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07 » 八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8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08-31 17:26:53 分类: 杂谈

昨天跟孟静去看湖南卫视“舞动奇迹”现场直播,门口聚集很多粉丝,孟老师说,现在很多粉丝都是职业粉丝。比如现场哭一次给多少,惊声尖叫一次给多少钱……现在都明码标价。

我就想,应该成立一个粉丝代理公司,专门承接各种演出的粉丝表演起哄业务。比如有个傻逼想成名,搞一个什么活动,没有人来捧场,就可以找一些粉丝来填充,除了付粉丝一部分费用之外,还要收一笔代理费。我相信,在这个谁都想成名的社会,他们特别需要粉丝的支持,所以开这样一个代理公司,能赚大钱。我跟孟静说,回去咱俩就辞职吧,老写什么采访都没意思啊,开这么一个公司,多好啊,公司就咱俩,我当总裁,你当总经理,股份各50%。也不用办公场所,实在不行就暂时用三联的办公室,然后可以设一些分公司,像长沙这种明星出没的地方,一定要有一个分公司,回去我就注册。

具体经营范围大概是:
一、负责为明星(或非明星)参加各种活动捧场;
二、负责为明星(或非明星)在网络上制造人气;
三、假装负责消费明星(或非明星)的各种垃圾产品;
四、负责为即将成为明星的人手机投票(费用由这个傻瓜出);

具体报价:
一、现场惊声尖叫一次:10元
二、现场哭泣一次:10元
三、现场号啕大哭一次:50元
四、现场喊“我爱你”“永远支持你”之类的肉麻话一次:20元
五、现场晕倒一次:100元
六、现场冲到台上献吻一次:100元
七、现场口吐白沫一次:200元
八、现场到台上献花一次:200元
九、现场为明星割腕自杀(未遂):5000元
十、现场为明星割腕自杀或为明星卧轨跳楼喝敌敌畏……(既遂):负责所有丧葬费并赔偿家属损失100万元

媒体传播报价
一、在论坛、播客上留言支持明星的,一次5元
二、专门开博客或者架设网站支持明星的,一个月5000元
三、制造奇特的明星绯闻、小道消息,并且在网络和媒体上传播的,一次1万元
四、制造刺杀明星未遂,一次5万元
五、制造刺杀明星既遂,后果自负。

欢迎明星既尚未成名想成名的明星前来洽谈,本公司服务态度优良,尽职尽责,无效退款。您还犹豫什么,还不拿起电话,拨打电视右下角的全国免费直拨电话800-800-800000000,告诉我们你们的需求。

带三个表 @ 2007-08-29 3:59:10 分类: 杂谈

继电冰箱和DVD机器出毛病之后,
今天,电脑硬盘也出毛病了。

我的电脑里一共两块硬盘
一个系统盘,一个数据盘,
一共六个分区。

今天,专门放数据的硬盘突然找不到了。
其实前几天就有些征兆,复制文件和刻录数据变慢。
但是没当回事,结果今天罢工。
开机后,发现这个硬盘的分区没有了,只剩下D盘符。
双击,提示磁盘没有格式化,是否要格式化?
我又重启一遍,能找到D,G,H盘符,但是都点不开。(如图)

这种情况在去年我遇到过一次,
后来找人修复过来了。
但是现在找不到了。

谁会修复硬盘?
因为这个硬盘里都是重要数据。
别告诉我如何让我操作,
这种高难度的操作我肯定做不好。
如果您是高手,并且能将数据恢复,
将感激不尽,并支付必要费用。
并且将硬盘中的歌曲复制给您听。
请将联系方式发到我的邮箱:dundee@126.com
谢谢!

带三个表 @ 2007-08-29 3:12:56 分类: 挨个祸害

今天至少有三个人提醒我,天上发生了月全食。我还没进晚餐,哪有心思看天狗吃月亮。不过对于人们好奇般的提醒,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太平淡了,发生月全食,都觉得新鲜。

我小时候总遭遇月全食和日全食之类的事情,那时候我就知道用上海产的雪花膏瓷瓶的碎碴对着太阳看日全食,我知道直接看会把眼睛刺坏的,于是试用了好几种工具,最后发现,这种半透明的雪花膏瓷瓶是最合适的选择。后来看到报纸上说把玻璃上涂上一层墨汁,也可以安全看日全食。

今天看土摩托的博客,这个即将参加残奥会撑拐跳高的人讲述了一个美国老百姓小时候爱科学的故事,我看了之后发现跟他小时候倒是有点类似,那么为什么后来差别就那么大呢?

我小时候干了一件让我妈妈愤怒的事情,把她给我的学费偷偷买了一套《动脑筋爷爷》,要知道那时候2块钱的学费对我们意味着什么。但是那套书对我的启发很大,从那时起,我就对科学产生了兴趣。后来我看到一本科普书《叶绿花红》,作者我至今还记得,叫仇春霖,这本书让我对大自然产生了美好的兴趣。当时出了一套“少年百科全书系列”,我还看了《石油的一家》,还有几本我已经记不得名字了,记得当时还有一本书叫《蛇》,这本书介绍了各种各样的蛇。当我把这本书看了不知多少遍之后,便开始实践,因为我家房前屋后总有蛇的踪迹出现,根据书上说的,我用各种方法辨别有毒无毒蛇,然后按照作者说的方法去抓蛇,所以至今我不怕蛇,但是我很怕菜青虫,虽然它会变成美丽的蝴蝶,但是肉肉乎乎的样子,看着就起鸡皮疙瘩。

《叶绿花红》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在农村生活,让我直接面对大自然,可以整天观察周边植物的变化,这让我后来有了养花的习惯,每天观察它们的变化是一种乐趣。我那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是每到春天,把山上所有的花都挖回来种到菜园子里,我喜欢挖各种野菜,一方面可以改善生活,另一方面我喜欢琢磨这些野菜的分布和生长周期,比如大人告诉我,过了端午节山上所有的野菜都不能吃了,我发现的确是这样,因为都变成柴火了——太有柴了。

我那时候认识汉字都是先挑《新华字典》里的“草字头”“木字边”的字认识。到城里生活之后,这些条件没有了,有一次跟同学春游,在香山附近的樱桃沟里走,突然飞起一只鸟,大家兴奋地欢呼。我莫名其妙,这有什么啊,你们城里人真没见过世面,我应该告诉他们如何张网抓鸟。

土摩托说他喜欢天文。是的,我小时候也喜欢天文。当时我看了一本普及型天文知识的书,里面讲了很多天上的事情,当时看不太懂。后来我发现,躺在地上,望着天空,拿着手电看书上的星位图就比较清楚了。农村的空气比较好,我的眼睛还没近视,绝对是Version 2.0版本的眼睛。后来跟我妈到北京探亲,去了一趟北京天文馆,“夜幕”一降临,我看着“天上”的繁星,全都能背下来,但是关于天文方面的知识,我又知道很多。

但是可能从小就注定我不是个学理科的料,我的想象力总是很强,当时我看了一本小人书《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发现孙悟空、猪八戒、白骨精都是在天上飞,脚底下还一片云。当我再次仰望天空,我对那些天文知识兴趣就不大了,我想像天上该有另一个世界,所以当天空的云彩发生各种变化时,我不会想到天气是怎么变化的,而是想象会有一群人在上面瞎折腾,我的想象告诉我:我要带你飞到天上去,你看那星星多美丽,摘下一颗送给你……而这时,远在北平的土摩托也正仰望着天空,透过轻度污染的空气,他开始思考一个终极问题:这些星星摆放位置的科学依据是什么呢?于是后来我学文,他学理了。

上初二的时候,学校搞了一次作文比赛,我那时候刚到城里,肯定写不出城市生活的感受,于是我就写农村题材的作文,内容就是关于一次月全食,居然意外得了二等奖,语文老师表扬,班主任表扬,我那叫一个飘飘然啊,我偷偷问同桌:如果我继续写下去,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韩寒呢?那女生温情地说:反正超过郭敬明是绰绰有余的。这次作文比赛获奖,得到了一个笔记本(不是笔记本电脑),但这篇科普作文却让我离科学的道路越来越远。

后来我还对科学感兴趣,比如土摩托喜欢看的《奥秘》,我也喜欢看,比如他喜欢看的《飞碟探索》,我也看。我上高中的时候,看到一个科普杂志说,到2000年的时候,天上会有三个月亮,有两个是人工月亮。因为一个月亮只能照到一部分地球表面,三个就可以照遍全球了。于是我开思考两个问题:一个是《国际歌》里的那句“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其实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绝对是伪科学共产主义;另一个是如果天上真的有三个月亮,对地球的物种会不会有致命影响。但我没有去写一篇科幻小说,因为之前我给四川一个文学杂志写的一篇小说被退了回来,而且编辑写了一篇很长的退稿信,浇灭了我仅有的一点文学梦想,其实那时候我坚强点,现在早就超过韩寒了。

后来我对科学不太感兴趣一方面是因为我学了文科,另一方面我发现科学也不靠谱,比如,有科学研究表明,饭后走走对身体有好处,接着就有另一个科学研究表明,饭后不能走,对消化不好。操,你让我怎么选择?AB面都让你说了。现在我的习惯是吃完饭躺着。类似这样的没谱的“科学依据”在生活中比比皆是。

当然,科学家们也有科学的想象,比如有一次跟土摩托探讨转基因问题(现在他不跟我讨论了,因为我能气死他),他说转基因好,当时两眼放光,并且讲述转基因好处何在。然后我就替他想象了一番,比如转基因芝麻像大米粒一样大;转基因大米像玉米粒一样大;转基因玉米像葡萄那么大;转基因葡萄像核桃那么大;转基因核桃像西红柿那么大;转基因西红柿像西瓜那么大;转基因西瓜像五个西瓜那么大……转基因说白了就是让物种的产量和个头比原来大几倍。你说干嘛不弄一支中国转基因足球队呢,每个人个头都在三米开外……那叫挪威大森林,谁敢叫板就压死他。

带三个表 @ 2007-08-27 21:17:14 分类: 杂谈

一个流氓传给我的封面,好像又有新款盗版出现,
看过的同学,告诉我这是个什么版本?
哪位同学看到这个盗版给我寄一张,想看看他们是怎么ps出来的。
我的通讯地址是:
北京东城区美术馆东街22号《三联生活周刊》(100010)
王小峰 收

原图:

带三个表 @ 2007-08-27 2:26:15 分类: 杂谈

第一次听到Lube的歌曲,忘了是什么时候了,反正胡乱从网上下载了一张他们的专辑,觉得挺好听,用俄语唱的,里面有俄国民歌的感觉。当时我还不认识小强老师,所以不知道这个乐队到底是什么路数。2005年,我去成都采访超女,一个成都的哥们去机场接我,他原来在西安搞过乐队,跟许巍是一拨的,后来去成都做生意。路上他给我放了Lube的歌,有时候听音乐需要环境,那一刻我觉得他们的歌曲特好听。回来后我就四处找。后来小强老师帮我搞到了两张,后来又在网上下载了他们几张专辑,真的很喜欢。你瞧瞧人家,什么音乐都玩,也无所谓什么摇滚另类的。关键是,太好听了,俄国的音乐以前我听过古典音乐,也听过一些苏联革命歌曲,俄国音乐的旋律就是好听,所以我喜欢柴可夫斯基,也喜欢拉赫玛尼诺夫和普罗科菲耶夫。有什么样的国家就会有什么样的音乐,不像我国,就知道给英美摇滚乐配音。“我国”和“俄国”的区别在于,人家有“人”,有自己的东西,我们没有“人”,没自己的东西。

前几天,一个在美国的朋友给我寄来了Lube的三张唱片,这三张太好听了,我一共有五张他们的专辑,这三张是我听到的最好的。最近有朋友去俄罗斯,期望她能帮我把余下的专辑都帮我买到,这样就全了。

  
  
  
  
  
  
  
  
  
  

带三个表 @ 2007-08-26 2:18:54 分类: 杂谈

似乎最近倒霉的事儿都让我碰上了。虽然我不喜欢看电影,但是我还比较喜欢看布鲁斯·威利斯的《虎胆龙威》系列。这不,第四集已经出来了,我马上到音像店里买了一张碟(D5)的。回到家里,结果放不出来。只好第二天拿到店里退换,卖碟的服务员说,D5的没有了,D9的行吗?我说行,反正都是“盗文字D”的,回家一放,还是放不出来。回去再换,人家说D9的也没了。我说有D5的吗?人家说上次我退回来的那张都卖出去了。

过了几天,又看到《虎胆龙威4》,忍不住又买了一张,回到家里一放,还是没戏,气得我火冒三丈。我又放进去一张《敢死连》,还是放不出来,又放进去一张原来能放出来的《兄弟连》,还是放不出来,看来这个品牌的DVD是反战型的。这时,我开始怀疑我的那台新买的DVD机器了,5月13日我买的,东莞市奇声电子实业有限公司出品的优清8121型号的DVD播放机,买回来之后播放的光盘还不超过10张,怎么就这样了呢?看说明书,人家180天内保换,我一算,刚刚过了三个月,还在保换期。

于是我又回想一下,在我用过的叫电器的东西里面,还从来没遇到过三个月左右就出毛病的电器呢。这是什么质量啊?

上次我在博客上说海尔售后维修的问题,没几天海尔的人就跟我联系了,第二天就派人来维修,现在打开电冰箱已经不用手电了。你瞧瞧人家海尔。

当然,我不指望奇声也能像海尔那样,你们也不用告诉我他们的维修电话,我这里都有,上次是因为我把海尔的那些说明书和发票保修单搞丢了,奇声的各种东西我都齐全,我还在这里唠叨,就不有点不明白,一件家用电器怎么三个月就坏了呢?明天我就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换。我想看看他们什么时候能把一台新的DVD机器换给我。当然,最好他们能给我换一个别的牌子的。比如海尔的,哈哈。(您不用提醒我用电脑看,我没有光驱行了吧)。

其实我这才叫损害商业信誉罪,人家那个做纸包子的訾某不叫损害商业信誉罪,顶多就算个制造虚假新闻,最大处罚也就是个开除公职,因为外国媒体施加压力,才把人家给判刑了。其实外国人根本不尊重中国人的人权。

带三个表 @ 2007-08-25 21:15:30 分类: 杂谈

伟哥感冒药
许臭美姗
 
咳嗽不止,看医生去。
医生说要消炎,开药六粒,20 RMB/粒。
惊问:何以贵焉?
答曰:原装进口,辉瑞出品。辉瑞知道么,就是出伟哥滴那坨医药公司。。。。。。
 
巧妙滴是,这坨感冒药,药效竟也和伟哥相似:
刚吃完药,效果立竿见影,嗽也不咳鸟,头也不晕鸟,抖擞如春风中的花朵~~
一小时后,却又原形毕露,咳得晕头转向,行尸走肉,萎靡如秋风中的落叶~~
不愧是传说中的辉瑞出品~~~
——选自许臭美的博客《不许臭美》

我:药叫什么名字?
许臭美:希舒美,阿奇霉素片。
我:我吃过阿奇霉素,怎么没你说的效果?
许臭美:你太老鸟~~太老滴人,吃伟哥也没用,呵呵。
我:没法立竿见影。
许臭美:欧厚厚厚厚厚。
我:原来我吃的是阿奇没竖。

带三个表 @ 2007-08-25 13:46:05 分类: 杂谈

北京前几天搞了一个试验,机动车除公交车和出租车之外实行单双号,四天的试验,效果确实不错,路也不堵了,污染也减轻了,大家都说好。现在又恢复了常态,北京又堵得一塌糊涂。美国有个赌城,中国有个堵城,美国有个费城,中国有个废城。

政府干了这么一件事,为了明年奥运会,先做一个试验,试验结果告诉人们,如果有一半机动车上街,北京的交通状况还是很令人乐观的,空气质量还是可以的。据说有个机构还做了一项调查,绝大多数人对实行单双号比较支持。于是我就想,既然我们可以过那样好的日子,干吗不过呢?非得等开一次奥运会才过呢?可是要真实行单双号,买车的人该不干了,你要退我一半养路费。你生活中有过退你钱的事情吗?

北京的道路拥堵是怎么造成的?因为车多。为什么车多了?是因为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大家买得起车了,这叫正面报道。不是有个领导说北京堵车是经济繁荣的标志吗,就是这个意思。

如果从负面理解的话,那就是,当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城市公路建设和管理水平并没有提高,比如公交车,在线路设置和数量上并没有从一个科学角度设置,老百姓倒是想坐公交车,但是半个小时一趟,而且挤成了沙丁鱼罐头,坐公交车变成了受罪。还有,房地产开发把人都轰到了郊外,但是交通并没有同步跟上。这些都逼着人们不得不买车,进而导致交通出了问题。

有时候我倒觉得是一个圈套,一定要把交通搞得一团糟,然后逼你去买车,这样就发展了汽车产业,这个产业链之大令人难以想象,绝不仅仅是一个汽车制造厂的规模,汽车产业养活的人几乎是一个汽车制造厂人数的N倍。同样,公路建设也不能一步到位,如果一步到位了,城市建设这条产业链也会无钱可捞,至少会少挣很多钱。

傻子都知道,车多了带来的问题很严重,但是政府部门并没有宏观调控,而是放任,车越多,经济就越发达,这话一点没错。突然实行了几天单双号,似乎让大家明白了一点,这个城市要那么多车干吗?减少一半不也挺好吗。

然后就有人出主意,鼓励市民都去乘坐公交车,鼓励有车一族每周少开几天车,你让人家买了车,还建议人家不要开车出门,你把人都当傻子了?那你当初干吗不限制人家买车呢?鼓励大家乘坐公交车,这主意不错,到时候你会看见公交车站排起长龙,每两公交车都跟沙丁鱼罐头一样。用市民的沙丁鱼精神换回道路畅通,这样就能回避城市交通问题。为什么自己出了问题要百姓承担?

当我们尝到了几天道路畅通、空气质量好转的甜头之后,突然又不让你享受这些了,这反而让人们更加怀疑经济发展让市民付出的代价是什么,而整天只能坐公交车的人,似乎是这个社会上因经济发展受益最小的那部分群体(如果有钱谁还等公交车呢)。

北京每年都在统计有多少天蓝天,这本身就挺奇怪,本来这事是老天决定的,但是现在由于“人定胜天”带来的污染,使原来的蓝天原来越少。不过有关专家说了,蓝天并不一定是你肉眼看见天空是蓝色的才算蓝天,有时候你看到灰蒙蒙的天空也算蓝天,因为专家解释说主要看空气中的污染指数,超过规定的标准,哪怕天蓝的跟洗过一样也不能算蓝天,只能算艳阳天。

北京人的肺都是天然的空气净化器,肩负着净化空气的任务,时间长了健康会出问题,于是另一条经济产业链浮出水面——医疗。想想吧,GDP的魔幻现实主义就是这样形成的。你可以过舒服的日子,但是不能让你过,那样怎么提高GDP呢。有人说,如果大家都过舒服的日子,不也可以拉动内需吗,促进消费。美得你,那样提高的远远没有社会问题多提高的幅度大,而且,现在每年不是有几碗黄金粥吗,有这几碗粥就够了。

城市问题说得直接一点,就是“没有困难我们制造困难也要上”。

带三个表 @ 2007-08-24 16:54:00 分类: 杂谈

我刚介绍了一本关于二奶的书,就有人在逃宝上把我的文字转过去,用来推销这本书。有人问我,是不是你跟人捏鼓好了?那么这样吧,谁认识这个卖书的人,告诉我怎么联系,我打算跟丫收费,没经过我允许用我的文字进行商业行为,很不像话。

我一直很注意,在博客上写东西,尽量不介绍国内的东西,比如唱片、图书或其他商品,因为我即便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说点好话也会被人当成是写软文,因为现在枪手林立,真假难辨,你说点真心话也会被人误以为是被潜规则了,我尽可能躲开这些。我以前介绍的很多书是朋友出的书,我之所以介绍,就是因为是朋友,没别的理由,帮朋友忙天经地义,你不用怀疑什么,以后我还这样做。

但是对于其他与我无关的人的东西,我要是喜欢,谁也拦不住我写,我要真不喜欢,你别指望我写一个字。另外,我介绍的东西,未必就适合你的胃口,如果你看着听着用着失望,别找我,那叫活该。我只对我写的文字负责,不对你的判断负责。有人看了我介绍的一本书,感觉很失望,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哈哈,活该,谁让你丫不长脑子!

我每周去一次单位,每次都能看到一些包裹,打开一看基本上是两种东西:书和唱片。我会进行一下筛选,感兴趣的自己留下,不感兴趣的当场送人。所以我要替我的同事和实习生感谢给我寄送物品的个人、公司,他们在精神消费上有了很多内容。

虽然每天有不少人看我博客,但我还不至于说一句顶两句,一句就是一句。但我从来都是很警惕被人当枪手用,在传统媒体早就把我练就出来了,这里面的钱规则我都知道,不用跟我玩这个。所以,我一直尽可能介绍一些跟交易无关的内容,比如外国的唱片,比如港台作家的书。内地某些单位如果觉得我博客有点影响,不妨坐下来谈谈,我明码标价,您干脆在我这里做广告,比如,你做一本书的广告多少钱,一张唱片多少钱,大家都明着来,也挺好。

最近有些公司总找我,让我帮助他们推广一些相关产品,然后写篇软文。对不起,我不写,要么你做广告,要么你别骚扰我。在此声明一下,您就别不知趣了。枪手很多,你总能找到一款适合你的。

我在这里宣布不上电视,果然骚扰我的人少多了,看来影响确实很大,哈哈(还不来做广告?)。希望找我写软文的也就此打住,我有个名字叫“胸太软”,但我别的地方不软。我口语表达能力比较差,急了我只会骂人,电话里容易吵起来,伤了和气不好。

谢谢。

带三个表 @ 2007-08-23 4:03:41 分类: 杂谈

这本书我看了两个晚上,太好玩了。我无法抗拒,特别是夜里……

托朋友从台湾买了一本《美丽爬强——包二奶密集》,作者是一位女性,杨玉帆,曾任《中国时报》记者,因报道经济口,所以认识很多台商,在些经济报导之余,积攒了不少台商包二奶的故事,遂撰写成书。视角当然是台商眼中的大陆二奶。其实两岸在政治上没达成统一之前,商人们早就一国两制了。

二奶现象是随着经济发展出现的,它是过去三妻四妾的变种,大陆开放搞活,首先搞活的是二奶,谁来搞活呢?肯定是有钱人,港商、台商来大陆投资,带动了二奶的兴起,所以,深圳、东莞、中山、福建沿海等地是中国四个经济特区之外非国务院指定的二奶特区。随着大陆经济发展,亚洲金融危机过后,香港台湾经济的萎缩,包二奶已不是港台商人的专利,我们大陆,在小平同志倡导的先富起来的人带动下,有钱有势的大陆人,也将包二奶本土化。你看,包二奶的轨迹也是跟着中国内地经济发展变化的,它先是东南沿海,然后长三角,后来,随着各地GDP全面提高,包二奶已变成了全国人民的行动,就像今天我们准备奥运会一样。反正这么说吧,政府把经济杠杆撅到哪里,二奶就出现在哪里。Dang绝对是指挥奶的。

这本书是一本经济学方面著述,虽然说的是包二奶,带有性暧昧意向,但这本书里我没看出有什么风情,虽然很多文字看着直想乐,但说到底它是关于经济学的,包二奶也是投资啊。作者用比较通俗、风趣的笔触,告诉天下有钱男人如何去包一个二奶,也告诉天下所有美丽的年轻女孩如何去做一个二奶,不论你是大学生还是打工妹,不论你是女模特还是娱乐场所的小姐,只要你有一些姿色,就有可能成为二奶。不过我相信,看过这本书的女人都有想去做二奶的冲动,因为这门职业太诱人了;可是看过此书的男人,都不想去包二奶了,估计那些包过二奶的人都后悔没先阅读此书。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这,大概就是作者真正的用心。虽说这本书是给台商看的,但如今也适合大陆某类人阅读。

本书适合这几类人阅读(针对本博客的读者):你可以把这本书推荐给你爸爸看看,让他出门小心点;你要是有做二奶的愿望,不妨仔细精读此书,太多做二奶必杀技在里面;如果你是大奶,也不妨看看此书,一方面可以知道你老公是否有包二奶嫌疑,另一方面,也跟二奶们学学妇人之道。

带三个表 @ 2007-08-22 4:34:13 分类: 杂谈

今天跟陈老师吃饭
在乌鲁木齐驻京办
席间想起了几年前在南疆喝过一种酒
叫穆塞莱斯
此酒土法酿制
只有阿瓦提县有
新疆别处没有
南疆葡萄产量不高
所以此酒产量也不高
那次在阿瓦提
县委书记隆重介绍
此酒只应阿瓦提有
人间哪得几回饮
并曰
男的喝了,力量
女的喝了,漂亮
男女都喝了,较量
又曰
男的喝了,女得受不了
女的喝了,男的受不了
男女都喝了,床受不了
于是我当时就以短信方式告诉北京的朋友
所有人回短:赶紧带几瓶回来
是啊
伟哥太贵了
不过我喝了
什么反应都没有
县委书记送了我一箱
结果在机场被扣留
遗憾至今
今天想起了穆塞莱斯
到外面一看
真有卖的
买了两瓶
结果很失望
口感不好
不过我买的是最低档的
也许价钱比较高的会让你有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