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2 » 六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2年6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2-06-30 17:03:43 分类: 未分类

我们单反团好久没组织活动了,7月3日,我们将飞赴加拿大,进行为期十天的访问,先到渥太华,然后到蓝山,之后去看尼亚加拉瀑布,再然后到多伦多,看行程安排得满满的,不知道有没有空自助游。

7月10日到多伦多,13日离开多伦多回北京。多伦多有什么同学在那里吗,如果有时间,我可以跑出来喝杯咖啡啥的。

带三个表 @ 2012-06-30 15:13:20 分类: 挨个祸害

我拍电影的时候总会想到周围的一些朋友,希望他们能参与进来。比方说这次,我在半年前就跟老六打招呼,希望他能放下身段,出镜一次。那次可能是他喝多了,答应得很爽快。我这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你想想,能把《读库》的主编请过来屈尊演小电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做为公知、文化精英、意见领袖、名人,哪能说出镜就出镜的,怎么也得拿捏扭捏一下。好在老六很给面子。

但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我紧锣密鼓准备拍摄期间,高群书拍了一个电影《神探亨特张》,让老六演男主角。前些日子我碰上高群书,问这个电影的事儿,高导说:“怎么也得找个地方让老六当回影帝啊。”我一听就觉得让老六客串的事儿有点悬了。你想想,人家都演男主角了,甚至已经把自己想象成影帝了,你让人家演一个路人,这不是羞辱人家嘛。等《神探亨特张》关机后,我再见到老六,提出客串的事情,他开始六顾左右而言他了。“你最好跟我的助理谈这件事。”“我最近比较忙,好多红地毯等着我去走。”“片酬的话……你看……”

其实我就想让老六客串一个路人,结果现在搞的有点麻烦了。随着开机时间日益临近,老六的姿态越来越高。可我又非想用他,这可咋办?

借着陈晓卿组织舌尖饭局的机会,我只能跟老六摊牌——你说吧,什么条件,只要预算够用,我都答应。

老六端庄了一会儿,说:“我在里面不过是个路人甲,既然你让我来做路人,我要扮演一次世界电影史上最与众不同的路人甲,我希望我走的那段路铺着红地毯。这是我提出的唯一条件。”我小心翼翼地问:“那片酬呢?”老六眼皮也不抬:“肯定不会按汤姆·克鲁斯的标准啦,就按汤姆·汉克斯的标准吧,别给你的预算带来压力。”

我跟制片主任商量老六客串的事,制片主任一听就火了:“这人干嘛的?我直接请汤姆·汉克斯好不好?”我说:“你别急,你们电影圈的人都不看书,这人可有名了,你可以得罪汤姆·汉克斯,但不能得罪他,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美工、道具、外联坐在一起开了好几次会,设计如何让一个大街上走的路人踩着红地毯,看上去又不滑稽——这太难了。最后,我们决定,把老六出场的那段戏移到四星级酒店,因为酒店的红地毯是现成的。

就在我们准备就绪,把老六像巴神一样请来,老六又开始吹毛求疵了:“怎么这红地毯上连点装饰花纹都没有?”我赶紧命令道具去天津地毯二厂调来带有花纹的红地毯,铺在老六的脚下。我战战兢兢地问:“六爷,您还满意吗?”老六耸了耸肩:“嗯哼。”我总算松了口气,回头对现场各部门一声令下:“注意,开始!”

就下面这一个破镜头,花了我六万多预算。

(摄影/高曹)

带三个表 @ 2012-06-29 12:07:57 分类: 杂谈

本来我想歇几天,等把一些东西理顺之后再写写过去半个月拍电影的事儿。但我记性不好,趁着还有些残存的记忆,把这段时间的感受写下来。

也许对很多做过导演的人来说,这些感受根本不算什么,但对我就不一样,我始终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导演,只是在这个期间扮演导演,很多感受都比较新鲜。属于挑战自我玩,纯属没事找事儿。

老狼在片场跟我说:“你没事在家看看欧洲杯多好,拍什么电影!”是啊,我干嘛非要这样呢?我设想的几个答案,说出来都有些矫情。我肯定不是为了振兴国产电影,振兴也轮不到我。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自己性格决定的,喜欢忙碌,丰富中老年人的业余文化生活。或者说,文字的表达对我来说可能到了一个极限了,我再怎么写水平也提高不了多少了,换一种表达方式会觉得很新鲜,或许能找到一些感觉。再或者,找件事蹂躏自己,看看自己的耐心和勇气还有多少。

焦虑:我平时很少焦虑,一个月也就有那么几天,很快就过去了。但这次拍电影,着实让我焦虑一个饱,这种焦虑持续了几乎半年的时间。这半年的时间,我从写剧本到拉赞助,再到最后搭剧组,几乎事无巨细,策划、制片、编剧、导演,几乎都干了。要是开始我想到要干这么多事儿,肯定会放弃的。但是人往往上贼船之前意识不到在往上面迈。我要面对很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一想起来脑袋就大,于是开始焦虑,失眠健忘。很简单,这次没有人给我投资,钱要自己解决。开机后,前半程焦虑到彻夜难眠,酒精几乎也不起作用。但整个过程下来,真学到了不少东西。

赞助:我只能用赞助的方式把这个故事拍出来,所以要感谢这次提供赞助的单位:韩都衣舍、知哲公关、腾讯、美盈家具和汤臣基金。没有你们,这事我想都不敢想。

拖拉机:本来我计划在今年4月份开机,因为天还不热,摄像机不会因为发热死机。但是赞助的钱迟迟不到位,很多次貌似板上钉钉的赞助,一夜之间就跑掉了。几经周折,终于赞助方确定了,其中包括著名的腾讯公司。腾讯是一家大公司,立项做一件事,审批手续很繁琐,你想想,公司有一万多人,我这点赞助费要经过三千多人签字,少一个都不成。我着急啊,打电话询问,腾讯的负责人说:“我们是家大公司,大公司就该有大公司的样子,我们腾讯体现大公司气派的方式就是立项后必须有三千多人签字。”当这个审批方案做出来之后,他们就像扔漂流瓶一样把邮件发出去,然后转呀转呀漂呀漂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立项终于通过过了,漂到了我的身边。本来两页纸的合同,我收到时已经厚厚的36页,有34页是腾讯各部门领导的签字,三千多个字迹迥异的签名,像仪仗队走过天安门一样壮观。因为等这个漂流瓶子,开机时间向后推迟了两个多月。

客串:这次拍电影,主要角色都由职业演员出演,因为台词多,业余演员从来都是记不住台词的。一些边角下料的角色我会想到让周围的朋友或者黑猩猩出演。重要的在于参与。但这次我是被客串害惨了。有几个人一对镜头居然说不出一句话,反复NG。更有甚者,一个哥们儿在里面串两场戏,演完一场后人找不到了,没办法只能改戏。还有人之前很积极,要求我给他们一个小角色,哪怕是个过路人。但是到了快开拍的时候,人找不到了。好在副导演手里有大量的群众演员,不然非抓瞎不可。这次给我一个深刻的教训,朋友是靠不住的。相比之下,老罗、老狼就很敬业,这么大腕儿,提前侯场,这叫职业!

发脾气:开机之前,制片主任曹伟老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在现场你一定不要急,有什么事情由执行导演顺子来解决。我也天天提醒自己,不要急,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但这次拍片我压力太大了,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我是瞎玩玩,无所谓好坏。但这次要向国庆和18大献礼,压力能不大吗。开始还沉得住气,后来就失控了,最倒霉的要数胡淑芬老师。作为男主角,我对他的要求很高,一旦他做不到,我就忍不住冲他嚷嚷。反正朋友也无所谓,但这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胡老师被吓的紧张起来,表情动作僵硬,不出戏了,看着监视器,我感觉是在拍木偶片。执行导演顺子不停地提醒我,但我就是控制不住。可怜的胡淑芬老师,在过去的十几天的时间经历了一次地狱之旅。开机第四天,我忍不住跟制片主任急了,他找来的美工,负责大量的设计工作,但是副美居然连一本杂志的封面都设计不出来,这人还曾经担任过几十集电视剧的美术设计。我急了:“这个杂志封面我两个小时就能设计出来,你9天都没弄出来,今天晚上你给我卷铺盖滚蛋!”然后打电话把制片主任骂了一顿:“你给我从哪找来的一个笨蛋,设计的杂志封面放大后只有烟盒那么大,你让我怎么跟观众交代!”过后我又很后悔,还要挨个向人道歉。

遗憾:拍电影就是在做一件充满各种遗憾的事情。每场戏下来,我都很沮丧,因为没有达到我想要的结果,这可能涉及到演员、场地问题。所以我就暗自发誓,妈逼的将来一定要拍一个几千万大投入只有男女两个演员在一间屋子里发生的故事,一个长镜头下来的电影,免得那么操心。他们说:“那不就是毛片吗。”哦, 还真是。

执行导演:这次合作的执行导演王顺以前做过很多次执导,经验很丰富。如果说几个月后你们看到的这个电影有什么出彩的,基本上都是顺子的功劳,他在剧本的基础上做了最大的发挥,把很多我想不到的东西想到了并且做到了。

职业演员:这次拍电影我用了很多职业演员,男二号、女一号等。开机第一天,男二和男三那场戏,我很紧张,毕竟第一次跟职业演员合作,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沟通,我不能像对待胡淑芬老师那样。所以,那场戏拍下来,我并不满意。但随着慢慢磨合,我知道该怎么跟他们交流了,这些演员经验比较丰富,有些东西你稍微一点他们就马上明白。担任男二号的任大为老师,先前我就是在网上看了一段他在一部电视剧里的视频片段,就把他从丹东薅了过来,让他演一个煤老板。任老师发挥得真好,有时候大家都忍不住笑场。

探班:开机之前,朋友们对我表达了开机后想去探班的愿望,事实上真的开机后,没几个人去探班,因为宋庄这地方太远了,大热天去一趟太不容易了。而去探班的同学,我感觉比在现场工作的人还累,他们无聊地看着我们一遍又一遍地拍啊拍啊。不探班不知道,原来拍电影的过程是那么枯燥和无聊。所以,以后你们要是有探班的想法,一定要想清楚,跟你在大街上看吵架完全不是一回事。艺术创作和看热闹的本质区别是,艺术创作过程是寂寞和孤独的。嗯哼。

带三个表 @ 2012-06-24 21:28:25 分类: 未分类

27日,我们要拍一场群戏,需要群众演员,首先需要四位漂亮的女孩,年纪在20-24岁左右,165左右。其次需要20位年纪在30岁以上的看上去很成功的那种人士,男女不限。有意者请报名:dundee(at)126.com。地点:北京通州附近。来邮请附免冠不戴墨镜近照一至两张。谢谢。

带三个表 @ 2012-06-22 0:23:07 分类: 未分类

今天拍戏进入第六天,正好过了一半,74场戏拍完了30场,还有44场。大场戏都拍完了,嘉宾客串的戏也拍得很顺利,四位嘉宾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我的感觉就是累,每天能睡3个小时,白天却跟打了鸡血一样,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还能持续多久。

副导演王顺曾经给老罗的《小马》担任执行导演,顺子是个有经验的导演,有他在现场,我省了很多心,整个现场由他调度,刚到第五天,顺子的嗓子就喊哑了,所以,你知道做执行导演有多累,演员是多么让他操心。我竭力控制自己不发脾气,但是总忍不住,各个部门的人向我汇报进度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要跟他们发火。没办法,小成本的电影就是这样,总有些东西让我不满意。

不知道为什么,客串的演员一进入现场,都变得跟僵尸一样,脑子完全不听使唤。到现在为止,只有三个客串演员不让人操心,其他人我恨不得拿鞭子抽他们。先前很多人跃跃欲试,想客串个小角色,你们可以问问客串的人,这是什么滋味。我在片场跟凶神恶煞没啥区别。

担任男二号的是任大为老师,任老师是个非常敬业的演员,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像小强老师,让干什么都干不出来。担任女一号的是卢杉老师,说实话,这个女一号能让她发挥的空间不是很大,她饰演一个很拧巴的文艺女青年。但是卢老师也很认真,这个天,你想想,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没有空调,四周都是灯,烤的人都快熟了,卢老师也没有一句怨言。有一场戏,她只有两句台词,却要坐在那里看其他人拍四个小时。

当然,最惨的是胡淑芬老师,他戏份最多,从开机那天开始,他就饱受我的蹂躏,原来他还是个鲜活家伙,现在看上去十分凋零,怎么看怎么都蔫了。我每天回到宾馆,都反省自己,明天拍戏不要再蹂躏胡淑芬老师了。因为在这个电影中,胡淑芬老师饰演的阿芬是个走到哪儿都被欺负的小人物,你想想,连一个要饭的都欺负他。在戏外,我天天欺负他,我真怕胡淑芬老师受不了崩溃了。

拍到现在,我发现,这个电影里没有一个帅哥。之前我在考虑各种角色的时候就想到,坚决不能用比我好看的人。今天你们打开电视,走进电影院,银幕上晃来晃去的都是帅哥,好吧,这次在你们面前晃来晃去的都是歪瓜裂枣,届时请做好关闭页面的准备。

带三个表 @ 2012-06-16 5:28:21 分类: 杂谈

今天正式开机。

带三个表 @ 2012-06-15 1:33:18 分类: 未分类

明天,我们将开赴京郊,用12天的时间完成一部电影。这期间我无法接听电话,手机交给助理处理。如果探班、送好吃的以及来祖国各地的好消息,直接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助理会比我更认真处理一切事务。嗯哼。

带三个表 @ 2012-06-14 2:42:02 分类: 未分类

今天开始面试群众演员。很多想凑热闹出演群众演员的人,觉得拍电影好玩,如果能掺和一下会更好玩。事实上,如果你没有表演经验,会变得很不好玩——会被导演骂得很惨,剧组所有人在等你进入状态,心里都在朝你竖起中指。

可能有人会说,我不就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吗,演不好还有主角撑着。真正会演戏的人才不会管演的是主角还是配角或者是路人甲呢,一定要在自己出场的时候把戏抢过来,让那一瞬间让自己变成主角。

今天面试了几个群众演员的角色,我和副导演反复告诉他们,你就一句台词,但你要把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你身上,这时候你就成功了。恰好,斯皮尔伯格无意中看到了你的表演……

带三个表 @ 2012-06-12 3:11:39 分类: 未分类

这些天在剧组面试演员,有两个副导演负责联系北京各大演艺公司经纪人、助理。同时,一些北漂的演员也主动找上门,把简历送来。没两天,副导演的办公桌上各种演员简历就堆成了小山,我随便拿起一份简历,演员的名字我不知道,但是看他演戏的经历,电影演过七八部,电视剧演过二十多部。这仅仅是几十万北漂中的一个。看着印刷精美的个人演艺简历,我真有点动心想用这个演员,因为人家非常尊重这个职业也很尊重可能每一次到来的机会,听副导演讲,这些跑组的群众演员,一般很少有机会,投出去一百个简历,可能也不会有一个回应的。能得到一个饰演角色的机会,他们都很珍惜,不管在里面演什么都很认真——因为他们可能成为下一个王宝强。

电影马上就要开机了,开始到了确定配角和群众演员的阶段了。我跟导演组商量,要留出一部分角色——哪怕是人肉屏风,给我博客的读者。几个月前我就征集演员,收到了不少邮件,因为当时并没有确定具体用什么样的演员,所以我没有及时回复。现在从这些应征这里找人的时候,我才发现,几乎没有能让我觉得合适的人——这其中可能有一部分人是因为年龄、形象不符。但我数了一下,最多的是您无法让我确认您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感觉是,这类发邮件的同学抱着有枣没枣打一竿子的心态发了一封邮件——可是,如果您不提供照片,或者提供的照片不足以让我看出来您是男是女,尤其是发来花生米大小照片的同学,我想您还没到可以印到邮票上的地步呢。还有您的身高体重年龄,不用玩神秘,说出来你不会丢钱包的,或者您戴着墨镜捂上棉帽子——难道您想参与一部关于非典题材的电影——在里面饰演一个密不透风的医生或护士?既然您不是特别当回事,那我只好把您的邮件删掉了。

好吧,开机前最后两天机会,如果您还有兴趣掺乎一下,在6月16日-6月28日期间可以随叫随到,确认之后天上下刀子也会冒死按时就位,那就认真点,说不定您有机会跟大家一起玩玩,想想您和您敬爱的罗老师、老六老师、老狼老师出现在一个片子里,将来可以跟您孙子唠上十块钱的了。

邮箱:dundee(at)126.com

带三个表 @ 2012-06-10 23:19:15 分类: 未分类

因拍摄需要,我可能需要几个办公环境的场所,每个场所拍摄时间只需半天到一天不等。如果您在东五环外,最好是通利福尼亚州到宋庄一带,可以提供如下环境,可以跟我联系,将十分感谢。使用时间在本月16日到18日之间的某一天。

一、大老板办公室,面积在60平米以上,带办公家具(一场戏,时间2个小时)
二、小老板办公室,不用那么豪华,40平米左右就行,带办公家具(一场戏,时间2个小时)
二、工作人员办公室,最好不带隔断,面积在100平米左右(半天时间)
三、会议室,有长条会议桌,几把椅子(一面要有墙,可挂东西,一场戏,1个小时左右)
四、大会议厅,可容纳四五十人的那种,前面有主席台,可放置演讲台,主席台正中可放置播放投影银幕(一场戏,3个小时左右)
五、空办公室,100平米左右(大约用6天)

如能提供,将片尾鸣谢,邀请参加首映。

请发邮件联系,注明“提供场地”,dundee(at)126.com。

带三个表 @ 2012-06-07 23:28:23 分类: 闲扯

即使是1986年参加高考,我也没有落下墨西哥世界杯。每逢世界杯、欧洲杯,那是我的节日。为此,我上大学时就高瞻远瞩,把生物钟调整到欧洲时间,就是为了每两年看一次大赛。

但这次欧洲杯,我可能无法把每一场都看下来,因为拍电影的档期跟比赛时间发生冲突,只能放弃一头,而且是进入淘汰赛之后的这段时间。

我希望荷兰队能拿一次冠军。

剧组还在筹备中,演员见的也差不多了,没想到男二、男三那么难找。有不少朋友跃跃欲试准备去探班,请做好思想准备,拍摄地点几乎是在五环之外,怕远就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