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09 » 六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6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06-29 16:01:30 分类: 挨个祸害

作者:陈晓卿
(注:这是陈老师给某刊物写的美食专栏文章,结果被毙了,陈老师不好意思贴出来,我跟编辑要过来贴在这里了)

用老六的话讲:忙得蛋疼。组里平时很忙,不管男女都会忙得蛋疼。可不管怎么忙,饭是一定要吃的。尤其我这个对吃有一种先天癖好的人来说,别人是一顿不吃饿得慌,我是一顿吃不好憋得慌。可是由于蛋疼得厉害,难免有时候在吃这件事儿上草率行事,肚子虽然不叫苦了,但是味蕾像爱国青年一样不断抗议。

平时组里最常见的景象就是人手一个麦当劳的汉堡包,坐在编辑机面前,眼睛盯着监视器,一只手捏着汉堡,一只手在机器上胡乱按着。有一次台领导审片子,看到一半,一个局级干部说:“最近这几期好像没什么滋味嘛。”整天靠麦当劳充饥的人,能把节目档次弄上去吗。

组里的几个姑娘后来就冲我嚷嚷,你作为一个京城伪美食家,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呢?我也有苦难言,最近新来一个台长,要改革,忙得我们不敢马虎,我跟姑娘们讲,在不方便的日子里,先忍忍吧,等三把火之后,就好了。

关于麦当劳,我们都一致认为,它就像王三表的博客一样,快速且没有营养,但你又抵御不住它的诱惑。自从陈乐断奶之后,我常去的一个地方就是麦当劳。从一开始,我就想方设法不让乐乐去接触麦当劳。上学前还是可以的,自从陈乐上了小学,我就控制不住了,因为周围的同学父母不是美食家。经常他放学后就打电话给我:“爸爸,我要吃麦当劳。”我想起了古代有个老和尚教小和尚的故事,一个小和尚,从小在寺院里长大,没见过女人,长大后,老和尚带他进城,小和尚见到什么都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老和尚都耐心回答。后来看到一个姑娘,小和尚问:“这是什么?”老和尚慌慌张张地说:“这是老虎,会吃人的,不能碰。”我向陈乐灌输无数次老虎的故事,希望在他接触麦当劳之前能现在食欲上对它产生抗体。陈乐在没见过麦当劳之前,显然是很听我的话,我苦口婆心地跟他讲:“乐乐,麦当劳是一种很坏的食物,小孩吃了之后会长得很胖,小孩长胖了之后会得很多病,更主要的是,长胖了就没有女同学喜欢你了,就像你现在的和菜头叔叔。”

这些话随着陈乐上小学而失效,隔三差五,他就嚷嚷吃麦当劳。我每次都是好言相劝,可每次陈乐晓之以理,还没动之以情,我就心一软,依他了。看着他吃的那么带劲,我恨死美国人了。一般在陈乐吃得差不多之后,我会跟陈乐讲:“乐乐,你看,爸爸好歹也是个美食家,现在都给杂志写美食专栏了,最好不吃这种东西,咱们不是没条件吃好吃的,以后爸爸带你去吃各种好吃的,都比麦当劳强。”最后我跟陈乐商量,从现在每周吃六次麦当劳,改成每六天吃一次麦当劳。按我的计划,以后变成每十六天、每六十天吃一次,慢慢让陈乐把麦当劳戒了。但陈乐得知我的计划后,当时就哭了:“爸爸,你不能这么残忍,我会被同学鄙视的。”我说:“爸爸不这样,也会被朋友鄙视的。美食家,即便是一个伪美食家,他的儿子喜欢吃快餐,传出去不好听,本来中央电视台的口碑就不好,爸爸已经很黑了,就不能再给台里抹黑了。”

陈乐显然无法接受我的这些道理,好几天不给我打电话,搞得我心里挺难受。我就想,这麦当老怎么就这么招孩子喜欢呢?为此我专门去麦当劳吃了一次。老实讲,我一直是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从来没吃过这类快餐。即便当初肯德基、麦当劳进入中国,人们排队吃快餐,我也都没正眼瞧过一次,我知道它是与我的胃相冲突的。

为了不让同事们看见,我开车到石景山一个偏僻的地方,找到一家麦当劳。我点了几种套餐,挨个品尝。

美国人确实把人们的食欲研究透了,虽然快餐的配料很简单,都是标准化,但是很讲究。面粉要加很多膨松剂,咀嚼起来不沾牙,易于消化。生菜一点要新鲜,用手轻轻一掰就能脆断,牛肉要选牛身上最嫩的部位,捣碎,加入香料,浸一天的时间,让牛肉的每个地方都充分享受到香料的滋润,然后用温火烘焙,既要熟透,又不能把汤汁靠干,这个火候是很讲究的,全球任何一家麦当劳,做出来的口味必须一样。然后将生菜、青黄瓜放在面包上,再把焙好的牛肉饼放在上面,涂上千岛沙拉酱,将另一片面包覆盖上,一份麦当劳就这样做成了,吃的时候要趁热,要双手抓住,不然里面的配菜容易脱落。当你一大口咬下去,鲜嫩的牛肉在口腔里滚动,伴着生菜和黄瓜的一点点清香,再加上沙拉酱的调剂,整个口腔在充分体验和享受着独到的美味。

我一边吃一边想,难怪像陈乐这样的孩子喜欢吃麦当劳,他确实有科学依据,这么好吃的东西,以前我怎么就没当回事呢。看来,对很多食物的认识不能先入为主,孩子看世界跟大人不一样,他们的感受才是最真实的。

带三个表 @ 2009-06-29 3:55:04 分类: 闲扯
《我是一个不喜欢看AV的人》
作者不详
 
我是一个极其讨厌AV和看AV的人。黄色产物,如同洪水猛兽,毒害着年轻一代,这是多么不堪的现状!
当然,我也看过,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也会打开电脑,点击网页,寻找——下载。

但我看这些片子,是批判的看,是仇恨的看,是带着一个有良知的人内心深处那种愤慨的看!我要看一看,日本色情产业是怎样把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变成色情女星的!

 

而至于那些什么北条香理,苍井空,川滨奈美,堤莎也加,町田梨乃,二阶堂仁美,饭岛爱,饭田夏帆,饭冢友子,芳本叶月,冈崎结由,冈田丽奈,高木萌美,高田礼子,高原流美,宫本真美,宫岛司,古都光,光月夜也,河村亚季子,河井梨绪,黑崎扇菜,红月流奈,华歌恋,吉川萌,及川奈央,吉川真奈美,吉崎纱南,吉野莎莉,今井明日香,今木翔子,金泽蓝子,进藤玲菜,井上可奈,久保美希,酒井未希,臼井利奈,菊池丽香,菊池英里,菊池智子,橘真央,具志坚阳子,可爱亚织沙,葵小夏,蓝山南,兰望美,里见奈奈子,里美奈奈子,里美由梨香,立花丽华,立木爱,凉白舞,铃川玲理,铃江纹奈,铃木麻奈美,芦屋瞳,麻川美绪,麻生叶子,美里霞,美崎凉香,美雪沙织,美月莲,明日香,木谷麻耶,奈奈见沙织,内藤花苗,内田理沙,鲇川亚美,片濑亚纪,平山朝香,前原优树,前原佑子,浅见伽椰,浅井理,青木琳,青木玲,青野诗织,青羽未来,青沼知朝,秋本玲子,秋菜里子,秋元优奈,如月可怜,若林树里,若月树里,森下理音,纱月结花,杉浦清香,杉山亚来,山下由美子,杉原凉子,上原留华,神城千佳,神崎麻衣,神崎麻子,矢吹丽,手束桃,树本凉子,水城凛,水野朋美,水野茜,水越丽子,四季彩香寺田弥生,松浦梦,松浦唯,松田千夏,松下爱来,松下可怜,松元静香,速水真保,藤彩香,藤代流花,藤崎秋,藤森智子,天衣美津,田村麻衣,望月瞳,舞岛美织,午后野弥生,西泽友里,夏美舞,相川未希,相户爱,相田由美,小仓杏,小川流果,筱宫知世,小栗杏菜,小森美王,小室优奈,小野由佳,筱原凉,小泽菜穗,小泽玛丽亚,筱冢真树子,星爱丽斯,星崎瞳,星野绫香,星野洋子,星野真弥,徐若樱,雪乃小春,岩下美季,遥优衣,野宫美忧,野原奈津美,叶月千穗,伊东美华,一色丽矢,一色鲇美,一条沙希,乙伊沙也加,樱井沙也加,由树莉莉,有川真生,有吉奈生子,有森玲香,雨宫优衣,原千寻,原史奈,原田春奈,远野麻耶,月野静玖,早纪麻未,早乙女舞,泽舞音,长濑爱,长月亚美,真木亚里沙,真山润,中川珠代,中村理央,中根由真,中山美玖,中原绫,仲井美帆,竹田树理,佐伯美奈,佐佐木,幸田梨纱,北原爱子,成膳任,戴文青木,德永千奈美,笛木优子,福原爱,高见美香,高树玛丽亚,宫崎葵,观月雏乃,海江田纯子,后藤理莎,后藤香南子,矶山沙耶香,矶山沙也加,吉冈美穗,吉泽瞳,加纳则子,加藤小雪,菅谷梨沙子,结城翼,井上和香,井上熏,酒井瑛里,久纱野水萌,铃木爱理,玲木美生,泷泽乃南,美依旗由美,木下亚由美,前田知惠,前原爱,浅田真央,清水佐纪,入江纱绫,三尺真奈美,三宅尚子,森下千里,上原绫,石村舞波,矢田亚希子,市川由衣,市井纱耶香,嗣永桃子,松岛菜菜子,松居彩,松元莉绪,樋口真未,细川直美,夏烧雅,相乐纪子,小川熏,小林惠美,小野奈美,小泽真珠,星野亚希,须藤茉麻,亚纪奈,岩田小百合,伊藤步,优香,友崎玲,中泽裕子,佐藤麻纱,安藤沙耶,奥山唯子,白崎令于,柏木奈纯,板谷佑,滨田翔子,朝雾唯,川崎爱,大和抚子,大西由梨香,岛田百合花,二宫优,绀野舞子,岗原厚子,高鸠阳子,古河由摩,谷田未央,河合绫纯美,和久井辛,和希沙,黑田美礼,横仓里奈,后藤亚维梨,户田惠梨香,吉濑美智子,加藤麻依,江纱绫,井上诗织,井上优香,井真理绘,堀井美月,莲沼民子,柳明日,落合玲奈,牧濑奈美,木下亚由,奈良沙绪理,浅丘南,秋本那夜,秋山玲子,秋庭比吕子,三尺真奈,三井保奈美,森下真理,山吹美花,山口纱弥加,杉里香,神代弓子,树梨沙,水谷利加,松鸠永里奈,松山麻美,松屿初音,塔山直美,藤香南子,天使美树,天野理惠,田崎由希,桐岛淳子,尾崎美果,西野美绪,相泽优香,小林里实,小早川洋子,叶山小姬,樱树露衣,樱田佳子,永井绘理香,远藤真纪,早川美波,早川桃香,折原琴,中鸠广香,中泽夏木,竹野内丰,佐藤江梨花,爱内萌,爱田露美,爱田毛毛,安倍夏实,安原真美,奥山香,八木泽,白川美奈美,白鸟智惠子,白亚朱里,北山静香,北原步,北原真裕,仓本安奈,仓田杏里,朝比奈真理,朝仓加穗里,朝仓玛丽亚,持田茜,冲田由加里,川奈由依,大友梨奈,岛田香奈,堤沙也加,渡边香,风间舞,风见京子,福山洋子,冈本夏生,高仓梨奈,高野瞳,宫本瞳,宫本阳子,宫地奈,宫间沙布子,工藤瞳,宫下杏菜,河田纯子,和希结衣,横山千枝,华美月,姬野莉梦,吉田友里,吉野碧,菅野美寿纪,江口美贵,结衣美沙,金城美丽,井上彩菜,井上雅,鸠村熏,酒井美幸,菊池则江,君岛美香,可爱亚芝莎,来栖敦子,蓝原夕妃,蛯原舞,立花优,立原贵美,恋野恋,铃木由美,麻生岬,麻生真美子,麻田子,茂森亚弓,美波志保,木内亚吉拉,内田京香,品田由依,平山绫,前岛美步,前田亚纪,浅见怜,浅野子,青木美里,清木裕子,青山遥,青山叶子,三濑真美子,三崎真绪,三上夕希,三尾安齐,森宏子,森山子,森野雫,山口理惠,山口美纪,山口萌,杉山圭,杉田惠美,山田誉子,杉原爱砂,上原亚也加,神崎美树,神田美沙纪,圣瑛麻,石川恩惠,石川瞳,石川优季奈,矢吹凉子,矢吹麻理奈,矢择优子,水城梓,水希遥,松岛奈奈子,松纱良,速水怜,藤井彩,藤崎弭代,田山真美子,田中梨子,田中美久,瞳理欧,望月七,望月沙香,望月英子,武田真治,夏结玲,相纪美,相乐晴子,相仁泽美,相原里奈,翔巴辉,小池亚弭,小峰由衣,筱宫庆子,小田凉子,小向杏奈,小野濑,幸田李梨,岩崎千鹤,野宫凛子,野野由利加,叶山路易,一宫理绘,伊藤美沙纪,一条小百合,樱庭凉子,永井流奈,优木里绪奈,优木美纱,羽田夕夏,原惠美子,远山雪乃,远藤梨奈,早濑理沙,早乙女香织,长谷川,真纯麻子,织原奈美,柊丽子,中条佳奈子,中野美奈,仲村桃,足立美,佐藤有纪,八木亚希子,朝比奈英里,朝仓仁美,朝仓香乃,朝仓遥,朝美光,朝美绘乃香,朝丘瞳,朝霞佳绘美,赤西凉,川野亚希子,大久保玲,饭干惠子,福光千穗,冈田安希,高以亚希子,和久井由菜,吉木纯菜,吉泽京子,井上华菜,君野梦,堀切子,楠麻耶,南使香,平丸久美子,青木友梨,仁乃庆子,三浦富美子,山本京子,榊彩弥,矢野显子,水野亚美,水泽千夏,太田优,藤森子,相崎琴音,相泽纪美,星美织,杨原京子,早川濑里奈,斋藤朝子,长泽筑实,中谷香织,中森子,中条美华,竹内爱,庄司爱,佐藤春菜,佐藤子,津野田熏,吉井玲奈,阿嘉奈津,安藤希,安田奈央,奥川希美,奥山美夏,白鸟美由纪,百合香,北村夕起,北山英里,朝仓志穗,朝丘南,朝丘纱智,朝日美穗,朝永真弥,朝长真弥,纯名梨沙,村田洋子,大林典子,二瓶有香,芳贺优里雅,妃今日子,福美香织,冈本多绪,刚野凤子,高桥由美子,桂木萌,河合梓,横须贺,吉成香,吉村优,臼井里绘,橘友贺,来栖凉子,濑户美贵子,濑雅子,林绘里,玲樱奈,美月由奈,梦野玛丽亚,秘叉华,木内美步,木尾原真弓,牧野泉,鲇川直美,清水理惠子,萩原舞,泉由香,三浦桃,松树梨,松下真依子,松元伊代,藤宫知世,田村茜,田真潮,桐岛惠理香,梶原真弓,西尾佑里,相泽朝海,相泽沙赖,小阪光,小仓艾莉丝,筱峰爱,野乃原,优里香,由津希,泽绪凛,长曾我部蓉子,真莉亚,真崎麻衣,仲根佳绘美,爱原千芙,绫波优,奥菜千春,奥菜翼,八木原麻优,白川沙也加,白石枫,白石麻梨子,宝来美雪,北原雪,宝生琉璃,草剃纯,长濑茜,赤阪梨乃,赤阪美步,大路惠美,岛津讶子,德井唯,儿岛香绪里,福泽京子,宫泽璃音,吉野美穗,橘琉璃,濑户准,濑名凉子,片濑梨音,齐藤美穗,枪田彩野,桥本美步,三笑明日香,上原绘里香,石井淳笑,松冈理穗,松井夏穗,松元亚璃沙,唐泽美树,小池绘美子,小泉琉美,小山涉,小野谷实穗,星野琉海,续丽子,岩崎美穗,泽山凉子,辰巳奈都子,热田久美,姬野香,榎本瑞穗,榎本瑞怆,榎木加奈子,星野真唯,八木泽莉央,八木泽景一,柏木瞳一郎,坂下千里子,保坂拓见,北原一咲,泷北智子,夏本加奈子,端本千奈美,爱本瑞穗,本树尤真,仓内安奈,小鹿纯子,长坂仁惠,赤坂丽,赤坂七惠,赤咲伶奈,川村美咲,春日咲衣,镰田奈津美,风见里穗,富田梨惠,高坂真由,宫咲志帆,光咲玲奈,黑坂真美,胡桃泽马里奈,吉成香子,吉田亚咲,今井优,井坂绘美,久留须由美,蓝田美丰,笠木彩花,丰岛真千子,铃木美生,吉田亚纪子,瑠川淳子,美咲沙耶,美咲亚弥,美咲亚沙,梦咲亚由,乃木真利子,乃坂绘美,佐藤和沙,金子纱香,片濑梨子,中岛千晶,浅野京子,吉泽有希子,濑间幸美,金子美铃,三田爱里,三田友穂,三咲真绪,咲小雪,沙耶香,相田纱耶香,杉田美园,侍山凉子,山崎亚美,山咲萌,山咲千里,山咲舞,山咲亚香里,山咲一步,长濑美优,长濑美华,樱井美优,坂上友香,神乐坂惠,神田朱未,神田美咲,小岛圣,泽诗奈奈子,石川施恩惠,石坂伊津佳,水咲凉子,水咲亚里美,水野理纱,松坂庆子,松坂纱良,松坂树梨,滩坂舞,藤井树,齐藤小雪,藤咲彩美,藤咲理香,白石美树,品川幸菜,吉崎渚,田代沙织,田岛美美,泽田悠里,田中玲娜,田坂菜月,田坂仁美,舞坂由衣,香坂仁见,咲田葵,薰樱子,冴岛奈绪,野坂惠美,野坂奈津美,观月亚里沙,伊吹美奈裳,音咲洵,真锅薰,冈真里子,向井真理子,松坂季实子,椎名英姬,佐仓真衣,前田亚季,坂本冬美,坂本绘美,坂本里奈,坂本美香,坂本美雨,坂本奈绪子,坂本千夏,坂本三佳,坂本未明,坂本真绫,坂仓由里子,坂谷三子,坂谷佑三子,坂间惠,坂井绘里奈,坂井泉水,坂井优美,坂井真纪,坂井真理绘,坂卷里绪菜,坂卷丽欧娜,坂卷香织,坂口华奈,坂口茧子,坂口良子,坂木优子,坂上俊,坂上理,坂上理惠,坂上香织,坂上亚衣,坂上友惠,坂上真琴,坂上绫,坂田麻衣子,坂下麻衣,坂下真纪,矶山沙耶加,纯名里沙,村田阳子,一条美穗,樱一菜,泽井真帆,姬岛琉璃香,姬岛瑠梨香,中上绘奈,柊琉美,椎名实果,阿立未来,爱川京香,爱川日奈,爱原梨央,岸田香织,岸田小雪,白石美由纪,北原美由,北原翔子,本城彩,柴崎未永,朝比奈树里,朝比奈顺子,朝仓纯一,朝仓海音,朝美雾唯,朝霞舞,朝香美穗,朝永里绪,成宫智香,池川小咏,椿香织,泽口丽奈,小西洋子,冈田丽娜,富田梨恵,卯月梨奈,安西亚纪,泉静香,多崎川华子,佐藤二郎,松平幸太郎,志贺广太郎,善田秀树,林宏司,水田成英,叶山浩树,水川麻美,阿部隆史,上野树里,野田惠,玉木宏,千秋真一,瑛太,峰龙太郎,三木清良,小出惠介,奥山真澄,冴子,佐间樱,竹中直人,山田优,温兹瑛士,二之宫知子,武内英树,卫藤凛,上原美佐,多贺谷彩子,远藤雄弥,大河内守,佐久樱,伊武雅刀,峰隆见,田野广子,河野华江子,丰原功补,加藤耕造,西村雅彦,谷冈肇,岩佐真悠子,石川怜奈,高濑由规奈,田中真纪子,近藤公园,玉木圭司,坂本真,桥本洋平,松冈璃奈子,铃木萌,松冈惠望子,铃木薰,山中崇,岩井一志,小林树奈子,金城静香,深田秋,井上由贵,小岛天天,金井,黑木,富士诚治,大奥华之乱,春日局,松下由树饰,阿江与,高岛礼子,德川家光,阿万,濑户朝香,木村多江,阿乐,京野琴美,稻叶正成,神保悟志,德川秀忠,竹千代,庆光院,野波麻帆,末永遥,阿里佐,岛津敬子,本田博太郎,菅野美穗,东乡克显,原田龙二,德川家茂,葛山信吾,安达佑实,实成院,野际阳子,柳丈僧人,星野真里,麻生祐未,藤田真,久保田磨希,中山忍,及川光博,杉田薰,山口香绪里,柳叶敏郎,朝田龙太郎,坂口宪二,雾岛军司,加藤晶,稻森泉,木原毅彦,池田铁洋,伊集院登,小池彻平,内田有纪,片冈一美,阿部贞夫,荒濑门次,水川朝美,里原美纪,佐佐木藏之介,藤吉圭介,夏木真理,鬼头笙子,岸部一德,野口贤雄,大冢宁宁,小高七海,佐藤东弥,阪元裕二,深田恭子,彩木久留美,堂本光一,冰室光三郎,上岛伸吾,大仓孝二,八户一郎,千曲川元彦,内山雅博,庐山裕子,筱原真衣,载宁龙二,森山花奈,小泉梨奈,青岛秋菜,日向敏文,浜川瑠奈,小早川美幸,原沙知绘,辻本夏实,牧村亮子,冈林俊介,高木浩志,金儿宪史,二阶堂赖子,佐贺沙织,猪濑文雄,伊东四朗,中岛剑,长岛一茂,小挢由佳,山本未来,丹下樱,岛袋宽子,岛野百惠,稻森寿世,德永爱,滴草由实,东川亚希子,东真纪,渡边美里,能登麻美子,森口博子,饭岛真理,福原美穗,福原裕美子,富田麻帆,冈本真夜,冈村孝子,冈崎律子,冈田有希子,高冈亚衣,高铃,高木古都,高木正胜,高桥理奈,高桥美佳子,高桥瞳,高桥洋子,高桥真梨子,高田梢枝,高田志麻,工藤静香,宫川爱,宫地真绪,宫崎羽衣,宫西希,宫胁诗音,古内东子,谷村奈南,谷村有美,谷山浩子,广濑香美,广末凉子,广重绫,菅崎茜……我更是一个都不认识!根本都没有听说过!

转自东东枪老师的博客
带三个表 @ 2009-06-28 22:37:52 分类: 杂谈

有一个关于米高·集训的笑话,一个孩子问他妈,上帝是男人还是女人?他妈说: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又问:上帝是黑人还是白人?他妈说:既不是黑人也不是白人。于是孩子说:我知道了,是米高·集训。现在想想,这还真不是个笑话。这几天在家把米高·集训的歌听了一遍,以前听其实很先入为主,不太客观。现在不带任何先入为主的概念去听,才发现,米高的歌同样跟这个笑话一样:既不是黑人音乐也不是白人音乐,既不是男人音乐也不是女人音乐,既是流行音乐也是摇滚音乐,如果说他的音乐受到人们的拥戴是商业手段的推波助澜的结果,但是,喜欢他的音乐的人不光都是你这样的傻子,这说明他把音乐放在一个没有任何界限的高度上。

昨天跟一个朋友聊天,聊到披头士,他回忆说,1982年,他在大学读书,有人到学校讲西方流行音乐,讲到披头士,那个人在讲台上说:“他们用嘶哑的声音唱着颓废的歌曲。”1986年,他去美国读书,到了美国先买了一盘披头士第一次去美国演出的录像带,看完后放声大哭。他不明白,为什么当时那个人那么去形容披头士?披头士在美国演出的那天,全美国的青少年犯罪率是0。1994年,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个后来变成音乐社会学专家的作者评论MTV现象,依然把MV当成堕落和引发犯罪的不良文化。2009年,当米高·集训去世的时候,贵国最大的通讯社在报道这个事件时,这样写道:“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怪异的行事作风以及不时受到的猥亵男童指控使他的演艺生涯受到影响,他的公众形象也因此一落千丈。”他死后,除了贵国最大的通讯社,在其他地方我没看到他一落千丈。

我们至今都不愿意承认西方当代文化。当一个人总是觉得别人丑陋的时候,一定是自己有病。

哪里种族歧视最严重?贵国。

带三个表 @ 2009-06-28 16:29:40 分类: 挨个祸害

天津有个地方叫八里台,90年代中期我常常光顾那里,因为那里有数不清的打口唱片。N年后,老六办《读库》,让我给他写一篇关于打口的记忆碎片,我就写了一很长的文章来充数。

今天再看这篇文章,发现里面提到的“八里台”我写成了“六里台”,为什么写成了“六里台”呢?因为老六只对“六”感兴趣,也算投其所好吧。我没去看《读库》,不知道里面是否把这个错误改过来。我坚信,老六即便发现不对,也舍不得改正过来。

带三个表 @ 2009-06-28 0:44:13 分类: 闲扯

我在博客上说自己不怕热,有人就跟我说我身体虚寒。说实话,这些年身子确实虚了很多,以前一夜十八次郎,现在十八夜一次狼狈。人到了一定年纪,确实会有点力不从心。一个整天不睡觉,不按时吃饭的人,就是王进喜老师,估计也扛不住。但是不良生活习惯养成了,改变很难。几乎所有在海外的朋友,每天凌晨都会在smn上叮嘱一句:“赶紧去睡。”我自己也为此感到苦恼,常常梦想着自己要做一个健康的人,面朝大腿,春暖花开。比如我买相机,不是想变成亚当斯或者韦斯顿,而是希望这家伙能诱惑我出去拍照片,而不是整天待在屋子里。前几天,有个朋友说有个小组,没事就骑车到郊外拍照片,我决定加入,买辆自行车,即便骑到郊外骑不回来也值得。

说到虚寒,我就觉得是件挺扯淡的一件事儿。我打小就怕冷不怕热,难道我生下来就虚寒?可能有人根据中医学的一套逻辑给我下出个结论,我是寒冬腊月出生的,出生那天着凉了,因此我虚寒。据我妈讲,我出生那天真是大雪瓢泼,我妈走了十五里路才到县医院把我生下来。算命的中医一定会认为我那天着凉的。然后要吃一些滋补阴虚的食物,以达到体内的阴阳平衡。中医一般是气候学,不是科学。

记得总有人说,如果人的手脚四肢一年四季都泛冰冰凉的的,也是虚寒。但是我的手脚一年四季都烫的不行,大冬天睡觉必须把四肢放在外面,这又是什么呢?估计中医老师又该说了,你虚火太旺,都烧出来了,所以体内虚寒。这有点像能量守恒定律,身体里的一点热乎气都散出来了,对不?可我从小就这样。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从小虚寒的火特旺。

前几天采访曲黎敏老师,她是研究中医的。她给我讲了一大套关于中医的理论,客观地讲,我并不相信中医治病,但不像土摩托和方某某那样,直接去否定中医,我一直觉得中医是一种文化,或者说是一种世界观和方法论。你想在好几千年前,人们对自己的身体一点都不了解,那时候没有显微镜,也没有化学,也没有生物遗传学,人们单凭自己对身体的意淫,就能想得那么完整,当然里面很多都不科学的,但是人对自己身体的认识其实跟人认识世界一样,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科学越落后,人们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就越朴素,很多东西都是大道理。你不要觉得老祖宗把很多大道理都总结出来了,你当不了思想家了。那是因为很多道理在今天不用你再去研究了。但对于历史,我们必须要正视,对科学一知半解的人,才会用科学否定一切。这是任何人在掌握一门东西之初最爱干的事情——一瓶子不满的时候一定会半瓶子咣当。

再说到虚寒,因为我们过去无法解释人为什么怕冷或者怕热,就用《黄帝内经》里面的那一套理论,该书用哲学的方法把人解释成一种矛盾对立统一体,所以身体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讲出一些道理。就像你谈恋爱出现问题的时候,也可以用《黄帝内经》来解释,我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因为它用的是最朴素的道理,最朴素的道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比如这本书会告诉你,由于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你恋爱一定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同样,你做生意,出了问题,《黄帝内经》也能解释清楚。如果你脑残,《黄帝内经》里面也有答案……不要觉得我开玩笑,这是一本关于人生哲学的书,励志的书。如果《黄帝内经》的作者活在今天,完全可以到高校去讲《我的奋斗》了。哈哈。

带三个表 @ 2009-06-27 3:12:03 分类: 杂谈

昨天,我终于下定决心,去五棵松摄影器材城,把80-200的镜头买回了家。至少未来一年之内,我不会再买镜头了。镜头很沉,长得粗壮有力,还买了一个独脚架,为的是拍演出的时候能更稳当一些。那只摄影包也因此沉了不少。

白天出门的时候,手机充满了电,到晚上回家的时候,已经剩下半格电了。一路上,手机不停地响。没有一个我认识的电话,我知道,都是媒体打过来让我谈米高·集训的。我特别不想谈,我只是一个他的歌迷,在他去世的时候确实没什么话想说,我说的话也确实无足轻重,有很多人都可以去谈论他。

而且,我都能想象得出,电话里会问我一些什么问题,这些问题肯定一模一样。后来接了几个熟悉的人电话,果然,问的问题像是他们都商量好的一样:“你是什么时候喜欢米高·集训的?”“他对中国流行音乐有什么影响?”

这些人多少还算是朋友吧,我不回答,有些不礼貌,一个朋友上来就是:“你可真能耍大牌,电话都不接。”我数了一下,昨天一共有近20个陌生电话,共打过四十多遍,如果我都接了,我会吐的。您还是让我耍一次大牌吧。不然第二天的媒体上都会出现“前度乐评人王小峰说……”你看哪哪都是我的话不觉得闹心吗。我猜想那些我没有接的电话,问的问题也一定是这些。

如果一个叫阿洛·格思里的人死了,你要是报道,说对此人不了解还有情可原。毕竟这是米高·集训,你要是还不了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但是你也许会说,我干吗非要了解他呢?一个美国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是啊,那你干吗要报道他呢,一个美国人跟你有啥关系呢?既然你要报道,就把功课做好。明天的各大媒体报道,估计也都差不多,长吁短叹的。真的,人家真跟我们没啥关系,就别上赶着凑热闹了。我发现咱总是不拿人家当外人。

我想象着,有一天鲍勃·迪伦死了,麦当娜死了,斯汀死了,米克·贾格尔死了,媒体同样会问这样的问题——“他对中国流行音乐有什么影响?”中国那点破流行音乐,谁愿意影响它呢。但凡有个人对中国流行音乐有点影响,中国流行音乐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恶心。以后别老问这种傻问题了。现在的媒体都是编发公关公司或者某些单位直接发来的邮件,采访能力已经大大退化了。而且我也知道,打电话采访的记者多是在二十来岁,你们成长的那个年代,流行的不是米高·集训,而是米高·乔丹或米高·舒马赫,或者是别的米高,米高·集训对你们来说就是个清朝的古董,但是领导一定让你们做这个新闻,你只能被迫去做这些与你无关的新闻。令人惊奇的是,准备的问题居然一模一样,都一个班毕业的吧?

我在回答仅有的两家媒体的问题时,确实很吃力,完全搭不到点子上,得先普及背景知识才能继续对话,有些问题问得我无从下嘴回答,都哪儿跟哪儿啊。

带三个表 @ 2009-06-27 2:10:06 分类: 闲扯

“嗨,迈克尔。”
“嗨,我又见到你了,你好吗?”
“我告诉你,我在录一张专辑,很快就要出版了,这里没有盗版,没有网络下载,每个人都可以尽情享受音乐。大声点,我是黑人,我很自豪!”
“真羡慕你,我还在想我的两个孩子。”
“不要忧伤,他们会好的。你在这里仍然是流行之王,仍然受到人们的拥戴。”
“你们在说什么?这里的威士忌比拉斯维加斯的好喝,我遗憾的是从来没有唱过你的歌。”
“你唱过我们黑人的歌就已经让我们自豪了。他们说什么,你是黑人音乐的代言人,荒唐,你就是黑人。你的鬓角和你的扭跨跟我一样,哈哈。”
“哇,迈克尔!”
“嗨,你可以比以前瘦多了。”
“这没有毒品,没有安眠药,只有上帝。还有我们,我们是逃狱三王,逃出了人间的地狱。”
“那个世界太可怕了,没有公正,没有善良,没有自由。”

“这是谁呀?”
“哦,美女,你也瘦了。你还会去想跟两万个人做爱这件事吗?”
“不,我只会去唱我的布鲁斯。”
“我们甚至可以组一支乐队,真的跟宇宙有关了。”
“没错,迈克尔,你来弹吉他。”

“迈克尔,你是自杀么?”
“不是。”
“你是吸毒吗?”
“不是。”
“那你太冤枉了。”
“不过他们会认为我是吸毒死的。”
“我又吸毒又自杀,这简直太可怕了。我想我的女儿,她还好吗?”
“她很好,哪怕她有一个糟糕的妈妈。”
“我爱她。”
“我也很爱我的儿子。”

“如果我能再多活10年,我一定是你的粉丝。”
“我可一直是你的粉丝,我喜欢你的诗,你还写诗吗?”
“我打开了灵魂之门,那是唯一的通向天堂之门,它让我发现,是人类自己总设置一道门,将灵魂和灵魂一分为二。我有生之年一直思考这个问题,来到这里才明白。”
“是的,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在这里,所有感知之门都敞开着。”

“我很遗憾,没有机会参加你那次We Are the World活动,假如我多活几年的话。”
“说不定那时候美国移民局还会把你驱逐出境,哈哈。”
“我会说,我是你的粉丝。”
“你好吗?”
“这里?太好了,跟我想象的一样。”
“我小时候就一直听你们的歌,那时候就想,要是跟你合唱一首歌,太棒了。”
“我们会唱什么?”
“我想一定是爱,而不是两个男人争风吃醋那样的歌曲。”
“来吧,我们现在就合作一首。”

“迈克尔,你也来了。”
“嗨,你是我真正的偶像,还记得有一年,我在台下看你唱歌吗?”
“你在你的几个哥哥中间,那时候你很可爱。”
“我不喜欢我的童年。”
“跟我不喜欢我的成年一样。”
“还好,这里没有仇恨了。”
“对,包括我的父亲。”

“哒哒哒!”
“你这个淘气的孩子,我可不是范·海伦。”
“你是英雄。”
“在我创作Beat It的时候,想到过你,如果你来给我弹吉他,那将是一首伟大的作品。”
“埃迪干得也不错,比如他的点指。”
“我想他一定是跟你学的。”
“嘘,别让他听见。”

请听题:米高·集训在那边都遇到了谁?
(答案很简单)

带三个表 @ 2009-06-26 13:40:27 分类: 音乐时间

这个倒霉孩子终于离开了我们。貌似听着他的歌曲长大的人应该写一篇纪念他的文章,来应应景。标题我都想好了:《天堂里不分黑白》,可以很煽情那么写,催人奶下。后来发现,我以前写过四篇关于他的文章,再写什么都是多余了。回想1986年我第一次听到他的歌曲,那种激动的感觉,好像还能体会到。

早上看手机,十多条短信,三十多个突然很陌生的未接电话(除了送快递的就是问我这件事的,没关系,我扛到下午你们发稿就不会骚扰我了),我一个都没接,SMN上三十多个人告诉我死讯,这种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有点发懵,有点不明白,怎么说走就走了呢?然后我在屋子里假装让自己悲伤一下,酝酿了半天,发现自己并没有悲伤。如果我写一篇不悲伤的文章,会有人认为我是冷血动物,或者我根本不喜欢他。要悲伤才行,不悲伤至少伤感也行,可我也不是温斜杠那样的演技派,我徘徊了好半天,哈哈,最后都有点笑场了。相反,我倒觉得他解脱了,摆脱了一些烦恼,对他而言,死而无憾。那我还有什么理由假装悲伤呢。他从一个Neverland去了真正的Neverland,多好呀。不接受媒体骚扰事件好事,你想想,跟不同的媒体谈论米高老师,说不定我真会哭的——我记得我家阿毛就在这里啊,怎么就被狼叼走了呢……

80年代是造星时代,很多巨星都是在那个年代诞生的,米高·集训的死,标志着一个巨星时代的结束,今后不再会有巨星。在流行音乐领域,他是世界之巅。关于他的话题,会持续半个世纪,比如他的孩子,他的遗产,他的债务,他死后创造的其他财富……他的一切的一切,都会让他死后不得安生。

我没听说米高·集训之前有心脏病,死因不该是心脏病吧。

播放器可以使用了。

带三个表 @ 2009-06-26 1:26:20 分类: 闲扯

这几天我舒服死了。华北大热,走在外面,觉得神清气爽的。
热乎乎的风吹着,地上热气蒸腾着,这日子才叫舒服。
以前我最喜欢的就是最热的天气,大太阳底下踢球。
因为多数人在这时候跑不动,而我可以。
我怕冷,一旦觉得冷,就像世界末日一样。
好多人认为北方人不怕冷,这是错误。
有一年,华东干旱,我去无锡出差。
四十多度,能把人晒干了,我觉得无锡特好。
我的客厅没有空调,要是别人早疯了。
我就喜欢室内33度左右的高温。
我在沙漠里也会感觉很舒服,那温度能把人蒸熟了。
但我就觉得茅塞顿开。
其实我最喜欢的就是潮湿、闷热的天气,
那种可以让人犯心脏病的低压天气,我感觉最爽。
据说,人越冷越清醒。
我刚好相反。
其实我该去陈晓卿的老家肯尼亚生活。

带三个表 @ 2009-06-25 16:07:09 分类: 闲扯

有些东西注定会变成笑话,尤其是当它很严肃的出来时。下面这些唱片封面都是在某些压力下被迫改头换面,前后对比,确实挺有意思。当年jane’s addiction的专辑封面因为露骨,被要求改封面,他们就换成白色,上面一行字:第一修正案的内容。 
1.

绿霸前


绿霸后

2.

绿霸前


绿霸后

3.

绿霸前


绿霸后

4.

绿霸前


绿霸后

5.

绿霸前


绿霸后

6.

绿霸前


绿霸后

7.

绿霸前


绿霸后

8.

绿霸前


绿霸后

9.

绿霸前


绿霸后

10.

绿霸前


绿霸后

11.

绿霸前


绿霸后

12.

绿霸前


绿霸后

带三个表 @ 2009-06-25 4:19:55 分类: 杂谈

最近媒体报道,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的球员罢训。不关心中国足球的人不觉得这是新闻,像我这样不关心中国足球的人却觉得是个新闻。而且是值得好好说说的。跑足球口的体育记者可能不会像我这样去看这个问题,他们可能先站好队,是站在俱乐部还是球员的一边,然后再去写报道。

我之所以关注这件事儿,其实它跟我们都有关系,即便你很厌恶中国足球,即便你看完之后一定要留言骂两句中国足球,但这事还是跟你有关系。

一个足球俱乐部,在联赛踢到快一半的时候,既不跟球员签合同也不发工资,这要是在别的企业,估计员工早就闹了,但是在中国足球俱乐部的环境里,好像就很正常。其实这直接侵犯了一个员工的利益。球员只能用罢训的方式来对待这种不公正。其实俱乐部可以开除这些球员,甚至可以把他们送进法庭,因为贵国的宪法规定——公民不许罢工。至少根本大法里面没有说可以罢工,没有说可以,就是不可以。你罢训就是罢工,罢工就要承担法律责任。但是泰达俱乐部的老板为什么没有处理球员呢?因为他们违法在先。

于是问题就出来了:当企业侵犯员工的利益,员工该怎么办?《劳动法》里面有规定,翻翻就知道了。可是在中国的变态足球环境里,你会发现,所有东西都是超越了法律,甚至超越了宪法。足协可以胡来,胡乱制定规则(比如转会制度就是严重侵犯员工权利),要不是出现周海滨和冯潇霆讽刺式的转会事件,大概从足协到俱乐部到球员都会一致认为那个荒唐的转会规则是天经地义合理的。一个人无知不要紧,可怕的是整个贵国从事足球的人都他妈无知。

他们为什么无知呢?很简单,从职业化以来,这个行业就一直没有工会,没有球员工会,当球员的利益受到侵犯时,他们不知道该找谁解决,我不知道俱乐部怎么跟球员签约的,估计多是霸王条款,包括那些球霸,在面对俱乐部的各种条款,也是低下头的。能忍则忍,胆敢动用法律,你还想不想玩了?但是如果有个独立的工会,就好办了,你侵犯我的利益,工会会出面。或者说工会会与企业产生一种制衡关系,这种制衡可以推进法制完善。但贵国好像早就看出来了,怎么可能让你有这样的一个组织呢。

其实贵国不仅是足球俱乐部,其他行业也没有工会。现在很多单位都有工会,就是逢年过节组织大家搞搞活动的组织,那他妈不叫工会。真正的工会是保护某一行业人员利益的,但是贵国不允许你的利益被保护。在过去,你是国家的人,你的利益不能与国家利益相冲突,所以工会就是只有组织联欢晚会的职能而已,而且它从未从一个机构当中独立出来。现在,很多企业都私有化了,包括很多法律已经偏向保护私有权利和财产了,但是在行业中人们最基本的权益还得不到保障,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权益受到侵犯,或者说受到侵犯后不知道该如何申诉。比如演员行业,如果有一个独立的工会,你还敢随便封杀汤唯吗?

我认为,现在行业内部的劳资利益冲突越来越明显了,行业性工会该出现了,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当矛盾冲突到一定程度,就会出乱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