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10月8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10-08 16:11:33 分类: 说书

长假无事,把一本厚厚的《演化:跨越40亿年的生命记录》看完了。

开始只是为了消磨时间,做催眠用。没想到这书还挺好看,比较简单的科普风格,用比较通俗的语言和平和的心态介绍了我们是怎么来的。看到一半我发觉,之所以能看下去,是因为我当成了科幻小说了。

这是一个七集电视纪录片的解说词扩充成的大书,大16开,拿着就费劲,但是语言比较适合我,毕竟是学文科的,对生物遗传进化方面的常识了解不多。因为是纪录片的解说词,所以在语言上必须通俗易懂,除此之外,它不会像我们有些科普作家写文章那样充满偏执和暴力。

关于进化论,我没资格解释什么,但是看这本书有很多启发,比方说,每个动物都有一个叫做霍克斯的基因,如果把某个动物的霍克斯基因移植到另一个动物身上,就会长出一个怪物来。比如把狗的霍克斯基因放到人身上,取代人体内相对缺陷的基因,你可能就会长的人模狗样,所以形容谁长的人模狗样是有科学依据的。这就让我想起了《山海经》,里面描述了各种奇形怪状的动物,也许只能从改变基因的角度来解释。

关于恐龙灭绝,我一直有个疑问,那么大个的东西灭绝了,而且死得非常干净,但是其他哺乳动物倒是活下来了,这是为什么呢?我咨询了科普作家土摩托,他说越小越容易生存。这是否可以解释在文革浩劫期间,个子矮的人更容易存活下来?

书里有一章讲“共同进化”,这是比较符合达尔文进化论的核心观点的,那就是为了生存你必须改变。比如动物与植物之间相互依存,动物想吃植物,植物为了不让动物吃,就制造很多毒素或者把叶子变得坚硬甚至周边长成锯齿状。有些花需要蜜蜂或者蝴蝶传播授粉,就要长成符合这些昆虫习性的样子,便于传宗接代。有些动物身体有毒,是为了保护自己或者猎杀食物……生物都是为了生存才会改变的。比方说,现在流行液晶电视,但是接收到的电视信号大都是标清信号,所以会变形,演员为了让自己在电视上看的正常,脸必须变得又瘦又长才好看。如果标清信号问题一直不解决的话,一百万年后,美女帅哥的标准就是脸长得跟刀螂一样,天哪,想都不敢想。像罗永浩、陈晓卿、土摩托这类不符合进化规律的脸型,估计早就被淘汰了,只能在考古挖掘的头盖骨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事实上,人类能掌握到的关于地球发展历史的证据是非常少的,很多环节其实解释不清楚,只能靠推理。但有时候我们发现“考古”证据太多了。小时候我们都学过一篇课文,讲的是一个蜜蜂如何变成琥珀里的装饰物的故事。试想,在地球翻江倒海的一霎那,正好有一滴树脂在往下淌,正好有一只小蜜蜂趴在那里,正好当那滴树脂淹没了小蜜蜂之后,它被压到了地下多少米深的土层中,失去了空气,变成了化石。后来被人类挖了出来,人们便想象出这样的一个故事。我没事经过一些商场买珠宝的地方,或者听一些收藏艺术品的人谈论蜜蜂琥珀,发现这种东西真多啊,难道几亿年前真的这么巧有那么多的树脂滴在蜜蜂身上?显然不是,记住,人类可是一直“创造”历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