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4 » 八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4年8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4-08-29 1:59:58 分类: 杂谈


我不是一个读过很多书的人,原因是我读书很慢,两百页的书可能要看一周。回想起过去读书的经历,小时候在农村,别说书,连有字的东西都很少见到,直到上初中之后,才有机会读书。当时家里穷,书店里很多书看得见买不起,省下的钱差不多都买复习题了。不过,我家附近的公园里有一个公共阅览室,里面有几十种杂志可以借阅,周末会花上一天时间去阅览室看杂志。上高中后,我经常去景山公园西城区少年宫图书馆,图书馆不大,藏书大都是文史哲一类的通俗读物。我花了两个假期泡在图书馆,闲书杂书看了不少。但跟当时的北京孩子比,可能只是他们阅读量的四分之一。

真正让我有机会大量阅读的是上大学,图书馆里的书可以随便看,杂七杂八看起没完。当时五四大街书店书摊云集,各种合法非法书籍到处都是,尤其是那时候掀起了新一轮启蒙思潮,出版了很多现在根本无法出的书。我把饭票钱省下来,每次去都不会空手回来。

到大学二年级,发现书虽然看了不少,但是越看越糊涂,完全没消化,也消化不了,感觉自己的三观正处于破碎阶段,说通俗一点就是脑子看乱了。记得当时跟同学通信,我在信中探讨一个什么破问题的时候竟然写了16页纸。同学吓得赶紧骑车来找我,问我出什么事儿了(肯定觉得我疯了)。我怀疑了一晚的人生之后,决定不看书了,先前看的那些书(主要是学术思想类书籍)对我来说简直是太高深了,甚至有些书今天看起来都还有些吃力,更何况当初呢。一个饿了三天的人,你突然给他一堆吃的,极容易吃出问题。我那次放弃读书之后,直到十多年后,才正式开始重新读书。中间这十年,我看过的书不超过20本吧。

让我重新对读书产生兴趣的是,长时间不读书,才知道自己究竟缺少哪方面的知识储备,再看起书,就有针对性了,不像以前那么盲目地拿起什么都想看。

那是我去贵刊工作之后,第一次开会,我发现同事们手里都拿着一本奇奇怪怪的书,一看书名都是很深刻的那种。明明是在开会,怎么还要看书呢?用现在的话讲一个个都挺装的。不过单位的选题会也跟聊天差不多,从来不那么正式,所以有人开个小差,假装自己很有学问可以点缀一下这本杂志倡导的内部的文化氛围。

但是这种文化氛围对我影响很大,你瞧瞧人家看的都是什么,那书深刻的都能让你不寒而栗。我想,该好好读书了。回想起当初读书,老想从高深的书中寻找明白的道理,现在应该看点通俗的东西。我大学学法律,没正经学,所以先从法律开始,比如论人权论平等论自由论民主之类的读物。

多年不读书,把自己的脑子清空,书中没整明白的道理,慢慢在生活中感悟出来了。再次捡起书,知道自己想看什么了——弥补大脑中缺失的某个领域的知识。这时候,已经有了互联网。当时的互联网上的内容,和书本上的内容比较接近,没那么碎片化。但是我始终没有培养起屏幕阅读的习惯,甚至,我曾经把网页上的文字打印出来,在纸上才能看下去。90后的孩子们跟我正好相反吧。

后来,读书成了我放松、缓解紧张焦虑的方式,把一本书读进去,可以暂时抛开很多烦恼。现在到处都是浮躁,与其被卷入到这种挣扎中,不如把门关上,闭目养神或是找本闲书看看。读书也越来越随意,越来越休闲。不管是枯燥的学术书,还是通俗的畅销书,从里面找乐子成了我阅读的一大乐趣。

这几年给自己定了一个规则:尽量不看五十岁以下中国人写的书。当然,这不是一个绝对的规则,只是在面对这个范围之内的书,尽量慎重选择。一来是跟我年纪差不多的作者,估计我也从他的书里面吸收不到太多有益的东西,二来是这个时间段中国人的价值观都出了问题,很多书写得不着调,何必在这类书里面浪费生命呢。三来是谢绝看畅销书。

我一般不会去看他人推荐的书,这可能跟我当年写乐评的经历有关。一般单元类作品评介(如针对一本书一张唱片一部电影一场戏的评论),或多或少带着作者主观的局限,未必符合他人口感。我读书的习惯是,在看某一本书的时候,发现自己对另一个领域里的知识了解的不多,便会去找这个领域里的书。比如我看一本摇滚歌星的传记,看着看着就会对一个人成长过程的心理变化产生兴趣,然后就会找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看看;看着看着就会发现,心理因素的形成跟大脑成熟过程有很大关系,然后就会去找跟大脑有关的书看;看着看着就会觉得大脑这个复杂的东西把人变成各种各样思维的动物,然后就会对人的进化产生兴趣,去找一些关于生物进化方面的书看;看着看着就觉得人性的形成和国家的形态有很大关系,然后就会去找一些关于人性或者国民性的书看看;看着看着就会发现国民性是从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中慢慢积累出来的,然后就会从史书上去准找答案;看着看着就会发现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差异根源了,然后去找一些西方历史方面的书看,看着看着发现民主自由平等博爱挺有道理,为什么在古代中国就没有形成这种普世价值观呢?然后又会去翻一些古代关于伦理道德方面的书……这一翻不要紧,发现过去的伦理道德的缺陷全都体现在今天的网络评论上了……

其实,随便看一本书,都会让我发现书与书之间的链接,之后阅读的延展方向也不确定,反正链接是无数层的,可以随时“点击”下去。我看的书里面没有黄金屋也没有颜如玉,只有不断分叉的路口,有兴趣看下去,是自己眼里看到了风景,这根本没法跟人分享。

我经常在网上看到一些人询问如何读书、读什么书的问题。答案很简单,如果你喜欢读书,肯定不会有这样的疑问,直接会去找你想读的书了,现在多方便找书啊。凡有此疑问者,其实是想吃麦当劳了。

读书对现在很多人来说已经变成一种很奢侈的行为,因为读书不会让你立竿见影成为什么或者得到什么,它只是让你的精神世界享受沐浴,愿不愿意去感受这个都是很个人的事儿。从历史角度来看,中国人的心灵世界里大概没有太多精神的东西——大都活在解决最基本的生存层面上。即使今天,人们仍然在解决生存问题——更高级的物质生存问题,至于精神层面嘛,看看大片选秀微博微信,已足够。读书反而成了一种很不划算的时间成本支出,它换来的精神世界又会让你在现实中顷刻间被击碎——因为你在跟人交流时很可能因为使用的词汇不同而显得落伍,这会让你感到深深的自卑。

带三个表 @ 2014-08-25 16:20:40 分类: 杂谈

今天上午,我去锤子科技找老罗谈事。快到楼下时,我打电话,说到了。老罗说你上来吧。

上楼之后,眼前出现一块巨大的T型台,T型台的背景是一个斗大的“T”字。一位笑容可掬的前台女秘书站起身,甜甜地说:“您是送快递的吗?”我心说,见朋友穿的随便一点就成送快递的了?我赶忙说:“我找老罗。”女秘书继续笑容可掬:“对不起,我们公司有12个叫老罗的人,您找的是哪一位?”我此时才反应过来,现在我是在一家大公司的门口,便赶忙说:“我找罗总,罗永浩总。”“那您等一下。”女秘书说完,拿起电话……我想,一分钟后,我们敬爱的老罗会风尘仆仆地走出来,把我接进去。

两分钟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笑容可掬地迎了过来:“您是找罗总吗?请您这边走。”我跟在小伙子后面,上电梯,下了两层,出电梯,又来到一块背景是一个斗大的“T”字的T型台前,然后小伙子把我交接给一个年轻的美女,并和美女说了几句话,然后美女燕语莺声地对我说:“先生,您这边走。”我跟在美女后面,上电梯,又上了三层,出电梯,又来到一块背景是一个斗大的“T”字的T型台前,此时,T型台前已经有一位小伙子在恭候:“请问您是找罗总吗?”我点点头。小伙子说:“您现在这里等一下。”我想,马上就要见到老罗了,兴奋之情溢于三表。当然,我更好奇的是,这家公司为什么弄了这么多T型台。“我能问一下吗,你们的前台为什么要装饰成T型台,你们是手机公司还是模特经纪公司?”小伙子一听,赶忙解释说:“我们罗总要求公司员工每天至少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在T型台上走猫步。”“为什么?”“这是我们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希望每个员工都能对我们的产品形象铭记在心。”“那你们干嘛不直接招一批模特来工作呢?走得还专业一些。”

又等了两分钟,小伙子说:“先生,您跟我来。”我想,如果再让我上电梯,我就跟老罗绝交。

所幸,小伙子把我带到了一间会议室,这回我没有看到T型台,可能是房间太小的缘故吧,否则以老罗的性格,肯定会……

“罗总在开会。”小伙子说。“老罗总在开会?”我感觉到了,自从他不骂人之后,就总在开会。我坐在会议室,拿出手机,在等待老罗期间,只能刷微博打发时间。结果,我发现总在开会的老罗一直在转发各种微博……

大概转发了七八条微博后,老罗终于出现在我面前。我一上来就急了,“以前见你打个电话就行,现在近在咫尺都见不到你,楼上楼下折腾半天。”“我也身不由己,你看现在我们是大企业了,这都是董事会的规定。”“你现在在网上不骂人了,有什么感觉?”“妈逼的我现在才知道自由太鸡巴珍贵了,这话你别写网上啊。”“你的工作就是整天转发微博,不累吗?”“别提了,拇指和食指已经僵直了,回家都不能打手枪了……”

“好吧,我们说正事儿……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谈谈合作的事儿……”

等灯蹬蹬灯灯蹬蹬等等……老罗的手机响了。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喂……嗯……嗯?什么?行,我马上过去。”

老罗放下电话,一脸兴奋地说:“又有几个人艾特我了,我得去开会研究转发的事情,咱们合作的事儿要不明天下午……”

带三个表 @ 2014-08-18 23:58:03 分类: 未分类

最近北京警方总抓明星吸毒,隔三差五就抓一个,好像没事供大家解闷玩儿似的。我不知道警方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是为了完成任务指标还是震摄作用。刚开始,这种拿明星开练的方式还有点警示作用,现在,当人们对明星吸毒新闻产生信息疲劳之后,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我始终相信,我强大的警方对在任何地区贩毒吸毒动态都了如指掌,因为贩吸交易地点方式相对固定,即使打一枪换一地方,其规律还是可循的。所以那些明星公开或半公开吸毒基本上都在掌控范围之内。而贩毒一方,通过层层倒手,总会有破绽,尤其是被抓的贩毒分子,他们供认的一些事实绝对可以给警方提供更多参照,警方不会不明白,这些人平时都是怎么会活动的。我更关心的是,警方能打掉多少个贩毒团伙或者抓住几个终端贩毒者,而不是最近又把哪个明星抓进去了。

我觉得北京警方老这样拿明星下手,最终会起到反示范作用。

第一,大家都知道吸毒的危害,但是没尝试过的,可能不知道具体危害。明星吸毒,抓进去再放出来,他们还是明星,还是以健康形象示众,这多少会让人产生一种误解——原来吸个毒也没啥,你看他们不是还欢蹦乱跳的吗。

第二,公共人物都有示范作用。警方曝光公共人物吸毒,可能出发点是想通过公共人物在公众中的影响,来普及一下吸毒危害的常识。但你整天老这么抓人,怎么抓的也没说清楚,时间长了,一定会让公众对这些公共人物产生同情心,要知道这些人都有大量的粉丝。当这种同情心出现,人们一来会反感警方行使权力的方式,二来人们也见怪不怪了。人们可能会对警方行使权力的方式产生一种习惯性转换——反正你有权抓人,想抓谁抓谁,当人们产生对权力的怀疑或对抗时,这种警示效果还有吗?不朝反方向发展已经不错了。

吸毒的确不好,但是贩毒的才是最恶劣的。吸毒基本上触犯的都是《治安处罚法》,而贩毒的触犯的是刑法,对社会危害更大。希望北京警方把精力多放在抓贩毒上面,多抓点贩毒的。每次打掉贩毒团伙,让那个什么时报报道一下,不然他们都快倒闭了。

带三个表 @ 2014-08-16 16:52:35 分类: 杂谈

因为鲁迅文学奖给了一个写古体诗的诗人,让我们能有机会复习一下古体诗。其实呢,贵国人从小就接触古体诗,只要你上过小学,至少能背下二三十首古体诗吧。从这一点来讲,中国人是有阅读欣赏古体诗的基础的。即使不会写古体诗,评判古体诗的能力都有,因为诗经楚辞唐诗宋词的标准摆在哪儿呢。

九十多年前,清末开始了白话文运动,这场革命实际上革了古体诗的命。在五四运动之后,能把古体诗写好且流传下去的诗人没几个,毛泽东算一个,因为他的身份,导致他的古体诗最流行,但从他的诗词里面已经能看出东拼西凑的痕迹。后来诗人都用白话文写作,写到上世纪80年代,现代诗终于在语言上成熟了,但也很快消亡了。如果说古体诗的消亡是语言的变化导致的结果,那么现代诗的消亡纯粹是人们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把情怀和贫困一起抛掉了,古话说:温饱思淫欲,淫欲一多,情怀就少了。

不管是古体诗还是现代诗,在中国灭亡都是迟早的事。古代诗歌的功用跟古人读书的目的是一样的,诗人都是官员,这是你做官的基本条件。这客观上造成了诗歌的繁荣,到了唐朝达到巅峰。

今天没人写古体诗,除了语境之外,更主要的一点,古体诗属于农耕时代,只能去写那种情境。即使是毛泽东,他写古体诗词的时候也在回避现代工业环境,因为从总体上讲,诗歌所表达的意境是反工业的,它直指心灵,古体诗在今天这样没有心灵只有鸡汤的环境哪有立锥之地啊。

这个周啸天干了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敢于直面惨淡的工业化环境,敢于挑战网络话语,敢于捡起古体诗,敢于用半文半白的词句写古体诗,但是他没有把这种文体的抒情做到位就获奖了,引起这么大争议,原因可能是他的心灵里面缺少了点诗人最该具备的那个东西吧。

当大家都去批判周啸天的时候,其实别忘了,每个人都在做着解构文字与话语的事情,都在丧失情怀的道路上奔跑。指责一个诗人或者指责一个颁奖机构,多少有点道德判断色彩。就算是这个奖花钱买的,在我看来都正常,因为我们不是一直这样吗,你看看中国哪个奖的颁奖机构敢拍着鸡胸脯说:我绝对客观!没有吧?反正我们都是消灭诗歌语言的同谋,谁也不会想过为诗歌语境的丧失负责——会的只是指责。这看上去真鸡巴中国啊!

带三个表 @ 2014-08-15 20:44:09 分类: 杂谈

如果您在30岁左右,在北京,性别不限,学过平面设计,基础很好,有自己的工作又有闲暇时间,且对流行文化时尚比较敏感,品位不能太差哦,我们打算聘用一个。你知道,我们又要做T恤衫了,这次是公司化经营。主要工作是鉴别征集设计图案,与设计师沟通。如果你觉得合适,欢迎与我联系。邮箱:dundee(at)126.com。随信附上你的作品。谢谢。

带三个表 @ 2014-08-13 15:03:04 分类: 未分类

45天,众筹60万,在最后一天终于完成。

之前我说看到众筹成功心情比较复杂,照理说我应该非常高兴,但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有这么多人参与,反倒让我压力非常大,只有把它拍好之后我才能高兴起来。

今天看到了参与众筹的名单,除了个别几个我认识的朋友之外,大都不认识(当然有王小山的朋友)。我们素未平生,能出于信任把我们联系在一起,这让我很感动,这里先谢谢你们这些投资人(王小山的感谢信稍后他会贴出来的,我就先不代表他了)。两个月前,你可能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一个电影的投资人,我也没想过这些投资来自你们。

现在我觉得,这20分钟的短片远远要比2个小时的长片更难拍,因为这背后的期待是看得见的。我们会尽最大的可能把一个貌似没有情节的故事玩得有趣一些。有句话说得好,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然也。

下面是我、小山还有我们制片方官方微信,请投资众筹的同学加上吧,之后有什么进展,我们都会通过这些渠道告诉你们。再次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