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08 » 七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8年7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8-07-31 11:42:59 分类: 闲扯

前轱辘不动泄密哒,后轱辘动泄密哒。
越看越不像是泄密哒。
如果是泄密哒,怎么偏偏是他们泄密哒?
如果是他们泄密哒,用什么办法泄密哒?
关键内容没有泄密哒,模模糊糊泄密哒。
非常奇怪泄密哒,非常蹊跷泄密哒。
泄密哒,泄密哒,哪娃泄密哒?

(外一首)
请教一下英语比较好的老师,
SBS可否翻译成“众傻逼”?

带三个表 @ 2008-07-30 14:13:12 分类: 杂谈

想买几张DVD看看,在音像店里发现,一张盗版都没有了,平时扫黄打非也没这么干净。什么叫迅雷不及掩耳盗铃?韩乔生老师发明这个句式不是随随便便脱口而出的,而是有预见性的,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清理掉市场上的盗版,以掩耳盗铃之势告诉人们,至少现在我们可以跟版权保护比较好的日本相媲美了。随便看了看那些“正版”,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有一个盒子里放的都是三级片。我数了数,有八九种,这些三级片分别来自泰国、韩国、日本、美国。

去书店看看,也没什么新书,连岳老师的《我爱吻连岳》(II)正在热销,旁边摆放的是另一本热销书《论扯淡》。横着一看就是“连岳论扯淡”。仔细想想,Q&A这种形式的确要有点扯淡精神才行。好多人跟我说,《我爱吻连岳》(II)要比《我爱吻连岳》(I)好看,可不,第一次吻连岳的时候有点青涩和紧张,第二次不就放开了吗,所以第二次感觉更好。没事大家就去吻连岳吧(往这个邮箱发信askoneask@yahoo.com.cn,咨询你怀疑人生的疑难杂症)。据说罗老师很嫉妒有那么多人吻连岳,马上要出本书《有人吻罗老师吗?》。大家看看谁的队伍排得更长。

作为一个约翰·列侬的爱好者,我买了一本《解密列侬》。事实上,国内出版的关于列侬的书也不少了,比如列侬前妻辛西娅·列侬写的《我的约翰——辛西娅·列侬回忆录》,这本书其实就已经揭示了很多列侬的秘密;扬·温纳的《列侬回忆》相对单薄一些,就是几个采访;阿兰·波森纳的《列侬》是本中规中矩的传记,但也值得一读。

《解密列侬》作者是一个记者,叫拉里·凯恩(Larry Kane),他的文笔很好,写的跟电影剧本一样,但是中文翻译弱了很多,凯恩的文笔没有尽显出来。我发现,但凡跟流行音乐有关的书,中译本都很差,我至今还对中译本《失恋排行榜》耿耿于怀,那么好的书,给翻译得乱七八糟。

凯恩非常用心去写这本书,甚至这本书可以当作一个新闻记者的教材,就是当你去回顾一个历史事件的时候该如何入手,既能把历史展开,又能像剧本一样丝丝入扣吸引读者。由于作者与列侬有15年的交情,所以对列侬这个人把握的很到位,但他并没有停留在这一点,而是采访了很多人,至少这样走出了他从前对列侬的认识,这样内容就更丰富。

同时,作者解密的重点不是那些花边八卦,而是透过更多人对列侬的认识勾画出一个更鲜活的列侬,他的人,他的音乐,他的思想,以及他作为一个偶像、音乐家、诗人、丈夫、父亲角色时究竟是什么样子,这些角色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我很喜欢书中的这句话:“一个带着唯一一本护照的男人(陈良宇老师有13本护照),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他无疑是世界的公民。”

带三个表 @ 2008-07-30 0:24:10 分类: 闲扯

帮我同事马戎戎找人。
有谁会说阿富汗语?在naoyun期间,有个阿富汗友人来中国,需要一个翻译。
如果您会阿富汗语,过几天没事,不妨报名,有费用。
这位塔利班、拉登的老乡是个导演。
如果您会阿富汗语,又看过几部阿富汗电影,那正好。没看过也行。
马戎戎的邮箱:marongrong@gmail.com

带三个表 @ 2008-07-29 14:23:10 分类: 闲扯

一个人的姓氏决定了一个人名字的魅力,比如我们姓王的,不管起什么名字都不好听。如果你姓胡,后面跟一个动词,就会很好听,胡说,胡来,胡诌……

我们单位有个同事叫尚进,这名字起得特别好,如果你对一个女生说,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追求上进呢?你要追求上进。于是尚进很快就成家立业了。

最近,尚进同学喜得贵子,三联的传统是只生儿子不生女儿。三联二代基本上都是儿子。尚进说儿子还没起名字,苗师傅说叫“尚班”,一看就是劳动人民的本色。李伟说叫“上岗”,或者起个日本名字叫“尚都国际”。但不管怎么说,尚姓起名字都很好起。

我给尚公子起个名字:尚床。这名字很好,哪个女孩一叫他的名字就相当于默认值。

带三个表 @ 2008-07-29 3:26:14 分类: 闲扯

《关于草履虫》这篇博客让一个人感到很不满意,
她叫桑格格,就是《小时候》的作者,
她写过一本关于小时候很好玩的书,
她说,不是许知远最早说的,是她最早说的。
好吧,反正不是我最早说的(但我可能是最早在网络上用于脑残的人身上),
谁最早说的对我来说不重要。
在此,我再补充一下,桑格格老师在上初中的时候当生物课代表,
称呼脑袋有贵恙的人时叫做“草履虫”。
有桑格格的中学童鞋吗?
站出来核实一下,
如果没有,就这么定了。
是桑格格童鞋在上初中的时候第一次对脑袋思维方式有问题的人形容为“草履虫”。
如果有人上小学的时候这么称呼过,
欢迎留言,并举出证据。
嗯哼。

带三个表 @ 2008-07-28 21:24:57 分类: 未分类

我一直以为我的亲戚不看我博客。后来才发现,有很多亲戚看我博客。

老六刚开博客的时候,写的可欢实了,突然某一天他不怎么更新了,更新起来也是显得十分端庄,跟他“贱可贱,非常贱,天行贱,君子将自贱不惜”的精神相去甚远。有人问老六,咋不更新博客了?老六娇滴滴地说:“讨厌,人家最近很忙。”可以我当时的观察,老六那段时间闲得很,常常吆喝大家搞各种名义的饭局。某次饭局,酒过六巡,老六长叹一声:俺为了孝敬父母,给他们配了一台电脑,让他们没事打个游戏啥的,结果俺弟弟教他们学会了上网,打开浏览器默认的首页就是我的博客,所以俺不敢在博客上胡说八道了。

后来大家看到老六写博客变得像Z宣部的领导一样严肃,多半是在向家里报平安。

我妈我爸都不会上网,所以我在博客上怎么撒欢他们都不知道。但这不能保证我那么多表姐表妹表弟外甥外甥女看我博客,她们看完后还会打一个长途电话向我妈汇报。然后我妈就打电话骂我:“你怎么又把Ào—yùn说成nào—yùn啦?”我一听就知道有奸细。

前些天见到我表姐,好多年没见了,见面她就说,我天天看你博客,一边看一边乐。我说,你千万别告诉我妈,不然她又该担心我了。表姐说,以前就是我告诉她的。后来我外甥女也来了,她说她也看我博客,也常常告诉我妈……一帮奸细。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可以屏蔽亲戚浏览博客的软件,我装上一个就踏实了。

表姐说,她现在发愁的就是我外甥女,26岁了,还没男朋友,平时接触的都是女孩,很少有男性。然后跟我讲了半天,问我能不能给她找个男朋友。我说只要她帮我找女朋友,我就帮她找男朋友。不过,但凡谁让我找男朋友,我都发愁,一来我认识的适龄男的很少,二来我认识的这帮人都是有家有口的老男人,就算个把孤男,也都淡漠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因此,原材料短缺。我能想到的就是,通过博客给人寻友。

强行插播一段广告——
《伊周Femina》杂志招聘资深专题编辑

法国发行量最大的女性生活周刊中文版招一个资深编辑,该杂志在上海。
要求:1.本科及以上学历,文学专业优先;2.5年以上工作经验,在一流平面媒体有过编/采/写经历者,或有周刊、报刊经验者优先;3.热爱编辑工作,文笔优秀,具备良好的新闻敏感度,擅长专题策划;4.拥有丰富的作者及采访资源(明星、娱乐、健康、两性、心理、旅游等内容相关);5.勤奋好学,具备团队合作精神,以杂志利益为先;6.熟练使用办公软件。

联系人:吴珏
Email:jue.wu@hfm.com.cn
网站:www.femina.com.cn

我问外甥女,想找啥样的男朋友?外甥女讲了半天也没讲清楚,我想大概如下:一、在北京居住,人要靠谱,品行端正;二、收入稳定,月薪怎么也得6000以上,最好有房子;三、年龄30-35岁,大学研究生以上学历;四、无不良嗜好;五、无大男子主义倾向;六、孝敬父母、身心健康;七、身高在173-180之间。

我再说说我外甥女,我外甥女不是美女,但也不难看,身高165公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研究生毕业,平时热爱文艺,属于文艺青年。现在某会计师事务所作会计师。

说实话,我对我外甥女了解的并不多,我1980年就来北京了,外甥女是后来考到北京的,在北京念书期间,来往也不多,我平时能收到外甥女的短信就是:“舅舅,最近有某某某的演唱会,你能搞到票吗?”然后我就满世界找票。在我外甥女看来,北京所有的大小演出的门票都归我管。

当然,如果您觉得合适,不妨来信试试。我外甥女的事情,肯定我要管的,所以您得先通过我这一关。如果您将来成了我外甥女婿,还得对她好,如果对外甥女不好,哼哼,我宰了你。

给我写信吧。
=======================================
这篇博客在我电脑里躺了很长时间了,一直不愿意贴出来,表姐一直询问结果,我实在不情愿,只好贴出来吧。我知道这种方式其实挺不靠谱的,但是没办法,这年头孤男寡女太多,万一撞大运就成了呢。

带三个表 @ 2008-07-28 15:47:32 分类: 闲扯

我一进门,我妈就说:以后不许你说nào yùn,听见没有?
我弟弟说:咱爸咱妈最近已经是首都治安志愿者了。每个人都发一身衣服和红袖箍,天天到外面站岗放哨,你要不老实就把你抓起来。
我估计过几天鬼子进村之后,我妈他们会更忙。
我妈说,那叫Ào—yùn”,不是nào—yùn,你地明白?
我说:nào—yùn。
我妈说:Ào–yùn。
我说:Now…
我妈说:不许说英文。听我说:Ào–yùn。
我说:nào—yùn。
我妈说:Ào–yùn。
我说:nào-yùn。
我妈说:你说你这么大了,还让我操心,听清楚,这么说:Ào–yùn。
我:噢—晕!
我妈说:算了,下次回来我再教你,我得出去执勤去了。

带三个表 @ 2008-07-28 13:14:57 分类: 杂谈

把一些网络脑残者命名为“草履虫”不是我的发明,是青年学者许知远老师说的,本人不敢掠美,出于对版权的尊重,在此我要说清楚。由于我觉得形容得太形象了,就忍不住挪过来滥用了一次。

好像是一个周末,我去三联书店买书,碰上许知远老师,在门口聊了一会儿,言谈间他说出了“草履虫”这个概念。

我之所以在博客上出言不逊,用智商歧视的方式对待一些脑残者,是因为我一直认为的一个观点——明白的人不用讲清楚他也会明白,不明白的人你就是嚼烂了吐到他嘴里他也不明白。所以我没那个耐心。而且,我对待脑残的人只有四个字:简单粗暴。

当然,我这么写会有一堆草履虫发言,我也能想象得出他们会说什么话——都是以前在我博客留言中出现的——那些傻逼式留言。

在这一点,我不如韩寒。韩寒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以前他写博客可能没有意识到他在公众当中的影响,“韩白之争”让韩寒明白很多弱智的人其实并不明白他的意思,后来他写的很多博客其实都是有意识告诉人们该如何用脑袋思考问题而不是用脑残思考问题,这一点难能可贵。更多公众人物写东西仅仅是让更多傻逼去迷恋他们,但是韩寒没有。遗憾的是脑残的人只欢呼韩寒说话了,不在乎韩寒说了什么。有多少人能理解韩寒的良苦用心呢?

偶尔没事我就去新浪看那些知名度较高的博客,我不看正文,就看留言,整齐划一的留言,真像一个傻逼里生出来的。我是没有这个耐心允许“同一个世界,同一条留言”的人在我博客上撒欢,我会定期屏蔽掉一些脑残式留言,我之所以用Wordpress,就是因为它有这个净化且优美的功能。

过几天我会写一篇《你知道你是如何变成脑残的吗?》,敬请期待。

带三个表 @ 2008-07-26 1:25:59 分类: 杂谈

李亚鹏老师打狗仔队的新闻一出现在网上,就热闹起来了,最近有两条新闻,一条是奥运新闻,一条是李亚鹏打人新闻。一个媒体的朋友打电话问我能不能谈谈这件事,我说新闻我也没看,不好谈。放下电话后我的想象是,网络草履虫又该表态了,比如支持谁,反对谁。

果然,今天上网浏览了一下各大媒体的报道以及知名博客们的态网络上炒得热热闹闹的其他事情也殊途同归,不出我所料,网上分两个阵营,支持或反对。而且,支持李亚鹏老师的占绝大多数,因为他像个爷们,因为他像个丈夫和父亲,李老师颇有人性……这种网络化的解读读起来真解气,但也容易中毒。马勒逼的,为什么大家的反应出奇的一致,单细胞动物就是这样。而恰恰是网络的氛围会误导更多人,会让更多人逼真地以为事情永远可以在正反两方面做出选择。除此之外,就没别的动作了。

当然,除了李亚鹏老师这件事,别看热火朝天,其实草履虫们的思维跟他妈僵尸没什么区别,除了僵硬麻木的激动,没别的。

我就偏不这么看。当然,另一批草履虫会站起来反驳,你就想别出心裁,为了不同而不同。你倒是想,你试试写一篇我看看,你得先从单细胞进化到两个细胞,在从两个进化到四个,然后八个,你就是进化到八个,说话也跟八哥似的,除了学舌不会别的。

我认为李亚鹏做的没错,狗仔队做的也没错。如果有媒体让我谈谈这个问题,我就这么说。草履虫又会说了,你跟没说一样,这不是抹悉尼么?我还抹堪培拉呢。我们为什么不去想想更复杂的事情呢?别什么事情一发生就立刻把自己变得特正义特人性,又没让你英勇就义,那刘胡兰不是谁都能做的。

他们都没错是因为他们都是在行使属于自己权限范围内的事情,做父亲的当然要保护女儿,这是李亚鹏老师的权利,做狗仔队的想获得独家信息,舍生忘死想得到新闻,这是他们的职责。你说他们谁做得不对?都对吧。当草履虫用道德角度去评判时,就有对错了,就自然而然站在李亚鹏这一边。

再进一步讲,你们之所以对八卦乐此不疲,不还是因为这些狗仔队八卦记者给你们提供的信息来源么,如果没有狗仔队,您的生活是不是会淡出个鸟来。我想最近大家都有点嘴里淡出个鸟的感觉了吧,因为有重大事情发生,新闻都是一件事,你觉得无聊了吧,如果有个狗仔队给您爆爆料,是不是跟摸到你得G点一样爽?您爽够了突然觉得——我需要冷静。羽扇一摇,就占到道德高度上了——你妈逼狗仔队,你缺德缺到这份上了。类似这样的话你们也曾经骂在李亚鹏身上过吧?

李亚鹏被媒体骚扰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还是个能沉得住气的人,甚至有时候还主动配合媒体,这次发火,大概也是逼急了。但你会说,万一是公司炒作呢?是啊,万一是公司炒作,你们的道德不是就被集体劫持了吗?那你们更该反省一下为什么只会一个傻逼动作了。还别说,真有这个可能,比如王菲的经纪人偷偷告诉狗仔队,他们两口子要去不丹,你们可要盯住了,最好再搞些事端出来,说不定过段时间王菲就复出了。你们没事该跟荷里活的编剧一样,运用自己的想象力,多设计几个场景,开拓一下被义务教育致残的思维,别以上来就一个道德反应,看上去挺整齐划一的,又没让你参加朝鲜国庆阅兵式。

现今娱乐业和狗仔业为什么这么发达?似乎没有人思考过,不仅仅是因为你们都是草履虫,而是因为你们都喜欢消费八卦,没有消费者消费这一环节,哪有他们的事情。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棒子老虎鸡的关系,狗仔队是棒子,明星是老虎,你们就是一群鸡。鸡又可以啄棒子……循环往复,永不歇息。在这三足鼎立的关系中,每一环节都可以用道德判断来解析,但永远停留在道德判断上,就有点滑稽了,因为作为最大的消费群体,是最没资格做道德判断题了。最好的道德判断就是你别去消费。你受到了吗?这时候坐在第七排左数第15个位置的同学站起来了:我就从来不消费,我就受得了。这位同学你先坐下,如果能说服一屋子的人都站起来跟你一样,前面的话算我白说。这时候坐在第四排左数第六个戴眼镜的同学站起来了:你说得不对,网络上单细胞动物毕竟是少数,站出来表态的是少数中的少数。你不能以偏概全。

嗯哼!这位同学你先坐下,你偷换了我的概念。我指的是消费群体,在谈娱乐消费,而不是指那些道德留言的人。好,就算你没偷换概念,多细胞动物的态度我也没看见啊。我的意思是,关于李亚鹏老师打狗仔队的事情,其实它真正体现的不是道德层面的事情,而是娱乐业余媒体、受众之间相互依存的陈关系,这种关系其实是“吉祥三宝”和谐如意的一家。你应该想到的是,当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三方各获得了什么。就是说——你除了道德判断之外还要有几个花样。

又有一位同学站了起来:那个孩子是无辜的,不能这么对待孩子。这位同学,上次刘海洋拿硫酸泼狗熊的时候好像你也站起来这么说,要爱护动物。要不你现在抱着你儿子去各大国家的首都机场走走,放心,没人拍你。知道这是为啥?你不是明星。所以你儿子在公众当中没有任何价值。努力吧,同学,争取让你儿子变得有价值,至少不会像你这样。

你看,这件事的结局多圆满啊,而你们排了半天的队,也没你们什么事吧。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多学几个反应动作。

时间到了,下课。

带三个表 @ 2008-07-25 22:55:38 分类: 闲扯

喜欢在我博客上留言的同学,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从即日起,凡是在我博客上留言,都要经过审查通过才能放行。
这是我擅自规定的。
至于为什么,回家问你爸妈去。
反正我也不建议你们留言,
如果有些人留言最终没有显示出来,
请不要再留言质问“为什么不显示”“为什么删我留言”之类的单细胞动物的问题。
大热天的,有时间好好歇歇,
瞎留什么言。
有正经事的(比如写情书之类)可以给我发邮件。
怀疑人生的人请给余秋雨老师留言或写信。

特此通告。
祝大家假期愉快。

带三个表 @ 2008-07-25 3:30:46 分类: 闲扯

如今坐飞机查的都比较严,为了不给安检人员增加负担,我出门连洗漱用具都不带了,比如洗面奶啊,洗发水啊,都扔在家里,我也不喜欢托运,因为每次托运都会造成某种物品损坏。

现在不让带打火机上飞机了,凡是跟火有关的东西都不让上飞机,比如打火机,烧火棍,《星火燎原》这样的书,甚至演员仲星火也不让上飞机,如果您上飞机前还带着火气,也得把火撒出来之后才能上飞机……

对于我这个抽烟的人,身上没有打火机是不行的。夏天常常换衣服,换衣服就经常忘记把打火机带上。出门后想吸烟,就只好买一个。如此一来,我积攒了很多打火机。昨天坐飞机,进候机厅之前先在外面吸一支烟,然后特别自觉把打火机扔掉。

安检的时候,安检人员说,你包里有打火机。于是我就翻腾,终于找到了一只,乖乖地交给安检人员。然后安检人员说,再过一遍。结果,她说还有打火机。我又翻腾半天,没找到。我说,您找吧,我没找到。她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于是只好再过一遍,还是说有打火机。又打开找,我还是没找到,安检人员也没找到。这时,后面站了一堆人等着我且瞪着我,我特别着急。安检人员说,再过一遍。于是又过一遍,显然,机器对我的包了如指掌,又提示有打火机。工作人员又打开我的包,把所有东西都翻腾出来了,终于在一个夹缝中,找到了一枚绿色打火机。看来在夹缝中求生存也不容易啊。然后工作人员又过了一遍,终于,没有提示有打火机了。

后来我就想,我家里的桌子上还有4个打火机,幸亏没有都放在包里,据说6个就得抓起来了。这规矩肯定是老六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