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07 » 七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7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7-31 11:21:02 分类: 杂谈

我好多年没写过总结了,这次要写一次,关于《十面埋妇》。

投资方告诉我,在一周时间内,指定下载、观看的网站提供的数据表明,已经超过一百万人次观看了此片(还不包括其他非合作网站的数据),在能统计的范围内另一个数据表明,有至少1000家个人博客以不同方式评论《十面埋妇》。百度搜索结果是60300个,在首映之前只有50个左右。与此同时,传统媒体报道的不超过十家。列举这样的数据不是想证明《十面埋妇》多么成功,而是想说明一点,依靠网络,照样可以把一件事情传播出去。

从我去年开始构思这个剧本的时候,我就想到它该如何操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它跟我想象的一样,要有投资,要有广告,还要有回报,并且依靠互联网,都做到了。这其实是一场有预谋的操作。从去年接触投资商的时候我就强调这一点,为什么我没有答应投资更大的投资商,因为他们让我按传统方式来做,给多少钱我也不愿意。去年《小强历险记》出来后媒体挺关注的,除了个别媒体的报道跟我博客上的内容不同,大多数媒体的报道基本上在复制我的博客,所以,今年我打算换一种方式,放弃传统媒体。我对待传统媒体的方式:不主动,不拒绝,不给红包。所以,我邀请媒体的朋友来参加首映式,但不会要求他们发稿,我觉得挺没劲的,整天就老有一些人追着我要在《三联》上发稿,《三联》是那种你一追就能发稿的媒体吗?

我喜欢博客里很个人色彩的评论,不管是喜欢它还是讨厌它,都写得很真实,因为那是人的感受,而不是传统媒体新闻概念的上的感受。我看到很多人在批评《十面埋妇》,我一边看一边笑,感觉我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好孩子,让大家感到意外和失望。所以,社会各界纷纷伸出热情温暖的双手,想把我这个失足青年从错误的方向拉回来。“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幸福之花处处开遍……”中国人劝人向上的传统美德爆发了。谢谢你们,和谐社会真好。你们提出的问题我都照单全收,但坚决不改。大家的趋同性商业审美和求同不能存异的心理告诉我,想做到寻常不走路有多难。好为人师的习惯,在我这里一点都不灵。听人劝,我吃不到饭。

劝我积极向上的同志们都想把我往专业的火坑里推,希望我能拿出像样的作品,改正业余的毛病。但是我会让你们更加失望,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最不怕的就是被忽悠,因为我周围总有那么一批大忽悠。当年口才极佳、入木三尺的张广天忽悠我,我不为所动,还有人用别的方式忽悠我,我也不为所动,时间一长,我的反忽悠免疫力日趋加强。包括那些说《十面埋妇》好的人,我也不会被忽悠,因为我知道问题在哪里,比那些专家和仿真专家更知道问题所在。

我真正感兴趣的是不是谁夸它或是谁骂它,也不是有多少人褒贬它,而是我注意它通过网络传播方式到底能传播到什么程度。我不懂IT,更不懂电影,但要把这两样我不懂的东西结合在一起,这本身挺冒险的,而且会破坏人家约定俗成的东西——用一个这样的破玩意儿去破坏,正义善良的人们能忍心我胡来吗。

但我目的达到了,它证明了一个自媒体时代的影响力,即便有些人的博客每天访问量只有几十个,但是你也不能忽略它的存在,如果他在博客上介绍了《十面埋妇》,就意味有几十个人知道,这其中就会有人去看,它就像网络链接一样,一层一层点下去,无穷无尽。这就是数字时代的传播方式,是不是有点像击鼓传花?

我一直从事媒体工作,所以我更习惯用传播方式和程度来测验这个DV的反响。有句话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发现,赞扬的语言都是相似的,批评的语言各有各的狠劲。真的把这些批评的话当回事,我能从楼上跳下去。但我喜欢研究传播,还有一句话说得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既然这样,那就让这件坏事使劲传吧。有人说不明白我在这个DV里面要表达什么,我告诉你,我要表达一种传播方面的事情,做一个试验。

记得投资方跟我谈合作的时候,我说,合作可以,我有个条件,你们不许干涉我玩。话虽这么说,但我还是有压力,我干吗天天嚷嚷拉广告,就是想让投资方把钱收回来,除了劝人向上之外,知恩图报也是中国人的一种美德。但是我还是完成了任务,把投资收回来了。它完成了一次正常的循环。

你说这是什么模式?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模式,也许它压根就不是什么模式,管那么多干嘛,有时间去想这些想不明白的事情,还不如赶紧做出来。

最后我还是要谢谢投资方英海伦公司,谢谢赞助方龙润普洱和完美时空以及与我们愉快合作的三家网站。

带三个表 @ 2007-07-30 4:20:51 分类: 杂谈

我前几天还唠叨,说小精子马上就去好莱坞了,人还没去,《时代》周刊就先报道了,如果这时候小精子去好莱坞,估计会很有作为。

一个对政治没什么兴趣的人,能被著名的《时代》周刊看上,看来也有一定的原因。小精子他们这伙人,整天吃喝玩乐,歌舞升平,基本上体现出了前进中的中国人生活方式,你们美国人能过的日子,我们也能过,你们美国人能坐的月子,我们将来也能坐。于是美国人很好奇,中国怎么能有这样的一群人呢?所以要关注一下。美国人试图想从新生代的中国人当中寻找到政治民主之外的生活民主。

小精子到底说没说那些与(敏感词)有关的话,我觉得没什么可细究的,说了,这也是一种态度,没说,也是一种态度,咱们也不必那么神经过敏,如果你连一种态度都容忍不了,还谈什么民主自由。而我更感兴趣美国记者为什么会从这个角度去写。

这篇报道的名字叫《China’s Me Generation》,去年,美国有个学者写过一本书叫《Me世代——年轻人的处境与未来》,这本书写得挺好的,因为作者做了大量调查,而且自己就是Me世代的人。所谓“Me世代”,就是指70年代以后出生的美国人,他们跟60、50年代出生的美国人不太一样,有自己的生活态度和困惑。前段时间我刚看完这本书,当时还想,作者在书中描述的很多内容跟我们70后出生的人很相似,虽然社会背景不一样,但是在全球化的今天,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正要介绍一下这本书呢。这个美国记者大概是想借用这个概念套在中国人身上,也做个调查,来展示一下中国人民在改革开放之后新风貌,这帮远离政治的中国人的生活方式。

文革后出生的人其实对政治的敏感程度已经大大地减弱了,中国最近一次政治风波发生的时候,小精子刚断奶,你说她能知道什么啊?而且这段历史又不让老百姓复习,年轻人就知之甚少了。所以这个美国记者让这帮人谈论这些事情,就像有些人让我去把DV拍得很专业一样,其实没用。

现在插播一首诗:
《十面埋妇》观看地址一
《十面埋妇》观看地址二
《十面埋妇》首映式观看地址
《十面埋妇》首映式观看地址二
《十面埋妇》迅雷观看地址
《十面埋妇》下载地址(请用断线续传软件)
《十面埋妇》迅雷下载地址

也不能怪小精子,像我这样做记者,反下套能力很强的人,也被美国《新闻周刊》、英国路透社套过,因为有些内容不是你能控制住的。比如,《新闻周刊》的人采访我,我说不接受采访,你们丫上来就让我谈政治,我又不是骗子,没兴趣。然后她说:“我向亚伯拉罕·林肯保证,绝对不谈政治,想跟你谈谈娱乐。我在中国生活了五六年,我很了解中国。”而且她用中国话说的,说得多感人啊,中间还是个熟人帮助联系的,好吧,咱就答应一次吧。事实上,这个记者还真没问我政治方面的问题,只谈风月不谈风云,结果几天后他们做了一个封面故事:《Beijing VS Bloggers》,多刺激的标题!还有那个路透社,要不是他们写了一篇驴唇不对马嘴的报道,我还真不会关博客涮他们。我当时不明白的是,《小强历险记》跟那个在美国的持不同政见的萧强有什么关系?难道汉语拼音都是“Xiao Qiang”?真是用心良苦。我善于恶搞,你不是玩我吗,那我就玩你一回,多好玩啊。我相信幽默感很强的英国人,他们能明白我的意思。

有时候,记者在采访后写出的报道都会跟事实有偏差,这回小精子也遇到了同样的困扰。所以,小精子想去好莱坞发展,还要多多磨练才是,你可以不关心政治,但是要长脑子,有时候要明白记者问题后面的潜台词。我举个例子,采访我的外国记者都会问这样相同的问题:“你写博客有没有人找你麻烦?”这画外音就是,有关部门是否把你请去聊天了?每次我都这样回答:有,太多了。于是对面的记者像发情的猪:“什么麻烦?”我估计他们这时候脑子都闪现过“独家”二字。我慢慢地说:“老有一些王菲、周杰伦、李宇春的弱智粉丝跑到我博客上捣乱,找我麻烦。”

小精子虽然总是自诩冰雪聪明,但只局限在做假账上,对付记者,她还真的很外行,但这东西是防不胜防,我采访的时候也常把人往套里引。不过,我倒没觉得这个美国记者怀着恶意采访小精子这些人,人家在美国也是学着自己的三个代表、五讲四美三热爱和巴戎巴赤长大的,也有人家的价值观,你不可能让美国人到了中国就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方式看问题,那样还有中美之分吗。在这个记者看来,70后出生的中国人不关心政治是一代人的标志,中国媒体肯定不能做这样的话题,但事实是存在的。所以美国人做这个话题,太正常不过了,从一个侧面来反映中国人的生活状态,他们喜欢把一切话题都放到政治背景上操作,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为西方媒体不谈中国的政治问题,能憋死。整体来说,这篇报道写得还不错,把所谓“Me世代”的中国人的生活状态写出来了,让美国人知道了中国人在物质消费和精神消费的层次上不比美国人差,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中国的经济强大了,难道他们写大街上要饭的人悲惨经历,咱们看着就舒服?

今天跟小精子通电话,小精子说气坏了,那个记者怎么可以胡写呢?我劝她,别跟他计较这个,风物长宜放眼量,回头咱们去好莱坞,把他们美国人的钱都赚回来。小精子说:这招灵吗?我说:只要是你把他们弄得不灵了,这招就灵了。

原文地址: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1647228-1,00.html

带三个表 @ 2007-07-30 1:20:13 分类: 杂谈

 或者访问这里:http://www.ehelenmedia.com/movie/keepsake/

套装内容

  • 1.《十面埋妇》DVD版,首映礼、花絮、腾讯访谈视频内容。
  • 2.《十面埋妇》精品纪念T-Shirt一件(号码:S - XXL)。
  • 3.《十面埋妇》精选海报、精选首映礼照片、精选拍摄剧照、花絮及访谈电子相册。
  • 4. 您想说的话、想珍藏的《十面埋妇》照片。

说明

    该套装为每一位订购者量身打造,将在光盘封面上印上订购者或赠送者姓名,并可在《十面埋妇》电子相册中集成订购者提供的文字、照片信息。该套装只限量发售1000套。

订购及付款方式

    1.价格:150元
    2.订购:可以在线进行预约,选择喜爱的编号,在三日内付款即可。点此立即开始订购
    3.付款:通过银行转账或汇款至以下任意帐户。
  •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北京分行石景山支行
  • 帐户全称:北京英海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帐号:11001006600059261311
  •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北京分行石景山支行
  • 帐户全称:冯伟
  • 帐号:4367420010351049374
  • 开户行:交通银行北京分行账务中心
  • 帐户全称:冯伟
  • 帐号:622260091001655272
  • 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北京市分行银河大街支行
  • 帐户全称:冯伟
  • 帐号:6228480010204236417
  • 开户行:招商银行北京王府井支行
  • 帐户全称:冯伟
  • 帐号:6225881008820879
  • 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分行王府井支行新东安分理处
  • 帐户全称:冯伟
  • 帐号:6222000200102754967
  • 开户行:中国银行王府井支行营业部
  • 帐户全称:冯伟
  • 帐号:4563510100877404883

    友情提示:
    银行转账或汇款时可以少或多支付几分钱,如:149.89、150.03,以便方便确认。
    转账或汇款成功后请邮件、短信、电话任一方式与工作人员确认并提供相关信息。
    邮件请发:order@ehelenmedia.com 短信请发:13651069906 电话:010-68661971-602 或 010-62866831。

配送方式

    全国统一使用快递,包括港澳台,国外朋友快递(我们需咨询价格)

咨询方式

    电话:010-68661971-602 010-62866831 联系人:冯伟 万磊     邮件:order@ehelenmedia.com
带三个表 @ 2007-07-29 2:08:44 分类: 杂谈

我被发配到了东莞,让我看一场音乐剧。
从北京一上飞机,就觉得不对劲,下了飞机,开始发烧。
第一天,我实在扛不住,晚上没去看。
听去的人讲,还不错,但是不会看第二遍。
第二天,硬撑着去看了,看了一个小时,冻得不行,只好回酒店。
一年没有发烧了,上次还是在大理。

酒店里的餐巾纸每天被我用掉了一多半,
吃了好几种退烧的药,都不管用,越来越难受。
后来我干脆把两床被子蒙在身上,趴在床上发汗。
还别说,好多了。
谁说西医管用来着?我跟丫急。

那个音乐剧叫《蝶》,舞美灯光不错,
音乐一般,听着像歌剧。
昨天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采访了三个人,
我都不知道问的什么问题。

很多人听说我来了东莞,都很兴奋,
有几个姑娘向我推荐这里的小姐,
说这里的小姐服务质量一流,东莞是男人的天堂。
可惜我有洁癖。
我也推荐一下,谁喜欢服务质量上乘的小姐,
可以到东莞来,虽然我在大街上一个都没看到。
在电梯里倒是看见一个,没觉得有什么出众的。
大概人家是内秀吧。

东莞看上去是一座新兴的城市,人不多。
所有的楼房都很新,市区内跟一个花园一样,
发完汗之后,肚子开始饿,
去了一家潮州饭馆,
吃了一锅粥,
然后买了两只大香蕉,
回来一吃,真他妈难吃,跟糠萝卜一样。


(点击上面图标进入MOTOROKR网站)

很多人都留言问我DV里面用了什么音乐,你们干吗不看看后面的字幕啊?写得清清楚楚。

好吧,我还是仔细介绍一下用的音乐吧。很多人说,音乐用的不错;也有很多人说,音乐用的不好。我要是不用音乐,肯定有人说连音乐都不用,一点意思没有。还有人说,你用的音乐那么老。活该,谁让你小呢。反正话都让你们说了。好不好,我才不管呢。

一共用了二十多首歌曲、乐曲。在找这几首曲子的时候,我翻遍了所有唱片,听了整整一个星期,筛选出六十多首备用的音乐,最后确定了25首。

我一直想找一段侦探出场的曲子,但是没有找到,甚至我想过用竹管,但反复听了多遍,发现闹鬼的时候用倒挺合适。偶然的机会,我听了一张可能从来不会听的唱片,KMFDM,一张工业噪音加电子音乐的唱片,里面有首《Revolution》,那7秒钟的前奏,正是我要的感觉。

片头曲好多人都知道,Leonard Cohen《In My Secret Life》,用这首歌,没别的意思,剧本在构思的时候就想到用这首歌了。但到底用在片头还是片尾,我一直犹豫。直到最后把片子剪完,我才确定,把The Police《Every Breath You Take》放在片尾。

其实很多时候我是想用音乐来暗示一下情节,或者说是对情节的另一种解释,比如Air《Sexy Boy》(刘曼透过窗户看街上的帅哥);Culture Club《Do You Really Want To Hurt Me》(两口子吵架后妻子愤然离去);The Doors《People Are Strange》(女主人公突然出现的孤独感)……那天首映式之后跟爱火吃饭,他说我用音乐太刻意,不知道的人不明白我的意思,知道的人又觉得用这些音乐想解释什么。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还有一类音乐仅仅截取了片段作为画面的烘托,比如一些空镜,用得比较多的是:Bryan Ferry《Don't Stop the Dance》Art Of Noise《Moments in Love》Chris Rea有两首,《Josephine》《Tell Me There's A Heaven》

我用了一首很俗的歌,Cher《Believe》,为什么会用这首歌呢?因为我喜欢里面的一句歌词:“Do you believe in life after love”,这是女主角第三次跟侦探会面,她已经从怀疑的心态中走出来了,要重新校正自己的生活了。而他与侦探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当侦探说:“这生活像一场电影吧?”我用了《Sad Movie》,从这时开始,生活对许丁丁来说是一场忧伤的电影,她不知道结局是什么。《Believe》似乎是暗示了某一种结局。

“Baby, do you understand me now,Sometimes I feel a little mad,But don't you know that no one alive,Can always be an angel,When things go wrong I seem to be bad,But I'm just a soul whose intentions are good,Oh Lord, please don't let me be misunderstood。”这是Animals乐队《Don't Let Me Be Misunderstood》中的一段歌词,这首歌也是很早就定下来的,想到许丁丁在侦探公司门口徘徊,那种矛盾的心情,要找一首歌来烘托一下,这首歌我越听越合适,其实从这时起,女主人公就犯了一个错误。

片中用的时间最短的曲子,是那场所谓“床戏”的配乐,本来不应该配乐,让大家听听关灯后悉悉索索吱吱嘎嘎的声音,但是我听了好几遍,不太好听,干脆拿音乐压住吧,我就想到了INXS《Need You Tonight》,铿锵有力,尽在不言中。

本来我还选择了好几首节奏感更强的音乐,用于侦探追车。后来我把这些镜头都删掉了。只用了Propellerheads《Take California》,《骇客帝国》里面用过这支组合的另外一首曲子。

Frente《Bizarre Love Triangle》的使用(两口子跟表妹在饭馆里那段),其实跟情节没什么关系,这首歌是一个小怨妇的内心独白,你想想,怨妇的内心独白会是什么样子?

片中唯一的一首中文歌曲就是杨林《零下几度C》,这首歌是有一次在KTV听一个朋友唱过,她叫张咔嚓,她把这首歌唱得差点让我乐死,后来我跟张咔嚓说:“能不能找到这首歌?”于是她给我找到了。当许丁丁看到有人给她老公发短信,生活的平衡打破了,她的心情肯定荡到了谷底,只有零下几度C,哈哈。

现在插播一条广告:
《十面埋妇》观看地址一
《十面埋妇》观看地址二
《十面埋妇》首映式观看地址
《十面埋妇》首映式观看地址二
《十面埋妇》迅雷观看地址
《十面埋妇》下载地址(请用断线续传软件)
《十面埋妇》迅雷下载地址

当侦探第一次向许丁丁汇报工作,许丁丁进城那段,我用了一首老歌,《One Way Ticket》,她不知道会听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总之她这时候已经上了侦探的路,为自己疑神疑鬼找到了“证据”。

我在一开始就想用的另一支曲子是Kraftwerk《Autobahn》,后来终于用到了,两口子去吃饭路上的那段,虽然两个人座位坐反了。这是一首纯器乐曲,长达22分钟,我只用了28秒钟。另一首器乐曲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爵士乐,是Sidney Bechet《A Tu Vois Me Mere》,这首曲子的名字叫《你看我的老妈!》,但是我用在了男主角和前女友约会的那场戏里,似乎跟老妈没什么关系,只是想营造一点假设状态下的浪漫气氛。还有一首爵士乐,是John Coltrane《Say It (Over And Over Again)》,当时正好在东岸爵士酒吧拍一场戏,有个长镜头,非常拖时间,干脆用一首爵士乐吧。片中唯一的一首古典音乐来自卡拉扬老师指挥柏林爱乐乐团演奏的莫扎特《Eine kleine Nachtmusik - II- Romanze (Andante)》,这支曲子用在许丁丁跟表妹在胡同里谈心那场戏,本来想用一首民乐,可选了半天,没一首合适的,一上来就是琵琶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干脆,还是把莫扎特老师请出来吧。

片中另外一首曲子就是在中关村的那段,我最初就想用一首曲子来表现中关村这个骗子横行的地方的景象,但是找了不知多少音乐,就没有一首合适的,后来我想干脆就不用这段空镜了,但我又不死心,必须把中国的IT产业那种坑蒙拐骗毫无诚信的感觉表达出来。直到后来我们补拍两场戏,在魏公村的参差咖啡厅,听到了Sky《We Stay》。当时咖啡厅里在放一张唱片,我突然听到了这首曲子,便跟老板娘说,把唱片借我用一下,这首曲子我找了好多年了。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都知道赵老师解说的《动物世界》片头曲用的就是这个。中关村不就是一个动物世界吗,咱们对这首曲子的理解已经深深地烙上了动物的印记,索性就动物一回吧。我截取了28秒钟,但是剪辑的阿福说:“太长了。”结果又剪掉了6秒,她要是不反对,我打算把整首曲子全用完。

侦探在书店门口那段,最初没有音乐,但是街边太嘈杂,后来我决定加上一段音乐,想到了很多,比如CCR、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音乐,我想用一首60年代那种粗糙质感的音乐,挑来挑去,还是Jimi Hendrix《All Along The Watchtower》最合适,索性我就放了一分多钟。

最后那段吻戏,我早就想好了,Jane Birkin《Je T'aime… Moi Non Plus》最合适,节奏、速度、情绪都与情节吻合,关键是,这首歌很骚。

实际上,让我最满意的是许丁丁内心世界峰回路转、拨云见日后幸福地走在街上的那段配乐,在拍摄之前,我算好了音乐使用的时间,然后在那条路上走了一遍,告诉小精子以什么样的速度前进。但是她那天穿了一件一步裙,速度提不上来,我走的速度是40秒左右,小精子走的速度是50秒左右。在这里,为了表现主人公放松、快乐的心情,尤其是,在这里必须加深一下误导观众的印象,剧本写完,我就决定只能用这首歌,这首优德尔风格的歌曲《Appenzeller》,是一个叫Zillertaler Schuerzenjaeger的德国乐队演唱的。我先后拖了三个在德国的朋友帮我找这张唱片,其中一个朋友还找到了这支乐队的经理人,但答复是:没有。所以,这也是所有配乐中唯一一首使用MP3版本的,听起来效果略差一些。

右下角的播放器里可听到部分配乐。

带三个表 @ 2007-07-26 3:07:15 分类: 挨个祸害

你从非洲走来,乞力马扎罗是你的风采
你向地中海奔去,尼罗河是你的气概

陈晓卿老师走在颁奖的路上——

带三个表 @ 2007-07-26 0:30:26 分类: 挨个祸害

上回书说到,小精子趴在非非的耳边嘀咕了几句,非非的脸立刻红了。当然,很多人看非非的博客,非非说是小精子怂恿非非跟韩寒合影。这让我想到,历来个人口述自己的历史都不真实的说法。难道小精子让非非跟韩寒合影就真的让她脸红吗?作为一个韩寒的粉丝,跟偶像合影,是做粉丝必修之课,非非怎么能脸红呢?由此可以推断,肯定有什么比合影更让非非小心脏加速的事情。

那天晚上回家后,我在SMN上面盘问非非,非非开始不说,只说一些语无伦次的话,显然她还在激动中,这件事足以让非非写半年的博客了。后来非非忍不住了,羞答答地说:“其实,其实,其实……小精子说让我约韩寒……约韩寒……吃饭。”我说不就是吃顿饭吗,干嘛脸红?我还跟韩寒吃过饭呢,都没脸红过。

“人家毕竟是女生嘛。”非非说。哦,我把这茬忘了。“那你就请韩老师吃饭,有什么啊。”

其实我真的太不了解女人了,尤其是不了解一个处在这种状态下的女人心理活动是什么,后来我想了想,这确实是件让非非很紧张的事情。于是,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非非的脸红起来了。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不明白。

然后非非愣了愣神,勇敢地对韩寒说:“韩寒寒寒寒寒~~~~我能请你吃饭吗?”很明显,非非的声音发出来有点像当年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的声调,带着生活的颤音就跑出来了。韩寒笑了:“可以,不过这两天不行,因为还要比赛,下次来北京,一定和你吃饭。”

小精子又趴在非非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这时,非非才从包里拿出相机,跟韩寒说:“我们合张影吧。”看到了吗,个人口述历史就是靠不住,一段很重要的情节就这样被非非偷吃到肚子里了。

现在插播一条广告:
《十面埋妇》观看地址一
《十面埋妇》观看地址二
《十面埋妇》首映式观看地址
《十面埋妇》首映式观看地址二
《十面埋妇》迅雷观看地址
《十面埋妇》下载地址(请用断线续传软件)
《十面埋妇》迅雷下载地址

于是,非非坐在韩寒旁边,开始酝酿姿势。非非个子长得比较高,身高大约在168左右,长得比较茁壮,但非非尽可能做小鸟依人状,摆了几个pose之后,在照相机微弱的快门声中,非非的内心得到了强烈的满足。然后,小精子一屁股坐在了韩寒旁边,作为一个即将成为影后的演员,小精子长得瘦小,本来就是一副小鸟依人状,但仍做出小小鸟依人状。

拍完照片,小精子从包里拿出一个本:“韩寒,能给我签个名吗?从明天开始我就给别人签名了。我要把最后一次让人给我签名的机会留给你。”韩寒拿起笔,唰唰唰在纸上写下了三个大字:小精子。小精子兴奋得差点晕过去。就在她兴奋地合上本子准备把它塞回包里的时候,韩寒一把把本子夺了过来:“这个本我保存了,希望有一天它能卖钱让我买轮胎。”

这时,非非凑到小精子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小精子睁大眼睛:“这招灵吗?”非非又使了使眼色,那意思是,刚才你拿我当炮盔,这回你也得当一次。小精子无奈,只好对韩寒说:“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我和非非能和你合写一本书吗?”

韩寒似乎没听明白:“你们和我一起写书?”小精子说:“是呀。”韩寒说:“写什么啊?”非非抢过话:“我自从不给潘石屹写博客之后,手就一直痒痒,老想写点什么。”小精子说:“我觉得以后我去好莱坞发展,就没时间了,所以在此之前想写点什么。”韩寒说:“那你们写啊,为什么要跟我合作呢?”

小精子看了看非非,非非看了看小精子,然后说:“这本书必须要你参加,不然就无法成书。”韩寒说:“为什么啊?”小精子说:“必须我们三个人写出来才名正言顺,因为这本书的名字叫《韩非子》。”

我听完这句话,身上起了一层寒痱子。

带三个表 @ 2007-07-25 3:47:23 分类: 说书

 去年,我在博客上介绍了一本书:《声音与愤怒:摇滚乐可能改变世界吗?》。没多久,作者张铁志老师给我留言,让我感到很意外,然后,张老师又给我寄来了一本随笔评论集《反叛的凝视:他们如何改变世界?》

张老师在上学的时候参加过学生运动,试图改变世界,结果世界没有改变,自己倒被改变了。很多人都是这样,想改变什么,结果被什么改变。人面对现实太渺小了。不过,张老师后来去美国学习政治学,先搞清楚理论,然后再用理论指挥自己的行动,说不定就能改变世界了。

我们生下来就有改变世界的愿望,都是理想主义者,随着年龄增长,慢慢就回到现实,然后越来越现实,入土半截到被黄土覆盖,一生就走完了。人这一辈子该怎么过呢?前半生是在一张白纸上画自己想象的图画,结果中间给画坏了,然后不停涂改,涂到最后,发现还是写金字比较容易。

人免不了要怀疑人生,张铁志就是这么一个喜欢怀疑人生的人,我看《声音与愤怒》时,明显感觉张老师试图想通过摇滚乐这种艺术形式找出改变世界的原动力。逻辑没有错,改变世界的不一定是政治家,政治家只不过利用了某种水到渠成的要素,并且用对了,而艺术永远是靠不住的。当张老师将摇滚乐的反叛放大后,他略有失望,因为他仍找不到一个答案,他看到的是艺术反叛不过是商业幕帘前面的傀儡而已。

《反叛的凝视》都是一篇篇短小的散文评论,谈论的话题都是关于“反叛”,涉及到的领域已经不再是音乐,涉及到政治、文化、艺术、历史。虽然都是关于反叛,但张老师并没有摆出一副愤青的架势,他用略带淡淡忧伤的笔调从不同领域中寻找、解释改变世界的动力之源,仿佛是在黑夜中寻找一只萤火虫,只要有点光亮,就像看到希望。从尼尔·扬到格瓦拉,从马克思到沃尔玛,从全球化到同性恋。当我们用商业眼光去看这些事实,看到的是一个方面,但是张铁志用反叛的眼光在凝视,如果要是这样会怎样?文人毕竟不是政客,所以每一种假设都是合理的,但是在政客看来,现实不能假设,只能有一个结果。
(《反叛的凝视:他们如何改变世界?》台湾INK印刻出版公司出版)

现在插播一条广告:
《十面埋妇》观看地址一
《十面埋妇》观看地址二
《十面埋妇》首映式观看地址
《十面埋妇》首映式观看地址二
《十面埋妇》迅雷观看地址
《十面埋妇》下载地址(请用断线续传软件)
《十面埋妇》迅雷下载地址

 今年8月16日,是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去世30周年,其实猫王同学对咱们中国人来说,是典型的熟悉的陌生人,喜欢摇滚的人谁不知道猫王呢,可是能连续说出5首猫王的歌曲的人又有几个呢,这就叫符号,这就叫经典。

经典是什么?如果它是一本书,那就是你永远会放在书架上但也永远不会去碰的那些东西。如果他是个人,那就是你永远都知道他但也永远不会去想了解的那个人。比如你老婆(老公),早晚有一天会变成经典。猫王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对美国人来说,出生在四五六十年代的人会把他当成一枚偶像,像镶嵌在镜框里军功章,偶尔会给晚辈讲述一下他的历史,以及他的历史与微不足道的自己之间的毫无关系的关系。对中国人来说,猫王显然没有被那个高跟鞋下踩死的那只猫值得关注,毕竟,他不属于我们的文化和审美与时尚范畴内的符号,更不属于我们的时代,而且对我们的成长没有任何影响。偶尔你想被人关爱的时候,会听听《Love Me Tender》或《It’s Now Or Never》,听着不过瘾还可以听听破瓦落地的《我的红太阳》。

其实我对猫王的了解,最早也是听他的歌,但会有和你一样的疑虑:这叫摇滚乐吗?美国人你有冇搞错?是啊,在听过“金属”“性手枪”之后的耳朵还能认为《Jailhouse Rock》《Heartbreak Hotel》是摇滚乐吗?事实上他就是50年代的“性手枪”“金属”或你们21世纪的周二逼。后来我听着听着就不听了,开始对他的符号感兴趣。

猫王同学因为认识了一个叫阿甘的人,学会了扭胯,变成了Elvis the Pelvis,你说要是猫王要是认识了芙蓉姐姐,会是什么样子?作为一个美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猫王的经历告诉我们,这就是美国梦,也告诉了我们,在一个命运被商业左右的年代,一个人的性格喜好习惯不仅被商业的模版修理的一摸一样,连命运都是十分相似。以前,我们听到的故事是,猫老师去唱片公司给他妈妈录制唱片而被唱片公司老板发现,然后就变成摇滚明星了,然后就变成猫王了。这样的传奇故事最容易打动人,不管在什么年代,谁都有一个梦想,乌鸡变凤凰,丑小鸭变天鹅,以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当那个傻乎乎的手机推销员站在评委面前高歌一曲,然后就感动了世界。前几天,这段视频在网上到处流传,每天我都能收到视频连接,都是那些被感动的人传给我的。可我看着毫无感觉,这是个老生常谈梦想故事,只不过在今天又再次被包装了一次而已。因为你终于看到一个跟你一样平常甚至平庸的一个人敢于站在舞台上,于是你的小心脏略微发生了5级以下的地震。如果你去看看那些耀眼的明星,几乎都有这样的故事。

猫王也是,少年的猫王穷的连一只苹果都买不起,当他看见有人吃苹果的时候,他就越发强烈地希望自己不仅能吃上苹果,还能希望自己有片苹果园,然后这个美国贫下中农突然时来运转,要不是那个好色的唱片公司的女秘书三番五次向老板萨姆·菲利普斯推荐这个身上散发着机油味道的卡车司机,猫王的命运可能是另一回事。瞧,多典型的美国梦。当然,当梦想照进现实后,就是美国噩梦,美国噩梦也像一个妈生出来的孩子一样,总是那么相似。一个明星的诞生,耀眼无比,然后就是自甘堕落,最后自悔人生。流星总是如此这般划过天空,猫老师不仅是美国梦的象征,也是美国噩梦的象征,他是经典的。后来的人,有多少跟他命运如出一辙,人生的起伏如此精彩刺激,难道是神探亨特说的“这都是上帝安排的”?是的,好莱坞大片不管怎么万变,但都不离其宗,套路就那么几个,因为商业需要。是的,当商业同样需要让一个人像电影一样时,也都像猫王一样。每年4月份,都会有一帮库尔班大叔的歌迷在讨论一个每年讨论的一遍的话题:究竟是谁杀死了科尔特·库尔班大叔?你能找到凶手而无法让它服法:商业。

人家有美国梦,我们也有中国梦,比如“我行”“我看行”“我能”,然后我看到那些为了“我行”“我看行”“我能”而跑到选秀舞台上哭哭啼啼的青春男女,多么感人啊,多么手机推销员啊,可又是多么的缥缈啊,还不如杨二车老姆的那朵花来得实在,谁的未来都不是梦,但是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的未来就不是噩梦。

当鱼儿看到诱饵那一瞬间,它的第一反应是赶紧咬住。
《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传》作者/凯瑟琳·特蕾西,翻译/郭骏,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出版)

带三个表 @ 2007-07-24 1:09:41 分类: 挨个祸害

香港真的回归,南北韩竟然见了面。
在首映式上,老罗(北韩人)与全勇先(南朝鲜人)一起领到了“最先出局奖”。
有史以来罕见的“全裸”镜头。

带三个表 @ 2007-07-23 23:19:57 分类: 杂谈

首映式上,颁奖活动过半,我到休息厅抽烟,只见空无一人的大厅,
胖乎乎的老戴(《北京晚报》的戴方戴少爷)正在仔细研究签到台上那巨幅的签到海报。
老戴见我便问:哎,鸭王小峰最烦谁来着?
我左思右想后报出三组:李宇春、新浪、花儿乐队大张伟。
老戴变换不同字体,把这三组名字签上了。

——选自老颓的博客

带三个表 @ 2007-07-23 20:04:37 分类: 杂谈

昨天在单向街,看完后让大家挑穿帮。我印象中该有四五处,就是那种实在没法去掉的穿帮,都作为“经典”镜头保留下来了。

目前我记忆中的穿帮镜头,大概有这几个:

一、两口子在沙发上看报纸,地上到处都是接灯光和摄像机的电线;
二、白玲和陈之鸿吃饭和吃完饭出门前后两个镜头,白玲穿的鞋不一样,在饭馆吃饭的时候,左脚的鞋穿在左脚上,右脚的鞋穿在右脚上,出门的时候,左脚的鞋穿在右脚上,右脚的鞋穿在左脚上。后来非非跟我说:她这人比较拧巴;
三、最明显的一处,侦探公司老板送男主角出门,墙上的影子是我们录音助理举的话筒。
四、还有女主角在街上走的长镜头,前面在公司前台的时间是下班时间(傍晚),接下来的场景是大中午。
五、还有一处是三个人在饭馆里吃饭,男主角的旁边不时出现反光板;
六、最经典的穿帮出现在两口子去吃饭的路上,俩人在出租车里,男的在里面,女的在外面。可下车的时候,男的先出来,女的后出来。我估计是男主角从女主角的身上爬过来的。
还有几处我实在想不起来了,昨天好多人都指出其他穿帮的地方了,还有什么,告诉我。

顺便说一下,好多人都指出:男主角在沙发上看报纸前后的两个镜头,前一个镜头是《新京报》,后一个是《信报》,严重穿帮。

事实上,这是为了告诉观众女人洗澡的时间比较长,当时就这么设计的。因为两个镜头是剪在一起的,造成穿帮的错觉。包括像奶猪这样仿专业影评人都上当了。

顺便再说一件事:很多人说无法在线观看,无法下载。这不是腾讯自身的问题,他们的带宽比那个傻逼新浪还宽,但你可能听说过,在互联网上,是在执行一国两制,电信跟网通,你放在电信,网通下载观看就有问题,反之亦然。所以,不管放在哪里,总有一部分人倒霉。

明天,土豆和迅雷都可以在线观看和下载了,大家根据自己的区域选择适合自己的“社会”制度。

还有那些上来就点击“另存为”的同学,您下载失败很正常,您就不能用个断线续传的软件帮助你吗,速度又快,又不怕断线,用了都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