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2年5月9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2-05-09 2:35:58 分类: 挨个祸害

一个出生在吉林省四平市的王小山,他的人生过得并不四平八稳,长期以来酒精的陪伴,让他每天都是晃来晃去的。有一次他喝高了,朋友打电话说:“小山,你知道吗?日本海啸地震了。”小山吃力挣开他睡意朦胧的星辰般的大牛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北京不是一直地震吗。”

从我认识王小山那天开始,他处在清醒状态和混沌状态的比例就像中国的特权阶层和非特权阶层之间的比例一样。第一次见王小山,他就说:“你原来在网上骂过我。”我记不清什么时候骂过他,因为他在网上红的时候,我还不知道网上有BBS。不过小山很大度,就像曼奇尼和弗格森刚刚吵完架之后还要握手一样,很礼貌地说:“没事,我不介意,你骂的对。”我松了口气,接着他又说:“我招你惹你了你骂我?”

小山是个仗义疏财的人,浑身的江湖义气。在他来北京之前,就对他有所耳闻。你想想,当很多人都混成网络精英之后,互相羡慕嫉妒恨甚至公开反目成为天敌仇家用一种八岁小男孩的方式玩着成人世界的恩怨游戏使这个世界变成无聊的网络江湖之后,只有王小山像一个麻将里的会儿一样,跟他任何一个朋友的仇家都能混的很和谐。它不仅是个会儿,而且还是个混儿。

我第一次跟王小山吃饭,他就坐我对面不停地推荐《武林外传》,我问他这个剧好在哪里?他说:“宁财神是我哥们,他这部剧非常好。”我又问:“是啊,好在哪儿呢?”王小山说:“我跟宁财神很早以前就认识,在一个论坛上混过,他这部剧写得非常好。”我说:“对啊,到底好在哪里呢?”王小山红着脸说:“宁财神写得非常好,你要去看看,他写了80集。”我说:“对,可是到底好在哪里啊?”王小山说:“你急死我了,你怎么听不明白,宁财神你知道吗?原来在网上混,我哥们,他这部电视剧写得非常好。”我说:“对对对,没错,可是这部电视剧到底好在哪里,你没说清楚。”

我转头的工夫,王小山不见了。我估计他去给宁财神打电话询问到底怎么好了。没一会儿,王小山吃力地从桌子底下爬上来,非常认真且费劲地用他似乎短了半截的舌头说:“宁财神是我的哥们,我哥们你知道吧?他的《武松外传》写得非常好。”然后又从饭桌上消失。没一会儿,王小山又从桌子底下爬上来,喘着粗气敲着桌子厉声喝道:“宁财神是我的哥们,他的《武松打虎》写得非常好!”早说呀,我哪知道施耐庵是宁财神的笔名啊。

王小山喝酒不要命,酒精是矫正他地狱和人间的仪器。他是那种典型的喝大之后毫无酒德的人,我就不喜欢借酒撒疯,我认为这类人too young too simple,sometime naive。有一次,丫喝大了,把在座的人挨个骂了一遍,祖宗八辈都掘出来了。我很生气,回家后写了篇博客,正好第二天是愚人节,我就说今天王小山过生日,请打电话或发短信祝他生日快乐,然后把他电话贴了出来。虽然我这做法不太厚道,但我也想不出该怎么提醒他了。到了下午,小山电话里说,今天收到了404人的生日祝福和50个求证是不是王小山的电话,整个一天什么都没干。求你把博客删了吧。

酗酒让王小山变成了三高,山媳对此不知动用了多少酷刑,但收效甚微。有一次,有人叫小山喝酒,馋虫上来了,但媳妇的犀利目光和手中的狼牙棒让王小山望而却步。百抓挠心之间,他灵机一动,说:“我四平的同学打电话说今天结婚,我得回四平。”逃出魔掌之后,小山直奔火车站,买了一张去四平的火车票,然后直奔饭局,一直喝到不知有秦汉为止。第二天下午,小山来到街上,找到一个查酒后驾车的警察,说:“我吹一下。”吹完后,警察说:“你没喝酒啊。”这样,小山才踏踏实实回家,然后把火车票交给媳妇。媳妇凑到跟前一闻:“嗯?你是不是喝酒了?”小山一惊,忙说:“没有啊。我跟你说,这次我特别坚定,滴酒未沾。”“不可能。”山媳举起手中的狼牙棒:“你再撒谎?”“我真没喝,我就是怕你查出来,回来的路上我还专门让交警检测过,不然我哪敢进屋啊。”“什么?”但见山媳手起棒落,寒光一闪,那一声惨叫啊……

欣闻王小山在微博界变成了王小删,这是件好事,可以让他有更多时间干点正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