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0 » 四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4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4-30 20:48:06 分类: 沿着瞭望塔

68

第二天吃完早饭,迪伦说:“我要去上班了。”

“你不会是去找那个乞丐吧?”

“对。你也可以去。”

“我没兴趣。”

“如果你想找我,可以到那个天桥上,门票五美元一张。”

迪伦说完转身出去了。他知道,在这里无所事事还不如给自己找点乐子,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就意味寸步难行,他不想整天看着列侬那张愁云惨淡的脸。和列侬不同,迪伦从来没有对未来失望过,最初,他对去中国参加什么革命毫无兴趣,现在,他反而相信,他一定能去中国,列侬太把革命当回事。迪伦根本没有把发生的任何事情当回事。

刘文正在天桥上唱歌,迪伦想,如果有一天他必须靠这样的方式生存,他也不拒绝。在孤岛上待了五年之后,他把绝望磨没了,剩下的全都是希望。

“你还真来了?”刘文正对迪伦的出现感到很惊讶。

“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什么?”刘文正疑惑地看着迪伦。

“守信用。”

“对了,我把你昨天教我的歌改成中文了,它变成中文一样押韵。”

刘文正一边说一边调着吉他弦,漫不经心地问迪伦:“你是从哪里的?”

迪伦看了看四周,故意作出神秘状,贴近刘文正的耳朵说:“大陆那边。”

刘文正一惊,下意识往后躲了一下:“那你是共匪。”

“共匪?你们这么称呼我们?”

“你来台湾做什么?搞破坏还是间谍?”

“教你唱歌。”

刘文正乐了,“那你不是共匪,那边的人连饭都吃不上,怎么还会唱歌呢?”然后他打量了一下迪伦,好像昨天根本没见过他一样,“你是从美国来的。”

“为什么?”

“美国口音。”

迪伦想从刘文正这里了解到一些关于基隆港口的一些事情,可刘文正除了对唱歌之外的事情都没兴趣,他知道的和自己知道的差不多。

连续几天,迪伦都会来找刘文正,列侬急得要命,滞留的滋味是很难受的。

“鲍勃,你还去见那个乞丐?”

“是的,我们真的要开演唱会了。”

“听起来很有趣,就像我们当年在楼顶上一样。”

“行了,约翰,别躲躲闪闪了,跟我去吧。”

列侬要是整天不开心,迪伦也不会舒服到哪里去,必须让他接受目前的现实。就这样,列侬被迪伦连推带拉地出了门。

“鲍勃,你是个知道怎么生活的人。”

“你是个浪漫的人,浪漫的人不需要懂得生活。”

“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现实的。”

当两个人爬上天桥的时候,眼前的场景让他们惊呆了。

“上帝!鲍勃,你看这也太现实了。”

眼前的场景是,有两个人把刘文正按倒在地上又踢又打,吉他弦一惊崩断,零钱散得到处都是。刘文正抱着头痛苦地在地上挣扎。

迪伦立刻冲了上去,边跑边喊:“住手!”

两个人收住了手脚,抬起头,见来了一个外国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指着迪伦说:“少管闲事!”

迪伦没管那人,走到跟前准备哈腰把刘文正从地上扶起来,没想到那人上去就是给迪伦一拳,迪伦没有防备,被打了一个趔趄。

列侬也跑了过来,“你们为什么这么粗暴?”

那俩人听不懂列侬在说什么,大声嚷嚷:“滚开!滚开!”

迪伦再次走到近前,准备扶刘文正起来。那人抬腿便向迪伦踢去。这次迪伦有防备,闪身躲开。另一个人扑上来从后面把迪伦抱住,列侬见状,也立刻扑上去与其中一人厮打起来,天桥上立刻乱作一团。混乱中,列侬抓起地上的吉他,狠狠地朝对方脑袋砸去,“砰”的一声,那人被砸倒在地。列侬一不做二不休,转过身又朝另一个的脑袋上砸去,又是“砰”的一声,手里的吉他被砸碎了,那人捂着头倒在地上。

“你们为什么要打人?”迪伦质问躺在地上的一个人。

列侬把刘文正扶起来,“他们为什么打你?”

“他们一直在这里欺负人。”刘文正一边擦着血一边说。

列侬冲上去又朝地上的那个人踢了两脚,边踢边骂。另一个人挣扎着要起来,列侬又冲过去朝他拼命地踢起来。而且,列侬越踢越起劲,地上人哀号着满地打滚。

迪伦被列侬的疯狂惊呆了,认识列侬以来,还没见过他如此暴力过,他像一头扑住了羚羊的猎豹,想在羚羊挣扎时用最残忍的方式致对方于死地。

“约翰,约翰,行啦。”迪伦喊。

列侬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反而更加疯狂了。

“警察来了。”刘文正说。

迪伦看到,警察从天桥两侧朝上面冲来。

“约翰,快跑,警察来了。”迪伦冲上前去拉列侬。

“别管我,别管我。”列侬更加疯狂。

警察迅速从两边合拢过来,把他们包围在中间。这时,列侬才住手,他抬起头,冲着警察喊:“来吧,来抓我吧,我是从大陆过来的。”迪伦站在一旁明白,这话是说给他听的。

他们被带上了警车。列侬笑着说:“鲍勃,我们终于要去中国大陆了。”

迪伦点点头。他看着列侬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一脸横肉,蓬乱的头发,眼神中充满了杀气,迪伦觉得有些好笑,列侬心里积郁了多年的怨气今天总算全都释放出来了。

“约翰,你是好样的。”

“不许说话!”警察呵斥道。

列侬冲警察喊:“我们只是从大陆到台湾旅游,有人街头打人,你们警察为什么不管?”

警察急了,指着列侬说:“住口!”

迪伦看着这个警察,他脸上的横肉比列侬的还多还夸张,上嘴唇右侧有一处很重的伤疤,这更加突出了他的凶相。

(未完待续)

带三个表 @ 2010-04-30 13:37:38 分类: 闲扯

从我听音乐那天开始,我就梦想着能有一套好的音响,但终究经济条件有限,一直未能如愿。2001年,我配了一套7000块钱左右的初级音响,一直听到我前段时间搬家。因为平时以听流行音乐为主,对音响的要求不算太高。更主要的是,以前住的空间太小,根本放不下一套音响。

搬家的时候,我就发誓,一定要买一套好一点的音响,在MP3横行的年代,我必须要对得起我的耳朵,不然以后真的就适应那种糟糕的音质了。我买一个几千块钱的镜头,要犹豫一年多才能决定,但是这次买音响,我就是抱着不惜血本的心理去的。

上小学的时候,我为了买一副1.9元一盒的塑料军旗,我攒了三年的钱,但是这套发烧音响,我做了将近20年的梦。去年,在上海搞的《制造伍德斯托克》沙龙上,土摩托挖苦我说:“MP3的音质根唱片音质效果没啥区别。”还说让我去他家,给我播放MP3和唱片,我一定分不出区别。哼哼,这回我要请土摩托来我家,让丫听听什么叫科学依据,我已经给丫准备好了上等的明前传基因龙井茶,转基因花生米,和来自南美的转基因咖啡豆磨研出来的咖啡,然后让丫欣赏一下非转基因音乐是什么。

带三个表 @ 2010-04-29 9:58:22 分类: T恤

带三个表 @ 2010-04-28 23:54:08 分类: 沿着瞭望塔

67

吃完饭,列侬说:“我们该去港口看看。”

“我得问问,怎么去港口。”迪伦四处张望,想找一个人打听一下。

“我们冲着有海风的方向走。”

“等一下。”迪伦叫住了列侬,“约翰,你听,有人唱歌。”

“鲍勃,我在一九六九年就没心情听别人唱歌了。”

“不,他在唱埃尔维斯的《温柔地爱我》。”

列侬揉了揉耳朵,四处张望了一下,“在哪里?”

“天桥上。”

“我们走吧。”列侬显得不耐烦。

“等两分钟,我上去看看。”迪伦说着便上了天桥。列侬没办法,只好跟着他一起上来。天桥上确实有个年轻人抱着一把吉他在唱歌,面前放着一只帽子,帽子里面有一些零钱。迪伦站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听着,唱完《温柔地爱我》,那人又唱了一首《再见,爱情》《泉水中的三个硬币》。

迪伦蹲下,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零钱,放进帽子里。

“谢谢。”年轻人点了点头。

“你从哪里学的这些歌曲?”迪伦问。

“广播里。”

“你靠这个生活吗?”

“我喜欢唱歌。”

“好样的,跟我一样。”

“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说,”迪伦突然觉得自己差点说漏嘴,赶紧说,“我也想像你这样唱歌,但我不太会。”

年轻人把吉他递给了迪伦。

“你叫什么?”迪伦问。

“刘文正。你呢?”

“我叫罗伯特。”

迪伦抱着吉他,回头看了一眼列侬,做了个鬼脸,“我听到了一首歌,唱给你。Oh yeah, I´ll tell you somethingI think you´ll understandWhen I say that somethingI wanna hold your hand……”

“你唱得太难听了。” 刘文正说,“你们还会什么歌曲,有没有比较悲惨的?”

“唱悲惨的歌曲,会有人给你钱吗?”迪伦问。

“如果他们感觉不到悲惨,会给钱吗?”

“也是,我想想,有一首歌谣,你听过没有?”迪伦开始唱:

 

Laura and Tommy were lovers

He wanted to give her everything

Flowers, presents and most of all, a wedding ring

He saw a sign for a stock car race

A thousand dollar prize it read

He couldn’t get Laura on the phone

So to her mother Tommy said

 

Tell Laura I love her, tell Laura I need her

Tell Laura I may be late

I’ve something to do, that can not wait

 

“很好听,故事很悲惨。”刘文正说。

“你每天都在这里吗?”

“这是我的地盘,如果你想卖唱,请离这远一点。”

“我不会唱歌。”

“你这嗓子没人给你钱。”

列侬见迪伦打开话匣子跟这个年轻人聊起来,便在后面踢了他一脚,迪伦站起身,“你知道基隆港口在哪里?”

年轻人指了指右前方,“往那个方向,一直走就到了。”

“明天我来跟你唱歌。再见。”迪伦说完便和列侬下了天桥。

“你真要跟那个乞丐唱歌?”

“为什么不呢?”

“我会给当地电台打一个电话,说摇滚歌星鲍勃·迪伦目前在大街上与一个乞丐举办演唱会。”

“这样会有媒体来报道,我们就可以巡回演唱,一定要安排到中国大陆演出,你也加入进来好吗?”

“你刚才唱《我想握住你的手》的时候我真想把你从天桥上踢下去。”

两个人按照刘文正指的方向,走了很长一段路,到了基隆港。他们在港口转悠了半天,毫无斩获。迪伦说:“我们这样纯粹是浪费时间,除非我们想偷渡。”

(未完待续)

带三个表 @ 2010-04-28 17:39:52 分类: 未分类

在淘宝网倾销罗老师的签名版书,不到五分钟,104本书全都卖光了。很多人没有买到,很多人包括我在内连页面链接在哪里都没看到书就没了。刚才出门办事,回来看到留言里怨声载道,有说我忽悠的,有说我骗人呢,说什么的都有。一般发生什么事情,人都尽可能把人往最坏的地方想,你可能是这样,我不是。你说我没事骗你干嘛啊?只要超过104个人想买这本书,就一定有人买不到,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现在我能说的是,因为没有经验,我和具体做页面的朋友都没有经验,才出现这样的问题。我从来就没有在淘宝网注册过,也不太了解具体怎么弄,这件事儿跟客服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三个都不在一座城市。我估计客服都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呢,书就卖光了。

事实上,我跟你们一样,坐在电脑跟前按着F5,也跟你们大多数人一样也没有看到页面在哪里。我也好奇,为什么页面都没有显示出来,书就卖光了。买到的人是怎么看到这个页面的?下午,我们一直跟淘宝网的技术服务人员联系,希望他们能解释一下。现在终于得到了解释。

一、11点之前,负责页面设置的朋友怎么也传不上去,耽误了不少时间。因为每次传上去,一刷新就自动下架。今天淘宝的人告诉我,本网店目前不具备卖书资质,必须在淘宝网上申请,之前我根本没有想过这事儿,之后我才恍然大悟,我生活在贵国,贵国不是允许任何人随便卖书的。所以我们现在去申请,下次就不会出现页面设置好传不上去的问题了。这就是你们到了时间看不到页面的原因之一。

二、为什么有人看得到有人看不到呢?主要是这样,由于资质问题一直传不上去,负责页面设置的朋友只好想了另一个办法,用拍运费的办法设置,果然显示了。所以没有拍运费的人,包括我这样纯粹浏览的人根本看不到。而上来拍运费的人很幸运就看到了。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看不到页面的原因之二。

三、从后台来看,从卖出的第一本到最后一本,时间跨度是11:38分到11:41分,只有3分钟的时间。如果你的网速略微慢一点,或者错过了这个时间,宝贝卖完就自动下架,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看不到页面的原因之三。

因为没有经验,造成了上述问题,在这里向没有买到书的同学致歉,至于什么我骗你,客服怎么着,不公平,暗箱操作……你想的也太多了。

吸取这次教训,下次我们提前都准备好,后台设置好时间,到时就拍。这次想买没有买到的同学,希望你们成为下面96个幸运者之一。罗老师说,你想让我签多少本都可以。我认为,珍贵的东西越少越好,就定96本。我这里一共200本。5月7号左右第二印刷的书大概能到罗老师手里,保证下一次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了。

带三个表 @ 2010-04-28 11:40:21 分类: 未分类

今天下午罗老师打电话告诉我,说第一版印出来的《我的奋斗》基本上都发光了。本来给我留200本签名版,但是也没有完全保证,只幸存了104本。其实出版公司的库房估计积压了三万多本发不出去,估计是,他们一定要制造出一种万人空巷洛阳纸贵的假象。没出过的书的人就这样,哈哈。

因此,这次只能现在淘宝店里放104本,回头我让罗老师把另外96本补齐。记住,28日上午11点,“不许联想专卖店”准时开卖。同时友情提示一下,如果想买就赶紧拍下来,别跟客服那里说太多话,估计她也忙不过来。

搞明白了,是因为拍的太快,所以拍完了就下架了。大家等下面的96本吧。过几天就放上去。

带三个表 @ 2010-04-28 2:42:47 分类: 闲扯

这些天,关于北京地震的谣言传得到处都是,好几个朋友好心相劝,睡觉的时候别裸睡,多穿点,万一地震你跑出去多尴尬。这不提醒还好,以提醒我倒来了兴趣,这几天我一直裸睡,然后就盼着地震到来,我相信,和我一样赤身裸体的人到时候比比皆是,那时候人还顾得过来尴尬吗。

我不怀好意,真盼着北京有一场大地震,能震塌的都震塌,看他妈还有谁整天给我发楼盘短信广告。我觉得北京也该震震了,不然这个城市臃肿的寸步难行。可是,北京是个风水很好的地方,不在俩板块之间,就算旁边有地震,也不会对北京造成什么致命影响。而且,你凭什么就说什么时候会发生地震呢?一般的规律是这样,预测地震跟算命一样,凡是以前发生的事情,说的都特准,凡是将来发生的事情,说的都没谱。

我是个科学和伪科学都喜欢的人,但我真不相信北京会有地震,所以这几天我就裸睡。还别说,裸睡挺舒服的,就是他妈的太冷了。据土摩托研究,裸睡防地震,你们都裸睡吧。想想现在马上就过五一了,我去年11月份穿上的秋裤还没脱下来,这叫什么日子啊。如果雪莱活在现在,一定会说:冬天是过不去了,冬天还会远吗?

带三个表 @ 2010-04-27 20:00:57 分类: 说书

著名英语老师、单口相声界后起之秀、博客总编、北京开关厂厂长、不自由分子……罗永浩老师……他出书了。

之前,我在博客上不止一次提到罗老师的新书《我的奋斗》(卓越已经有货了),并且我还伪造了一个封面,估计大家已经不相信这事是真的了。但就在人们已经淡忘的时候,罗老师真的把书给出来了。书的内容基本上以罗老师的苦难人生为主线,以说学逗唱的方式讲述了一个从普通老百姓到不普通老百姓的故事。一个人要活得多拧把才能变成罗老师?看完这本书你就知道了,只要你从上小学开始像人一样活着,没事别瞎鸡巴怀疑人生,下回我就可能在博客上介绍你的奋斗。

关于罗老师人生成长的那点破事儿,大家差不多都知道了。关于成功、成长方面的书,从马里亚纳海沟可以摞到珠穆朗玛峰的顶上。但是有多少人是看了这些成功的书让自己成功了?我相信没有。罗老师以献身说法讲的无非是最简单的道理,你只要明白这个道理,就好办了。至于是什么道理,你丫自己看好伐啦。随书还附送一张内含罗老师靓影靓声的光盘一张。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本书明确写出人生答案,如果你在哪一本书里发现了这个,那你一定是头蠢猪。

过些天我会在淘宝店里倾销罗老师亲手签名版的《我的奋斗》,数量极其有限,请关注。

带三个表 @ 2010-04-27 10:25:51 分类: T恤

罗老师的签名版《我的奋斗》将于这两天在我的“不许联想专卖店”首发,一共只有200本,按印刷价销售,不打折。最初我比较贪心,想让他签1000本,累死他为止。后来我觉得这样就不值钱了。其实应该签一本,然后拍卖。请对罗老师的书感兴趣的同学随时关注我的博客和淘宝店。当然,以后哪位作者出书,且被我看得上的,都可以如法炮制。条件是你的书内容确实有诚意,不能像张艺谋拍《三枪》那样。

另一个预告就是第二批T恤衫也即将上架,这次男款有11个花色,6种颜色,女款15个花色,9种颜色,大V领和大圆领都有。我一直坚持的就是,穿这些T恤需要勇气,这一点我不会改变。这次我会鼓励大家自己街拍,拍得好的送书、唱片、生活用品,只要你穿上任何一件我的专卖店里的T恤街拍,就有机会获得这些奖品。这个活动每次持续一个月。具体活动细节会稍后推出。

带三个表 @ 2010-04-26 22:57:41 分类: T恤


13点。这是关于女性称谓系列的第二款。我周围13点的女生不少,希望她们人身一件。


带N个表。据说,除了中间的那只闹表之外,其余的手表价格都在20万以上。


Oh, Please。这件T恤仅限女款。


爱的频道。当然,这款也仅有女款。


大裤衩。这图案你熟悉吧?回头我要送央视的朋友。


脑残印章。别说上面的文字你看不懂,这都是我在博客后面的留言里精挑细选出来的。祖国灿烂的文字艺术大概是被数字化一代毁完了。仅此留念。


晾衣架。仅限女款。


这个不用介绍了。


禁果。如果夏娃当年没有吃掉蛇给的苹果,而是很爱惜地放在胸前,当亚当向她索要的时候,夏娃把苹果紧紧地贴在胸口,说:“不嘛,不嘛,你不能吃,你吃了就知道羞耻了。”结果……


回收爱情。当你的爱被当成垃圾丢弃的时候,就想想自己是节用完的电池,还是有用的。


Fuck…。没事多用脑子,少用电脑。


饼干笑脸。

以上款式,不许联想专卖店将于近日推出。

顺便友情提示一下,没事别在留言里说什么圆领和V领,我要是一开始做圆领,就会有一帮人说为什么没有V领。孔子说过:唯热带鱼与女人难养也。我要是圆领和V领都做了,你又会问为什么没有白领的。一句话,没有你合适的就不买,没人拿枪逼着你,哪他妈那么多事儿啊!下次我做一款“事儿逼”领的,用橡皮泥围一圈,你买回去自己捏,爱捏成什么形状捏成什么形状好伐啦?谢谢,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这种事儿逼购买群体我压根就没考虑过。

带三个表 @ 2010-04-26 12:42:10 分类: 沿着瞭望塔

65

火车上。

列侬满腹心事,望着窗外,迪伦闭目养神。

“鲍勃。”

迪伦睁开眼,望了一眼窗外,“到了?”

“你对革命到底有没有兴趣?”

“约翰,从一开始,我就把参加革命当成了一个必须履行的信用。”

“不,我是说,你对革命本身。”

“看来你动摇了。走到这一步,它是不是革命已经变得不重要。我们要做的是,去看到那个结果,去验证它跟我们最初想象的是不是一样。”

“老实讲,我有点烦了,这么多年已经让我开始怀疑,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仅仅是因为不喜欢摇滚生活而已,但你可以做别的,为什么要这么远到中国参加革命?”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也许我错了。”

“约翰,别遇到麻烦就动摇,我们已经在路上了。”

“在路上,在路上,可我看不到路的尽头。”

“我把它当成一次奇幻之旅,用多少LSD都感受不到的奇幻之旅。这些年,我们一起经历生与死,这太难得了。即便我们最后革命失败,我们还保存了一段如此丰富的经历,这就够了。约翰,别泄气,我们可以回到日本。到了日本,什么都好办了。”

“我很想英国。”

“正如我很想美国一样。”

“那你为什么不回去?天天跟着我?”列侬有些发狂,“你从来都若无其事,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好像是出来旅游的。”

迪伦见列侬有些着急,反而更加镇静,这么多年,一路的不顺经常让列侬光火,列侬是一个不太知道怎么处理问题的人,却有很多想法要实现,这就变得很要命。他猜列侬一定是认为这一路上他一直在看列侬的笑话。

“如果在冲绳炸死的是我不是吉姆,如果我们被马来人扔进海里喂鱼吃,如果那次空难我们都死了,你还觉得我是出来旅游的吗?从离开美国那一刻起,我的命运都不知道掌握在谁的手里,既然不知道,那我不会去想,我从来不去想明天会发生什么,也不像你这么悲观。约翰,这是性格决定的。”

“鲍勃,对不起。”列侬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

迪伦根本没当回事,“约翰,你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发作一次。”

 

 

66

基隆对这两只无头苍蝇来说,是一样的陌生。不同的是似乎离希望近了一点。两个人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迪伦嚷嚷饿,列侬一点食欲都没有,跟在迪伦的后面,在街上转悠。

“约翰,你知道怎么判断一个饭馆的菜是否可口吗?”

“不知道。”

“看吃饭的人都穿什么衣服。这是格里告诉我的,餐馆的装潢设计可以忽略不计。”

列侬对迪伦的生意经根本听不进去,“鲍勃,你决定吃什么就什么,中餐对我来说都一样,吃起来麻烦。”

“这跟去中国革命是一样的,麻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