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09 » 七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09年7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09-07-31 18:48:01 分类: 闲扯


看到这幅图,来自译言网,有人已经翻译了,我再尝试翻译一次。
麦当劳:你的笑对我一骋很重要
品客薯片:劲爆无极限
BOUNTY清洁用品:来去好劲道
劲量:勇往直前
MM巧克力豆:口感更好
耐克:放心干吧
雪弗兰卡车:决不让你石破添精
肯德基:吮鸡好美味

祝君周末性生活愉快!

三表哥:
    您好!一直看您的博客,从来没想到会给你添麻烦,但是今天我实在是找不到别的更好的办法。想找您帮忙借您的“不许联想”宝地给我发个广告。
情况是这样的,因为我们餐厅在上海要开一个分店,之前的帮我们设计的那家公司太不靠谱了,所以这家店想换一家设计公司。但是我通过百度等等一些网络工具搜索到得公司都是一些付了钱给百度的公司,根本不靠谱。朋友圈中的从事这行业几乎没有。时间紧迫,只能想到麻烦你了。
 
如果有幸能刊登的话,内容如下:
 
寻找优秀的餐厅设计公司:
1.有丰富的时尚餐厅设计经验。
2.最好是在上海有办事处或者分公司的。
3.设计人员有一定的服务意识的,能接受客户提供的修改意见。
 
我们餐厅的基本情况:
上海本地一家时尚中餐厅,以经营粤菜为主。营业面积约470平方,位于上海市淮海路某商场内4楼。
 
 联系方式:chinaczz@gmail.com

带三个表 @ 2009-07-30 14:27:16 分类: 歪理邪说

“查尔斯先生,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您。先听哪一个?”国家科学与技术部部长怀恩豪斯说。

“坏消息,我想最坏的消息就是今年的研究经费取消。”查尔斯说。

“还有比这个更坏的消息。”怀恩豪斯说,“您负责的星外探索研究中心从今天起撤销,这消息够坏了吧?”

查尔斯愣住了,看着怀恩豪斯,僵硬的脸突然变成了愤怒:“这他妈是谁的决定?我们马上就与外星人取得联系了。”

“可能是总统,也可能是国会,也可能是国家安全事务部门的某个家伙。查尔斯先生,事实上,外星人是存在的,不过在好莱坞的电影里面,人们更希望这些是故事而不是事实,没有人希望外星人侵犯我们的家园。”

“哦,对了,好消息呢?”

“好消息会让您平息刚才的愤怒,查尔斯先生,恭喜你成为OPQ电视网的总裁。”

“开什么星际玩笑?这又是谁的决定?”

“可能是总统,也可能是国会,也可能是国家安全事务部门的某个家伙。查尔斯先生,您任重道远,这是一家刚刚成立的电视网,专门负责对外宣传。”

“我是个科学家,不是骗子。”

“事实上,您在过去五年的研究中确实起到了欺骗的作用,星外探索研究中心每次发布的外星人消息最后都没有被证实,这您又怎么解释呢?可能他们就看中了您这一点,他们需要一个人制造不真实的消息来轰动这个国家,甚至全世界。总统的意思是,利用我们的强大攻势,去瓦解所有敌视我们的国家。这个战略意义比研究外星人更重要。查尔斯先生,还是脚踏实地一点吧。”

就这样,查尔斯先生从一个科学家变成了掌控该国最大对外宣传机构的掌门人。OPQ电视网的主要工作就是把这个国家的价值观用各种语言录制成电视节目,然后通过信号传播到世界各地,在未来的五十年,这个世界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那些所有敌对、仇视他们的国家,慢慢会在这个地球上消失。查尔斯每天的工作就是督导手下人员用一百三十多种语言向全世界宣传这个国家的美好与更美好。

这个世界也确实在发生变化,但是查尔斯认为,这与OPQ的工作没什么关系,世界每天就是要变化的。但是历任总统都对OPQ关爱有加。“总统都是愚蠢的。”查尔斯每天想到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鬼知道那些敌人是否在看我们的电视节目。

在工作之余,查尔斯还是忙里偷闲去研究外星人,他告诉总统,这是他的业余爱好,偶尔他也会给一些科学杂志撰写一些关于外星人文章。这种业余爱好让查尔斯先生很恼火,他无法投入更大精力或资金,每到周末,他只能在自己的花园里用一架望远镜遥望璀璨的星空,他的内心和天上的星星一样孤独。

终于,查尔斯熬到了退休的年龄,他离开了这个国家认为伟大但他认为非常荒唐的工作岗位,他可以在花园里心无旁骛地仰望星空,以此度过余生。

有一天,查尔斯跟往常一样,用望远镜在天空中扫描,忽然,他发现有些异常,一个奇怪的物体在移动,慢慢变得越来越大,看上去离地球越来越近。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这是外星生物?或者是陨石、卫星残骸还是哪个讨厌的家伙放的风筝?

大约几分钟后,这个奇怪的物体在查尔斯的望远镜里变得越来越清晰。“啊,是外星人,他们坐的是飞船。那些好莱坞的家伙们,星船跟你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其实它太普通了,像一座草房,但非常精致。”查尔斯很兴奋,没想到在他晚年,能见到他朝思暮想的外星人。

这座太空草房在慢慢接近地面,离查尔斯越来越近,很多人都看到了,大家用一种惊奇和恐慌的眼神看着天上飘下来的怪物,最后,这个星外来客慢慢降落到查尔斯家花园旁边。

查尔斯知道该如何法外星人交流,在过去几十年间,他掌握了很多如何与外星人打交道的方式。

飞船打开了,外星人从里面慢慢走出来了。查尔斯看着这些外星人,既兴奋又失望。兴奋的是他马上可以更外星人交流了,并且,这些外星人看上很有礼貌,没有任何攻击征兆。失望的是,怎么长得跟地球上的黑猩猩差不多呢?难道是有人恶作剧?

查尔斯走上前,作了几个手势,这是想告诉他们,我们是友好的。至少他在过去一直认为,全宇宙的哑语都一样。

外星人并没有作出及时反应,而是四处张望。几秒钟后,一个看上去是个头领的外星人开口说话了:“你们会说俄语或者汉语吗?”

查尔斯差点晕过去,他很失望,现在他相信这绝对是一场恶作剧。在过去研究外星人的时候就曾经出现过这样的闹剧,想想刚才自己很投入地做出各种手势,简直是太滑稽了。

“我们是来自ξ星球的。”那个头领说。

“很抱歉,你们还是把身上的劣质皮衣脱下来吧,虽然看上去很逼真。”查尔斯说。

“哦,这是真的。”

“别开玩笑了,我见过外星人。不是你们这样。”

“为什么不相信我们?”

“你们的样子就是……我们地球上的黑猩猩,一种还没有进化好的灵长类动物。”

“这简直太不幸了,不过我们确实来自ξ星球,在ψ座。”

“哦,天哪,ψ座ξ星球的人会讲英语,我在过去撒了那么多弥天大谎,都不敢这么说。”

“您想听我解释一下吗?”

查尔斯早就失望透顶了,“好吧,看你们能编出什么样的理由。”

“我们ξ星球的确生活着一种高级生物,我们能来地球就足以证明了这一点。”

“距离地球两万光年,你开什么玩笑。”

“我们在很早很早以前,从你们这里上接收到一种信号,后来我们发现是电视节目,节目内容讲的就是你们星球上某个国家很美好,我们星球上很多人都在看,但是后来我们的物种发生了奇怪的变化,原来我们长得不是这样,我们有很高的智商,但是后来我们发现整个星球上的人慢慢变傻了,身体也发生了变异,变成现在的样子。”

“一派胡言。地球上有电视不过六七十年,你们怎么可能那么快收到信号?”

“如果你们生活在我们的星球,就知道为什么会收到了。因为你们认为宇宙中速度最快的是光。我们有更快的,这就是我们比你们高级的原因。但是现在我们不这样了。”

“怎么证明你们是就是来自外太空的什么ξ星球?”

那个头领拿出一个东西,冲着天空指了一下,两分钟后,另一座草房子飘然而至。

“还是让我来解释一下吧。”那个头领说,“事实上,你们发出的信号并没有被你们星球上的同类接受,而是发向了太空。”

查尔斯这时心里掠过一丝安慰,心想:我早就认为这种荒唐的做法对敌对国家没有任何意义,不过起到了另外效果。

“我们是ξ星球派来的,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为什么你们的信号会让我们退化?而你们,看上去并不是这样。”

查尔斯想了一下,然后很严肃地说:“我想我们与你们最大的不同,也是导致你们退化的原因是:我们会撒谎,而你们不会。”

(友情提示:请勿对号入座)

带三个表 @ 2009-07-30 2:26:28 分类: 未分类

之前我在博客上说过电影《无形杀》,说正在跟片方联系找个时间专门给黑猩猩放一次,算是社会福利。今天,制片人告诉我,时间地点安排好了,8月9日下午一点半,地点在北太平庄附近。之所以不能说得太具体,是因为场地有限,只能容纳120人。因此要走一个报名的程序。

如果你对电影《无形杀》感兴趣,可以报名,免费观看,可以呼朋唤友携家带口,鉴于片中有激情戏,未成年人拒绝入场,请做家长的先把子女安顿好,如果您带孩子来观影,出现被拒绝的情况消协不管。这是第一条要注意的。

第二条要注意的是大家别迟到。第三条要注意的是,最好您有博客,看完了写点什么,没有具体要求,吹捧与谩骂都接受,反正养了孩子掐死——玩呗。欢迎社会各界秦香莲、潘金莲、西门庆和陈世美以及包公们前来观影。也欢迎武松前来。

部分主创人员会到场与猩猩们见面,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男女主角,也可能是路人癸。

报名方式,还是以前的办法,给我发邮件,我告诉你们放映时间和地点。取前120人,鉴于很多猩猩都不靠谱,报名完后发现动物园管理员发香蕉吃就不来了,所以我可以宽限到150头。

该片8月下旬全国上线。

带三个表 @ 2009-07-29 23:31:28 分类: T恤

有6664多人参与了调查。本来我还想忍一下,等到6666个人参与我再停止。但我觉得目前这个数字更有意义一些。有3420人选择了1,占51.32%,有3244选择了2,占48.68%。其实不相上下。我本人倾向1,因为有一种缝制的感觉在里面,我说是“用线缝起来的效果”,于是有人就想到了是用线缝的logo,我觉得也可以,但是价钱会加20块钱,你们肯定不愿意。咱还是印上去吧。

我不喜欢在衣服后脖领子上面贴一块商标的布片,我一般买的衣服能把后面的那块商标布片剪掉我都剪掉,因为我皮肤敏感,容易过敏。轮到我做衣服,我岂能让这片布头生存?这个logo是印在衣服上的,并且印在后脖颈子的里面,外面是看不到的。除非特别需要,一般你从外观上看是看不到logo的,更看不到“不许联想”。我为什么会这样想呢?

假如有这样一个场景,你见到一个姑娘(或者小伙子),她(他)穿了一件T恤衫,很可能是从我这里买的,但你不确定,这时给你一个机会,你伸出手,把她(他)的后脖领子翻开,然后振振有词(其实明知故犯):“你是从王三表的店里买的吗?”我的目的是给你们一个与对方有意外接触的机会,剩下的事会发生什么,比如你脸上挨一嘴巴还是挨一嘴唇,那就是命了,至少这是一个开始的借口。

很多人不喜欢这两个logo。我也觉得很正常,现在全世界任何一个著名的商标放在你面前,你都可能看着觉得不好,如果有人说这两个比福娃还难看,那我肯定撤换,还好没人提。很多东西乍一看别扭看时间长了就顺眼了,再好看的东西看时间长了也都会变成那么回事,不信你回家看看你老婆或女朋友。世界上没有一个让所有人看着都满意的logo,这东西就是一个标志而已。我对这两个logo的感觉跟你们一样,都觉得有可取的一面,也都觉得有点问题。会做一些细节上的修改,但也肯定不是你想要的那种。卫生巾的那个设计,我也不会废弃,会用在正确的位置。

我也相信,当T恤上架的时候,也一定会有人挑三拣四的。这也很正常,世界上也没有一款适合所有人穿的衣服。目前的进展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原来我以为会在大家穿羽绒服的时候开张,现在可以提前过冬了。最迟需要10天半个月吧。

如果有哪位同学想提供T恤设计图案,常年需要,图案发至teeeeshirt@gmail.com

带三个表 @ 2009-07-29 2:05:16 分类: T恤

T恤的Logo出来了,一共两种,个别地方可能还会作一些调整,但基本面貌就是这样了。哪个更好?反正二者选其一。

这个设计的想法是logo用线缝起来的效果。


这个设计的想法是:设计师刚刚给一个厂家做了一种超大护翼卫生巾的设计,顺便在模版上就把我的logo给做出来了。反正是不许联想的。以后我可以用这个形状做茶杯垫,反正都是垫东西用的。还可以作创可贴,反正都是用来止血的。还可以做成饼干……

带三个表 @ 2009-07-28 15:37:18 分类: 闲扯

郭敬明:我是个超级敏感的人。
鲁豫:是吗?
郭敬明:其实我是个很大男子主义的人。
鲁豫:真的?
郭敬明:别人都穿最漂亮的衣服,用最新款的手机,我没有。
鲁豫:是吗?
郭敬明:他们说上海话我完全听不懂。
鲁豫:真的?
郭敬明:真的。
鲁豫:你好瘦啊。
郭敬明:你比我瘦。
鲁豫:是吗?
郭敬明:是的,比我胖的是郭德纲。
鲁豫:真的?
郭敬明:我上大学天天旷课。
鲁豫:是吗?
郭敬明:其实我现在还是个小孩。
鲁豫:真的?
郭敬明:我每天化妆要有十个步骤。
鲁豫:是吗?
郭敬明:我现在还有48页的稿子要写,后天就送印厂了。
鲁豫:真的?
郭敬明:我一点都不着急。
鲁豫:是吗?
郭敬明:我可以抄。
鲁豫:哦,天哪!
郭敬明:抄起来是很快的。
鲁豫:哦,天哪,天哪!
郭敬明:我就是这么抄过来的,你不知道?
鲁豫:哦,天哪!天哪!天哪!

带三个表 @ 2009-07-26 14:22:46 分类: 闲扯

中国人发明了筷子,瑞士人发明了使用筷子的方法。


更多发明请移步这里

带三个表 @ 2009-07-26 3:30:55 分类: 闲扯

一个广州大家族1949
逝者:季羡林:盛名之下孤独学问家
逝者:任继愈,“为大师时代备粮草”
热点:贵州新桥矿难救援奇迹
热点:铁矿利益格局中反贪局长穆新成
人物:攀岩姐妹花岩壁芭蕾
收藏:阿尔方斯“新艺术”招贴画
收藏:帕特里克和他神秘小人
商业:奥迪喜悦与遗憾
商业:28.4万辆疲软边缘和丰田章男的难题
商业:祁玉民:高起点自主创新坚持
商业:身披纱丽的总裁和她农场战略
艺术:徐峥喜剧思考
电影:《窃听风云》,后《无间道》新香港电影
秀场后台:郭晶晶:跳板是我最没有压力地方
时尚:衣服政治
书话:黑猩猩政治
生命八卦:癌症新定义
投资物语:第九贵城市物价错觉
越剧:情感和人性胜利
越剧《红楼梦》诞生
赵志刚:“王子”心思
浙江小百花十年越剧革新之路
故乡嵊州越剧生态
热点:郴州火车相撞与铁路安全链
热点: “寓禁于征”:烟草税提升空间
不可阻挡免费经济时代
市场分析:3000点上估值洼地
收藏:明版《宋版六经图》
话题:杰克逊账单
文化生态:2200公里内寻源问道
时尚:玛丽·贝耶的尚复兴
生命八卦:新时代育儿经
体育故事:一个人国家使命
军事夜话:美国对伊朗战略中“EFP杠杆”
奢侈品市场新旗舰诞生
安特卫普,以时尚名义思想
热点:1948——一场引发所有战争战争
热点:东莞甲型H1N1聚集性病例防治社区力量
农村问题:石嫣和她小毛驴农场
人物:“中国麦琪”张喜燕人生选择
历史:西路军:那段曾经被遮蔽历史
收藏:小憩罗汉床
商业:上网本未来分歧
商业:“英伦机会”里中国企业
商业:芬理希梦铅笔经济学
音乐:迈克尔·杰克逊——流行乐坛末代皇帝
电影:《白银帝国》声音
秀场后台:袁泉和她“简·爱”
思想:达仁道夫社会冲突理论
科技:色彩魔力
投资物语:投资阶段房地产
体育故事:七月“圣诞节”上那个美国人
军事夜话:奥巴马“红绸子”
第三次能源转换中国路径
制约水电是能源结构,不是环境
美国水电问题
一座火电厂困境和出路
热点:兵马俑一号坑第三次发掘
热点:“天使大哥”刘晓人坠落
农村问题:你所不知道棉花
商业:巴黎航展阴郁表情
体育:WMA:新型职业体育范本
体育:欧洲豪门末端市场
电影:电影节上第N代导演们
风物人情:普罗旺斯集市和汤
时尚:材质即风格——玳瑁眼镜高级定制
思想:福柯遗产
投资物语:3000点上“转持”
鸡毛蒜皮:那些花儿一样文字
美食:越来越高难度贪吃
军事夜话:伊朗大选背后“核果实”
孙红雷:我是一块特别贪婪海绵
孙淳:瞿恩唤起我们向往
柯蓝:做男子情怀大女人
张志坚:老董现世观
吕中:轻盈浪漫革命母亲
农村问题:肉价涨跌之间产业变局——湘潭养猪再调查
市场分析:银行股拐点
能源之道:丹麦环保之旅
商业:没有乔布斯的WWDC:程序的角色
商业:节能环保背景下机会
商业:经济衰退与新媒体环境结合
商业:卡夫饼干始于“顾客舌头”
话题:在特纳风景画里看气候
思想:悲观主义慰藉
投资物语:虚实之间复苏
军事夜话:内贾德“小男孩”在哪里?
免费“午餐”
再造公平路径
公共财政是社会平衡器
神木以南:南北差异下榆林医改
胶片相的末日与宝丽来的重生
胶片相的末日
宝丽来重生:等待奇迹发生的最后60秒
均匀颗粒就如同美人
摄影师们说:尽可能多胶片痕迹
收藏:西方人《东方陶瓷艺术》
商业:汽车业新版图里“中国位置”
文化生态:卡酷动画卫视:异化动画产业化
考古:CyArk——遗址危机数字化解决之道
书话:凡俗《尤利西斯》
投资物语:教育业拐点
美食:爱加胡椒
军事夜话:朝鲜“胖子”要减肥?
三名中医辨证整治观
桂枝汤里春秋
中医是这样治疗感冒
专访:我们面对人道危机
商业:黑色汽车流行社会心理
文化生态:看得见风景房间
秀场后台:吴刚“井喷”
秀场后台:黄西:用搞科研劲头说相声
戏剧:爱平庸
设计:像男孩一样BLESS
家居:我想看创造这些东西
书与人:朱天文:潜入意识大海
鸡毛蒜皮:利玛窦记忆术
体育故事:伟大竞赛
军事夜话:4位中国人名字

以上标题选自贵刊近几期中的一部分,这些标题有一个特点——都有“的”,这就形成了贵刊的标题特色,简称“的色”。

带三个表 @ 2009-07-25 5:52:46 分类: 杂谈

最近遇到一些朋友,都跟我聊罗老师的演讲报告,说很精彩,如果自己的人生像罗老师一样精彩就好了。然后我就笑了,我说如果你要是有罗老师这样的口才你的人生也一样精彩。事实上,我对罗老师的演讲报告的评价是:用精彩的语言叙述他乏味的人生。这不是我对罗老师不尊重,而是人们对罗老师进行了错误理解,忽略了演讲中虚构、夸张、戏剧成分,你被打动得分不清哪里是真哪里是假,其实挺简单,罗老师的人生经历是《三国志》,他的演讲是《三国演义》,我们在博客里遭践他就是吴宇森的《赤壁》。

再比如,老六每次写“饭局六件事儿”,都有虚构,至少语言上会夸张,目的是为了让你把一次乏味的饭局经过看得有趣一点,这叫文学,不叫新闻或者历史,如果在叙述上不夸张一点,你会感兴趣吗?但是过了200年,当有人研究老罗或者老六,一定会把他们现在的记录当成史料,认定罗老师的人生是精彩的,认定老六每次参加饭局都是生动有趣的,其实丫每次饭局在酒精的作用下都前后判若六人。他写的饭局记录基本上都是在失忆状态下经历的,在清醒状态创作的,但我们喜欢看的原因是“创作”,“创作”一旦让你产生快感你就真假不分了,读着读着你就觉得身临其境地感受那次饭局了。看,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可以让人造成认识上的偏差,那些更大的事件呢?

我随便写篇博客,就会有人问:“你写的是真是假?”但是你看任何一个人物传记,都不会发出如此疑问,为什么?因为你首先认为这都是真的,尤其是他们都很严肃地叙述这些“事实”,你就更信以为真。而我,一向用不着边际的方式——夸张、虚构、扭曲、恶搞、张冠李戴、移花接木地编造一些事实,你上来就起疑心。事实上是,我的博客跟那些严肃的人物传记甚至历史都一样——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在我看来,真假一点都不重要,可你总是遏止不住自己的想象弄晕了自己去信以为真。

有人肯定站出来反对,那些人物传记或者历史就比你博客真实。那么,我问你:你怎么知道那些传记或史书写的都是真的?你在场啊?那你看传记跟看我博客所感受到的真实性不是一回事么——你都不在场,自然也无从判断真伪。你会说,传记或史书至少相对是真实的。问题就出在这里,历史一相对真实,就不准确了,就好像有人问你:1+2=?你说,差不多该等于3。既然不肯定,那万一等于4呢?所有数学都该改变了。当你参照任何一段不准确的历史去分析问题,结果肯定都不准确,由此衍生出所有的不准确就把历史真实性掩盖了,这样,历史反而变成了最大的虚构。

甚至,在你眼前发生的事情都可以眼睁睁地被虚构,更何况发生在过去的事情呢?即便我们经常会揭开历史的坟墓找到真相,但那也是片断。人们对历史上每一秒钟发生的事情感受都不一样,这很像电影《刺杀疑云》描述的那样,每个人看到的事实都不一样,只有所有目击者看到的事实加在一起,才是真正事实。或者,历史就像黑泽明的《罗生门》,每个人都出于对自己有利的一面去描述一段“真相”,于是也没了真相。

人们普遍认为,造纸术的发明,对于记录历史很重要,对后人研究历史也更方便。所以史学家喜欢研究明代以后的历史,因为史料丰富,容易出成果。而更早的历史,无法研究,可能就是几块石头,你研究一辈子也研究不出一块汉堡包。鬼知道研究史料丰富的断代史出的成果是什么鬼东西。

历史都是因为人们的想象而变得精彩,这就是《三国志》与《三国演义》的区别。今天人们都可以自己记录历史,这对将来人们研究历史只能是坏事而不是好事,因为信息量太大,虚构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多。你觉得你了解历史了,实际上你更加不了解历史了。因为人们今天在创造历史的时候就注入了各种想象,历史与演义的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最后,你不是了解历史,了解的是历史上的道理,同样,你看任何文字,对了解文字背后的人都是无助的,关键是你明白文字的道理。

我常遇到这样的事情,一些只看我文字而不认识我的人一见到我,便会对我做出很多判断,我觉得他判断的不是我,是我写的字。或者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你跟你写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废话,这本来就不该是你判断的问题。“文如其人”只是一种形容。有人好奇的问我: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问我这种傻问题的人基本上被我的文字误导了。我是个极其乏味的人,和所有人差不多,但我会用文字来迷惑你。这就像你相信艺术还是相信艺术家一样,操,变成哲学问题了。我很高兴我有能力用文字做出一个马甲,来掩饰我的真实,这种游戏很好玩,我喜欢在一旁偷着乐。其实大家不都是这样吗,一个谁都能明白的道理,如今被信息扩大化搞的个个都糊涂了。人生何处无马甲?

前几天看一个美国人写互联网时代的书,发现,虚拟时代人们的思维方式已经在颠覆过去,那么,历史也随之被颠覆,在人们虚构的基础上再进行一次虚拟。你瞧,人类多爱给自己找麻烦——先把自己弄糊涂了,然后再把自己搞清楚,这不是有病吗。当然,人类有文字记载那天起,就从来没把自己弄明白过,索性就彻底糊涂算了。

历史学家会认为,这是历史观问题。不管什么观,都是认识局限造成的结果,当所有人都弱智的时候,你就觉得智商70的人是最聪明的灵长类动物。但这还不是最可悲的,最可悲的是,当人们的智商都是120的时候,却由一个智商是70的人来决定历史。

带三个表 @ 2009-07-24 18:15:51 分类: 闲扯


看到一条趣闻,《歌手报复美联航却一歌成名》。美联航弄坏了一个歌手的吉他,于是他写了一首《美联航弄坏了我的吉他》。Dave Carroll无疑是幸运的,因为他乘坐的是美联航而不是国航或者东航,如果这事儿发生在贵国,你就是写一首《×航弄坏了我的鸡巴》估计也没人搭理你。

西方人的危机公关意识很强,在一种很得体的前提下,把危机化为烧鸡。贵国一般不这样,出事了第一反应是找比较大的官,然后自上而下,让你丫闭嘴。或者,遇到麻烦就是看毛片不打手枪——硬挺着。反正挺段时间就过去了,因为他们都发现现在的人都容易健忘,二十天后又是一条好汉。

记得前两年到处都是以何为耻以何为荣的口号,最后变成了扯淡,因为口号没有力量,缺少人性化。这年头,谁还相信口号啊。现在贵国公民基本上不明白什么叫羞耻了,企业、个人、官员有一个算一个,真出点问题,都已不觉得怎么样了。首先是从公共人物的言行上,我认为,公共人物的言行是在一直试探公众的底线,当公众一而再再而三地降低底线,也就同时降低了耻辱感。公众耻辱感普遍降低,貌似宽容度高了,其实是是非越来越不清楚了。我研究了很多公共人物或者企业在遇到危机时的后续行为,大都以一种侥幸心理面对危机,即便是企业,亦是如此。

Dave Carroll也许只是当时很无奈,或者美联航也跟国航一样,他只是想借一首歌发泄一下自己的不满,没想到给他带来那么多好处。当然,首先这首歌你写的要有意思好听才行,《美联航弄坏了我的吉他》这首歌写得很好听,视频也很好玩。不然你写一百首也没用。以前人们总以为抗议歌曲是用来阶级对抗的,其实不是,它可以用来做任何事情。

如果谁以后在被服务过程中出现什么问题,不妨像Carroll一样,比如你对房地产商不满、对中石化不满,对任何你看着不顺眼的人不满,你都可以写一首歌,配上画面,做成视频,放在土豆或者忧苦这样的视频网站,然后你就睡觉吧,在梦里,那些怠满你的人找上门来,向躺在床上的你三鞠躬并道歉,并赔偿拟以笔损失费。事实上可能是:当你第二天上网观看你的视频效果究竟如何,却发现内容已经被删掉了。当然也有另外一种情况,这个视频在网络上传播得到处都是,但是你所指责的对象却一直无动于衷,仍然继续干着他们的坏事。最后他们终于说话了:“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我自己经历过一件事,说海尔售后服务太好了,一天打三个电话问你服务的怎么样。这样的企业毕竟不多,虽然售后跟踪服务质量的电话打得让你有点烦,但至少不是坏事。

不信邪的同学可以如法炮制一下,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写一首歌,自己唱出来,音准找不到无所谓,今天人们对音准已经没概念了,音乐人都不在乎音准,你也不用在乎,然后把它放到网上,看看一觉醒来后会发生什么。

当然,依我的猜测,倒不是得罪你的人联系你道歉,而是宋柯老板用一个特快专递把一份歌手签约合同送给了你,然后高晓松会主动打电话要给你写歌,你往楼下一看,下面有一帮粉丝,他们高喊:“loen学友我地支持你/aaron华仔我地支持你/忆莲sally我地支持你/beyond草蜢我地支持你/王菲shirley我地支持你/jimmy dicky我地支持你/艾跑偏我支持你”。你就红了,万幸中的不幸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