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09 » 一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1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01-31 18:26:59 分类: 闲扯

发如韭,
剪复生;
头如鸡,
割复鸣;
博如牛,
宰复耕。
http://www.bullogger.com/

带三个表 @ 2009-01-30 12:35:37 分类: 未分类

我很担心这种新爱国主义,外国媒体对中国稍有微词,那些爱国者们便在网上群起而攻之。问题是这些年轻人没有经历过贫穷,吃大锅饭的时代;缺乏管束,涉及很少,阅历有限。这些年轻的爱国者们缺乏感情包容,对生活的不确定性一无所知。但当时代困难的时候,他们的态度就会转变,变得更成熟,因为这种形式的资本主义在中国因行不通而不得不终结,困难的时代就快来了。

                                                                    ——余华

 说的直接一点,就是缺练。

带三个表 @ 2009-01-29 7:14:46 分类: 杂谈

我很喜欢一首歌,叫《掌声响起》,最早是在一个盗版拼盘里听到的,那盘磁带真的不错,不知道是谁盗版的,1988年就有这样的眼光,几乎把我喜欢的台湾流行歌曲都收录进去了。据说,凤飞飞老师在第一次看到这首歌的歌词时感动的都哭了,对于从事舞台表演的人来说,这首歌确实道出了他们的一种心境。有一年我在工体看张帝演唱会,他唱了一首《小丑》,也挺感人,这首歌和《掌声响起》一样,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演艺者的辛酸。你有这样的感受,你就会感动,就会有这样的歌。

上个世纪80年代,我常看演出,那时候都是走穴,一帮人拼一台演出,歌手上台后,其实挺不会调动观众的,就知道玩命地唱啊跳啊,台下的观众特给面子,看你在台上挺辛苦,就不停地鼓掌,现场气氛很热烈。后来,港台的歌手来大陆演出,他们有个习惯,向观众要掌声。那时候在北方,港台明星市场不大,尤其是唱一些内地人不熟悉的歌曲,容易冷场。但是歌手很有经验,用各种方式调动观众的情绪,观众也禁不住挑逗,慢慢就配合上了。当歌手对着南边观众喊:“这边的观众来点掌声好伐啦?”然后跑到北边:“这边的观众来点掌声好伐啦?”观众稀稀拉拉鼓了两下,歌手显然不满意:“你们没有那边的观众掌声大,再来一遍,一、二。”我记得有一次看演出,歌手在台上如此这般要掌声,观众回给他的是嘘声。那时候的观众特实在,文明看演出,理智对挑逗。你死皮赖脸要掌声,才不尿你呢。所以把歌手弄得很尴尬,是谁我就不说了,丫现在还活跃在舞台上呢。我觉得歌手站在舞台上挺孤独的,听不到掌声就像现在一些脑残的人话里面不带“雷”“山寨”一样孤独。

进入90年代,随着我们对港台文化日渐了解,那些大小星星们,慢慢都变成我们的偶像,他们再开演唱会,向观众要掌声,观众都特慷慨,这大概就叫“互动”,我在研究中发现,一场演出,要掌声的次数多少跟这个歌手傻逼程度以及他的观众傻逼程度成正比例。真正武林高手,杀人的时候从来不用兵器,甚至连手都不用抬,就抬抬眼皮对手就尸骨未寒了。一个真正牛逼的歌星,根本不用要。

后来内地的歌手也学会了这一招,如果舞台四周都有观众,他可忙了,东南西北到处要,跟交警一样忙。我看就跟个要饭的没什么区别,叔叔大爷哥哥姐姐,给口饭吃吧。观众是歌星的衣食父母,多少也得给点。看在你把整个现场观众搞得鸦雀无声的份上,看在你对口型都没对准的份上,看在你把歌唱跑调的份上,就给你点掌声吧,不然多可怜啊。反正我遇到这样的歌手,绝对不会给掌声,要是我这样的人都去看演出,现场一定跟开会一样庄严肃穆,一定跟总理念政府工作报告一样。不过,据说以前开两会,主席讲话的稿子下面人手一份,都标好了在什么地方鼓掌,该怎么鼓掌,鼓掌多长时间,比如“掌声”“热烈掌声”“长时间掌声”“雷鸣般掌声”“全体起立经久不息的掌声”。

在前苏联,斯大林讲话的时候,底下的人最头疼,你既不能先鼓掌,因为打断领导讲话,要被处理;也不能最后鼓掌,因为这样你当晚回家就会有克格勃找你,然后你可能就没了;鼓掌的时候你又不能先停,先停肯定立场不坚定,也要被克格勃找麻烦的。所以有时候斯大林讲完话,能鼓掌20分钟,跟张艺谋放电影之后观众的热度一样。其实大林同学那时候站在台上早就烦了。

齐奥塞斯库在死之前开的那个会,他全票通过,台下鼓掌长达7分钟,比放一首《加利福尼亚招待所》的时间还要长29秒,但没几天丫就暴尸街头。这说明,在一个变态的政权下,掌声并不代表任何东西,每个人都会被迫发出最后的掌声,就像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一样。

掌声,只能表示一种气氛,人们发自内心的掌声和不情愿的掌声区别一下就能听出来,发自内心的掌声,总体是没有节奏的,鼓的特别响,最初几秒钟,有些杂乱,但是人都是个喜欢找节奏的动物,几秒钟后大家很自然地找到整个节奏,就显得齐刷刷了。掌声中还带着欢呼声、笑声,而且结束是渐弱,那是人类表达幸福与快乐的最好方式。不情愿发出的掌声,不是特别响,一般停留在中频段上,而且节奏相当统一,其中不掺杂欢呼声和笑声,结束的时候很突然。如果你想听到这样的掌声,可参照近些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那里的掌声99%都是人工制造出来的。

当我在80年代后期第一次从春晚听到人为掌声后,开始觉得挺傻逼的,干吗造假,节目好不好,观众看不出来吗?但后来我说服了自己,贵国是个造假大国,给掌声造假也是大环境使然。假如某一届春晚掌声都真实了,估计会很沉闷,那些烂节目没几个值得你鼓掌的,四个小时下来,过年的气氛没有了。只好想办法,于是就创造出一个新兴行业——领掌者。以前我写过,这类领掌类动物活跃于各大电视台的现场节目中,他是个指挥,负责活跃气氛,这样,节目播出来,才好看。从春晚及各类综艺晚会的效果来看,观众早就习惯好在虚假的掌声中了,这个跟听到拍马屁的反应是一样的——听着舒坦。

问题是,为什么观众不爱鼓掌呢?是你节目难看。但是有领掌类动物帮忙,导演们慢慢就活在这种幻觉中了,觉得节目特好看,现场气氛特别好,对节目质量要求也就越来越低了,有“热烈”的掌声撑着,什么烂节目不能演呢。我担心的是,这些导演有一天变成齐奥塞斯库咋办?

当我们都活在这样的声场当中,哪怕是假的,也都会慢慢习惯,当有一天没有人领掌,让观众自觉鼓掌时,我相信导演和演员都能吓死。天哪,原来观众的反应是这样。而且当观众习惯被要掌声和习惯被领掌,大概有一天就不会鼓掌了。

一假遮百丑。只能说,假确实达到了很好的效果,后来电视台又找了一批志愿者举荧光牌,冒充粉丝。这一点被湖南卫视做到了极致,韩寒在博客里说他去湖南卫视做节目的经历,其实对很多人来说早就见怪不怪了,也就韩寒这种不乖的孩子出来捣乱。选秀最火的时候,有很多粉丝捧场,也有很多雇佣粉丝捧场。这些孩子都不大,一生当中能亲历现场直播的机会不多,但赶上一次还是造假,对这些孩子的世界观有什么影响,不好说,但至少他们以为,这样适度的造假是可以的,电视台都这样,我干吗不可以呢?以小见大,慢慢胆子就大了。难道真的要把这批孩子培养成政治家?

其实张艺谋们安排《假唱祖国》并没有考虑太多,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至少他拍电影习惯了配音,至少民间艺术里面还有一种叫做双簧的形式,至于对两个孩子同时的伤害,相比起国家形象,那又算什么呢?说到底,还是造假变成了常态,觉得天经地义,于是就变成国际性造假了。还好,有个不解风情的陈其钢,我认为陈先生在揭示这件事的真相远远比那首《油和米》更应被载入史册。退一步讲,如果真要维护国家形象,干吗要刘欢唱主题歌呢,他的形象并不好,应该让梁朝伟站在前面动嘴,刘欢在后面真唱才对。选择刘欢,当然跟选择杨沛宜不一样,在刘欢身上造假不容易。我相信,《假唱祖国》在当时一定当成了创意的一部分,本来想投机取巧,结果被取笑。当然这事过去了,并且造假天天有,但如果不重视,从假唱祖国就能变成假蛋白质祸害祖国。

让掌声想起来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但让掌声真实响起来的确很难。《掌声响起》这首歌可能无数歌手唱过,我只相信,凤飞飞唱的时候落泪是真实的,因为她听到的掌声是真实的。如果我们的歌手都活在虚假的掌声中,可能有一天哭的功能都会退化,只能在面对媒体作秀说假话的时候练习泪腺功能了,可是泪腺功能恢复了,又不会说人话了。哎呀,真让人操心。

带三个表 @ 2009-01-29 3:56:38 分类: 说书

今天推荐几本。

1.《音乐人类学:历史思潮与方法论》
这本书的内容是论文,不同国家的音乐学者撰写的音乐与人类关系的文章集成。

2.《中国大陆1900-1966:民族音乐学实地考察》
对民族音乐和传统音乐没兴趣的人就别关心这本书了。中国很多文化遗产的整理都是在文革之前进行的,在文革之后就不重视了,这本书记录了当年的考察过程和研究成果。

3.《社会中的音乐:音乐社会学导论》
这个作者最牛逼的地方在于,看似非常复杂的音乐与社会的关系,被他几句话就能说得清清楚楚,因为是导论,基本上都是提纲,但我读起来发现是点中要害的警句。

4.《世界民族音乐地图》
作者用很浅显的方式介绍了世界各地的民族音乐常识,我读着不过瘾,这大概是中国人提纲携领时的通病,在人与音乐之间的关系上描述的太简单。这本书跟《世界民族音乐文化》比较类似,后者内容更丰富一些。

5.《世界民族音乐》
这是一本教材,挺枯燥的。

6.《人类的音乐》
梅纽因跟一个音乐爱好者一起讲述你该怎么听古典音乐,以及古典音乐的历史。古典音乐为啥那么好听呢?看完这本书你就知道了。其实你不看也一样能知道,看完你会知道好听的原因。

7.《活埋蓝调里》
詹尼斯·乔普林传记,乔老师当年有句名言:“Onstage, I make love to 25,000 people - then I go home alone。”想知道她是如何跟25000人做爱的吗?这本书里有答案。封面是台湾版的,大陆版的封面没什么可看的。白纸黑字跟没设计一样。

8.《途中的镜子》
作者莫里斯·迪克斯坦深受中国文艺青年的喜爱,他的《伊甸园之门》是最初中国人了解美国文化的一扇门。这本书写美国文学的,也许书里提到的小说你一本都不知道,但不妨碍你把本书当成一本好看的书去阅读。

9.《流行病与文化》
这两样东西还能扯到一起?事实上我们闹非典的时候就产生过非典文化,疾病不仅仅是医学领域关注的事情,也是文化领域关注的事情,难道不是吗?

10.《是名画总会被偷的》
看完这本书我才发现,偷一幅名画比抢银行容易多了,也根本不像电影《盗走达·芬奇》表演的那样复杂,其实很简单:走进博物馆,把画从墙上摘下来,将其包好,出门,上车走人。怎么样?要不咱们试试?明天早上国家博物馆门口见。

11.《达利的骗局》
又是一本跟艺术有关的书,这次不是盗窃,是欺骗,如果你是一个骗子,你可以成为像安迪·沃霍尔或者达利一样的艺术家。

12.《色情史》
如果你有耐心把一本印着香艳名字却十分枯燥的书读下去,收获可能比你十部A片还管用。但是绝大多数慕名而读的人,不会把本书看到第37页。

13.《追踪进化论》
如果你想在看书的时候折磨自己,这本书是最好的选择,至于为什么,你看看就知道了,反正我看了不到1000字就快疯了。但我很想看下去……却看不下去。

14.《中国现代思想散论》
作者叫袁伟时,他的一篇文章让中国青年报的冰点遇到了不少麻烦,他在网上被誉为卖国贼,这本书几经波折,还是出了。

========友情提示=======
本人不对这些书内容是否符合你的口味负责,如果您不慎买了其中的书,并且有上当的感觉,活该!要自己学会探索与发现才是正道。

带三个表 @ 2009-01-28 5:14:20 分类: 闲扯

三表,你好!
我是一名在德国即将毕业的留学生。过去三年,我一直在一家德国网络广告公司从事市场调研的工作(课外时间打工)。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因为我不仅可以把所学的知识运用到实际工作中去,还可以接触到中国网络广告市场的研究项目,让我这个“中德接口”得以有用武之地。
去年暑假期间,公司派我在这家企业位于北京的分支机构工作了三个月。我发现,中国和德国员工之间存在很大的文化冲突,导致工作效率不高。我一直希望可以把自己在过去三年的留德所获,文化理解上的,知识上的,还有已经积攒的工作经验运用到将来在中国的发展机会上。所以,我有个想法,就是跟在德国的老板毛遂自荐。
我想知道,如果你是老板,或者你在三联,有个年轻人向你走过来,跟你说:老板,我有个想法,关于公司发展运营方面的,很想占用您的时间,与您分享。我已经做好一个ppt的文件,只需要30分钟时间向您阐述我的想法。三表,你会给这个年轻人机会吗?在我的提案里,提出问题和分析问题所占的比例不是很大,我把重点放在了最后的解决方案上。做为老板,你更看重的是什么呢?也许我目前的能力还不够,但是我很想有个机会试试身手。特别是很多外企不是想帮助中国发展,就是想赚快钱,所以我很想告诉他们,在中国想发展好,就要重视对中国员工的培养,而不是单一的发工资,更不是请一大帮香港、台湾的老板来管理团队。香港和台湾的文化跟我们大陆的文化还是有着差异性的。
非常想听听你的建议。先谢谢了!
最后,在8800公里外的汉堡给你拜年啦!祝你有个顺利,健康的2009!
刘月

=========回答========

刘月同学:
你好,这可能是目前唯一一封拿出来不修理来信者的回信。我深感荣幸。

你在网络上找到“中德接口”,不意为你在现实中找到这个接口。所以你在北京实习期间看到的中德之间的文化冲突才会让你真正了解中国,你不去德国,你大概不知道中国人有什么问题,当然,去了别的国家的人回来都觉得中国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像我这样什么国都没去过的人也觉得中国有问题,结论是:中国有问题,中国人有问题。

中国或中国人的最大问题就是我常在博客上说的那句话——没有经历过残酷的资本主义市场训练。这句话挺抽象,但是在实际中发生的问题大多与此有关,如果你跟一个相对比较落后的非洲某个国家比较,就会发现中国的长处,跟德国比较,就会发现中国的短处。逆流学的那个国家有个老先生说过: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

出国留学的人,回来后都会面临这样的一个困惑,就是发现我们有问题,你发现这个问题很好,因为你在留学期间真的学到了东西,发现了人家的好,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而不是像有些留学生出国后除了看书就是看书,回来后还跟白痴一样。那破书在哪不是看。真正的留学是要学到课本和老师教给你之外的东西。我想你学到了一些。还好,你没有跟我说“你们中国人如何如何”“在我们德国如何如何”。我觉得发假洋鬼子式的牢骚没意思,关键是要看出来两边的差异在哪里。

以我对德国文化的粗浅理解,我觉得德国人做事比较严谨,一个哲学发达的国家,肯定是这样。而一个儒学比较发达且地域辽阔文化习俗和文化素质存在重大差异的中国,在羞答答地放弃德国大胡子老头的那套理论走向小资本主义的初期,一定做事不严谨,什么规格都有,但不管什么问题,其实都是和传统有些关系,这一点不会因为我们经济发展、大国幻觉崛起而立刻发生改变。它需要更漫长和更残酷的资本主义意识训练。那么,什么是“资本主义训练”?包括市场化的思维意识,平等意识,责任感,尊重他人的权利等等,但我不是说所有资本主义的东西都是完美的,但至少目前我们资本主义的时候原来的那一套是不完美的。

这里提醒你的是,你想把学到的东西运用到中国的实际当中去,会遇到很多阻碍,不是一段时间能解决的,他需要你在公司内部形成一个制度,而保障公司内部制度实施的前提是国家对企业有相应的制度,所以,这不是你一个人能战斗解决的。不然你按照理想状态去做,就会没有相应的支持。

我不是老板,我也想象不出如果有个年轻人在向我走来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但我知道的是,你这种貌似电影里的桥段仍然停留在一个理想状态,不符和你在中国的环境。最好的做法是,你先了解目前中国公司存在的一些问题,对比着你在外国学到的经验,然后做你能做到的事情。那个PPT文件就不要给老板看了,等你慢慢升到一个中层管理者的位置,在跟老板说也不迟,因为那时候他会很重视你,但现在他可能根本不会把你当回事,因为他做事的那一套已经成了他的经验。这一点是所有中国老的通病,他们宁愿去听外面一个傻逼随便胡说的几句话,也不会相信公司员工的一句建设性意见。不知道有没有老板看我博客,我说的很对吧。

嗯哼,这位同学,你有理想和抱负,别急,是金子总会花光的,这些想法都在你的脑袋里,丢不了。也许将来某一天,它会变成现实。但前提是,在将来的某一天你的血仍是热的。我担心的是,你回来一段时间后,为了适应中国的环境,就把某些珍贵的东西丢掉了。

带三个表 @ 2009-01-27 6:50:48 分类: 闲扯

三表你好,新年好!
我是你的一个读者,今天在你的博文《放鞭炮》里看到你小时候放鞭炮会捎带着戏弄猪啊,猫啊,老鼠啊什么的。不知道你现在还会不会这样做?我家里有几只猫,多年跟猫们一起生活让我有机会发现他们其实也有非常丰富和细腻的情感,高兴、恐惧、无聊、紧张、悠闲、焦虑啥的,尾巴上连上炮仗这种事一定让他们挺痛苦的,我请求你以后别做类似的事情了,如果你以后有了孩子,也别让孩子这样,我不是打着什么动物保护的旗号,而是出于内心真实的情感。每个人对环境、对社会的视角、感受不同,你的言论我也并不是全部同意,但始终觉得你是个言有物,行有格的人,是可爱的,所以一直比较关注和支持你,动物是不是痛苦也许对你来说无足轻重,但我还是冒着不知道会被你怎么损的可能跟你说了,希望你理解  : )
挺希望你看看一个美国的动物行为学家写的书《我们为什么不说话》,单向街可能还有,不过估计你懒得理我的建议 >_<
无论怎样,祝你新年里平安快乐!

==========回答==========
我在写《放鞭炮》的时候就想到会有一些爱心无限的同学会留言批评我不爱护动物了,大概是赶上过年,有爱心的同学都忙着过年去了,没注意到我曾经如此残忍地把鞭炮放在猫尾巴上的劣迹,不然一定会愤怒声讨,就像当年我南联盟大使馆被美国导弹炸了的反应一样。

类似指导我如何做人的信件我隔三差五就能收到一封,有些是苦口相劝,有些是恶语相向,让我觉得如果我再不听他们的话,我这辈子就完了,我就会变成双鱼座(男)那样的人渣了。而我又是一个最讨厌别人指指点点我言行的人,我从小就不听话,我要从小听话估计现在可能还在我们村里喂猪呢。

这位叫刘智的同学其实说得没错,首先他是个爱心无限的好孩子,其次他希望全世界的人都有爱心,尤其是我这样的人更应该加入爱心行列。看了该同学的信后我想了一下,要不要我以后在我博客左上角的说明文字上加上一句“我是个有爱心的人”,以后要是再有人误解我,我随时加上一句“我很尊重妇女”“我走路靠右”之类的话呢?我估计到最后,左边的说明文字会变成长篇小说……

我很奇怪的是,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人们都习惯去要求别人做什么或不做什么,而不要求自己做什么不做什么呢?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病呢?有人会说,王小峰,你现在挺有影响,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很多人都学你呢。我他妈又不是雷锋,你学我干吗?别把我往人格完美的层次上带,要去你自己去。我想干什么是我的事情。

其实刘智同学犯了一个绝大多数人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通过之言片语对任何事作出自己的“全面”判断。我说这样对待小动物,我就没有爱心;如果我说我养一个流浪猫,你就会说我有爱心。那么,请听题:我到底有没有爱心呢?

我之所以把这封信拿出来恢复,就是想告诉你,什么叫分析,什么叫判断。其实不光是你,很多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有知识没文化的人,甚至学者专家都容易犯这个错误。为什么捏?因为我们今天都太通天塔了,太容易发表自己的看法了,思考判断的时间少了,所以犯错率就比以往高出去很多。其实这种错误我以前也犯过,刘智同学也不要担心什么,你作出这种判断也算正常,希望以后判断之前多过过脑子,别像我博客后面的那些闹残留言一样。

再说说对待猫或其他动物的态度,我的确在猫的尾巴上绑过鞭炮放,前面文章说的都是事实,我为什么会这样做呢?首先,对于一个当时只有七八岁的小孩来说,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都正常,重要的是长大之后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今天,我该被人肉搜索。不过,我在1997年左右养过一只猫,我曾经对我家的猫作过如下事情,第一,我很爱这只猫,第二,我给它喝过汾酒,一瓶酒我都没舍得喝一口,都喂它喝了。为什么给猫喝酒呢?因为它一到晚上就精神,上窜下跳,把所有东西都打得乱七八糟,我试过很多方法,比如给它讲三个代表,让它看春晚,讲八荣八耻,让它听奥巴马就职演讲,它都听不进去。因为它不是人,你就不能把它当人来对待。我一喝酒就犯困,就想到猫也是这样,于是尝试着给它喝酒,一开始它不爱喝,慢慢就习惯了,喝多之后连沙发都蹦不上去,走路直打晃,每次都是我把它抱到沙发上,盖好被子,跟它讲,身为一家之猫,母仪天下,睡觉还蹬被子,着凉怎么办?然后还给它讲: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在给小尼姑讲故事,讲的是从前有个小和尚,跟小尼姑那个,被老和尚发现了,老和尚把小尼姑叫到一旁给她讲道理,讲的什么呢?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跟小尼姑那个,结果被小和尚发现了,小和尚把小尼姑叫到一旁给她讲道理,讲的什么呢?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小和尚,跟小尼姑那个……结果又被老和尚发现了。

后来,我家那只猫只要看到我手里拿着瓶子状的东西,都会变得很乖。动物跟你不一样,你能思考,它只能条件反射。对了,我还干过这样的事情,这只波斯猫掉毛,猫毛进到电脑里,居然缠在了CPU上面的电风扇的轴上,导致我的电脑突然断电,我写了四千多字给你的回信,居然在一瞬间就没有了。我很生气,就把猫按到地上,用剪子把它身上的毛都剪掉了,夏天,它感觉很凉爽,就不再躲在床底下纳凉了。只是,我的理发技术比较糟糕,这只猫的造型比较另类,像娄阿鼠。

估计我写到这里,好多爱心无限的人心疼地心里在流泪,仿佛我那一口一口酒都灌在你们的嘴里,那一剪子一剪子都剪在了你们的汗毛上。你说,猫也有自己的尊严,你这样祸害它它会伤自尊的。我不知道你要是这么想,你是把猫当成你了还是把你当成猫了?别没事因为爱心无限就搞得人兽不分。

再说说我在农村的事情,以前我在博客上写过在农村养猫的事情,如果看我博客的人有过在农村生活的经历并且有和家禽家畜相处的经历,大概能明白我的意思,活在城市鸽子笼子里的人不明白的话最好去农村体验一下生活。你的生活经历不足以明白人和动物是怎么相处,光看赵忠祥老师的《人与自然》《动物世界》没有用。

人和动物最高级的关系就是和谐相处,互不伤害,有各自的生活空间,相互依存。你该说了,互不伤害你还在猫尾巴上……我还没说完呢,那根系在猫尾巴上的线绳长的可以让罗老师当腰带了,你以为我傻啊?我家猫还要抓耗子呢,炸坏了你抓去啊?当年对我来说,我不过是有点好奇,当警觉性很强的猫听到身后一声响会作出什么反应,仅此而已,小孩对一切未知的事物充满好奇。我知道,你还是受不了,那你就哭去吧。我就不说当年我是怎么喜欢猫啊狗啊猪啊牛啊鸡啊。

我不喜欢把动物当成宠物,你只需让它知道你对他很友善就行了,不用当成自己的孩子那样,那只能说你很变态,或者说你生活挺无聊,感情经常受挫折。这又是捅马蜂窝的话,大过年的,让你添堵,真对不起。

我家隔壁养了五只大肥猫(原来我以为是四只),后来一问原来不是F4,而是温拿五虎。主人说,外面还一只呢。经常我能听到,外面这只流浪猫常回家看看,跟主人要点饭吃,吃完就走。主人对这只猫很好,不管什么时侯,只要猫来叫门,主人都开门。有一次我回家,发现这只流浪猫叫门,但主人不在家,外面冷啊,我想临时充当一次主人,便把门打开,让猫进来。它不进来,我就把吃的拿出来给它,它不吃。我平时不养猫,也没吃过猫粮,家里也没有这个,给它饼干、面包、巧克力、方便面、米饭、红烧肉、老干妈、花生酱、色拉酱……我家能吃的东西我都曾经尝试过给它吃过,但人家就认猫粮。后来我就想,它之所以成为野猫,是它的天性使然,或者说性格就是这样,你没法改变它。你想想,零下14度啊,多冷啊,可它就是在外面流浪。这跟人也差不多,有人就喜欢靠自己的努力活着,有人就喜欢做二奶。隔壁主人挺好的,尊重猫的选择权。以前我在院子里见到这只猫,它见我就跑,大概我是猫的天敌。后来,我总在门口见到它,它居然可以跟我有交流,有时候它会跟我上楼,放在以前,见到我早就跑了。

我小时候养的那只猫,跟我也挺好的,晚上睡觉只在我的被窝里,连吃耗子的时候都钻进我被窝里吃,经常是我早上醒来,发现大腿上全是血,吓得我以为来例假了。

我写这么多,觉得聊聊小动物时间挺好玩的事情,你也别把我往热爱小动物的层次上忽悠,我以后找女朋友肯定不会找养宠物的人,我自己也不会养宠物,动物的习性就是动物的习性,它跟人其实永远是保持审慎的距离相处,所以我就别往前凑合了。

最后谢谢这位写信的同学,新春快乐。
=======================================
我家院子里流浪猫大展

(你说我长得这么忧郁且有气质的文艺青年,怎么就找不到男朋友呢?)


(这位同学就是隔壁家养的流浪猫。我给它拍照片的时候它对我说:听说你曾经给我远房的表姐喝过汾酒?)


(看什么看?你没见过罗老师长什么样啊?)

带三个表 @ 2009-01-27 4:19:50 分类: 杂谈

过年,没事干,没事干就得找点事儿干,那就骂春晚玩吧。春晚不是一台娱乐节目,而是披着娱乐外衣的舆论工具。我每次看春晚,都属于那种“深刻领会型”的,每年我都是当传达精神看的。

但是为什么很多人对它抱有那么大的期望呢?因为它太逼真了,太像娱乐了,太像晚会了。以前春晚的确给我们带来过欢乐,所以我们就认为现在和将来它一样能给我们带来欢乐。因为我们错误地对CCTV怀有好感,认为这个节目做不好,是因为这家电视台有问题,是他们缺乏能力才把春晚弄得很难看。这家电视台的问题确实不少,但是动用全国的演员资源花上半年的时间做一台晚会绝对能做到极致,能做出一台灭掉美国最牛逼的娱乐节目的春晚你信不信?你不信,我信。能做出《东方红时空》的人,什么做不出来。那他们为什么做不好呢?每年都挨骂。

因为春晚被要求做成不是纯粹娱乐节目的节目,在一个比较变态的贵国,娱乐是无法做到纯粹的。由于在1983年CCTV的一些人没事干鼓捣出一台除夕电视节目晚会,并且影响越来越大,然后它就演变成一个舆论工具,用来在这一天告诉全国的民众,你们该看什么,该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审美,该从中聆听什么样的教诲,它用娱乐的方式教诲人们该如何不该如何,如果你没有看出来,那么恭喜你,你中六合彩了。

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只有北朝鲜和贵国的民众审美要由一些掌管权力的人来规定,比如他说你低俗你就低俗,他说你高雅你就高雅,他要求你领悟什么国家就可以浪费很多资源去普及推广什么,他让你一年去电影院看什么电影你就只能看到什么……同样,春晚只不过是所有这一切权力意志体现出来的漂亮的桌面图标而已,当你点击它,打开的是什么程序?你只看到两个字:歌颂。

今年春晚我躺在沙发上半睡半醒听了一个小时,然后去水立方拍色盲测试表,我很同情姜昆老师,自从梁左先生过世,姜老师就再没说过一段好相声,这次拿他做例子,就是他今年说的相声让我看到了一种欲言又止的悲凉,原来的曲协副主席都不能痛快说相声,别人呢?他说的《我有点晕》表面上看句句都是大实话,但都是拐着弯出来的,估计本子没少修改吧,改来改去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我听出来姜老师在踩着石头过河,不小心就掉水里了,左闪躲,右腾挪,他是在颤抖着讲笑话,尽可能不去触碰最敏感的G点,可相声要这么说下去的话,那还叫相声吗?这一点很像他当年说过的相声《如此照相》里讽刺的东西,唉,如此春晚相声。“当年李谷一一个人唱八首歌,现在八个人唱一首歌。”戴志诚赶紧接“现在人才太多了。”实际上是钱规则的人太多了,是个傻逼就想上春晚,“人才”能不多吗。多了怎么安排啊?算了,你们这个连唱这首歌吧,你们这个排唱京剧联唱吧,你们这个班,哎呀,比较难办,算了,在后面拍手吧。而且,越是这样的演员,素质越低,门子越硬,台长都扛不住的门子,不安排行么。没让我当春晚导演,要是我,这些“条子演员”不是想在全国人民面前曝光吗,不是想让全国人民记住他们吗,都给我站到台上当道具,4个小时不许动,衣领子上面都别上大头针,针尖冲上,你敢动一下?让你丫还上。

可惜的是,姜昆老师还没有达到话里有话境界,如果每句话都能让人浮想联翩又能把审查的领导蒙过去,那他真是牛了。他放弃了。相声这门艺术就这么给毁了。不过还好啦,有郭德纲在戏园子里口无遮拦,他的低俗风格的段子还是让人喜闻乐见的。

如果有一天,有人到我这个破旧不堪的家里做客,这人一进门就不停地赞扬:你家真是金碧辉煌,墙上刷的都是白银,这彩电是80寸液晶的吧,书架都是用檀木做的,这套音箱一定有30万吧,你喝水的杯子是汝窑烧的吧,瞧,书架上的都是宋版书,这花盆里种的是什么?哦,我见过,巴西红木;你的电脑也不错,Windows 8操作系统吧……如果这个客人神志正常的话,那么他只有一种可能——比较虚伪。听这话的人,如果正常,反应都是想吐。

每年我看春晚都会有这样的感觉,看着人像走马灯一样在台上上上下下,感觉就是不停地有客人进门来赞扬我家。你又说了,就一台电视节目,你又过度阐释了。或者肯定有不少人留言说:我从来不看春晚。还有一种装傻的人说:春晚是什么?是的,你可能从来都没有看过春晚或者不知道春晚,但是你从来都活在春晚的氛围中。你他妈又忘了,前面我不是说过吗,春晚只是个桌面快捷方式。当年八个样板戏,现在一台晚会。几乎变成了一个传统,一种民俗,一个让全国民众关在屋子里的狂欢节。但我总是无法产生我家金碧辉煌的幻觉。

==========================================
以前,春晚的相声小品还是可以批判讽刺的,现在没有了。你批判谁,谁跟你急。我早就说过,我们的言论表达不自由不仅仅是来自某种体制上的约束,也来自你我他之中的某些人,那个站在山底下的傻逼永远想把山顶上的人拉下来,往下拉一米他都觉得是胜利。

==========================================
今天看各媒体报道,春晚的正面报道很多,这不是它真的办得好,而是他们终于知道引导媒体导向了。今年春晚跟很多门户网站合作,保证了负面新闻少到最低限度,另外从90年代末期,导演们都知道要和媒体进行很好地沟通,至少媒体的正面报道让导演对上有个交代。这就跟你看《无极》一样,首映后媒体都是正面全裸报道,然后慢慢就会有更真实的声音出现。春晚现在也进入一个“事后”宣传档期了,比过去专业多了。

==========================================
看完赵本山的小品,我感觉他真是“山”穷水尽了,喜剧效果有好多种,不单单是拿愚昧无知当笑料一种。这么多年,赵大叔一直在一招鲜。没办法,俺们东北黑土地文化就是愚昧无知文化。但还是要感谢赵大叔这么多年给大家带来的欢乐以及推广东北话。脆弱的春晚没有赵本山就不行吗?我记得有一年我打电话采访金越导演,没说几句就在电话里吵起来了,本来想让他谈谈赵老师在春晚的重要性,他一听就不高兴了,说:“春晚没有谁都可以。”赵本山没春晚可以,春晚没赵本山不行。这一点我很佩服范伟老师,不上就不上,像东北人。但我深深地觉得,赵大叔该回关外了,铁岭是座大城市啊。

==========================================
延伸阅读:这里。英语不好的人就别看了。

==========================================
法国记者阿尔贝·杜鲁瓦对本文标题亦有贡献。

带三个表 @ 2009-01-26 5:35:06 分类: 闲扯

似乎对成年人来说,过春节的最大乐趣就是放鞭炮了,这也是我从小到大唯一还保持的过年时的习惯。小时候一过腊月二十三,村里的供销社就开始上鞭炮了,花花绿绿的,非常好看,不像现在的花炮,颜色都差不多。我这时候要想办法从家长手里要一些钱。那时候农村不流行压岁钱,有时候我妈能给我2块钱,其他亲戚这个那个能给我几块钱,这样差不多有10块钱,拿出其中的一部分去买鞭炮。二踢脚一毛钱一个,可以买十个。这十个不能都一口气放了,每天放两个,一个拿在手里放,另一个架在某个地方,然后对准一个目标,比如对准邻居家的一头老母猪之类的,然后点燃,砰的一声,就出去了,紧接着就会听到乓的一声,然后是老母猪的一声惨叫,落荒而逃。鞭炮一般都买一百响一挂的,买两到三挂,然后拆开,一个一个放,有时候可以架在树上,有时候可以放在老鼠洞口,还有一次,我用一根线绑在了猫尾巴上……没有响的鞭炮要把火药拆出来,然后放进自制的火枪里面,用来打麻雀(但从来没有打中过)。总之,在这些常规武器少得可怜的情况下,只能计划着一点一点玩。这样从年三十到正月十五每天都有事情做。

到北京生活之后,我渐渐就对放鞭炮没什么兴趣了,每逢春节,都是象征性的买点放放,算是过年了。后来,北京市颁布了城区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于是我又有了兴趣,我就在城区放,凭什么不让我放,就这样,一个几乎放弃的童年养成的好习惯因为禁止又让我发扬下去了。

现在的鞭炮看上去都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个头大,威力小。以前我觉得放麻雷子最过瘾,非常响,能把人震的直晕。后来不让卖了。好多鞭炮的威力真的不比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又贵又华而不实的烟花,价钱在600元以内的放出来的效果都差不多。所以每年花一千多块钱,五分钟内把它烧掉,算是过年了。

(就这么几个东西要花一千多块钱)

我家旁边就是什么七星盘古,据说是北京最豪华的一个写字楼,七星级的,当初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就是因为这个七星盘古栽进去的,这座设计得非常难看的楼群有三年时间变成了烂尾楼,后来奥运会要开幕,总不能在鸟巢旁边矗立起一排烂尾楼吧,这么好面子的中国人咬牙也得把它盖下去,只好把刘志华抓进去,这排楼才能继续盖下去,奥运会开幕之前,至少这排建筑的每个房间的灯都能亮,实际上目前只有最北边的一栋楼投入使用,其他几栋楼估计是因为资金短缺又变成了外表光鲜亮丽的烂尾楼,是不是要再逮进去一个人才能继续盖下去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麻烦的是,由于它还没有完工,出门的时候特别不方便,往北边去的路至今还封闭。

所以,我们家属楼的人为了鄙视这座七星级烂尾楼,除夕放鞭炮的时候把枪口都对准了丫。


(这幅图案可以称之为“精卵结合”)





(有点911的意思吧)

带三个表 @ 2009-01-26 4:33:36 分类: 闲扯

虽然我家住在水立方旁边,但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哪怕是接近过。除夕之夜,想去水立方看看,里面没什么人,很安静。拍了几张照片。以前我一直以为水立方就是一种蓝色,其实它还可以变色,但不是你每次晚上去都能看到这样多的色彩,要具备这样的前提:第一、要在重要的节假日的晚上去;第二,你的照相机要足够好;第三,你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它变化;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你要有一个PS里面的一种滤镜。而这些,全让我赶上了。(尼康D300,速度1/40,ISO=800)
null

带三个表 @ 2009-01-25 16:52:21 分类: 闲扯

今天中午起来,发现手机上已经有六十多条短信,除了卖房子的,就是拜年的。鉴于中国移动已经变相赚了我很多钱了,还授予我VIP荣誉称号,所以,我就不回短信拜年了,在这里一并拜年了。

祝你们身体健康,别像刘翔那样关键时刻掉链子;
祝你们多挣钱,别像黄光裕那样挣到把自己赔进去的地步;
祝你们多有浪漫的时刻,别像章子怡那样在沙滩上晒海星;
祝你们事业上飞黄腾达,别像王益那样摔得太狠;
祝你们天天胃口好,别像郭德纲那样喝藏秘减肥茶;
祝你们的生活及性生活和谐,别像某些事情那样被和谐;
祝你们的生活中充满快乐的折腾,别被折腾。
祝你们在未来的日子里没有“被”,一切都好。

带三个表 @ 2009-01-23 22:41:24 分类: 杂谈

话说《疯狂的石头》火了之后,电影制作公司满世界找类似“石头”这样的剧本:故事性强,投资少,见效快。那些老板们整天都想着出门的时候天上掉下来一块“石头”砸到自己的脑袋上。这些老板们的确该被石头砸死,一个不剩才好。这东西如果再复制一个或者像郭敬明那样抄袭一个还会有票房吗?除非你面对的观众都是一些90后脑残。这就是中国电影产业的现状,说他们急功近利都是夸他们,没受过残酷的资本主义市场训练的人都这样,老想找个捷径。

前几天一个高中生写信问我如何能找到一个成功的捷径,我回信说:凡是想找到捷径的人终将一事无成。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做到,那就是上帝,他说有光,于是就有了光。你顶多能做到走光于是就走了光这个档次。

其实电影制作公司为“石头”而疯狂就是因为过去市场成功经验太少,见到一根救命稻草,都想伸手抓住,要这样的话可能都淹死。不是有人说《疯狂的石头》是模仿什么电影吗,比如《两杆大烟枪》什么的,好像没有说的那么简单吧,你模仿一个我看看。我倒觉得,宁浩真的在创造了一些东西,那就是以前中国电影人拍电影里面没有的东西,他有了,用小成本做到了大成本做不到的娱乐效果。那些想拍300万投资3000万回报的老板们大概都忘了吧,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也没有两个相同的宁浩。

你看了《疯狂的赛车》第一个反应是,宁浩在模仿自己,那颗宝石换成了耿浩(赛车手),其他方面情节结构上跟《石头》也没什么区别,就是来自不同方向的人在追逐一个对象,甚至在巧合效果上还不如《石头》,但是如果从剧本设计上讲,能这么写还真不容易,人们都习惯从结果作判断一个东西的好坏,这是一种脑残式的判断,但如果你更进一步去往回推导,会发现这个剧本写起来还真难,既要让傻逼们看不出他理解能力限度上的逻辑问题,又要让行家们看不到专业上的硬伤,情节还要环环相扣,台词还要精彩,这挺难的。

这是我近十年来在电影院里看的唯一一部在观看过程中没有打瞌睡的电影,看起来很带劲儿,我很喜欢里面的很多对白,并从头笑到尾,像很多人看《非×勿×》一样。有些对白比冯导的牛逼不知多少倍,那些对白的喜剧效果都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完全不是憋着逗你笑,宁浩的喜剧风格不这样,你不知道他哪一句就让你笑出来。什么叫喜剧效果呢?就是出其不意让你感受到一种喜感。这也是我为什么不喜欢冯导的原因之一,当然,对于普遍没有幽默感的贵国人民来说,冯导那种低三下四的幽默风格倒也挠到了人的痒处,得挠人处且挠人。

这个电影据说投资有2000万,但是画面看着像投资200万的,不知道福建人民看了之后会不会抗议宁浩这部电影有损福建某些城市的形象。不过,把画面弄得漂亮很容易,但是把电影弄得能让人看下去不容易。现在很多导演拍电影都本末倒置了,据说这样很好莱坞。《疯狂的赛车》相当好,也相当莱坞,但不是画面上的,这才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