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3 » 一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3年1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3-01-31 14:46:29 分类: 闲扯

1月20日,我的电影首映式。之前一天我觉得该专门给我博客的读者搞一次小型看片会,算是兑现承诺。最后地点定在佟麟阁路85号的一座教堂。

这座教堂有着悠久的历史,环境很好,现在经常搞一些活动。我想,大家除了在这里观影,顺便还可以祈祷弥撒,向上帝忏悔一下自己的罪过。如果你想在这个地方搞点什么有点艺术气质的活动,可以打这个电话联系:010-58545051(北京墨臣建筑设计事务所)。

19号的活动顺利进行,活动结束后,大家在教堂吃饭聊天。晚上九点多,晚餐进入尾声,我忽然觉得胃有点不舒服,当时没当回事,以为有点累了,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负责此次活动的韩亮同学开车送我回家,当时车上还有小强老师。车从长椿街沿西二环回东直门,当时路上不塞车,走到车公庄的时候,我的胃疼的已经无法忍受了,便跟韩亮说:快把车开到积水潭医院……

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那么疼,以为是胃痉挛。到了积水潭医院,他们俩忙前忙后,先打了两针止疼针,没有任何效果,后来医生决定打一针吗啡,稍有好转,但是十多分钟后又不行了。我觉得积水潭医院最擅长的是骨科,不是内科。所以跟小强商量,去北大医院吧。这时候张婷同学也赶来了,然后去了北大医院。

这是我有生以来感受到最疼的一次,它是持续加重的痛疼。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牙都要咬碎了。到了北大医院,又一通检查化验,最后确诊是急性胆囊炎。后来一个生过孩子且得过胆囊炎的朋友跟我说,这可比生孩子疼多了。

折腾到凌晨两点多,我已精疲力尽,当时可能痛疼到了极点,已经感觉不到疼的感觉,就跟小强和张婷说,你们赶紧回去休息吧。

回家后,我想,睡一觉应该就好了,可是不到半小时,那种疼痛又来了,我只好爬起来,去安贞医院。凌晨四点来钟,开始输液,一直输液到上午11点半,还有多半瓶没有输完。我一算时间,下午两点首映式,如果输完,估计都赶不上了。便跟医生说:“拔了吧。”当时疼痛的程度我还是能忍得住的。只要把活动扛过去,然后再输液也来得及。

之后连续输液,吃药,今天去医院复查,指标总算正常了。但是还要过三个月清淡日子,再去复查……奶奶的。

在这期间,医生嘱咐说:不能吃油腻、生冷、刺激的食物,不能喝酒、喝茶、喝咖啡,最好是喝粥加咸菜。我听明白了,不就让我过和尚般的生活吗。每天躺在床上,我就想象着火锅呀、炖肘子啊。在网上看到有人贴菜的照片都想掐死他;走在街上,看到吉野家,我会觉得陈晓卿是多么幸福啊;路过麦当劳,我都觉得他们做的是美味佳肴;看电视,有吃的广告立刻换台……

带三个表 @ 2013-01-28 22:45:54 分类: 闲扯


电影上线后,看到来自各方面的评论,我主要看批评,因为夸奖对我来说没啥用,电影的问题太多了,谁也没有我自己清楚问题在哪里。连那个小穿帮都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可以说出一大堆。可是可到人们批评的时候,发现指出的问题都非常集中,这说明问题显而易见,特容易让人变成影评人。

在诸多的评论中,我最感兴趣的是有很多人问:“罗老师的表演是什么意思啊?”

每次看到有人这样问(至少我看到十几个人这样问了),我都在想,我是拍一个特别费解的电影吗?哪句台词哪个画面让人看不明白了?不都清清楚楚吗,应该比《泰囧》更容易看明白吧。台词都是大实话。

因为跟老罗是朋友,邀请他来客串,纯属帮我忙,我一分钱没给他,老罗非常敬业,在化妆时敬业的有些夸张,就差盯着监视器看着自己出演了——假如他有分身术的话。

有人看不明白很简单,第一,他还是把影像中的老罗当成了生活现实中的老罗,因为生活中的老罗太让你着迷了,让你一时无法跳进戏中。第二,老罗那样表演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他到底在干什么?那样做有什么深刻含义?他一定是有所指……

美国有个研究电影的人写了一本书,作者邀请几个导演给书的封底上写几句话,其中导演苏珊·塞德尔曼说:“当你读着这本书,感受到作者完全明白我在执导《寻找苏珊》一片时脑海里都在想什么,这种感觉实在太棒了。”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导演在夸奖作者对他的电影理解非常到位,是一位很用心钻研他的电影的人。如果我还没理解错的话,那就是这个导演拍了一部中规中矩的电影,所有一切都让人看得明明白白……

经常能在网上看到这样的话:“什么意思?求答案、求解。”有求知欲是个很好的习惯。但是求知欲建立在你思考的前提基础上的,您能不能先想想再提问呢。想不明白再提问也能赶上火车。

有些答案是开放式的,没有固定答案,随你怎么理解。但有人总是不自信,老想看看别人脸色再做判断。

老罗的那场戏是我们去拍摄的路上商量好的。他说,要不咱们这么拍吧……那么老罗为什么那么演呢?你猜。

如果还不明白,可以拨打照片上的电话,向收废品的人咨询。

带三个表 @ 2013-01-23 12:37:26 分类: 杂谈

2011年10月23日,我把剧本《衰鸟向前冲》第一版写完了,当时起的名字叫《一穷二富》。从这时开始,我不知道,这个剧本把我带入了一个深深的泥潭。

开始我没有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只要能找到钱,就可以拍出来。但随着事情的进展,我慢慢发现,如果想完成这件事,很多东西都是我无法能搞定摆平的。在制片主任曹伟老师出现之前,我只能一个人来料里各种公关活动,这恰恰是我最不擅长的。

谈了多少家公司我已经记不得了,能记得的是:对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能读出其中的意思,然后我礼节性告辞。真的像片尾曲里的一句歌词一样:经过的事,就像电影……

还好,它最终还是出来了,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已经不算什么了,说出来显得有点矫情。不过我很欣慰的是,还是有很多人耐心看了这个有很多毛病的电影,这是对我们将近一百多人共同劳动的尊重。

对于这个电影上线后观众的反应,说什么我都觉得正常。如果开始都说好,过段时间就会有说不好的;如果开始都说不好,过段时间又会有说好的。对我而言,如果你看了,我就知足了。

我更清楚的是,大家在鼓励我,是因为并没有对这个电影有多高的期待,和我过去拍的东西比有进步就好。记得2008年《你丫真狠》上线的时候,我收到一条短信,是一位著名影评人,她鼓励我继续做下去。这次首映,我收到了六十多条短信。

而从我的感觉来讲,我不是一个像阿芬那样好高骛远的人,能做到哪一步就做到哪一步。我手里还有四五个剧本梗概,按难易程度排了一个顺序,先简后繁,一口一个牙印,即可。

这一年多,由于电影牵扯的精力太多,很多事情无暇顾及,几乎没什么时间看书,没法去好好享受生活,等等。现在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由于这个电影拖拖拉拉的时间太长,我的下一部电影都快启动了。下半年吧,会有一个关于大脑进化题材的电影,剧本在拍《衰鸟》之前就写完了。当然,结局还是让你出乎意料。

最后,我要感谢在这个电影筹备和拍摄过程中给我支持和帮助的朋友和公司,名单就不一一列举了,没有你们自然就没有这个电影。

带三个表 @ 2013-01-21 19:19:17 分类: 未分类

视频地址:http://v.qq.com/cover/d/desfbm1jjtx1lhd.html?_out=102
欢迎评论散播。

带三个表 @ 2013-01-18 23:25:33 分类: 未分类


片尾曲《就像电影》试听地址:在这里

带三个表 @ 2013-01-11 12:15:45 分类: 未分类

之前我做调查时,回复我的那些北京之外的外地同学(含海外),有谁在1月19日、1月20日期间在北京,如果您在的话,请跟我联系,直接回复“关于不许联想博客调查”的邮件即可。
也许你能得到一块巧克力。

带三个表 @ 2013-01-09 21:47:56 分类: 未分类

我答应过黑猩猩们,发你们巧克力吃,虽然你们更喜欢香蕉。
现在到了该兑现的时候了。
只是外地的同学比较麻烦。
当初给我回复邮件的北京同学,先发给你们。
希望你们最近没有换手机号。
外地的同学,我再想想办法。

带三个表 @ 2013-01-05 0:39:08 分类: 闲扯

今年实施的新交法,引来一片争议,争议的焦点是闯黄灯扣6分。我不开车,所以开始对这种争议没有太多关注,因为我肯定不会闯黄灯或者追尾。但后来发现争论的越来越激烈,甚至媒体都在呼吁闯黄灯扣分缓行,我就关注了。

我发现你们中国人的素质确实比较差,如果以伤害一个人生命权为前提下争论什么追尾问题、交通堵塞问题,那只能说明你们中国人对人命太轻视了,进而说明你们中国人的人命就不值钱,不管是开车的还是过马路的,都不值钱。

事实上,人们争论的焦点涉及到三项权利:生命权、财产权、行驶权。如果因为黄灯减速或者刹车,你发生了追尾,你的财产权会受到侵犯,如果有人在黄灯亮起的时候过马路,你被迫减速,耽误了你的时间,行人侵犯的是你的行驶权。那么,我问问你们中国人,生命权、财产权、行驶权这三项权利中,奶个权最大最重要?

我没有太多的出国经验,去过的国家只有以色列、挪威和加拿大。我只有在出国时过马路才真正能感受到我作为一个人的生命权受到尊重。在这三个国家,不管是红灯、黄灯还是绿灯,只要我站在路口,行驶过来的车辆一律减速,司机会向我挥手,示意我先过去。你不知道啊,第一次让我过马路的时候我竟然懵在那里。直到那个开车的第三次冲我挥手我才明白是让我先过马路。在你们中国,我啥时候有过这种你们国家主席般的待遇啊。

我还发现,在国外,所有的动物都不怕人,因为人不冒犯身边的动物。在以色列,我发现麻雀就落在我跟前,我轰它它都不飞。这只能说明外国人尊重小动物。你见过哪只中国麻雀可以落在人一米以内优哉游哉呢?我想,我多年来过马路产生的恐惧心理源于那些从不减速的汽车,于是就像中国麻雀一样,每次过马路都有点战战兢兢,退避三舍。

有过出国经历的人都有我这种感受吧。

你们中国是个畸形国家,畸形造就了急性。因为要发展汽车工业,急着提高GDP,忽略了交通问题。GDP提高了,问题就出来了,所有城市都在塞车。开车的人一塞车就急性,都想开快点。没有闯黄灯扣分之前,城市交通什么样,你们开车的人应该深有体会吧,已经到了瘫痪边缘。真正该调控的是如何发展城市交通问题,这就是提高GDP的代价。你反而嫁祸于新交规,你得愚蠢到什么程度才会这样想呢?

这个国家向来不尊重人权,现在出台一项尊重人权的规定,结果却引起争议。听新浪微博的朋友说,那里的名人公知精英都反对这个规定。好像整天嚷嚷保护人权的也是这拨人,现在反对保护人最高的人权生命权规定的还是这拨人。看来,你们中国人真不需要人权,生命就该随随便便处理。我这么说你同意吗?

规则就是约束人的行为的,当初严惩酒驾,好多人不适应吧,现在不都学乖了吗。同理,闯黄灯扣分慢慢大家也会习惯的。有更愚蠢的人说这样设置黄灯还有什么意义,直接红绿灯不就完了吗。是啊,当初设置黄灯的意义就是让你减速,结果变成了加速,是你们开车人从一开始就没把黄灯当回事,现在矫正你的不良行为有什么错呢?

如果整个国民素质都很差,连最基本的平等尊重都没有的话,那真的就像《天下无贼》里刘德华说的那样:“开好车的就一定是好人吗?”不管你开好车还是开破车,最起码该懂得尊重,尤其是对生命的尊重。

带三个表 @ 2013-01-04 11:22:49 分类: 杂谈

恶意代码昨晚被删除,你浏览时之所以还报警,是因为firefox或者chrome还没有实时更新。

带三个表 @ 2013-01-03 13:05:39 分类: 杂谈

我的同事土摩托上中学时有个志愿,想成为第二个陈景润,他当年主攻的目标不是哥德巴赫猜想,而是爱情猜想。少年的土摩托好奇的是,男女为什么相爱,这里面一定有规律,有规律就可以总结出来。一只苹果砸在牛顿的头上,让他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如果一只绣球砸在土摩托的头上呢?他相信世界上一定有一个计算爱情的公式,找到这个公式,人们恋爱就变得容易多了。但他研究到高中毕业,才发现还不仅仅是数学问题,爱情这东西还跟遗传有关。于是土摩托考到了复旦大学生物工程专业,学着学着发现复旦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便留学美国,寻找他心中的爱情公式。他花了大约十年的时间,试图为人类的基因解码,找到爱情的万有引力定律,最后他发现鲍勃·迪伦的歌很好听。于是学成回国。

土摩托在二十年前假设的这个一个理论,现在已经被广泛应用于互联网上,那就是你在微博或者购物网站上常常看到的“猜你喜欢”。互联网通过人们在网络上的各种选择计算出人们的喜好,然后再算计你口袋里的钱,这招确实很管用,虽说有时候它的“建议”看上去很蠢,但架不住人有时候比它还蠢。

男女之间的事儿就像是捉迷藏,“女为悦己者容”就是最早总结出的“猜你喜欢”,“猜”代表着一种不确定性,一不确定,人就渴望把它确定下来,后来人们发明了星座属相血型说,以及各种类似巫术的算命法,甚至一个统治者的理论,总结成一句话,都是“猜你喜欢”。想想当年陈胜吴广揭竿而起,说的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杰斐逊起草的《独立宣言》前言中说的那段话“我们视下列各项为不言而喻的真理:所有人生而平等,拥有造物主所赋予的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都是奔着你喜欢去的。所以秦朝被推翻了,英国被赶出了北美大陆。

有本书叫《植物的欲望》,作者认为,植物之所以花开的鲜艳,是为了繁衍,但是因为它不能移动,面临的生存风险就会很高,它必须通过与自然界甚至动物的互动才能达到物种延续的目的。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就学会了讨好动物,花开的鲜艳一些就会有更多吸引蜜蜂来采蜜。

现在世界上狗的数量远远超过了狼的数量,就是因为狗为了生存下去才会慢慢和人学会相处,为了活着去讨好人类,也算是一种欲望的表达。所以说,溜须拍马的人在世界上永远不会消失,是因为相互都需要。微博正好体现了这一点,让讨好与被讨好变得更加直接一些。我猜想,在人类消失以前,微博是不会消失的。

过去,人们养金鱼,都是在瓷缸里,观赏鱼的时候都从上往下看,长得越臃肿的金鱼越受欢迎。现在人们都用玻璃鱼缸养鱼,都侧面欣赏,长得越扁平的鱼越受欢迎。实际上人的欲望在左右动物的欲望,无形中在慢慢改变物种的繁衍,也许有一天,臃肿的金鱼会从地球上消失。

几年前我喜欢养仙人球,当时的想法是把地球上的仙人球品种收集全了。后来我在一个墨西哥人开的网站上看到,他们家培育出的仙人球品种就已经超过了200个,而且出于人们的观赏需要,这个物种随时可以培育出与众不同的形状,于是我放弃了。

还好,楚王好细腰和唐王好粗腰只是一个朝代的口味,它没有破坏人这个物种的形状,不然……当然了,现在因为媒体十分发达,人们视觉上看到的女人都是一个样子,这个年代的男人都喜欢一种形状的女人,一亿年之后,全世界的女人长的估计都跟范冰冰那样了,到时候谁也别争了,领错了回家都察觉不出来。

“猜你喜欢”实际上就是在揣摩你的欲望。我记得当年做唱片的时候,这个行业的人都喜欢一拍脑袋决定一些事情,认为消费者一定会喜欢某种类型的歌手或音乐,结果真正能被消费者接受的很少。因为“猜”的没有任何根据,只能瞎猫撞死耗子。现在中国电影也是这样,动不动一部片子就火的不得了,但之前看不出任何征兆,也是瞎猫撞死耗子。因为制造者的欲望和消费者的欲望还没有搭载一条线上。

商业的发达让这种“猜你喜欢”变得更精确了一些,但它仍停留在一个机械解读层面上。比如我在淘宝上买了一双NB的鞋,于是它就会在显眼的地方向我推荐耐克鞋。万一我的消费是排他的,或者我很讨厌耐克,它这种猜想不就失效了吗。

比如《泰囧》现在票房很好,接下来一定会有人拍类似的电影,但是观众对这类浅薄的搞笑电影的喜爱是在一个特殊氛围下,其他贺岁档上映的大片都很压抑,才让观众流失到《泰囧》上。这类片子看上第二次就会觉得无聊。再拍这类电影一定会有风险。这就像2008年奥运期间上映的烂片《十全九美》创造一个不小的票房奇迹一样,整天都你妈是奥运比赛,还不如去看看电影呢,结果不被看好的《十全九美》创造了四千多万的票房。

啥叫欲望啊,这就叫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