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07 » 四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4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4-30 2:24:45 分类: 杂谈


(奖状设计:武三


(奖状设计:阿米)

炒作,在今天已经日趋变成一门艺术、一项工作、一门学问,到处都是炒作,人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公众接受到的信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就算你有双慧眼,也无法把这世界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为此,应该把炒作当成一门行业,制订行业标准,以让人们能分清什么是炒作,什么是真正炒作,什么是瞎起哄。既然文化部对唱歌跳舞都要按标准考核,那么炒作作为推动生产力发展的一个动力,必须重视,由劳动部门制定炒作细则。对于优秀炒作,要像获得“五一劳动奖章”“三八红旗手”一样奖励。

那么,什么样的炒作才算标准?我们必须以王朔为榜样,以王朔为准绳,高标准严要求炒作者,对于不符合这个炒作标准的,一律按违反炒作条例处理。

以王朔为例,他的炒作至少可以作为标准参照:
一、人们不认为他在炒作;
二、他自己不认为在炒作;
三、媒体连篇累牍报道;
四、他本人给媒体提供大量可供媒体报道的素材;
五、可延续性话题接连不断;
六、本人炒作可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那把更多人牵扯进来;
七、炒作行为给人们的精神生活带来极大的享受;
八、炒作行为可引发更深层次思考;
九、给炒作者本人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十、媒体覆盖率在100家以上;
十一、能够造成让有关部门介入制止的效果。

五一节到了,为表彰王朔同志在过去一段时间辛苦炒作,我们给他颁个奖状吧,把“模范炒作标兵”的称号授予王朔同志,奖金就不发了,由路金波负责提供。希望想炒作的人除了学习方永刚,还要学习王朔,共创和谐炒作社会,为中国的炒作事业迈上一个新台阶而努力奋斗。

带三个表 @ 2007-04-30 1:20:59 分类: 杂谈


(创意设计:武三

带三个表 @ 2007-04-29 4:13:22 分类: 杂谈

陈晓卿老师博客上写他的寿命只有73岁,是一个测试软件测出来的。仅凭几道选择题,就能测出人的寿命,显然是一场游戏一场梦,我用它测了一下,居然能活到95岁。我的天啊,我活那么长时间干吗?估计后20年的生命质量会很糟糕,生不如死,所以,我跟陈老师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希望死期差不多。我的寿命之所以这么长,主要是我血脂方面比较正常。估计是跟我总是心血来潮有关,血液总是新鲜的。

2062年5月6日是我生命的终结,假设我真的在这一天离开,那我得好好想想剩下的时间都干什么,或者,我还能看到什么?

如果我每年出一本书,到死的时候还可以至少出55本书,一本书版税能挣2万块钱的话,就是110万,死之前肯定能在北京买上房子了(单靠版税的话);
如果每天平均写一篇博客,到死之前,至少还能写____篇博客(我吃饱撑的写那么多);
如果每天听10首歌,到死之前,至少能听到____首歌;
如果每年看30部电影,到死之前,至少能看____电影;
如果每年看30本书,到死之前,至少还能看____本书;
如果每四年看一次世界杯,到死之前,至少还能看____次世界杯;
如果每年还能认识30个新朋友,到死之前,至少还能认识____个新朋友;
如果我的某个直径为65毫米的仙人球每年直径增加3毫米,到死之前,它的直径应该是____毫米;
看来活着也没什么追求。

也许我能看到癌症、艾滋病之类的疾病被攻克;
也许我能等到人类随便去月球漫步;
也许我能等到人到任何国家行走都不需要办理护照、签证;
也许我能看到世界毁灭;
也许我能看到第四次世界大战爆发;
也许我能看到克隆人遍地都是;
也许我能看到中国会……那个;

带三个表 @ 2007-04-29 0:46:55 分类: 杂谈


如果是联想电脑呢?
如果是娃哈哈呢?
如果是杜蕾斯呢?

带三个表 @ 2007-04-27 23:47:20 分类: 杂谈

我先解释一下标题的意思,鉴于有些人智商有问题,非急赤白劣地把自己往黑猩猩堆里面放,所以我用“局部”,免得又有人用黑猩猩智商来判断我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看明白了吗?

现在这么多人抨击我的做法,还说我侮辱网民,把人家当成黑猩猩看。你是不是黑猩猩,不是我说了算的,你自己去掂量。反正我制定了一个规则,你是削足适履还是郑人买履,那是你的事情。
更多人认为,我不该这样做,要按照互联网的某一种习惯、规则去做,才是顺之者昌。
更有人认为我在装逼,吃水忘了挖井人,诸如此类的。总之吧,有局部的黑猩猩感到不满。

如果,每一条留言都能给我带来收入的话,我全依你们,像一个妓女一样伺候你。
但是不是。我干吗要按照你的希望去写博客呢?我干吗去执行你认为的规则呢?
我就不就不就不就不……

我脾气可比以前好多了,但是我不愿意按照别人的方式活着,这一点任何时候不会改变。
谢谢你们煞费苦心忠告、劝解、谩骂、侮辱。中国最不缺的就是苦口婆心、劝人向善的人。
但是对我没用,一点用也没有。

其实我太知道怎么讨好你们了,像郭敬明一样装逼的方式我比他会玩,我以前就是搞企划宣传的,我要给丫做企宣能让他所有B面的东西变成A面的。
不就是玩吉祥三宝么,搞一个符合和谐社会、文明办网的博客我当然会,我可以在这上面摆出你们喜欢看的pose(姿态、观点甚至照片)。
但是,姿势越多越无聊,姿势越多也越反动。
我有必要讨好你们么?
算了,你们不用那么复杂地分析我的意图、目的。
我没那么复杂,想多看一些与众不同的留言,有意思的留言,我没错吧?
难道你们整天喜欢吃别人嘴里呕出来得吐物?也许你们真喜欢,也许你们都习惯了。

说了这么多,其实都是废话,但我相信,你们嚷嚷两天就习惯了。
大不了你们再骂两句,大不了你以后就不来了,大不了你们就不留言了……这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还不是靠这个活着的。

带三个表 @ 2007-04-27 4:45:00 分类: 杂谈

下面这些词句,相信你们熟悉的没法再熟悉了吧。是的,这都是我在傻逼新浪博客的留言里面精挑细选出来的,经过祖传工艺密炼提取互联网精华而成,堪称经典。新浪是孵育黑猩猩的原产地,我想有一天我去动物园看猩猩,笼子外面的牌子上会不会这样写:“黑猩猩,灵长类动物,原产非洲中部,变种后主要产于新浪门户网站……”

之所以精挑细选了这些词句,就是发觉人说话都那么枯燥,后来我发现我的博客上来的留言有黑猩猩的趋势,我这里不是新浪,想当黑猩猩去新浪。但是,人家就这么留言了,你又拿他没办法,但是这些话看着真他妈烦人。

所以,我冒天下之大不韪,再次侵犯你们的话语权和言论自由的权利,把下面的敏感词句都他娘的屏蔽了,看你们还会不会说人话。以前习惯用黑猩猩智商留言的人,以后你们就没有这个权利了,以前没留过言的人,就算粗暴提示。如果你们想“猩猩点灯”,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以此想测试一下,互联网上到底人多还是黑猩猩多?

(第一批敏感词句利斯特)

我很喜欢您写作的风格
很喜欢您写作的风格
很喜欢你写作的风格
很喜欢你的风格
好长看得眼睛疼
看得眼睛疼
好靠前啊
好靠前
支持你的观点
好文章
写的不错
长了点
看得很累
加油啊
难得这么前面
难得这么靠前
居然这么靠前
第一次这么靠前
竟然这么靠前
飘过
先留了在看
先留了再看
第一次来留言
第一次留言
我爱你
我永远支持你
永远支持你
已阅
一直都很欣赏你
一直很欣赏你
占个位再说
先占个位
先抢一个位置
我很喜欢看你写的字
很喜欢看你写的字
天哪!好靠前
天哪,好靠前
喜欢你的直率
喜欢你
你太有才了
太有才了
喜欢 支持
写的太好了
真好看
路过
很新欢你看待事物独到的见解
终于更新了
怎么还不更新
还不更新
好久没更新了
爱死你了
顶一个
我爱你
爱死你了
一直潜水
继续支持

带三个表 @ 2007-04-27 1:51:58 分类: 杂谈

 我发现,关于中小学语文课本选择的文章时有争议,有人说这个不合适,有人说那个不合适,说来说去,似乎都有道理,又都没道理。

我高考之前,语文老师指着《过秦论》对我说,你明天把它给我背下来,今年高考可能会考这个。我是个记性不好的人,除了带韵脚的诗词之外,什么都背不下来。第二天,老师叫我背《过秦论》,我背不出。高考语文卷子发下来,我发现真有《过秦论》的内容,3分的题我就是答不出来,那时候除了佩服老师有料事如神的诸葛亮风格,只能怪自己脑子不好使。

我上学的时候,不爱念书,课本里的东西都没兴趣看,倒不是我有什么知觉,对教唆式教育有什么反感,而是觉得没什么趣味,但是我喜欢看课外书。而且,我在学文科之前,理科一直很好,在被物理老师羞辱过一次之后,我发誓再也不想上这个老师的课,就改行学文科。从此中国少了一位华罗庚,多了一个刺头。

学文科,我最讨厌的是政治课,那时候我政治觉悟不高,但是我总觉得课本上的东西都是胡说八道,果不其然,等我大学毕业工作不久,政治课本教材就改了,改成了更适合今天口味的胡说八道了。我的政治考试从来就没及格过,最高分是59.5分,我知道是政治老师成心恶心我,我的两任政治老师都不喜欢我,我也对政治课的厌恶到了极点。不就是不及格吗,谁没有过不及格的时候,于是我一直坚持到高考之前,都徘徊在西门町之外。

高考榜单下来,我考了81分,在全校政治成绩中已经进入板凳行列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政治课从来不及格的人,考了这么高的分数,这简直是对我国教育制度、科举制度以及我的政治老师的侮辱,而其他平时学习成绩一贯很好的同学,放眼望去,都是六七十分。政治老师见到我,有点尴尬,然后对我说了一句话:“你将来能成为政治骗子。”我后来没有去当骗子,辜负了政治老师的殷切期望。

但我的语文成绩很糟糕,基础知识分数丢得很厉害,120分满分,我才得了97分。很多靠死记硬背的题基本上都没有得分。我其实对学语文的兴趣不大,成绩一直就不好,上中学,觉得语文课文应该有意思,可是学起来一点意思都没有,比如有篇文章《荔枝蜜》,结尾作者说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变成了一只小蜜蜂。我读着读着就怀疑人生,挺大一人,怎么就变成了小蜜蜂。然后老师还要让我们探讨这句话的深刻意义,我哪里知道它有什么意义,后来想想,庄子可以变蝴蝶,杨朔干吗不能变成小蜜蜂,变就变了,还要讨论意义。

如果有人说《出师表》不适合用作中学课文,里面有宣扬愚忠的倾向,那么,我觉得大部分现代文都有这个倾向,如果取消,就都取消。而且到今天,课文已经变得越来越肉麻,心有多远你就能滚多远,脸有多厚课文就有多肉麻。

我干什么都是凭兴趣,念书也是,正经的课文不爱看,不正经的书倒是乱看,真要考试,我肯定不灵。不过我要感谢当年教育部的高瞻远瞩的举措,我高考那年实行标准化考试,我最怕问答题和名词解释,需要死记硬背才能拿分,我就喜欢判断题和选择题,结果这两类题占的分数比较多,所以史地政让我占了不少便宜,如果还是像上一年的思路,我连中专都考不上。

语文教育是学生最重要的基础教育,但是长期以来它不过是意识形态延伸的一部分,学生靠语文课本那几篇烂文章,既学不到汉语的美感,也学不好汉语的语法,古文学的一知半解,现代文学的稀里糊涂。今天回想起我的学习语文的经历,幸好我没有认真学习语文课本的知识,以我的教训,中学语文课本里的那些东西学多了,毕业后肯定不会作文。

不过还好,上高三之后,语文老师把语文课变成了茶馆,并鼓励大家去看课本之外的东西,这才让我对语文课产生了一点兴趣。回想上学语文课的经历,除了让我多认识了一些汉字之外,真没学到太多的东西。我觉得,应该编一套让学生真正了解汉语的语文课本,不给于丹红这类人走红的机会。

带三个表 @ 2007-04-26 18:25:41 分类: 杂谈

信箱里每天都收到很多垃圾邮件,我有两个邮箱就是因为太多垃圾邮件导致报废。

后来用网易的邮箱,据说垃圾邮件拦截率高达98%,如果我每天还能收到十几封垃圾邮件,那么,它拦截的垃圾邮件到底有多少呢?算出来还挺可怕,如果我没算错就是网易吹牛。

我看这些垃圾邮件,大致分几类。一类是色情网站的,还有拉皮条的,不过都是外国网站,我要想消费的话,这成本够高的。一类是提供各种服务信息的,标题经常是“好久没联系了”“你看看这个是不是很感兴趣”“亲爱的,一直想告诉你”之类的话。一类是代开发票办理各种假证件的。一类是告诉你怎么赚大钱的,先给你讲一通人生奋斗的失败与成功的故事,最后告诉你成功的案例,让你如下操作,一步一步你就能发财。一类是我SMN上面的朋友,他们可能注册了什么交友网站,或者邮箱被人拿去乱用,然后我就收到“朋友”发来的邮件。

我用过很多网站的邮箱,除了新浪没注册过,我差不多注册过十几个,结果,我发现,最糟糕的是搜狐的,还是搜狐的人给了我一个VIP邮箱,我头一次享受VIP待遇,用了一段时间,我就被垃圾邮件搞得很烦,每天有100封左右的垃圾邮件飞到我的邮箱,搜狐原来靠这个盈利啊?看来张朝阳不仅对眼球经济有研究,对垃圾经济也有研究。因为我这个邮箱从来没有公开过。所以,不得不放弃搜狐这个VIP(Very Important Pollution,非常重要的污染)。

我用过最方便的是gmail,常用这个传稿件,其次是126的,不过126经常把正常邮件当成垃圾邮件。后来,《三联》自己也弄了一个邮箱,用着还可以,我就常使用三联的邮箱发送邮件,后来收件人反映,每次都得在垃圾邮件文件夹里看到我的邮件。原来社会上都把三联当成垃圾了。

带三个表 @ 2007-04-24 3:56:44 分类: 音乐时间

本来音乐时间准备得差不多了,最近有些事情让我不得不换一些曲目。叶利钦老师去世了,老人家为俄罗斯做出了不少贡献,作为一个社会主义阵营中争议的人物,现在觉得老叶还是很了不起的,所以我也起起哄,送一首歌给叶利钦,这首歌的名字就叫《Boris Yeltsin》,是一支叫Garotos Podres的巴西朋克乐队演唱的,不知道巴西人为什么对叶利钦感兴趣,也听不出来唱的是什么,谁会葡萄牙语,给翻译一下,是否为歌颂叶利钦的?一般情况,一支朋克乐队对一个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有兴趣,基本上都是把人家当偶像来看的,但愿我的判断没错。

除了这首跟叶利钦有关的歌曲之外,再介绍一支乐队,他们的名字很奇怪,叫Someone Still Loves You Boris Yeltsin(有人依然在爱你,叶利钦老师),不过也就是名字跟叶老是有关,歌曲没什么关系。看来叶老师在全世界都有偶像,大家可以听听他们的歌曲《Yr Broom》,水平嘛,就那么回事吧。

选了一首《沉默是金》,中文版的,同时选了一首英文版的《Silence Is Golden》The Tremeloes演唱的,不是同一首歌,是同题作文,至于为什么选这两首歌,你说呢?

要感谢那天去参加我跟老六裸聊活动的人,周日的天气很好,该是郊游的好机会,但是来参加我们的活动,深表感谢,所以送给你们一首“麦田守望者”的歌曲《在路上》,那些怀疑人生的人,往前走吧。

一直很喜欢Chavela Vargas,她的歌声有点像葡萄牙的Fado,总是那么幽怨深长,老人家也六十多岁了,如果我每期都推出一个老太太,也是个很有趣的事情,Chavela在哥斯达黎加-墨西哥的地位有点像我们当年的李谷一,感觉总是在黄昏的月光下唱着忧伤的歌曲,哦,那些忧伤的老年人。这次介绍的是《Amaneci En Tus Brazos》

Bellamy Brothers是两个牛仔,牛仔唱什么歌曲就不用我说了,有时候听他们唱歌,总让我想起电影《青松岭》里面的某些情节,不同的是我们走在的是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听听他们的《Let Your Love Flow》。然后我们再听听Kenny Rogers的歌,我最早听到的几个美国歌手当中,就有这个老大爷,1987年,北京开了第一家美国快餐店肯德基,我去吃快餐,地点在前门,我发现,吃肯德基的人比去毛主席纪念堂瞻仰的人还多,彼情彼景,我想,快餐早晚会打败信仰。我在门口看到肯德基爷爷,就一直把他当成Kenny Rogers,后来Rogers的快餐店也进入中国,再后来圣诞老人也进来了,都是花白胡子,我一下子就乱了,快餐、信仰让我难以分辨,最要命的是,后来又出来一个叫张纪中的导演,也是留着花白胡子,完了,分不清谁是谁了。后来我只能靠听歌来分辨,我们来听听罗老师的《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就是美国版的《我们的田野》吧。

大约是1985年左右,在80年代的排行榜上,我听到了一首歌,很抒情,叫Atlantic Starr,这首热门歌曲叫《Always》,这几天翻出来听听,发现听多了,尤其是类型化的歌曲听多了,真没什么感觉了。不过当时听到的另一个乐队的歌曲,倒觉得很好奇,Johnny Hates Jazz,干吗不喜欢爵士乐呢,小资们听到后会不高兴的,不过我倒很喜欢,记得中图还专门引进过他们一张专辑,后来这个乐队也消失了。这首歌送给杨丽娟吧:《Shattered Dreams》

下面再连续听四首老歌:沈雁《踏浪》姜育恒《最后的温柔》江玲《以为分手后》和千百惠的《走过的咖啡屋》。现在想想,当年我听《走过的咖啡屋》,北京还没有咖啡屋呢,那时候到处是《黄土高坡》,后来咖啡屋多了,这首歌也没人唱了,到处是黄土了。

一个哥们往我邮箱里传了一首歌,问我是谁唱的,这首歌真好听,是Dana Winner演唱的《Moonlight Shadow》,很多人都翻唱过这首歌,而且都差不多,相比较而言,还是Dana Winner唱的比较好听。

刚有互联网的时候,我上网找了很多被欧美电台禁播的歌曲,然后研究一下他们被禁播的原因,跟我国的禁播制度有啥区别,得出的结论是:人家禁播歌曲都有明文规定,否则就是侵犯言论自由。而我们禁止什么从来没有明确的文件,估计是将来怕负责人吧。所以,外国歌曲都能查到禁播的出处,以及理由,挺好玩的,这回我选了一首Max Romeo《Wet Dream》,“Wet Dream”是一个隐讳的说法,相当于我们常说的“*&%¥”,配上独特的Reggae节奏,一上一下的,真是活灵活现的(友情提示一下:请勿根据音乐节奏自行模仿)。

最后在听一首Mary Macgregor《Torn Between Two Lovers》吧,让我用伍州桐的“零点乐话”的风格来结束这次的音乐时间:“在湖边,有个小木屋,我走了进去,她坐在那里,听着这首悠扬的歌曲。啊,朋友,你是否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此情此景,我们除了沉醉在音乐中,还能干什么呢?”

这次不写那么多了,写多了你们看着也烦,点播暂停一期,下期所有曲目都安排点播。

点播歌曲请发邮件至:dianbogequ@126.com

带三个表 @ 2007-04-24 0:43:07 分类: 杂谈

小强老师的“赶死队”精神已经发展到国外,国外不管谁死了,小强老师都是以第一时间把噩耗传给大家。
今天正在吃饭,小强老师短信来了:俄罗死前总统叶利钦因病去世,享年77岁。
我赶紧给小强老师回信:替我问候叶利钦夫人,保重。

晚上,在网上见到小强,小强感慨地说:全世界只有戈尔巴乔夫、普通燕京和你表达了对叶夫人的问候。
然后我就想,我到底是沙发呢还是板凳呢?
为什么我国有些领导同志没有抢沙发呢?

带三个表 @ 2007-04-24 0:34:55 分类: 杂谈

承蒙同事尚进青年的青睐,这种无聊的空当接龙游戏传到了我这里。“我心中最二逼的互联网公司”,哦,天哪,我想找出一个比较三一点的互联网公司都找不到。那只好从二的公司选一些更二的公司,照尚进青年的标准应该有五个。可是我平时常去的网站加一起都不到五个,凑起来真难。

第一名:新浪。
很多人都猜到了吧,你们真有想象力,我是那么的喜欢调戏新浪。为什么呢?你嫖娼的时候不喜欢调戏妓女吗?妓女都是用来调戏的,尤其是当你遇上新浪这么一个不用付费的妓女,可不得好好调戏一番。

第二名:搜狐。
我要替我们同事尚进青年说几句公道话,尚进青年不管怎么说在IT媒体界也算一号人物,他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载,天上的事情全知道,地上的事情知道一半。但是搜狐公司弄出一个破输入法,竟然连“尚进”这个词都没有,天理难容。所以我认为搜狐相当的二。

第三名:雅虎中文。
据说现在改成了中文雅虎,看来是要变本加厉为虎作伥了。至于为什么选它,大家都知道几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吧。

第四名:3721
他们公司的名字里面就包含一个“2”,能不二么。

第五名:Blogcn。
我最早在这个网站开博客,也很喜欢,但由于他们接2连三地二,导致我无法容忍他们的服务、速度,被迫离开。如果他们的脑子不那么二,在当时可以做得更好。

请下面的同学继续接龙:大牛、平客、非非、keso、奶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