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08 » 五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8年5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8-05-29 11:24:47 分类: 杂谈

在现在大家还抗震救灾,写这样扯淡的文字,会遭到“道德勒索者”辱骂的。但我喜欢冒这个风险,总是沉浸在某一种状态中会出现短期抑郁症,所以我换个频道。

这篇文字很早就想写了,动因是我经常看连岳老师的“Q&A”,倒不是在这一问一答中我能得到什么心灵启发,而是我很佩服连老师的耐性和毅力,其实每次回答一些人生活情感问题,自己内心都要承受一次历练。我肯定没这个耐性,也没有辅导年轻人的能力,所以看到连岳老师多年来一直这样耐心细致答疑解惑,我不得不佩服。

我的邮箱里也经常收到一些人各种怀疑人生的问题,信都写得很真挚,把我当作一个值得信赖的大哥或大叔,把心里话都倒出来,希望能从我这里得到一个答案。很遗憾,对这些来信,我基本上都没有回复,所以请那些感到杳无音信的人原谅,实在抱歉,我不擅长做这样的事情。

我除了没有这样的耐心之外,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这些问题往往都是我经历过或者看明白的,回答还是轻而易举的,但我认为,我的回答毫无意义,为什么呢?我一直说,一个人吃到第六个馒头才会感觉饱,我吃了六个,你吃了两个或者刚刚吃,然后就求证饱的滋味,我只能说,您再吃几个吧,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答案。另一个理由是,每个人对人生的理解不一样,适合我的不见得适合你。

比如有很多同学来信问我:我大学刚毕业,工作不久,感觉很迷茫,各方面都不顺利,你说我该怎么办?如果老六听到这个问题后,会皱着眉伸出兰花指:“讨厌,年轻人,闭上你的乌拉嘴,你问的根本不叫问题。”的确,这真是个破问题,跟CCTV-5的记者提问有一拼。人走向社会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你看看人家怎么过的,周围都是答案。还有人写信问我:我发现我女朋友跟别的男人上床了,我很痛苦,怎么办?涉及到两性情感问题尤其多,这是整个社会的灾难啊。我最怕回答这个问题,要是我女朋友跟别的男人上床我估计一点办法都没有,得去问连岳老师,还怎么指点你?如果我说“那你就把她从楼上扔下去”大概也太不负责了,而且又该有人进行人肉搜索了。到时候一调查,说是王小峰出的主意,估计我也算共同犯罪中的从犯。你判死缓,我判1年。哈哈,太不划算了。

我这个人出不来什么好主意,都是馊主意,时间长了,我心理崩溃,你人生偏移,误入歧途,典型的双输。

后来我就研究在媒体上很流行的“Q&A”,一般时尚、休闲类杂志都喜欢开设这个栏目,甚至有很多人写这个写出了名,台湾就有一批这样的作家,靠答疑解惑出名。国内做得比较好的有连岳、洪晃老师,涉及到情感问题,你们可以问这两位老师,涉及到人生理想和该阅读什么书问题,可以问余秋雨或者于丹红老师。

为什么会有“Q&A”?做媒体的人都知道,这个栏目没什么门槛,操作起来容易,很容易吸引读者,只要你找到一个人生指导老师负责这个栏目,就算成功了。另外,每个人每天都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困惑中总想抓救命稻草一样以短平快的方式知道答案,于是供需关系就这样形成了。而另一个被人们忽略的是,Q&A一旦变成媒体的标签,就变成游戏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是——你的人生答案难道仅仅在一个专栏作家的几句话里面?我操,要那样也太危险了,那你的人生简直是“豆腐渣人生”。

我没有反对“Q&A”之意,相反,我很喜欢看,当相声看,还很佩服Answer者的智慧能耐心。我猜想,有时候指点别人的人生会有一种快感,像牧师一样。以前杂志上没有这种“心灵白菜汤”之类的问答栏目。我最早看到的类似文章是80年代初期在某个《××青年》上,吴阶平老师写的一组性知识问答,编者按说“根据很多年轻人提出的问题整理而成”,在我青春期都快过去的时候,才第一次接触性知识。后来广州有一本杂志比较大胆(该杂志叫什么我忘了,类似《家庭与生活》,询问小强老师未果),里面专门开设一个栏目,回答来自全国各地读者提出的性问题。那时候我高中快毕业了,每次买这本杂志就是为了看那一点问答,可惜每期只回答两三个问题。再后来,当我不再需要了解性知识的时候,媒体就遍地开花,开设Q&A,乱搞男女关系了。

早期的Q&A还有点正经,后来变得更游戏化之后,其实它显示的是回答者的智慧、刻薄、精辟,每次我看到Q&A,都觉得是一个貌似经历丰富的人在修理一个白痴。在这种智商不平等的文字游戏,显得非常有趣,体现出回答者的优越感。提问者其实并不想得到最佳答案,而是希望得到一种善意的建议,他也未必会按照答案规划人生(傻子才会言听计从),仅仅是看到有人回答问题后感到一丝满足而已。但对于回答者来说,如果你真的很认真回答,那就相当失败,你必须用最尖刻恶毒并且散发着人生智慧火花的文字来对付这些迷路者,这种问答的真正意义是问答者之外的人——众多读者的反应。万峰老师之所以走红,不是他挽救了多少走近伊甸园里的迷失者,而是他像一个厨师一样用锋利的菜刀削去莴笋的皮过程中给众多听众带来的快感,他是一个八级修理工,砍瓜切菜中树立了他人格魅力,这也是Q&A的魅力。当然,更多人像连岳和洪晃老师一样,用一种涵养把一种含氧的成分传达给提问者,柔里带钢,绵里藏针。一个好的A,应该是个出色的修理工。Q&A的目的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逗你玩。

现代人活的都挺累的,这跟在农村生活的人不同,农民面对的都是现实问题,他们提问的都是“化肥是不是涨价了”“我家的蔬菜该用什么样的农药才不至于把城里人毒死”之类的问题。都市人活得比较矫情,心灵都比较脆弱,需要按摩、抚慰、关爱、呵护,活得都跟小鸡崽一样,稍有不慎就会出乱子。说白了,都市人就需要蹂躏,Q&A就是一种变相的蹂躏,它更像S&M,有人喜欢M,就会出现喜欢S的人,不管是大S还是小S,只要你S了,他就满足了。肉体上的S&M与心灵上的S&M殊途同归,都是游戏的一种。Q&A是一种温柔的粗暴或是粗暴的温柔。

其实我更喜欢科普或人文类的Q&A,因为可以从中获得知识,比如我以前看过《这种问题你也敢问》《男人为什么长乳头》。

昨天,老颓贱兮兮地跟我说:“我媳妇要出一本书,你写句推荐语。”老颓的媳妇叫水晶珠链,这几年一直在《女友》杂志上负责Q&A栏目,专门修理80后后和90后的小姑娘,他们家的链儿最近把修理心得集结成册,叫《天使爱混蛋》,我看了这些振聋发“溃”的问题,不由得佩服起老颓这个80后的媳妇,这么年轻就敢解答人生,现在的孩子都早熟。换我的话我先崩溃。

带三个表 @ 2008-05-29 1:20:27 分类: 闲扯

有两个关于地震或天灾的短信,我都收到过。

一、1·25雪灾,3·14藏独,5·12地震,加起来的数字都等于8,接下来8月8日奥运会开幕式,不知道还有什么天灾人祸。

二、五个福娃,分别代表金木水火土,金燕为金、熊猫为木、游鱼为水、圣火是火、藏羚羊为土,金燕这只风筝产地潍坊发生了火车相撞事件,藏羚羊代表的西藏发生了藏独事件,圣火代表的圣火发生的事件就更不用提了,大熊猫代表的熊猫产地刚刚发生地震,现在就剩下鱼了,还不知道发生什么呢?

这两个段子很流行,你说是宿命论吧,或者这里面暗藏什么玄机,从不可知论角度理解,都能说得通,而且你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反正人一旦面对天灾人祸的时候总要去找一些原因来解释,因为科学的解释往往有局限,所以非科学或伪科学就可以钻空子了,你说要这样咱们当初吉祥物就弄一个该多好?我想要是弄一个你还能找出一堆解释的理由,跟弄一百个没什么区别。

以前看《诺查丹玛斯大预言》,觉得挺扯淡,后人用已经发生的事实往那些预言里面搁,总有一款会适合诺查丹玛斯的。你想想,历史上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回过头找一件类似的事情来解释诺查丹玛斯那些没谱的话,肯定能找到。

我们可以做一个游戏,你现在顺口说出十个数字,不用犹豫,然后列出来,我一定能从中间找出规律的,很多测智商的题里面都有这个。所以,那一组数字加起来等于8,也没什么科学依据,倒是看上去有点伪科学依据——因为从结果往回推导,总比反过来容易。

道理谁都明白,但人在某种威慑面前总喜欢相信假象,但该是寻求一种幻想的答案或是假装安慰一下自己,然后好像就找到答案了。尤其是做事后诸葛亮的马后屁的思维方式。

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你就明白了。我经常在博客上用一些《辛普森一家》里面巴特的图片,用来配合文字内容。很多人都问我,是不是你自己画的?或者你找人画的?怎么那么贴切呢?第一我不会画画,第二我请不起人画画,这么问我问题的人都是脑残。但你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就这么贴切呢?

答案很简单,我有一千多张巴特的图片,他什么德行的图片都有,我的文字要说明的问题可能只有一个,而那些图片可能会让人读出很多解释,这样一来,就总有一款适合我文字的图片。这就相当于三个数字加起来等于8或者破解诺查丹玛斯大预言的答案。

从数学角度来讲,这叫概率学。好比你跟一个女孩偷情,如果你一年只偷情一次,你女朋友发现的机率会很低,但你一年偷情365次,你女朋友一定会撞上的。山东火车相撞的事情已经告诉我们:出轨并不怕,可怕的是被撞上。

带三个表 @ 2008-05-26 19:21:55 分类: 杂谈

http://2008.163.com/08/0525/11/4CPMKLDV00742K6N.html
看来是真没有保护意识,爱心一旦泛滥,就什么都不顾了。
顺便说一句,一个破火炬,谁点不是点,干吗折腾3岁的孩子?
而且,他根本就举不动。
—————————————–
今天《新京报》说。。。
http://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08-05/28/content_8266262.htm

带三个表 @ 2008-05-26 11:06:34 分类: 未分类

对儿童的采访:

1、不建议采访此次受灾的儿童青少年,特别是伤残的儿童青少年
2、如果要采访儿童,需监护人及本人同意
3、如果必要的话建议文字采访,即使同意电视采访,应用马赛克遮住面部,
4、采访前应说明采访材料会用于什么地方,怎样用
5、对同一个儿童采访不宜太多,一次即可,不能重复采访(如果已经有媒体采访过了,其它媒体就不能再采访)
6、保护儿童的心灵,否则容易因重复创伤经历而没有得到心理干预,而再次创伤。

给媒体的建议

1.与专家建立热诚友善的关系,事先一起讨论要访问的目的和目标。
2.要让专家成为新闻的来源。
3.请专家给报道者一些数据,让他们可以阅读或者引用。
4.每次访问的焦点集中在一或两个主要的点上,反复重复。
5.进行访问时要依据确实的数据或证据。
6.对受害者的信息要保密。
7.和组织的代表与联络人联系,统一安排信息发布。
8.找灾后创伤救援和治疗的专家访问。
9.保护幸存者,采访过程要让他自己能够控制采访内容和时间。
10、避免重复多次采访某个人,避免因重复创伤经历而造成被访问者对创伤的记忆更加清晰,这可能使被访问者更易出现心理问题。

宣传的主题:正面,积极,希望:

1.在创伤情境下人类行为的传奇与事实
2.经历灾难之后,成人、青少年与儿童的反应:正常化和必要时进一步求助的途径
3.个人或家庭之心理治疗转介机制
4.重建社会支持系统
5.反映特殊团体的需求,例如老年人,孩子与残障者
6.在危机时期,身为救援者,协助者或照护者,对自身反应的了解与处理

在对被访问者提问时注意:
1、提出正向问题:例如你是怎么在废墟下坚持下来的?
2、不提被访问者可能不愿意回答的问题
3、不要追问令被访问者痛苦的细节,例如失去孩子的父母在地震瞬间逃生的具体情况。

提倡:有序,理性,科学报道

对生命的尊重,对心灵的呵护永远比新闻记录更重要!

中国心理学界危机及灾难心理救援项目组
-中国心理学会
-北京大学心理学系
-北京心理卫生协会
2008、5、19

带三个表 @ 2008-05-26 2:24:22 分类: 杂谈

中央电视台《爱的奉献》赈灾晚会中有一段情景让我非常难忘,主持人董卿带上来三个北川中学的学生,他们是北川地震中的幸存者,主持人让这三个学生回忆当时的情景,三个学生声泪俱下,泣不成声,在哽咽中说出了很多坚强的话,其中一个女生说:“你们知道我都看到了什么?看到的都是手和脚。”台下的观众也都为之动容,泪流满面。之后,主持人朱军又带上来一个北大的学生,这名女生的父亲在地震中因为保护四名学生而遇难。然后,主持人让这个女生说话,这名女生说了很多令人感动的话。然后,一群人上来唱《让世界充满爱》。

如果这时候电视机旁坐着一位心理学家的话,我想他一定会愤怒的。至少我在看到这段煽情的情节后为中央电视台深深地感到失望,同时也在担心,这三个北川中学的孩子,还有那个大学生,他们的未来将会怎样?

煽情一向是中央电视台各类节目和晚会中必不可少的手段,如果在一个祥和的氛围中,加点煽情倒也无妨,并且这么多年我们都习惯了。但是在这么一个特殊时候,恰恰又让孩子从恶梦中走出的孩子变成了主角,这是对孩子的残忍和不负责,这无异是让他们在心灵中经受的另一次地震。我甚至还会想到,在这台晚会播出之前,这几个孩子在编导的诱导下,告诉他们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要表现出一种坚强、信心,我想,如果换一个成年人,可能都无法承受,更何况三个孩子。

为什么要牺牲这三个学生的心灵呢?为什么要用这种残忍的方式去煽情呢?在常人看来,这没什么,它可以唤起更多人的爱心,做出爱的奉献,支援灾区。但是这三个孩子的心理是否承受得了,对他们未来的成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却被彻底忽视了。

1976年唐山地震,赶上文革,那时候中国没有心理学教学与研究,那些当时震后余生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成长的,后来研究心理学的人并没有作过调查和研究。如果后来能有一些调查和跟踪研究的话,会对这次汶川大地震青少年心理治疗提供很多宝贵经验,甚至不会出现募捐晚会上折磨孩子的一幕。

美国传媒学者尼尔·波兹曼写过一本书《童年的消逝》,他的主要观点是,在传媒极度发达的年代,人的童年特正变得越来越模糊,这对人的一生有着重大影响。如果说唐山地震没有出现晚会折磨孩子的一幕是一种不幸之中的万幸的话,那么这次汶川地震出现拿孩子说事的做法对这三个孩子的心灵侵害就是雪上加霜,因为他们赶上了一个传媒发达的年代。

成年人有时候喜欢用自己思维习惯对待孩子,如果一台晚会想达到煽情效果,成年人可以尽情煽情,赚取公众的眼泪,倒无可厚非,比如朱军就经常在他的节目中泪眼婆娑地问嘉宾:“您怎么去看您四十多年的艺术人生呢?”我想这时候没有人会反对朱军这样做,因为这是成年人之间的问答,但对那些受到惊吓甚至连自己父母生死都还未知的孩子来说,无疑是残忍的。这台晚会从一个侧面暴露出媒体对青少年心理学了解的太少太无知。大人替孩子思维的习惯有时候让孩子在成长中失去了应有的保护,对他们正在形成的性格和人格都会造成扭曲。

这次地震我看到了很多人在呼吁保护孩子,关注孩子,并且非常重视对震后孩子的心理治疗,这无疑是进步的,但让几个孩子在如此沉重的场合下曝光,是非常不妥的。我不知道这三个学生当中有没有未成年人,如果有,在他们父母尚下落不明的情况下,让这几个孩子做这样的事情也不符合法律程序。我希望以后在电视上不再看到这样的场面,虽然很感人,但是太残酷。当央视做出爱的奉献时,没有想到会有爱的风险。

2006年5月,我去海南三亚参加一个活动,音乐家林海给俄罗斯别斯兰市在车臣恐怖事件中遭到绑架的部分孩子进行音乐治疗,音乐治疗只是这些儿童心理治疗的一部分。在现场,我看到这些当时被恐怖分子围困在体育馆里的孩子,他们最小的只有几岁,最大的有十六七岁,从他们的表情和眼神已看不出当时的恐惧,他们在一起说说笑笑,甚至嬉闹,跟我们见到的任何一个在正常环境中长大的孩子没任何区别,那为什么还要大老远来到中国?其实孩子的心理治疗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如果干预不及时,很快会形成心理定势,影响到日后的成长,甚至言行举止心理判断都会出现问题。选择三亚也是因为这里的环境跟俄罗斯不同,它更开阔,更容易让人心情舒畅一些。事实上,这次三亚的心理治疗活动距车臣恐怖绑架事件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他们并没有停止对学生的心理治疗,这是一种负责的态度。

在这次汶川地震中遭到恐惧创伤的孩子远远要比别斯兰绑架事件中的孩子要多得多,他们在今后的日子里该怎样去保护,进行怎样的心理治疗,让他们一步步走出阴影,形成健康的人格,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的心理重建课题,而不是让他们频频在媒体曝光,这对他们心理恢复没有任何好处。

———————————-
顺便说一句,很多在网络上的暴民都需要心理干预,这也充分暴露出中国的心理学应用很落后。

带三个表 @ 2008-05-24 9:45:12 分类: 未分类

请问,前段时间有谁最去灾区做志愿者,或者你的亲戚朋友去灾区做志愿者,救助或收养过灾区的孩子。如有,请跟我联系。
邮箱:dundee@126.com

谢谢。

带三个表 @ 2008-05-23 12:23:57 分类: 杂谈

漫画家谢驭飞(原名谢锋)老师作品赈灾义卖,时间是5月24-31日,下午13:00-19:00,地点是北京东城区东四北大街钱粮胡同32-2号“艾莉书吧”。

谢老师一直给《三联生活周刊》作漫画插图,经常看《三联》的人都知道他的风格。我的《不许联想》这本书也是请他老人家做的插图,现在博客上“不许联想”这四个字也是出自他的手笔。这次义卖的是谢老师的手稿。明天我也去义,打算收几幅谢老师的手稿。如果你明天有空,想为灾区尽点绵薄之力,就去吧。

带三个表 @ 2008-05-21 19:23:13 分类: 未分类


请到这里看更多内容。

带三个表 @ 2008-05-19 22:44:23 分类: 杂谈

这段时间上网不方便,今天终于可以像过去一样正常上网了,看博客,发现留言真热闹,一帮高尚的人开始批判我,谢谢你,我的境界因为你的批判高尚了很多,不然我是不是就无可救药了。瞧,你们做了多么高尚的事情。

前几天我上网,土摩托跟我说:“别理会网上的那些傻逼。”国难当头,居然还有这么多傻逼,这让我很失望。

我做了什么,怎么做的,用你丫操心吗,吃饱撑的。我捐了多少钱,捐了几次,我有必要向你汇报吗?都他妈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泛道德。

我他妈比你爱国,我他妈比你更有爱心。

带三个表 @ 2008-05-16 22:54:38 分类: 闲扯

5月12日中午接到小强老师的短信,说四川发生地震。当时在拍外景,没有什么感觉,也不知道是几级地震。中间休息的时候,剧组的人都在谈论地震的事情,感觉有些异样。晚上看新闻,便有些傻了,居然这么厉害,当时说有五百多人遇难。第二天,遇难者的数字就突然上升。

我们住的那个小宾馆里不能上网,回家后上网看,其实跟1976年的唐山地震没什么区别。这几天不管在哪里拍摄,旁边有电视,都在播报地震新闻,看着很难受。我不知道除了向灾区募捐一点钱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只可惜我拍的DV是免费让人看的,如果有票房,我就把盈利的部分都捐出去。

悲天悯人的话我不说了,大家都保重。

带三个表 @ 2008-05-11 23:46:39 分类: 闲扯

这几天一直连轴转,住的地方不能上网,好在化妆的电脑有无线上网,回来早的话还可以上网看一眼。平时的作息习惯是晚睡早起,现在正好按东八区作息,不起来都不行。

拍了两天,进展基本顺利,大家都很辛苦,这两天也是戏份最集中和演员最多的两天,发生了很多好玩的事情,比如,今天罗永浩老师来了,明天那谁谁也会来,后天那谁也会来。关于罗老师的故事,我要在以后有时间浓墨重彩描述一番。这两天居然拍了三个长镜头,要是一个镜头把整个东西都拍下来该多好啊。

在这里要谢谢前来帮忙的各路朋友。还有那些提供帮助的朋友,我会让人跟你们联系。

女一和女二演得都不错,女二牙套妹今生的最大梦想就是能搞到韩寒的电话,为此,我把手机里韩寒的名字改成郭敬明,把郭敬明的改成了韩寒,以免出现第二个幼教老师。

明天要四点半起床,第一个场景就是把牙套妹扔水里去,这么冷的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