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0 » 十一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11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11-30 21:14:11 分类: 挨个祸害

带三个表 @ 2010-11-30 15:10:19 分类: 说书

上半年,大仙在SMN上的签名是“小说《北京的金山上》6月份出版”。现在都11月份了,终于出版了。当然,我的淘宝店里会卖一部分大仙签名版的书。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大仙,仙老说:“我得给我的每一个读者写一些寄语。”大仙的书法很漂亮,我第一次认识大仙,就把通讯录交到他手里,说:“给我留个电话吧。”其实就是想看他的笔迹,人家连阿拉伯数字写的都那么遒劲有力。大仙又是个诗人,指不定在书上写出什么家具呢。

大仙是50后,他的人生目标是混完20后,然后退出江湖。他从50后跨世纪地混到今天,真是混出一定境界了。大仙的生活从夜晚的酒吧开始,到凌晨的酒吧结束,几十年如一日,矢志不渝。白天?什么叫白天?在大仙的词典里没有白天,只有夜晚。在北京,大仙没泡过的酒吧那不叫酒吧。

我现在见到80后脑袋都大,仙老面对90后,直指00后,远眺10后,静候20后的人生目标,真让我感受到什么叫过江之鲫,什么叫白驹过隙,当一代一代人从大仙的身后谢幕,只有大仙久久不肯离去。这就叫铁打的大仙流水的女兵。混着混着,大仙就写出了一本小说《北京的金山上》。内容写得比较过分,大家最好用批判的眼光来审读这本书。

在出小说的同时,大仙的新随笔集《前半生后半夜》也出版了。用前半生来混后半夜,用后半夜来送前半生,这是大仙半个世纪的人生历练。大仙的随笔比较晕,跟他的人一样。我以前写过大仙,好多人觉得有虚构成分,这就像我写土摩托一样,人们觉得我那时妖魔化人家,实际上我自从写博客以来,每次写到周围的这些朋友,都是在还原他们的真实面目。大仙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常年泡在酒精里的人,写出的东西也不着四六,晕里来,晕里去。

还是在今年夏天,我采访黄燎原老师。作为中国文化界的超级混子,在1994年的时候他就被我们评为十大全活,我们认真统计了一下,他做过的事情超过了十种。他当过诗人,做过记者,开过公司,当过经纪人,办过画廊,搞过演出……罄竹难书。作为一个一直混迹于摇滚圈的人,黄燎原老师耳濡目染,总算写出了一个反映摇滚圈混乱生活的小说《烂生活》。因内容过于大胆赤裸,好多出版社都不敢出版……最后以三俗著称的凤凰出版社拿下了这本书。

当时黄燎原跟我说,出版社打算给他和大仙和狗子出三本书,三个人加一起就是“大黄狗”。但是由于狗子的书稿内容比较过分,被出版社审查的时候拿掉了,结果这个概念就变成了“黄大仙”。

想想今天中国也该出这样反应糜烂生活的文学作品了,过去总是看外国人的生活方式如何如何,其实人家现在都很保守了,我们正在开放、开化。已经有这样的氛围和土壤了,文学总是要反映一下现实的,早几年这样的书出来感觉还挺前卫,现在已经很中规中矩了。是我们开放了世界还世界开放了我们?谁知道呢。

不许联想淘宝店现在开始征订这三本书的签名版

带三个表 @ 2010-11-29 2:31:06 分类: 闲扯

那个亚运会终于歇幕了。最近关于亚运会的批评影响最大的是新华社杨明老师的《一骑绝尘》,杨老师的观点照理说也不新鲜,引起争论是因为这个观点来自新华社,他只是把一个长期以来人们怀疑的东西通过新华社的背景说出来,窗户纸谁都捅过,只是杨老师捅窗户纸的东西直径比较粗,捅的人家疼一些,透进来的亮多一些。但我觉得,盛会癖的问题还不仅仅是为了那几块有史以来含金量最低的金牌。

中国体育拿金牌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开放之后,中国人迫切需要通过体育比赛来证明自己身体强大,进而证明自己国家在变强大。从1978年开始到巴塞罗那奥运会这段期间就是这样,那时候中国的优势体育项目不多,乒乓球、排球、羽毛球、跳水、举重、游泳(主要靠药物)。还记得当初许海峰那一枪把咱们激动成啥样子吗。随着在国际赛场上取得成绩越来越好,中国开始想在体育场上主导话语权,最直接的就是举办大型赛事,从单项赛事一直到奥运会这样的最大型赛事差不多都办过。而奥运会跨越第二和第三阶段之间,这段期间是中国大国崛起,经济泡沫最浓的时期,主导体育话语权开始往主导政治话语权上转变,事实上成绩已经变得不太重要了,只要刘翔能拿金牌啥都强大,可最具讽意味的是刘老师掉了链子。但不影响奥运会成功举办(花掉多少钱好像没有人统计过,花这么多钱,埃塞俄比亚也能成功举办奥运会)。

除了雅典,好像以往的城市举办奥运会,都是琢磨怎么挣钱。雅典比较特殊,因为是奥运会发祥地,有点被举办的意思,雅典好像没挣到什么钱。只有北京,举办奥运会是为了花钱搞装修,顺便把城市搞的好看一些。如果不举办奥运会,地铁入口可能永远不会有安检。这个理由完全可以赢得市民支持。即可以在家门口看比赛(比如那个大脚印有一个就在我家头顶上打出来的,但是我妈妈家在鸟巢旁边,放焰火的时候却只能看电视,因为之前通知开幕式不许出门),我妈自从知道北京举办奥运会,就天天盼,希望能在开幕式的时候站在院子里看焰火,老人家等了七年,看着鸟巢一天天拔地而起,最后只能在家里看电视。当然,就算可以站在院子里看,也看不到,一个七星级的烂尾楼——盘古大观横亘在鸟巢和我家之间,把所有观赏焰火的视线挡住。该烂尾楼至今还没有完工,每次我回家,想去亚运村还得绕路。除了在家门口看比赛,还可以改变市容市貌,甚至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在萨马兰奇说出“北京”的那一瞬间,有多少生活在北京的人开始梦想,2008年之后,北京会变得多么漂亮和美好。现在生活在北京的人还会这么想吗?那些所谓的漂亮和美好跟你有多大关系呢?

后来是上海世博会,其实上海已经蛮漂亮了,弄不弄世博会都一样,有漂亮的外滩、美女和各种高层建筑以及周立波。但是上海一定要办世博会,这是给世界看的事情,怎能错过。

接着进入第三阶段,广州举办亚运会,如果说奥运会、世博会是世界性的,多少还是国家的面子工程,还有些宣传中国的意味在里面,老百姓被骚扰受到委屈还是能理解的。一个破亚运会,搞的比奥运会还豪华,这不是有病吗?可我后来一想,还不仅仅是有病,因为这里面牵扯进的利益链条太丰富了。

地方政府做什么,气势一定会超过中央政府的,你不信让CCTV把春晚挪到铁岭搞,绝对比在中央电视台还可怕。这也就是最高领导不允许,不然一个县政府的办公大楼一定会弄出一个紫禁城。要不说和珅他们家的建筑标准都超过皇宫了呢。这还不仅是上行下效的问题。而是,在今天,中国举办大型体育赛事的目的已经不是拿金牌了。你能拿到的金牌,别人想拿也拿不到(比如乒乓球),你拿不到的,练死也拿不到(比如100米)。政府更喜欢在给体育赛事搭平台过程中获得政绩和利益,至于这个活动本身是否挣钱,那不重要。泡沫的特征不就是这样吗,赚吆喝很重要。

现在城市都在建设,日新月异,为什么要建设,是因为有钱了,是因为要发展了,花钱这件事可以形成一个利益链条,借着搞大型比赛的机会,会有很多人成为受益者。如果没有比赛,也可以发展,也可以变化,但是效果没有大型赛事那么突出,政绩本上不好写,这就是广州亚运会为什么搞得很铺张很嚣张的原因。作为一个城市的领导,这样的面子工程师多么政绩啊。这也就是另外八大行星没有生命迹象,不然我们真敢搞一个太阳系的“系运会”。

我通过观察研究外国的音乐盛会,发现,外国人搞一些聚众活动,是从过去庆祝丰收演变来的,最后变成一种娱乐传统。它的核心是通过这种聚会,让每一个参与的人感到快乐——聚会以人为本,民主就是让人民自己作主。我们以前也有民间聚会性活动,但是领导都很担心,所以常常用“聚众”这个听起来很危险的词来形容这类活动。相当长的时间,是不允许有民间自发性聚会的。所以聚会的传统就慢慢消失了。州官可放火,百姓别点灯。

到目前为止,中国通过举办这种很官方色彩的大型世界性活动,向世界证明的都证明了——我们好客、礼仪、强盛……至于人家会不会这么理解,我想还不会因为搞几次活动能就能改变别人观念吧。但我相信,在未来的20年里,世界性的大型活动还会接二连三在中国举办。反正某些传统活动西方人玩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搞起来越来越臃肿,成本越来越高,估计人家都当成累赘了,正打算往外抛呢。比如伦敦对举办下一届奥运会就感到很后悔,据说他们正在研究怎么把综合性的奥运会改成奥运足球单项比赛而跟罗格谈判。

这种大型世界性比赛(活动)不仅可以满足民族虚荣心,消除民族自卑感,展示国家强盛,还可以在经济泡沫中绽放光彩,还能凸显政绩,想想在这个星球上还真找不到另外一块地方了。

所以成本不是问题,中国做事什么时候计较过程本啊,中国老百姓从来不跟政府计较成本。而西方落后的民主制度恰恰不适合这类高成本活动的投入,市民动不动就上街游行抗议。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中国,中国人都是很宽容大度的,不像西方那么小家子气,多烦人啊。把这些高成本的活动放在中国举办,对老百姓而言,那不就是大观园进刘姥姥家吗,爽死了。我觉得以后奥运会、冬奥会、世博会、亚运会、英联邦运动会、世界杯、美洲杯、非洲杯、欧冠……干脆让中国各地轮流举办算了。

中国,我看好你哦!

带三个表 @ 2010-11-28 5:36:22 分类: 挨个祸害

前几天在博客上贴了一张柴静老师的照片。大家都知道,柴老师是贵国中央电视台的名牌栏主持人,中国电视“三教母”之一。之前主持一档新闻访谈节目“面对面”,后来又主持一档美食节目“面爱面”,再后来又主持一档情感节目“面对面爱你”,后来又主持一档美容节目“爱面子”。

我来讲讲拍摄柴静老师这部作品的背后故事。柴老师最近开始往文坛发展,经常写一些文学性很强的文字,可能是以后都会放在她的新书《柴大观人》里面,其中有一部分是写她周围的老男人。这女人写男人,容易把男人写得很有女人味儿。然后麻烦就来了,柴老师写一个男人,该男人就会受到同志们的热爱,成为Gay眼中的尤物(简称Gay尤)。我写过很多周围的老男人,但和柴老师的效果正好相反,我笔下的男人都深受女孩的喜爱,成为女孩眼中的尤物,简称“女尤”。

柴老师参加陈晓卿生日局那天眼睛长了麦粒肿,可能是之前看了什么不该看但忍不住看的东西。作为主持人,形象很关键,不然面对面就变成了“瞧麦面”了。这时,坐在柴老师身旁的著名编剧全勇先老师给她出主意:“我有一个祖传偏方,不吃药不上药不打针,包你一天就好。”柴老师问是什么偏方?全老师说:“用小刀在你的两个拇指上画上十字,明天你一睁眼睛就好了。”说完全老师从兜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递给柴姑娘。柴老师拿着刀不敢下手,就在她犹豫之际,土摩托嗖地一下跑了过来:“我帮你画。”照片里大家都看到了,土摩托坐在另一桌,没有人注意到他是怎么窜过来的,他用非洲风格的黑手抓住柴老师的手,嘎吱嘎吱就刻了起来,你们都听说过三国里华佗给关羽刮骨疗毒的故事吧……

柴姑娘看着手指甲,问:“你刻的是什么?”土摩托说:“我刻的是:这种偏方毫无科学依据。”全老师对土摩托说:“不管明天柴静的眼睛好还是不好,都是对你的讽刺。”

第二天,柴老师的麦粒肿就没了。

带三个表 @ 2010-11-27 18:27:37 分类: 杂谈

http://www.neave.com/strobe/
点击上面链接,进入页面,会出现斑马形状的动态图案,眼睛盯在中间部位30秒钟,然后将眼睛移开,看看周围,你会发现。。。。

带三个表 @ 2010-11-27 18:20:23 分类: 未分类

今年陆陆续续听了一些唱片,有些自己很喜欢,不是老男孩的风格就是小女生的风格。把目录和封面贴出来,这些唱片不代表它很出色,仅仅是自己喜欢听罢了,这些都是2010年出版的。当然,可能你很喜欢的某几张唱片,没有出现在这个目录里面,这不意味我的目录不全面。
Joshua Radin - We Were Here
Dashboard Confessional - Alter The Ending
Charlie Mars - Like a Bird Like a Plane
Sufjan Stevens - All Delighted People
1973 - Bye Bye Cellphone
Robert Plant and Band Of Joy - Live at Memphis
Chris Jones - Roadhouses & Automobiles
Ligabue - Arrivederci Mostro
Leonard Cohen - Songs From The Road
The Clientele - Minotaur
Brad - Best Friends
Birds Of Tokyo - Birds Of Tokyo
Gary Allan - Get Off On The Pain
Club 8 - The People’s Record
The Bird And The Bee - A Tribute To Daryl Hall And John Oates
Hark The Herons - Under Skies
Jack Johnson - To The Sea
Ruth Moody - The Garden
Wayne Jackson - Undercover Psycho
Drive-By Truckers - The Big To-Do
High Wire - The Sleep Tape
Jakob Dylan - Women And Country
Steve & Shawn - Who We Are
Woods - At Echo Lake
Tenth Avenue North - The Light Meets The Dark
Among The Oak And Ash - Among The Oak And Ash
She and Him - Volume Two
Gotan Project - Tango 3 0
Tom Lüneburger - Good Intentions
Color Of Clouds - Satellite of Love
Turin Brakes - Outbursts
The Candle Thieves - Sunshine And Other Misfortunes
Field Music - Field Music(Measure)
Cary Brothers - Under Control
brian johnson - love came down
Tyrone Wells - Metal & Wood
Sharon Jones & The Dap-Kings - I Learned the Hard Way
Raised By Swans - No Ghostless Place
The Magnetic Fields - Realism
Julieta Venegas - Otra Cosa
Josh Rouse - El Turista
I Can make A Mess Like Nobody’s Business - The World We Know
Frank Galan - Ich kenn all meine heimlichen
Serj Tankian-Imperfect Harmonies
John Legend And The Roots-Wake Up
Megafaun - Gather Form And Fly
Two Hours Traffic - Territory
Jimmy Eat World - Invented
Blackmore’s Night - Autumn Sky
Eric Clapton - Clapton
Stone Foxes - Bears and Bulls
Infant Sorrow - Get Him To The Greek
The Corin Tucker Band — 1,000 Years
Darius Rucker - Charleston, SC 1966
Marc Ribot - Silent Movies
Will Driving West - The Breakout
Pet Shop Boys - Ultimate
James Blunt - Some Kind Of Trouble
Joe Purdy - 4th of July
Syd Barrett - An Introduction to Syd Barrett
Bruce Springsteen - The Promise
Carl Broemel - All Birds Say
Manic Street Preachers - Postcards From A Young Man
Someone Still Loves You Boris Yeltsin - Let It Sway
Laura Marling - I Speak Because I Can
Jonsi - Go
Fyfe Dangerfield - Fly Yellow Moon
Susan Boyle - The Gift

带三个表 @ 2010-11-26 0:38:03 分类: 闲扯


陈晓卿老师会说:你这拍照姿势不对,当年我学婚纱摄影的时候,老师是这样教我的“&%¥%&*(!¥:》《”

招募志愿者

有这么件事儿,有一个关注四川震后残障人士的公益组织,重点服务对象是在地震中致伤、致残的青少年,特别是农村地区的青少年。打算在北京地区招募一些志愿者,提供远程非物质支持。
之前,老六在博客上有过介绍http://www.zhanglixian.net/blogs/pigu6/archives/134378.aspx,我就不多说了,有志愿的人,可以跟他们联系。要求志愿者大学毕业并工作一年以上,承诺三年志愿服务,与孩子交笔友,提供非物质远程支持。应征志愿者给我们机构邮箱taianaiyi@163.com发邮件,进入招募流程。他们筛选过程比较长,比较严苛。

这是他们的网站:http://www.beautifulcn.org/xiangmu/

饭否回来了

等到花不知道谢了多少次,饭否终于回来了
以后我主要在饭否写,因为这里不会提供僵尸关注。
每段时间我都会清理一下僵尸收藏夹,但饭否一直留着。
博客右下角的网站链接也一直留着。
如今它终于回来了。
为了支持饭否,我争取两天写一条微博。
我的饭桌在此:http://fanfou.com/lydon
点击这个链接就要请你了。
嗯哼!

带三个表 @ 2010-11-25 17:03:00 分类: 闲扯

——你喜欢《老男孩》吗?
——我喜欢小女生。

这段时间,网上流行一段视频《老男孩》,有不少人向我推荐,还有人问我怎么样,但我至今没有看。我是一个不喜欢在接受一样东西之前被暗示太多的人,那样当我去接受这个东西,我的判断一定有问题,所以,有很多书、音乐、电影、戏剧……由于之前被人暗示,我只好放弃。个别的时候例外,比如奶猪或者卓别灵在博客上评论的电影,凡是她们认为不好的我一定要看。当然,这种不受外界干扰的信息你不可能做到绝对回避,有时候朋友介绍给我的电影、书籍我还是感兴趣了解一下的。因为对方在向我介绍的时候没有透露太多信息,我还不至于受到影响和暗示,一旦我被影响或暗示了,我肯定不会碰。有时候我会变得有些尴尬,就是当我按照人们的推荐介绍去欣赏的时候,发现并没有他们说的那样好。这会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进而自信心也受到影响。比如,连陈晓卿都说好的电影,我却看不出好来,是不是我长得不够黑呢?

当我谢绝了人们一片好意,我发现了另一片天地。比如,一部作品受到人们的热议时,一定会有正反两面的观点。你知道每个观点都是片面的,所有片面的东西拼在一起就是一块拼图,看上去有裂痕,基本是全貌。但每个人都想用片面占据制高点,把自己的观点当成全部。这样,就肯定会发生朝韩冲突,接下来呢,就开始互相打炮。有时候人们为了维护自己的三八线,寸土必争地声讨对方。

我又仔细分析,参与者都是什么人。一般是有知识有文化有水平的人,相当于精英或者精英预备役。假设,每个人的观点都是基于没有任何功利目的而发(排除那些托儿、市场操纵者),我常常从这些观点里看到这样的趋势,每个人都尽量想去说服或者强行让人接受他的观点,如果意见相左,对方一定是个傻逼。而且,人们乐于参与这样的争论。

当言论自由表达空间刚刚松绑的年代,人们在争论上还是比较严肃的,都是摆事实讲道理,尽量据理力争。那个年代,争论的核心还是观念的异同。随着这种言论表达空间越来越大,人们争论的核心已经不是观念问题,而是霸道的问题,甚至上升到人格和道德层面,争论的水平直线下降,变成口水战。参与的人更多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引发人们干这种事情的原动力是叫做“审美正义感”的东西在作祟。“这么烂的东西你怎么可以喜欢呢?”“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会不喜欢呢?”

有时候我很想写一篇影评,正面反面各写一篇,按照行的奇偶排列,奇数行是赞,偶数行是贬,这样可以堵住所有的人嘴。但你真这样做了,还会有奇偶之间的非奇非偶蹄动物占出来,呵呵。

后来我想到我的祖国的电影审查制度,也别老说人家太粗暴,人家粗暴是有群众基础的,这些人不做电影审查,在网上发表意见估计也会这样。让你去做审查员,也一样好不到哪去。我的祖国为什么会有如此电影审查制度?是因为我的祖国有这样的政治制度,贵党是多么小心眼儿啊,它就不允许人们反对,于是在此前提下的任何东西都是排他性的。制度可以,但是审美是不可以的,于是就会有两种以上的审美观点出现。人们习惯了排他性政治制度,自然也就有了排他性的各种习惯。当有两种审美观点出现,就麻烦了——必须干掉一个。但你不能用阴谋颠覆美学罪的帽子去干掉对方,于是偷换成了伟大光荣正确的“审美正义感”,这种正义感里面包含了人格侮辱、智商羞辱等方方面面元素。其实也一直停留在这个层面上没有进步。这时,人们都忘掉了每个人都有喜欢和不喜欢的权利,更忘掉了去宽容某些东西的意识。

人人都是电影局的审查员。

带三个表 @ 2010-11-24 2:23:33 分类: 挨个祸害

今晚看我敬爱的罗永浩老师主题演讲,主题是:我是如何从一个很牛逼的人变成了更牛逼的人。现场掌声、笑声不断,这还是老罗一天没合眼的效果,如果他睡足了,效果会更好。

我一直认为,我身边有两个人可以进入演艺界,一个是老六,一个是老罗。老六是原生态主持人,他的这个功能一直因为他自惭形秽而不敢过度开发,只停留在民间层面上。如果他能把自己的这个特长放到一个平台上,那些所谓牛逼的男主持人可以洗洗睡了。记得有一次,老六跟窦文涛吃饭,窦老师对老六的主持风格赞不绝口,认为自己这么多年的主持都白干了。老罗是天生的脱口秀演员,如果给他一个舞台,他能给你一个世界。

遗憾的是,有此特长的人,在这个国家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空间,老六被迫去办一本杂志,老罗被迫去办学校。用易中天老师的话讲就是:“悲剧啊!”所以我们平时只能忍受那些满嘴口水和套话让你泛着阵阵恶心的主持人在电视广播里喷涌,只能看到你不笑都觉得对不起他们的那些喜剧演员在抖着毫无包袱的包子。

今天,罗老师在演讲中强调,他不是个艺人,他只是个民办教师。但我认为,罗老师成为艺人,走向艺能界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有一次,某电视台制片人找我,希望我能推荐一个人能主持脱口秀节目,我推荐了老罗,并让她在网上看了他的高校巡回演讲报告,制片人看后,感叹道:“这就是活着的曲啸啊!”制片人二话没说就坐飞机来到北京,希望能把罗老师签下来。

罗老师很扭捏,说:“人家还没准备好呢。”当然,罗老师提出很多条件,比如嘉宾不能太白痴(这一点目前无法保证,喜欢上电视的多是白痴),比如话题不能有禁忌。制片人为难了,只好放弃罗老师。但这不意味罗老师通向演艺界的道路被堵死,我相信未来。你们呢?

明年,我要以罗老师的人生经历为蓝本,拍一个DV。有想投资的,有想置入广告的,跟我联系吧。当然,这回是个喜剧片。

带三个表 @ 2010-11-21 3:51:08 分类: 挨个祸害


——猜一餐馆名字
——猜一电影名
——猜一电视节目名
——猜一城市名
——猜一书名
——猜一成语
——猜一歌名
——猜一人名

带三个表 @ 2010-11-20 6:37:48 分类: 闲扯


今天在三里屯的一家唱片店,我看到一套滚石乐队的唱片,二话没说,就买下来了,因为这套Box Set名字叫“Rolling Stones Greatest Albums In The Sixties”(Japanese Exclusive strictly limited edition,日本独家绝对全球限量版),一共发行5000张。17张60年代滚石的唱片一网打尽,把我欣喜的都有点若狂了。这套唱片我拥有其中的5张,分别是Big Hits (High Tide & Green Grass)、Their Satanic Majesties Request、Beggars Banquet、Through The Past, Darkley (Big Hits Vol.2)、Let It Bleed。这5张唱片,除了Their Satanic Majesties Request是盗版之外,其余都是正版。

70年代滚石的唱片我有7张,80年代的我有一张,因为我觉得80年代的滚石也就那么回事了,其他非正式很奇怪的版本专辑我有3张。作为滚石爱好者,我一直想把滚石60年代的唱片收齐,因为这段时间的滚石是最牛逼的。哪怕Rock & Roll Circus这种烂唱片,我听着都特舒服。正好这次人家出了一套60年代全集,我不买有点太不好意思了。

回家开始研究,研究什么呢?是不是盗版,显然是盗版,全球限量5000张,轮不到中国市场。从网上查到的信息是,这套唱片大约需要500美元,我花了300元人民币就买到了。你说能是正版吗?不过现在做盗版的真专业,不仅是包装的盒子那么复杂,里面该有的一样不少,连光盘中心的IFPI标志都有(一般盗版不敢印上IFPI编号)。要不是印刷质量有点粗糙,我还真被瞒过去了。我上网查了一下,从这个网站展示的所有内容来看,它确实一样不少,包括腰封都一模一样。以至于我对盗版从业者开始肃然起敬。要知道,做这样的盗版是有风险的,全中国真正喜欢滚石的人应该不超过300人,我是说真正。滚石在上海演唱会,八成观众都是老外,中国人当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老外的女朋友。费劲巴拉的做一套盗版,价位又很高,除了老外没多少人感冒,谁愿意做这种盗版呢?当我买完,店老板一个劲地感谢我。那意思是:他妈的终于又卖出去一套了。

如果说我手里这套唱片和网上的有啥不一样,没有那张DVD,还有就是下面这张日历,明明是1966年的迷你日历,但我的唱片里照片下面的是2009年的全年月份牌。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月份牌限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