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1 » 十一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1年11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1-11-30 4:43:03 分类: 杂谈

网络上流行一个词:挺你。我思想不健康,总以为这个词跟性交有关,所以我觉得不舒服。“挺你”的流行,体现出网民的一种特殊气质,简明扼要表达出自己的态度。因为平时老见到这个词,慢慢我就会思考,它的背后意味着什么。

“挺你”翻译常现代文的意思就是“我支持你”,表达这个姿态的原因是,当你受到非议、或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的时候,有人会站出来告诉,咱俩可是一拨的。但互联网在颇富创意的制造一些东西的同时,也难免落入俗套,或者被网民庸俗化,变成一种形式主义,进而让你变成行尸走肉。“挺你”让我不得不想到文革。

排队,历来是极权制度下的一种身段,因为正确不是站在真理一边,而是站在强权一边。权力的威慑让你不得不放弃判断,为了保全自己,必须表个态,到现在你看这个国家发生什么恶心的事情的时候,各省的领导都要站出来表个态,不就是“我挺你”嘛。

互联网是新的数字化、虚拟化文革,我越来越坚信这一点了。这就像一个人本质上总想用某种方式达到手淫的目的,你给他什么新鲜的玩具他都会用作手淫的辅助工具。没有互联网,墙上是排队、党同伐异的战场,有了互联网,论坛、博客、微博是过去的墙,只是大字报不用纸了。于是,“我挺你”旧貌换新颜。本质上没有任何变化。互联网越发达,它就越现实。

老他妈有帮傻逼们连脑子都懒的动就跟我说“我挺你”,我的反应永远是——我怎么觉得你在侮辱我?我用你挺吗?我至于那么脆弱吗?我那么孤独吗?我需要你这样呵护吗?越想就越觉得不舒服。

很多人需要挺,是因为他软。自己是只猫,找一大帮耗子在后面充当老虎,猫假鼠威啊,多低级啊。

我小时候最喜欢玩一种游戏,是村里的孩子聚在一起,先规定东西南北四方的区域,不许超出这个区域,然后找出一个坏蛋,在规定时间抓住这个坏蛋,抓住之后要打他一顿。裁判数十个数,让这个坏蛋有机会先跑。数完之后其余人开始围追堵截,在规定时间内抓住坏蛋,抓住后真的痛打。所以,其他人都不喜欢当坏蛋,只有我喜欢当坏蛋。因为我喜欢孤军奋战,身陷绝境,绝地反击的快感。最终总是我用棍子把他们挨个暴打一顿。后来村里就没人再玩这个游戏了。

现在想想,我平时在网上很讨厌一些人因为我好像受到攻击而站出来支持我的原因跟我小时候喜欢玩这个游戏有关。我喜欢腹背受敌,喜欢绝处逢生,我不喜欢排队、表态。我习惯被孤立,我不喜欢团伙行为,也不喜欢教唆没什么判断能力的人去替我干什么。

贵国人民做木偶做惯了,就那么几个简单动作,跟皮影一样思维缺乏立体感,随波逐流,做乌合之众,没有独立意识和思考能力,被利用的可能性太大了,想想其实挺可悲的。草根被精英玩弄于掌骨之间已逐渐演变成互联网上的新游戏了。

有人说了,我觉得你对,站出来支持你一下怎么还不领情呢?告诉你,因为这个环境和人的思维方式会让这个变成相互失去尊重的脱轨列车。这种“挺你”心态,本来是一种心理认可,你自己明白就行了——有种千里共婵娟的意境就够了,结果你非要月亮走我也走,月亮代表我心。说出来就成了一种姿态,容易失去对事情本质的判断,容易变成文革的前戏。我一直很警觉这种事情,理由很简单,在贵国,一切被认为正确的事情都建立在错误的基础上的。你懂的。

没事就别瞎鸡巴挺我了,我不喜欢你那个摆姿态的“小弟弟”,我已经把“挺你”列为我博客的屏蔽词给阉了。

带三个表 @ 2011-11-30 3:33:45 分类: 闲扯

转者按:我好久没有看过这样的文章了,上一次看这样的文章是在2004年,我刚刚写博客的时候,有一篇奇文让我看着非常舒服。然后我给他留言:“我真替你着急,骂我都骂不到点子上,我真想替你写一篇。”看到下面这篇文字,我又想起了这句话。我也不希望你们去攻击他,反驳他。谁骂他我删谁的留言。

来自: 奥沙利武

在互联网上,某个老男人圈子里,有个叫王三表的弱智患者,年纪一大把,对着互联网露裆的丢人事没少干,现在却仍不肯正视自己。一天到晚的装逼买口活,你要说他是纯弱智吧,有时候抽冷子还能整出点的正常的。

比如今天,又整不明白123了,我给他用了个名词马上就懵了。我对他说,跟你这低智商的没法沟通,自己没瞅明白还非要请个名师手把手,麻烦我给你布置学习笔记。谁知道他那不要脸的劲一上来真图那点免费知识,要我辅导他。

看过他博客的人都知道,王货整天端着一副装逼犯的架,作奇货可居状。我就从他最近的一次言论说起。比如别人给他留言:相片里怎么看不到你啊。他趁机造型道:我一直踩着你的脑袋拍照片啊。你脑袋都踩扁了,要不你怎么会这么问呢。

之二:问:“请问你怎么看收入微薄的体面工作方式”。王犯:“我最讨厌回答‘你对……怎么看’这类傻逼提问。脑袋长在你身上,就不能动动脑子想想吗,别人的看法能让你脱胎换骨啊?没事别老把别人当你的外设硬盘”。

之三:请问……。王犯:回家问你妈。——以上内容,是他的主治医师收集的。

凭我对王装的了解,可以试着模仿一下他的语言风格:“这个问题我都说过多少次了,别再重复着问了,我发现现在的脑残(切齿状)真是遍地开花,怎么,都是我博客那边爬过来的?”

他有个流水账的博客,每天屁话屎话一大堆,好像喂了巴豆。和多数媒体人士一样,是用排泄物支撑起来的,其中有那么几个关键词:民主、监管和道德。当然,这三把斧子有时会以别的形式近义词转换。

比如,王小峰写过一篇《黄金周扒皮》,那叫一个声嘶力竭,“取消黄金周,促进带薪休假制度,捍卫劳动法。反对取消黄金周是不把自己当人看的弱智看法”。这个左棍的话翻译过来的意思是:要守法,要伏法,呼吁政府用侵犯的形式来保障弱势群体利益。这就是天朝特产的媒体精英,主张权力伸到企业家床上的高纯度贱人,恶法的小步兵。当然了,在政府有其他政策出台时,他则会变身为送财小童子。

再往前数,他还整出过几件动静大的,比如“三八博客门事件”,可谓国内外美名扬,在一片排山倒海的吆喝声中王小峰这个名字和“精虫上脑”一起火了。

其实跟这种高危脑残讲道理都是多余,下次谁见到他,替我送他一块不干胶糊他脑门上得了,上书三个大字:装逼犯。
原文出处: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3740826/

带三个表 @ 2011-11-28 22:18:08 分类: 未分类

今天收到工信部的短信,说我博客的备案号已被收回。因为当时没注意,以为是垃圾短信,顺手就删掉了第一部分,但是第二部分内容告诉我,备案号已经不存在了。上网到工信部备案系统查询,果然没有记录。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如果有一天这个博客打不开了,消失了,那一定是因为我没有备案号,就像上次那样。

带三个表 @ 2011-11-28 2:18:43 分类: 闲扯

自从到了北京之后,就有了邻居。在农村,理论上是没有邻居的,每户之间间隔很远,中间不是隔着一块菜地也是隔着一片庄稼地。我对邻居的概念是到了北京住上楼房之后形成的。

刚到北京,住的是筒子楼,后来搬进单元楼。跟父母住在一起的时候,邻居概念不太强,因为邻里之间的事情都是家长出面,直到我第一次搬出去住,才真正感受到邻里之间是怎么回事。

当初我住在马甸大中电器城对面的文联家属宿舍楼,进出总能看见说评书的。有一次我要采访刘兰芳,她丈夫给我的电话号码居然跟我的座机号码差不多,一问才知道在我住的楼后面,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不用出院门的采访,要是采访对象都住一起该多好啊。

我跟一对老两口住在一个单元,那老两口对我挺好的,没事总给我点帮助,告诉我最近该干什么了,没事我也帮他们拿点重物什么的。相处很好。

但有一次,发生了一件好玩的事儿,我住1606,另一个单元1607那家给我留了一个门条,上面写着:“1606,以后晚上做那事儿的时候声音能小点吗?”我出差回来看到门条后觉得很奇怪,难道在我出差期间有人撬开我的房门干了那事儿?那是栋老楼,估计当初盖楼的时候谁贪污了,所以偷工减料。平时隔壁穿着拖鞋走路我这边都能听的一清二楚,这要是嘿咻起来,绝对是扰民级别的。

有天晚上,我正在写稿子,突然听见了急促的敲门声,我小心翼翼把门打开,防盗门外站着一个人,我打开灯,看清楚是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粉色的睡衣。“你找谁?”“你是1606的吗?”“是啊。”“我是隔壁的,我不是给您留过门条吗,这事当您面说我不太好意思说,我神经衰弱,您差不多就行了,这都快一个小时了,中间就没停下来过。”

这是谁呀,吃了一盒伟哥吧。这个误会以这个神经衰弱的人搞清楚她的楼上没事总看毛片而结束。因为这栋楼临街,噪音较大,我躺在床上,有时候还真听不清楚是隔壁还是楼上发出的声音。

当时还没有颁布《物权法》,不然这个神经衰弱的大姐可以告那个人。

后来我搬到了帽儿胡同的一栋楼,这是中央戏剧学院的家属宿舍楼,没事进出也能看见一些演员,传达室小黑板上经常写着一些演员的名字。有一次我就是被两个人对台词吵醒的。后来这些明星都搬到更好的地方去了,房子就租给别人了,于是我经常经历电钻之声。

这栋楼很破,新搬进来的住户大概都要装修一下,这难免就会动用锤钻,房子又非常不隔音,只要院子里有一家装修,你就能听得清清楚楚。倒霉的是我家楼上被一对年轻的小两口买下来了。这个破房子的设计非常不合理,于是楼上准备大修一次,基本上除了承重墙都扒下来了。整整两个半月的装修期,我是在电钻惊魂中度过的。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上去理论。房主下班后过来道歉,看他的态度很好,我也就不计较了。

第二天,我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噩梦,梦里自己被困在一个石头缝里,下面大水漫上来了,如果再不逃生的话,就会被淹死,这时候水已经淹没了我的脚腕,正在徐徐往上升,急得我大叫一声,醒了。抬头一看,我的天,我的天花板下雨了,下面的被子都湿透了。我翻身下床,跑到楼上,二话不说就把一个工人拎了下来。那工人看了一眼,说:是老楼。我又给房主打电话,告诉他再这样我就真告你们了。房主又是一顿道歉。

两个半月的装修期终于熬过去了,我的生活平静了。但让我愤怒的是,楼上一直没有人住,直到我快离开这个地方。赶上这么一个鸡巴邻居,真没办法。

当然,那地方总体来说还可以,隔壁家养了五只大肥猫。夏天我出来进去总能看到这五只猫在门口乘凉,这要是宰了能做好几顿吃呢。隔壁家还养了一只野猫,据女主人讲,这只野猫一直没人管,后来他们家经常喂猫,这只野猫也就成了常客。饿的时候来讨口饭吃。但有时候邻居家没人,野猫来吃饭,在门口叫半天,就悻悻离去。我买了一袋猫粮,如果邻居不在家,野猫来吃宵夜,我就把它弄进门,喂点猫粮。吃饱喝足,丫抹抹嘴就溜了。每次在院子里看到它,都跟见到天敌一样躲着我。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有时候我觉得这只猫跟很多专家教授一样,给点好处就变节,没事还装得挺有气节。

后来我搬家了。这里的单元结构是,一个门里有五个住户,有一家住户是一对老两口,人特好,我刚搬进来就把我叫去了,问寒问暖。后来大妈找我,让我去她家看看电视机,说电视没影了。我去了才发现,大爷没事鼓捣各种遥控器,不知道那个按钮按错了,没影了。我最怕弄这些点按钮的东西,折腾了半天,总算弄好了,然后告诉他们平时该怎么操作。但是,隔三差五他们就来找我,让我去帮助弄弄遥控器。我现在已经变成了遥控器专家。

有时候,朋友送我点吃的,量太大,我就分出一半送给老两口吃,蔬菜啊,水果啊,营养品啊。老两口也礼尚往来,送我点窝头啊什么的。

但是我的隔壁好像就不太好相处。有一天出门前,我把垃圾放在门口,准备下楼时丢掉。还没等我出门,女主人就敲门,说垃圾不该放在这里。我说我马上下楼。她说,还是我拎下去吧。虽说她帮了个忙,但我觉得,这是公共区域,为啥地方都被你家占去了,我放一会垃圾也不行?

我不爱跟邻居计较什么,下回注意就是了。但是,昨天一早,邻居家开始装修,不知道要往墙上安个什么东西,电钻钻了一个半小时,就算是挂金正日的神像也不至于这样啊。我出门看了一眼,大兴土木中。本想敲门提醒他们一下,想想还是忍了。一来我睡得晚起的晚,人家正常时间装修无可厚非。二来就算我理论了,总不能活干到一半就不干了吧,还是要继续。但我后来一想,星期天一大早装修,有点缺德了吧。

我找出《物权法》,还别说,以侵犯我的相邻权还真可以打110报警。《物权法》第九十条规定:“不动产权利人不得违反国家规定弃置固体废物,排放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噪声、光、电磁波辐射等有害物质。”但想想还是算了,警察现在正在抓上访的人呢,估计也没时间搭理我。

这边的邻居装修,且经常吵架,另一边隔壁最近买了一条狗,也不知道是啥牌子的,没事就像一些网民一样瞎鸡巴叫,搞得我睡不好。我最近去了郊外,在一家农村生产资料商店里买了一包毒鼠强,哼哼。

我跟邻居之间相处一向本着友好原则,比如我平时听音乐,声音都开得很小,就怕扰民,遇到什么不快的事情,马马虎虎能过去就过去,低头不见抬头见,关系搞杂不好。但我不得不说,有些人的素质,真该他妈学学《物权法》。

带三个表 @ 2011-11-26 16:29:35 分类: 闲扯

今天回学院路母校,大学同学搞一个活动,拍卖。吃饭就在学校食堂。这个食堂我毕业后就没有再回来吃过,进校园,到处都是拆建,我找了十分钟才找到食堂,幸好,食堂还是当年的食堂,没拆。一进去就闻到久违的味道,这么多年真没变啊。那种亲切的回忆又回来了。

我们学校食堂的伙食在北京高校算是不错的,这得益于我们的师哥师姐,在我上高中的时候,他们天天罢餐,听高年级的师兄们讲,罢餐的时候,他们把方便面袋串在一起,在食堂的楼上围了一圈。与此同时,北大、清华等高校罢餐运动风起云涌。逼着学校不得不改善伙食。但是很多学校改了一阵子又变回去了,我们学校还好,虽然还是很难吃,但比过去特别难吃还是有进步。

今天,他们要求食堂必须做当年的那些菜,宫保鸡丁、烧茄子。而且吃饭的时候不能用筷子,必须用大盆装菜。但不管怎么做,原来的味道是做不出来了。

罢餐之后是青年教师要求改善生活待遇,然后是学生要求改善住宿待遇。当年我在广播站做记者,去采访那些青年教师,一个老师敲着墙愤怒地说:“你听听,这是墙吗?说得不好听一点,晚上我跟老婆房事,都不能出声,一出声整个楼都能听见。”听到这里,我的脸绯的一下就红了。心想,我啥时候能搬到这栋楼里住呢?

青年教师开始贴大字报,逼学校解决,最后期限是5月1日,如果不解决,就如何如何。4月30日,他们贴了最后一张大字报,标题是:“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结果,学校把问题解决了。我想住到那栋楼里倾听的梦想也从此破灭了。唉。到现在都没听到过原生态的声音。

现在,人们可以不用为食堂伙食好坏操心,也不用发愁住宿条件,更不用担心听不到那种原生态声音了,担心的是毕业后没人要。这就叫生不逢时啊。哈哈。

带三个表 @ 2011-11-25 1:13:14 分类: 杂谈

经常有媒体约稿,我因为比较懒,答应之后又不爱写。每次都是火烧眉毛了,才写。后来,编辑们知道我这个毛病,都不爱跟我约了。约会可以,约稿就算了。我又不喜欢写专栏,我相信一句话——写专栏,变脑残。你看那写专栏作家,你比较他第一篇文章和最近一篇文章,会发现智商萎缩的特厉害。

大约在2009年,有一天接到一个编辑朋友的电话,约我写一篇乐评。我很爽快地答应了,因为我好久没有写乐评了,我好久没有接到编辑打电话约我写乐评了。便三下五除二写了一篇。

至今我还记得那个编辑在电话里对我的嘱托:你该如何写这篇文章。我喜欢这样的编辑,在约稿之前想了很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作者。我写起来也很带劲儿。我不喜欢那种没有自强不息精神的编辑,打电话就跟你说写篇什么稿子,或者说你随便写。我把《独立宣言》抄一份给你你敢发表吗?

我以前遇到过两个好编辑,一个是上海《音像世界》的丁夏老师,一个是原《北京青年报》的戴方,他们当年跟我约稿的时候讲的很有条理,希望我把稿子写成什么样,这叫负责任。现在的编辑99%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感觉像一帮混饭吃的。所以我也懒得写了,您都没想法,我有啥办法呢。

但是现在,我发现一个非常恐怖的现象,跟我约稿的已经不是报纸杂志了,而是一些公司。比如唱片公司,演出公司,电影公司,出版社……我不知道别的作者在接到这样的约稿电话心里什么感觉,至少我觉得是对我的一种侮辱。我写什么应该面对编辑才是,怎么可以直接面对你们产品宣传员呢?要是这样的话,给我开稿费的应该不是媒体,而是这些商业机构。

但是对方在电话里语气很坦然,我猜肯定这是一个习以为常的现象了。换句话讲,作者早就是商业机构S&M的对象了。有时候你必须告诉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种可能,就是会有人拒绝你这种方式。

带三个表 @ 2011-11-25 0:16:48 分类: 杂谈

我原来的身份是个乐评人,资深且著名,当年要是全国乐评人排名的话,我能排到前五名,因为一共就五个。后来我去《三联生活周刊》做记者,就不写乐评了。然后有个人在论坛上质问我,你为什么不写乐评了,总写跟音乐无关的事情,太让我失望了,我再也不看你写的东西了。

确实,在三联做记者,我尽量远离音乐,把视野开阔的大一点对自己有好处。我没把这个读者对我的质疑当回事,结果——后来,我写了一篇乐评,发表后,另一个读者不干了:作为《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你有什么资格写乐评?吓得我再也不敢写了。想来想去,我干脆随大流吧,写博客。写着写着就出了一本书、两本书。然后有读者又不干了:我不能理解你在三联上写的文字,为什么都是别人的话,没有你自己的话?吓得我啊,后来三联给贵刊记者出文集,领导找到我,希望也给我出一本,我吓得直哆嗦,说有读者会生气的,他会质疑我为什么写的文字里都是别人说的话,还是别出了。你看我,多乖啊,多怕你们失望啊。

但我不踏实,老想干点别的,想了半年后,觉得国产电影很烂,何不去拍电影振兴一下国产电影呢,于是我就去先拍小电影。后来又有人不干了,你是个写博客的,有什么资格去拍电影?本来我计划拍到第三部拿到美国角逐奥斯卡,他这么一说,吓得我啊,只好停下来了。去年,有至少五家公司找我,希望我再拍一个,我都拒绝了。

现在,我常常想,这帮孙子估计早就不搭理我了,我可以出书、写采访、写乐评、拍小电影了。甚至,我还可以写书评、影评了。高兴的时候我还可以写剧评,特别高兴的时候我还可以写鞠萍。管着吗?希望这帮人现在都在盯着别人,要求别人如何如何,这样我可以偷偷摸摸干点自己喜欢的事儿了。

今天采访汪峰,汪峰说过去他一直饱受谩骂,说他背叛了摇滚,去挣钱写流行歌了。我说,许巍以前也有这样的待遇,说许巍出了《时光·漫步》之后就不摇滚了。然后自然会有一些人站出来宣布跟你一刀两断,再也不听你的音乐之类的傻话。这一点很像那些整天骂美国的人,你真给他一张美国绿卡,他恨不得跪下来跟美国人叫亲爹。这就是,过去中国人过苦日子惨日子的时候太多了,容不得别人比自己好。但他还不是贫贱不能移的高尚情操,而是希望你跟他一起贫贱,他才不能移。你比他好了,你跟他不一样了,他就要闹文革。然后我想到了“原教旨主义摇滚粉丝”来定义这类傻逼们。汪峰说:“他们真出去见见世面,也就不这么说了,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可不,井底之蛙才胸怀天下呢。真正胸怀天下的人心中早已无天下。

关于粉丝,古已有之。钟子期是伯牙的粉丝,感叹巍巍乎志在高山,洋洋乎志在流水。这是中国最早关于乐坛音乐家与粉丝的记载;当然,文学界关于粉丝的故事就多如牛毛了,比如李白是崔颢的粉丝,是因为崔颢写了一首《黄鹤楼》,从此李白就粉上了崔颢,在崔颢这首诗的鼓励下,李白写出了《登金陵凤凰台》,一点都不比崔颢的诗差,把老人家那种国破家亡的感觉写到家了;三国时期,刘备是诸葛亮的粉丝,为平定天下,三顾茅庐;宋朝就有微博了,当时宋江的微博关注的人很多,有107个粉丝。就跟现在姚晨一样。所以不管宋江走到哪里,一报上名,对方纳头便拜:“莫非是山东及时雨宋江,俺早就关注您的微博了。”据说,四大名著翻译成英文,书名且思量着呢,为了能让中国文化传到世界,一定要翻译的信雅达,比如《水浒传》最开始翻译成“Waterside Heroic Stories”,结果在国外出版后,根本没有人买。后来企鹅公司发现,主要是人们对书名理解的比较费劲,于是重新设计封面并把书名改成“Stories of A Pop Star and His Fans”,结果这书卖疯了,亚马逊销量排行榜第一,国内有家出版社下手很快,把版权买下来了,但翻译到70回的时候感觉有点不对劲——这故事怎么这么熟悉呢?可见,在今天,明星与粉丝之间的关系多么具有商业效果啊。

言归正传。什么叫原教旨主义粉丝呢?说白了,就是他喜欢你,希望你能像他想象的那样,比如你做的事情、你的言行道德、你的生活态度,总之吧,你的一切一切,不能超过他的理解能力之外,不然他就会站出来向你抗议,发表声明,阐明立场,扬言如何如何。比如马克·查普曼,干脆把列侬击毙。当然,更多的粉丝只能扮演被抛弃的失意者,像个怨妇——“我们的阿毛如果还在,也就有这么大了……”

原教旨主义粉丝一般以自己的认识能力和程度来要求他所崇拜的人,在商业和信息发达时代极容易形成这种现象。因为我是你的粉丝,给你带来商业价值和利益,所以我功不可没,跟衣食父母一样。所以,你跟我儿子阿毛一样,你处处都得按我想象的样子去做。一旦你背离了我,我认为你就是叛徒。原教旨主义粉丝一般会对偶像提出很多希望和要求。但是,几乎没有什么偶像会把粉丝这种傻瓜群体当回事儿,但表面上他们有很需要这些粉丝来满足他们的虚荣心,比如搞个什么活动的时候,需要他们坐在下面挥舞着荧光棒,但仅此而已。这种精神层面的满足是相互的,但程度不一样。粉丝可能爱的很深,至于偶像,可能他心里在想,这帮傻逼,还挺能煽乎。

互联网把本来很庸俗的偶粉关系更进一步庸俗化,甚至模式化。过去,偶粉之间的互动不那么容易和亲密,粉丝的非分要求也不那么多,也不容易满足。但自从有了互联网,就不一样了,偶粉之间随时可以互动,虚拟零距离。频繁互动容易有高潮,粉丝很容易被搞High,然后就忘乎所以,于是忘记自己是干嘛的了,要求偶像怎么怎么。最最最庸俗的就是“我决定取消关注你”。在过去,他对偶像失望想表达自己的态度都没地方说,只能像祥林嫂一样“我们的阿毛如果还在,也就有这么大了……”现在好了,就在你眼皮底下抗议——拉黑、取消关注,留言声明……你发现没有,越是无力的表达,人们越当回事。

原教旨主义粉丝的出现,基本上是精神世界缺失了点什么的结果,用普通话讲就是——有点缺心眼儿。世界上都不生产录像机了,还老把自己当录像带。你说你要有工夫学习点东西,丰富一下自己的心灵,何必非要赖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原教旨主义粉丝还不等同于狂热粉丝,狂热粉丝可能只是想把自己的热情释放出来,并不想去左右偶像,释放完了觉得也挺满足。原教旨主义粉丝既狂热又充满妄想症,虽然人数不占主流,但数目也在慢慢变大。

漫长的贫穷,以及极端的控制欲,构成中国人民的物质与精神世界,会造就很多精神病。当偶粉这种商业关系形成之后,我发现,在原教旨主义粉丝的首领杨丽娟的感召下,原教粉的信徒群体在日趋壮大,只是天资较差,没有成为第二个杨丽娟。不然,娟娟细流,一定能汇成江河湖海。

我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也在回忆自己崇拜过的偶像,有很多,但我从来都觉得他们只是我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而已。他们有让我着迷的地方,至于他们后来做的事情出的作品让我感到失望,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与我何干。顶多是我把他变成曾经喜欢的人而已,因为人家根本不欠我什么,是我上赶着喜欢的。

中国人总喜欢扮演怨妇,到处瞎逼叨叨自己对谁谁失望。为什么呢?因为他的世界里也没别的可说的,现在让他说话的地方又太多了,然后他发现,有这么多地方让自己有机会当人啊。

我从来不喜欢“粉丝”这个词。看我的文字的人,我心里会称他们是“读者”——阅读的人。我认为这是描述他们的精神世界的活动,对我是一种尊重,对他们也是一种尊重。“粉丝”的定义没有任何特征,因为你不知道他在干嘛,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抹杀了一种精神活动,强化了精神病一面。而且,我一直认为,“粉丝”不过是傻逼的一种食物说法。

带三个表 @ 2011-11-24 0:24:20 分类: 杂谈

前段时间去香港,是采访香港国际诗歌之夜。我不会写诗,但这次去香港也是为了了却一个心结,见见当年我上大学时的偶像:北岛老师。我们那代人追求都挺有品位的,偶像一般都是作家、诗人。当年朦胧诗兴起,我没少读诗,但我没有诗人的那种语言天赋,仅仅是阅读,觉得哪些诗句好,还抄在一个小本子上。第一次看到北岛的诗,当然是《回答》,那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至今还在被四十来岁的人引用。

让我感到震撼的倒不是这首《回答》,而是《结局或开始》: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没有别的选择
在我倒下的地方
将会有另一个人站起
我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烁的星群

也许有一天
太阳变成了萎缩的花环
垂放在
每一个不屈的战士
森林般生长的墓碑前
乌鸦,这夜的碎片
纷纷扬扬

在我还没学会如何把一些词连成句子的时候,我读到了北岛的长诗《白日梦》。如今想想,这首诗对我学会某一种语言表达方式或多或少有过影响。以前读古诗,那种能够产生画面的诗句,我认为都是自然风景,比如“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在我的影像里就是一根棍棍和一个圈圈。但是现代诗里面的一种扭曲的非自然景物的画面感我第一次从《白日梦》里感受到。

我需要广场
一片空旷的广场
放置一个碗,一把小匙
一只风筝孤单的影子

占据广场的人说
这不可能

那个年代,诗人很酷,诗歌也很酷,诗的语言带着一种肆意,天马行空。但是自从汪国真老师来到这个世界上,诗歌就沦陷了。今天看来,必须要有一个人用这样的诗歌来过渡,才能让我们远离语言,堕落到言语,把白话文演变成白话病,不能正面阳光直射。如今,我们前所未有地制造了最多的语言,但就像露水一样统统被蒸发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采访北岛老师,自然聊到诗歌的现状,以及语言。北岛说:

特别是1949年到文革结束,汉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那就是长达30年之久的语言控制——中国人曾面临巨大的“失语”状态,所谓的“毛泽东文体”基本上控制着人们的表述方式、思维方式,甚至恋爱方式。从1978年起,以《今天》为代表的先锋派诗歌,彻底挑战并最终颠覆了官方话语的统治地位。我们经历过集权主义的黑暗时期,深知那种恐惧的滋味。而我认为商业化的时代更可怕,它是一个无所不在的怪物,首先掏空人的心灵,用物质生活的满足感取而代之。我想大部分年轻人失去了反抗能力,因为他们不知道反抗的是什么。教育也扮演了某种同谋的角色,让人从生下来就不再有怀疑精神。

现在是全民评论家的时代,同样面临失语。互联网几乎是新版的《毛主席语录》,每个人都是毛主席,只是每个人的语录打开内容完全一样。语言开始变得前所未有丰饶的空洞。北岛说:

在全球化的背后是资本与权力的逻辑,它在操纵着我们的文化、阅读以及娱乐方式。西方资本主义化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程,而在这一历程中,诗歌往往扮演了对资本主义的批判角色,法国诗人波德莱尔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但在中国,从开放到今天的30年,中国经历了从未有过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全盘商业化的过程中,无论知识分子和作家,几乎都没有足够的批判与抵抗意识。按理说,语言本来是全球化的最大障碍之一,但我们发现,全世界面临着相似的语言危机。我在本届诗歌节的诗合集《词与世界》的序言中写道:“如今,我们正在退入人类文明的最后防线——这是一个毫无精神向度的时代,一个丧失文化价值与理想的时代,一个充斥语言垃圾的时代。一方面,我们生活在不同的行话中:学者的行话、商人的行话、政客的行话,等等;另一方面,最为通行的是娱乐语言、网络语言和新媒体语言,在所谓全球化的网络时代,这种雅和俗的结合构成最大公约数,简化人类语言的表现力。”

诗人顾城说过:“语言就像钞票一样,在流通中用旧了,用脏了,诗人就是要把它们一一洗干净。”在如今没有诗歌的年代,人们也就没了“脏”这个概念。每次网络上出现新的流行语,我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博客后台的黑名单里填上这个词,让你丫的留言显示不出来。当初有多少脏兮兮的人向我抗议啊。我,自岿然不动。

在采访中,北岛老师向我介绍,诗歌在俄罗斯非常受欢迎,普希金就像上帝一样。我很好奇,问:俄罗斯和贵国有很多相似之处,曾经诗歌是神圣的,为什么俄罗斯在进入全球化之后没有像贵国一样堕落的那么优雅且沉醉,而是一直热爱诗歌?北岛说:“俄国知识分子有信仰。”

我无意去捍卫什么,如果还有点捍卫的想法,那就是捍卫我自己。我从来不喜欢重复一样东西,互联网对我而言就是一个语言试验场,让我有机会把想说的语言说出来,还不仅仅是观点立场什么的。就像我无意去关注别人在网上说什么一样。

土摩托有一次吃饭的时候说他很佩服我,这个人从来就没有看得起我,因为我总不那么讲科学,这让他很失望。在土摩托看来,这世界有两种人——一种是讲科学的人,一种是傻逼。但他说看得起我,吓得我汗都要出来了,我真担心他说我爱科学。他在新浪微博上说:“三表老师是一个比老罗还执着的人,我一直觉得他是目前我认识的人里面唯一一个还能做到直抒胸臆的人,因为只有他不上新浪微博,不受人情世故的影响。话虽如此,我还是觉得人活着的目的不光是评判,还要享受友情。新浪微博在这方面做得很不错,它几乎把我所有的朋友都拉过来了。”土摩托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古代一则寓言——郑人买履。宁信度,无自信也。生活中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难道脱裤子放屁有什么科学依据?然后我问土摩托:“你为什么去新浪写微博?”他说:“大家都在那里。”

每个人心里都揣着一座巴别塔,
像朝圣一样,
像相互取暖一样,
像临终关怀一样,
走到了一起。
接着,拆掉面前的台阶,
还给上帝。
然后,躺在语言的尸体中,
吸吮着泛着腥臊恶臭的血液,
说,好吃。

带三个表 @ 2011-11-22 21:21:19 分类: 未分类

本站部分资源摘自于互联网,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过以下几种方式联系我们(email优先),我们会在24-48小时之内处理掉。也可以在本站留言提醒。谢谢您的关注。对于转载的文章,我们尽量会注明出处,但是由于本站的早期作者原因,很多文章都没有添加版权链接,如果您发现了,请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们,不胜感激。

这是某个网站的声明,看上去更像是免责声明。我翻译成白话文试试:我们是一个靠偷偷摸摸复制粘贴提供内容的网站,没什么独创性,但是成本低廉,虽然现在网站有几个广告,但还没有发展壮大,说不定将来会有更多风险投资进来,目前还不能给您支付稿费。我们又不愿意主动跟您打招呼,所以肯定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自知理亏,所以一旦您提出版权上的诉求,我们马上就把您的文章删掉,您要是不吱声,我们就睁只眼闭只眼权当什么都没发生。反正您的那些文字也不值什么钱,您要求我们删掉我们肯定删掉,但绝对不会支付什么稿费给您。

我发现现在耍流氓都越来越有法律意识了。类似侵犯我的版权的网站,每隔一段时间就出来一次。而且我发现,在这个网站的“联系我们”的介绍里,只留下一个QQ号码,MSN和邮箱无法显示。前面的声明里还说email优先,我想问问这个网站,您的邮箱都不显示,怎么优你妈逼先呢?耍流氓就耍流氓吧,还鬼鬼祟祟的。最有意思的是,这个网站的定位是:“做有思想深度的文摘网站。”您都思想深度了,能不能在版权上捎带深度一下呢?或者说在做人方面,能不能舒展一点,别跟趴在厕所门偷窥一样。

因为你们肯定来看我博客,所以我们维权的想法贴在这里,你们看了之后请立刻删掉,一个如此猥琐的耍流氓网站,转载我的文章我认为是对我的一种侮辱。如果您大大方方抢劫,我到挺佩服您的。记住,我会回去复查的,必要的时候采取点别的手段。嗯哼。

带三个表 @ 2011-11-22 1:08:18 分类: 杂谈

罗老师砸冰箱,让我联系几家报纸的记者去现场采访,我找了六家本地几家日报类报纸,有两家间接回复说:西门子是我们的客户,采访也发不了。另外四家媒体来了三家,我没有去搜报纸是否刊登出来,反正有两家说蓝色光标公关公司出面给灭了。

我的记忆回到了2008年,三鹿事件导致奶制品业的多米诺骨牌倒塌,就在三鹿出事之前,伊利的一个做市场的朋友还劝我每天早上喝一袋伊利牛奶,说喝牛奶好处多多。第二天伊利也被曝光牛奶里含三聚氰胺。我问那个朋友,我还喝吗?那时候我在为《你丫真狠》寻赞助,国产牛奶赞助这个片子在合适不过了,小一两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多狠啊。从那时起,我再也不喝国产牛奶了,酸奶也不喝了,喝咖啡只喝双份特浓……从小家里的教育让我记住一件事儿:记吃,同时也要记打。

所以,后来我看媒体在连篇累牍报道蒙牛和伊利在养牛、牛奶加工方面如何如何天然、原生态、卫生……我就想吐。我忍着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和专题节目看完,参与摆平这类事件的人你们的孩子就不会得肾结石吗?这事做的也太明显了。

公关公司这个机构的出现,恰恰是填补政府权力真空的结果。一个企业出了大事,都找政府出面摆平,不合适,政府已经干不过来坏事了,干嘛替你企业背黑锅啊,除非你给点好处,但有时候为了自己廉洁的形象不能什么事儿都替你铲平,所以就有了公关公司。一些大企业,通过各种营销在公众中塑造了一个良好形象,一旦出点负面新闻,不能像牛根生那样耍无赖,必须用一种优雅的姿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状态下把火扑灭——公关公司就是一个特洛伊木马。

你们中国人民吧,是全世界最好的人民,每一个掌权者都该感谢你们,几千年来一直任人宰割,上哪找这么好的人民啊,关键是还生生不息,繁殖能力极强。陈胜吴广不过是极少数异类,没啥大不了的。如果当年有蓝色光标公关公司,秦二世发一道圣旨,给陈胜吴广几条鱼,齐活了。

其实老罗不管怎么折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看来西门子也挺害怕,动用了贵国唯一一个上市的公关公司来摆平,感觉像大炮打蚊子。但是平等,不是摆出来的。

看我博客的人当中一定有公关公司的人,我不会诅咒你们得肾结石的,这种公司的性质就是这样,没坏事的时候,可以粉饰点太平,出现坏事的时候可以不用道德来约束自己,因为它的性质就是这样,契约、交易,符合商业社会的最基本规则。只是,如果你们赶上一个没有责任感的企业,也跟着一起干缺德事而已。

我想象着,过段时间西门子会推出一款广告:一台冰箱婀娜地矗立在电视荧幕上,一只优雅的手轻轻把冰箱门关上,此时传来一个来自动物世界般的画外音:你的小门挺紧的。

带三个表 @ 2011-11-20 12:04:37 分类: 杂谈


姿态重要,姿势更重要。


来,镜头往上推一下,给我个特写。


怎么样?有点老虎伍兹的身段吧。


砸完后与西门子的保安亲切合影。

为了看罗老师砸冰箱,我一夜没睡。因为砸冰箱的时间定在早上九点,罗老师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雄赳赳气昂昂地奔赴西门子公司。我必须去,罗老师因为我出差,延后一周砸冰箱。我家的冰箱跟罗老师家的正好相反,门关上之后打不开。如果以后有人投诉打不开冰箱门的活动,我倒乐意把我家的冰箱捐出去砸了。

在此之前,我联系了一些媒体的社会新闻记者,结果很多报道文化艺术的记者主动请缨,说这属于行为艺术,不该归社会新闻报道。别急,这件事最终会变成一门艺术甚至娱乐。甚至,将来,西门子公司可以搞一个全民健身砸冰箱大奖赛,看谁砸的快,砸的碎,一等奖可以获得西门子冰箱贴一枚。当然,还有媒体告知:西门子是他们的客户,将不予报道此类事件。

昨天晚上,跟罗老师吃饭,老罗有点如临大敌的感觉,他砸冰箱布置得可谓周密,各种最坏的结果他都想到了,甚至想到了被拘留。我当时就说:不会的。事实上我一点都没担心西门子会动用公司或者政府的暴力工具来镇压老罗的砸冰箱行动。今天的一切证明,西门子确实没有把老罗砸冰箱当回事。可能你会说,西门子的形象还要不要了?

我相信,看我博客的人一定有不少人在大企业工作,不管是国有的、私营的、合资的还是外企的,你们可能都会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公司在面对企业形象或产品危机时应对的策略,换句话讲,越是百年老店,越是阅人无数,越是有应对办法。如果动辄有人就去公司门口砸东西来要求权益,公司就受理的话,那企业别生产了。所以说,西门子如果接招,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这里面有个成本问题,为了老罗们去更新某项技术的投入远远比负面舆论带来的市场损失要大得多。

一件产品出了问题,首先企业会根据买卖双方自动形成的契约,来承担他该承担的责任,比如更换产品、维修产品、承担损失乃至承担刑事责任,都是有可能的。但罗老师的做法并没有按照买卖双方形成的责任关系的程序来进行。而是要求西门子承认它的冰箱有问题。我认为西门子压根就没把这件事当回事儿。在西门子看来,我应该给你维修冰箱,甚至换一台冰箱,都可以接受。错误是不能承认的。

把罗老师逼上砸冰箱之路的动力是罗老师的性格。最初他只是在微博上发了句牢骚,没想到引来众多响应,于是罗老觉得自己有责任跟西门子理论一下,理论完了告诉大家一个结果,也算是一种代言,我认为这符合老罗的性格。换我的话顶多挤兑挖苦他们几句就算了。但是老罗忽略了这种契约关系形成的具体程序,再加上西门子在解决危机时采取的一些不当手段,让老罗火冒三丈,牛脾气上来了,便走上了砸冰箱之路。

老罗跟一个普通维权者的区别在于,老罗仅仅是知名的弱势个体,他只是能做到一般消费者所不能达到的影响度,但这个影响度还不至于让西门子这样的企业感到心惊肉跳——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他们肯定对付过全世界各种各样的刁民。

我们每个人都是消费者,消费权益随时可能受到侵害,当我们的权益受到侵害时,我们不能像老罗这样通过影响对厂家施压,逼着他们更正过失,有时只能忍气吞声。

中国人维权意识也不过是在最近这二十年形成的,怎么维权,有时候方法还不得要领,我觉得,除非是三鹿奶粉这样的恶行社会事件,一般的维权事件,厂家真的不会当回事,因为我们没找到他们的命门。砸冰箱也好,砸宝马也好,必要时,是要砸的,是要通过社会舆论给厂家施加压力。忘了是哪位姓江的领导人教训香港记者时说的那句话:“too young!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我们的维权方式低级,也是符合国民整体素质的。看似砸东西像一场闹剧或行为艺术,可是有别的更好的方法维权吗?没有。大概要过好多好多好多年,那时候,我们维权的时候都能找到对方的命门,看准他的锤子(四川人不许笑),再给他一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