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1 » 四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4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04-27 22:46:11 分类: 未分类

这次去安徽,一路上拍了不少照片,其实那些古村落,拍来拍去都差不多,除非有一个你能站到的位置,才能拍出与众不同的效果。

不过一路上遇到很多阿猫阿狗,它们悠闲地生活,完全不像城里的宠物,在自然的环境中,它们的性情都是那么随和。在黄田这地方,我看到一对鸡,大公鸡和老母鸡,它们可以在村子里闲庭信步,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做鸡都比城里人幸福。

相册分三部分:
一、阿猫阿狗:里面有些可爱的小动物和禽类(单张浏览);
二、光影:随手拍到的一些跟光线有关的景物(单张浏览);
三、安徽古村及其他:就是些古朴的徽式建筑(单张浏览)。

建议你点开了看原图,图片都比较大。相册的速度可能慢一点。

带三个表 @ 2011-04-27 14:35:44 分类: 闲扯


在呈坎的村子里,看到一家门上有一副对联,但是下联有一部分剥落了,我在门前想了一下,感觉下联应该是“祖国万岁爷”或者“祖国万户侯”,有个同学说是“祖国万艾可”。你们有啥高见?

带三个表 @ 2011-04-27 12:45:30 分类: 未分类

几年前我就想去安徽南部玩一趟,每次油菜花开,婺源的一个朋友都会提醒我,应该看油菜花了。但我每次都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行,有时,作出一个决定是艰难的,但有时,作出决定就是瞬间的事情,一点也不难——背起包出门就走,就这么简单,尤其是对我这么一个不爱出门的人来说。

出门时没注意,手机只有一格电,而且没带充电器,为减少辎重,电脑也没带,我想那些小地方不会有网络的。这样,在整个行程中,我基本与外界失去联系,尤其是最后手机完全没电。这期间发生什么事情全然不知,这样也好,两耳不闻窗外事,双眼只看眼前景。直到回来在飞机上看到《环球时报》,才知道,我们的祖国依然伟大,也就放心了。

我原计划在宣城玩几天,然后去周边地区看看,但人还没到宣城我就作出决定,不去宣城,直接往南,这样,我每天一个地方,从泾县、旌德、绩溪、歙县一直到屯溪,本打算去宏村看看,后来实在走不动了。

从泾县往南,风景越来越好看,山青那叫一个水秀啊,景色那叫一个宜人啊,层峦那叫一个叠嶂啊,民风那叫一个纯朴啊,雾霭那叫一个缭绕啊,美味那叫一个佳肴啊,小桥那叫一个流水啊,白墙那叫一个灰瓦啊,我流连那叫一个忘返啊。几乎每天一个地方,早上到一处游览,傍晚坐长途车到下一站,一路上总能听到《月亮之上》和《爱情买卖》这两首歌,倒也不寂寞。长途车比较方便,也便宜,几块钱就能走很远。我发现车上的人好像都认识,不管从哪上来的,上车都打招呼聊天,非常热闹。但是门票贵死了,加一起快赶上飞机票了。饿了就找路边的小饭馆,没有菜谱,菜都摆在冰箱里,自己随便点,也便宜,非常好吃。

我发现一个现象,安徽姑娘都特别纯朴,怎么看都像小保姆,这次从北到南仔细看了一遍,都像小保姆。黄山、宣纸、黄梅戏、小保姆可以并列为安徽四大特产。

徽州地区有特色的就是古村,越往南走,山水越多,几乎每个县城都依山傍水,每个村子也都依山傍水,感觉在这里生活得人真是一种享受。可是你若问当地人哪里风景最好,他们说不出来,眼前无风景,在他们看来已司空见惯了。当地人非常热情,对于没有什么出门经验的我来说,心里能踏实不少。

这次出行的主要内容就是进村,村子比较大,每天走来走去,我估算了一下,每天大约走15公里,平时在北京哪能走这么多路啊,所以几天下来,腿快折了,不能坐下,一旦站起来,双脚火燎燎地疼。基本上,每天的内容就是进村、坐车、小旅店。

一、泾县——赤滩、黄田

在去往泾县的途中,我的计划是去查济古村和李白见义勇为救汪伦的桃花潭,但是买了地图一看,查济和桃花潭太远了,一个出租司机建议我去黄田,黄田跟查济相比,虽说都是古村,但是黄田刚刚开放,民居都是原生态的,不像查济已经修复过了。我接受了司机的建议,事后证明这个选择没错。

早上起来,我先去赤滩古村,这地方距离查济县城有十公里多一点,村子不大,但非常干净,所有的门户都是开放的,可以随便进去参观,这里面保存着清代以来的各种东西,从目前展列的东西来看,赤滩过去是一个经济比较繁荣的地方,有寺院,商铺,这是我这次看到的最小巧的古村。

当地人建议我去南方大草原骑马,这个大草原就在赤滩村旁边,我看了一眼,也就五个足球场那么大,这是欺负南方人没去过草原是不?

黄田在去往旌德的路上,去年才正式开放,它位于榔桥镇的附近,距榔桥镇有大约4公里左右,当年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和梅里尔·斯特里普在这里遗过梦。

黄田,四面环山,空气非常好,村子虽说不大,但走在其中,非常惬意。因为是没有大规模修复的古村,原始风貌一览无余。这里的民风实在纯朴,日夜不闭户,你可以随便走进一间屋子,和他们打招呼、拍照片,赶上他们吃饭,你进去后拿起碗快就可以吃,他们会热情相待。到了黄村临近中午,我饿了,听见有家正在炒菜,菜香窜了出来,我寻味推门而入。有父子俩在灶台前忙活,见我进门,非常客气,我问他们:“可以吃饭吗?”小伙子笑着说:“可以。”此时,我发现,饭桌上已经炒好了四个菜,看的我口水马上就要流出来了。

小伙子的父亲问我:“你喝茶吗?”我说:“喝。”于是他高兴了,“我这里卖茶,我有个茶叶加工厂。”说完把我领进里屋,果然,里面是一个简易的茶叶加工作坊。到安徽,如果不喝茶,那真是白来了。我以前知道毛峰、太平猴魁、祁门红茶。不知道这位师傅加工的是什么茶。

聊天中我才知道,小伙子在外打工,在苏州的一家餐馆做厨师,难怪他的菜炒得那么香。最近不忙,回家帮着家里干点零活,因为他父亲腿脚不方便,又开了一个茶厂,雇了八个村民上山采茶,小伙子回来做做饭。饭桌上的饭菜实际上是给这几个采茶工做的,正好让我赶上了。

这位老师傅名字叫黄七斤,估计生下来的时候有七斤重,才得此名。黄师傅饶有兴致第跟我聊起去年赵薇在这里拍电视剧,到他家买茶的事情,边说边给我泡上一杯茶,我喝了一口,觉得很甜,便到旁边的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喝了一口,这水非常甜,比城里卖的各种矿泉水好喝十倍,因为是山里的水,用这水沏茶,当然也好喝了。我买了半斤,回家泡了一杯,口感一下就和当时不一样了。

在黄师傅家吃完饭,继续在村子里逛,这种徽式村落很有特点,白墙灰瓦,房子一般都比较高,人走在巷子里面,真有in the street的感觉,而且窗户都比较小,据说安徽男人刚一成年就出门做生意,把女人留在家里,为了防止小偷或二流子骚扰,都把窗户做得很小,这样破窗而入的可能性就小了。而且所有徽式民居房上两侧都有马头墙,据说可以用来防火。所以老远看去,徽式建筑的特点一目了然。

如果走进任何一家,会发现进门后有一个既像客厅又像院子的地方,一般高五六米,上面有一个天井,光线从上面照射下来,人们一般在这个高高的院子里面做些活计。

黄田虽然刚刚开放,但是村子里比较干净,这种干净不是因为有游客要来才打扫干净的,而是他们的习惯使然。这一点跟赤滩不同,赤滩开发了很长时间,街面是一种刻意的干净,所以,在我这次去过的这些地方,我最喜欢黄田。放眼望去,青山绿水,静谧古朴。最让我感到有趣的是,黄田村下面还有十几户人家,距黄田村有500米左右,河边有一座古桥,年久失修,杂草丛生,我去那座桥上看,遇到两只小狗,这两只小狗一直跟着我,一直跟我回到黄田村,我在村口等车,它们就在旁边呆着,直到我坐车离开黄田。

二、绩溪——太极湖村、胡宗宪尚书府

离开黄田,坐车去绩溪,中间路过旌德,要在旌德倒车。之前有朋友告诉我,旌德有很多古村,尤其是江村。我后来一查,才知道江村是某位江姓领导人的老家,据说是因为他才耗巨资把这个村子弄得很壮观,那有啥可看的,所以,旌德我只路过。其实旌德还有一些可看的地方,这次先留着,下次再去。

从旌德到绩溪,才真正进入到徽州地界,这段路非常难走,全是盘山路,车在路上走了一个半小时,到了绩溪,天已大黑。我盘算着第二天要去太极湖村,据说该村从月球上看,是一个太极图案,阴鱼阳鱼非常明显,简直太符合风水了。所以,第二天我兴致勃勃地便前往太极湖村。其中路过江川胡宗宪祠,等我看完太极湖村,再看吴宗宪的表哥胡宗宪。

一出绩溪县城,就发现绩溪这地方太美了,几乎每个村落都是一处风景,山也比其他地方雄浑了很多,一路上都是各种风景的指示牌,路边一条河,蜿蜒回转,山上的树木也比其他地方葱茏很多,有层次,有质感,嫩绿、墨绿、草绿、枫红、金黄……一派秋意盎然的景色。行走了几十公里,终于到了太极湖村。

常言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一进村我就后悔来到这里了。这个被吹嘘“中国绝佳风水宝地”的太极湖村是在名不符实。村子里的河边在大兴土木,就是一个工地。一进村子,便有一股散发着潮湿气息的臭味扑面而来,不管怎么从巷子里绕,那味道就是挥之不去。太极湖村的民居要比黄田村高出很多,看起来有五六米高,巷子很窄,通风性很差,我纳闷这味道是从哪里飘出来的,找了半天,才发现每户人家都养猪,猪圈到处都是,平时又见不到阳光,基本上就是一个沼气池。我只能捂着鼻子前行,为了60块钱的门票钱,也得把村子看完。而且,除了这味道让人难以忍受之外,村子里的卫生条件也很差,河里漂浮的是各种现代垃圾食品的包装袋,垃圾随处可见。既然这是一处对外开放的古村,至少该打扫一下啊。可是我后来一想,可能这就是人家的原生态生活,村民们也许不希望对外开放,过着该过的日子也挺好。对游客来说就是折磨了。但我觉得,解决这个矛盾也容易,门口卖门票的地方可以出租防毒面具。或者哪位同学对太极湖村感兴趣,记住,去之前带一个防毒面具。而且,这个村子可看的东西确实很少。

带着太极湖村一身臭味儿,我到了胡宗宪尚书府,正赶上中午,只能在这里吃饭。我要了一份臭桂鱼,据说这是安徽的特色菜。等臭桂鱼端上来,我隐约感觉到臭桂鱼的做法了,把桂鱼洗干净,挂在太极湖村的猪圈里,三个月后,就是这样了,因为那味道一模一样。

胡宗宪尚书府还是可以看看的,这里还保存着很多明清时期的建筑,也正是因为它是胡总的老家,所以这里看上去非常热闹,尤其是木雕,值得一看。

实际上,我该去那里的大峡谷,至少有两处可以去看看。

三、歙县——徽园、渔梁古镇、唐模、呈坎

歙县好玩的地方真多,如果想好好玩,需要三天时间。这座县城看上去就很古朴,徽园保存的比较完整,到歙县当天,就把徽园里面看完了,里面可看的地方有很多,而且我偷偷爬上了古城墙,可以远眺歙县。晚上吃大排档,特别好吃,这次我没敢点臭桂鱼。

第二天一早,去唐模和呈坎。去唐模要路过一棵树,这棵树很有名,就是电影《天仙配》里面董永和七个仙女定情的槐荫树,记得电影里面那棵槐荫树还张嘴说话了,我还看了半天,没发现那张说话的脸。实际上,这棵树是樟树。我很喜欢唐模那种小桥流水的感觉,沿着唐模水街走,悠闲自得。而且这里也有几处古迹。

去呈坎之前被出租司机说得神乎其神,说是个八卦村,没有导游进去出不来,实际上里面很简单,根本用不着导游,但我还是找了一个导游,她上来就说一个东西意味着和谐,我就觉得挺扯的。不过呈坎村里值得看的东西确实很多,有几处祠堂,有的还没有修缮。

回城后去渔梁村,这里有个渔梁古坝,没什么可看的,倒是河边的村子可以走走,虽说看起来都差不多,但是仔细看,总能发现一些奇特的地方。

从泾县到歙县,如果能慢下来仔细看,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比如木雕,石雕,建筑,如果说大风景,第一眼看上去都差不多,但细微之处,总能发现奇妙之处。走之前太匆忙,没有做好功课,网上的信息往往都不准确,只有亲自看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这几天安徽大晴天,最高温度快30度了,但是走在古村的巷子里,凉风随时徐来。尤其是推开一家门,进了院子,清凉扑面而来。我就是在这忽冷勿热中走完各个村子的。现在想想,中国还有多少村子能保存古朴的风貌呢?尤其是那些看起来不起眼的遗迹,如果开发房地产,可能瞬间就没了。有人绝处寻自焚,有人祖上冒青烟。安徽很多村子都有以姓氏命名,足见家族观念很强。但我也看到,有些古迹在文革期间被破坏,非常可惜。但也有保得住的,比如歙县的棠樾牌坊群,文革期间,因为该村的鲍家影响较大,把牌坊保存下来了。但我觉得,房地产开发比文革凶猛多了,文革顶多是破坏,你可以把它保护起来,最差还留下一个个根儿,房地产开发是连根拔,而且还弄个不伦不类的东西放上面。所以,今天凡是能看的还是多看一眼吧,以后可能就没了。

四、屯溪——花山石窟、老街

从歙县到屯溪,路程很短,本计划去宏村看看,但是我实在太累了,先留个遗憾吧,我已经在安徽走了一个“J”字形了。一进屯溪,就感觉到了铁岭这样的大城市,连吃的都贵了。屯溪没什么好玩的,就是老街,相当于北京的南锣鼓巷,丽江的四方街,老街感觉很好,有各种茶舍、酒吧。现在正是黄山春茶下来的时候,到处都是毛峰啊,太平猴魁啊、贡菊啊,当然,太平猴魁都是去年的,毛峰正是季节。新茶湛青碧绿,芳香四溢,泡出的茶汤看着就那么诱人。黄山的水泡黄山的茶,喝一口太享受了。我一坐下就把服务生叫来,“给我来一杯双份的Espresso。”喝上一口,这咖啡味道确实不错,舒坦。

第二天我只去了屯溪旁边的花山石窟,其实里面也没什么好玩的。呆了一会就出来了。不过路边是草莓园,现在正是草莓成熟的季节,那草莓很甜,不像城里的大草莓。我直接进了塑料棚,里面很热,我一边哼着“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一边吃草莓。不过我没好意思多吃,想想这还是我今年第一次吃草莓。

很遗憾,这次没去婺源,只能再次承诺婺源的朋友下次去啦。

带三个表 @ 2011-04-21 4:36:42 分类: 音乐时间
感谢虾米网以及热心听众,把我每次放在博客上的“不许联想音乐时间”的曲目收集到一起,因为我存放的服务器有限,每次更新只能删除原来的曲目,变成了狗熊掰棒子,最后只能剩下最新一期。好在有心人每次都能收集整理,放在虾米网上。虾米网的一个同学把这些都规整好了,你们想听就去听吧。有个别曲目因为虾米网没有收集,所以没有收录进去。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系列精选集地址 (还在更新)

以下是前25期的播放器地址: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1)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2)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3)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4)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5)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6)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7)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8)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9)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10)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11)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12)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13)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14)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15)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16)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17)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18)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19)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20)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21)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22)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23)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24)(缺歌)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25)

 
带三个表 @ 2011-04-20 3:47:28 分类: 闲扯

我的Zippo打火机的汽油用完了,要出门去买一瓶汽油。我印象中这东西可以在超市或者街边的小店买到,比如一些卖小礼物的商店,进去后某个角落一定会有Zippo油,旁边一定还会有各式各样的Zippo打火机。我上次买的那瓶汽油就是在一家小店里买到的,但我不记得是哪一家了。

我选择了一条小店密布的街道,想象着从街的一头走到另一头,一定能买到这瓶汽油。

我进了第一家店,服务员很客气,主动打招呼:“先生您买点什么?”我一边四处张望一边说:“卖汽油吗?”服务员赶紧说:“没有。”我便转身出去,在没有买到汽油之前,我对购买其他东西没有兴趣。

第二家店很像我上次买汽油的小店,有很多玩具摆在橱窗,还有一些创意产品,Zippo显然属于创意产品。我推门进去,说:“有汽油吗?”服务员看着我一脸诧异:“对不起,没有,您可以到加油站看看。”

我只好转身出去,继续沿着这条街道往前走,我先后又走进六家小店,我有些不耐烦,说话也简单多了,进门只有一句话:“有汽油吗?”如果店员说没有,我转身就出去,至少这样会节省点时间。让我失望的是,我一直没有看到Zippo汽油的出现。我该去大商场,至少在化妆品柜台附近会有Zippo打火机专卖柜台,虽说可能贵一点,但一定不会让我白跑。

这条街我快走到尽头了,当我从最后一家店里走出来,我彻底失望了,我真不该到这条街上买汽油。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往哪里走,开始有些困惑,平常你不买它,它的专卖店随处可见,当你真需要的时候,它却和你捉迷藏。

“先生。”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把我从失望的畅想中拉了回来。我仔细一看,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小伙子,不认识,说话间他旁边又过来一个人。说话的小伙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证件,哦,他是警察。

“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警察很严肃。我有点懵,我怎么了?要被两个警察带走?就在我犹豫的片刻,他们两个很职业很麻利地凑过来,很轻地搂了我一下,实际上是推了一下,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促使我不得不跟他们走。而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的,路人谁都没有察觉出来。他们把我带上路边的警车,很快,我被带到了公安局。

“你在这里坐下。”带我回来的便衣警察示意我坐下,然后转身出去了。我坐在屋子里,感觉很奇怪,我是怎么了?被警察带到这里?我一直是一个守法的公民,至少在我记事以来没有干过任何可以被带这里审问的违法犯罪行为。而且他们这种不由分说神神秘秘的方式,让我感到很不适应。

大约十分钟之后,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推门进来,他坐在我对面的一张桌子后面,拿出纸和笔,看来这是要开始录口供了。他用很冷峻的目光看着我,大约十几秒钟他没有说话。这就是常说的震慑力吧。我坐在那里反倒觉得坦然了,反正我没干什么坏事,随便你怎么震慑。

警察开始录口供,我的名字、工作单位、家庭住址、身份证号都要报上一遍。等这些程序化的讯问结束,他才开始进入正题。

“请把你的手机交出来。”
我掏出手机,递给了他。

“今天下午三点到四点钟,你在做什么?”
“我在街上买汽油。”
“在什么街?在哪家店里买?”
“就是东四北大街,我去了九家店,没有买到。”
“买汽油干什么?”
“我吸烟,用的是Zippo,汽油用完了。”
“你要买多少?”
“一瓶,应该是133毫升装的。”
“知道为什么让你来这里吗?”
我非常讨厌这个问题,明明他们知道还要卖关子,可是我不回答,也不行。我只好说:“我知道,是因为我可能成为你们要找的犯罪嫌疑人中的一个;我不知道,是因为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做。”

“以前进来过吗?”警察把笔放下,看着我说。
“没有。”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感觉我很有经验一样。
“让你来这里肯定有原因。今天我们接到群众举报,才让你来这里的。”

群众的眼睛都是瞎的。我不知道是哪位群众跟我过不去,非要把我给点了。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来处置我。我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跟我同名同姓、在一个单位、身份证号一样的人,而且长得跟我如出一辙,他在某个角落犯罪,结果我被当成他给抓进来。要是这样的话,那简直太神奇了。

“你有没有朋友长得比较黑,身高在一米七八左右,留寸头?”
“你这是诱供。我拒绝回答。如果我反问你这个问题,你也能说出合适的人来。”
警察看了我一眼,皱了皱眉,没说话,拿起一张照片让我看:“你认识这个人吗?”
“认识。”
“什么时候认识的?”
“好早以前了,她演过电影,叫范冰冰。你肯定也认识。”
警察一听,赶忙把照片翻过来看一眼,自言自语:“嗯?怎么拿错了。”
我差点笑了,警察也是人啊。

“这张呢?”
“我眼神不好,您能凑近点吗?”
警察很不耐烦地站起身,拿着照片走到我跟前:“看清楚了吗?”
我点点头:“不认识。”
之后,警察又拿出好几张照片让我辨认,我不知道他让我辨认这些照片干什么,反正我一个都不认识。

“你先在这里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告诉我。”说完他拿起桌上的东西转身出去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估计他吃饭去了。可是我还没吃饭,肚子有些饿了。但是脑子比较兴奋,我觉得接下去会比较戏剧性了,看看他们怎么收场。反正我没做亏心事,什么鬼叫门我也不怕。

大约四十多分钟过去了,警察吃完饭回来了。
“想好了吗?”警察还没坐下就问我。
“我没什么可想的。搞不懂你们想干什么。”
“是吗?没关系,我们慢慢搞,我们有的是时间。”他说完坐下。
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他们玩,但是现在身不由己,只能听他们摆布,这很让人沮丧。

警察又跟我周旋了一个多小时,我有些头昏脑胀了,心里非常反感他问的任何问题,甚至我始终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我猜想他可能是怕我有什么心理准备。可是如果我真的是他们想抓的人,进来后的心理变化跟我是完全不一样的。

“今天先到这儿吧。”警察嬉皮笑脸地说,“在搞清楚之前,得先委屈你一下,你要住一个八个人的宿舍,上学的时候住过吧。”

我没说话,知道可能有麻烦了,今天我不能回家了。我被带到附近的看守所里,里面关着的几个人一看就都不像好人,我找了一个空地坐下。看来今晚只能待在这里了。

第二天一早,我又被带去审问,还是那个警察。“我们又见面了,睡得好吗?”
“挺好的。”
“挺舒服的是吧?”
“是,如果有热水至少是四星级的。”
“那就多住几天吧。”
“可以,反正又不用掏住宿费。”
“你贫什么贫?”警察提高了嗓门,“你老实痛快交代咱们都好,不然让你住单间。”
“我一直不明白,你让我到这里交代什么,我在街上走着,好好的就被你们带来了,我没见过你这样审问的,我都不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我什么坏事都没做过,我没什么可以交代的。”
“呦呦,你来劲了是吧?你没事干吗带你来这里?你比谁都清楚,你不是喜欢兜圈子吗,那咱们就兜。”
“你到底想让我交待什么?”
“这个你该比我清楚,说吧。”
“我没什么说的。”

警察又把我晾在那里,转身出去了,两个小时之后,他回来了,我想他一会儿又要出去,因为到了午饭时间了。一个多小时后,警察回来了,这次,他坐下之后,看起来很认真,看来他也不想拖时间。这些人平时的工作就是审问别人,再有意思的工作也架不住每天都做,我估计他也会厌烦。

“你买汽油到底干什么?”
“我都说过了,打火机用。”
“我们最近抓住了一个犯罪团伙,他们预谋纵火,把一个很有名的建筑物烧掉。现在还有两个人潜逃,从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有一个人跑到了浙江,有一个人到了湖北和江西,然后又回到了北京,打算继续实施之前纵火的计划,他在外面登记住宿使用的身份证和你的一模一样。”
“这太巧了。如果两年前我的身份证没有丢的话。”
“你丢过身份证?”
“这个你们可以查到。”
“从我们在江西和湖北调查取证来看,目击者描述的那个人跟你一模一样。”

他出示了一些照片,这些照片都是从酒店监控录像上截下来的,没错,这个人确实很像我,甚至可以说,他就是我。难道克隆技术现在真的这么先进?我有点不相信自己。那个人是谁呢?我真想见他一面,不然我还得一直替他背这个黑锅。但这也是个麻烦,如果找不到他,我就得一直呆在这里。

警察看着我,意思是,你必须要交代事实了,铁证如山。

我开始怀疑自己了,我真的干过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我一直遵纪守法,这完全不可能。一定是他们搞出什么岔子了。
“想好了吗?从哪儿开始说?”
“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你们确实搞错了。那上面不是我。”
“那我们来看一段录像吧。”

警察把我带到一个录像厅,开始放录像,看完录像,我傻了,这的确是我,虽然监控录像看上去不是最清晰的,但是那一身衣服确实是我的,举手投足的动作是我习惯的。真是活见鬼了,我怎么可以在那个鬼地方。

“你觉得这个人是谁?”警察一副得意的样子问我。
“是我。”
“这就对了,咱们回去好好聊聊?”

警察又把我带回到那间屋子,这次他开门见山,“你们是怎么与谋这次纵火的?谁是主谋?”
“我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那个人的确是我,但我确实没有参与,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我可以提供证据证明那天我没有在湖北或者江西。”
“是吗?那我们见到的是鬼了?”
“我觉得也是。”

警察笑了,而且是开怀大笑的那种笑,从我见到他以来他从来没这么开心过,我想连他看赵本山小品也没有这么笑过。他甚至都停不住,几次他想止住大笑,但都失败了。

“你太逗了,比葛优好玩多了。哈哈哈哈……”
我有点毛骨悚然,我这不是做恶梦吧,把自己缠进去出不来?
我镇静了一下,说:“如果我真的能提供不在场的证据,能证明我是清白的吗?”
“哈哈哈,这简直太荒诞了,我们证据确凿,你还能提供否定这些证据的证据,可以啊,我真想看看。那你说吧,3月17日到3月20日,你在哪里,谁能证明你在哪里?”
“我在北京,我的家人和朋友可以证明。”
“在你证明自己清白之前,我还要出示一个证据,你们在密谋这次纵火案之前,曾经在你们同伙家里开过一个会,有七个人参加,有一把椅子上有你的指纹。”说着他举起一张照片,“这是你的。”
我看着那几个指纹,又伸出手看着自己手上的指纹,天哪,一模一样。

几天后,警察又把我带到这间屋子。
“你说你的家人和你的朋友可以证明你在3月17日到3月20日期间在北京,他们提供的证据证明,你在这期间没有跟他们任何人有过联系。”
我又傻了,感觉审判在慢慢逼近我。我开始回忆,这段期间我在干什么。终于我想起来了,这段期间我跟一个朋友通过电话,具体内容似乎也不能证明我什么,但这很重要。

“我跟一个朋友通过电话。”
“跟谁?使用直线电话还是手机?”
“手机。”

警察在他厚厚的资料里翻了半天,拿出几张纸,“这是我们调出来的你在这期间的通话记录。”说完他走到我近前,一张一张给我看。这上面有打电话的时间,还有短信记录。我看了半天,发现有些是我的,有些不是。比如我很少在上午10点钟以前起床,但是很多通话记录从早上八九点钟就开始了。还有很多短信,我不记得曾经发过这样的短信。

“这上面有些是我的,有些不是。”
“难道移动公司搞错了?他们把一个号码给了两个人?”
是啊,这确实不可能。但这份通话记录单上明明都是我的号码。

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立案,移交检察机关提起诉讼,然后法院宣判。而这整个过程我孤立无援,有口难辩,除非我在梦游,干了坏事,否则我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我干的。可我的的确确没有干过这些坏事。

两个月后,法院开庭审理这个未遂的纵火案,在法庭上,我看到那些我素不相识的“同伙”,他们看到我都很亲切,有人还偷偷喊我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我一开始比较好奇,但是现在我的好奇变成了一出悲剧。

我被判了两年,算是这伙人当中比较重的,我也不想上诉了,因为我没有办法证明这一切。我要在监狱里度过两年,两年,时间不长,一咬牙就熬出来了。但却让我很无助,我好好的就被关进来了。

服刑到一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我被长官叫了出去,被带到了他的办公室。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你可以出去了。”
“不是两年吗?”
“怎么?你没待够?”
“是假释还是提前释放?”
“都不是,他们抓错人了。你受委屈了。”
“从一开始我就说不是我,但是他们不相信。”
“那你干吗认罪?”
“铁证如山啊。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长官看了我一眼,“还有这种怪事。”

就这样,我糊里糊涂进来,又糊里糊涂出来。不行,我要见见那个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报告政府,”我说,“我能有一个要求吗?”
“什么要求?”
“我是被冤枉的,是因为那个人跟我一模一样,连指纹都一样,我想见见这个人。”

我终于见到了那个我。我实在不敢相信,这个面前的我,就是我,连脸上的疤痕都一样,我忽然感到有些恐惧,怎么可以这样?我怎么会是两个人?
“你是谁?”我实在忍不住了。
“我就是你啊。”
我的天,连声音都一样。
“你怎么可以是我?”
“我一直是你,从小到大都是你,这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克隆出来的?”
“你怎么会想到克隆?我生下来就是你,就是你啊。”
“那我怎么不认识我?”
(完)

带三个表 @ 2011-04-19 5:10:06 分类: 闲扯

领导最近说,毒奶粉、毒馒头、瘦肉精“这些恶性的食品安全事件足以表明,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在某个位置上说话,影响是不一样的,既然官方媒体都浓重报道他的讲话,意思是该解决这些司空见惯的问题了。所以我要看看说完之后该怎么去解决,不然就是逗你玩了。

站着说话和仰望星空一样都不腰疼,每次出现这类恶性事件,我看到的是媒体封口,不要把事情搞大,不利于稳定,然后找几只替罪羊草草了事。可是某总最近亲自表态,按照贵国的思维模式,青天大老爷说话才是真正有效果的,民众媒体的舆论只能算添乱。甚至,当我们去谈论这些问题,都要冒着一些危险,搞不好给你谐了,逼着我们亦庄亦谐。大事轮不到草民,监督也轮不到你,这社会诚信能不缺失,道德能不滑坡吗。

之所以出现丧尽天良的恶性事件,一定是因为有提供给他们丧尽天良的环境和土壤,这才是因果关系。那么这个土壤又是怎么形成的呢?我不说大家也知道。如果仅仅停留在道德批判的层面上,我觉得没什么意思,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这跟讨论先有鸡还是先有嫖客一样说不清楚,什么是原罪?大家都心知肚明。

表面上看,出现这种恶性事件是利益驱使带来的恶果,总有人想干缺德事儿,可一但他干了,就不是缺德问题了,一定是监管上出了问题,这就不是道德问题了,也不是诚信问题了,是成心问题,这是法律层面的问题了。执法监管部门干嘛去了?他们比谁都清楚,是因为他们不作为,他们不作为是因为他们被牵进了利益链当中,为虎作伥。如果有人想研究一下利益链是怎么形成的,我不说大家也知道,它还能怎么形成呢,谁都知道,因为自己管自己从来是管不住的。

领导也不用忧心忡忡,我们的胃,我们的肌体,我们的血肉,我们的神经,已经经受过千锤百炼,百毒不侵了,任何时候,中国人都要为自己筑一道血肉长城。战争时期抵御外来侵略,和平时期抵御各种伤害,我们比义和团还刀枪不入。中华民族的伟大不是吹出来的,那是从百毒中闯出来的。本来大家对各种有毒食品都没啥感觉了,什么东西吃多了身体都会适应的,这不挺好吗,可您非要把这事说出来,既然说了,那总得有个结果吧。咱总不能没事只停留在词句修辞上啊,是的,“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从修辞上讲无可挑剔,如果这是一幅对联,横批是什么呢?

带三个表 @ 2011-04-18 14:38:49 分类: 未分类

我在博客上征集狗故事,收到很多来信,非常感谢。有人写了很多,我都看了。

可能是我没有交代清楚,把养狗的事情想的简单一些了,大家发来的故事看起来比较雷同,可能单纯地从一些养狗的故事中还不能完全了解人与狗之间的关系。要不这样吧,如果您在北京,有着丰富的养狗经验,并且了解养狗群体的方方面面,愿意接受我的采访,可以跟我联系,我们约时间面谈。邮件最好把你的电话告诉我,以便随时联络。谢谢。

带三个表 @ 2011-04-17 22:36:18 分类: 闲扯

3月份索福瑞的收视率出来了,重庆卫视排名全国第34,省级卫视中排名第22。这个结果是预料之内的,自从重庆市变成“熙红市”之后,它的收视率下跌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我家里能收到重庆卫视,没事我还看两眼,忆苦思甜的好天堂,以我这个年纪,电视里放的节目都不陌生,有些从小就看过,有些新节目,看着也有意思,我猜想编导们一定是戴着防毒面具把节目做下来的,或者一直嚼着吗丁啉,提高胃动力,防止呕吐。我谨以我个人的名义,向战斗在第一线的重庆卫视的制片人编导编辑摄像剪辑导播们致以崇高的敬意,你们辛苦了。

对于重庆卫视改成红色频道,不播放广告,坚持逆流而行,很多人颇有微词,我恰恰持相反意见,我认为重庆卫视此举非常具有革命性,在所有电视节目都走向商业化的时候,重庆卫视剑出偏锋,不走寻常路,非常美特斯榜尾,勇气可嘉。

为什么这么说呢?所为红色,一直以来是贵国的主色调,倒退30年,你看到的就是这色儿,没有别的颜色。终于有一天,我们可以看到红色之外的颜色了,才知道这个世界是丰富多彩五光十色的。30年来,我们都习惯了接受各种颜色,没有对比就没有好坏,每个拿着遥控器的人大概都知道该选择什么电视节目,大不了关上电视机。就算关上电视机,也能感受到这世界的色彩,要相信科学,红色的声音尝起来一定是甜的。但是,仍有一些顽固不化的人认为,过去那一套骗人的把戏在今天还有市场,有时候你遇见这么一个人,教育他还要颇费些口舌,用形而上的逻辑讲道理往往没有任何效果。所以,就需要一个反面教材来告诉那些人,到哪里找反面教材呢?到重庆去!到大西南去!到火红的重庆卫视去!

还有一点,重庆卫视在同行中树立的反面典型,让每一个媒体都不寒而栗——记住,咱可千万别像重庆卫视这样,一定要把节目做好,不用扬鞭自奋蹄儿,不然有一天可能会喝西南风。重庆卫视的功绩也正在于此。大家别以为这是笑话,这是个很严肃的事实,所有的历史笑话最初都是以严肃姿态出现的。如果你非想笑的话,请你忍住,你会活到开怀大笑的那一天。

红色的东西到底还有没有用?在它今天没有再次接受检验之前,谁也不敢肯定。好,现在重庆卫视来搞这个实验,不管实践是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它至少可以检验一部分真理。很好,用事实说话,数据说明一切。可见,红色就是历史这面墙上曾经涂上的油漆,风吹日晒,已变得斑驳脱落,当它快还原回原来的颜色时,有人再刷上一层新漆,可以让历史和红漆进行一次龟兔赛跑,看谁先被雨打风吹去,至少,涂上红色还可以装装嫩。

中国人都比较愚蠢,从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知道用对立统一来分析问题。重庆卫视在这一点做得非常好,给人树立了一个对立面,这样就符合我们的逻辑了。你看贵国人在教育孩子的时候都爱这么说:“你要是不好好努力学习,不听话,长大就像谁谁谁一样。”这个“谁谁谁”一定是个负面教材。现在有了重庆卫视,各地电视台的的领导在教训手下的时候就有话说了:“你再不好好干,把你借调到重庆卫视工作去。”

就像这世界上必须要留下一个北朝鲜这样的社会主义古董,让我们没事把玩一样,贵国电视界必须留下一个纯粹的古董级别的重庆卫视,虽说这个古董还是个赝品,但总聊胜于无。

说到这里,你是不是明白了,应该给重庆卫视留下一块阵地,这个红色频道确实有残酷的现实教育意义,它很符合这个国家的荒诞,它必须存在。

重庆卫视,你们一定要挺住,你们还没到收视排行的榜尾,怎么也得连续三个跌停板才行吧,所以还有很大潜力呢。过去革命先烈都是打完最后一颗子弹才倒下的。你们加油,我懂的。

带三个表 @ 2011-04-15 15:47:37 分类: 音乐时间

西班牙语虽然是大语种,仅次于英语和汉语,但是西班牙语歌曲并没有在中国有多流行。事实上,说西班牙语的国家音乐都很活跃,从西班牙到拉美,简直太好听了。西班牙语节奏感比较强,所以唱出来的歌也热情奔放。但我发现,有些西班牙流行歌曲在编配上比较单调,我听了一张某歌手的唱片,50首歌,从头到尾,节奏、乐器的音色甚至旋律都如出一辙,我耐着性子听了20首,差点哭了,你说他们怎么写出这些歌曲的呢?以后审判艾薇薇,就给他放这些歌曲,管保全都招供。

当然,这次选的歌曲偏重一些比较安静抒情的歌曲,太奔放的你可能受不了。无意中发现一首西班牙郑钧演唱的西语版的《赤裸裸》,哈哈。你可以听听,看看是哪一首。由于西班牙语在我电脑上会出现乱码,有些歌曲名字可能有误,懂西班牙语的同学可以纠正一下。

虾米网的播放器暂时由于曲库里的曲目不够,等收集全了,再把播放器放上来。

Ana Belen-desde mi libertad
Antonio Flores-No dudaria
Cavalieri del re-Canto Di Andre
Cecilia-Amor de medianoche
coti and paulina rubio-otra vez
David Demaria-caminos de ida y vuelta
El Ultimo de la Fila-Pajaros de barro
Eydie Gorme & Trio los Panchos-Nosotros
Jose Luis Perales-Porque Te Vas
lluis llach-que tinguen sort
Los Mustang-l Submarino Amarillo
los rodriguez-mucho mejor
Luis Pastor-Amar es combatir
luis eduardo aute-las cuatro y diez
Luz Casal-Entre Mis Recuerdos
Manolo Tena-Sangre espanola
Matt Monro-Alguien Canto
mikel erentxun-a un minuto de ti
Mocedades-Recuerdos De Mocedad
Paco Ibanez-Ya no hay locos
PEDRO GUERRA-El aire en que no estas
Ricardo Arjona-Marta
Richard Anthony-En Aranjuez Con Tu Amor
Roberto Carlos-El Gato Que Esta Triste Y Azul
Rocio Jurado-Algo se me fue contigo
rocio durcal-frente a frente
Rosa Leon-Palabras Para Julia
siempre asi-cuando vuelva a sevilla en primavera

带三个表 @ 2011-04-13 2:15:52 分类: 闲扯

“美国极力标榜和鼓吹互联网自由,而实际上,美国对互联网的限制相当严格。2010年6月24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国家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通过对2002年国土安全法案的修正案《将保护网络作为国家资产法案》。修正案规定联邦政府在紧急状况下,拥有绝对的权力来关闭互联网,再次扩大了联邦政府在紧急状况下的权利。这只是目前美国政府对互联网限制的第一步,第二步是运营网站须经政府许可以及个人身份信息验证。美国一向在互联网自由问题上对人对己实行双重标准,对外要求别国提供不受限制的“互联网自由”,并以此作为外交施压和谋求霸权的重要工具,对内则对互联网进行严格管制。”
——选自《美国人权纪录》

按照分析美国对互联网的限制,我这才知道,原来贵国一直处于紧急状态,紧急成了一个局域网。美国在控制互联网方面太落后了,还要分两步,我们一步就搞定了。

带三个表 @ 2011-04-12 12:52:44 分类: T恤

好久没有提T恤的事情了,实际上这段时间——从春节之后就一直在操办,因为换了厂家,要重新磨合,所以进展较慢。为慎重起见,今年第一批先推出4款,男女图案一样。磨合好了,每隔半个月会推出4款新的图案。过些天衣服做出来了,就可以上架了。

为了今年的T恤,我还专门去了趟广州,跟合伙人一起就面料、颜色等研究了半天,我们当然希望能做得更好,尤其在质量上必须有更好的改进。希望今年能让你们满意。刘苏老师在广州几乎天天长在工厂里,十分辛苦,就是希望能把好质量关。

这里可以透露的是,我做了一款老六读库的T恤,如果你看读库,再穿上读库的T恤,会感觉表里如一。还有,会推出另一款“All I Need Is You”,去年的降落伞还是比较受欢迎的,今年的图案正好反过来。

去年,张婷小同学给我设计的“飞机场”,我觉得很好,蛮以为女同学会喜欢,结果我发现,中国人向来不太喜欢自嘲,结果这款T恤砸手里了。张婷同学对此深表歉意,给我设计了一款除四害的,说,这个肯定比飞机场好卖。我看了也觉得,一定会比飞机场好卖。

今年很快推出的产品还有,我做了一款100张经典唱片的笔记本,还有韩寒的电脑包(没有韩寒的形象会是什么样呢?)。另外,我们今年与另一家公司合作推出一系列新产品,包括T恤和生活用品,其中包括之前我在博客上贴出来的拖鞋之类的。有兴趣的同学等一下,过段时间慢慢都会上架。

另外,征集设计师,如果您对T恤或其他创意产品感兴趣,欢迎合作,可发邮件到我邮箱:teeeeshirt(at)gmail.com。T恤设计稿征集一直持续下去,欢迎来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