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07 » 十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7年10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7-10-31 15:11:18 分类: 杂谈

需要大量火车票和飞机票,最好是今年的。
如果您手头有富余的,可否给我?
谢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9号中电发展大厦B座4-5层《三联生活周刊》
邮编:100016
王晓峰 收

带三个表 @ 2007-10-30 2:14:25 分类: 杂谈

《阿甘正传》导演罗伯特·泽梅基斯在1979年曾经拍过一部电影《一亲芳泽》(又名《我想握住你的手》),这个电影讲述了几个“披头士”追星族的故事,故事背景是1964年“披头士”去美国巡回演出,引发“披头士热”,然后有几个变态的歌迷疯狂追逐“披头士”,闹出了许多荒诞夸张的事情。比如,有人指着地毯说:“保罗·麦卡特尼曾经在这个地毯上走过。”一个歌迷立刻从口袋里掏出剪子,咔咔几下就把地毯剪了下来,然后装进包里。电影里这样的情景比比皆是。

我看这个电影的时候,多少还有点半信半疑,虽然以前有过歌迷枪杀列农的事件,但是像这样比较“生活化”的追星,我更相信是艺术的夸张,泽导只不过是想通过这一系列变态的故事告诉人们,人们疯狂的时候会是什么样而已。

后来,艺术的夸张在生活中再现了,比如杨丽娟,因为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她跟刘德华好上了,于是便开始了苦恋生涯,以至到最后闹出了悲剧。谢天谢地,她当初做梦没有梦见自己当了总理。

最近又有一个变态的新闻,说李宇春演出,玉米们都想用李宇春用过的厕所,后来酒店方面说要把这个厕所封存起来,留作纪念。以后可以变成一个旅游景点,供玉米们前来凭吊和瞻仰,这样厕所不仅可以收一部分门票,还可以提高酒店知名度。

然后我就想,怎样才能保存这间厕所呢?首先,必须保持原生态,比如李宇春用过的一切物品,都要保持原样,摆放在原来的位置;其次,温度、湿度必须恒定,想当年林彪的卧室温度一样,一定要保持在摄氏21度,湿度40%,这样,很多东西才不会发生物理性和化学性变化,几百年后,人们推开厕所那扇门,还能闻到李宇春当年留下的味道。但是做到这两点吧,其实挺难的,地球上的气候越来越恶劣,稍不留神,就会发生变化,这样的话多可惜。另外,从人类学角度来讲,把一样东西完好保存下去,而不受人的意识干扰和影响,是非常难的,你看我们有那么悠久灿烂的文化,后来不都消失了吗。这个“厕所遗迹”该怎么保存,我觉得当务之急是成立一个“李宇春厕所遗迹保护小组”,由生物学、化学、物理学、人文学、民俗学、历史学、考古学专家组成,先研究出一些方案来,然后实施,不能等遗迹遭到破坏后才想到去保护,那样什么都晚了。

在这个保护小组成立之前,我有两个好主意,叫做上天有路,入地有门,皆可达到保护之目的。

第一,大家都知道秦始皇陵,据说里面保护的很完好,至今没有开掘,就是因为怕打开之后有些东西保护不住,给毁了。所以,秦始皇老师一直在里面呆着不出来。我建议把这个酒店给埋起来,这个厕所的四周倒满水银,以防腐化。埋上后的酒店就变成了一座山,山上可以种玉米。几千年后,这地方就是一个传奇,会有人拍电影,比如《古今大战玉米情》,当然,它也是一个旅游景点。某个玉米的后代面对这座高山发出感慨,我奶奶的奶奶的奶奶当年就是玉米。会有很多专家天天琢磨怎么把这个厕所挖开,又会有很多人站出来反对,然后有更多专家开始研究这个厕所,有“自传说”和“索隐说”等几种说法,大家打得不可开交。这样丰富了我们的后现代文化。

第二,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嫦娥已经奔月,我看要不把这座酒店直接装到飞船上,发到月球上。在那上面,没有空气,什么都不会变质,等将来地球月球之间通航,会有一大批玉米往返于地月之间,也算是为人类征服太空作出了贡献。并且,我们用事实向全世界证明,中国人真正做到了和平利用太空,而不是用于称霸。

带三个表 @ 2007-10-29 0:39:15 分类: 杂谈

“据说全球所有使用iPod的人,不论地域种族语言,大家都会在里面存上两首相同的歌,一首歌就是《加利福尼亚招待所》,还有一首是《老鼠爱大米》。”
——引自《三联生活周刊》某篇报道

在众多歌手当中,我最期待的一个人,不是一个人,是一个乐队出唱片,就是“老鹰”。从我第一次听到他们的《加利福尼亚招待所》这首歌开始,我便喜欢上这支乐队,先是听到他们的精选集Their Greatest Hits(1971-1975),喜欢,然后又听到Greatest Hits,喜欢至极,再然后是Eagles Live,Desperado,Hotel California,The Long Run,On the Border……他们28年没有出新专辑,但是每年都会听到他们的消息,并且能听到各种版本的精选唱片,然后,这支乐队的神话就在我心中慢慢起作用,从我第一次听到《加利福尼亚招待所》(1990年)到今天已经过去了17年,心里一直期盼他们应该出一张新专辑。

1994年的Hell Freezes Over不过是一次捞钱的复出,炒炒冷饭就能让人们心动不已,但我不太喜欢那张专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不管去什么音像店,总能听到现场版的《加利福尼亚招待所》的那段前奏吉他独奏,弄得我好烦。后来买音响,不管去哪家店,他们测试音响的的肯定是这张唱片。

 《加利福尼亚招待所》确实很伟大,这首歌倒着放也一样好听,不信你试试,几乎没有哪首歌倒着放也好听的,但这首歌除外。

说实话,后来我几乎忘记了这支乐队的存在,他们这些年悄无声息。今年,我看到消息说他们开始行动了,要出版一张新专辑。我心里一惊,就想象着,要是再弄出一首像《加利福尼亚招待所》这样的歌曲该多好,《加利福尼亚如家连锁店》或者《加利福尼亚第二招待所》也行啊。

今天,正好是今天,他们28年来的全新录音室专辑《远离伊甸园的长路》(Long Road Out of Eden)全球发行,之前听到了这个全新的双专辑,20首歌,满足你28年的愿望,确实能激起“鹰迷”们的内心涟漪。我满怀期待地把专辑下载下来,听了好几遍,然后,我像一个期待多年的色鬼终于见到梦中情人,发现她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却一点情欲都没有一样,有些失望。后来我怀疑了一会儿人生,怀疑自己是不是期待得太高了?然后才会失望呢?再听两遍,发现不是。

我并没有期望他们有什么突破,只希望他们能拿出一批好听的歌曲就行了。但是他们也没有拿出来,这20首歌跟原来的风格几乎没什么区别,熟悉的和声,熟悉的吉他音色,乡村摇滚,摇滚乡村,套路都是原来的。我又想象,如果把这20首歌放回到他们原来的专辑里,将是非常统一的,也是被淹没在里面的。

其实这支乐队从一开始,风格还是比较单纯,甚至算不上乡村摇滚,后来Joe Walsh加入进来,他们就开始摇滚了,也要从中寻找平衡了,有人喜欢摇滚,有人喜欢抒情,有人喜欢流行,有人喜欢乡村,谁都有发言权,谁也不能占上风,只能民主,不能集中。所以为什么他们是典型的AOR呢,就是老少通吃的那种,就是他们内部首先就搞了平均主义,这种平衡的最高峰,自然会出现一些出色的歌曲,然后印在人们脑子里,挥之不去。

《远离伊甸园的长路》,专辑的名字似乎能让人产生些许联想,28年的长路,让他们远离了歌迷们为他们搭建的音乐伊甸园,歌词里说的那些破事也没什么新鲜,陈词滥调也不为过。但是对于我这个“鹰迷”来说,从心里原谅了他们。六十好几的人了,你还能期待他们能玩出什么新花样呢?往往是自己心里的情结强加于他们身上而已。想到这里,也便释然。

这个伊甸园的长路是这样走出的:艺术家都有点强迫症,要不停地突破,跟田径运动员一样,“老鹰”飞得再高,也是有极限的,索性,他们干脆就不突破了,这样也很正常,你们不是觉得原来的那些唱片经典吗,那就复制一张。于是矛盾就出来了,人们的期待值永远高于艺术家的能力,我想“老鹰”非常明白歌迷的“官人我还要”的贪欲心理,就不满足你,你爱说啥说啥。

在40年前,这帮人心存高远,有燕雀焉知红鹄之志的远大抱负,如今,生活改变了你我,那些当年的刹那芳华已经耗尽,还傻啦吧叽的想超越年轻时的高度,这几条老命是不想要了。这些人28年后走进录音棚跟当年走进录音棚的感觉已完全不一样,就算是把一些陈词滥调拿出来烘焙一下,又有何妨?

受众的心理跟喜欢偷情的妇人一样,你满足不了这个妇人,她就会另寻高就,把你抛弃。大概“老鹰们”都明白了,反正哥们已经满足不了你了,就别硬努着,对身体不好,但自己满足一下总该可以了吧。鸿鹄焉知燕雀之志哉?如果你想知道,就听听他们的新专辑吧——前提是你当年是他们的歌迷。

带三个表 @ 2007-10-27 22:23:12 分类: 杂谈

因为我常说“手机我只用诺基亚,肥皂我只用雕牌”,所以诺基亚公司又找我了,希望我推广一下他们的“维信移动互联网精灵”。我是个这方面的文盲,好多我搞不明白,大概意思就是这东西有点像RSS一样,你用手机订阅一个网站,然后不上网上手机也能看网页。现在有很多通过手机浏览网站的方式,维信是其中的一种。你看着吧,早晚有一天人类会利用手机登月。

我一直用一个比较旧的手机,好多功能都没有。但是他们给我演示了一下,好像用来看我的博客还挺方便,连错别字都跟网上的一抹一样。我现在已经在我博客的右下角加上了“维信精灵”的连接,你们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这个维信网站是诺基亚的芬兰人做的,这个网站的最大特点就是两个字:慢。有点像当年我用14.4K调制解调器上网的感觉,很怀旧。如果您有耐心,不妨试试。你点击这个页面https://cn.widsets.com,一天后你能进入这个网站,然后在右上角会看到“还不是用户?请注册”https://cn.widsets.com/install字样,点击进去,两天后你会看到一个新页面,一共分三步,注册,下载,安装启动。按照它页面上的提示一步一步操作即可,三天后你就注册完毕,可以把那个“维信精灵”下载到你的手机上,如果你想订阅我的博客,可以到这个页面,然后点击我的博客介绍下面的“选入”,即可。

在你的手机上寻找“维信”,诺基亚手机会把这个程序安装到“应用程序”文件夹里,选择后进入,然后你会在里面看到一个把我名字写错的图标,选择这个错误图标,进入,你就能看到我的博客了。

不知道我说明白没有。我看现在已经有314个人用维信订阅了我的博客,这些人的眼神真好,看这么小的文字。

不是只有诺基亚的手机才能用这个功能,其它型号的手机好像也可以,主要是档次高一点的,像我的诺基亚6200就什么都看不了——除了看短信之外。

具体适用维信的手机如下:
摩托罗拉:V1200r L7 V3 V3i E6 K1
诺基亚:2610 3230 3250 5070 5200 5300 5500 6070 6101 6111 6131 6270 6280 6288 6300 6630 6670 6681 7360 7610 8800 N70 N72 N73 N76 N90 N91 N93 N95
三星:SGH-D828
索爱:W550c W810c W830c K750c K790C M608C W958C
其他手机也可能这样看博客,但你要自己试试。
这个维信精灵本身是免费的,但是你上网的费用需要支付,跟你看什么无关。

维信网站上有个说明,摩托罗拉手机用户建议你用简易功能,因为可能摩托罗拉手机档次都比较低吧,用复杂功能会死机。

当然,你也可以用这个“维信精灵”订阅任何你喜欢的页面。如果你还看不明白,我也没办法了,谁明白可以给讲解一下。

带三个表 @ 2007-10-27 9:11:48 分类: 杂谈

“要不我上。”一直站在旁边的戴方说,“我还比他轻呢。”

“你瞧瞧人家晚报的,还是个女孩,再瞧瞧你们做网站的。”民警狠狠地瞪了陈晓卿一眼。

 

就这样,三个人商量好之后,土摩托躬下身子,民警踩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戴方顺势爬了上去。土摩托憋着气像是从地底下发出声音:“站稳了吗?我可起了。”土摩托哼了一声:“顶!”慢慢站了起来。然后民警也扶着树干站了起来。戴方站起来的时候,伸手正好能触到罗永浩的脚脖子。

“你能下来一点吗?”戴方说。

“阿姨,我不敢撒手。”罗永浩说。

“你往下点,踩住我的肩膀。”

罗永浩试了几次,发现总差那么一点,“阿姨,不行。”

戴方低下头对民警说:“差一点,怎么办?”

“要不我们先下去,让那个小伙子上,你个子矮。”民警说,“别勉强,你小心点。”

“我再试试。”戴方看了一下四周,她发现自己再往上爬,可以够到罗永浩骑着的那个树杈,爬到树杈上就可以把罗永浩抱下来。但是这中间还差至少三十公分。她心里试了几次,然后突然一用力,使劲一蹬民警的肩膀,大腿内侧紧紧夹住树干,双手往上一抓,一下扳住了那根树杈,再一用力,便爬了上去。戴方抱住罗永浩,“小朋友,吓坏了吧?”

罗永浩的身子都在哆嗦,“阿姨——”,然后又放声大哭。

“哭什么?马上就接你下来了。”舒非非站在地上嚷嚷。

“别哭,我们下去。”戴方安慰罗永浩。

 

当戴方低头准备下去的时候,才发现,她跟那个民警的肩膀有大约不止三十公分的距离,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踩到民警的肩膀,而且,她还要抱着罗永浩下去,这个动作是她在上来的时候没有想到的。

“我下不去了。”戴方低头对民警说。

“你干吗不让他下来?”民警说。

“他不敢下来,我就上来了。”

民警仰着头看着上面,“哎呀,还真有点麻烦。你呆稳了,别动,我们下去再商量一下。”

民警回到了地面,冲着陈晓卿就嚷嚷:“你他妈连个女孩子都不如,刚才要是你上去,至于这样吗?”

“我没说不上去,只要她同意直播,这事不就解决了吗?”陈晓卿不服。

“甭废话,跟我上去。”民警急了。

“那我要直播。”

“我就是不同意,干吗把我家孩子给播出去?他是未成年人。”舒非非决不让步。

“就是,你们网站整天什么都直播,未成年人保护法看过没有?”民警说。

“你们可以说我没有道德感,但是我很敬业,不答应我直播,我坚决不上。”

“知道法律上有不作为犯罪吗?”民警说。

“知道,那是对你们警察说的,跟我们普通人没关系。”

“对,现在警察要求你配合工作。”

“你没有这个权利要求我,除非让我直播。”

“我他妈大嘴巴抽你。”民警急了。

“你敢!”陈晓卿毫无惧色。

“算了算了。”土摩托上前拦住民警,“遇到这么一个没教养的人,犯不着跟他致气,咱们再想想办法。”

 

由于戴方也在上面,这棵树已经变得摇摇欲坠,地上的人看着树上,束手无策。戴方看着下面,开始有点害怕。这时,戴方的手机响了。

“喂?”

“戴方吗?你在哪儿?”

“我在树上。”

“稿子什么时候发?版面给你留着呢。”

“我现在在树上,下不来,不好说什么时候发稿。”

“你没事上树干吗?”

“一两句说不清,一个小时之后我差不多能把稿子给你。”

“那我等你了。”

 

快一个小时过去了,戴方的手机又响了。

“稿子发了吗?”

戴方开始有点委屈了,“你不知道我在树上吗?”

“你怎么还在树上?”

“我想在树上啊?还不是……”

“你赶紧下来写稿子啊。”

“我要是能下去不是早写了吗?”戴方因为恐惧和委屈,开始哭了起来,“就这么一件破事,非让我过来,结果我现在也下不去了。”

“那版面不能空啊。”

“你们自己想办法,我都这样了,还让我写稿。”

“今天没别的新闻,也没有广告,六百字就行。”

“六个字我也没法写。”

“我不明白你干吗上树?别哭了,赶紧下来。”

戴方气愤地掐掉了电话。

“阿姨,您别哭,我都没哭。”

戴方愣了愣神,又拿出手机,反正也下不去,干脆用手机发稿吧。

 

张小强一瘸一拐地从外面进来,看到院子里有很多人,便凑了过来。“大妈,还没弄下来?……哦,人也上去了。”

民警回头看见了张小强,便说:“正好,你来搭把手,上去把他抱下来。”

“我?”

“对。”

“上去?”

“对。”

“怎么上去?”

“咱们三个搭人梯。”

“够呛,我的脚脖子扭了,吃不上力。”张小强指指自己的脚,民警低头一看,张小强的脚腕子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

民警摇摇头:“我处理过数不清的疑难问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这么简单的事情就是解决不了。”

张小强说:“要不把树砍了吧?”

“这得经过有关部门的同意。”民警说。

张小强回头对刘大妈说:“我早跟你说过,猫是会下来的,你就是着急。”

“我哪知道会这样啊。唉,都是我不好。现在两个人都下不来了。”

“我跟您说啊,猫不下来,可能有别的原因,我认为,从猫的习性上来讲,可能它遇到了一些威胁,比如另外一只猫。”

“对,肯定有。我刚才端了一点猫粮,我回屋的工夫,就被野猫吃了。”

“嗯,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把那只野猫抓出来,然后关起来。”

“你怎么不想想先救人?”舒非非说。

“要不拨119,叫辆救火车?”土摩托说。

“来了也没用,你看你们住这地方,救火车根本进不来。”民警摇摇头。

 

这时,那只蹲在树梢许久的猫,开始站起身子,缓缓地向树干方向移动,它小心翼翼,一边走一边望着上方的两个人,走到树干处,它抱住树干,开始往下移动。地上的刘大妈赶紧凑了过去,生怕这只猫摔下来。这只猫一点一点往下挪,挪到距地面约两米处的一个树杈后,它转过身,面朝地下,停顿了一下,然后倏地一下从上面窜了下来,跳到地上后,一溜烟地向屋子里跑去。

陈晓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看来人在进化过程中出了点问题。”

 

人上树下不来的消息,引起了很多市民的兴趣,这两天,这个四合院的门口一直有人驻足张望,还不时出一些主意。最后,这件事惊动了市长。市长很生气,一拍桌子:“一群废物!人上树下不来都成了新闻,太荒唐了!”然后对秘书说,“走,我要现场办公,亲自解决这个问题。”

市长来到了这个四合院。市长的到来,给营救工作带来的很大希望。愁容满面的刘大妈,见到了市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就哭了:“市长啊,您这么忙,都是我不好,还要耽误您宝贵时间。”

市长微笑着安慰刘大妈:“大妈,您不要这么说,这上面两条人命呢,人命关天,这种事我必须亲自解决。”

然后,市长把民警叫过来,听了民警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汇报后,对秘书说:“把公安、消防、城建、文物部门的相关同志叫来,我们现场开个会。”

没多久,各部门的领导来到了四合院,市长很严肃地说:“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主要是救人,由于这棵树比较特殊,导致人上去下不来,我看,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消防部门提供一辆救火车,用救火车上面的梯子把人接下来。”

“市长,您也看到了,救火车根本进不来。”消防部门的领导说。

“我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把文物部门的同志叫来,你来看看,这个四合院是否还有保留价值,如果没有,把它推倒。”市长说。

“这片四合院是清初时期的建筑。”文物部门的领导说。

“这样的四合院还有多少?”

“还有几片。”

“那就把这个四合院拆掉。”

“可是拆掉后,这几户居民怎么安排?”城建部门的领导问。

“这么大的城市,难道还安置不了这几户人吗?如果这几户市民没有地方住,那是我做市长的失职。你想想办法。”

骑在树上已有两天的戴方用微弱的声音对市长说:“市长,我可以采访您吗?”

市长微笑着说:“小同志,你的敬业精神很值得我学习啊。”

就这样,戴方继续用手机写了一篇现场体验式采访报道。

几个小时后,一辆推土机开进了这个胡同,为救火车开辟了一条通道,然后,救火车开进来,像伸出救命之手一样把梯子伸了上去,一个消防队员上去,把罗永浩和戴方救了下来。

第二天,这个四合院的人们搬进了一栋楼房。戴方作为系列新闻报道的记者,再次来到这个小区,采访这几户因祸得福的居民。

“刘大妈,能说说您此时此刻的感受吗?”戴方问。

刘大妈望着干净整洁的小区,脸上笑的跟朵花一样:“我再也不担心我家小猫上树下不来了,你看这小区,别说树了,连棵草都没有。”

(全文完)

带三个表 @ 2007-10-26 15:06:15 分类: 杂谈

这时,一个警察进来了,“请问,是你们报警了吗?”

刘大妈一见警察来了,赶紧迎了过去,“哎呀,可把警察盼来了,是我是我报的警。”

“是怎么回事啊?”

“是这样,”刘大妈不知是第几次复述今天发生的事情了。

民警走到树下,绕着树走了一圈,抬头向上张望,然后双手抓住树干,摇了摇。

“哎,你轻点。”刘大妈急了,“当心把孩子晃下来。”

民警拍了拍手上的灰,“你们有梯子吗?”

“没有。”刘大妈失望地摇摇头。

“要是有梯子我早上去了。”土摩托说。

“这树太细,大人不能爬上去。”民警说。

“那怎么办?”刘大妈说。

“等我想想办法。对了,家长在吗?”

“我是他妈妈。”舒非非说。

“是这样,我们可以采用几种方法,但是可能都有危险,所以事先要征得家长的同意。这事看上去不难,但是行动起来会很麻烦,我们首先要保证人身安全。”

“还有那只猫咪的安全。”刘大妈插话。

“嗯,一定要保证人猫的安全。”民警继续说,“一种办法是,让孩子从树上跳下来,我们在地上接着他。但是不好说一点危险没有。还有,我们找根绳子,甩上去,让他系在上面,顺着绳子下来。不过刚才我看了一下,如果把绳子系在上面,孩子下来的时候很容易将树干拉断,会有危险,但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试试。”

“我不同意孩子跳下来。”舒非非说。

“我也不赞成用这种方式。”民警说,“那就找根绳子,只能用这种办法。”

土摩托说:“我去拿绳子。”

没一会儿,土摩托找来了一根绳子,冲着树上的罗永浩说:“萝卜头,我把绳子扔上去,你要抓住。”

罗永浩一只手扳着树干,另一只手伸了出来。土摩托站在下面,用笨拙的动作像渔夫撒网一样用力将绳子向上抛去,绳子飞到半空,最高处距离罗永浩的手还有段距离,土摩托反复试了几次,发现绳子太轻,根本抛不上去。

那只小猫因为那根长长的怪物吓得他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它弓起背,肚子从树干上浮起,做出随时自卫还击状。刘大妈急了,“土摩托,不行不行,你这么扔扔不上去,别扔了。”其实她是怕吓到那只猫,万一猫想不开,从上面跳下来咋办。

“还有一个办法,”民警说,“我们三个男的搭人梯。”民警边说边把土摩托和陈晓卿叫到一起,“土师傅,你在底下,我踩着你肩膀,然后他踩着我肩膀上去把孩子抱下来。”

“行。”土摩托点点头。

“我也同意,但是我有个要求,我要求直播。我这次来就是为了直播的。”陈晓卿说。

“我不同意。”舒非非说,“现在救孩子要紧,你还想着什么直播?”

“对不起,不是我见死不救,我是单位派来的,我的任务是干好我的工作,救人不是我份内的事情,但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可以帮你们救人。”

“你这有点乘人之危,知道什么叫见义勇为吗?你上过学没有?”民警急了,“别跟我这废话,赶紧的。”

“对不起,如果她不同意我直播,我不配合。”陈晓卿很坚决。

“我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民警说。

“我们做网站的都是没有道德底线的,这一点你们可能不清楚。”陈晓卿冷冰冰地说。

带三个表 @ 2007-10-26 3:58:13 分类: 杂谈



带三个表 @ 2007-10-25 18:07:48 分类: 杂谈

为庆祝《三联生活周刊》乔迁之喜,很多单位都纷纷表示祝贺,有送花篮的,有送小吃的,还有送快递的。有家公司送给我们一台16:9的大彩电,我上班的时候看了一眼,把罗京显示的跟赵忠祥一样,这种羞辱型彩电不知道是哪个厂子发明的。我们主编朱伟和副主编苗炜天天都坐在电视机旁,像两个小儿辩日一样,一个说:这是王刚,一个说:不对,是张铁林。这个说:咦?王朔上电视了,在谈奥运。另一个说:你看清楚了,那是张艺谋。

《三联生活周刊》原来有一台18寸的黑白电视,有一年转播欧洲杯英格兰对苏格兰,双方穿的衣服都是深颜色的,大家看完上半场还不知道到底哪一边是英格兰,那次大家还赌球,最后好像有个色盲的同事赢了。现在好了,大约有两米宽的液晶平面直角彩电摆在我们面前,除了比例上有些问题之外,其他一切正常。

最近,又有人送给我们一个礼物,一台新研制出的咖啡机。这台咖啡机跟以往的不同在于它是高度自动化和高度智能化,除了能煮不同口味的咖啡,还能满足人们其他愿望。

它的自动化在于,完全通过声控来煮咖啡。比如,你说“一杯卡布其诺”,几秒钟后,这台咖啡机便按照你的指示煮出一杯卡布其诺,《三联》的外来人口比较多,研制者在开发这台咖啡机的时候考虑到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而且又有很多海龟,所以,设置了不同的方言和外语的语音识别,“一杯卡布其诺”不管你用唐山话还是四川话,不管用英语还是意大利语,它都能识别出来。我们爱科学的土摩托不相信现在有如此高智能的咖啡机,跟朱伟说:“这东西都是骗人的。”说着走到咖啡机前,拥极其标准的普通话说:“一杯卡布其诺。”咖啡机的红灯闪烁了几下,没有任何反应。土摩托脸上露出骄傲的微笑,为了更准确的检测出咖啡机的毛病,土摩托又用CNN主播一般标准的美式英语说了一遍:“A cup of cappuccino。”结果咖啡机还是没有反应。土摩托回过头,得意地对朱伟说:“我说什么来着,现在骗子特别多,这东西就是糊弄人的,人类还没有达到完全智能化声控的水平。您一定是《机器猫》看多了。”

朱伟很尴尬,因为开会的时候他花了大约50分钟来介绍这台咖啡机。这土摩托也是,你说你没事跟主编过不去干吗,不想发稿子了是不是?不过我们可以理解美国农民的直白与天真,科学这东西不能含糊。

就在土摩托得意洋洋准备宣布这台咖啡机是一堆废铁的时候,突然咖啡机里面传出一个声音:“对不起,本机器目前无法识别外星人语言。”这回该朱伟得意了:“土摩托,正好嫦娥奔月,你要不跟着他们回老家一趟,写个报道?”土摩托很尴尬,不好意思地说:“我以为我穿上马甲你们地球人就认不出来了。那我去一趟吧,好久没回家了。”

土摩托最近一直没有写博客,就是因为他跟着嫦娥一号奔月了,顺便绕道回火星老家探探亲。朱伟说:“那下周的封面故事就由你来写了?”土摩托说:“好,那封面的标题就叫:《娥,娥,娥,曲项向天歌》。”朱伟很吃惊:“可以啊你,连古诗你都会说?”土摩托说:“我是不是撞到您最硬的地方了?”

就这样,土摩托被发到太空上去了。

当然,咖啡机的神奇之处还不仅仅是这些,它有点许愿树的功能。比如,你站在咖啡机前,说出你的愿望,它立刻就会让你实现。每次开完选题会,大家都排着队站在咖啡机前说出自己的愿望,有人说:“帮我联系上拉登,我要采访。”于是咖啡机的屏幕上便把拉登经理人的联系方式显示出来。有人说:“我要一张折扣最低的去上海的往返机票。”没一会,咖啡机便把往返250元的机票吐了出来。有人说:“帮我把采访温总理的提纲写出来。”咖啡机便吐出一张纸,上面罗列了一百多个问题。孟静站在咖啡机前说:“怎么才能让赵忠祥赵老师承认他和饶颖有一腿?”咖啡机运算了大约3分钟,然后上面显示出一行字:“赵忠祥下一本书会披露。”孟静兴高采烈地走了。

这时我们主编走到咖啡机前,对着咖啡机说:“我想让中国人人手一本《三联生活周刊》,怎么才能做到?”过了好长时间,咖啡机的屏幕上显示出一句话:“让中国人不停地计划生育。”

带三个表 @ 2007-10-25 12:05:23 分类: 杂谈

就在这时,罗永浩的妈妈舒非非从外面进来。

刘大妈一见舒非非进来,便有些紧张,但还是不自然地打招呼,心想,可别让她看见她儿子在树上。

“非非,今天下班早啊。”

“大妈,您一直在院子里?”

“对啊?”

“那您看到罗永浩了吗?”

“萝卜头啊,他不是上学了吗?”

“什么上学了,这孩子又逃课了。老师给我打电话,我撂下电话就回来了。”

“还,还真没看见他,如果我看见他,让他赶紧回学校。”刘大妈的心脏病都要犯了。

舒非非也没答话,急急忙忙往屋子里面走,边走边喊:“罗永浩,罗永浩。”

罗永浩趴在树上,大气都不敢喘,刘大妈站在地上,两腿直打颤。

舒非非在屋子里找了半天,没发现罗永浩的踪影,便走出屋子,对在院子里失魂落魄的刘大妈说:“大妈,您要是见到罗永浩,赶紧让他回学校,看我晚上回来怎么收拾他。”边说边拎着包往外走。

就在这时,土摩托拎着一卷车胎从屋子里走出来,“大妈,您的猫还没下来呢?”

刘大妈眼前一黑,赶紧冲着土摩托挤眼睛。

土摩托一时没反应过来,看到舒非非也在院子里,便搭话说:“您今儿个没上班啊?”

舒非非说:“回来办点事。”

土摩托见刘大妈直使眼色,便问:“怎么了大妈?”同时下意识地向那棵树上望去。

刘大妈心里这个骂啊,这个木头脑袋,偏偏这时候出来。

土摩托发现了比猫大的罗永浩也在树上,“呦,这上面怎么还一个人啊?”

舒非非闻听也抬头向树上望去,天啊,罗永浩趴在上面。

刘大妈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恶狠狠地骂着土摩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心想,这回全砸了。

舒非非看着树上的罗永浩,有点疑惑不解,又看看身旁的刘大妈,刘大妈此时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她尴尬地看着舒非非。土摩托看着他们俩,更加不解,“这是萝卜头吧?”

刘大妈无奈地点点头。

“您不会是让他上去帮您够那只猫吧?”

刘大妈脑袋已经机械了,木然地点着头。

舒非非似乎明白了,“大妈,怎么回事儿?”

刘大妈很难为情:“没什么,没什么,这事儿不怨萝卜头。”

舒非非回过头,冲着树上的罗永浩喊:“罗永浩,你又逃学了,赶紧下来!给我回学校去!等晚上回来我再找你算账!”

“妈——”罗永浩连吓带怕,哭得更厉害了。

“你哭什么?没事上树干吗,赶紧回学校去。”

“我下不来了。”

刘大妈赶紧跟舒非非解释:“非非,你消消气,这事儿不怨萝卜头,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大妈,您别护着他,这孩子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胆子越来越大了,不教训他一次他不知道好歹。”

“非非,你别急,你听我说。”刘大妈想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讲给舒非非听。

就在这时,一个戴眼镜的人背着一个大包从外面走了进来。

“请问您是刘大妈么?”戴眼镜的人问。

“我是。”

“您好,我是馊浪网的,我叫陈晓卿。刚才您的一个街坊打电话给我,说有只猫和一个人在树上下不来。”

“对,那不是还在树上吗。”刘大妈的脑子现在有点不够用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全赶在一块了。

“您家有电话么?”陈晓卿问。

“有。”

陈晓卿跟着刘大妈进了屋子,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些线和几个盒子,麻利地接在一起,然后拉到院子里,再取出笔记本电脑,连上之后,对刘大妈说:“民警什么时候来?”

“他们还要一个小时呢。”刘大妈说。

“那我们现在开始直播。”

“你们不管救人?”

“我们只管用最快的速度发布新闻,救人是警察的事情。”

“张立宪打电话不是跟你说救人吗?”

“他没说,只说让我过来报道。”

舒非非走了过来,“请问你是哪里的?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是馊浪网站的,直播。”

“你直什么播?我同意了吗?”

“您是谁?”

“我是树上那孩子他妈,你把他直播出去经过我同意了吗?”

“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您说怎么办吧?”

刘大妈赶紧走过来:“非非啊,是这样,萝卜头下不来了,我打电话让民警过来,可是他们现在都没人,所以我让张老师给他们打电话,他们直播出去,就会有人来救他了。”

“他没事上树干吗?”

“唉,都是我,是这么回事。”刘大妈终于有机会向舒非非解释今天发生的一切了。

“我不同意。我对孩子有监护权,这样传出去对他不好。”舒非非对陈晓卿说。

“那样他就会一直在树上,您知道,人类经过几百万年的进化才从树上下来,不能再回到树上吧。”

“那我不管。”舒非非生气了。

“这样吧,”陈晓卿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您慢慢想,想明白了再说。”

 

这时,一个女孩从外面进来。“请问刘大妈住这里吗?”

刘大妈说:“我是,您是?”

“我是《北京晚报》的记者戴方,我们热线记者说您这里有个人上树下不来了。”

刘大妈无力地用嘴往那棵树上努了努,戴方望去,发现罗永浩趴在树杈上。

“您能跟我谈谈事情的经过吗?”戴方边问边从口袋里拿出采访机。

舒非非赶紧过来,“你是报社记者?”

“对,您是?”

“我是树上那个人的妈妈,你们不能报道这件事。”

“我知道,您是孩子的监护人,不过我们在报道中不会提到您孩子的名字,这一点请您放心。”

舒非非想了想,“那好吧。”

“我可以拍照片吗?”

“不行。”

戴方望着那棵树,说:“这样,我拍一张照片,不会让您儿子的脸露出来,不然我回去也没法交代,读者会认为我们编假新闻,那样对您的孩子更加不利。”

“那好吧。”舒非非点了点头。

“我说,你们不是来救人的啊?”刘大妈着急了。

戴方说:“我们只负责报到一切,不负责抢救一切。救人的事情是警察干的,您想啊,这事都让我们干了,还要警察干吗啊。”

“你说你们来了都不帮忙,早知道让你们来干吗,添乱。”刘大妈很失望。

“大妈,话您不能这么说,我们都没受过救人方面的专业训练,万一我们弄不好,出事咋办?但是我们受过新闻专业训练,这一点请您放心。您说吧,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还哪有心思跟你唠叨这个?”刘大妈说,“那孩子在上面下不来,我哪有心思?”刘大妈拉着脸毫无配合之意。

带三个表 @ 2007-10-24 16:19:22 分类: 杂谈


网址:http://no1trades.com/wz/next/b_1.htm

补充:本来,发现这个网站上的照片搞错觉得挺好玩,把页面复制下来,几分钟后,这个网站把温总理照片撤换下来了。
之后,我收到了一封来信。来函照登,科学方面的问题我不懂,明白人看看是怎么回事。看来方舟子和土摩托又有事干了。

王晓峰:
您好!
在你的不许联想上看到这篇文章后,到连接网站看了看。这完全是一个靠贩卖假乙肝和糖尿病药物的骗子网站!其友情链接里的两个地址就是网上卖药的主要窗口,所卖的药物都声称是这家研究院研制的。而这家研究院的所谓院长,常远,美国科学院院士,(http://no1trades.com/wz/next/d_1.htm)根本就子虚乌有。网站上“所情介绍”里“研究所介绍”一栏(http://no1trades.com/wz/next/a_1.htm)大部分更是原文照抄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的网站内容,只是将研究所名称作了更改,连所用的照片都是盗用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的网站上的(http://www.nibs.ac.cn/?act=view&id=561)。而这两家机构不存在任何关系。
希望能借助您的媒体影响力,将这帮骗子公之于众,绳之以法!
一位公民
2007-10-24
带三个表 @ 2007-10-24 15:32:57 分类: 杂谈

刘大妈显得有点绝望。

就在刘大妈无计可施的时候,罗永浩从院子外面进来了。罗永浩上初中一年级了,因为脑袋长得比较大,所以大家都叫他萝卜头。刘大妈看见罗永浩进来,眼前一亮,笑嘻嘻地迎了过去。

“萝卜头,回来了?”

“刘奶奶,”罗永浩环顾一下四周,“我妈不在家吧?”

“你肯定又逃学了吧?看我不告诉你妈。”刘大妈装出嗔怒的样子。

“奶奶,我求您了,要不我给您买菜去。”罗永浩哀求道。

“你过来,今天奶奶给你保密,不告诉你妈,但是你要帮奶奶办件事,事成之后,奶奶还有奖赏。”

“奶奶你说。”

“你看见那棵树了吗,我们家猫咪爬上去不下来了,你能上树把猫咪抱下来吗?”

罗永浩抬头望着树上的猫,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奶奶,您说话要守信用,千万别告诉我妈,不然她会打死我的。”

“放心吧,快去上树把猫咪抱下来。”

“好嘞,您帮我拿着书包。”罗永浩麻利地摘下书包,递给刘大妈。

“要说还是孩子好,大人都帮不上忙,讲什么科学,都没用。”刘大妈自言自语,脸上泛着一上午都没有的微笑。

罗永浩来到树下,抱住树干,把身体紧紧贴在树上,然后憋足一口气,向上面爬去。这棵杨树虽然不太粗,但是承受罗永浩的重量完全没问题。那只猫趴着的位置距离地面大约有四米的高度,很快,罗永浩就接近了那只猫。

“唉,要说这人小时候淘气上房揭瓦也是好事,关键的时候能用得上。”刘大妈望着罗永浩有些开心,“这孩子将来一定能有出息,别看现在这么淘气逃学。”

那只猫看到有人爬上来,有点紧张,把耳朵竖了起来,尾巴也开始变粗,开始往树梢方向躲。

“萝卜头,你别吓着猫咪。”

“奶奶,你放心。”罗永浩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马上就够到了。”

“一会儿奶奶给你买雪糕吃。”

“奶奶,我要脆皮的。”

“行。”刘大妈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罗永浩在无限接近那只猫,那只猫在无限远离罗永浩。当罗永浩爬到上面的时候,发现那只猫已经躲到远处的树梢上了,他不能再往过爬了,因为这棵树在罗永浩爬上去之后开始有些摇晃,他如果爬过去,会把那树枝压断,连人带猫一起掉下来。

罗永浩观察了一下地形,选择了一个树杈骑了上去,希望能等着那只猫过来,然后抱住,再下来。

“奶奶,”罗永浩冲下面喊,“我过不去,等一会儿它过来我抓住。”

“你小心点,别掉下来。”

“没事儿。”

罗永浩骑在树上,开始逗那只猫,“咪咪,过来,过来。”

那只猫惊恐万状,警觉的注视了这个孩子,紧紧抱住并不太粗的树干,准备随时逃掉。

罗永浩与猫相持了有一刻钟,猫的警觉并没有因为时间过了这么长而放松。

“奶奶,它不过来,怎么办啊?”

“你再等会儿,它可能怕你了,一会儿就好了。”

罗永浩只好趴在树上,他觉得自己呆着姿势不舒服,便想换个姿势。没想到他一挪身,脚下踩着的树杈“咔巴”一声被他踩断,罗永浩本能地往上一抓,抱住了另一棵树杈,两只腿蹈蹬了半天,总算有骑到上面的树杈上。

刚才这么一折腾,吓坏了那只小猫,它紧张地又往树梢方向挪动了一下。

这时,罗永浩才发现,由于自己窜到了上面的树杈上,已经跟下面的树杈有了一段距离,如果他想下去,已经踩不到支撑物了。他往下看了看,想着自己怎么下去,可是不管怎么试,他都没法下来。这时罗永浩有点紧张了。

“奶奶,”罗永浩的声音带着哭腔,“我下不来了。”

刘大妈向上望着,刚才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是啊,他怎么爬得那么高呢,是下不来了。刘大妈有些着急了,本来是上去救猫,怎么自己也下不来了呢?

“萝卜头,你呆好了,别乱动。”刘大妈有点紧张了,万一这孩子从上面掉下来,摔个好歹的,我跟他们家也没法交代啊。哎呀,你说我没事让他上去干吗呢。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孩子都当祖宗供着,我这是造什么孽啊?刘大妈越想越后悔,你说这人脑子里肯定没有什么平衡,从高处掉下来十之八九都得摔个半死,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交代呢,活了大半辈子,干了一件糊涂事儿,不就是一只猫吗,猫能上树,也能下来,干吗非要个人上去呢?

刘大妈想捶胸顿足,可转念一想,这样会吓坏孩子,便故作冷静地说:“萝卜头,你别怕,没事,我去想办法,找人把你救下来。”

 

刘大妈回到屋子里,想起了110,这回是人下不来了,民警总该管了吧。于是她拿起电话,拨通了110

“民警同志啊,我是刚才给你们打电话的那个人,说我家的小猫上了树下不来了。”

“现在下来了吗?”

“还没有。”

“猫上树我们不管。”

“是,我知道你们不管,不过现在又有新情况了,人上树也下不来你们管吗?”

“怎么人也上树了呢?”

“是这样……”刘大妈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但是现在警察都出现场了,最快也得一个小时以后才能回来,这样吧,我登记一下,回头派人过去。”

“要这么长时间啊?”

“您住在什么地方?”

 

刘大妈急的快哭了,这可咋办呢,于是她又想到了晚报热线,便拿起电话,给晚报热线打了电话。

“姑娘啊,我是刚才给你们打电话的那个人,说我家的小猫上了树下不来了。”

“现在下来了吗?”

“还没有。”

“猫上树我们不管。”

“是,我知道你们不管,不过现在又有新情况了,人上树也下不来你们管吗?”

“怎么人也上树了呢?”

“是这样……”刘大妈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又一五一十说了一遍,“你看这回它有新闻价值了吧?”

“好,我这就派记者过去。”

“太好了,谢谢你,姑娘。”

 

刘大妈撂下电话,赶紧跑出门,冲着树上的罗永浩喊:“萝卜头,你再等会儿,就来人了。”

“奶奶,什么时候来啊?我的手快没劲儿了。”

“你再坚持一会儿。”

 

这时,张立宪老师从屋子里出来,看见刘大妈还在院子里转悠,便笑嘻嘻地说:“大妈,您那只猫还没下来啊?嗯?怎么变成人了?呵呵,好玩,刚才不是猫吗,怎么又上去了一个人?谁啊?萝卜头啊。你是不是又逃学了?没事上树干吗?”

“张叔叔,我下不来了。”

“下不来就在上面呆着。”

刘大妈赶紧说:“立宪啊,你看这事闹的,我让萝卜头上去把猫弄下来,结果猫没弄下来,他也下不来了。你想想办法。”

“大妈,您不是让我也爬上去吧?”

“你想想办法啊。”

“我不是让你打110吗。”

“打了,他们说一时半会儿来不了。我连晚报热线都打了。”

“找什么晚报啊,等他们来,黄花菜都凉了。”

“那咋办啊?”

张立宪想了想,说:“这样吧,我给网站打电话,他们动作比较快,马上会把新闻报出去,然后就会有热情的双手伸过来。”

“那敢情好,你快打。”

张立宪拿出手机,给网站打电话,说了一会儿,挂上电话给刘大妈说:“一刻钟之后,人就到。”

 

刘大妈的脸上松弛了许多,冲着罗永浩喊:“萝卜头,你听见了吗?一刻钟就来人了。”

“奶奶,”罗永浩哭了,“我害怕。”

“别怕,奶奶在呢。”刘大妈安慰罗永浩。

“萝卜头,你马上就成了明星了,明天网站报纸都是你的消息,你们老师也会看到的,让你逃学。不过你助人为乐,说不定老师还会表扬你。”

罗永浩哭得更厉害了。

“我说你这么大人,帮不上忙还添乱,让你爬那么高下不来你舒服啊?还说风凉话,把孩子吓坏了咋办?”

“大妈,您可别这么说,我做老师的,就不喜欢学生逃课。我可是帮您忙了,再说了,是您让他上去的。我早跟您说过,猫上树自己就能下来,您偏不信,非要再搭上一个不可。”

刘大妈显得有点萎靡:“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没听你的。”

“我已经跟网站的人说好了,一会来人,我就不等了,下午我有课。”张立宪抬头看了一眼罗永浩,“要我把书给你扔上去吗?你抓紧时间看看书。”

“张叔叔,救我下来。”

“你这么大人了,没正经的,赶紧走吧。”刘大妈不耐烦地把张立宪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