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2 » 五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2年5月的日志

插播一个T恤衫广告:“初刻·不许联想”今年第二批新款T恤悄然上架,共六款,今天上架的四款是:嚎叫(男款女款)、超人孙悟空阿童木(男款女款)、爱的符号(男款女款)、老大哥。有兴趣的同学去看看。

两年前,我开始厌恶在网上发表对新闻事件的看法。因为在我看来,目前发生的新闻事件都是因为一个原因引起的,如果对事件本身做出一次评论,就不用再做第二次、第三次评论了。过去我没看明白根本原因,所以有什么事件发生,总要说上一嘴两嘴。后来明白了,就懒得说了,说来说去都是一个原因。不管是一些触目惊心的社会问题,还是一些鸡毛蒜皮事件被网络放大之后,究其原因,都是一回事。你会说,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傻逼呗。

我对发表看法已经没什么兴趣了。过去一看到这样的事情仿佛打了鸡血,必须说点什么,现在我觉得恶心。反正有越来越多的公知、精英、名人参与其中,也不多我这一嘴,能闭嘴就闭嘴,有那工夫修理、撩拨一下黑猩猩,乐趣远远多于参与公共讨论。这也是你看我博客发现我把注意力放在修理各种黑猩猩上的原因。

很多人猜测,是我害怕了,更有妄想狂认为我一定是被叫去喝了一回茶。记住,但凡被叫去喝茶的人,都要有一定的标准,我参照那个标准,还差得远着呢。而且,一旦被喝茶,你会被告知不能再肆无忌惮发表任何言论。那些没喝过茶的傻逼们,你们最好努力争取被喝一次茶,就知道怎么去判断别人了。乖哦!

我现在喜欢看笑话,比如网络上各种嘴脸的表演,我拿个小板凳,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坐在VIP的位置上,托着下巴歪着头——就像柴静老师跟人面对面采访时的姿势一样——倾听着来自各方精英、伪精英、未精英们的表演,又不收门票,何乐而不为呢。客观地讲,他们都是天生的表演天才。

于是,邪恶开始从我的内心慢慢滋生,我计划拍一个网络三部曲,第一个已经写完,讲网上傻逼的。第二个写网络精英的,我正在收集素材,包括活跃的精英甚至我周围的朋友兼职精英、名人、公知的,我都会把你们写进去。这不是我不厚道,是你不幸的符合了某些标准,你的故事我好了解哦。第三个是写×××的,还没想好。

我早就不喜欢对某个事件发表看法以及对某个事件的看法发表看甚至对某个事件的看法的看法发表看法了。如果您对看法感兴趣,可以去看看《大家看法》,别他妈骚扰我。况且,脑袋长在你的脖子上又不是长在你的睾丸上,你就不会动动脑子吗,又不会精尽人亡。

插播另一个广告:《不许联想》iPad版上线,使用苹果的人可以下载阅读。下载地址:在这里

带三个表 @ 2012-05-20 0:03:48 分类: 挨个祸害

插播一个招聘广告:

初刻网站招聘:网页设计(偏平面方向)和摄影师(主要为静物拍摄,部分为模特拍摄)。有意者请发邮件:pkuhui(at)163.com。

陈晓卿现在红了,因为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每晚播出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他是总导演。一个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三不怕吃的民族,看到这样的片子,能不忘记元素周期表吗。所以,这部纪录片的收视率已经超过了目前播出的任何电视剧,眼看就超过了“中国的舌尖上”的娱乐节目“非诚勿扰”。这几天,是个人类跟我说话都要提到这部纪录片,提到陈晓卿。方舟子这个公共频道总算换成了陈晓卿,人们的舌尖上俨然都是他在翩翩起舞。

但是陈晓卿红了你也看不出来,因为他的肤色……你懂的。所以他比谁都亏,人家是红得发紫,他怎么红都还是本色,不管怎么外漏侧漏泄漏都看不出来。

昨天,有四家媒体打电话给我,要采访陈晓卿。好多人八百年不联系了,突然找我,肯定没什么好事,所以一接电话我就说:“我已经把陈晓卿电话贴到博客上了,你自己联系好伐啦。”

记得纪录片频道开播,我去采访陈晓卿,他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总是往门口张望,感觉像偷偷摸摸做坏事,怕警察发现一样。我问他怎么回事,陈晓卿的脸上泛起一片黑晕,说:“今天下午不是说还有两家媒体来采访,怎么还不来呢。”陈晓卿就是在心不在焉的状态下前言不搭后语跟我聊了起来,等下一个媒体记者来了,他特别不客气地把我赶走了:“对不起,这位美女记者家住得比较远,我要先接受她的采访,反正你也会瞎编,你先回去吧。”我怅然地走出纪录片到的办公室,脑后飘来一句婚后的男中音:“你看咱们晚上吃什么呢?”

《舌尖上的中国》开播后,我们三联的视频部希望能给陈老师拍一个短片,但是摄像和记者拍完之后回来一看,什么也看不清。最后只好联系附近的看守所,借了一间小黑屋,打开强光灯,总算把他拍出来了。以后电视媒体想采访陈老师,切记切记不要省电。

现在陈晓卿虽然看起来不是红的,但是言谈话语会告诉你他的走红状态:“我终于可以选择媒体接受采访了,以前看那些明星都挑媒体接受采访,羡慕得不得了,我也有今天了。”所以,那些想通过我要采访陈晓卿的记者,我直接告诉他们:“陈晓卿现在只接受《基督山科学箴言报》这个级别之上的媒体——比如中央电视——的采访。”

今天我见陈晓卿,有个他的女粉丝缠着我要陈晓卿的签名,我说陈老师以前没红过,估计现在还不习惯给人签名呢。女粉丝说:“我马上要结婚了,希望他的签名能做我的结婚礼物。”你说现在人们怎么都这么没追求呢,你不要玛莎拉蒂,不要LV,不要钻石,非要什么陈晓卿的签名!

见到陈晓卿,把他的女粉丝索要签名当结婚礼物的事情告诉了他。陈老师的脸上瞬间又泛起了一阵黑晕,紧张的到处找签字笔。这业余红人就是这样,常用道具都不随身携带。最后,陈晓卿工工整整在纸上写了八个大字:“珍爱生命,远离舌尖。”这个可怜的姑娘啊,你今生少了多少乐趣啊。

我好久没见老男人了,长的快一年了,短的也小半年了。主要是我现在喜欢宅,一段时间不见,再见到他们会有小别胜新婚,阔别胜重婚的新鲜感。老男人们还那德行,只是有人红了,有人更红了。老六依然端庄,但鼻梁骨周围掩盖不住他的扬眉贱出窍,他的酒量仍在不断递减。王小山为了能上我的电影,整整减掉了15斤肉。我说:“这次你有12场戏。”他说:“这么多?有喝酒的戏吗?”“没有。”“没有你弄这么多戏干吗,加两场喝酒的戏。”我又得改一遍剧本……

对一个经常用一个长镜头把婚庆场面拍下来的中国广播电视大学婚纱摄影专业的高材生陈晓卿来说,拍和吃有关的纪录片,简直是太容易的事情了。作为当代吉野美食家,当他有一天发现眼前的食物都不是食物的时候,就拍出了《舌尖上的中国》。这可能是该片现在收视率高的原因。

吃完饭出门,陈晓卿小声说:“你说我现在都黑的发红了,是不是我给媒体写的美食专栏稿费后面该添个0了?”我问:“你原来一篇多少钱?”“150块,这还是总编辑特批的。”

你说他从事自己擅长的拍婚庆长镜头录像工作多好啊,现在人们结了离离了结结了离离了结的。非跨界写什么专栏,唉。

带三个表 @ 2012-05-19 4:25:03 分类: 闲扯

这半年,我学会了耐心。就是因为拍电影的事儿给练出来的。

我过去做事情喜欢短平快,不喜欢拖沓。要么不做,要么赶紧的。但从去年我萌发了再次拍电影的念头,就一直受着折磨,最后从折磨变成了磨。

去年7月,我大学同学开了一个饭馆,让我去吃饭。吃完饭之后,同学坐在我面前开始扯淡,主题是他的艺术人生+东方之子——讲述老百姓自己的艺术生涯。他毕业后的创业经历颇富戏剧性和黑色幽默感,我听得入神。当他最后用一句话总结这三十来年的艺术人生时,我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干吗不把他的故事改成剧本呢。回家之后,我就开始构思这个剧本。三个月后,剧本写完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找钱把它拍出来。

过去我拍小电影,要么没有成本,要么是有人给我投资。但这次必须要自己动手去找钱。我是一个不会谈判不会交流的人,也不是面对一个陌生人侃的云山雾罩的那种人,但是没有人来帮着我做这件事,我只好硬着头皮去挨家挨户去磕。换一个人这是家常便饭,换我就是让我发怵的事情。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忽悠一个人,让他相信我确实能把这件事情做好,或者说让他觉得要不给我投资都对不起祖宗八辈——我真没这个忽悠本事。

我掐指算了一下,从去年10月开始到现在,我谈了一共15家,谈的我如绝望的主妇,每次失望地从一个豪华写字楼里溜出来,我都萌生放弃的念头,算了,你没戏,要不你去整容院把自己整成一个冯小刚,要么别玩了。

可是我又非常想把我同学的这个故事拍出来,你说这有多纠结啊。终于,有几家公司对我拍电影产生了兴趣,有一个公司的老总专门从外地跑到北京,跟我谈赞助的事情,那感觉像什么——好像义和团看见了黄岩岛上插上了大清王朝的龙旗——我又看到了希望。

我希望能跟一个门户网站合作,就这么几家门户网站,因为我是个有尊严的人,所以不会考虑新浪,跟其他几家网站谈,有两家觉得我有熟人,以为能谈成,结果人家给我讲了一堆关于微电影的大道理,间接把我拒绝了。

我一直认为,现在网上的微电影就是毁掉这个产品的毒药。一个几分钟的为电影,讲不出什么故事来,还要带一个广告,你忽悠傻逼网民,一次两次可以,次数多了,连我养的黑猩猩都能看出来你这是把观众当弱智来对待,慢慢就不看了。但互联网公司都急功近利,靠这个赚钱,无可厚非,但是失去用户比什么都可惜。竭泽而渔的事儿我不干。有一家专门拍微电影的公司跟我说,给你30万你拍一个十分钟的短片好不好?我说你给我90万我给你拍一个90分钟的长片好不好?但人家不这么算账,他们靠的是片头广告,打包销售。

最后,腾讯雪中送炭,伸出援助之手。如果几个月后你在网上看到了我拍的小电影,你应该知道谁在帮我忙了。当然,在跟腾讯的合作过程中,也是拖了很长时间,但总算顺利完成了,这期间揪着我寝食难安。凡是见过我的人第一话都是:你怎么瘦成这样了?唉,为了国产电影的繁荣,早一天拿诺贝尔,我掉这几斤肉又算什么呢。

因为过去的做事方式是快速的,心理上还没有太多准备可能就把事情完成了,来不及想那么多。但这次太磨人了,节奏一下慢下来了,我就有点受不了了。所以相当长的时间我在调整节奏,跳惯了快三突然跳慢八,不抓狂算怪呢。

剧本也在磨,改到第十遍的时候,我觉得可以拿出手了,便给一个专业编剧看,结果人家电话里劈头盖脸就把我骂了一顿,这个有问题那个有问题。我只好又改,又改了十几遍,但还觉得有问题,又请教了一圈人,人家提了一堆问题和建议,又改了十几遍,总算觉得可以了,再给人看,人家又提出一大堆问题,于是又改了十几遍……我每改一遍,都会保留一个版本,看看能改多少遍。现在这个文件夹里有五十来个版本了。最初的那个故事跟现在的故事已经是两回事了。如果将来你看过之后还觉得不好,那只能说我是能力有限责任公司的了。

在我磨这个剧本期间,我又想出了四个剧本的梗概,其中一个已经写完了。另外三个抽空会把它写完。其中有一个跟摇滚有关,但又说的不光是摇滚的事,而是关于残酷人生的事情。

如果顺利的话,6月底我会拍完手头的这个电影,一个主旋律没法再主旋律的电影了。9月份希望能顺利上线。目前能透露的是,胡淑芬老师是男主角,王小山是男配角——这次他以打人为主,蒋方舟老师女配角——她以撒娇为主,端庄矜持的老六会客串——他以犯贱为主,他不愿意我就绑架过来。还有很多客串暂时保密,出乎你的意外哦。其他主要演员都是专业的。剧中出现的人肉屏风或者只有一句台词的随便大街上抓一个就行——幸运的是,恰好那天你在大街上溜女朋友……

带三个表 @ 2012-05-15 2:51:00 分类: T恤

今天的T恤衫赶在夏天到来之际上架了,目前销售效果很好,很多尺码都断货了,本月25号左右会把断码的补齐,到时大家可以去浏览一下

有不少同学发来邮件,询问是否还征集图案。当然,我没别的爱好,不爱音乐,不爱电影,不爱写字,不爱上网,就喜欢做T恤,看你们把我的T恤穿在身上,我跟拿了诺贝尔——瓷砖一样自豪。关于征集T恤衫的具体操作你们可以到这里看看,有详细说明。我对图案的要求比较高,投稿需谨慎。您要不会设计,请不要勉强。比如类似下面这位同学设计的“大国崛起”,就不要投给我了,您直接贴到成人保健商店的橱窗上就行了。

好吧,期待您的作品。来搞发送到teeeeshirt(at)gmail.com。
不管是否采纳,我都会由衷地对您说一句:那谁,你真行。

带三个表 @ 2012-05-13 2:55:18 分类: 挨个祸害

如果你有幸遇上大仙,那你一定在酒吧。对大仙来说,生活就是喝酒、写诗,他的生活空间无非是床和酒吧。

大仙的笔名叫王俊,80年代是圆明园诗社的诗人之一。见过麦当劳的人可能不知道,80年代,作家和诗人就跟现在的玛莎拉蒂和爱马仕一样,深受那时候的郭美美们的喜爱,大仙就是其中的玛莎拉蒂之一。

但是,就像你知道的那样,诗人永远都是一个不靠谱的群体,大仙是这群不靠谱的玛莎拉蒂中的极品。

插播一条招聘广告
XX信息科技公司,现招聘:
销售总监: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八年以上工作经验,五年以上系统集成销售经验。计算机专业优先考虑。
项目统筹助理:大学本科学历,有出版工作经验优先考虑。
网络销售助理:熟悉网络营销概念,有网店管理经验优先考虑。
工作地点:广州
有意者请发邮件到vcvincent(at)gmail.com

当年《北京青年报》的总编辑是个文学青年,招编辑记者必须有一定文学功底,你可以想像,像王朔这么大的腕儿,应聘都被《北京青年报》拒之门外,可见这家报纸的门槛有多高。据说大仙去面试的时候,总编问他有什么文学方面的特长,大仙说:“我是个诗人。”总编就说:“那你朗诵一首你写的诗。”大仙张嘴就来:“心不和爱一起走,说好就一宿。”总编一听立刻打断大仙:“成,一宿就一宿,你明天来上班吧。”就这样,大仙成了《北京青年报》记者,鉴于他不爱运动,总编把他分配到体育部。

体育并不是大仙最擅长的报道领域,最主要的是,大仙并不喜欢体育,但是这世界没有能难倒大仙的事情,任何运动项目他都能搞定。

大仙报道最多的是足球,但是他从来就没摸过足球,也从来不看球。1992年欧洲杯,大仙采访北京足球队守门员路建人,大仙问路建人:“你觉得这次欧洲杯哪个守门员最牛逼?”路建人说:“当然是苏联队的达萨耶夫了。”大仙闻听:“行,谢谢,再见。”便撂下电话。旁边的主任一听就急了:“我说大仙,你怎么不问问人家达萨耶夫到底怎么牛逼?”大仙理直气壮地说:“他哪儿知道达萨耶夫怎么牛逼,得由我来替他写。”

领导派大仙采访北京队的高洪波。大仙到了训练场,发现球员正在训练,根本没法采访,大仙一看表,饭局马上就开始了,这怎么办?恰好这时候球出界,高洪波过来捡球,大仙终于可以跟高洪波说上话了,便问:“挺累的吧?”高洪波点点头。大仙转身便奔赴饭局。第二天,《北京青年报》用了半版的篇幅登了一篇大仙的独家专访高洪波的文章《冷面杀手高洪波》。他写《浪子高峰》也是如法炮制。有一次大仙采访国际象棋冠军谢军,电话打过去,是谢军妈妈接的,谢妈妈说:“谢军已经睡了。”大仙说;“谢军晚上吃的什么?”谢妈妈说:“饺子。”第二天,《北京青年报》上有一篇一千多字的谢军专访。后来谢军见到大仙,说:“你那篇我的采访写得真好,把我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每逢重大足球赛事——世界杯、欧洲杯,我都喜欢看《北京青年报》的报道,尤其是大仙的报道,绝对独家,和任何一家媒体的报道都不一样。多年后,我认识大仙之后才知道独家的秘诀。

大仙不会英文,26个字母只认识25个,但每逢大赛,报社都派他去现场采访。赛后新闻发布会,双方主教练接受记者采访,人家用的都是英文,即使不是英文,也是意大利文、德文、法文、西班牙文或者什么文,绝对不会有中文。大仙完全听不懂,但是又要写报道。于是大仙练就了解读面部表情的本事。赢球的教练什么表情,输球的教练什么表情,通过他的揣摩和想象,基本上就变成一篇报道了。当全世界的赛后报道都如出一辙的时候,只有大仙的报道独此一家。

还有一次,大仙去瑞典采访女足世界杯,在斯德哥尔摩接到单位的指令,采访结束后立刻奔赴法国采访法网。当大仙去法国驻瑞典大使馆办签证的时候,麻烦来了,法国使馆工作人员告诉大仙,如果去法国,必须回中国签证,不能从瑞典直接去法国。但如果这样,等大仙再去法国,法网已经结束了。但是没有什么能难倒大仙,大仙清了清嗓子,开始唱歌。你们都知道,《义勇军进行曲》就是抄的《马赛曲》,于是大仙在这两首国歌之间自由转调,以示中法之间的友谊。一遍又一遍,唱到签证官彻底崩溃,最后优雅的法国签证官气急败坏,手起章落,把大仙从大使馆轰了出去。大仙直奔巴黎。

以前听《北京青年报》的朋友说大仙采访甲A是从来不去现场,也不看电视,第二天一样会有详实的报道。我问大仙,你是怎么写的?大仙说:“比赛开始,我就上床睡觉,让我媳妇盯着。比赛结束我醒了,就问我媳妇,郝海东是不是又进球了?进球后是不是又伸出一只手指指向天空?国安队后卫是不是又跟裁判矫情了?今天外面是不是下雨了?”媳妇说:“是。”大仙说:“够了。”于是伏案疾书。第二天《北京青年报》上体育版头条《郝海东剑指苍天 国安队雨夜完败》。

就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体育记者,大仙却在过去20年中写过过一篇最深刻的评论中国足球的球评,胜过其他人一百篇球评:“密集不能防守,防守不能反击,平行不能站位,带球不能过人,下底不能传中,头球不能摆渡,包抄不能到位,边路不能突破,大脚不能长传,梅开不能二度,帽子不能戏法,小组不能出线。”

大仙是《北京青年报》的一道风景,他当年在报上开随笔专栏,谈论的都是虚头八脑人生小感觉,蛊惑了不少文艺女青年。我虽不是文艺女青年,但仰慕大仙已久,一直追着大仙的文字看。大仙写随笔,总给人拧巴中直冲霄汉的感觉,而且,他的随笔短小精悍,从来都500字内解决战斗,这经常挑战各家报纸的排版工的技能,为此,不少排版工因为无法排大仙的文章而被迫下岗。大仙的随笔主要成分无外乎唐诗宋词、当下歌词、流行语。看他随笔你会知道现在流行什么。

大仙有一次跟我说,我现在已加入乐评人的行列了。大仙经常逛唱片店,每次都买一摞唱片,他嘴里冒出的歌手或者歌曲的名字你从来都没听说过,对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有一次,我去大仙常去的唱片店买唱片,聊到了大仙,我这才知道其中的奥秘。卖唱片的小姑娘说:“你是说那个诗人大仙啊?我们都认识,他每次来都买很多唱片,然后在门口把唱片塑封撕开,把光盘扔到垃圾桶里,带着封面回家。”大仙回家后,花一晚上的时间把歌词都背下来,第二天报纸上的随笔、专访中就能知道大仙最近买了哪张唱片。

不过,大仙还是喜欢听音乐的。有一次,大仙打车回家,广播里正放一首歌,还没放完,就到家了。大仙对司机师傅说:“麻烦你在我家楼下绕两圈,等我把歌听完再下车。”

据说,当年去《北京青年报》工作的姑娘,进门后第一件事就问:“谁是大仙?”当有人指给姑娘们看的时候,姑娘们的反应基本上是:“天哪,怎么长的跟座山雕一样啊。”大仙啊,你可知否,有多少姑娘们的心在瞬间被你撕碎。

有一次我去报社找大仙,同事说他在咖啡厅呢。我去咖啡厅,大仙正坐在一个美女对面唾沫星子乱溅。我等了足足一个时辰,大仙才放过那美女,一脸严肃地跟我:“我一直劝她做一个阳光型怨妇,她就是不听。”

大仙喜欢跟文学文艺以及二逼女青年混,二十年前,见到大仙,他周围堆满了各种二十出头拧巴、不靠谱的怨妇美女。二十年后,他周围仍然是堆满了各种二十出头拧巴、不靠谱的怨妇美女。铁打的大仙流水的怨妇。而且十次有九次,这些涉世不深的美女已经被大仙灌的东倒西歪。一个舌头已经打成了蝴蝶结的美女含糊着说:“仙儿老,你怎么跟我贴的这么近?”大仙说:“我这叫促胸谈心,不促在一起,心怎么交流?”美女说:“那你跟我再近点。”当这些美女接二连三被大仙放倒之后,大仙看着地震后一般的美女废墟,感慨道:“人生就该如此不靠谱。”然后转身到吧台,把单买了,拂袖而去。

大仙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所以跟美女促胸谈心的时候总能让美女们感到一股股暖流涌向心田,随风潜入夜,润肺细无声。当然,一些拧巴过头的美女有时候也让大仙感到烦躁,有一次,一个美女缠着大仙怀疑人生,大仙急了:“你那破鸡巴人生有什么可怀疑的!”这美女获得真传,后来专门破鸡巴去了。

有一次,我在《北京青年报》看大仙的报道,说国安队失利主要有四个原因,但看完报道一共才三个,这是咋回事?后来才知道这背后还有一个故事。

在发这篇稿子之前,大仙在饭局上正在跟一个美女怀疑人生,美女刚刚失恋,表情像是刚刚用苦瓜片美容之后,大仙端起酒杯:“要化悲痛为酒量,除了啤酒,我们可以把一切置之肚外。人在江湖走,谁能不喝酒;人在江湖混,谁能不郁闷;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性交……”就在大仙进入状态之时,突然手机响了。是报社照排的小姑娘打来的,“大仙,你那篇稿子涨了300字,怎么办?你在哪儿?能回来改改吗?”大仙眉头一皱,真是煞风景,这刚跟女孩谈起人生,怎么那边稿子就涨了,我肚子还没涨呢。

大仙说:“涨了就往下删。”
小姑娘说:“怎么删啊?我哪知道哪句有用哪句没用?”
大仙说:“我的稿子你都排了3年了,哪句有用你还不知道?”
小姑娘说:“我只管照排,又不是编辑。”
大仙说:“这年头培养一个读者怎么就这么难呢?”
小姑娘说:“您快点吧,就剩您这个版没签呢。”
大仙说:“我告诉你怎么删,以后记住,不要在我谈人生的时候打电话。你从涨出去的地方往回数,见到第一个句号,把后面的都删掉就成了,以后我的稿子,凡是涨的,都这么删。”
小姑娘说:“那以后要是亏了呢?”
大仙:“亏了你找我以前写的文章,随便找一段补上就行了,我写的东西都是互相兼容的。”

国安队失利的第四条原因就这样被扼杀了。

大仙出过一本书,叫《先拿自己开涮》,然后约某报书评版编辑吃饭,饭后,大仙说:“你们报纸要是不发表一篇我这本书的书评,就不是真正的书评版。”编辑点头称是:“是啊,您老混了这么多年,成就一本书,应该好好介绍一下。可是……”编辑露出为难状,“谁来写书评啊?”“我的书只有我写书评才是最真实的,别人都不知道我怎么想的。”编辑一听,立刻皱起眉头,“我编了这么多年的书评,还从来没有遇到自己给自己写书评的,读者看着多别扭啊。”“这个好办,我写完了书评,署上张艺谋的名字不就完了。”

后来,报纸上给大仙写书评的人都是大腕儿。

带三个表 @ 2012-05-11 13:43:36 分类: 闲扯

我博客上有一个分类,叫“挨个祸害”,内容以贬损我周围的朋友为主。很多朋友认识了快20年了,性格习性我已经了如指掌,现如今,他们多半都成了文化明星,活跃在自己的领域及互联网上,常常引无数粉丝竞折小蛮腰,让秦皇汉武都逊了不少风采。

过去我写这帮坏蛋,读者没什么感觉,因为知名度不够,现在好了,他们都变成了艺人。于是,我起了邪念,挨个把他们祸害一遍,然后出成一本书。

朋友一般都是用来挖苦、贬损、挤兑、蹂躏、打击、祸害甚至是出卖的,我身边有这么多的资源,干吗不利用一下呢,而且这是我的强项。

所谓祸害,就是以这些人的生活点滴为蓝本,添枝加叶,虚虚实实,让他们尴而不尬,让他们的形象来源于生活却又低于生活,彻底击碎你对他们无端的崇拜。

我想好了,写完之后,我要让每个被祸害的人给我写140个字,多了他们现在也不会写了,连在一起就是序。然后找个漫画家,把他们的德行跃然纸上。

带三个表 @ 2012-05-09 2:35:58 分类: 挨个祸害

一个出生在吉林省四平市的王小山,他的人生过得并不四平八稳,长期以来酒精的陪伴,让他每天都是晃来晃去的。有一次他喝高了,朋友打电话说:“小山,你知道吗?日本海啸地震了。”小山吃力挣开他睡意朦胧的星辰般的大牛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北京不是一直地震吗。”

从我认识王小山那天开始,他处在清醒状态和混沌状态的比例就像中国的特权阶层和非特权阶层之间的比例一样。第一次见王小山,他就说:“你原来在网上骂过我。”我记不清什么时候骂过他,因为他在网上红的时候,我还不知道网上有BBS。不过小山很大度,就像曼奇尼和弗格森刚刚吵完架之后还要握手一样,很礼貌地说:“没事,我不介意,你骂的对。”我松了口气,接着他又说:“我招你惹你了你骂我?”

小山是个仗义疏财的人,浑身的江湖义气。在他来北京之前,就对他有所耳闻。你想想,当很多人都混成网络精英之后,互相羡慕嫉妒恨甚至公开反目成为天敌仇家用一种八岁小男孩的方式玩着成人世界的恩怨游戏使这个世界变成无聊的网络江湖之后,只有王小山像一个麻将里的会儿一样,跟他任何一个朋友的仇家都能混的很和谐。它不仅是个会儿,而且还是个混儿。

我第一次跟王小山吃饭,他就坐我对面不停地推荐《武林外传》,我问他这个剧好在哪里?他说:“宁财神是我哥们,他这部剧非常好。”我又问:“是啊,好在哪儿呢?”王小山说:“我跟宁财神很早以前就认识,在一个论坛上混过,他这部剧写得非常好。”我说:“对啊,到底好在哪里呢?”王小山红着脸说:“宁财神写得非常好,你要去看看,他写了80集。”我说:“对,可是到底好在哪里啊?”王小山说:“你急死我了,你怎么听不明白,宁财神你知道吗?原来在网上混,我哥们,他这部电视剧写得非常好。”我说:“对对对,没错,可是这部电视剧到底好在哪里,你没说清楚。”

我转头的工夫,王小山不见了。我估计他去给宁财神打电话询问到底怎么好了。没一会儿,王小山吃力地从桌子底下爬上来,非常认真且费劲地用他似乎短了半截的舌头说:“宁财神是我的哥们,我哥们你知道吧?他的《武松外传》写得非常好。”然后又从饭桌上消失。没一会儿,王小山又从桌子底下爬上来,喘着粗气敲着桌子厉声喝道:“宁财神是我的哥们,他的《武松打虎》写得非常好!”早说呀,我哪知道施耐庵是宁财神的笔名啊。

王小山喝酒不要命,酒精是矫正他地狱和人间的仪器。他是那种典型的喝大之后毫无酒德的人,我就不喜欢借酒撒疯,我认为这类人too young too simple,sometime naive。有一次,丫喝大了,把在座的人挨个骂了一遍,祖宗八辈都掘出来了。我很生气,回家后写了篇博客,正好第二天是愚人节,我就说今天王小山过生日,请打电话或发短信祝他生日快乐,然后把他电话贴了出来。虽然我这做法不太厚道,但我也想不出该怎么提醒他了。到了下午,小山电话里说,今天收到了404人的生日祝福和50个求证是不是王小山的电话,整个一天什么都没干。求你把博客删了吧。

酗酒让王小山变成了三高,山媳对此不知动用了多少酷刑,但收效甚微。有一次,有人叫小山喝酒,馋虫上来了,但媳妇的犀利目光和手中的狼牙棒让王小山望而却步。百抓挠心之间,他灵机一动,说:“我四平的同学打电话说今天结婚,我得回四平。”逃出魔掌之后,小山直奔火车站,买了一张去四平的火车票,然后直奔饭局,一直喝到不知有秦汉为止。第二天下午,小山来到街上,找到一个查酒后驾车的警察,说:“我吹一下。”吹完后,警察说:“你没喝酒啊。”这样,小山才踏踏实实回家,然后把火车票交给媳妇。媳妇凑到跟前一闻:“嗯?你是不是喝酒了?”小山一惊,忙说:“没有啊。我跟你说,这次我特别坚定,滴酒未沾。”“不可能。”山媳举起手中的狼牙棒:“你再撒谎?”“我真没喝,我就是怕你查出来,回来的路上我还专门让交警检测过,不然我哪敢进屋啊。”“什么?”但见山媳手起棒落,寒光一闪,那一声惨叫啊……

欣闻王小山在微博界变成了王小删,这是件好事,可以让他有更多时间干点正事了。

带三个表 @ 2012-05-04 15:04:00 分类: T恤

今年的新款T恤(第一批10款)终于上线了,“专题页面”在这里。或者你也可以通过淘宝来购买。这次我是跟初刻网站一起合作的,我负责提供图案,他们负责制作销售及售后服务。所以,在你购买的时候出现什么问题一定要跟他们售后反映,别跟我说,以免耽误事情。我专门为我挚爱的黑猩猩们做了一款“退化论”(下图),希望你们能够喜欢哦。另外,给我做设计的设计师看到你的图案后请跟我联系,有些地址电话我找不到了。

带三个表 @ 2012-05-04 13:36:52 分类: 闲扯

闲来无事,开始凭借记忆,把自己从听音乐开始听到的歌曲整理了一下,怕挂一漏万,还跑到一个网站上去查找目录,整理到现在,有一千三百多首歌。这些歌曲的记忆可以追溯到二三十年前。如果按照人的兴趣开发来说,一个人在9-13岁的时候喜欢的那类音乐就可能是他这辈子喜欢的类型,我在这岁数听的都是革命歌曲,所以我只能喜欢革命歌曲。假如你在这个年纪听到了《香水有毒》……

我找到了Tina Lawton的The Lowlands of Holland;Zillertaler Schuerzenjaeger的Appenzeller;Ray Conniff为电影《日瓦戈医生》的配乐;Electric Light Orchestra的Last train to London;十多年前不知道在哪里听过一段旋律,一直记忆犹新,结果也找到了,是Albert Hammond的It Never Rains In Southern California,还有电影《英俊少年》的插曲……但是《一个酋长的胜利》的插曲He’s Coming Back一直没有找到。后来有人给我发来一个这首歌的MV链接,我点进去一看,画质粗糙到无法忍受,音质糟糕到令人发指,原来你们喜欢享受这种东西?

因为现在投资出专辑已经不赚钱了,唱片公司索性就把以前的库存排列组合出成各种精选集。比如Greatest Hits、the Best of、the Very Best of、Collection、Serious……巧立名目很简单,随便找一个选题就可以。我以前收集过一套EMI公司出版的80’s Original Hits(共10张),1000首歌。后来我看到EMI出版的众多80年代精选集几乎全是这套精选辑里的曲目。换句话讲,EMI在整个80年代能留得住的歌曲,也就这么多。这套唱片我一路听下来,真正喜欢的不超过50首。而且EMI又非常喜欢出这种烂歌精选,把各种风格的《爱情买卖》汇集在一起。反正任何时候都有人喜欢这种歌曲。

后来我又研究了一下华纳、索尼、贝塔斯曼、宝丽金这些当年各霸一方的唱片公司出版的精选集,发现都差不多。如果以80年代这十年来统计,每个公司我真正喜欢的歌曲差不多也就在50首左右。但是60年代可能有100首,越早越好听。

要说精选集,从爱国论角度来说,我们古已有之,凡是外国有的我们之前都有,有个叫蘅塘退士的老师是这方面的鼻祖,早在几百年前就出过一个“300 Greatest Hits of Tang Poems”,翻译过来就是“唐诗金曲三百首”。你想想,《全唐诗》收录了4.2万首,你真的能全读下来?你喜欢的也不过是像《爱情买卖》那种风格的唐诗,蘅塘退士早就替你想到了。

有些东西你只有对比,才能发现好来。歌曲小说电影这类艺术作品虽说没有可比性,但是如果你先后看完《张思德》和《拯救大兵瑞恩》,还是会觉得后者好;如果你再先后看完《拯救大兵瑞恩》和《天堂电影院》,你还是会觉得后者好;当你先后看完《天堂电影院》和《三枪拍案传奇》后,你发现后者真好……真的,不比你是不知道的。

实际上,你一生中看20部电影、听10首歌、读两本书、看一次春晚……就够了,只是总有什么诱惑着你让你去选择。到头来,你发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那么点。可你又必须这样,你吃第六个包子会饱,可你又不能直接吃第六个。

歌曲跟文学电影作品不一样,它包含的信息量极小,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你可以想一下,在同等数量前提下,你喜欢的电影肯定没你喜欢的歌多,但是给你留下印象深刻的电影一定比歌多。

本来,我想把这一千多首歌的目录贴出来,后来想想,这是我的人生经历中感受到的,对别人没有参照作用,就免了。

带三个表 @ 2012-05-02 0:24:24 分类: 未分类

某设计工作室欲招聘

1-创意文案一名。
要求3年以上的文案写作经验,中文、新闻、哲学、心理学、广告学、市场营销学等相关专业,具备一定写作功底,热爱文字的创造性表达。

2-品牌设计师一名。
要求1年以上的设计经验,平面、产品设计、广告设计等相关专业,对图形,色彩,字体,结构,材质敏感热爱。

如果您作品有个性,有感觉,很文艺,活的又不拧巴,擅长沟通,负责任,有团队精神,富有同情心和幽默感,且热爱美食和流行文化,年龄27岁以上,或男或女,本地外地,有兴趣试试,你可以照着下面的邮箱发一封邮件。工作主要内容是食品高端品牌的创意与传播。
 
工作地点:北京后海
工作方式:全职/兼职
邮箱:smilesammi@gmail.com

简历中请附上曾经做过的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