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4 » 五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4年5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4-05-22 1:58:30 分类: 闲扯


我想象中的脑残粉一般都是酱紫滴。

一个有耻辱感的人,当他的人格受到侮辱时,他的反应应该是愤怒的。但是中国人似乎一直例外。比如,中国人侮辱别人的方式,最狠的是招呼对方的母亲,其侮辱程度远远大于对自己的侮辱。所以我一直怀疑,中国人是没有人格的。

今天的网络时代充分证明我的判断没有错,很多带有强烈侮辱色彩的词汇,逐步成了失效的药片。

在没有网络的时代,“傻逼”这个词率先失效,因为使用的频率太多,尤其是使用的人未必带有侮辱目的。再倒退几十年,“丫挺的”这个老北京人嘴里的词儿说出来是非常狠的,但是后来“丫”被演变成了介词副词或助词,它早已没有侮辱色彩了。语言学家鲁思·韦津利在她的《脏话文化史》里面曾经解释过这一现象,最难听最狠的字眼儿,如果反复使用,会降低人们对它的敏感程度。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说,那些带有侮辱性、诅咒性的贬义词,被我们大量使用,最后使人们变得麻木了呢?

我想是的,当中国人学会掌握话语权后,他们利用这项权利做的最多的事情和他们当初学脏话时一样,只能简单掌握一些粗俗的骂人的词汇,再搭配上一直以来缺少对自己人格的意识,完美地将贬义词转化成了中性词甚至是褒义词。

傻逼、二逼、装逼……这些“逼”系列正逐步走向大雅之堂,弱智、白痴、混蛋、脑残也逐渐变成中性词。我常想,一个国家的人都对自己的人格不在乎,那他还在乎什么呢?后来发现,他们在乎国格,地域格。有哪个国家说中国坏话,他肯定会先蹦出来,觉得是奇耻大辱;有哪个地方的人说他的那个地方不好,他也会蹦出来,觉得是奇耻大辱。偏偏他自己的人格被羞辱的时候心胸反而变得豁然开阔,不以为耻,反而为荣。是不是中国人脑残是祖传的啊?

最近,脑残粉又将变成一个褒义词,甚至有人在百度知道里面还专门加上一句解释:“对一些事物的狂热爱好者的统称,无贬义。”这位编写词条的人一定是中国人。

想想也是,中国的脑残粉是有历史的,比如《水浒传》,一百单七将都是宋江的脑残粉,舍家弃业,投奔梁山,最后宋江宣布投降,除了那个二逼李逵还有点反应,其他人集体失去判断。再有,红卫兵是离我们最近的最大规模的脑残粉,把一个国家脑残成灾难。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见到一些人,聊天时得知我是个写字的,往往会说一句:“我是你的读者”“我是你忠实的读者”“我是看着你的文章长大的”……开始我听了很不习惯,诚惶诚恐,觉得自己写的还不够好,人家就忠实了,还看着我的文章长大,多耽误人家的人生啊。后来一想,人家不过是在社交场合那么一说,可能都没过脑子,自己就别当回事了,你看我文章长大的,我还看你姚笛长大的呢。但不管怎么说,那个时候的人,说话表达还是比较理性的。

后来有了互联网,在网上写东西,再见到一些读者,对方张嘴就是“我是你的粉丝”“我是你忠实的粉丝”之类的话。其实互联网上有了自媒体后,这年头谁屁股后面不跟着个把粉丝啊。别人这么说,我也当社交场合的客套话,如过去人们见面问候“吃了吗”一样。

我前些年写博客,老有些人在博客后面留言。我挺烦的,你看就看了,非要留一句话,关键是没看明白瞎说,尤其是一些神逻辑搞得我很抓狂。我一怒之下,把博客留言的地方改了:凡是留言的都变成了黑猩猩。我想象的是,黑猩猩作为人类的近亲,没什么智商,跟傻逼没啥区别。我想这么一改,就会遏制住别人的留言。结果,消停了两天,有人冒着成为黑猩猩的恶名继续留言。这时我才发现,看来用侮辱人格的方式侮辱傻瓜们说话是没用的。

当然,也有人一怒之下在也不看我博客了,我特别佩服这样的人。后来有一次我见过因为黑猩猩不再看我博客的人,她说我不尊重自己的粉丝。我当时想的是,你自重,才会获得别人的尊重,不赖我啊。

再后来,我发现“黑猩猩”这个词变成了我的读者的标识。一见面,他们都自豪地说:“我是你的黑猩猩……”自此,我羞辱别人的方式彻底宣告失败。后来我反思,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不是黑猩猩这个动物也有可爱之处?比如憨态可掬,近似人类,让他们不觉得这类动物带有羞辱色彩。如果换成蟑螂或者苍蝇或者蜈蚣之类的,效果会不会好点呢?

事实上是,你换成任何一种恶心的东西,人们最后都会见怪不怪。因为他们会认为你本意也并非是想把他们当成黑猩猩看待,他们自己也坚定地认为早从树上下来了,因为侮辱的力量很快被消解了。再后来,我再见到有人宣称黑猩猩,那就宣称吧,我没招了。

当最近我听见有人当我说他是我的脑残粉,我颇感不悦。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在我看来,脑残和脑残粉是重度羞辱词汇。如果一个人说自己是谁的脑残粉,看来那真是脑袋有问题。这个逻辑这么解释反倒正确了——一个没有脑子或者脑子坏掉的人,他没有判断,只有盲目,那可不脑残粉吗——还挺有自知之明。如果有人跟我说他是我的脑残粉,我觉得很丢人。

过去,有人说是我的粉丝,我都觉得他有问题,你说是我的读者,还能让我的虚荣心有点满足,至少你确实在看我的文字。到了粉丝的份上,谁知道是你脑子里想的是啥。等到了脑残粉这个地步,我反倒觉得是在羞辱我,妈逼的,他们管这个叫互动。

再分析一下,会发现,脑残粉成为一种荣誉或某类群体的代名词,一定是跟这些脑子有问题的人喜欢的那个对象肥瘦不挑有关系。因为今天的粉与被粉,都带着商业目的或虚荣心。别看那些名人明星人五人六,人模狗样的,说起话来装腔作势,心里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喜欢他。粉丝越多,弱智越多。站在明处的名人明星其实心里也会有点硌应——妈的咋都是些傻逼喜欢我呢,但是他又想利用这些傻逼粉丝,因为可以为他带来商业目的和虚荣心的满足,所以睁只眼闭只眼,大家一视同仁,粉丝也就没了门槛。当脑残们堂而皇之四处招摇时,群体行为是无羞耻感和负罪感的,当这个底线被拉得越来越低时,贬义就变成了褒义,甚至是荣光。这不是宠辱不惊,而是褒贬不分。

我觉得,如果中国人把对日本的愤怒和耻辱感拿出十分之一用在自己的人格尊严上,估计这个民族还有救。否则,真完蛋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