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3 » 十一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3年11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3-11-06 8:37:48 分类: 闲扯

http://dundee.sdo.com.tw/picture/cover203.jpg
这周做了一个封面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中国的第一狗仔队卓伟。提起卓伟,那些被他狗过的人会恨得从牙根儿里往外痒痒,中国明星们的好事差不多都被卓伟坏过了,他总是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充当明星们的灯泡。这还不够,他还要把自己的所见即所得发表在媒体上,与人人都有颗八卦的心情的大众共享。

2008年初,我和北京的狗仔队们吃了顿饭,还写了一篇博客《狗仔日》,这一晃五年过去了,当初一起吃饭的狗仔队,现在只剩下卓伟了,其他人都没坚持下去。而卓伟也是慢慢把他的狗仔队事业做大,2010年他成立了公司,专门给媒体提供劲爆新闻。你在网上看到的真正跟踪偷拍(而不是策划假装偷拍实为摆拍)的八卦新闻,都出自他的手笔。

这些年我跟卓伟联系不多,但是他的每一次出手我都会欣赏到,因为这种劲爆消息躲都躲不过去。我个人对明星们的八卦甚至周围朋友的八卦都没啥兴趣,从我做记者那天起,我就开始接触明星,可能是接触的太多了,反而不觉得他们有什么不一样的了,明星与普通人之间的差异性在我看来几乎没有了,所以我对明星就没什么好奇心。做了将近20年的记者,我才发现,除了采访过歌手,我居然没有采访过一个演员。前段时间有家经纪公司找我,希望我采访海清。我只是听说过她,但我都不知道她演过什么戏,我猜采访的时候会没话说,那样会很局促尴尬,就婉言谢绝了。还有,我前段时间写小说,里面有个人物,起名字让我想了半天,最后起了一个名字叫“吴秀波”。就在我写这个人物的命运时,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是吴秀波的经纪人,当时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把人物给写活了呢,缓过神之后才明白,有个演员名字叫吴秀波。实在是孤陋寡闻。

后来,总有演艺公司的人找我,希望我采访一些演员,以前从来没有人让我采访过演员。后来我才反应过来,我们原来采访演员的记者孟静辞职了,所以就来找我了。

现在我们文化部缺一个采访演员的记者,谁要是有兴趣可以来接孟静的班,这样骚扰我的人就少了。我几次努力想试试去采访演员,可我真的没什么要问他们的问题。我还是喜欢采访编剧导演。

这一点,卓伟一直保持着热情,在狗仔队的路上,他执着、坚韧、能吃苦,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当别的记者舒舒服服去跑会拿红包,卓伟可能顶着烈日风雨寒风,躲在一个角落,等待猎物出现。

在外人看来,做狗仔队肯定很酷,其实很苦,要不别人怎么都没坚持下来呢。

为了做好这个封面故事,我采访了两次卓伟。两次采访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他跟踪明星过程中发生的故事,太好玩了,跟电影情节一样。两次采访整理出将近4万字的内容,内容十分劲爆。可是我只能用一万八千字,因为其余内容从来没有公开过。我这人嘴又很严,也不会到处乱说,就只好烂在肚子里了。你看我的表弟老罗跟方姓女子的事儿我就从来不说。

狗仔队往往采用非常规手段获取新闻,有时候不小心就会越过法律界限,这一点卓伟做的很恰当,他从来不用违法手段获取信息。

还有一点我觉得卓伟让我很佩服,他不跟明星做交易,不妥协,他一直坚持新闻的真实性,有图而且有真相。

想想现在媒体已经快烂到骨髓里了,有偿新闻、通稿、关系稿、软文、红包稿、宣传稿充斥在媒体上,媒体的底线早就地陷了。而坚持新闻真实客观的人竟然是一个狗仔队,这他妈简直是对现实的讽刺。

卓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这个人有点拗脾气,越是有人骂我,我就越要去干。很多人觉得我这个事情无聊,没意思,那我也要去干。别的记者舒舒服服去跑会拿红包,我就做这个新闻。我觉得我的新闻比他们的有价值,我培养出来的能力经验是我自己的,我就不相信跑会他们会跑一辈子。而且我总说,当以后回顾自己职业经历的时候,我肯定会说哪条新闻是我做的,他们总不能跟别人说我参加了100个发布会,拿了100个红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