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1 » 二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2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02-28 13:50:06 分类: 挨个祸害

我们没事总爱拿小强老师的长相开玩笑,据他自己讲(未经核实),每次走到街上,老有人拦住他,想找他签名,但又说不出他是谁,反正就是看脸熟,万一是个明星,错过就不再有可咋办。又据他自己讲(未经核实),小强老师买过一件靛蓝色扎染的床单,但是该床单质次价廉,睡了一晚上,早上一照镜子,变成阿凡达了。

一个把自己混搭成钱学森、曾志伟、姜文、阿凡达、哈利波特里的小精灵的人,一看就是生就一副想炒作自己的长相。现在,他又把自己炒作成没有剪去长发的奥巴马……看上去就那么先锋叨咕。

带三个表 @ 2011-02-28 0:37:28 分类: 闲扯

采访唐·亨利老师的事情一波三折,两波六折。还好,我有耐心。

闲来无事,上网查找一些关于老鹰乐队的消息,我发现,几乎人们谈论的就是《加利福尼亚招待所》。也是因为这首歌,让人们忽略了老鹰的其他歌曲。相反,我经常听的倒是他们那些乡村风格的歌曲,我一直很喜欢乡村音乐——毕竟我来自农村。而《加利福尼亚招待所》你听名字就是70年代中国城市的标志性建筑物,所以这是一首城市民谣,可以跟艾敬老师的那首《我的一脚脚气》相媲美。

第一次听到这《加利福尼亚招待所》首歌,确实被震撼了,我倒没有对那段吉他独奏有什么感觉,我把这首歌反着放了一遍,发现它还是一首歌,而且也很好听,但你要掌握好速度,不然什么都不是。于是我想起了以前有一本书写的,其实任何一首名曲,都是数学,只是音乐家在创作的时候没有想到数学,仅仅是按照音乐创作本身的规律去创作,感觉最舒服为止。然后有人根据音频的变化、和声、旋律等数据进行一番研究,得出来好作品都是一幅很优美的画,所有触动人的旋律点都在黄金分割点上。跟破密电码一样。

我不相信这些,别看那么多数据,都是伪科学。艺术跟科学数据之间可能会有些规律性联系,但是不是按照那些规律性数据去创作就真的能创作出一首好作品,那创作出来的也是楼盘图。我想除了土摩托认可这个方法论之外,别人都会当玩笑。那样以后中央音乐学院该跟清华大学合并了——多悲剧啊——一帮数学系的书呆子在用一些饼状图、柱状图、曲线图给你们创作音乐,天哪,我想都不敢想。

这几天听到一张乡村歌手向老鹰致敬的专辑Common Thread:The Songs Of The Eagles。老鹰所有经典歌曲都被翻唱了——除了《加利福尼亚招待所》这首没有翻唱。实际上,老鹰一直在乡村和流行摇滚之间徘徊,这帮乡村歌手翻唱再合适不过了,能把乡村风韵演绎出来。想想吧,唐·亨利老师来自一个农场,他就能写出那个感觉的歌。

咱们贵国没有乡村音乐,虽然大部分人口都是来自乡村,但我们没有乡村文化。城市也没有给乡村文化留有一席之地,相反,所有乡村文化在城市进程中都被毁灭了。外面全球一体化,里面全国一体化——春晚化。这也是像“旭日阳刚”在城里打工的时候唱的都是城市化歌曲的原因,因为他们没别的可一唱,如果唱乡村色彩的歌曲——《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他们会讨不到钱的。所以只能在城市化歌曲中找一些符合自己心境的歌曲。《春天里》就唱出了感觉,也靠这个红了。

外国人喜欢翻唱别人歌曲,因为没那么多经典的原创,只要你付费,什么都能唱。我们不太习惯翻唱——如果付钱的话。80年代我们把台湾流行歌曲唱了一个遍,后来说坚持原创,不是因为自强不息,是因为真的没得唱了。现在又开始翻唱,于是争议又来了,说人没能力原创。原你妈逼创啊,瞧现在原创的那些烂歌,是人听的吗!

好不容易“旭日阳刚”唱红了一首歌,人们又开始责难汪峰,歌词大意是汪峰没有把这首歌的感觉唱出来,“旭日阳刚”给唱出来了。当小资产阶级反省自己的美好生活和无产阶级向往美好生活摆在你面前,那些小资产阶级听众立刻站在无产阶级一边,像鳄鱼一样挤出几滴眼泪——好鸡巴感人啊。我能理解人们的这种反应,甚至我刚听到“旭日阳刚”也有这样的感觉,但我立刻否定了自己的习惯性看法。只有作者本人才最知道作品是怎么创作出来的,如果说在演绎过程中,只有技术上的问题,不会有表达上的问题。

那为什么人们都有这样的感觉?请让我来告诉你,就想告诉我自己:这个国家的人民有这样一种心态,喜欢同情弱者,但羡慕强者,而且现在还仇视强者。都觉得无产阶级可怜,但都想摆脱无产阶级的根。成名后都把自己当年底层生活的经历抹掉。这跟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走一部分人富裕的道路理念相吻合。你想想,你自己也曾“旭日阳刚”过,但你现在变成了李刚或感觉很快要变成李刚,你听到“旭日阳刚”能不会有触动吗,他们就是你的昨天啊。但你现在是李刚——或者具备李刚心态的人了,反过来你就对汪峰的演绎嗤之以鼻了。因为他的确把你现在的无聊现状唱出来了。可是歌曲需要感动人的,在这一点上,旭日阳刚肯定更能感动你,让你掉几滴或者提前掉几滴资产阶级眼泪,倒也没什么。或者你现在正处在“旭日阳刚”的生活状态上,听起来比汪峰的小资产阶级状态更有感觉,也正常,但没必要超出艺术鉴赏之外去评判什么。这习惯一看你就是中国念的大中小学。这就是在一个经常以阶级斗争为主的国家里,每个阶级层面的人都相互鄙视的原因。再进一步讲,如果社会不可能对所有人有一个最基础的保障,人们的这种相互仇视会永远存在。

真没这个必要,美国人听重金属和听乡村音乐的人从来没这样互相鄙视过,我们被教化成不共戴天的恶习,总处在相互仇视层面上,而且但凡自己摆脱下一层身份,爬到上一层的时候,心态又立刻变了。汪峰这样的小资产阶级反省自己,怀念过去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还没有人这样反省过吧。那些只靠两种版本歌曲演唱差别通过阶级性去判断歌曲演唱艺术的人,您确实是中国人。您的外表虽然被修饰成一家八星级加利福尼亚酒店的模样了,心里还是个国二招待所的级别。

带三个表 @ 2011-02-26 0:41:14 分类: 说书

我被邀请注册了一个传播伪科学佯装药店坐堂大夫的网站知乎(zhihu.com)。不过我不建议你们这些有文化没涵养的人进去,那里是一些技术宅男的天堂,天天讨论一些技术话题,我看不懂,姑娘们肯定也看不懂,想泡妞的人,想被泡的人,那里不是最好的选择。当然,我希望把那里搅合成一个三俗网站,到时候你们再去也来得及。一般,什么气质的人做什么网站,我也不知道这个网站创办人是做什么的,但是气质我知道。

有人在上面向我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最近不许联想的博文里,别字越来越多了呢?

正好,我今天逛书店看到一本书《浅薄:互联网如何毒化了我们的大脑》,就借题发挥一下。我对这个同学的提问回答是:“一直就错别字很多。其实我博客上的错别字数量和网络上图片质量、视频效果质量是一脉相承的,据说只有这样才能与传统媒体区分开来,才符合互联网的要求。我不过是顺应了互联网的需要而已。如果我写的每句话每个字都跟传统纸媒体的标准一样,人家会笑我:‘你Out了。’”

当然,这个回答带有玩笑成分,如果谁当真那确实有点浅薄。可是,我仔细一想,还真不是玩笑,人们其实习惯了互联网的劣质内容,已经喜欢上浅薄了。《浅薄》的作者劝诫大家多去看书。事实上没有人愿意把时间花在看书上。既然美国人都觉得互联网浅薄,一直在浅薄里滋润的中国人可能感受不到互联网的浅薄,甚至觉得很深奥。至少,美国人每年买书的数量比我们多出去十倍,我们的人口是他们的五倍。我猜测,你一定会看完这篇文字之后马上去豆瓣小组搜索一下《浅薄》这本书,仔细阅读里面的浅薄文字,就当是把这本书看了。

关于这个话题,过去我在博客上说过好多次,没什么新意了。知者自知,不知者自不知。反正浅薄既不会影响你的生活质量也不影响你性生活质量。我觉得现在很多门户网站开设微博频道都挺没创意的,不是叫微博就是叫微博,干吗不叫“浅博”呢。微博这东西就是透着浅薄。

中国人的平均素质浅薄,跟有没有互联网没啥关系。教育素质高的国家一样面临浅薄,我们就更不该惭愧了,甚至更自豪——你们这些发达国家,终于跟我们一个档次了——当一回绕颖与赵忠祥叫板,很爽的。但我很清楚,会玩互联网的人,从来都知道自己干什么,不会玩互联网的人,玩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干什么。

似乎,当人们在网上写点让人动脑子思考的文字,一定会有人问:这是什么意思呢?你想说什么啊?跪求答案。你说有你跪着,中国人民从此能站起来吗?

带三个表 @ 2011-02-23 22:57:07 分类: 未分类

M——金钱(Money)
L——爱情(Love)
S——性(Sex)
F——家庭(Family)
E——事业(Enterprise)

自己对号入座吧。

带三个表 @ 2011-02-23 22:49:49 分类: 闲扯

前几天跟橘子去望京吃饭,橘子是杭州人,于是去了一家杭州菜馆,叫“宴稼厨房”。我一向是喜欢杭州菜和杭州姑娘的。以前吃杭州菜,吃完就忘了,因为有些菜做法太复杂,我做不出来。那天我们吃了一道菜,很简单,而且很好吃,名字叫“泰椒脆瓜”。我看了一眼,吃了一口,大概齐就知道是咋回事了。

今天晚上做饭,在菜市场看到了小黄瓜,便想起前几天吃的泰椒脆瓜,买了四根。回家打电话问橘子,这菜怎么做。橘子很郁闷地说:“我做过,都失败了。”然后橘子打电话给餐馆咨询,然后告诉我大概做法。我说:“行,够了。”便开始做。

第一步:做之前要把它洗干净,要养成讲卫生的好习惯,不然你放进嘴里能放心吗?这个……你懂的。

第二步:把小黄瓜切成1毫米左右的薄片。

第三步:把盐撒在黄瓜片上,然后搅拌均匀,腌制时间要持续一个半小时,时间是长了点,你可要坚持住哦,直到你觉得它快软了,就好了,因为目的为了是把小黄瓜里面的液体弄出来。

第四步:在你觉得每一个片片都变得软塌塌的时候,意味着里面的液体都出来了。这时候你要把它放进水里,洗上几遍,把盐水洗干净,不然你吃的时候会觉得咸。

第五步:找一片纱布,将黄瓜片包裹起来,使劲挤压揉搓(这个动作你懂的),一定要把里面的液体都挤出来。如果你没有纱布,或者力气不够,可以考虑用洗衣机甩干。


第六步:将肥瘦兼顾的肉切成肉丁(肉馅亦可),准备朝天椒三枚,切成4毫米小段,姜片3枚。

第七步:将油烧热,把肉丁、姜片、朝天椒倒入锅中爆炒数十秒,然后将只剩下纤维的黄瓜片倒入锅中,翻炒半分钟,放入适量的盐或其他你想放进去的作料,即可食用。

第一次做这道菜,味道没的说,但口感比那家饭馆略有差异,主要是油略微多了点,所以你们做的时候尽量少放油,黄瓜本身不吃油;另外,由于我之前太饿了,所以用盐杀水的时间太短,具体时间控制就是用筷子拨弄的时候感觉基本上都软了为标准。这道菜吃的时候口感应该是“黄瓜脆而劲道”。如果你能吃出这个效果,你成功了。

注意:做这道菜的关键是——要把里面的液体弄出来。不然跟炒黄瓜片没啥区别。

带三个表 @ 2011-02-23 16:32:32 分类: 未分类

采访老鹰,在网上征集问题,有很多人提供了问题。我把这些问题罗列好之后发给了唐·亨利老师(大约有40道题),因为犯懒,我没有设计问题,因为我想这些问题代表了中国网民最高的提问水平。今天中午,亨老师回信,只写了几句话:

“我很感谢你在去中国之前收到采访邮件,我也很想接受你的采访。但非常遗憾的是,我不明白这些问题是什么意思,所以我无法回答你。唐·亨利。”

于是我想起了他们的一首歌:I can’t tell you why。东东枪老师真英明,看来这些问题适合提问中国艺人。

带三个表 @ 2011-02-23 0:36:08 分类: 未分类


一男人M要与未婚妻F相会结婚,但两人一河相隔,M必须要借船过河才能见到F,于是他开始四处找船。

这时见一个女子L刚好有船,M跟L借,L遇到M后爱上了他,就问:我爱上你了,你爱我吗?M比较诚实,说:对不起,我有未婚妻,我不能爱你。这么一来,L死活是不把船借给M,她的理由是:我爱你,你不爱我,这不公平,我不会借你的!

M很沮丧,继续找船,刚好见一位叫S的女子,就向她借船,S说:我借给你没问题,但有个条件,我很喜欢你,你是不是喜欢我无所谓,但你必须留下陪我一晚, 不然我不借你。M很为难,L不借他船,S如果再不借他的话就过不去河与F相见了,据说这个地方只有这两条船。为了彼岸的未婚妻,他不得不同意了S的要求, 与S有了NB。次日,S遵守承诺把船借给了M。

见到未婚妻F后,M一直心里有事,考虑了很久,终于决定把向L和S借船的故事跟F说了。可惜,F听了非常伤心,一气之下与M分了手,她觉得M不忠,不能原谅。F失恋了,很受打击。

这时他的生活里出现了位女子E,两人也开始恋爱了,但之前的故事一直让他耿耿于坏,E问M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她说,于是,M一五一十地把他和L、S、F之间的故事讲了一遍。E听了后,说,我不会介意的,这些跟我没关系。

故事讲完了,问题来了,请你把这几个人排列个次序,标准是你认为谁最好,谁第二,谁第三,第四,第五?这个M男也算在内的。建议不要想太复杂,也不需要考虑大众看法,你认为谁做得好就是好。(留言贴出来就行了。)

知道答案的同学,请不要手欠把答案贴出来。我知道这时候你的知道分子的优越感可强了。

带三个表 @ 2011-02-21 23:54:21 分类: 闲扯

昨天晚上,我去相亲。
对方是一个长得很得体的女姑娘。
这类文艺活动一般都是俩人比较尴尬,
老怕也老盼着下一秒发生一些奇特事情。
我一到这时候,不是话多就是话少。
但昨天晚上,我的话特别少。
于是,女孩子像我每次采访那样,
拿出一个提纲,开始发问。

——您的工作是正式的吗?
——是的。

——您是哪一所学校毕业的?
——西太平洋大学,博士。

——您今年多大了?
——介绍人没说过吗?我43。

——看上去不像。
——我保养的比较好,每天会在脸上涂抹七八种护肤品。

——您有什么不良嗜好吗?
——除了抽烟、熬夜没有不良嗜好。

——您会做饭吗?
——不会。

——您上网吗?
——上网。

——您是什么星座?
——金鱼座。

——您属什么?
——鱼。

——您是北京户口吗?
——当然。
——哦,那太好了。那我能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可以。
——你爸名字叫李刚吗?
注意:谁是北京户口且你爸名字叫李刚,想找女朋友,请跟我联系,我还有这女孩的电话号码,我把她转贴给你。

带三个表 @ 2011-02-21 15:12:55 分类: 闲扯

想来北京混的人多,想来北京混,先跟北京人婚。这个神气的国家,经常发生神气的事情,是这个国家的精华,简称神气精。对北京大龄未婚男女青年来说,这是个利好消息,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出台了一条对单身男女优惠的政策。以后可以以此相要挟,逼外地人就范。不过,房价说不定控制住了,但是离婚率说不定又上去了,此消彼长,人民的幸福指数还没有提升。户籍制度从诞生那天起,就带着强烈的歧视色彩,并且,这种歧视变得很正常。

我对房地产不了解,但直觉上以为,如果真的想解决房价问题,绝对不是三天两头出台什么限制政策就能解决的,所有问题都有根儿,这些限制政策都是避实就虚,治标不治本,到头来还是一堆问题不能解决。至于为什么,你懂的,嗯哼。是利益瓜分之后形成了利益集团,过去瓜分的是政治利益,后来瓜分的是经济利益,现在瓜分的是政治经济利益,是一本政治经济学。谁愿意把自己的金库打开让人随便拿啊?

现在是瓜分的阶段,估计再过个十几年,就差不多瓜分完了,所以谁也别指望有啥好办法。有本事的,你就去瓜分,没本事的,你就靠边站,也没你事儿。

我看这个北京户口政策过段时间也会死掉,所以还不如来点实惠的,甲方提供钱,乙方提供户口,共奸和谐社会。

带三个表 @ 2011-02-21 0:49:44 分类: 未分类

我要采访老鹰乐队,你们有啥问题要问的吗?
(请提一些叫问题的问题)。
谢谢。

东东枪老师在博客里为我草拟了一个采访老鹰乐队的提纲,相当精彩,这些问题代表了当今媒体的最高提问水平,跟我博客后面的留言水平相当。请enjoy

带三个表 @ 2011-02-19 20:48:14 分类: 音乐时间

Admiral Radley - I Heart California
Amos Lee - Baby I Want You
And You Will Know Us By The Trail Of Dead - Fall Of The Empire
Belle And Sebastian - Calculating Bimbo
Black Pistol Fire - Black Eyed Susan
Bobby Long - The Bounty Of Mary Jane
Braids - Glass Deers
Broken Social Scene - Marketfresh
Cage The Elephant - Rubber Ball
Cake - Got To Move
Charles Bradley - I Believe In Your Love
Chase And Status - Let You Go Ft Mali
Chase Coy - Whos To Say
Citay - Mirror Kisses
Cloud Nothings - Nothing’s Wrong
Comet Gain - Books Of California
Crocodiles - Girl In Black
Crooked Fingers - Destroyer
Cut Copy - Need You Now
Damon Fowler - James
Dan Mangan - Robots
Daniel Powter - Come Home
David Lowery - Deep Oblivion
Dylan Leblanc - Low
Edwina Hayes - Nobody’s Coming Around
Elizabeth & The Catapult - Rainiest Day Of Summer
Liz Janes - Bitty Thing
The Civil Wars - To Whom It May Concern
The Ladybug Transistor - Always On The Telephone
The Low Anthem - To Oh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