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2月22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2-22 8:02:20 分类: 挨个祸害

(一)
在我博客上出现频率最高的名字是老六,但是最近你们也发现了,土摩托的名字出现频率越来越高,因为我正走近科学家。鉴于土摩托是我同事,平时接触较多,所以看到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比较多,博客里提到的也就多了些。由于我一直拿土摩托寻开心,土摩托对此很无奈,毕竟胡扯不是他的强项。也正因如此,我希望做点实事,打算搞一个土摩托局,召集一些土摩托的粉丝(简称“摩斯”),与土摩托共聚一堂,听土摩托讲述科学世界的故事,一来缓解摩斯们的饥渴,二来普及科学知识。

你们如何走近科学家呢?当然,你要具备如下条件:第一、你经常看土摩托的博客;第二、经常购买《三联生活周刊》,而且只看土摩托(他在《三联》上署的学名叫袁越)写的文章;第三、你有求知欲望,希望以科学的眼光来看世界;第四、你没有种族歧视倾向,尤其是面对黑人或美国人的时候;第五、你在中国;第六、你从来没见过土摩托(认识、熟悉、见过土摩托的人谢绝参观)。如果你具备上述条件,可以向我报名。如果人少的话,我们就找个地方边吃边聊,如果人多的话,就让土摩托带着你们怀疑科学人生。年龄要求18周岁以上、性别、种族、高矮、胖瘦……不限。可以给我发邮件,也可以在这里留言,留言一定要填好你真实的电子邮箱地址(本人负责保密,绝对不会泄露给土摩托),根据报名情况,我择良辰吉日(其实毫无科学依据),招大家共襄摩局。

之前我曾经搞过一次小型的老六粉丝局,非常失败,主要是老六见到女粉丝后变得羞涩无比,跟少女第一次约会一样,扭扭捏捏,说话细声细气,表情人面桃花。但我坚信,人的脸皮都是练出来的,过段时间我还要搞一个老六粉丝局,一定要把老六只在老男人面前撒娇的习惯扳过来,让他在怀春的少女面前一样撒娇。如果有可能,2007年我将先后搞“共同走向繁荣富强粉——小强粉丝局”“卿卿我我——陈晓倾诉局”等局。

(二)
央视有个臭名昭著的节目叫《走近伪科学》,打着科学的旗号整天故弄玄虚。昨天跟土摩托吃饭,我突然想出一个主意,干嘛不给土摩托、方舟子这样的科学家拍个电视片呢。拿方舟子来说,他整天给大家讲科学,但是在互联网或传统纸媒体上,收效甚微,总有一帮傻逼跟方舟子过不去,反而助长了伪科学的气焰。假如,拍一个电视片,让方老师、土摩托这样的科学家献身说法,起到的效果远远要比写博客要好。

所以,我决定今年拍一个系列电视片,叫《走近科学家》。其实在科学方面的争论,主要是生物科学领域,在物理、化学、数学方面,很少有科学与伪科学对峙局面,只有在生物科学领域,才经常有真伪之分,尤其是,很多人打着生物科学的幌子高招谣撞骗,损人利己。方舟子与土摩托恰恰又是学生物遗传学的。为了能让更多人相信生物科学、普及科学常识,我认为有必要让“袁方”二人出场,这叫“天袁地方”,一个管天一个管地,中间科学管空气,九州方袁讲科学,试看天下谁能敌。

这个系列电视片计划拍10集,如果效果好,可以再拍续集。大致主题如下:
《像方舟子一样吃药》《像方舟子一样看病》《像方舟子一样营养饮食》《像方舟子一样思考》《像方舟子一样性爱》《跟土摩托一起食用转基因食品》《跟土摩托一起听音乐》《跟土摩托一起锻炼》《跟土摩托一起思维》《跟土摩托一起旅游》。估计每集大约20分钟,每集投入成本大约在5万元左右,10集大约50万元。

系列片将以翔实、严谨、科学的手法向人们展示科学的本质,绝无故弄玄虚和哗众取宠的手段,如果可能,这个电视片将在CCTV-10和CCTV-7两个频道播出,之所以选择这两个频道,主要是针对《最近伪科学》这种烂节目,同时也为了照顾大多数农村观众,给广大农民普及科学常识。如果CCTV拒绝合作,我将和一些播客视频网站合作,通过互联网,向公众传播有效、实用的科学知识。

过段时间我要成立一个制作班子,招收一批有想法有兴趣的人,共同完成这个节目。另外,有什么企业、团体想投资这个节目,请跟我联系。

目前这还是我初步意向,尚未征得两位主人公的同意。

带三个表 @ 2007-02-22 5:31:52 分类: 杂谈

[博者按]对于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我是没什么想说的了,甚至,我都想从我的记忆中将它抹去。每年除夕夜里,当我看到电视里的祥和景象,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咱们活的特可怜。中国的电视节目从来都不是给观众看的——不管它弄出什么花样。随着自己越来越远离春节晚会,我越来越能理解这个怪胎。其实春晚就是一群智商70的人找了一帮智商90的人表演给智商110的人看的节目。当然,肯定有很多人不理解这东西,所以还跟春晚较劲,比如我这个叫刘红庆的朋友。刘老师来自山西左权县,一直致力于推广民间音乐,著有《向天而歌》等书。今天收到了刘老师一封邮件,看得出,刘老师很生气,但是后果一点都不严重。

金越的情商值得怀疑,央视的诚信值得怀疑

春晚,谁要这样的面子工程?
文/刘红庆

    浮夸风、面子工程,人海战术大拨轰,既不说人话,也不干人事,这些盛行于今日中国一些无耻官员身上的坏毛病,大年三十在全国人民的期待中,隆重地由中央电视台表演了一番,这便是2007年的春晚。
    据说总导演是竞标得来的,于是,整个的中央电视台都值得我们怀疑:这是艺术创作单位?还是中直机关工会?如今的中央电视台,还有没有能力传达中央的声音,传达民间的意愿,为构建和谐、创造和谐、传播和谐做点有益的工作?
    2007年春晚弄出一个金越来,这个人不缺乏拍马屁的勇气,缺乏的是拍马屁的能力。
    “和谐”是不是切合当下形势的好主题?当然是。但什么算“和谐”?“和谐”就是把有个性的不同的色彩与声音放在一起而给人眼耳以舒服感,这便是最简单的和谐。
    春晚做到了吗?没有,而是走向了“和谐”的反面。把所有有个性的色彩用一堆“红”掩盖掉,把所有有特色的声音用一团“闹”阉割掉。于是除了喧闹剩下的还是喧闹,除了嘈杂剩下的还是嘈杂。
    中央所倡导的“和谐”,应该怎样诠释?中央电视台和金越先生根本没有过脑子,如果说过了脑子还搞成这样,那只能说央视领导和金越的脑子进水了。他们的智商和情商都值得怀疑。试问:金越的脑子够不够用?
    不真诚,不自信,无内容,大拨轰,把所有歌舞类节目全部以“欢乐和谐”冠名,在大而无当的标签笼盖下,媚俗、虚情假意、人海战术,把歌舞搞成了空洞无物的团体操。只见场面不见人,只见人流不见面孔,只见面孔不见表情,只见表情不见真情。换言之,只见蹦达不见舞蹈,只见闹腾不见艺术。
    老实说,对联欢晚会的艺术性,我们是不必强求的。但是联欢晚会故意扼杀掉艺术,我们就觉得这个晚会的导演是不是称职了。
    彭丽媛、宋祖英,多少年宝刀不老,担纲春晚声乐类节目,但是2007年她俩的表现并不出色。作品的问题,时间安排的问题,主持词渲染的问题,她俩与其他节目的对接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好,她俩何以出彩?在别的导演的晚会上可以是亮点的节目,到了金越导演的晚会上就没有了声息,难道不是导演的问题?
    2006年最火的“原生态”,在金越的无知和“利欲”冲动下,完全消解了“原生态”的可贵与粗砺,在开场不久的“欢乐和谐·民族篇”中,李怀秀、李怀福等原生态歌手那种来自土地的撼人的力量,丝毫没有释放出来。这是我作为一个民歌爱好者认为金越版春晚的最大败笔。
    让该突出的突出,不该突出的衬菜自然就成了衬菜。而金越会把所有的美味佳肴一锅炖,尽管是“和谐”牌火锅,烧的是“欢乐”炭,但是消解了特色也便丧失了味道。
    而流行乐坛满意吗?这是我不熟悉的领域,于是看看网友们的评论,依旧骂声一片。金越并没有把2006年流行乐坛最重要的成果反映出来。
    相声的无聊不用说了吧?关键是死拉硬拽出来的赵本山、宋丹丹依旧是金越导演的救命稻草。但是,即使这样,最令人放心的“赵宋配”依旧在导演的百般审查干预下,仅仅依靠个人人气,演绎了一段莫名其妙的故事,小品已经堕落到了“一句台词能流传就算成功”的地步。小品还有什么可看?
    遥想当年春晚的导演,比如黄一鹤、邓在军,甚至是名声已经不好了的赵安,或者不怎么出现的张晓海,几乎都是“存真、求新”的欲望非常强烈。分会场表现博大与丰富,一个会场设计出不同的演出区域以消除审美的疲劳,设计仪式性活动或者讲述个人故事表达晚会主题。比如不同省份的黄河水汇聚一处,《爱的奉献》演唱前以一个小保姆的故事进行铺垫。还有,邀请社会名流与体育明星出席并参与互动,邀请党和国家领导人讲话表达来自高层的祝福,等等等等,春晚之所以有今天的名望,是前辈导演的创作性工作打下的基础。
    80年代的激情哪里去了?90年代的认真哪里去了?到了2007年,中央电视台的只能以虚情假意扼杀和谐,以人海战术扼杀艺术,以无名紧箍扼杀创造,以懒惰懈怠扼杀激情。
    晚会一结束,网上的评论已经很不利了,央视自己的调查却说观众的满意度在百分之八十以上。黄一鹤导演为自己的创作是向公众道过歉的,而今金越无耻地表示自己很满意这个作品。糊弄上级而只说好听的,糊弄民众而只说有尚方宝剑,论艺术,论真诚,金越哪里像一个国家级电视台文艺节目的导演?倒像一个边远小县的领导,只顾自己说话,哪管别人怎么听!
    政绩,金越要的也是政绩,于是他大拍马屁,标签式地拍马屁,或许他个人可以升迁,但是他负责的栏目一定死去。这样的人就不是“智商”与“情商”的问题了,很可能是“人品”的问题了。
    尽管多数观众不要这样的面子工程,但是领导要,也主要是央视的领导要,于是,越会糟蹋艺术越会践踏民意的金越,很可能给个官做做,但是前辈导演奠定的春晚口碑他们就不管了,上春晚演员的艺术前程他们也不管了,全国人民的年夜饭没吃好,他们也不管了。

20:55 2007-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