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2月19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2-19 19:19:26 分类: 杂谈

 我容易在看演出的时候入睡,不管台上的节目多么精彩,只要开始后30分钟,必然困意袭来,然后我坐的那个位置就成了梦开始的地方,这种情况屡试不爽。十多年来,我看演出不睡的仅有几次,一次是罗大佑在首体围炉音乐会,因为两边坐着罗大佑的歌迷,喊声震天,影响了睡眠,当然,我能跟着唱下来的歌大概也就是罗大佑的了,当年记录我看罗大佑的情景我用了“破口大唱”这个词,因为我不习惯张嘴唱歌,能张嘴唱歌对我来说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后来看滚石、埃里克·克拉普顿也没睡着,但是看罗杰·沃特斯的时候,我旁边的两砣美女作证说我确实睡着了。

就这样,十多年来,北京的各大场馆,都被我睡过了,包括工人体育场,我看球的时候也能睡着,更别说去看张惠妹的演出。我睡得最香的一次是在首都体育馆看黑豹演出,台上一嗓子“人潮人海中”,我台下“夜深沉”;睡的最舒服的是人民大会堂,主要是椅子舒服,为什么两会都在人民大会堂开呢?估计睡的人多,政府工作报告容易通过吧。

每年春节,大年夜回家,主要是陪父母看春晚,但我坐在那里,根本看不下去,于是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差不多零点的时候,起来吃饺子,这一年就算过去了。今年回去,想好了要熬四个小时,没想到,我妈今年变卦了,作为一个春晚的爱好者,我妈每年都在电视机旁守候着一个东北人赵本山出场,看完他的小品,吃完饺子,这年才算过去。可是今年,我妈宣布,不看春晚。因为她开始关注另一个东北人——王楠。我妈爱看乒乓球和排球,大年三十正好直播乒乓球比赛,于是她打开另一台电视,一直看完比赛。连我妈都不看春晚了,这春晚还能看么。

我正好也可以从春晚的无聊中解脱出来,躺在床上睡觉,迷迷瞪瞪地,偶尔睁开双眼,看一眼电视,咦?陈红怎么唱歌了?发型还是《无极》里的造型,赶紧戴上眼镜,哦,是从不缺席的宋祖德他姐姐宋祖英,怎么弄这么一个发型,有点像《西游记》里的观世音菩萨,这发型真够和谐的。一翻身,接着睡。后来电视里有什么好玩的节目我就不知道了。如果多年后让我回忆2007年春晚,只剩下宋阿姨的发型了。

其实看电视我是很爱睡觉的,每次我信誓旦旦想看一张DVD的时候,基本上在片头字幕走完之后,情节开始扑朔迷离,悬念开始跌宕起伏的时候,我就睡着了,第二天再看,我就发现一个规律,差不多每次都是在16分钟左右的时候睡着的。那个《拯救大兵瑞恩》,我看了七八次也没看完,最后只好快进,总算对得起斯皮尔伯伯了。

这几天打算利用休息的时间看一部电视剧,于是选择了《越狱》,操,字幕翻译的够烂的,强忍着还是能看下去的,看了五六集之后,我开始进入昏沉状态,一会就睡着了,突然,我又惊醒了,看了一会儿,还没逃出去呢。继续睡,过一会儿又醒了,看一会儿,哦,还没逃出去呢。继续睡,过一会儿又醒了,看一会儿,哦,还没逃出去呢。继续睡,过一会儿又醒了,看一会儿,哦,还没逃出去呢。继续睡,过一会儿又醒了,看一会儿,哦,还没逃出去呢。继续睡,过一会儿又醒了,看一会儿,哦,还没逃出去呢……其实这类电视剧,中间少看20集都能连得上。

美国人玩电视剧,我估计跟日本人画动漫一样,有人负责画眼睛,有人负责画胳膊,分工明细。至于情节,先有一个大概齐的架子,然后设计主线,有ABCD四条线,A线往下发展,出现了①②③④种可能,如果选择②,还有可能出现甲乙丙丁,如果选择丙,还会有自丑寅卯……B线往下发展,出现了①②③④种可能,如果选择③,还有可能出现甲乙丙丁,如果选择丁,还会有子丑寅卯……然后两条线交织在一起,环环相扣,这故事就丰满了。编电视剧其实是一门统筹学,就像我们有位官员用统筹学方式安排二奶一样。所以看电视剧有点像官员包二奶,想睡就睡,什么都不耽误。

有一个东西在你眼前晃悠,然后你慢慢就能睡着,是件多幸福的事情啊。我想我这习惯大概就是婴儿时期在摇篮里形成的,我躺在摇篮里,上方总挂着一个能动的玩具,大人摆弄着这个玩意儿,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现在,玩具变成了电视、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