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1 » 一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1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01-31 18:55:50 分类: 未分类

在过去的一个月,我发现从下列国家各有一个IP地址访问我的博客,这些国家分别是:克罗地亚、塔吉克斯坦、斯里兰卡、蒙古、冰岛、圭亚那、新喀里多尼亚、爱沙尼亚、贝宁、斯洛文尼亚、危地马拉、联合国、加纳、吉尔吉斯斯坦、中非、马达加斯加、加蓬。我好奇都是谁呢?

不管是谁,祝你们中式新年快乐。

带三个表 @ 2011-01-30 13:59:11 分类: 闲扯

十年前,一个朋友开了一家潮州风味儿的饭馆,叫潮好味,广告语是“好吃不贵”。那时候粤菜给人的印象是很贵,对北方人来说,不习惯吃粤菜,能进粤菜馆吃的人多是南方人,尤以港粤人居多,这就给人一种印象,有钱人才去吃粤菜。后来粤菜普及了,尤其是随处可见的港式茶餐厅,给北方人普及了一点点粤菜常识,虽然这种准快餐式粤菜的口味不敢让人恭维。

现在,生活在北京的人,可以吃到全世界各种不正宗的美食,因为北京人比较杂,属于典型的移民城市,这一点我只在深圳感受过。如果你想知道一个城市是不是移民城市,只需看街边的饭馆中东北菜馆和四川菜馆的数量即可,如果多,则意味是移民城市。如果你在北京街头,可以这样判断,杭州包子和成都小吃的小门脸有多少。

我记得很早以前,积水潭地铁站附近的郭守敬纪念馆有家山釜餐厅,这家餐厅不仅曾经以发生我国著名某导演因勾引某女演员遭到其男友毒打闻名,更以宰人著称。在90年代初,人均消费超过50元的饭馆就已经令人发指了,山釜餐厅算一票。我有幸吃过两次,真没觉得好在哪里,但当时确实吸引了很多有钱的主到这里把脖子伸长挨宰。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认为北京最贵的饭馆是鼓楼前的马凯餐厅,当时旁边有个邮局,我上初中集邮,就常去邮局门口,偶尔会往餐厅里瞥一眼,觉得饭馆里做的东西真好吃,心想,等我有钱的,一定进去吃一顿。2003年,我终于可以进去吃一顿了,也不咋好吃。我吃完后,老板决定,把马凯餐厅拆了。这事儿让我挺感动的,人家一直等着我吃完再办理后事,哈哈。

我吃过一些京城比较昂贵的餐馆,但是多数想不起来了,主要是那些吃的让我印象不深。当然,肯定不是我买单。印象中,西餐最贵的是中国大饭店的西餐厅,做得倒是可以,但十多年前人均消费400元有点让人咋舌。那次我第一次吃没有千岛酱的沙拉,好像就是端上一盘子草,就是现在菜市场随处可见的那些做沙拉的青菜。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亚运村一家海鲜酒楼吃饭,四个人吃掉了小两万块钱,相当于现在在北京五环以外买一平米的房子价格。我非但没吃好,还没吃饱,回家又补充了一包方便面才了事。后来北京这种高价位低口感的餐厅越来越多,偶尔有机会能进去吃一顿,从坐下那一刻起,就感觉不自在,一般能进这种地方吃饭,多是跟我不熟悉的人买单,跟不熟悉的人吃饭,我会显得很紧张。其次我是一个草民的胃,消化不了那些东西。比如在北二环边上的一家56号餐厅,据说所有吃的东西都是绿色有机生态水准的,一盘馒头片加上几片鸭肉就可以小一百块钱,我也吃不出那面粉里是否有有机小麦的味道,这么贵的菜,不得不让我咀嚼味如嚼蜡的鸭肉时心里想着这只鸭子究竟是吃的无污染的青草还是无添加剂的饲料,不然会觉得很亏。可见,不能让你联想起鸭饲料的菜不能体现出你的品位。

每次有人请我吃饭,我都要嘱咐对方一句我的忌口,不喜欢吃80块钱以上的菜,以防止对方把我带到让我联想起鸭饲料的餐馆。

我一直期待陈晓卿能写一篇《你不该进的北京十大装逼餐厅》,但陈晓卿以吃吉野家见长,这就是我后来发现为什么北京的吉野家基本上都在西边,尤其是主要遍布在中央电视台的周围的原因。即使陈晓卿带我们吃饭,也都去那种脏兮兮油腻腻但是有包间的饭馆。只能说,来自食物短缺非洲的陈晓卿,生活品质比较低,可满足像我这样的人的口味。

你说那些在高档餐厅吃饭的人,会不会这样想:哥吃的不是面,是面子。

带三个表 @ 2011-01-30 4:36:06 分类: 说书

看完了台版的《披头士: 艾比路三号的日子》(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My Life Recording the Music of the Beatles),作者是杰夫·埃默里克(Geoff Emerick)和霍华德·梅西(Howard Massey)。实际上就是埃默里克的个人传记,他是EMI唱片公司的录音师,在19岁的时候,他成为EMI公司的正式录音师,成为“披头士”专辑《左轮手枪》的录音师,21岁担任“披头士”的专辑《佩珀军士孤独之心俱乐部乐队》的录音师。这张经典专辑在录音技巧和难度在当时不可思议,但是埃默里克出色地完成了。

如果不看这本书,我很难想象“披头士”的那些经典歌曲是在双轨机或者四轨机上录下来的,那时候的合成剪辑混音手段相当笨拙,按埃默里克的描述,这些手段简直不可思议,但是这些机器留住了经典。与之相衬托的是,中央电视台购买了全世界最顶尖的录音设备,但是他们刚刚学会在春晚的时候对口型。你说大哥你办春晚办它有啥用啊?

每天我关上电脑上床之后,都会打开这本书看,但是看到忍无可忍的时候我又爬起来打开音响,塞进一张“披头士”的唱片,找到作者描述的那首歌的录音背景,对照听上一两遍,然后心里想,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有些“披头士”的歌熟悉的想忘都忘不掉了,却不知原来是这么录出来的。

他们有一首歌叫《她爱你》,埃默里克说,这首歌是乐队最富激情的歌曲,后来的任何歌曲都没有超过这首歌。为什么呢?因为在录这首歌的时候,乐队先在艾比路附近的胡同里拍宣传照片,很多女歌迷闻讯赶来,趴在墙上堵在路上看他们,尖叫声不断。当时为了维护秩序,派来五六个警察。当他们结束拍照进录音棚录制这首《她爱你》时,几百个女歌迷疯狂了,她们干脆冲破了那几个警察的防线,直接杀进艾比路三号的办公楼,到处寻找这四个人。制作人、录音师以及其他工作人员如临大敌,出去阻止冲动的女歌迷,列侬和麦卡特尼看到这样的情景很兴奋,因为那时候他们刚刚走红。大概是受到了外面女歌迷的鼓舞,这首《她爱你》唱得非常有激情。

“披头士”的传记我看过五六本,没有哪一本书像这本《艾比路三号的日子》这样像一把放大镜一样把这支乐队的演艺生涯和他们创造的完美之声描述得如此精细,没有人不承认“披头士”的才华,但是没几个人知道他们的才华是怎么在创造中展现出来的。在这本书里,几乎可窥全貌。作者的职业原因,所看到的恰恰是公众看不到的一面,这就是此书的价值所在。

我觉得埃默里克很有意思,他一点都不掩饰自己是一个小心眼儿,爱憎分明,这一点很像我们敬爱的罗永浩老师。比如从一开始他被忽视到最后被重视,每一次被忽视他都有点小哀怨,相当可爱。一个高中毕业的学生,直接就跟世界上最流行的乐队合作,全世界有几个人有这样的机会呢?但他还是不满意周边人的傲慢。比如,他喜欢保罗·麦卡特尼,理由就是在一开始谁都没把他当回事的时候,麦卡特尼很礼貌地对待他;他觉得列侬太刻薄,没什么文化,对他是褒贬皆有;对乔治·哈里森,他几乎没说过两句好话。也许从技术角度来讲,哈里森不是一个很好的吉他手,斯塔尔也不是个很好的鼓手,但是他们在音乐的创造上和相互之间的才华搭配以及长短优劣的弥补上是最平衡的,所以他们几乎创造了完美。

这本书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埃默里克直接把全世界最红的乐队B面展示在读者面前,四个人的性格,那些围绕着音乐说不完的轶闻趣事,他们的矛盾冲突,一览无余。所以,当我再听“披头士”的音乐,总会下意识地想:原来这声音是这么回事啊。这就是这本书跟很多明星传记书不一样的地方,它真是把很多音乐背后的故事逐一说了出来。作为一个“披头士”的歌迷,我不得不说:好看,太他妈的好看了,好看的我都不想一口气读完。

这本书还让我有另一种感受——一个从未经历过西方60年代的贵国人,在阅读此书时会有很温暖的感觉,感觉又写如梦如幻。这源于“披头士”音乐对我的触动和影响,以及对那个年代的音乐营造的那种氛围的向往。

附送一首“披头士”现场版的《All My Loving》,这首歌是他们1964年去美国巡回演出时,2月9日在埃德·沙利文秀节目中的开场曲,沙利文老师简单地说了一句:“女士们,先生们,披头士……”当然,我放在这里并不是让你听这首歌,而是让你听尖叫声,至少,这是我到现在听到的最惊声的尖叫,什么级别的乐队配什么分贝的尖叫声。请欣赏。

带三个表 @ 2011-01-30 3:24:27 分类: 杂谈

最近打击盗版,电驴被点名,如果贵国政府是一个靠谱的政府,那么我认为电驴的命运可能就此完结,卸磨杀驴。

关于网络共享、版权、盗版问题,这些年就一直没有摆清楚,法律是这样一种东西,它带有启蒙性质,有时候它强制或引导人们去接受一种意识和规则,目的是为了让社会方方面面运行良性化。法律理想主义是这样的。

但是我的祖国,它终究不是一个法治国家,而是一个靠营造某些人的人格魅力来达到让民众信任、顺从的国家,法律的规范性往往不如一次官民互动节目有效果。但这种类似春晚的节目并不具备可持续稳定效果,民众既不会形成真正的法律意识,社会也不会形成固定规则,一出问题就盼有当官的出来解决,所以最常播出的电视剧除了《西游记》就是《包青天》。

前面这段跟电驴没啥直接关系,但是要探究版权问题,不能不说大环境的法律问题,不然就说不清楚。我的意思是,我国公民已经被驯化成一种听话的动物,类似马戏团里的老虎、狮子和海豚,在驯兽员的指挥下生存,所以不用担心生存法则,这就是这些驯养的动物扔回大森林就可能活不下去的原因,因为它们已经不知道自然界的生存法则了。但有一点,你把一只马戏团里的老虎扔回大森林,它的兽性仍是在的,它饿的时候一定会吃你的。但更高级的生存方式可能不如野生的老虎。更何况,这只被扔回大森林的老虎,它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在马戏团度过的,它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就吃马戏团的榨菜,它肯定也爱吃。

事实上,版权就是一个大森林残酷生存环境下形成的法则,西方人花了好长时间才确立了完善的版权制度,它符合资本主义社会的规则——保护利益。今天还有谁敢说自己做什么不是为了获取利?你可能不是直接获取利益,但间接也要获取利益。我见到最多的一种说法是:我挣钱少,买不起那么贵的唱片,所以我喜欢便宜的盗版或者免费下载。这也是获取利益的方式,你可以这样,并振振有词,那人家想维护版权何错之有?还有一个更傻的傻逼说:他们的音乐那么难听,干吗让我花钱买?我免费听都是看得起他。这就是流氓国家的流氓公民的流氓思维。这好比说,你杀了一个人,就因为他长得丑。

一个不讲究法治的国家,你会发现它维护统治的法律完善远远超过对民商法的完善。比如,自从我国颁布了一部《游行示威法》,就彻底根除了公民游行示威的痕迹。为什么?因为他害怕。但是盗版侵权属于民事问题,不影响权力稳定,能睁一只眼就闭上一只眼。换句话讲,人治国家最好解决问题,关键是看这个人治不治而已。版权算个屁呀。

可问题是,社会发展逼着我的祖国和祖国的人民回到大森林,还玩马戏团的游戏规则就显得落伍了。现在各种版权问题纠纷,都是在马戏团时代埋下的恶种。你别老嚷嚷这个贵那个贵,唱片、影碟在欧美的价格是多少上网就能查到,然后你换算一下汇率,就知道了。商业时代能有免费的东西,意味它会消灭一种东西,音乐免费,则一定意味音乐被消灭。

回顾一下,你会发现我的祖国版权保护之路的艰辛。《著作权法》讨论到耗死了一大批专家才颁布出来,但这个法律形同虚设,至今也如此。在刚刚结束配给、共产时代不久,让这个法律行之有效,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这个法律保护的是少数人利益,没有被保护的人自然会提出质疑——凭什么我要为你买单?

无法无天的中国人民发现盗版是个发财好机会,从90年代开始,各种盗版应运而生。你先别说在过去20年里这个文化传统丰厚的国家创造了什么文化艺术,你接触的那些文化娱乐垃圾连垃圾处理时分类都让人犯愁——该给丫归到哪一类呢?事实上盗版让中国人开了眼界,了解到了西方的文化,避开了政府管制下防止和平演变的文化壁垒,这也是很多人赞成盗版的原因。但是在法律意识程度上,你仍是洋装穿在身,心依然是中国心。其实政府并没有因为大量西方文化涌入而担心被演变,被驯化的狗再凶猛也不会变回狼。

所以版权问题就让人很纠结,有些社会进步是民众推动的,而有些民众是扯后腿的。版权问题属于后者。不可能让人们都树立版权观念,西方就是强制推行的版权制度,表面上看,版权保护的是少数人利益,实际上通过商业行为能让更多人获利,最直接的是可以解决很多人的就业问题。至于怎么解决就业问题,你可以问问你爸妈。而不是只有发展汽车制造业才他妈能解决就业问题。如果以人的生存环境好坏为标准,我宁愿提倡版权保护业。

中国人是马戏团里驯化出的一群很现实的动物,知道什么好吃。常常会有人抱怨看不到美剧了,看不到美国大片了。很显然,他喜欢西方文化,但我觉得顺便喜欢人家的版权保护意识也没错。这很反讽吧?

当然,在这个国家,可笑的事情很多,有一次我去国家版权局采访,关于音乐著作权收费问题,人家工作人员特自然地打开电脑里的mp3给我解释一些问题。出门后我就想,他得到著作权人授权就播放mp3吗?这不是较真,事实上,你遵守一种规则,应该是在任何时候。

每一次行政管理部门用一种毫无信服力的方式解决网络和现实的盗版问题,都会引来民众的一阵抱怨,为什么说没有信服力?就是因为这么多年管理部门从来都以一种人治方式或保护既得利益者(非版权持有人)的目的解决问题,所有规则制定的都没有持久性和科学性,不管是盗版共享受益人还是版权持有人都不满意,这还能说什么呢?如果你再看看他们制定的那些操蛋规则,他们不是为了保护,而是为了收保护费,理论上跟车匪路霸差不多。如果真的有人好好调查一下,会发现,从事盗版的最大生产商的背景无不跟行政管理部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就算把电驴杀掉,真的能解决网络下载的版权问题吗?显然不能。可我一直很纳闷啊,你看他们打击网络色情淫秽内容,多立竿见影啊,还判了不少人。怎么解决网络下载问题就这么难呢?后来我一想,当然,你肯定不能把李彦宏抓起来判刑吧,人家是一家大品牌的首席执行官,虽然他早够线了(参见贵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

带三个表 @ 2011-01-26 7:34:18 分类: 杂谈

我是一个不大爱旅游的人,从来不会在长假安排出行。同时我和父母都生活在北京,也不存在春节期间返乡探亲过年的问题。某种意义上讲,在这个残酷的国家,我是幸福的,我上一次站着坐火车,还要追溯到我高中毕业回老家,和表弟扒车去蛟河。

这些天,周围的朋友都在微博、博客或者SMN签名上透露着返乡车票难买的信息,也有人告诉我一些这段期间买票难的故事。中国人是多了点,亲情是浓了点,但是春节探亲整的跟逃荒一样,无论怎么说都不正常。

有人凌晨一点就去火车站排队,排在前六位,但是居然没有买到票,连续排了三天,才买到,每天要等8个小时,相当于三个工作日的时间。后来才知道,排在他前面的有一半是票贩子,基本上轮不到他的份儿。同时我也不止一次听人告诉我,他多花了200元从票贩子手里买到一张高价票。

写到这里大家都明白了,这是一个狼狈为奸的游戏,为什么黄牛票禁止不住,还是它形成了一个利益链。铁路部门早就把春运当成一个发财的手段。治理票贩子应该再简单不过,实名制也好,限购数量也罢,都能从一定程度制止这类不良现象。但是火车票实名制迟迟没有确立,仅仅是在个别地区试行。为什么铁道部门在面对一个如此大的社会问题时显得那么不积极呢?因为这样铁路从业人员会失去一大块利益。这就跟北京公安部门一定要在演出时预留出10%的治安消防门票一样,这些票无一例外都流到黄牛党手里。演出制作成本提高不说,公安部门基本上把这项规定以安全的名义变成提款机。铁道部门一向是与人民作对的部门,他们从来不考虑民众的利益,但为什么铁道部部长的位置坐的就那么安稳呢?难道非得在春运期间死多少条人命才能推动某些进步吗?

忘了是哪一部电影里男主角说过这么一句话:“要让人民有尊严地活着。”在中国,人的尊严都是更有尊严的人施舍的,而不是先天就有的,至少,从春运中你看不到人民是有尊严地活着,你看到的是人民仅仅是为了那自古以来割舍不断的亲情而可以放弃任何东西拼死也要在除夕之夜赶回亲人身边,然后团坐在一起,去看一台那么和谐喜庆的春晚以及赵本山的喜剧,从而在瞬间忘掉这人间的悲剧。

火车每段时间都要提一次速,但是对于70%以上的铁路来说,它们仍然要维系一个低速状态,而这些要返乡的人,多会乘坐低速列车。铁道部门或者说国家总体上在铁路运输方面的投入是很大的,但是解决的问题很少,很显然,提速的目的是为了解决经济效益问题,而不是解决旅客的乘车条件问题。有了高速铁路,有了和谐号,全封闭空调,有免费矿泉水提供,我们的铁路运输提高了一个档次。自然,在某些形象宣传片里一定会有一个和谐号的镜头。

这些天有关国家形象宣传片很流行,什么叫国家形象?就是代表一个国家的美好的东西,而且是与众不同的那一部分。今天,关乎国家形象的问题,可能很难再用这样的形象片去树立自己的正面形象了,太阳底下无秘密,你这个国家无论发生什么,全世界都知道。人们对一个国家的形象理解已经不是正面宣传就能达到效果的,你会相信萨达姆时代伊拉克人民生活的美好吗?可能一件负面的事件就彻底会改变一个人对一个国家的认识。想想如果外国人看到我们春运如此惨烈,他会说,你们每年令人发指的GDP都哪里去了?

国家形象的成本很符合二八定律,也就是说,你想让国家形象达到20%的效果,需要付出80%的成本。如果你真的把这个成本用于解决这个国家最难堪的社会问题,国家形象自然就上去了。但现在正好是反着来,每当他们对国家形象嚷嚷的越凶时,那一定是这个国家的形象最糟糕的时候。

带三个表 @ 2011-01-24 15:51:48 分类: 未分类

看我博客的同学,希望你们能提供一些帮助。

你们是否知道在我的祖国,什么地方的小学最贫困,就是贫困的令人发指那种。希望能提供线索。还有,在我的祖国,什么地区最贫困,贫困的令人发指,希望能提供线索。这其中可能有重叠。如果你们知道,给我发邮件:noguessss(at)gmail.com。

谢谢。

带三个表 @ 2011-01-23 20:40:01 分类: 未分类

本来例行公事想总结一下过去一年的心境,但是一直犯懒,就没写,正好有个同学发来一份调查问卷,关于2010年的。就算是年度总结吧。当然,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照着下面的问题写出自己的2010年,然后把答案发送到下面这个邮箱:growinglight@live.cn

1. 2010年,您大部分时间在哪个城市,做什么?
北京。在这个城市主要是为了生活而工作。

2. 2010年,您是否去了其他国家/城市/乡镇?做什么?有何感想?
去过湖北和四川。做志愿者,感想是在GDP连续勃起数十年后还有旧社会。

3. 2010年,您生病几次?哪次最难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病愈后心理有无变化?
生病三次。中间一次最难受,肠胃各种细菌数量失衡造成的。病愈后无任何心理变化。

4. 2010年,您主要在哪些网站里活动,为什么?
每天上网闲逛时间不长,很少集中在哪个网站活动。

5. 2010年,您是否做出了一个或多个艰难的决定? 若有,是什么?您选择了什么?选择的依据是什么?
没做过任何艰难决定。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

6. 2010年,您读了哪些让您难忘的书(请注明作者,出版社,出版时间)?为什么?
难忘的书很多,但都忘了为什么难忘。

7. 2010年,您看了哪些让您难忘的电影?为什么?
《西风烈》。太恶心了。

8. 2010年,您有无发现值得推荐的歌手/歌曲?为什么?
没有。人民并不喜欢音乐,只喜欢占有音乐,推荐也白瞎。

9. 2010年,您有无去现场看演出?若有,何时?何地?什么演出?是应邀而去还是自发前往?有何感想?
看演出的次数很多。应邀与自发并存。

10. 2010年,您有无购买新的电子产品,是什么? 使用感受是什么?
买了一个功能最差的手机,感受是不耽误打电话。

11. 2010年,对于您个人而言,有无年度最想向其致敬的人?为什么?
杨友德。广州亚运会组委会和一个农民都是从大裤衩火灾中受到启发,前者变成粉饰太平的点火仪式,后者创造性地把鞭炮当成捍卫自己权益的武器,一次次击退了挖掘机和推土机组成的铁甲拆迁部队。

12. 2010年,您是否参加过公益活动?若有参加,原因是什么?之后有何感想?
参见第二条。

13. 2010年,对于您个人而言,有无年度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若有,是什么?
没有,因为人们好像已经意识到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那么令人印象深刻,于是就没了深刻。

14. 如果用一个词/短语/短句来概括您的2010年,您的词/短语/短句是什么?(当然,您若喜欢且擅长长难句,请展示。)
我家居然没有被拆迁耶。

带三个表 @ 2011-01-22 17:07:46 分类: 未分类

请腾讯评论频道的人注意,我写在博客上的文字被你们转载之前,请履行一道简单的程序:跟我打个招呼。我就在你们那里写微博,名字叫“带三个表”(http://t.qq.com/dundee),打招呼不难吧。请把你们未经我允许转载的两篇文章《亚洲足球》《美国人怎么拍国家形象片》删掉。我记得你们之前就从我博客复制过,怎么老毛病又犯了?不能你们老板上梁不正,你们也下梁歪啊。

是不是你们网站最近又招新人了?或者贵网站一直没有版权意识或职业道德教育这门课?如果没有,我愿意免费给你们讲课。顺便提醒其他门户和非门户商业网站,如果您看中我的某篇文章,请跟我联系,搜索引擎什么都能搜到,别侥幸。

=============Update 1==============
这篇博客贴出来没半小时,腾讯就删掉了。唉,你说何必呢?挺大一个网站,羞死啦。

=============Update 2==============
刚才,腾讯网站的编辑打电话给我,跟我解释转载文章的原因。原来,我授权财新网使用我博客的文章,财新网跟腾讯有合作,所以腾讯认为凡是用在财新网上的文章他们都可以转载使用,于是用了我两篇文章。倒不是腾讯的过失。

但我认为,如果任何一个从事媒体工作的人都有点版权意识,大概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财新网的编辑应该告诉腾讯的编辑,哪些文章是他们独有版权的,哪些是他们没有的。并且告诉腾讯的编辑,只能使用他们享有版权的文字,不能使用没有版权的文字。因为我只授权财新网本网站使用我的文字,并没有授权他转给第三方使用。同样,腾讯网的编辑在使用财新网的文字时应该询问一下哪些文字他们没有自己的版权。

这里面缺失的就是版权意识。这不是一个A=B,B=C,于是A=C这样的简单逻辑问题。希望财新网和腾讯网的领导们,有空给员工培训一下版权常识,别老出笑话。

当然,让我时常感到恶心的是,《三联生活周刊》跟我讨厌的新浪有版权上的合作,新浪常常使用我在《三联》上的文章。这就是我每次看到都跟吃了一只死苍蝇一样恶心。但我只能恶心,我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因为版权。

但是,平白无故让我恶心我是不干的。

带三个表 @ 2011-01-21 20:50:29 分类: 挨个祸害

陈晓卿写过做红烧肘子的方法,我一直没时间尝试,最近在家养病,有点时间,买了一个大肘子,按陈老师的做法试试。如果成功了,说明他不仅是个喜欢吃吉野家的人,还喜欢吃肘子。

主料:猪肘子一个。
辅料:葱、姜、蒜、花椒、大料、香叶等。
调料:盐、糖。
道具:陈晓卿脸部特写照片一张。

步骤一:将肘子放入能淹没肘子的容器中,比如茶杯、酒盅、蒸锅等器具,倒满水,烧开,把整块肘子放入水中,加姜块四枚,葱段三段,待水再次沸腾,关小火温煮。约一小时后,用一根筷子戳入肘子中,以手感判断,约六分熟,捞出,放在一边等待肘子退烧。注意,此时煮肘子的汤不要倒掉。

步骤二:把退烧后的肘子切成块,注意,块尽量大一点,一来不易炖碎,二来吃起来比较过瘾。

步骤三:将炒锅里放入色拉油三两,烧开,放入白糖一炒勺(我家炒勺比较小,约87克左右),熬汤色,待油中的糖色变得褐黄的一瞬间,记住,是一瞬间,早了挂不上色,晚了变焦发苦。这一瞬间到底多长?男同学到高潮的时候那段时间可做参照。

步骤四:将切好的肘子倒入锅中爆炒一分钟,记住,这一步相当关键,按传统做法,此时可以倒入开水或者肘子汤,但我的做法是,将陈晓卿的照片正对锅口,均匀晃动5-10秒钟,此时你会发现,锅中的肘子颜色会变得更加红里透黑黑里透红,晶莹剔透。这种着色法比较环保,有益健康。这时,把开水或者肘子汤倒入锅中,最好能没肘子为准。待水再次沸腾,关小火温煮,同时将各种辅料倒入锅中,10分钟后放入少许白糖和盐,20分钟后即可使用。以此方法做的红烧肘子实物图如下。

这个红烧肘子是主任级别的。

带三个表 @ 2011-01-21 3:52:26 分类: 闲扯

这几天,看完了美国历史频道拍的纪录片《美国:我们的故事》,讲述美国两百多年的历史。该片用电脑特技和真人表演以及嘉宾谈话为主,到了有影像资料的年代,用了一部分影像资料。

看的过程中我脑袋里一直有个问号,美国是崇尚民主和自由的国家,这部片子总体上是宣传美国价值观的,他们这种观点贯穿整个记录片始终。但是美国没有中央宣传部也没有美国广电总局或美国新闻出版署这样的机构出资或指定制作这样的记录片,但是比我们的类似机构指令制作拍摄的片子要好看得多。我们经常能看到一些有关部门指令制造的一些宣传片,有时候花不少钱,这些片子包括电影、电视剧、纪录片、歌曲MV、或者国家形象宣传片,但是拍的都特难看。这几天某总访美,美国播放了两段中国形象宣传片,我看了觉得是中国明星僵尸展。

说实话,《美国:我们的故事》里面的解说词比较简单,像我这样英语不好的人,不看字幕都差不多能听懂,基本上没有复句,不是给小布什看的就是给美国中小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看的。里面不失任何时机去宣传美国价值观,一开始我觉得嘉宾的叨逼是一个败笔,原来就以为只有我的祖国才有于丹,看完这个纪录片才发现,美国有一堆于丹,他们是学者、明星、政客、军人。他们的谈话内容无一不是对某一个历史事件发表自己的看法,总结发言无外乎“这就是美国精神,充满野心、开拓进取、不屈不挠、勇往直前、勇于创新……”看完我觉得他们这么说道也没错,虽说有点肉麻,但看看整个美国的历史,他们就是在短时间内去创造丰富的精神与物质财富,要是没有点勇往直前的玩命精神,大概也不会从英国人手里夺回这片土地。

这片子视觉上做得非常震撼,开始还不太明白,为什么使用那么多动画3D效果,明明有些是可以用史料的。后来我猜测是他们故意这么做的,就是要给美国人制造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让他们觉得活在这片北美土地上太值了。

既然是宣扬自己的价值观,他们干的坏事尽量就不会表露出来,有些没法越过的也是轻描淡写,比如对待土著部落的态度。对于全球扩张,我倒觉得,人家那么想那么做倒也合理。二战之后的冷战,军备竞赛,一个巴掌拍不响,美国人当然有自己军事扩张全球的理由。我们总是不理解人家,这个国家就是在短时间内扩张出来的,这是他们的传统,或者说是美国精神。有一天我们觉得牛逼了也会这样。

确实是,不同的历史演变确立的价值观也不一样。美国人的价值观基础来自他们从一穷二白,从无到有的过程中形成的,没什么条框。跟英国人对抗为了是争取自由,这是最初他们为什么要走向自由民主的原因,人家也是用鲜血换来的。为什么我们用鲜血换来的就是另外一个样子呢?因为历史上我们一直流血,流了好几千年了,都没感觉了。人家可只流这么一回啊,当然不愿意再看到流血。更何况他们来自欧洲呢。

我更感兴趣的是,为什么美国的一个电视频道就能做出连我们倾国之力都做不出这么有效果的片子呢?这就是人家经历了一个资本主义的商业时代,干什么都讲究一个商业效果,传播价值观也是按商业方式来的。更主要的是,他们这些人的的确确很自觉地为自己的国家感到自豪。姆们是一帮农民,小农经济思维,除了强行霸道要求你必须接受之外,没别的办法。倒退三十年还有点效果,现在还这么来,其实大家都偷着乐。这让我联想到最近某个直辖市,领导要求在黄金时间播他小时候看的东西,不禁哑然失笑。

我们的商业模式就是把人家几百年形成的东西拿过来落地生根,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没有基础,最后搞一个乱七八糟。我们的意识形态宣传还停留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的年代。现在似乎明白一点商业道理,利用商业方式传播自己的意识形态,但是玩得还很低级。玉体这么一横陈,就看出谁是A杯谁是D杯了。

跟人学学吧,没事老是板着脸,像那个形象宣传片一样,笑都那么不自然。就不能放松吗?好像不能,我们活得就不放松。

孔子说过:学而时嬉之,不亦说乎?关键在于一个“嬉”字。啥时候我的祖国人民能学而时嬉,就好了。

带三个表 @ 2011-01-20 21:31:15 分类: 未分类

不许联想淘宝店岁末新举措,各种折扣套餐,既可个人选购亦可团购,也许你会感兴趣的。请移步这里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