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0 » 十二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0年12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0-12-31 3:53:06 分类: 未分类

晚上看了台湾的话剧《疯狂电视台》,讲台湾电视同行恶性竞争的故事,故事性很强,情节甚至有些像电影,这在话剧中是很少见的。还有话剧与影像的结合完全是情节的一部分,一台摄像机直接把拍摄的画面通过大屏幕显示出来,变成故事的一部分,这一点我在大陆的舞台剧中还没见过。我们还停留在多媒体是渲染气氛的阶段。甚至,干脆把观众从台下叫上来临时客串演员,推进故事。

开始,观众还没进入状态,对于台湾人笑料的爆点可能不太熟悉,尤其是很多故事桥段这边的人不熟悉。但是两岸毕竟血肉相连,一会大家就进入状态了,笑声不断。苦辣酸甜,掺合在一起,还一下真说不出是啥滋味。我觉得有些瑕疵的地方就是他们拿掉了一些只有在台湾才能听明白的笑料,换成了大陆人能听明白的笑料,反而有些不太成功。如果网络语言可以用在话剧中,那一定要慎之又慎,因为之前人们都被一些不会理解语言的编剧用滥了,尤其是北京小剧场上演的那些破话剧。

下次见到王伟忠,要提醒他,那些符合大陆“笑情”的包袱,在现场的笑点并不是很高,大陆人对幽默笑话的理解水准普遍是小沈阳“pia pia的”这个级别。瑕不掩瑜,这部戏很好看,我看着很开心,傻乐了半天。早晚有一天我们的电视台也会这样,其实现在报纸和网站已经疯狂了。我上次看话剧乐出来是去年,也是一个台湾话剧《莎姆雷特》。中间看过几场国产话剧和电影,除了东东枪老师的《六里庄》让我笑了,多数时候看话剧和电影是在睡觉,笑神经完全丧失。对不起,我这人笑点比较高,不代表您的笑点,请勿对号入座。

今天和明天保利剧院还会上演,值得看看

昨晚出门,路上突然刮起大风,还好是顺风,感觉像被谁推着走,我跳了一下,结果一下前进了十多米,我跳了几下就到剧场了。

带三个表 @ 2010-12-30 13:30:49 分类: 未分类


在网上看到我们村的地图,好多村子的名字都改了,还好,俺们二道沟的名字还没变。

带三个表 @ 2010-12-28 18:43:53 分类: 挨个祸害

昨天在北京见到了梁文道老师,之前,9月份,梁老师说马上要出一本书《我迷》,是《我执》的续篇,他要写四本这样的书,分别是《我执》《我迷》《我不》《我悟》,正好是“执迷不悟”。但梁老师说,可能《我迷》会在3月份左右出版,这次来北京完全是一本计划外的书出版,叫《腰封》。

喜欢阅读的人都知道,梁文道老师作为出版界的一朵奇葩,在短短一两年的时间内,他被成为“腰封文学家”、“腰封小王子”“腰封帝”“腰精”(腰封上的精英简称)……作为封面微博代表人物之一,梁文道老师为中国出版界的GDP增长起到了难以估量的作用。试想,那些糟糕的作者,要不是梁老师这片伟哥横亘在那些破书上,他们的腰杆子能感觉到硬吗?他们的书能卖得出去吗?

把梁老师创作的腰封集结成书是一个很好的创意,从文体上来讲,相当于现在流行的微博,从各种推荐语中可看出中国出版界的现状,作者的心态,同时也一展梁老师字字珠玑掷地有声的文学素养。在两三年的时间里,梁文道老师一共创作了五百多句腰封,相当于一百来首七言唐诗的字数。

当然,书中不仅是这些如诗如画般的腰封,还有梁文道老师与各个出版社和作者周旋的经历。比如,书里面写了一个作者坐飞机到香港,找了三天三夜才找到梁文道老师的家,在门口等了三天才堵到梁老师,没别的目的,就是想让梁老师在腰封上写几句话。梁老师被感动了,提笔写下:“我从青年作家余求雨(非余秋雨)的文字中读到了大爱。”还有某出版社为了推一本新书,找到梁文道,但是被梁老师婉拒。后来出版社趁梁老师来北京的机会,带着作者直扑梁老师下榻的酒店,当梁老师看见作者是一个美丽无比的女子,顿生恻隐之心,写下了:“作者美丽,文字美丽,二美丽。”这本书后来都卖疯了。当然,还有很多出版社和作者下套设局,就是为了获得一句梁文道老师的腰封文字,有家出版社给梁老师打电话,说请他写腰封,梁老师没答应,出版社继续发动心理攻势,说易中天、余秋雨、王蒙想推荐都被作者拒绝了。梁老师不放心,跟这三个作家联系核实,发现还真有这么回事。于是梁老师虚荣心一发作,欣然允诺,写了一句腰封。但后来才知道,出版社提供给梁文道的易中天、余秋雨、王蒙电话号码,都是会讲这些人口音的配音演员。哭笑不得的故事在书里比比皆是。

我大致数了一下,这种腰封背后的故事在书中有将近30篇,不看不知道,背后的玄妙真是太多了。由于梁老师是写自己的经历,不像以往写评论那样端着架子,所以轻松幽默,笑到喷饭。

书里面还有四篇比较长的文章,是梁文道分析中国出版界现状的文章,透过腰封这么一件小事,折射出很多问题,非常值得好好阅读一下。

梁老师感叹,自己也是无奈被腰封的。梁老师性格温顺,又爱看书,也好面子,不太会拒绝。碰上死缠烂打的人,他一点招都没有。他说:“文人的软肋就在这里,他们看得很准。不过明年我也要狠一点,写腰封可以,写一次五万块钱。”我说:“要不我做您的腰封经纪人吧,我给他们报价十万,让不怕死的撒马过来。”

本周六下午三点,梁文道老师会在北京三联书店举行《腰封》首发读者见面会。现场和读者畅谈中国腰封文学。本书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带三个表 @ 2010-12-28 0:45:11 分类: 闲扯


“老鹰”要到中国演出了。我等了十五年。除了他们,我还想看到下面这些人到中国演出:Bob Dylan,Simon & Garfunkel,U2,The Cure,Leonard Cohen,Bryan Adams,Dire Straits,Led Zeppelin,Pink Floyd……有些乐队这辈子永远都看不到他们演出了。还好,很快就看到“老鹰”了,明年3月份。

前段时间,通过乐队经纪人,总算采访到了他们,当时到场的有Don Henley、Glenn Frey和Joe Walsh。Timothy B. Schmit因为在洛杉矶录音,所以没有到场。三个老头一开始让我不适应,在我的印象中,他们该是三十多岁的人,见到真人,怎么说呢,有些意外,心里涌出了一丝岁月不饶人的感慨。摇滚,一向是代表年轻与活力的,看着他们花白的头发和满脸沟壑纵横的痕迹,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几句《加利福尼亚招待所》里的歌词。Glenn Frey似乎精神状态有些不好,采访过程中话一直不多,即便Don Henley跟他开玩笑的时候,他好像也无动于衷,采访结束后,经纪人告诉我,Frey同学最近正在打官司,事情让他有些挠头。不过他能接受访问,我还是很欣慰的。

《三联生活周刊》:作为你们的歌迷,能采访你们是我的荣幸。
Joe Walsh:所有采访过我们的记者开始都会这么客气,但是接下来的问题往往是我们的不幸。
《三联生活周刊》:那一定是你们干的坏事太多了。
Joe Walsh:[看着Don Henley]他这么说有些道理。
Don Henley:如果你问那些过去三十年记者经常问的问题,我就把你从窗户扔出去,你知道这是16楼。
《三联生活周刊》:我假装过去什么都没发生,第一个问题:你们对中国有什么印象?
Joe Walsh:自行车。
Glenn Frey:长城。
Don Henley:长城防火墙。
《三联生活周刊》:你居然知道长城防火墙?
Don Henley:我有个中国女朋友,她无法访问我的Facebook,是因为有这道墙。你们为什么要这样?
《三联生活周刊》:因为有人害怕。
Joe Walsh:那为什么还让我们去中国演出?
《三联生活周刊》:好像你们比其他摇滚歌星看起来更安全。
Joe Walsh:Don,我们很失败是吗?
Don Henley:比奥巴马好多了。
《三联生活周刊》:虽然你们不想回顾过去,但是话题还得从过去开始,第二个问题,中国听众知道你们是因为那首《加利福尼亚招待所》,你们是写对美国的失望吗?
Don Henley:这个问题我回答过一百遍了,Joe,你只回答了五十遍,你来回答。
Joe Walsh:每一代美国人都会对这个国家有不同的失望,我们也不例外。不过这首歌我没有参与创作,Don Felder的吉他弹得没我好,哦,他今天没来。我只想如何让我的吉他在里面表现得出色一些,因为在我加入乐队之前,他们根本不会弹电吉他。
《三联生活周刊》:你改变了乐队的风格,让一支乡村乐队变成了摇滚乐队。
Joe Walsh:那时候摇滚乐比较时髦,就像今天很多乐队在重金属里面加入了电子音乐或者说唱,这说明美国的音乐真的没什么新鲜的。
《三联生活周刊》:你们这次中国之行会带给观众哪些歌曲呢?
Joe Walsh:我们2007年发行了新专辑,会有里面几首歌曲,还有Take It to the Limit、Desperado、Tequila Sunrise、I Can’t Tell You Why,我们会唱两个小时。
《三联生活周刊》:还会演唱《加利福尼亚招待所》吗?
Don Henley:当然,因为我是主唱。
《三联生活周刊》:还是那个原声版本吗?
Joe Walsh:显然不是那个版本,我们每一次演出都会有不同的变化,这样让人们都感受到不同。
《三联生活周刊》:恕我直言,你们上一张专辑Long Road Out of Eden我很不喜欢,它在重复你们的过去。
Don Henley:我想该到了把你从窗户扔出去的时候了……

(更详细内容留意以后的《三联生活周刊》,感谢翻译Simon Curtis的大力帮助)
他们确实要来了,点击这里看看

带三个表 @ 2010-12-27 23:08:45 分类: 挨个祸害

我有好长时间没见到小精子了,上次见到小精子,还是电影《无极》上映的时候。那次见到她,她两眼哭的红肿,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是刚看完电影《无极》,一边看一边哭。想想这件事要是被陈凯歌听到,那可能是《霸王别姬》以来他听到的最温暖中国的事情了。

今天见到小精子,她又是红肿着眼睛,
我说:“难道你还在为陈凯歌哭泣吗?”
小精子说:“不是,刚看完《非诚勿扰2》。”
“你的泪点也太低了。”
“哪儿啊,我是心疼我的钱才哭。”

带三个表 @ 2010-12-26 2:28:45 分类: 未分类

我叫李丽。名字听起来很俗,似曾相识。我讲的这个故事你也会觉得似曾相识——包括里面的情节和人物,不过你不用对号入座,否则会很无聊。

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的名字的确很俗,但在众多叫李丽的人当中,我干的事情却很不俗。人们都这么形容我:漂亮,而且有气质,这年头我也发现了,漂亮和气质在形容女人的时候是一对反义词,不会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但我可以做到,他们总说我不去做演员太亏了。有时候我对着镜子,我确实很漂亮,性感,身材绝对标准,那些色迷迷的男人说我是C奔D。对女人来说,这是至高的赞美与夸奖。但我实在对男人这样的褒奖没什么好感,那些男人,除了想跟你上床,没有别的,他们不懂得欣赏女人。而我,从来不炫耀自己这一面。我吸烟、酗酒、熬夜,不用护肤品,尽量让自己的容颜苍老憔悴一点,然后让他们能注意到我的另一面。可这一路折腾下来,反而让自己增添了不少气质,真绝望!

我是一个记者,一个大报的记者,我对着镜子的时候从来不欣赏自己容貌,而是想,难道就是因为我这么漂亮才让他们忽略了我的才华?这太不公平了。但是我该用的办法都用了,我生在江南水乡,水土滋润的我无法改变这个现实,我就认命吧。因此,平时我总是比别的女人要多承担一份我最讨厌的东西——被男人骚扰。

我又恰恰跑影视这一口,这几年电影电视很红火,大片一个接一个,电视剧也越拍越热闹,作为对口记者,我明显感到比过去忙多了。但是我实在不喜欢这个圈子里的人。每次采访那些弱智的女演员,都能从她们的话里闻到一股酸气,女人都是敏感的,我真没觉得我有多漂亮,但是她们的不安告诉我,她们嫉妒我的漂亮。后来我想,不是,是因为我在漂亮的同时还有她们这辈子都赶不上的才华,平时她们都很虚荣,接触的人差不多都这德行的,我不属于他们圈子里的这一类,但我有和她们一样甚至比她们还有魅力的美貌,这一点让她们深深地感到了自卑。可我真的没想跟她们比什么,我的背包是一个在网上买到的六十块钱的双肩背,什么牌子我也不知道,反正好看,能装东西。我周身上下里外没有一个世界名牌,我更喜欢穿朴素一点的衣服,有个妹子自己做服装在淘宝上卖,我给她当了几次模特,发现这种简朴风格的衣服很适合我,从此,我就再也不逛百货商场和专卖店了。但那些小明星大明星们仍然受不了。后来,我的部主任问我,为什么采访那些女演员的文章写得都不好?我心想,能好吗?试想如果一个男记者坐在她们面前,极尽谄媚地赞美她们几句或垂涎地打量着这些小骚货们,虚荣劲一上来,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话说不出来呀,稍带再透露点隐私,文章肯定比我得那些好看。而她们面对我,总是显示出女人天性中的感应儿让她们心不在焉,自然也提不起交流的兴趣。更何况,我写她们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是面对那些男人,就是另一番天地。不管是一线明星还是一线导演,都无一例外在言语中展现他们的隐晦的挑逗才能,当然,多数时候他们很笨拙地开一些有关生殖器的粗俗玩笑或暗示我跟他们上床。这些人什么女人没见过,干吗偏偏对我感兴趣?难道中国导演真没见过世面,我就是一个家常姑娘呀。可我后来一想,这些导演的确没见过什么世面,现在混影视圈的女演员,大都有些背景,这些导演制片轻易不敢对她们有什么妄动,那样会死得很难看。所以,我这么一个有容貌有才华又没有什么背景的女人,肯定会成为他们涉猎的对象。

要不是因为工作,这辈子我都不会跟这类人打交道。上学的时候,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女青女,喜欢音乐、电影、读书、绘画、旅游、美食。喜欢沉迷于所有美好的事物中,却一直忽视自己容貌的美好,直到工作之后,才慢慢意识到自己还是有些长相资本的。但我已经错过了自恋的年龄,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完美,甚至有很多缺点,让我产生完美错觉的往往是那些周遭自认为完美的人。

我毕业后就去了这家报纸,领导问我擅长什么,我想也没想,就说电影,说自己看了快一万部电影了,说了几个导演和电影的名字,估计这个领导也头一次听说,就一拍桌子,行,你就跑影视口吧。现在我很后悔当年在领导面前显摆自己,如果去跑图书、旅游、美食肯定比这强。不过后来一个跑图书的妹子跟我说,她遇到的那帮文人跟那些艺人一样下三滥。大概男人们以为自己的才华就是跟女人上床的通行证,不知道车多还有限行的时候吗。

有时候,总面对一样的事情会变得麻木。比如采访那些演员导演和制片人,说来说去已经没什么新鲜玩意了。但他们也不厌其烦地给你讲一些理想和追求,或者发发牢骚,抱怨当下的现实。我看到的就是他们毫无才华地在我面前空谈。大概观众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什么德行,当媒体把他们的事迹报道出来,都趋之若鹜。然后,他们尽情享受在这种被欢呼的氛围中,久久不肯离去。如果没有人去放大这些,他们跟街上走的任何人都没有区别。我知道的太多了,以致我开始对他们有些厌烦。我曾经跟领导反映,换个口,领导说,你到哪个口都一样,因为人就是这样。领导还劝我换一种方式去采访,关于那些行业内的事情或者明星们个人成长经历和作品成就之类的话题可以不用写了,留给那些无聊的媒体。我也这么想过,可是不写这些,他们真没什么可写的事情了。我跟领导说休假,去新西兰玩半个月,这样我可以清静一下,想想之后该怎么办。

我一直想去新西兰,那里干净,可以看到在中国看不到的天空,呼吸到在中国呼吸不到的空气。这样的环境有利于人从某种状态中解脱出来。从一踏上新西兰这片土地,我就大口呼吸,真想把自己肺里面那些脏东西都倒出来。头一个星期,就感觉到自己像换了一个人。

我喜欢达尼丁这个座城市,苏格兰风格,以前去爱丁堡采访电影节,就很喜欢那里,这次是误打误撞,反正一个人没什么约束,想到哪儿就去哪儿。到了达尼丁,感觉很熟悉,一个南半球的苏格兰。在这里,我打算多呆几天。

第二天吃完午饭,我去黄金角,就在我徜徉在古迹中流连忘返时,突然我听到有人喊我名字:“李丽!”身在异乡,突然听到有人喊你名字,还真觉不出亲切,倒有点恐怖。我没有马上回头,而是怔了一下,妈的,这是谁?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都能遇到,见鬼了是吧?

我回过头,距离我有七八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我的天,怎么会是他。

“C导?”
“我一眼就认出你了,可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在这里碰上你。”
“您不会是在这里拍电影吧?”
C导立刻得意起来,脸上的微笑变成了说不出什么感觉的堆笑,“下一部片子要在这里取外景,先过来看看。”
“那是大制作了。什么故事?”
“上回不是跟你说过吗,投资方终于通过了。”

上次他跟我说什么我哪记得,我采访这些人已经到了左耳进右耳出的境界了。不过这个C导还是有点狗屎运,之前拍了一部电影,够弱智的,不过和同时上映的电影比,却挣钱了,投资方于是有了信心让他拍一部更弱智的电影。
(还未确定是否继续写下去)


作者:荻荻
问:你是怎么创作出这幅作品的?
荻荻:把罗永浩和聂卫平扔到锅里煮熟了,捞出来晾干,就是这幅画。

带三个表 @ 2010-12-24 1:15:05 分类: 闲扯

[新华社2011年10月2日电]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二周年,世界各地人民都举行各种各样的活动,表达对中国人民的情谊。尤其是在美利坚合众国,很多音乐界人士聚集一堂,献上对中国的祝福。在纽约,一些摇滚乐的演出吸引了60万歌迷参加,他们还通过“超文本传输协议点万维网点你管子点商业组织”(http://www.youtube.com)向全球直播。这次参加演出的有:来自澳洲的老牌乐队“交流电斜杠直流电乐队”(AC/DC)、90年代红极一时的另类乐队“老七”(L7)、“高级厕所品牌乐队”(ToTo)、工业噪音乐队“干死你妈傻逼‘赶时髦乐队’乐队”(KMFDM)、“二十六个英文字母最后一个字母两遍顶尖乐队”(ZZ Top)、还有一支来自日本的“哦哦爱哦哦乐队”(OOIOO)、老牌摇滚乐队“眼球快速转动乐队”(R.E.M.)、70年代就解散的朋克乐队“例假五天”(MC5)、说唱歌手勒勒冷鸡(LL COOL J)、唱作人我靠·安德鲁(W.K. Andrew )、以及美国白人歌手鸡鸡凯尔(JJ Cale)与瑞典新秀乐队“鸡鸡”(jj)合唱了一曲“鸡鸡乐队”在2010年专辑《鸡鸡没有3度》(jj no ° 3)中的歌曲。最后,美国最有声望的布鲁斯歌星金逼逼(B B King)出场演出使演唱会达到了高潮。

同时,在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首都伦敦,也有数万名歌迷聚集在温布利体育场,举行了长达12个小时的演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二周年。参加演出的有最近刚刚复出的“英文前三个字母乐队”(ABC)、说唱组合“我们仨”(US3)、老朋克乐队“汪!汪!汪!”(Bow Wow Wow)、“定冠词定冠词乐队”(The The)、爱尔兰著名摇滚乐队“高空侦察机”(U2)以及以一首《你手中的瓷器》红极一时的“地保”(T’Pau)乐队。十月的伦敦,秋风瑟瑟,但是热情的歌迷都穿着短袖纯棉无扣上衣(T-shirt),上面印着:“支持中国新闻出版署规范外文用法!”

带三个表 @ 2010-12-24 0:00:29 分类: 未分类

嗯哼

带三个表 @ 2010-12-21 23:26:29 分类: 闲扯

新闻出癍鼠最近发了一个通知,说出版物中不能滥用洋文,规定如下:“在汉语出版物中,禁止出现随意夹带使用英文单词或字母缩写等外国语言文字;禁止生造非中非外、含义不清的词语;禁止任意增减外文字母、颠倒词序等违反语言规范现象。汉语文出版物中需要使用外国语言文字的,应当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作必要的注释。外国语言文字的翻译应当符合翻译的基本原则和惯例。外国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和科学技术术语要按有关规定翻译成国家通用语言文字。”

作为一个从事编辑和写作以及阅读的人,我有条件同意癍鼠的规定,因为我也是不规范使用洋文导致阅读产生障碍的人之一。我给梁文道老师《噪音太多》挑出的一百来个错误大都属于不规范使用的错误,文道老师和那个倒霉的编辑都是不规范使用洋文的受害者。当然,对于不写字不出版不看书不识字的人,癍鼠的规范通知肯定会遭到他们的抵制,现在网上已经开始了口水。

这个规范通知合理的一面我不在这里说了,留给留言的人来反驳我。因为我即便写出来他们也不明白。

我对“禁止生造非中非外、含义不清的词语;禁止任意增减外文字母、颠倒词序等违反语言规范现象”这一条持保留意见。这实际上是禁止中国人造洋文单词。语言是人类创造出来的,不能因为外文不是我们的母语我们就放弃造洋文单词啊。不是说大国崛起了吗,我的祖国不是人为经济和文化再慢慢出口了吗,语言文字肯定要影响到人家,干吗我们就不能给他们的词典里提供一些单词呢。当然,癍鼠这么规定估计也是看到了某些不好的苗头,先下手为强奸。

插播一个说明:我把“情何以堪”“你懂的”这个两个词屏蔽了。将来会根据某些词汇的使用频率增加这个名单。我没有剥夺你表达言论自由的权利,但我有不喜欢的权利。对于没事总嚷嚷我删帖子、屏蔽词汇的人,我能做到的就是尽量让我的博客后面的留言说出一些用人脑子说的话,别无他意。嗯哼!

我觉得下面不伦不类的单词挺好的,中国人外国人都能看明白,外国人不明白就让他们明白啥叫中国特色。FREEDAMN(中国特色自由)、TOGAYTHER(终成眷属)、DEMOCRAZY(痴心妄想)、SHITIZEN(屁民)、INNERNET(中国互联网)、SEXRETARY(女秘书)、WALL-E(防火墙)、FREEDAMN(自由)……制造的多么信雅达呀。再过几年,牛津词典、韦氏词典都会收录进去的。与其说让老外在自己的词汇里找到一个对应并不太标准的单词,我们干吗不给他们先造一个呢。

语言文字是人类交流过程中表达思想和情感的记录,这是天意,谁也不能违背。有人把书烧了把墙围起来不也没有阻挡历史前进吗。

带三个表 @ 2010-12-21 4:51:34 分类: T恤


理由:你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