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09 » 二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2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02-28 3:59:14 分类: 挨个祸害

今天跟二丫商量,决定办一本杂志,叫《小强生活周刊》,内容以小强老师的生活为主,拟聘请黄集伟老师为杂志顾问,大16开本,每期64页,全彩色,每期附送小强老师写真集光盘一张。

为什么要办这么一本刊物呢?主要是为了满足小强老师的需要,小强老师喜欢搜集刊物连火星人都快知道了,但是居然没有一本反映小强老师生活的刊物面世,实在是个遗憾。所以,我们商量后,决定把这件事做了。我来当内容主编兼视觉副主编,二丫担任视觉主编兼内容副主编,我们准备跟强生公司合作,在《小强生活周刊》上作强生的广告再恰当不过。

我们决定,这本杂志出五本,试刊号一本,创刊号一本,改刊号一本,复刊号一本,停刊号一本。内容除了反映小强老师日常吃喝拉撒睡生活琐事八卦绯闻轶事花絮史海钩沉之外,还有小强老师埋伏在各地媒体亲友团撰写的歌颂小强老师的文章,以及根据小强老师编写的虚构类民间故事、神话、传说、寓言、小说、诗歌、戏剧等“品小强”作品。

如果有人有兴趣投稿,我们根据稿件内容先出一本试刊号,除了小强老师之外,别人都可以订阅。五年之后出创刊号,然后每五年出一本,让小强老师一直翘首期待。当然,我们还会在内容中设置很多错误,让小强老师挑出来,比如“苏联诗人普希金”。同时我们也会考虑出版俄文版……目前试刊号的卷首语标题都想好了——《一枝红杏出小强》。

关于小强老师近况,大致是这样:以前人们问他,想找啥样的女朋友,他说:能包饺子,能抄稿子,能生小子。现在人们再问他想找啥样的女朋友,他回答说:条件也不多,也就许三多——许我做老本行,许我见老朋友,许我做老伴儿。

写这篇博客是先让小强老师虚拟激动一下。我在百你妈逼度上搜了一下,还没有人用过“虚拟激动”一词,说不定黄集伟老师就收进他的语词笔记里面去了。

带三个表 @ 2009-02-27 20:56:34 分类: 闲扯

只要是球类,中国男的肯定比女的玩的差,看来球技好坏跟身上长没长球无关,哪怕长了两个。这段时间大冬会,没事就看,速滑啊,滑雪啊,冰壶啊,冰球啊。我都爱看,比夏季综合体育比赛好看。

我很喜欢看冰球,这次大冬会,中国女冰比男冰表现好,有一天看电视转播,中国男冰跟捷克队比赛,输了十多个。女冰还好,不管赢球输球,看着都还挺舒服,至少人家在拼。我觉得女人身上有一种本能的求生能力,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想到去克服,男人顺着来的时候挺好,一旦逆风,就很难飞扬。科学家不知道会不会有一个科学结论,男女在基因方面是否决定的这样的结果。

我第一次看电视转播冰球比赛,还是二十多年前,当时世界冰球C组比赛在北京举行,也是第一次听韩乔生老师解说比赛。那时候中国队很厉害,在C组成绩不错,还升入到B组,后来在德国埃伯斯塔特B组比赛,中国队入虎狼之群,血染疆场。看到一张照片,中国队被撞得血流满面,但仍不下战场。那时候觉得,和平时期的英雄就该这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一个记者还写过一篇很煽情的报道——《埃伯斯塔特壮歌》。

现在,中国打冰球的球队没几个了,我记得当年有十多支球队。

我上大学才学会滑冰,第一节课,老师给了我一双冰鞋,我选了一个比较短的球刀,上了冰就会了,虽然还不太稳,但至少没摔跟头。第二节课,老师给了我一冰球杆,问我会不会打冰球,拿着杆我就会了。但至今我不会倒着滑。不是我有天分,是因为以前我会滑旱冰。如果这些运动在北京有条件的话,我觉得它应该跟足球一样好玩。

前几天看中国女冰跟英国队比赛,韩老师解说,又让我回到了20多年前,我现在还能说出当时中国冰球队主力球员名单,比如3号叫杨有科,身高183,20号叫姚乃峰,身高168,他现在是中国女冰的教练。听韩老师解说冰球是一种享受,他还会用东北话解说,当然,更少不了惊人的语录,比如那场中英女子冰球队比赛,韩老师说:“中国队两名前锋双鬼拍门……”我仔细看了看,那两个姑娘长得还可以,不像鬼,被韩老师变成纵做鬼亦拍门……呵呵。

带三个表 @ 2009-02-27 4:09:47 分类: 闲扯

这些天博客不正常,好多人又发短信又写邮件,问我是不是被和谐了。我说过一百多遍了,不会的,还轮不到我。看来人们被贵国的和谐策略搞得有点神经质了,只要一出问题就想到被和谐。和谐,一个多么富有境界的美好词汇,就这么给你们糟蹋了。其实有很多问题导致不能正常访问,比如,我现在就怀疑负责技术支持的小朋友是“他们”派来卧底的,无间道,哈哈。

技术支持的小同学一直很努力的希望能把我博客变得稳定一些,但是他最终失败了。但他比刘翔强多了,至少他一直在努力使其变得正常,而不是像那个人在起跑线上,一定要给观众留下一个忧伤的背影。

正好现在博客暂时正常,如果正好你现在看我博客,我赶紧说两句:一、我决定换一台服务器了,你别留言问我地址域名是什么,我天天换服务器你照样能看到。二、我SMN上的同学们,你们就别老留言问我了。三、不在我SMN上的同学,也不用写信了,我谢谢你们的关心,但我回答同一个问题的耐心度只有三次,超过三次我就烦了。

最近三天可能都不正常。

技术支持的同学半夜告诉我,博客访问量大,服务器一跑就死机。其实访问量也不大,一天撑死了就是五六七八万。只是这台服务器的系统是windows的,不是Linux的,所以比较耗资源,至于为什么,我技术上一窍不通,比尔·盖茨挺清楚。

我希望博客安顿好了之后,访问能处于正常状态。刚刚跟马日拉老师联系上,暂时先搬到他的服务器上,什么时候把他的服务器搞趴下再说。

我现在觉得写博客一点都不好玩了,本来就是写着玩的,没想到成了累赘,总给人带来不少麻烦,这是我第四次换服务器了,每次系统出了什么问题都要麻烦人家。而我从来就不喜欢麻烦人,弄得我很不好意思,毕竟人家服务器是花钱买的。

带三个表 @ 2009-02-27 3:42:35 分类: 杂谈

关于国产电影分级制嚷嚷好多年了,如果国产电影没有分级制,对这个产业发展确实有一定阻碍作用,但绝对不是全部。真正牛逼的导演,是在没有分级只有分尸的《电影管理条例》施虐下还能拍出好电影。其实分不分级就那么回事,你以为分级后你就可以去音像店买到毛片了?做你丫的大头梦,躲猫猫事件你还没有教训啊。你要想想,颁布这个规则的应该是什么部门,如果是“法”,那就是贵国人大;如果是“条例”“办法”,那就是国务院,现在正热火朝天反低俗呢,你要分级,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可是分级又是大势所趋,不然再出来一个《苹果》《色戒》什么的,哪位领导该负责呢。而且,凭什么人家导演就要拍一个8岁到80虽都能看的电影,那不是电影,那是《新华字典》。凭什么人家拍一个电影,你们几十个人就能决定它的生死?不分级的坏处的确太多了。

可是分级吧,你看看现在的《电影管理条例》,这个不许,那个不许,如果分级后,标准全变了,那不乱套了吗。现在人们不是这么说吗,四大事儿逼——娱乐记者、居委会阿姨、女朋友她妈、广电总急。如果分级了,有个事儿逼没事干,会出人命的。另外,贵国的行政管理的结构是国务院领导一切行政职能部门。为什么电影、电视一直归国务院下属机构领导?就是这两个东西一直以来是当成意识形态和舆论工具看待的。以前电视不普及,电影就是当年的CCTV。在这一点,它是不会放手的。你说能分级吗?

分级不行,不分级也不行,真让人急。据说现在有一个《电影促进法》要进入只会举手投票表决的白领交友圈讨论阶段了,这个法什么内容我不清楚,我认为,这个法跟电影局审查剧本一样严格,一定要修改一万多遍,最后颁布时尽可能跟现在的《电影管理条例》一致。

坐在后排戴眼镜的男生说了:“那还分个鸡巴级!”对,就是鸡巴,也是要分级的,不然你买安全套的时候,为什么会有军码之外的大中小号尺码,这就是分级,依程度不同而定。那么,《电影促进法》最后的版本会是什么样呢?关于分级的规定,我想是这样的,首先它必须符合中国特色,中国是一个特别色情的国家,简称中国特色,中国特色的特色是:色情不能公开欣赏。其次它必须符合官方能代表公众的审美,官方说这个电影好看它就必须好看,说这个题材不能拍就不能拍,你敢拍,我就敢一棍子拍死你。

一共会有六个级别,分级如下:
和谐级:适合30岁以上且必须在父母指导下才能观看。
很和谐级:适合25岁以上人观看。
非常和谐级:适合20岁以上人观看。
特别和谐级:适合16岁以上人观看。
相当和谐级:适合13岁以上人观看。
那是相当的和谐级:适合所有人观看。

这样就一目了然了,两全其美,就没有正义争议了,以后谁再嚷嚷电影该分级,就给丫拉出去毙了。

带三个表 @ 2009-02-26 0:48:16 分类: 未分类

招网络编辑数名,最好是女性,上海普陀新客站两湾城附近工作,早9点30到晚6点不加班,工资2000起,做的事情不难,但需要责任心,普通话标准,善于交流。另外也招助理,男女不限,要求头脑灵活,精力充沛,有良好的精神面貌,熟练操作常用办公软件,善于与人打交道。会在上班时间玩网络游戏或不务正业者,喜欢打退堂鼓干几天就不干者,以自己利益为重公司利益为轻者,没搞清楚什么状况者,不在上海者,非诚者,勿扰。简历或者你的求职信发送到 hr+wxf(a)wolai.com,来信恕不一一回复。
马老师的网站:http://www.wolai.com/

带三个表 @ 2009-02-26 0:38:00 分类: 闲扯

这几天博客一直不稳定,好多人询问是不是被和谐了。
我不是说过么,不会被和谐,是在打摆子。
什么是打摆子呢?就是的了疟疾之后,身体一会冷一会热。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系统升级了,你从前面看不出来,后台变化很大。
现在还在逐步恢复中,时好时坏,所以当你遇到不正常的时候,它很正常。

一、链接的说明突然没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恢复;
二、播放器因为服务器搬家,这两天听不了;
三、后台的编辑器,只能显示一多半,有一少部分显示不出来。
四、写完博客,点击发布,实际上它做的动作是退出当前编辑器。
好玩吧。

插播两条新闻,一件事说出两种结果,你相信哪一个呢?
新闻一:这里
新闻二:这里

带三个表 @ 2009-02-23 15:22:47 分类: 闲扯

一个多月前,我在博客上说一件八卦的事儿,今天看新闻,居然给捅出来了。不是我点的火哦,是纸里煲不住火。
当然,媒体只公开了这个故事的几分之一。别问我,也别瞎猜测,肯定不是你。

带三个表 @ 2009-02-23 14:18:10 分类: 闲扯

博客打摆子让我受不了,只要一更新,数据库立刻出问题。比如更新完之后,要么首页进不来,但是后台我能看;要么首页能进来,但是单片打不开,站内也不能搜索。负责技术的小孩已近尽了最大努力,但是我感觉他就是用剪子把射在身上的箭剪掉,至于扎在肉里面的箭头,似乎不归他这个外科医生管(属于内科)。我也没有办法。先凑合两天吧,马上把博客的系统换了。如果还是故障频频,那我只好考虑搬家了。

带三个表 @ 2009-02-23 8:02:46 分类: 杂谈

其实(小强老师对比尔该词亦有贡献),这篇博客可以分成两篇,但鉴于我的博客最近跟山西煤矿一样总发生事故,为了减少点击,我还是合二为一,如果我的博客还总来例假,以后我会尝试把十篇博客放在一篇文章当中。

一、低俗标准

我每次写什么敏感话题的博客,一定会有不少人留言,歌词大意是:你小心被和谐了。我知道这些人都是出于好心,但是你老这么说,说不定真有一天就被和谐了。你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在你很小很小的时候,由于你想要天上的星星,你妈没给你,你觉得特委屈,眼泪就挂在眼角,马上就掉下来了。这时旁边有个傻逼,对你说:“你看,他多委屈,要哭了,你看你看,眼泪要掉下来了。”于是,你“哇”的一声,地动山摇地哭了起来。我相信那个看不见的网奸处的同学一直处在手起刀不落的状态上,你这么一念叨,他就有可能失控,“哇”地一声,把我博客给咔嚓了。

我不是没有想过,有一天我的博客忽然被和谐了。和谐就和谐,我不会抱怨一句话,会再开一个。再早的时候我挺怕被和谐的,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写了那么多,眼睛一睁一闭就没了,怪可惜的。但随着我一直写下去,反而没什么担心了。一来博客就是一个我扯淡的地方,这些文字,大都没什么价值,没了就没了,没什么可惋惜的;二来是我一直以来的态度,我做的每件事,凡是做完了,就跟我无关了,比如出书,拍DV,以及我发表的那些文字。在我看来,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并且做到了,然后它就跟我无关了。重要的是做的过程,而不是结果。

因此,博客这东西有没有的确不重要,想开博客的话一天能开100个,想写的话一天能写十篇。这有什么啊。如果我的博客能在到达1亿个PV之前还安然无恙,那么我就在它到1亿的时候清零,把所有文章都删掉。现在还不到一半,按现在的速度,大概也就两年多的时间就到1亿了。

最近在反低俗,我认为我的博客存在被低俗的危险,比如内容存在大量的脏话,还有跟性有关的内容,客观上起到了挑逗读者的效果,不是有人留言说看我博客会湿么(你开了几台加湿器?)。“他们”想找个借口太容易了。“他们”正在制定低俗标准(不知道是不是欧盟标准),我挺想看看关于低俗的标准到底是什么,然后还想看看“他们”如何把互联网上的低俗内容清理干净,比如“他们”就想不到你在百度上输入“40”,出来的结果是什么。

我觉得逆规律而动总会遭到报应的,比如去年有段时间为了北京地区风调雨顺,改变了大气循环,结果后来一百多天没下雨。对我来说,我对他们定义的那些“低俗”内容还真不感兴趣,因为我比它们还低俗,清理了就清理了,对青少年健康成长确实有点好处。

二、你比×××差远了

我常常能在留言中看到这样的话:“你比×××差远了。”据不完全统计,曾出现的“差远系列”包括:“你比王朔差远了”“你比王小波差远了”“你比鲁迅差远了”“你比韩寒差远了”“你比老六差远了”“你比土摩托差远了”“你比老罗差远了”“你比连岳差远了”……我每次都挺感激这些留言的人,还把我跟一些牛逼的人比,谢天谢地你没说“你比我差远了”。

以前我看到这类留言,都在反省自己,我跟鲁迅差在什么地方呢?怎么才能赶上鲁迅并超越鲁迅把这个消息告诉你的朋友胡适呢?再后来一想,我干吗要赶超鲁迅呢?我能超过鲁班就行了,至少他不会用数码相机啊。

进而,我就想,为什么人们都喜欢用这样的方式留言,他的背后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这些似曾相识的留言为什么似曾相识?广告之后,欢迎继续收看《走近伪科学》。

================走近一点=================

我想起上小学,老师为了表扬或批评一个同学,一定要拉出一个垫背的作比较,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让学生一比就明白。比如,你在图画课上把香蕉画成了鸡巴,老师把你拎起来:“李二傻,你看你画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上课怎么教你的,一看你就没认真听讲,下次再这样就让家长来。坐下!”其实说到这里就可以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可以表扬一下把鸡巴画成香蕉的同学。但是,老师们的普遍习惯是:“李二傻,你比张小强差远了,你看看人家的向日葵画的多好看,再看看你。”类似这样的事情,也经常发生在家长身上,“你看看隔壁的陈晓卿,人家数学就能考60分,你怎么每次语文考试都不及格呢?”

老师也好,家长也好,希望孩子进步没错,但是在对比中常常会犯一个错误,那就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问题。按一个标准去要求所有人,大概忘记差异性存在了。孩子们从小受到这种思维方式的影响,大了就很容易不过脑子张嘴就来:“你比某某某差远了。”

这是一种惰性思维的表现,就是人不愿深入思考比较差异的存在,用最简单、低级的判断下一个貌似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结论。论销量,你比郭敬明差远了;论大胆,你比芙蓉姐姐差远了;论口才,你比于丹红差远了;论三国,你比易中天差远了;论无耻,你比余秋雨差远了……这都是事实,这话谁不敢说啊,但这种话毫无力量。但下这种结论的人,他不是想真正比较,而是想提醒你,你不要沾沾自喜你出过书,你不要总在媒体上曝光,你不要口若悬河地说,你不要写关于三国的文章,你也不要悲天悯人眼含泪水……总之,你不行。一个站在山根底下的人,看到半山腰和山顶上的人,本能的反应不是自己怎么爬上去,而是对半山腰的人不满。即便你不想跟谁比,他也要把你绑架起来放到一个的断头台上把你给比了(顺便给毙了)。

老师和家长更容易说出“你比某某某差远了”这样的话,而不善于告诉孩子们“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的朴素哲理,现在的年轻人更容易得到一些他们想要的东西,而慢慢从四肢懒惰变成头脑迟钝。互联网又是一个发表言论的平台,谁都可以说,从50后到90后,都在一个标准上发表看法,谁脑子里的含水量高一目了然。我现在已经练就了一看留言内容就知道他大概是哪一年出生的本事。我从从来不看留言到越来越喜欢研究留言,不仅仅是“他们”经常要求我删除某些留言的原因,而是它真的能让我当成一个窗口,去了解贵国的民众整天脑子都爬着什么蛆。我之所以没有像脆弱的土摩托关闭留言,正在于此。你有权保持沉默,你的每一次留言极有可能变成我采集傻逼言行的标本。

现在已经有不少90后的孩子看我博客,我建议你们别看博客,博客就是方便面,毫无营养,会把自己看得更傻逼。其实傻逼已经够多了。看我博客的人有60后,70后,80后,90后,还有少量的50后以前的人,50后的下一代估计跟上一代都看博客,60后的下一代也有少量在看博客,70后基本上把下一代造出来了,80后现在正在嘿咻嘿咻地造着,总之,你们都是上一代或即将成为上一代。

谈到教育问题,我们总习惯地把教育的失败归结于这个体制,是的,这么说跟说“你比某某某差远了”一样没错。但是教育也分好几个方面,学校教育很重要,但还有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和自我教育。不知道看我博客且作了家长的同学你们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大概你们不希望有一天你的孩子被骂脑残吧。我随便瞎说一句,在贵国,至少有60%的家长不知道如何教育孩子。学前教育跟这个教育体制无关,更多是来自家长。对于被骂脑残的孩子,其实他们也挺冤枉的,就跟他们的名字无法在出生时自己命名一样,他们脑残不过是上一代不小心造出来个牺牲品而已。真的,看到这里,如果有年轻的孩子有被骂脑残的经历,你真的该回家问你爸妈。那些做爸妈的人,如果你的孩子有点脑残,你也该好好反省一下,根是你们打下的,教育体系的问题只不过是把一件次品变得更次而已。

我现在倒是很高兴大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上帝总是公平的,之前让你得到的很多,之后就得让你多付出一点。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你能跃得起来吗?你能飞得起来吗?这不都是靠本事吗。别以为你有双翅膀就能飞,万一你是只鸡呢。

有家长肯定在说,你又没当过家长,你能了解我们的苦衷吗。我没见过鸡飞难道还没见过蛋打,论苦衷,我比你差远了。哈哈哈哈哈………

带三个表 @ 2009-02-23 1:02:49 分类: 闲扯


平时进出院子,很少留意什么通知。因为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租房子的,通知一般都是针对”原住民”。前几天回家,无意中发现楼门口贴着一个通知,看时间已经贴了有日子了。

原来我一直住在火药桶上,要不是提醒大家过年放鞭炮注意安全,估计没人知道还有十吨汽油埋在脚底下。你看,人家说的多人性化:”为了本院住户生命财产安全,请您遵守国家法律,在里院和外院严禁燃放烟花爆竹。”我不知道国家有没有法律规定,汽油多少吨以上可以放在居民区楼底下。

大概要是在一个民权保障比较高的国家,谁要这么做的话早被起诉了,但是在贵国,就变得很自然,每个单元的楼门口都贴了一个通知,大家出出进进,跟没事人一样。这说明人们的自我保护意识不强,对自己的生命和财产其实真的缺乏保护,而他人(置放汽油的人/单位)也没有把他人的生命和财产当回事。

我也不当回事,甚至我倒真希望看到出点事故,那时候我趴在窗口就可以拍照片了。推而广之,贵国经常发生什么安全事故(比如KTV着火、煤矿坍塌),都是不重视生命和财产的结果。

我真希望这个通知是为了吓唬那些放鞭炮的人故意捏造出来的。其实楼底下本没有汽油,放鞭炮的人多了,于是就有了汽油。

带三个表 @ 2009-02-22 16:30:32 分类: 闲扯

果然,无知善良的人被调戏了。
原文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