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2月21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2-21 18:15:09 分类: 杂谈

 上中学时,老师布置作文,叫《论××》,一看标题肯定是议论文。我当年写作文有个毛病,就是总揣摩不好老师的意图,比如老师让写说明文,我就能写成了记叙文;让写记叙文,我就能写成议论文;让写议论文,我就能写成说明文。还好,中学作文体裁就这么几种,如果再多了,非写乱套不可。

既然叫《论××》,肯定是议论文,这次不能写偏了,然后语文老师就把什么论点、论据之类的结构讲了一遍,还说要引用一些名人名言,这样文章能出彩。还别说,这篇作文我写得很流畅,引用的名言从马克思到马拉多纳,能想起来的,能用得上的我都用了。我突然觉得我是那么文采飞扬,谁说我写不好作文,我跟谁急。

第二个星期作文课,老师要点评上周的作文,我就等着老师夸我“太有才了”。结果老师表扬了三个同学当中没有我,作文发下来,我得了60来分,老师把我引用的名人名言都用笔勾出来,一篇1000字的作文,被老师勾去了600多字,还剩下400字的废话,能给我及格实在是太给面子了。

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都上高三了,自己还不会写作文,以后怎么为四化作贡献呢,越想越难过,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不喜欢写作文。这事儿后来就在我心里落下一个病根——不敢引用名人名言。比如一谈到知识,我上来就会想到培根的“知识就是力量”;一谈到读书,我就会想到高尔基的“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一谈到学习,我就会想到笛卡尔的“越学习越发现自己无知”,一谈到理想,我就会想到托尔斯泰的“理想是指路明灯”;一谈到科学,我就会想到“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当然,我还会想到一句当代名言:“你这么说有什么科学依据?”有些名言上小学的时候就贴在墙上,后来又印在日历和笔记本上,再后来,有人干脆出成书,让大家去背。只怪自己过去背了太多名言,这些名言在脑子里作祟,提起笔就不敢下手,只有把这些名言都排斥掉,才敢写字。

这些名言,除了给自己的作文装点门面之外,似乎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引用好了,文章读起来好看,引用不好,就成了阅读的绊脚石,所以我的语文老师毫不客气把那些名言斯诺克都清理掉了。工作之后,慢慢才发现,我高中语文老师对我影响很大,当时她总挤兑我,让我经常失去自尊,丧失作文的勇气,她从来不会在语文课上表扬我(因为我语文实在糟糕),我当时是多么需要一个表扬啊。但有一天,她跟我说:“你将来适合去当记者。”我觉得这个老太太是在开玩笑,或者说骂我的次数多了,安慰我一下。没想到我的人生转了几圈后还真的当记者了。

在引用名人名言的问题上,老师给我上了一课。所以后来我干脆就不引用什么名言,有什么话用自己的语言说,自己说不定也能憋出几句名言,后来我也发现了,那些所谓的名言,其实就是出自名人,也未必就说得多么好。更多智慧的话,大都出自普通人。

后来,我在看青年学者许知远的文章,忽然发现自己怎么就那么无知呢,人家引用的名言,在Google上都查不到,人家提到的人名,《外国人名大辞典》上都没记录,人家用的语法,现代汉语里面都没讲过。读他的文字,让我真正发现什么叫井底之蛙了,我居然还是高中生的水平。

前几天,在电视上忽然看到了电视版的芙蓉姐姐于丹老师在给学生讲人生,于老师不愧是演说家,讲了五六分钟,一点磕绊没有,除了话里面有几个主语之外,全是引用的唐诗宋词经史子集里面的东西,把我都听傻了。我觉得于老师大脑里就是一个Google,搜索速度之快可以气死比尔·盖茨。如果让于丹老师去研发国产电脑芯片,你说中国会不会超过美国呢?

我什么事都喜欢搞点恶作剧,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把许知远和于丹老师关起来,让他们写文章,不许引用任何人的话,你说会写成什么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