日鼓瑟?且以喜乐,且以永日。”
小儿甲说:孔老师为老不尊,耍流氓,仁义道德哪里去了?
小儿乙说:诗词歌赋中断章取义,随手即来。
小儿甲说:柳永说“凭高尽日凝伫,赢得消魂无语。”
小儿乙说:凝伫是谁?
孔子说:能赢得消魂无语者,非一般人也。
小儿甲说:“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又作何解?
小儿乙说:做小姐的千万不能取名“花飞雪”。
小儿甲说:那要取什么名字?
孔子说:“永日方戚戚,出行复悠悠。”
小儿乙说:“方戚戚”是韦应物给一个叫杨氏的女子起的花名。
小儿甲说:王昌龄“平沙日未没”。
小儿乙说:韦应物“冥冥日沈夕”。
孔子说:“冥冥”实在了得。
小儿甲说:何以见得?
孔子说:杜甫说“鸿飞冥冥日月白”。
小儿乙说:还是双飞。
小儿甲说:这有什么,人家白居易还“春宵苦短日高起”呢,李商隐还“长戈利矛日可麾”呢。
孔子说:多少同林鸟,已成双飞燕啊。
小儿乙说:要说还是王之涣有境界,人家白日依山尽。
小儿甲说:这有什么,我们那儿从来都衡水老白干。
孔子说:你们真是“敢教日月换新天”啊。
小儿甲、小儿乙说:哪里哪里,顶多也就是个“日破云涛万里红”。

带三个表 @ 2007-02-18 7:24:24 分类: 闲扯

今年春节一共收到181条短信,其中拜年的短信有178条,两条发错的,一条小强老师的新闻通讯。其中原创拜年短信有23条,非原创、转发短信156条,其中转发不改名字的一共有2条。原创短信我基本都回了,这是对对方的尊重;廉价的转发短信我也用廉价的方式回复,只好写在这里:“祝你们在新的一年里为构建和谐社会而努力奋斗。”

今年过节实在无聊,所以把短信都记下来了,分析了一下,得出上述结果。

收到的第一个祝福是一个在上海崇明农村的朋友,勾起了我小时候在农村过年的情景。

小强老师的短信是:“俄罗斯总统普通燕京接见15位作家和诗人。”你瞧瞧人家普京同志,大过年的还关心文学。你瞧瞧人家小强,大过年的歇人不歇机。还到处发布一些没有参考价值的短信。

老六的短信是:“劝君更尽六杯酒,买本读库当枕头。”他还真把《读库》当绣花枕头了。

还有一个人干脆发来了他的博客链接:“欢迎访问我的博客http://blog.sbsina.com.cn/m/********。”

现在祝福都是廉价的,包括春节晚会,廉价的快乐,廉价的和谐,廉价的幽默,廉价的感动……

我之所以把这些短信的数量都记下来,是因为在在某一时刻它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从礼貌上讲,我都该回复,从道理上讲,我干吗让中国移动挣这个钱?我头一次在一天内给手机充了两次电,可见短信之多。我认真看着每一条短信,试图从中寻找一种惊喜,这时我才发现,汉语在这时候变得都那么苍白和枯燥,吉祥话看多了也让人烦。当人们表达感情的时候都没了表情,就变成了拇指按摩。我觉得短信是用来传达信息的,不是用来拜年的。所以我一点都不喜欢短信拜年的方式,还不如不发短信。有这一毛钱的消费,还不如扯扯淡好玩。

我一直在琢磨,短信的繁荣是否是人变得越来越疏远的标志呢?我们的祖先从抱在一起到拉着手,再到用手势和表情、声音打招呼,再到写信,再到打电话,再到发短信……接下来该用意念了吧,脑子里一想,对方就知道了。

春节很无聊,睡又睡不着,上网写博客,写得更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