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0 » 六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6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6-30 7:09:30 分类: 杂谈

我写博客有5年了,这期间经历了一届欧洲杯和两届世界杯,在比赛期间,我的博客内容少不了跟足球有关的内容。我不是那种非要喜欢一支球队的人,至今,俱乐部队没有一支我非要喜欢的,国家级别的球队也没有一支我非要喜欢的,我有孩子也不会像白岩松那样非要起名“巴蒂”,足球对我而言,与音乐不一样,我可以一个月不看足球,但我不能一天不听音乐。足球在我心里,就是走在街上看到了警察抓小偷,好奇,站在路边看会儿热闹。我也不喜欢赌球,因此我不会对某一场比赛提心吊胆。于是就会有一些真球迷问了:“那你看球还有啥意思?”子非水煮鱼,焉知泡澡之乐。

我搜索了一下博客里的留言,发现在留言中出现“伪球迷”的频率一共有94次,从2006年到2010年,其中有一半是针对我的。我很乐于承认,在对足球投入的程度上,我的确算一个伪球迷。在对某支球队的了解或者对某个球员的花边新闻熟知的程度上,我的确赶不上那些把大脑当成数据库的真球迷。

想起了上初中班里有个男生发生的一件事,我买了一本《贝利自传》,一口气看完。后来,被这个同学看到,非要借去看。我说你平时连足球都不敢碰,干吗还看球王的书?他的回答听起来很有道理:“你们平时都挤兑我不会踢球,我要学习一下。”

上高中,我和这个同学又考到同一所中学,北京13中。13中的足球水平虽然一般,但是喜欢踢球的人挺多,我这个同学继续扮演着被排挤的角色,因为他始终不知道踢球可以用脚背,从来都用脚趾尖踢球。但有一天,班里的几个校队的同学对我这个不会踢球也不懂足球的同学突然肃然起敬起来。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这帮孙子老挤兑我不懂足球,但我有一回问他们贝利的原名叫什么,他们全傻眼了,我说你们连球王贝利的名字都不知道,还踢球呢。于是我当着他们的面把贝利的原名——埃德逊阿兰德斯德那斯齐缅图背出来的时候,他们从此对我另眼相看。”我这个同学可能今天仍然不知道什么叫越位,什么时候该踢角球。他仅仅是凭借贝利的原名,高中三年赢得了会踢球的同学的尊重。当然,我知道,他从《贝利自传》上看到的。我这个同学专门喜欢记忆一些疑难杂词杂句,有一次高考语文摸底考试,有道题是:jì yú,要求写出这个拼音相对的词并解释该词的意思。全年级有99%的人都写了“鲫鱼”,解释也是五花八门,基本上是“一种味道鲜美的淡水鱼”。我还画蛇添足多加了一句:“四大淡水鱼之一,多刺,味道鲜美。”这99%的同学都知道,答案肯定不是“鲫鱼”。等卷子发下来,语文老师很自豪地说:“这道题全年级只有一个同学答对了。”就是我这位记住了贝利原名的同学,他写的答案是“觊觎”,而且解释的也对:“偷偷想得到别人的东西。”我问他:“你怎么知道的?”他说,有一次看金庸小说,出现了这个词,不认识,查了一下字典,就记住了。从此,同学们和语文老师对该生肃然起敬。虽然高考他的语文成绩很糟糕,但这不妨碍我对他至今念念不忘。

讲我这个同学的故事,其实想说,人和人之间的不同常常被庸俗化,人们总喜欢用对外部世界的信息占有的不对等来去判断一个人。比方说一个搞美术的人在和一个搞金属冶炼的人谈毕加索,一定有心理优势,反之话题是冶炼技术,搞美术的人就哑口无言了。可是谁比谁强呢?当然这个例子比较极端。如果两个巴塞罗那的球迷在谈论梅西的故事,可以分出高下。胜方心理一定有满足感,想想也怪没劲的,可人不就是靠这点东西维持希望吗。

装逼的事儿谁都可以干,这种事情你张嘴就能来,但你能证明什么呢?你比别人牛逼?那只不过是把自己装进了一个大号的逼里而已,而已。来,哥教你一招,为什么西班牙队在奏国歌的时候他们不张嘴唱?如果你想装逼,就问那些“真”球迷,估计他们没几个能答上来的,然后你就这样告诉他们答案:西班牙一直有民族矛盾,主要是加泰罗尼亚地区和卡斯蒂利亚地区的民族矛盾,这两个地区最强的球队恰恰是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西班牙国家队的球员主要来自这两支俱乐部。每次奏国歌的时候,来自巴塞罗那的球员不想张嘴唱,这样影响很不好,于是他们约定,不管来自什么地区,一律不唱。记住,回头跟人装逼的时候要这么讲。

当然,如果你被抽了大嘴巴之后再回来找我,哥会告诉你另一个答案:西班牙国歌压根就没有歌词。

争论真球迷还是伪球迷本身就是一件很傻逼的是情,既然很多人乐于此道,真球迷们不妨把标准列出来,也让我这个伪球迷学习一下,我估计无外乎是这些:1,对足球的投入是感情和金钱双管齐下;2,对所喜爱的球队球员情况如数家珍;3,侃起球来头头是道,对过去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可以随口说出世界杯任何一场比赛的比分以及进球过程当值主裁判和现场观众人数;4,为了看球可以放弃一切;5,经常到现场看球;6,对自己喜爱的球队说不的人必要时拳脚相加;7,对每支球队的战术了如指掌,说起来跟卡佩罗一个水平;8,自己经常踢球,球技虽烂,但目中无人……当然,最重要的是,你在不借用网络的情况下能马上说出巴西球星卡卡的原名以及所有给自己起了外号的球星的原名及出生年月日以及出生地和月亮太阳星座……以及……

带三个表 @ 2010-06-29 16:41:00 分类: 杂谈

即使英格兰踢进去的那个球算数,他们也未必能战胜德国。但是由于这个球导致的一系列连锁反应,让英格兰输球的速度加剧。有人会想象出另一种可能,英格兰扳平,一鼓作气,乘胜追击,3:2反败为胜。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事实不能总停留在假设之中。

裁判问题又端到桌面上来。本届世界杯之初,小组赛裁判判法的准确度很高,一些只能通过慢镜回放才能看清楚的越位球裁判在判断上几乎都对了。但进入淘汰赛,就接连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英格兰蒙了一层比窦娥还厚的冤。然后人们都淡定地说:“这就是足球。”每次我听到这句话,都会想到另一句话:“这就是国情。”道理都是一样的。人们一旦在给自己找借口的时候都爱说这种屁话。

现在的足球比赛规则是近30年才逐步完善起来的,之前甚至没有红黄牌。每一次规则的完善,都是为了让足球比赛更精彩更公平。但是在裁判问题上,国际足联一直用保守落后的态度来维持裁判的权威。他们的逻辑是:裁判是人,是人就会有犯错的时候,所以裁判出现错漏判是不可避免的。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坚持这个逻辑。如果说,二十年、三十年前,电视不普及,电视直播水平落后,完全靠裁判的权威来维持足球场上的秩序可以理解,但是今天,一些重大赛事,球场内都有几十台摄像机,从不同角度向电视观众播放精彩画面,观众的享受度比过去大大提高,甚至一些细节都让人看得如此清晰,包括裁判的错漏判,这时候你还说“裁判也是人”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比方说这届世界杯,一旦有什么铲球绊人行为,都会有慢镜头特写,然后你看到的球员穿的鞋都是耐克的,几乎没见过阿迪达斯公司的。估计国际足联是受到烂导演冯小刚的启发,在电视直播中植入了广告。我们看到的细节已经可以当成植入广告了,那为什么不能用来纠正裁判的判罚?

观众在看到精彩比赛和插播广告的同时,也看到了卡卡被人暗算遭遇红牌,英格兰倒在49厘米的距离上。科技手段让球场上的一切变得一目了然,这时候你还能说什么,除了认为裁判越来越愚蠢之外,还能有什么想法。当然,国际足联以后在转播的时候可以像我们新闻联播风格——报喜不报忧那样强行规定,只准播放有利于裁判的慢镜头,不许播放不利于裁判的慢镜头。一般操蛋的人都采用这种做法。

但是,如果这样,国际足联的权威和声誉就会大大受到影响,这也不是那些西方民主国家喜欢干的事情,电视直播的目的就是让画面好看,信息透亮。但是高超的电视转播技术最终害死的就是裁判,它让这个判官的权威性变得越来越差。别再拿什么“这就是足球”“裁判也是人”这样的遮羞布来阻止高科技手段的运用了,体育比赛是建立在公平竞争的前提下的,如果全世界的电视观众都看到了不公平比赛,裁判的权威行会变得越来越差。

我觉得就该让科技手段介入裁判,这是电视转播时代的足球比赛,不是收音机时代。必要的时候,就该借助电视画面重放来修改人为的结果。可能有人会说,这样比赛会断断续续,球员教练会没完没了申诉,比赛会变得不精彩。我倒不这么认为,首先你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会变得不精彩,球员诈伤,发球拖时间,甚至经常出现的纠缠围攻裁判都是阻碍比赛连续性的因素,你怎么就没觉得有问题呢?你说:这是比赛的一部分。对,你为什么承认这是比赛的一部分?从你看球那天起规则和内容就是这样定的,就是因为你习惯了。

我觉得,规则可以这样修改:第一,科技手段引入到足球判罚之中,对于有争议的问题,可以借助科技手段来辅助。第二,每场比赛每支球队只能有两次借助高科技手段申诉的机会。第三,申诉内容仅局限于红牌和进球方面的争议,因为这两个内容可能直接导致一支球队失利。

可能还有人会担心,这样做足球的魅力就没有了。别操蛋了,你国际足联的人啊?任何一种规则下的游戏都具有它自身的魅力,你没尝试怎么就会知道它没有魅力?魅力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只有不思进取的国际足联才不想改变现状。

带三个表 @ 2010-06-29 10:48:03 分类: T恤

带三个表 @ 2010-06-27 17:02:26 分类: 未分类

如果论精神,韩国人和美国人的玩命精神比朝鲜人精神多了。昨天淘汰赛,他们都是战到最后一刻。我一直觉得,体育精神是纯体育范畴内的事情,把政治搅和进来,特没劲。朝鲜队不是在为体育精神踢球,是在为政治精神病踢球。你说美国人和韩国人为什么踢球?说大了为尊严踢球,说小了为自己的未来踢球。足球既然商业化了,就是一个饭碗,为饭碗踢球和为尊严踢球也不矛盾,但是为了某种政治服务去踢球,就没劲了。我就特烦郑大世,球踢得就是不咋样,还真不如郝海东之流。这个看上去像整容失败的郭德纲从一开始就没给我带来什么好感。如果说32支球队,我希望哪一支球队赢球,我会选择除朝鲜、法国之外的30支球队,谁拿冠军都合理。法国队靠一个不要脸的手球来到南非,他们早早回家就是报应。乌拉圭和加纳也让人佩服,踢球也玩命。对了,朝鲜队会拿到最佳公平竞赛奖。这真有点讽刺,一个政府对自己的国民不公平,世界就会对它不公平。今天,我希望英格兰回家,估计有人会跟我急;我还想看到阿根廷回家呢,估计有人会杀了我。既然我预测不准,就正话反说,今天预测结果是:

德国:英格兰 4:5(点球)
阿根廷:墨西哥 4:1

带三个表 @ 2010-06-27 3:27:00 分类: 说书

怀疑人生是人的必修课之一,人从一怀春那刻起,就开始怀疑人生,怀好的,很快就漫步人生路;怀不好的,至死不明。怀疑人生一般从青春期开始,更年期结束为止,历时数十年,换句话讲,一个人生命中最有价值的时光基本上浪费在怀疑人生上了,说的再悲观一点,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除了给自己找不痛快,大概干不了别的。

因为职业和工作关系,我认识的人大都是以学文科为主,理科生很少,用理科脑袋思考人生怀疑人生的人基本上我没见过。这不是我成心想把文理科生对立起来,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面对两极世界,每个人的人生都要这样经历:你每往前走一步,都要作一次选择,世界上没有两个人的人生轨迹是完全一样的。这就是为什么有人成了科学家而你还仅仅能在网络上像个傻逼一样留言。

因为我遇到的怀疑人生的文科生特别多,有时候这些文科生特别讨厌,判断什么都不讲逻辑,全凭感觉,开始你还觉得可笑,后来觉得可怜,再后来就觉得可恶。那点破鸡巴人生有啥可怀疑的?可话说回来,若不怀疑,他一辈子也不明白,若怀疑,本来很简单的事情搞得更复杂了,理科生的心脏是桃形的,文科生的心脏是麻花形的——纠结啊。当然,理科胜也怀疑人生,但是很少。而且,理科生都是必须找到一定的科学数据基础上才敢于怀疑人生,不像文科生,怀疑人生张嘴就来,想到哪是哪儿,甚至你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想。

理科生很少像文科生那样把怀疑人生当成普遍必修课的原因就是他们从一开始大脑就接受一种严谨的训练,他们习惯怀疑科学领域里发生的事情,甚至可以代替自己的人生。文科生不行,尤其是靠写字和阅读文字为生的人,基本上是在书写自己的人生,人生那点破事有啥可写的,如果想写,除了怀疑,别无他法。添加点浪漫、情怀、悲壮、纠结、伤感、悲悯……总之,随便加点什么玩意都能炒出一锅不咸不淡的菜。没吃过的人觉得味道极美,吃过的人没啥感觉。

但谁都不能拒绝或制止别人怀疑人生,人类文明早期的思想家都是靠怀疑人生起家的,孔子、老子、柏拉图、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甚至释迦牟尼、穆哈默德和耶稣是人类怀疑人生的三大高手,他们怀疑过的基本上你就不用怀疑了。

但是,当科学方法论的出现逐渐把世界化为两个领域之后,人们看待世界就有两套体系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怀疑人生一般属于社会科学范畴里的没事找抽分科。自然科学观的人怀疑的不是人生,是正误。在理科生眼里,11点和12点的区别就是一个小时的不同,但是文科生能想到13点。

一次,我跟一个电影行家聊电影,我问她喜欢看什么电影,她说:爱情片。我武断地说:你的感情肯定一塌糊涂。她说:你怎么知道?我说:文科生的毛病就是想当然地认为吃啥补啥,越补越傻。

我有个同事叫土摩托,很多人都知道他,他是个理科生,学生物科学的,这门学科就是研究人类奥秘的,学这门学科的人已经丧失了怀疑人生的功能,人生减少了不少痛苦,也失去很多乐趣,但相对仍是平衡的。从我认识土摩托那天起,一点不夸张地说,我就从来没见他怀疑过人生,好像他没有人生一样。但他的人生乐趣也不少,不过都是用科学方法计算出来的。比如他很喜欢音乐,还出过两本让我很佩服的音乐书,但是他从来不在音乐中寻找美,而是寻找音乐存在合理性的依据。比方说,你跟土摩托讲:“嘤其鸣矣,求其友声”,他一定知道这个道理,并且他可以花上一星期的时间跟你解释生物进化和遗传以及基因改变给动物留下的这些特性:“那是在白垩纪,当时的生物都面临着自然环境的恶劣……”一般他的开场白是这样。但是当他听到古琴,就急了:“这东西也叫乐器?连个谱都没有,简直不靠谱。就是在那里瞎弹,你们居然还能听出道道来,真不可思议。”据说现在流行的“不靠谱”就是从土摩托的观点衍生出来的。如果你跟土摩托讲伯牙与钟子期的故事,他肯定不能接受,认为这都是瞎说(主要是跟生物进化没关系)。事实上,高山流水和嘤其鸣矣很类似之处。但土摩托可能不承认人类的孤独,但是认可生物进化过程的为了生存而如何如何(因为目前生物学研究还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动物也有孤独心灵)。其实我特别想看到土摩托怀疑人生,但至今未遂。

后来看到一本《生命的清单》,一个美国人写的,叫大卫·伊格曼,他是个典型的理科生,医学博士,后来又去学文学,然后就写了这本书。这是典型的理科生怀疑人生的书,但是写得很有趣,文科生从来都没想过的问题,或者平常喜欢用无聊的方式思考的问题在他的笔下变成了另外一种可能。

打个比方,张爱玲老师说:“出名趁早。”这句话被很多人当成座右铭,并且付诸行动,于是就有了凤姐之类的不姐之谜。在某一种被认同的价值观面前,你一定会这样认为,这么做是正确的,傻逼一般都这么认为。张爱玲之所以是张爱玲,她不像你那么傻逼,这是你跟张爱玲之间的微小差异,但就是这么差之毫厘,谬以千里。那么,大卫·伊格曼是怎么看待成名这件事呢?他没有直接去用科学的逻辑解释这件事,他的高明之处在于:他用一种缜密的思维逻辑说明白了一个天大的道理,却让你感觉不到逻辑的存在。《生命的清单》是文学而不是科学。他讲了一个故事:一个人因为羡慕马的简单生活,来世变成了一匹马。可是当真的变成了马,发现自己的思维已经变成了马的神经传输信号,完全没有了人的意识,也就没有了人当初想变成马的愿望了,你变成马的意义也就不复存在,所谓羡慕马的简单乐趣也就没有了。这叫换位不能思考,这跟平行不能站位、下底不能传中、大脚不能传球、破门不能得分、伟大不能光荣、光荣不能正确……是一个道理。人就活在马了隔壁,可一旦你到隔壁串门,你就成了妈了个逼的了。

伊格曼把人生的40种可能放在生命轮回的拐角处去怀疑,怀疑得很深刻,这些人生常见问题,我们甚至都懒得去其思考了,但真的像这个理科生怀疑起来,才发现,它的本质我们从来都未曾真正去思考过。人变马的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当你得到了你未必快乐,可是你正面去跟人讲这个道理,傻逼们会有一百句在等着反驳你。这跟你羡慕别人拥有财富与名望一样,你真得到了,跟你得到之前完全不是一回事。最初的愿望与最后的结果就是马了与隔壁的关系。

还有,你想过你一生做爱多少次吗?大概你无法说清楚。但是伊格曼在这本书里告诉了你答案:你一生做爱的时间只有7个月(如果你早泄或者性冷淡可能只有2个月),跟你一辈子上厕所的时间一样。假如,让你不停地做7个月的爱,你就知道你一生该做的事情有多少了。于是伊格曼列出了一个生命的清单:你一生一共要花6天的时间剪指甲、18个月的时间用来排队(中国人可能会更长一些,约30个月)、你一生洗澡的时间一共是200天、一共用两天的时间撒谎、对女人来说,你一生要花51天的时间在衣橱跟前决定该穿衣服出门还是裸奔、你吞咽食物的时间一生要用去3年……有意思吧。

带三个表 @ 2010-06-26 21:23:24 分类: 闲扯

手机我一直用诺基亚,倒不是因为它有多好,就是习惯了而已,从6150一直用到现在手里的C5。其间,有人送给我一台摩托罗拉,我把它卖了。后来有个朋友去摩托罗拉公司工作,我去该公司采访。朋友问我喜欢哪一款?我说手机我只用诺基亚,肥皂只用雕牌。后来朋友说:“最近我们送了一些摩托罗拉新款智能商用手机给一些朋友,就不给你了。你既不是商人,又不喜欢摩托罗拉。”我倒不讨厌摩托罗拉,只是不愿意去习惯它而已。要说真讨厌的话,我讨厌苹果的各种产品,包括苹果牌牛仔裤以及快餐店里的苹果派。

再说诺基亚,虽然它生产的手机销量很大,但是几乎每一款手机都有烂毛病。每次我手里用到一款新的诺基亚,就会被那弱智的程序搞的狠抓狂,没办法,只有慢慢习惯,然后视而不见,据说苹果用户都是这样喜欢上苹果的。

比如诺基亚N系列,实际上是脑残系列的缩写,它非常适合慢性子人使用,我在上海跟一个朋友比N91谁发短信比较慢,我的N91能坚持54秒才发出去一条短信,但我还是败在朋友的N91手下,因为她发一条短信要67秒钟。但不管怎么说,N91这个弱智系统还是可以把短信发出去,到了N73,干脆你按任何键它都不反应,在你快忘记你曾键按下的一个键,它居然在半晌后有反应了。这让我想起了在饭局上,陈晓卿讲了一个笑话,半分钟后,土摩托突然乐了,他说:陈晓卿你上次饭局讲的那个笑话真逗。在N73面前,土摩托也得甘拜下风。

这个n系列在输入法上还增加了很多弱智Bug,比方说,以前的6200之类的简易手机,你输入一个“周”,它接下来会联想出从一到日所有汉字,供你选用。但是到了N91、N73,你输入一个“周”,它居然少一天,不知道后来他们是否解决这个问题了?当然,手机输入法不要指望有多智能,能把汉字打出来就可以了。

再比方说,我之前用过的诺基亚都有一个插入电话号码的功能,如果谁跟我要电话号码,点几下就可以把号码插入到短信内容当中,非常方便。但是到了C5,它把你想发送给对方的号码当成了名片并做为附件发过去,倒也方便,但是如果对方的手机不接受这种加载名片附件方式,就容易得附件炎。我已经不止六次被告知“我看到的是乱码”“怎么短信内容是空的”的反馈。不过也能理解,诺基亚以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诺基亚一个牌子的手机。

现在,我终于又知道了一个诺基亚新功能——“跳8”,可把我折腾苦了。今天我发现,我的手机时间总跳回8:21分。为此出门差点把时间耽误了。然后我按照设置把时间改回北京当前时间,没几分钟它又回到8:21分。我折腾了半天,发现这个“智能弱智”功能很顽强,决不妥协。我不得不怀疑人生,不知道是哪个以前用过诺基亚C5的古希腊哲学家说过这样的一句用后感言:“人唯一不能战胜的东西就是时间。”当然,我也想到另一位古希腊哲人说的一句话:“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诺基亚应该赠送一款C5或者6730c手机给赫拉克利特老师,丫一定会收回这句流传千古的话。

我在网上搜了半天,似乎也没有找到很好的解决方案,看我博客的人当中有没有手机大师,类似余秋雨级别的,像指点青歌赛一样给指点一下,怎么解决。我受够了,现在手里这款手机用坏了或者用腻了,以后坚决不再用诺基亚,丫就是卖诺基亚送三室两厅的房子我也再不用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带三个表 @ 2010-06-25 1:49:26 分类: 杂谈

有一位内蒙古乌兰察布市的出租司机,平时也写博客,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文章被国家游泳队教练于芬用在了自己的博客上,虽然只是引用了部分内容,但是这位出租司机还是把于芬告到了法庭。法院判决:于芬侵权,赔偿司机1800元。这个判例看起来没有很多名人官司那么轰动,但是它终于走出了第一步,互联网上的著作权是有法律保护的,尽管这个结果实际上晚到了十多年。而迈出这一步的是一个普普通的人,名字也普普通通,出租司机李强。

虽说网络上的创作天赋版权,但在贵国,传统著作权的保护都做不到位,网络著作权的保护更是一纸空文。对于需要大量内容的纸质媒体,从网络上扒点东西组合一下已经成了习惯性作法,这总组合拳对著作权人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办法。第一,你没有时间去查找就竟拿一篇文字被人侵权;第二,打起官司,你又没时间和经济成本;第三,对于侵权人来说,总是抱着一幅这样的嘴脸:来搞我吧,我没有体味。种种原因,让著作权人在主张自己权利之前就放弃了。而对于网络上转载抄袭,早就司空见惯,他们常常引用孙子说过的话:“抄你转你是瞧得起你。”

但是这位叫李强的出租司机并没有让步,他挑战了一个人们视而不见的潜规则,并且打赢了官司。这是一个很好的判例,虽说过去贵国颁布了很多关于互联网的法规,除了限制网民的言论自由外,在网民的基本权利保护方面并没有做过什么。没想到,这事儿让李师傅做到了,在此表示敬佩一下,你就是贵国互联网界的博斯曼。

每个人都该提高自己的权利意识,该保护的时候就该保护,不然总有那么一些不劳而获的人,伸手摘桃,并且成为郭敬明式的人物,企图用时间来与人们的记忆赛跑。我记忆力虽然很差,但是郭老师抄袭这件事儿,我隔三岔五就会提一句,直到有一天他承认自己抄袭。“李强诉于芬案”特别具有标志性意义,它把空喊了十多年的互联网著作权保护落到了实处。

以我的理解,贵国已经到了确定此类判例的阶段,只是没有人站出来,正好有李强诉于芬,而且非常典型,在一个法律面前人人不见得平等的国家,恰好又是个小人物告大人物。法院顺水推舟,通过判决界定了一个底线。虽说贵国不是判例法国家,但是法院的判例一定会具有参照价值,再有类似案件,除非是个颠倒黑白的法官,否则都会以此尺度判决。

以后,不管你是谁,当你的著作权受到侵犯,都可参照“李强诉于芬案”去伸张自己的权利。当然,我不知道李师傅为了打这场官司用去了多少成本,如果有朝一日,我去乌兰察布市,一定要坐坐李师傅的车,并双倍支付出租费,以示支持。

带三个表 @ 2010-06-25 1:26:59 分类: 闲扯

也许,此时此刻的美食家陈晓卿老师正在构思一篇新的美食文章《意大利面,法国菜》,然后他从大脑里发出的电波划破夜空,像一头馋嘴的幽灵,在北京,哦不,在贵国的上空扫描着,他希望能找到一家可口的意大利面馆和法国菜馆,以摆脱自己历来吃西餐只进麦当劳和吉野家的习惯。因为,在西方美食界,意大利面和法国菜都是标志性饭菜,相当于北京的炸酱面和川菜的知名度及文化含量。如今,意大利面了,法国菜了,陈老师正好借题花挥。

“面”“菜”本是食物界词语,但是北京人把这两个字赋予新的意思,“面”是望文生义,形容一个人懦弱、胆小或不敢承担责任,因为一个面团看上去摸起来都软塌塌的,“面”的新含义就这么来的。比如“你这人真够面的,他又不会吃了你,你干吗不制止住他?”而“菜”也是形容人的能力懦弱、被动、愚笨,最有名的一个词叫“菜鸟”,估计这个词的转意来自“配菜”“菜色”“案板上被切剁的东西”,一个形容憔悴且成不了主角的人,那确实够菜的。

用“面”来形容意大利队,用“菜”来形容法国队,太登对了,简直是绝配。都是世界冠军,把球踢成了这个样子,估计他们都是意面和法国菜吃多了。至于朝鲜队,我觉得就是朝鲜泡菜。“泡”这个词也很形象,把一个东西放进一个容器中,任人搅拌,过了一段时间拿出来,就可以用满嘴的葡萄牙咬碎吃掉了。

中国足球为什么踢不好?我觉得跟我们的名字有关系,China就是瓷器的意思,不禁磕不禁碰的,容易破碎,现代足球队身体对抗程度要求越来越高,不能像不到翁一样一撞就倒;当然它的中文发音也不吉利,“拆哪儿?”不仅现在到处乱拆迁,作为一个团队从来就没有拧成过一股绳,互相拆台,中国人向来不团结,这是真的。看来我们在世界杯前战胜法国队,真不值得骄傲。

鉴于我对美食界的常识知之甚少,把足球与美食结合在一起,还得由陈晓卿老师完成才显得那么师出有名,大家可以去陈老师的博客上骚扰一下他,使劲吹呜呜兹拉,吵死他,让他写一篇足球美食文章。

带三个表 @ 2010-06-24 13:57:33 分类: 闲扯

没事在淘宝汪汪上充当了一会儿客服。
想体验一下服务的感觉。
结果很多人问我这个那个,
我就露陷了,
对网络购物的具体流程细节是很不清楚。
看来人尽可夫,但不一定人尽客服。
做客服也需要能力。
老六的淘宝店客服叫“店小六”,
因为他喜欢六进制,
这次他去南非就给布拉特写了封信,
建议足球改成六棱型的,
象征地球上六大洲的团结。
我想,我的淘宝店客服应该叫“店小三”。
于是,我未经客服允许,
擅自叫名字改成了“店小三”。
现在不是流行小三么。

预测
斯洛伐克 VS 意大利 1:1
巴拉圭 VS 新西兰 2:0
丹麦 VS 日本 1:1
喀麦隆 VS 荷兰 0:1

带三个表 @ 2010-06-23 14:37:23 分类: 说书




(此为海报,42×58厘米)

再过两天,就是迈克尔·杰克逊的祭日。去年我写了一篇中国人没受过迈克尔·杰克逊的影响,还有人跟我争论,搬出了郭富城老师。唉,好玩死了。好像那场争论就是发生在昨天,但转瞬就是一年,大概除了铁杆杰克逊粉丝还能记得6月25日之外,其于人也差不多都忘了,因为属于我们的纪念日太多了。

今年3月份,语词收集者黄集伟老师跟我说,他们出版社(贵社主要以出版儿童书为主)要出版一本迈克尔·杰克逊的传记,想找一个翻译,版权是《滚石》杂志的,问我是否有合适的人推荐。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张锐,他是迈克尔·杰克逊中文网站站长,除了他中国没有第二个适合翻译这本书。很快,黄老师以及手下美女责编跟张锐联系上了,张锐当时在美国,工作比较忙,但还是答应翻译这本书,与其说被一些不了解的人乱翻译,还不如自己来做。我当时很担心6月25日之前这本书能不能出来,还好,张锐除了抽空做点工作上的事情之外,全身心地投入到翻译工作中。前天,我终于拿到了这本书的样书,刚刚从工厂里拿出来。

这本书很重,精装,能砸死一个人,值得珍藏,这也是我看到国内出版的几十种关于迈克尔·杰克逊的书中做得最好的一本。

书中有24篇文章,都是历年为《滚石》供稿的乐评人,或这是《滚石》的编辑。比如罗伯·谢菲尔德,之前我在博客里介绍过他的爱情音乐小说《我的爱情是一卷自制混音带》,还有乔恩·兰道,他年轻时曾经是布鲁斯·斯普林斯廷的疯狂拥趸,还记得他说过的那句话吗:“我看到了摇滚乐的未来,他的名字叫布鲁斯·斯普林斯廷。”这是多位作者呈现给读者面前的是一个立体的迈克尔·杰克逊,而且呈现了从上世纪60年代到今天的流行文化,而杰克逊作为一个非常特殊的人物,把这段历史贯穿了下来。虽然,里面披露了一些主人公的八卦,甚至他们的观点也值得商榷,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去理解迈克尔·杰克逊。至少,在我看来,阅读这些评论家的文字要远远有益于阅读那些傻逼们制造出的酷文。

以下是此书的目录

14  前言:最后的帝王  文/Will.i.am
16  引语:回忆迈克尔 文/《滚石》编辑们
18  《滚石》杂志的封面
20  辉煌与悲剧  文/ 米卡尔•吉尔莫
迈克尔•杰克逊的人生:他穿越了所有能看见的边界,但他从来没有找到他要的东西。
52 泡泡糖灵歌机器 文/ 大卫•瑞兹
摩城金曲制造厂是如何将来自印第安纳州加里市的五兄弟变成世界最热门的流行组合。
68 流行音乐的王子  文/ 本•冯-托雷斯
与杰克逊五兄弟一起上路;1971年第一篇关于他们的《滚石》封面故事
74 当迈克尔成其为迈克尔 文/ 罗伯•谢菲尔德
在上世纪70年代晚期,杰克逊开始喷涌出可以让全世界一起舞动的迪斯科流行曲。
80 迈克尔革新流行音乐 文/ 安东尼•迪科蒂斯
《疯狂》专辑制作内幕,这张突破性唱片让杰克逊成为超级巨星
88 跳舞机器 文/ 道格拉斯•沃尔克
弗雷德•阿斯泰尔说他很会跳舞;巴瑞辛尼科夫说他“令人敬畏”。
杰克逊如何成为他那一代人中最重要的舞蹈家之一。
98 世界的巅峰 文/ 亚伦•莱特
迈克尔•杰克逊和昆西琼斯想让《颤栗》成为他事业生涯里最成功的专辑。
结果是它成为了历史上最成功的专辑。
114 迈克尔回报世界
深入幕后看他和布鲁斯•斯普林斯汀、鲍伯•迪伦、史蒂夫•旺德及其它超级巨星一起录制《天下一家》
118 走入魔法王国 文/ 格里•赫尔希
1982年,就在《颤栗》刚刚发行之时,杰克逊把《滚石》杂志的作者请进了他的家——并让她和他的宠物蛇亲密接触。
132 更大,更强,更冒险 文/乔恩•多兰
迈克尔没能用1987年的《真棒》实现超越《颤栗》销量的梦想,但他做出了他最后一张真正精彩的专辑。
138 先锋边界 文/乔恩•多兰
杰克逊重塑他的心声,迎接九十年代的到来,加入了嘻哈乐、新杰克摇摆舞曲和厚重的吉他。
144 颤栗已逝   文/乔恩•多兰
肆意的放纵、自大的驱动和情感的刺痛,《历史》专辑将一张精选唱片和一张关于名气灾难的概念性专辑合为一体。
147 迷失在舞场大地  文/乔恩•多兰
《血洒舞池》工业放克风格的混音给杰克逊的音乐带回了一点热度。
148 回归状态 文/乔恩•多兰
在他最后的专辑《无敌》上,杰克逊回归到了放克风味的灵歌和一些流畅的R&B单曲,以往正是这些让他成为了超级巨星。
152 黑人超级英雄 文/托雷
非裔美国艺术家和知识分子——从“吹牛老爹”肖恩•库姆斯到亨利•路易斯•盖茨——在此探讨杰克逊的遗产。
156 表演时刻 文/ 道格拉斯•沃尔克
与迈克尔•杰克逊一起上路,从与他兄弟合伙的温尼贝戈之旅到世界前所未见的最昂贵流行奇观。
168 新式的好莱坞音乐剧 文/ 罗伯•谢菲尔德
藉由《比利•珍》,杰克逊完善了音乐录影,但他并没有就此止步,想要把它带得更远。对杰克逊录影的评论性指南。
182 错在何方? 文/ 克莱尔•霍夫曼 和 布莱恩•希亚特
药物上瘾、法庭官司和近乎破产:追踪杰克逊最黑暗的岁月和向下的螺旋。
202 25个经典瞬间  文/罗伯•谢菲尔德
定义杰克逊事业生涯的歌曲、录影和表演
212 致敬感言
昆西•琼斯、斯摩奇•罗宾逊、雪瑞儿•克洛和其他十人分享了他们对迈克尔的回忆。
220 完全单曲
对杰克逊60首Top 40单曲的注释性指南。
224 译者后记
(注:目录中的数字为页码)

带三个表 @ 2010-06-23 12:41:28 分类: 未分类




昨天没有预测,因为下午去看秋野和子曰乐队排练,晚上拍毛片,搞的很晚,四场球都没看。

跟秋野有16年没见了,他们居然还在摇滚。期间看过几次他们的演出,都是在一些音乐节或者拼盘演出中。这次开演唱会,他们把歌用故事串了起来。歌词大意是:有那么一个人,在路上捡到了一件宝贝,一高兴,疯了。路过一个人,觉得那件宝贝啥都不是,老想把这东西给弄到手,后来疯子把宝贝给了路人,结果路人疯了,疯子正常了。故事主要讲的是拆迁的事情,具体怎么讲的,我就不剧透了。秋野说没兴趣再常规摇滚了。我估计这些搞音乐的人,以后不是当演员就是当导演。10年后唱歌的都是那些不会唱歌的人了。

想看子曰演唱会的,可以到淘宝店里买票

继续预测:
斯洛文尼亚 VS 英格兰 1:1
美国 VS 阿尔及利亚 2:0
加纳 VS 德国 3:0
澳大利亚 VS 塞尔维亚 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