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0 » 九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9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09-29 16:45:21 分类: 挨个祸害


摄影:安安

不用看正脸,你就知道这是小强老师。小强老师在干什么?对着墙上的一幅美女图,一边打电话一边……看来小强老师已经超越了左手扶墙右手繁忙的阶段,通过电话直播向别人转达他的问候。

爱我中华,嫁我小强……

带三个表 @ 2010-09-28 12:36:10 分类: 未分类

一、张铁志老师的《时代的噪音》今天出版社终于把书发过来了,明天可以发货了。已经预定的同学这两天可以收到书了。
二、梵高奶奶的《俺们农村》本来计划签名200本,如果销售超过200本,可随时让老人家签名。但考虑到老人家的身体状况,我们决定这次只签100本,不再续货。毕竟七十多岁的老人,需要休息,不能像罗老师那样一天能签2万本。所以,这本书我们会推迟一下发货时间,大家不要发火,体谅一下老人家,10号我们会把书发出去。
三、博客页面做了一些改动,弄了两个静态页面,其中一个是FAQ(常见问题解答),算是这个博客互通有无的一点改进。有什么问题的人可以到那里去询问。
四、关于本博客RSS订阅被屏蔽问题,目前正在解决中,解决不了您就受累到这里观看。
五、过两天是假期,也是没有走向共和的国61岁花旦,不是我的祖国的生日,我的祖国都好几千岁了。祝大家例假快乐,50年内房子不被拆。

带三个表 @ 2010-09-27 1:14:37 分类: 闲扯

毕业20年,今年同学要有个聚会,我被命令制作一个老照片相册,同学当年拍的照片都收上来了。但我在家找自己的照片,翻了半天,居然没找到当年上学时留下的照片,一来我从小就不爱照相,当年拍的很少;二来可能当年拍过一些,但是自己都没留下来;三来曾经留下过,但是后来陆陆续续都丢了。

看到同学们交上来的照片,真是感慨万千,你不得不承认,柯达相纸就是好,20年了,居然没怎么褪色,但是乐凯相纸就不行,黄的厉害。现在大家都赶上了数码相机的时代,只要电脑还存在,你什么时候打开都不会褪色。看同学的照片,能想起很多往事,对,他们当年就是这样,当时流行的就是这个发型,当年大家就爱这么穿衣服。今天看上去,大家齐刷刷的傻得可爱。

在政治系一个同学的相册里,我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怎么看怎么像我,说实话,我真不敢认。把它扫到电脑里,放大,确认了,不是侯德健,也不是姜育恒,更不是林隆璇,是我是我的确是我。天哪,我什么时候穿过大V领的毛衣啊?而且还是里面套着白衬衫,以及王连举式的发型……

这张照片是1988年拍的,当时去密云白龙潭,好像是秋天,我躲在一个女生的背后跟女生合的影。我上大学的时候长了一副浓密的假发套,堪比赵忠祥老师。现在头上的假发套估计还能剩下一半。

我印象中那个时期拍照片总是一副怀疑人生的样子,看这张照片,确实是这样,不管看什么眼神里都带着十万个为什么。当时,我记得,我的体重98斤,身高170,腰围1尺8,胸围几乎没有,瘦得皮包骨,踢球的时候对手不爱撞我,撞完了他比我疼。这个体重跟现在张嘴就嚷嚷胖的女生体重差不多。

带三个表 @ 2010-09-25 17:40:56 分类: 未分类

带三个表 @ 2010-09-22 23:08:21 分类: 未分类


看了韩寒老师主编的《独唱团》,跟我想象的还不太一样,我以为是一本综合类文学刊物,但目前面貌还不甚清晰,创刊号一般都这样,大家经过深思熟虑,先加法后减法。做几期就摸出路数了。有几篇文章我读着也不错,就是字体太小,欺负我这个老花眼加近视眼。

据说不让媒体宣传《独唱团》,我看了之后也没发现有什么反动的内容啊,干干净净的。大概我的免疫力比较强没看出来?可如果奔着反动内容去琢磨文字,那欲加之罪不就太容易了吗。所以我来宣传一下《独唱团》,我觉得这些纯文学的东西挺好的,适合成年人阅读,也适合未成年人阅读完之后变成成年人。

我这里有200本《独唱团》,我留下一本(因为要拍照片,而且封面在运输过程中折了),还有199本(其中还有几本有些破损),我打算在淘宝店里把这些杂志都送出去,先送180本,剩下的备不时之需。赠送方法:8月3日正式开送,从《独唱团》在“不许联想专卖店”上线开始,之后凡购买T恤衫一件,送一本盖章版《独唱团》,送完为止。以后我这里争取第一时间零售《独唱团》。

如果不想买T恤,也不想要盖章版,可以到网店里购买,比如卓越当当

另:朋友帮我在豆瓣上开了一个小组,没事的人可以去那里耽误时间。

带三个表 @ 2010-09-22 22:41:03 分类: 歪理邪说

肖传国老师雇凶修理方舟子老师,没多久案子就破了,感觉这个案子科技含量太低,花10万块钱,虽然目的达到了,但是自己也栽进去了。这10万元投资成本太高了。

我觉得,现在雇凶杀人已然成为一种时尚和社会风气,国家有关部门应该马上颁布杀人标准,以便像肖传国这样有鸿鹄之志的人有个行事尺度,不然燕雀焉知鸿鹄之志栽了。不然,10万块钱打发两个凶手,抓进去还没灌辣椒水,就全招了,多没劲啊。

比如修理方舟子,肖传国该出多少钱,得有个行业标准,以方舟子的社会影响,10万元怎么就可以搞定呢。他得算一道算术题,凶手是一个有风险的职业,少则几年,多则可能连命都搭上。这就像投资一样,之前要进行成本核算。

肖老师在方舟子出事后,一度趾高气昂,他认为10万元可以让他欢度一生,结果没蹦达几天,凶手把他卖了。三个人分10万元,一个人昧下5万,另外两个人分剩下的5万,一人2.5万。如果这俩人顶罪,少则判一年,多则判三年。就算一年,就给人2.5万,一个月才两千多块钱,捡破烂都能挣出来,谁愿意替你顶着个雷啊。你至少得让人一个月有1万元的进账才行,这样算下来,加上中间商扒皮的一半,你至少得支付人家50万才行。凶手作为目前我的祖国一个正当行业,也是爷啊,你不能这么对付人家。唯女人与小人难养爷,你出那么点钱,小人也。

但是,方舟子是一个在社会上比较有影响的人物,我们称之为公共人物。雇凶杀公共人物或修理公共人物,相对成本比较高,怎么也得在50万的基础上翻一番才行,这样,肖老师可以蹦达一辈子。不过这点钱不算什么,去南美做几个手术就回来了,不过以后别坐飞机回来,尤其是别坐降落在浦东机场的飞机。

那么,这个行业标准该怎么设定?有关部门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我建议这样,在百度里搜索一个人物,根据搜索结果来判断雇凶的费用。比如方舟子,搜索出的结果是:8170000,那差不多是这个数字的八分之一,差不多100万左右。比如锤击韩寒,至少需要300万雇凶费,换成章子怡估计要600万。我建议百度以后在这方面也要设一个“杀人/害人出场费”竞价排名,反正百度害人又不是一回两回了,弄个排名,明码标价,省得人们搞不好把戏演砸了,你看肖老师弄得多狼狈,不然他仍然会是一个正面的人民医生的形象。

我根据百度搜索算了一下,害陈晓卿、土摩托这个级别的2万元即可;害罗永浩就需要50万;害老六都不用到百度上算,直接给凶手66块钱就搞定了。嗯哼。

————-天堂与地狱分隔线————-

Almost Success——肖老师剧本脚本选摘

阿根廷之旅总算圆满完成了:讲了一天课,开了8个刀(本来10个,另2个发烧,我不可能等)。2个深刻印象:这智利、阿根廷的医学同声翻译太棒了(医学翻译本来很难,同声更难);这南美绝大多数医护人员的英语太臭啦,比我还臭:-(——9月19日 08:38

哈,方舟子圈钱的主要目标已经达到了。老套路还灵 ZT势头很好啊 所有跟贴·加跟贴·新语丝读书论坛 送交者: 梅子 于 2010-09-14, 22:36:14: 彭律师募到34万(RMB 341833.16)人身安全保障资金了! http://sinaurl.cn/GyDZG 相比之下,海外的好像慢一点—9月16日 07:57

在这阿根廷首都3天作了6台肖氏反射弧手术,同时还要给在电教室观摩的近百位同行讲解。今天电视台采访,明天还要直播。这都不是问题。习惯了。 问题出在手术室护士们:完全不懂英语,你让她递刀子她递剪子,你要镊子她递上锤子—哪像国内护士我手一伸就知道要什么。 嗯,怎么扯到锤子啦?:-)——-9月16日 07:49

刚看到方舟子和律师悬赏20万,哑然失笑:反正没人领,何不大方点200万?邪恶奸诈配上愚蠢歹毒,这一对倒真相得益彰。本来这遇袭闹剧只想看看热闹,这一对蠢货居然公开挑衅,那就花点时间彻底揭露。归心似箭!哈哈—–9月15日 11:28

昨晚从智利飞阿根廷。今天上午阿根廷两位教授陪我在首都走马观花,仅碰到几位中国人,4-5天没见到黄面孔啦,甚感亲切,一问,更亲切了:是我们湖北省政府的几位官员。——–9月13日 07:38

中美撞机,王海牺牲,方舟子伪造国际法攻击我拘押美军间谍; 现在被举报报假案,居然又对北京电视台伪造美国民法送达条款; 应啦中国一句老话:人无脸树无皮百事可为。 详细内容见链接:http://sinaurl.cn/h9Mlbq———9月11日 12:42

南美和美国在医学上的联系非常密切。他们都详细知道我在美国作的最初9个病人的3年结果了:9个大便功能都正常了,7个小便正常了,还有一个可拉尿但尿不尽,一个无效。美国泌尿学会主席也邀请来了,他告诉我Dr.Peters也通知他了。———–9月10日 17:03

昨天作了第一个大会讲座。又接到巴西、哥伦比亚、巴拿马、阿根廷、西班牙、智利和 美国多家大学的讲学和手术邀请。建议南美相邻国家整合一下(这飞行单程30多小时实在让人累),而且只能安排在6个月以后了。 这巴拿马不是还和我们没邦交吗?———–9月10日 16:21

看到方舟子保留追究我的法律权利。别保留!行动吧,我在科学网对你的攻击万余科学家可以为你作证: “你这个骗子、伪君子、刑事罪犯,你玩弄网民、媒体于股掌,自以为得意,却忘了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自作孽,不可活” http://sinaurl.cn/5bbUw————9月8日 12:06

30多个小时飞行,总算到了智利。明天8号和10号各要作40分钟大会讲座。然后到阿根廷给10个病人开刀。 美国纽约东区联邦法院的证据也让人收集到了。看方舟子回应北京电视台,居然冒充美国法律权威,看来是天天冒充美国科学代理人上瘾啦。 让你再表演几天。越充分越好。——-9月8日 11:45

9月8日 11:45 来自新浪微博转发(18) | 收藏 | 评论(36) 关于方舟子粉丝指责的美国法院传票不可由个人送达一事,我请他们好好学习一下相关法律知识,传票是可以由当事人以外的任何第三人送达的,送达后送信人给法院回执即可。至于全套法律文件,我将在半月后从南美讲学归国后,立即和众多证人前往公安部门提交,让方舟子得到法律的惩罚——-9月6日 12:24
(以上选自土摩托的博客)

带三个表 @ 2010-09-20 1:35:53 分类: 闲扯

去沈阳,采访,电话联系一个老板。
老板:你采访收钱吗?
我:不收钱。
老板:记者采访哪有不收钱的?
我:真不收钱。
老板:那你肯定是冒充记者。
我:我的确不收钱。
老板:有好多记者开始也说不收钱,采访完暗示我给钱。
我:我可以保证。
老板:你们这种花招我见得多了。
我;我是从北京来的,大老远就想采访您。
老板:就是北京来的记者才收钱最多,我还得帮你报差旅费。
我:您能相信我一回吗?
老板:我被记者收钱收的都快扛不住了。算了,不接受你采访了。
我:如果我收钱,你可以打110把我抓走。
老板:…………那我考虑一下。

见到老板,客气几句。突然,他说:你真不收钱?
我说,真不收钱。
老板:那,那我现在开始接受你采访了。
我:那我们开始吧。

采访完毕。
老板:(暗示)你看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我:没什么了,谢谢您接受我采访。
老板:我从来没遇到过不要钱的记者,您是哪个单位的?
我:这跟我在哪个单位没关系。
老板:你真不要钱?
我:我说过好几遍了,不要。
老板勃然大怒:我知道了,你想写负面报道!
我:那您的意思是?
老板:我明白,这样我给你点钱,你就写成正面的了。
我:我没想写成负面报道。
老板:笔在你手里,我哪知道。
我:您是被蛇咬怕了吧?

出门,与老板道别。
走出二十米,后面有人追过来。
经理:老板说送你两条烟。
我:不用客气,我不要了。
经理:一点意思,请收下。
我:我不抽烤烟。
经理:那您抽什么,我去换。
我:白面。
经理:富强粉行吗?
我:行,先来20克。
(以上内容绝大部分并非虚构)

带三个表 @ 2010-09-19 16:30:42 分类: 杂谈

中国足球,从年维泗时代,就已经变成民众批评的对象,到了王俊生时代,批评升级成谩骂,随后的阎世铎和谢亚龙时代,人们对中国足球的谩骂都已经变成无能的力量。换句话讲,在我的祖国,只有你还没有骂过中国足球。

中国足球象征着这个国家言论自由的最高尺度,为什么对中国足球的批评尺度可以很高,对其他方面的批评尺度就可以很低?这是个耐人寻味的问题,答案一直在风中飘着,因为中国足球首先不涉及到意识形态,虽然在我的祖国,体育也是政治,也是意识形态,但这需要一个前提,就是当它被需要政治的时候,它就是政治,比如中国女排、比如奥运会,比如金牌都属于政治。中国足球无法变成政治,是因为它不能代表中国形象。其次,据说领导们认为,没事让百姓骂骂中国足球,可以消消气,让他们暂时忘记物价上涨、交通拥堵、贫富分化等等一切社会矛盾最尖锐的问题。所以,中国足球可以攻击、谩骂、侮辱。如果有西方一小撮媒体指责中国言论自由问题,我们至少可以把中国足球拿出来,色厉内荏地严正告诉他们:我们中国的言论自由尺度远远大于你们骂总统的尺度。

由此看来,中国足球也是政治,只是领导们还没有挖掘出这一块的政治意义。同时,我认为中国足球也代表了中国形象,它和刘翔、姚明、乒乓一样,甚至超越了他们所代表的一切。中国足球就是整个中国开放三十年的一个位缩景观,把它放大,它就是我的祖国全貌。刘翔、姚明、乒乓能做到吗?显然是不能够的。

中国足球代表我的祖国全貌是经过几代人的胆战心惊的汗水换来的,他们饯行了一位领导的嘱托: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一年一个样,五年大变样。如果以“5·19”为一个起点,在经过五个五年计划后,他们终于走进去了新时代。

这是颇有预言色彩的传奇,它的预言在于,如果中国能像中国足球那样被民众对待,25年后,它可能会变成一个新中国。所以,领导们都明白,在足球领域开辟一块言论特区,做做试点看看效果如何。从目前来看,25年实验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可以像中国足球那样腐败,但结局绝不像中国足球那样。

绕了一圈,我想说的是,现在人们都看明白了,中国足球的问题是体制问题,这个体制问题包含两方面,一是体育政治化形成的举国体制带来的弊端在中国足球造成的副作用,足球虽然市场化,但只停留在门票和一些大头俱乐部的市场化层面上,根上并没有市场化,还是举国体制的构架,两个板块的挤压形成地震是早晚的事情;二是如何解决这个体制问题,这个看起来很容易,隔壁王二说:“那就按市场化的方式改变就行了。”理论上是这样,但是既得利益者怎么可以放弃自己的利益呢?如果足球改变了体制,别的领域出了问题怎么办?是不是也要改?都改了谁去获得利益呢?没有利益的事情谁会去干呢?

中国足球的问题乃至更大的中国社会的问题,都不是死结,解开它很容易,就像传统变戏法的魔术师身上的那件长袍,掀开它很容易。可是你要知道,那里面有他们的小秘密哦,轻易是不能掀起它的盖头来的。所以,他们宁可看到10年后有另外一批赵亚龙、张一民、北勇进去,也不愿意让人们看到他们的小秘密。你要记住,知道的太多不好。

带三个表 @ 2010-09-19 3:43:27 分类: 闲扯

今天去时尚廊出台,跟张铁志老师,难熬的出台活动也至此告一段落。晚上去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做节目。头一次做3个小时的节目,先是两个小时的录播节目,然后一个小时的直播节目。下午出台,就已经说的嗓子有些哑了,晚上录音,倒了后期快说不出声了。

但直播的时候嗓子又恢复了,我发现,有生以来第一次坐在直播间不紧张,想紧张起来都不行。我以前做主持人的时候怎么也改不掉紧张的毛病,即便后来上刘洋老师的节目,我已经觉得够放松的了,但还会觉得紧张。直到今天,坐在直播间里,想说什么都那么自如,除了嗓子有些不给劲之外,就像在参加一次饭局活动。

主持人刘慧老师是个美女,但今天我一直没有看到她美女的全貌,因为她一直带着口罩直播。可能是戴口罩的缘故,所以我不紧张?如果是这样,下次上刘洋老师的节目,我让丫戴上防毒面具主持。

带三个表 @ 2010-09-17 10:35:28 分类: 闲扯

跟我家奶猪约饭局,奶猪要求某些京城文化名人参加。
打一圈电话,听说是奶猪饭局,无人问津。
最后只好我和奶猪吃饭。

约在三里屯,我从北二环出发,
奶猪从炫特区出发,约好六点半。
一小时后,互相通报,我到了安定门,奶猪到了长虹桥。
又过一个小时,我到了雍和宫,奶猪还在长虹桥。
又过了一个小时,我还在雍和宫,奶猪还在长虹桥。

奶猪说:有这时间坐飞机去成都都能吃上饭饭了。
我说:要不我们去成都吃饭?
于是我们直奔机场,买票、排队安检、上飞机。
到成都,吃饭,一共花了三个多小时。
感谢北京交通,让我们在成都吃了一顿湘菜。
吃完饭,坐飞机回北京。
她要在第二天早上看一部像北京交通状况一样的国产电影。

带三个表 @ 2010-09-16 2:12:49 分类: 未分类


小蒋老师

这几天,很多人都认识了一个叫小蒋老师的人,这次去西昌,小蒋老师一直陪着我们,关于蒋老师,我知道的不多,就是发现她说话的时候喜欢笑,很礼貌,而且会说日语。

她的领导介绍说,小蒋原来生活在大凉山一个很偏远的山沟里,家里生活条件很不好,但是她想念书,后来被西昌凉山信赖农园的负责人阿苏发现,便资助她念书,毕业后留在了西昌信赖农园工作,她是无数因读书改变命运的人之一。在城里,读书改变命运是常态,但是在那个偏远的地方,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同等接受教育并且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小蒋老师是十分幸运的的人之一。

这些天她可能很忙,一直接打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负责接收来自全国各地及取得捐赠物品,这是她长这么大头一次和这么多人打交道。

这里顺便说一句,目前为联合村捐赠的110套桌椅已经够了,有位四川的同学一下捐赠了50套,在此三表感谢,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们都会记住你的。如果有同学还想捐赠桌椅,先别急,我让那边继续统计其他小学需要桌椅的数量,回头通知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