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2年5月19日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2-05-19 4:25:03 分类: 闲扯

这半年,我学会了耐心。就是因为拍电影的事儿给练出来的。

我过去做事情喜欢短平快,不喜欢拖沓。要么不做,要么赶紧的。但从去年我萌发了再次拍电影的念头,就一直受着折磨,最后从折磨变成了磨。

去年7月,我大学同学开了一个饭馆,让我去吃饭。吃完饭之后,同学坐在我面前开始扯淡,主题是他的艺术人生+东方之子——讲述老百姓自己的艺术生涯。他毕业后的创业经历颇富戏剧性和黑色幽默感,我听得入神。当他最后用一句话总结这三十来年的艺术人生时,我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干吗不把他的故事改成剧本呢。回家之后,我就开始构思这个剧本。三个月后,剧本写完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找钱把它拍出来。

过去我拍小电影,要么没有成本,要么是有人给我投资。但这次必须要自己动手去找钱。我是一个不会谈判不会交流的人,也不是面对一个陌生人侃的云山雾罩的那种人,但是没有人来帮着我做这件事,我只好硬着头皮去挨家挨户去磕。换一个人这是家常便饭,换我就是让我发怵的事情。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忽悠一个人,让他相信我确实能把这件事情做好,或者说让他觉得要不给我投资都对不起祖宗八辈——我真没这个忽悠本事。

我掐指算了一下,从去年10月开始到现在,我谈了一共15家,谈的我如绝望的主妇,每次失望地从一个豪华写字楼里溜出来,我都萌生放弃的念头,算了,你没戏,要不你去整容院把自己整成一个冯小刚,要么别玩了。

可是我又非常想把我同学的这个故事拍出来,你说这有多纠结啊。终于,有几家公司对我拍电影产生了兴趣,有一个公司的老总专门从外地跑到北京,跟我谈赞助的事情,那感觉像什么——好像义和团看见了黄岩岛上插上了大清王朝的龙旗——我又看到了希望。

我希望能跟一个门户网站合作,就这么几家门户网站,因为我是个有尊严的人,所以不会考虑新浪,跟其他几家网站谈,有两家觉得我有熟人,以为能谈成,结果人家给我讲了一堆关于微电影的大道理,间接把我拒绝了。

我一直认为,现在网上的微电影就是毁掉这个产品的毒药。一个几分钟的为电影,讲不出什么故事来,还要带一个广告,你忽悠傻逼网民,一次两次可以,次数多了,连我养的黑猩猩都能看出来你这是把观众当弱智来对待,慢慢就不看了。但互联网公司都急功近利,靠这个赚钱,无可厚非,但是失去用户比什么都可惜。竭泽而渔的事儿我不干。有一家专门拍微电影的公司跟我说,给你30万你拍一个十分钟的短片好不好?我说你给我90万我给你拍一个90分钟的长片好不好?但人家不这么算账,他们靠的是片头广告,打包销售。

最后,腾讯雪中送炭,伸出援助之手。如果几个月后你在网上看到了我拍的小电影,你应该知道谁在帮我忙了。当然,在跟腾讯的合作过程中,也是拖了很长时间,但总算顺利完成了,这期间揪着我寝食难安。凡是见过我的人第一话都是:你怎么瘦成这样了?唉,为了国产电影的繁荣,早一天拿诺贝尔,我掉这几斤肉又算什么呢。

因为过去的做事方式是快速的,心理上还没有太多准备可能就把事情完成了,来不及想那么多。但这次太磨人了,节奏一下慢下来了,我就有点受不了了。所以相当长的时间我在调整节奏,跳惯了快三突然跳慢八,不抓狂算怪呢。

剧本也在磨,改到第十遍的时候,我觉得可以拿出手了,便给一个专业编剧看,结果人家电话里劈头盖脸就把我骂了一顿,这个有问题那个有问题。我只好又改,又改了十几遍,但还觉得有问题,又请教了一圈人,人家提了一堆问题和建议,又改了十几遍,总算觉得可以了,再给人看,人家又提出一大堆问题,于是又改了十几遍……我每改一遍,都会保留一个版本,看看能改多少遍。现在这个文件夹里有五十来个版本了。最初的那个故事跟现在的故事已经是两回事了。如果将来你看过之后还觉得不好,那只能说我是能力有限责任公司的了。

在我磨这个剧本期间,我又想出了四个剧本的梗概,其中一个已经写完了。另外三个抽空会把它写完。其中有一个跟摇滚有关,但又说的不光是摇滚的事,而是关于残酷人生的事情。

如果顺利的话,6月底我会拍完手头的这个电影,一个主旋律没法再主旋律的电影了。9月份希望能顺利上线。目前能透露的是,胡淑芬老师是男主角,王小山是男配角——这次他以打人为主,蒋方舟老师女配角——她以撒娇为主,端庄矜持的老六会客串——他以犯贱为主,他不愿意我就绑架过来。还有很多客串暂时保密,出乎你的意外哦。其他主要演员都是专业的。剧中出现的人肉屏风或者只有一句台词的随便大街上抓一个就行——幸运的是,恰好那天你在大街上溜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