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8年8月11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8-08-11 2:21:24 分类: 杂谈

为了能让上海的朋友看到一个相对质量好一点的DV,这段时间加紧做后期。因为演员大都来自北方,我说话也是北方习惯,所以,剧本写得很北方,如果没有字幕,估计长江以南的同学会看得一头雾水。尤其是,男主角狐狸同学经常是每句话有三四个字吞下去一半。配音的时候他才知道,学自己说话竟是件如此困难的事情。

样片粗剪出来的时候,我实在不忍心往下看,因为声音很差。执行导演阿福告诉我,这次穿帮不多,只有四五处。我拿回家一遍一遍看,第一遍找到六七处,第二遍找到四处,目前还有至少四处穿帮根本无法修复,好在大眼无神的同学一般都看不出来。

(男主角李大勇由胡力涛扮演,在剧中是个狗仔队)

7号那天,把一些演员纠集到电影学院后门的一家公司,给部分场面配音。罗老师在剧中的画外音也需要配音。一个以说话获得公共形象的人,照理说嘴皮子应该没问题,但罗老师当时在录制这段话时的窘样,实在惨不忍睹。当时我想,后期再让罗老师配音吧,再逼下去,会出人命。

通知罗老师,罗老师一听要配音,干脆把电话直接呼转到童自荣老师那里去了。后来罗老师唯一的同事黄斌老师向我解释,罗老师这辈子就是这个命了,他一紧张就不会说人话了。然后浑身冒热气出汗哆嗦。罗夫人每次审讯罗老师,根本不用大刑伺候,在问问题的时候只要把手放在罗老师的后背上,根据出汗的程度就知道罗老师是否在撒谎,一个从来不撒谎的罗老师,生存是多么艰难啊。想到这种类似渣滓洞的场面,我胸一软,算了,声音有问题就有问题吧。

所以大家会欣赏到罗老师原生态的声音是什么样子。

(女主角戴芳由张素婧扮演,在剧中是一个电台主持人)

今天折腾一天声音修理,之前我看不下去,是因为声音太糟糕了,但是在合成师晓晓老师的妙手回春下,把声音修理的非常好。今天在做后期处理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特别好玩的错误,我听了无数遍都没听出来。我们的男主角狐狸同学虽然是全国业余网球比赛冠军,但是他在拍戏的时候看上去四肢非常不协调,不能同时做两个以上的动作,比如说话的时候不能有表情,有表情的时候想不起台词,好不容易表情和台词可以同时出来的时候,又忘了该做什么动作。他有一句台词,自言自语的时候要把手中的东西抛起来,然后再接住,这个场面他拍了二十多次居然都没通过。剧组的人在大太阳底下都睡着了。

后来,凡是跟他搭戏的人,都会随时提醒他该干什么。比如,人们会提醒他:“赶紧笑”“伸手”“皱眉”“回头”……有时候,往往这些提醒就会被录进声音里面。有一场戏,男一号和女二号去偷拍一个明星,俩人躲在树丛后面,明星出现后,女孩应该站起来看,男一号这时候该举起相机拍照。男一号怕女孩探头暴露目标,所以一边拍照一边用手把女孩的脑袋按下去。

(男一与女一)

狐狸在拍照的时候有台词,一遍按快门一边说话这对他来说本身就很难了,还要伸手把人脑袋按下去,就更难了,相当于跳水动作里面的难度系数3.8。为此,执行导演阿福告诉女二号,到时候提醒一下狐狸,别忘了按脑袋。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句话:“快按我头。”这时狐狸才想到去按人脑袋。但是这句话后期剪辑和我反复观看的时候都没听出来,因为当时俩人离麦克有段距离,再加上当时那个小区被我们闹腾得鸡飞狗跳的,杂音很大,根本没听见女二号在说什么。今天在做声音处理时突然听到,差点笑死我,如果没发现,直接就这么出去了,大家不就都知道拍电影的秘密了吗。

这个意外发现挺振奋人心的。不过更振奋人心的是今天中国男足勇夺两枚红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