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10月30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10-30 22:44:27 分类: 闲扯

以下是答昆明《都市时报》记者的提问。能不能发表我不介意,毕竟伍皓同志是贵省的宣传副部长。谢谢这位记者。

你最近都在忙什么?你和老罗怎么都爱拍DV?
——我最近没忙什么,入冬了,按照动物的传统生活习惯,该准备冬眠了,所以我忙的事情也少了。喜欢拍DV的人有很多,只是你只知道我和老罗。

你觉得自己已经活的很通透了?还是觉得仍然在不断的领悟中?
——我不是神仙。

你经常说话语气很冲,不像很多人那样对自己的粉丝友好。你是怎么看待粉丝现象的?
——这个话题我以前说过很多次,本来谁都不欠谁,但粉丝们老有种失身后想让人负责的绑架心态,像一群额头上写着“怨妇”字样的苍蝇嗡嗡嗡。在他们面前我不会很虚伪地说“我爱你们”这类瞎话。

关于如何沟通的问题。有时候基本上不可能指望网络上两方观点相左的人碰到一起时能够有理有据的沟通,都是相互讥讽、谩骂等。您怎么看这种价值多元又无法沟通的现象?
——他人即地狱。本质上人们并没有沟通欲望,而是有征服欲望,即使是沟通也是为了征服。

您如何评价当下公共知识分子、精英知识分子在引导公众走向理性探讨所起的作用?
——公共知识分子、精英知识分子目前是娱乐圈之外的一种新兴的艺人群体。

如何看待大陆青年总是期望年轻时出现人生导师的现象?
——从春秋战国的时候就有这种现象了,孔子带那么多徒弟就证明了这是有传统的,且源远流长。只是今天的信息交流工具让我们时刻都能感受到这种供需关系而已。

你对当下中国,你最担心的是什么?
——我什么都不担心,比如地震、瘟疫、经济危机……我都不担心,因为最终会有人开会宣布:“我们取得全面的胜利。”

老罗拍的《小马》,很多人都说拍得比你的好。你介意不?
——我为什么会介意一个把萝卜和馒头放在一起比较的傻瓜呢。

对于当下的你来说,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我不想意义,只想意淫。

能评价一下你供职的三联么?
——一个解决我温饱且眼看着几乎可能大概也许会让我奔向小康的单位。

你觉得中国有可能出《纽约客》这样的杂志么?
——请问《纽约客》是在哪个国家、什么环境、什么制度下出现的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