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3 » 八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3年8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3-08-23 9:29:02 分类: 闲扯

“领导品牌”将和那些以此标榜的产品一样成为臭大街的低级代名词象征。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领导品牌”这个词就频繁地出现在各种商品的广告语中,我印象中,是那个“假的吧”(JDB)为了对付“我老急”(WLJ),宣称自己是凉茶领域的领导者,全国十罐卖不掉的凉茶中,有七罐是“假的吧”。后来“领导品牌”这个词就开始泛滥,跟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一样变得越来越无聊。

我仔细留意了一下,凡是宣称自己是某个产品中的领导品牌的,大都是些国货中带着山寨气质的产品。国货中真正有品牌价值的产品都不会用“领导品牌”来标榜自己。还有就是这些领导品牌们相对没有外国品牌在国内市场与之竞争。你啥时候听说可口可乐做了一款凉茶饮料,你啥时候听说宝马做了一款电动自行车。因为外国的顶尖品牌没有涉足某些产品领域,国货占领之后就嚷嚷自己领导品牌,有点山中无老虎,黑猩猩称大王的架势。你看茅台酒不说自己是白酒中的领导品牌,估计他这么说都觉得掉价,李宁也不敢这么说,那样会让阿迪达斯笑掉大牙。这样一来,井底之蛙们就开始领导了。

广告语最忌讳雷同,在商业竞争中,最重要的是辨识度。你推销自己的产品,你的产品到底有什么跟别人不同的地方,人们对产品的最初印象往往取决于你的广告包装,结果现在“领导品牌”满天飞,跟当年的“省优部优国优女优”一样,慢慢就没有辨识度了。这让我不得不猜测,这些广告创意都是来自一个广告公司中的一个人。这哥们除了“领导品牌”就不知道第二个词。真你妈高级黑呀!

我们老说,国货当自强。您有点自强不息的精神好不好。

当然,“领导品牌”不断被滥用,证明它还是能糊弄住一些人的,比如一些小地方,文化水平不高的人,一听说“领导品牌”,哇,是领导们用的品牌吧,那一定不错,赶紧买。你别认为我是瞎说,这样的中国人最多,市场也最大。

我希望:“领导品牌”这个词和它所领导的产品一样赶紧都挨个死掉。

带三个表 @ 2013-08-22 9:44:07 分类: 杂谈


在心理咨询师眼里,谁都是病人。没病你也能被他吓出病来。

过去,心理咨询师看病的方式,就是开个诊所,接待各种稀奇古怪的病人。现在简单了,开个微博,看谁在上面撒癔症,可以直接私信或@这个病人,开出一些药方。

在一个用户提供各种自己信息的互联网时代,神经病和精神病都出来了。我发现,表演型人格障碍的人特别多。什么叫表演型人格障碍?你可以百度知道一下,里面解释得很清楚,然后对照你自己,看看是否中招,如果你有幸没有中招,你再去对照你的周围的熟人,你知道的明星、公共人物乃至世界上的各类名人,看看谁有这样的障碍,可能你会大吃一惊。

心理学家统计出来的结果是,表演型人格障碍的人占人群的2%,女性是男性的两倍。中国有13亿人,有2600万左右的中国人有表演型人格障碍。而且这种病是一旦拥有,终生享用。

如果再退一步讲,有轻微表演型人格障碍倾向的人群可就不止2%了,可能有6%。那就是4800万人口,相当于一个韩国人口总和。当你因为某些事情被人惹怒,你会脱口而出:怎么神经病这么多呀!你说的一点错都没有,这还仅是一项表演型人格障碍的粗略统计,还有反社会性人格障碍、分裂性人格障碍、偏执性人格障碍、强迫性人格障碍、冲动型人格障碍、焦虑(回避)型人格障碍、依赖型人格障碍……要这么算下来,我们伟大的祖国咋说也得有两三亿吧,相当于一个美国。不过还好啦,这些人社会危害性不大,一般都是跟自己那儿较劲,顶多骚扰一下亲戚朋友同事。你可以观察一下,你周围的人(包括你)属于哪款的。

前些天我看河南卫视的《汉字英雄》,里面有个十几岁的小朋友,一上台就开始亢奋,完全不听主持人说话,不断地冲观众嚷嚷:“快给我点掌声。”连一向温和的于丹都看不下去了,提醒了这孩子好几次,让她注意听讲。但是这个孩子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在我看来这孩子就有点表演型人格障碍,她才十几岁,长大之后指不定什么样子呢。

因为现在电视台选秀多了,所以打开电视就能看到各类选秀节目,而且还能看到电视台精心包装的选手们不太艺术的人生,这些电视台的编导们大概没有学过心理学,常把有表演型人格障碍的人当成他的个性。因为当众出丑对选手来说是没有认知的,但是可以成为话题供电视台炒作一下。

如果你觉得神经病越来越多,不要觉得意外,现代传播手段十分丰富,总有些人把自媒体当成“自媚体”。最近公安部门开始抓网络推手,据说这些推手公司一年能挣上千万,我相信个人往里面扔进去的钱是少数,但是找网络推手让自己走红的心理很值得研究一下,我单方面猜测,这多少跟这些人自我认知有障碍有关系,表现为表演型人格障碍,比如干露露母女,就是典型的表演型人格障碍。还有凤姐、芙蓉姐姐以及最近突然成了新闻话题的某歌手,皆属于表演型人格障碍。

虚荣心人人都有,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但一般而言,人们对虚荣的渴望还是有一定的认知界限的,会做到适可而止。如果一个人可以不顾一切毫无底线地去追求这些并且从中获得满足和喜悦,并把这个当成常态,基本上就是表演型人格障碍了。

带三个表 @ 2013-08-20 16:32:05 分类: 说书


如果你对《环球时报》恨得要死的欧美文化感兴趣,对欧美的价值观和审美感兴趣,正好你又喜欢流行音乐啥的,那你应该拥有一本《环球时报死之前你非听不可的1001张唱片》,这本书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里面评论的1001张唱片我听过八百多张,在我听过不到一百张的时候就成了乐评人,你要是能把这1001张唱片都听下来,你可以去东北好声音当导师了,那四个道士连etta james都不知道。

这1001张唱片都有评论,都出自英美专业评论人之手,绝不含糊。这书有960页,6.4厘米厚,全铜版纸彩色印刷,是市面上所有唱片评论书籍中最值得参考的一本。当然,定价能吓死你。

带三个表 @ 2013-08-13 21:01:29 分类: 未分类

译者:justkiddind
原文作者:Bruce Ackerman

【按:我看完之后,觉得作者观点也许符合美国的新闻环境或商业环境。转贴过来就是想留一份,我倒觉得,中国纸媒体是死是活,跟读者或者说消费者没有任何关系。作者分析的结果未必对中国传统媒体有参照,多数中国人都巴不得让能阅读的东西都统统消失,因为中国纸媒体在最近六十多年一直就没有想过读者,你可以回忆一下,哪一份纸媒体培养出你对她的感情了?当它有一天走向消亡的时候,弹冠相庆还来不及呢。】

将《华盛顿邮报》出售给杰夫•贝索斯的举动只不过是专业新闻主义衰亡戏剧中最新的一幕而已。将该报出售给毫无报业经验的超级富豪,格雷厄姆家族等同于将一个无价的国家财产交由一位外行人任凭摆布。或许杰夫•贝索斯将尽其责任摆弄他的新玩意儿,也或许不会;但如果杰夫不肩负起这个责任的话,这个仅存无几的严肃新闻来源之一将会陨落。

这场在英语世界的危机将会在小语种地区演变成巨大的灾难。英语市场是如此庞大以至于广告商愿意支付一大笔费用来接触数以千万计经常点击浏览《纽约时报》或者《卫报》网站的读者。但是葡语读者群体数量远远不足以支撑互联网上的严肃新闻媒体。当没人愿意花钱购买传统的报纸时,葡萄牙的民主又该怎么办?总不能寄望博客圈来收拾残局吧。对国内外事件的一流报道并不是业余人士可以胜任的。这需要经受大量的训练,拥有完善的人际关系网和不菲的花费。需要那些拥有熟练的技能为那些既非学术专家也非智库政策专家的普罗大众阐明报道的记者,还需要那些在发布当日热点新闻时能清楚认识到维持报社长期公信力之必要性的编辑。互联网时代的报业能够有很好的激励作用,但若博客这项新科技的产物缺少一个具可比性的的商业模型,它将会退化成一个后现代的梦魇——几百万张信口开河的口却没一个人再关心事实真相。

我们已经等不起那么久来让“看不见的市场之手”想出新方法为严肃新闻业提供经济支持了。当然,一些财经媒体已经某程度上成功说服读者来为在线内容付费了;主流媒体现在亦在尝试仿效这些成功案例。但如果数以千万计的读者并不能很快地屈服于PayPal的魔力的话,也是时候来些创新性思维了。

对在互联网媒体的入门者而言,仰赖BBC式的解决方案将会是个错误。政府作为一个主要的新闻来源是一回事,但一个实质上垄断的媒体却是另一回事。当一个极具煽动性的政府取得政权的时候,以事实为本的批判性调查也可以宣告死亡了——在外围媒体无法插足的小语种地区,这样的风险尤其巨大。现在该来说说基于互联网的新闻价值评判体系了。在我们的方案中,每一篇在线的新闻报道结尾处都会询问读者,他们有否在政见理解上从这篇报道中有所裨益。如果有,他们可点击“Yes”按钮,这个信息将反馈到国家新闻基金会——一个每年都会获得政府拨款的组织。这些拨款将遵循严格的数学公式颁发给新闻机构——收到越多的“Yes”,从基金会获得的拨款也越多。

某些读者将会用这新取得的自由权利去支持那些哗众取宠的小报的所谓“新闻报道”。但严肃新闻业亦将会成功地获得大众的支持。只要基本的自由主义仍为大众所尊崇,这共识便能抵抗政府任何监控新闻的试图。

纵使如此,我们还是应该订立一些约束条件。基金会不应该对造谣者有任何一丝姑息。对于那些意图用保险金补偿因不实报道造成他人名声损害的赔偿金之新闻机构,基金委亦应该限制对其的的拨款

这就意味着一个新闻机构必须拥有一群忠于新闻正义的编辑和审查员,否则它便不能以合理的价格买到诽谤保险。也就是说只有当新闻机构通过市场验证,才有资格获得国家基金会的拨款。

还有很多制度设计上的议题需要考虑,但这些都是可以被解决的。

尽管互联网也许令报业的旧有商业模式日渐崩塌,但是我们仍旧可以利用它来创立一个崭新的话语权更分散的体系,这个体系或会演化成一个更加生气蓬勃的21世纪自由言论市场。

我们生活在这个政府财政赤字庞大的时代里,并不是政府高谈阔论主动变革的最好时机。但是上述的这个评判体系并不会演变成街头免费小报的样子。既然我们不能再寄望那只“隐形的手”来挽救严肃新闻业,这将会是维持运作良好的民主系统的关键元素。

《华盛顿邮报》的出售并不足以说服以共和党为主的国会在现今预算削减热潮中去资助成立一个新的基金会。但欧洲在这个议题上的领先地位并只不是痴人说梦而已。法国和德国将很快发现他们要比挪威和荷兰好那么一点。这些国家都有资助自己国家文化的优良传统。如果一个国家向前迈进且获得成功,则必定会有其他国家紧随其后。

摘自译言网,原文地址:http://www.huffingtonpost.com/bruce-ackerman/internet-save-journalism_b_3719304.html?utm_hp_ref=media

带三个表 @ 2013-08-05 17:15:23 分类: 杂谈


这周又做了一个封面故事。今年我一共做了三个封面故事,前两个都惹了不少麻烦,感觉现在写东西要看人脸色才行,这里有做记者的吗,我想问问,你们是这么写报道的吗?我做了十几年的记者,有点不清楚该怎么写报道了。

这次做的封面是《汉字危机》。其实汉字没什么危机,语言文字从来就没什么危机,它存在就存在,消亡就消亡,都正常。只能说现在汉字在信息时代出现了一个瓶颈问题,你打字可能飞快,但是你不见得能写出来。

关于汉字的问题,民间争议最多的就是把简化字恢复成繁体字。有些两废代表动不动就弄个提案,希望恢复繁体字,不然中华民族文化就如何如何。那些房地产商,政府决策人,他们才是把中华文化如何如何的人,要抬杠,应该找那些破坏最狠的人去抬,老跟汉字较什么劲啊。

我觉得,现在究竟是该用简体字还是繁体字,用火星文还是甲骨文,都不重要,因为中国人一直就对文字无所谓的。中华五千年灿烂文明是极少数会写字的人记录传承下来的,其余的人都是文盲。今天极少数人是文盲,但是历史依旧是由极少数擅长运用汉字的人记录传承下来的。真的,跟你没任何关系,起什么哄!

你可能会说,我现在会用电脑打字,发到网上,就成了记录,就是历史。别操蛋了,你那都是字符垃圾,没用。历史能留下来的还是少数人记录的东西,它除了会打字,还需要智慧。只是这个少数比过去数量多了一点而已。你刚刚学会打字复制粘贴就当上公知了。

至于繁简之争更没意义,你想想,你用拼音输入汉字的时候会注意到这个字笔画有多少画吗?不都是三五下敲出来的吗,你打“龘”(da)和“装”(zhuang)哪个更容易呢?反正我是双拼,都是两下出来。再简化也没什么意义。至于恢复繁体,你现在打字还会注意汉字代表的意义吗,你可能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了,选择重码的文字是你不就是看个大概齐吗。如果我再问你,“zhou恩来”的“zhou”里面是“土口”还是“吉”?你可能都未必说对,还掰扯什么恢复繁体字呢。可能你又说了,汉字里包含着祖国的文化密码,一个字有很多讲,变成简体字,那些意思就没有了。比如“爱”就没有“心”了,但是简化的“爱”有一个朋友的“友”,现在社会上不都流行跟朋友做爱吗,你原来有心的“愛”里面哪有朋友啊。还有人说,“亲”也不“见”面了。我说亲啊,现在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时代了,大家见面也是低头玩手机谁都不理谁,不见面在网上反倒更亲了是不?不信你随便说一个简化不合理的字,我都能结合当下给你解释出一堆理由。我的意思是,总抓住简化字不放,远远没有自己学会长脑子会使用汉字更有意义。

过去的文盲目不识丁,今天的文盲差不多都是硕士级文盲,社会进步,文盲也跟着水涨船高而已。会用汉字的人还是少数人,多数人不过使用汉字来交流。过去两个文盲是在街上对话,今天你用键盘输入对话,你认识三两百个汉字就绝对有资格做中国人了,只要你们对话没什么障碍,都能相互明白,都是别字又何妨。现在是新文盲时代。哈哈。

有人说,这样汉字的纯洁性就被破坏了。妈的汉字只有俩字纯洁,就是“纯洁”这两个字。文字永远是动态变化的,在变化过程中,有些合理的就被人接受了,不合理的自然就被淘汰掉,任何国家的语言文字都是这样。你操什么心。

带三个表 @ 2013-08-03 9:34:52 分类: 闲扯

自从国家广电总急发布新的禁令之后,《东北好声音》就不好看了。

我看这个节目,跟任何人都不一样,我对选手唱的如何没兴趣,而是喜欢看四个道士耍贫嘴。他们的问题中总会有一个固定向选手提问的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

显然,站在这个舞台上的人,梦想都跟音乐有关系,想当气功大师的人早就去找王林了。这些选手的回答也都千篇一律:想站在这个舞台上证明自己;想站在更大的舞台上(所以要先站在这个小舞台上);热爱音乐,音乐是我的生命……

每当这些同学谈到自己的梦想,我都会很羡慕台上的四个道士,他们真的赶上了好时代——华语音乐最后的好时代,他们可以成为歌手,可以录制唱片,有很多幕后的人为他们工作,他们可以用更多的东西证明自己,最主要的是,他们可以用很多具体的东西证明自己。

参加选秀比赛的人越来越多,但成材率却越来越低,多数人扮演的是打酱油的角色,如果他没啥追求,还能走一遭倒也知足了。可更多有追求的人其实也都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显示已不具备这样的环境了。他们当中的少数人会成为一个走穴明星,也仅此而已。

当唱片被淘汰,数字格式的音乐横行后,对听众来说,可能在听音乐的方式上发生了一些改变,并且他们很喜欢这种快速便捷廉价的改变。可对一个歌手而言,却是致命的,复制和免费共享给他们造成的经济损失我倒觉得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最主要的是,唱片这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是最好的广告宣传品,它能全面展示和传播一个歌手的形象,即使一个歌手的唱片卖不掉几张,但是他的唱片放在货架上总能被人看到,会慢慢加深人们的认知程度。可数字化让他们失去了这样展示自己的机会,甚至失去了展示唱片设计艺术的机会。而人们现在还还没有找到一个发挥数字媒体优势来展示歌手的形象。

这些道士们能做的就是指点一下他们的优缺点,多数人在做了一个梦之后发现自己并不会真正实现这个梦想。我相信但凡有点追求的歌手,都希望能有一张证明自己的唱片,有一首能代表自己的歌曲,开一场能证明自己实力的演唱会,挣一些这辈子都花不够的钱。过去的逻辑是,必须要出好几张唱片,才能有一张唱片证明自己的实力,才可能会有一首代表作,才可能有能力去开个唱,才会挣大钱。现在的逻辑变了:你只要在选秀的舞台上尽情得瑟一下自己,自然会有更多的傻子为你感动,追逐你,消费你,让你迅速成为一个明星——可你真正在音乐上做了什么,可以被忽略不计。那你不是歌手,仅仅是个卖艺的。

当这些后唱片时代的歌手成名,只能证明一点:喜欢看耍猴的人比喜欢听音乐的人多了。

带三个表 @ 2013-08-02 11:03:40 分类: 闲扯

小说初稿写完了,花了一个来月时间,写了11万字左右。现在我得找个人帮帮忙,有谁在北京,东北话说的比较溜儿,尤其是对吉林——长春一带方言比较了解(沈阳那疙瘩的就算了),最好您有在农村生活的背景,有些问题我得向你请教一下。如果你觉得合适,请发邮件给我,dundee(at)126.com。谢谢。

把小说给一个南方的朋友看,问她能不能看懂小说里面的东北方言,人家说英国话都看得懂,东北方言有啥看不懂的。我想起看《白鹿原》的时候,好多陕西方言看不懂,结合上下文也看不懂,后来发现是语法跟普通话有些差异。东北话的语法跟普通话差不多,结合上下文,里面的方言也都能猜出来。比如:“土摩托在实验室做实验,他掀开一个直径一米多长的容器,里面养了好几十万只蛆,这些蛆蠕动的样子看上去麻应死人了。”“麻应”是东北方言,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密集的物体产生的一种心理不适的反应。类似的词还有“硌应”“兴应”,“癞蛤蟆蹦脚面上——不咬人硌应人”“死丫崽子真硌应人”“土摩托和方舟子俩人一晚上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兴应死人了。”。这些不用解释,你大概都知道是啥意思。

顺便写出几个东北方言的词儿,都知道是啥意思吗(百度一下,你不知道)

着法
抻劲儿
露骨地
旱泡子
荤香
坏菜
还愿的
澥汤
欻欻
张三儿
达
眼人儿
勺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