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2年5月26日的日志

插播一个T恤衫广告:“初刻·不许联想”今年第二批新款T恤悄然上架,共六款,今天上架的四款是:嚎叫(男款女款)、超人孙悟空阿童木(男款女款)、爱的符号(男款女款)、老大哥。有兴趣的同学去看看。

两年前,我开始厌恶在网上发表对新闻事件的看法。因为在我看来,目前发生的新闻事件都是因为一个原因引起的,如果对事件本身做出一次评论,就不用再做第二次、第三次评论了。过去我没看明白根本原因,所以有什么事件发生,总要说上一嘴两嘴。后来明白了,就懒得说了,说来说去都是一个原因。不管是一些触目惊心的社会问题,还是一些鸡毛蒜皮事件被网络放大之后,究其原因,都是一回事。你会说,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傻逼呗。

我对发表看法已经没什么兴趣了。过去一看到这样的事情仿佛打了鸡血,必须说点什么,现在我觉得恶心。反正有越来越多的公知、精英、名人参与其中,也不多我这一嘴,能闭嘴就闭嘴,有那工夫修理、撩拨一下黑猩猩,乐趣远远多于参与公共讨论。这也是你看我博客发现我把注意力放在修理各种黑猩猩上的原因。

很多人猜测,是我害怕了,更有妄想狂认为我一定是被叫去喝了一回茶。记住,但凡被叫去喝茶的人,都要有一定的标准,我参照那个标准,还差得远着呢。而且,一旦被喝茶,你会被告知不能再肆无忌惮发表任何言论。那些没喝过茶的傻逼们,你们最好努力争取被喝一次茶,就知道怎么去判断别人了。乖哦!

我现在喜欢看笑话,比如网络上各种嘴脸的表演,我拿个小板凳,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坐在VIP的位置上,托着下巴歪着头——就像柴静老师跟人面对面采访时的姿势一样——倾听着来自各方精英、伪精英、未精英们的表演,又不收门票,何乐而不为呢。客观地讲,他们都是天生的表演天才。

于是,邪恶开始从我的内心慢慢滋生,我计划拍一个网络三部曲,第一个已经写完,讲网上傻逼的。第二个写网络精英的,我正在收集素材,包括活跃的精英甚至我周围的朋友兼职精英、名人、公知的,我都会把你们写进去。这不是我不厚道,是你不幸的符合了某些标准,你的故事我好了解哦。第三个是写×××的,还没想好。

我早就不喜欢对某个事件发表看法以及对某个事件的看法发表看甚至对某个事件的看法的看法发表看法了。如果您对看法感兴趣,可以去看看《大家看法》,别他妈骚扰我。况且,脑袋长在你的脖子上又不是长在你的睾丸上,你就不会动动脑子吗,又不会精尽人亡。

插播另一个广告:《不许联想》iPad版上线,使用苹果的人可以下载阅读。下载地址: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