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2014 » 十一月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2014年11月的日志

带三个表 @ 2014-11-22 3:31:01 分类: 闲扯

当我们去争论一些问题的时候,究竟争论的起点在哪里,这本身就是个问题。如果我们在一个共知的前提下去讨论,大致不会出现鸡同鸭讲,各说各话的问题。如果从0起点开始,就变成中国式争论了。人们共同认知的常识越少,歧义就会越多,争论也就越没意义。

最近有个叫肖鹰的清华大学教授红了,但是红的有点与身份不符。早在几年前因为他跟马未都叫板,我就注意到这个教授了。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马未都去希腊,参观博物馆,对西方古典艺术表达时极其重视细节的准确感慨万千,写了一篇博客《艺术细节》:“在德尔菲遗址博物馆,当我看见一件古希腊男性躯干的雕塑时,细节让我震惊!这一细节我相信大部分男性都未必知晓,但却真实地在2500年前的雕塑反映出来……男性有两个睾丸(个别男性例外,仅一个,不会影响功能),两个睾丸所处位置并不在一平面上,一高一低,一般来说,绝大部分(90%)男性的睾丸是左低右高;它和人类其它器官的均衡出现完全不同,人的双耳、双眼、双鼻孔、双手、双脚虽有差异,但肉眼一般看不出,而双侧睾丸必定一大一小,呈现一低一高态势。这一细节,非医学生理专业人士一般不知,可在古希腊的雕塑中却有准确无误的表现。”

结果,研究美学的专业人士肖鹰不干了,他在博客上贴出了一堆古罗马雕塑的图片,证明马未都胡说八道,说男性的睾丸都是一边大一边齐。

因为这个“扯蛋”的话题,让我知道了肖鹰这个名字。我记得有生物学家说过,雄性哺乳动物的睾丸之所以不一样大,不一样高,是进化的需要。因为这东西当啷在两腿之间,万一突然受到外力的挤压,要是一边大一边齐,挤爆的几率会很大。所以,在漫长的进化中,出于自身保护,慢慢进化成横看秤砣侧成钟,大小高低各不同的现象。但有个教授一直没进化。

其实肖鹰教授脱下裤子自摸一下即可知道自己睾丸大小,或者随便问问周围的男性,他们的睾丸大小,或者问问周围的女性,她们见到的男人的睾丸大小。他不,非要贴出一些画册里的图片来证明——宁信度,无自信也。典型的呆子!

后来他跟马东叫板,批评春晚。我过去曾经报道过至少五回春晚,从第一次写春晚报道就知道一个最基本常识——它办的好坏跟具体某个导演、演员、作者毫无关系,它是一个被扭曲的最具中国特色的电视节目,你如果想批评春晚,跟那些具体操作者较劲,那完全是打错地方了。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春晚做成那样的原因是什么。但是这个教授就不知道,他跟马东掰扯起来。

后来,他又开始批判韩寒,说他是“反智”“低俗”“是文坛最大丑闻”……全是结论,没有证据。但是之前这位教授说过:“韩寒是一位很好的社会批评家。”我真有点怀疑这位教授是不是也在代笔啊?

因为我关注了这位教授很长时间了,发现他有时候就是为了批评而批评,为了骂人而骂人,这就显得有点低级了。有一类人,活的寂寞难耐,觉得没人喝彩,干起事情来才会不由分说。

最近他又跟崔永元杠上了,起因是二人转。这位教授关于二人转的常识真他妈的是一窍不通。我是听着二人转长大的,后来回东北采访过三次二人转,也采访过赵本山,二人转什么样,我一清二楚。咱先不说二人转黄不黄,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所有民间戏曲都有黄色内容,山西有酸曲,陕西有信天游,甘肃青海的花儿……里面都有黄色的内容。二人转凭什么不能有黄色?但是这个研究绘画美学的教授就不允许。

说实话,赵本山把他的产业搞那么大,他自己很清楚,如果把二人转搞得太黄太低俗,对他只有不利。所以他倡导“绿色二人转”。如果没有赵本山,可能现在的二人转就是黄泛区。没错,大众喜欢的东西都很低级,不光是中国,外国也是。但这就是文化,它必须有层次才行。没听说哪个艺术一出现就是高雅的,这是基本常识吧。

这个肖鹰,以为自己看了不少书,出过不少书,研究过不少学问,就可以从中国最高等学府下凡指点江山了。结果就是典型的书呆子发飙——全是笑话。

好了,咱不说这位清华附小教授了,咱们说说常识问题。

我发现现在人们一争论起来,往往不在一个层面上探讨问题,这让争论本身毫无意义。我说苹果是绿的,他说苹果有点酸,因此就争执起来,那不是神经病吗。那么,常识是——你对苹果至少的有最基本的认知吧——它什么颜色什么口感是毋须争论的常识。就目前贵国人对事物的认知,还停留在盲人摸象的水平上,过去只有六个人有机会摸象,现在是全民皆有条件摸象——简直是一千个瞎子眼里有一千种象。谁说物种一直在灭绝?

其实中国自古以来的文化就有点反智,这可能是几千年来中国文化缺失的一部分——那就是对常识的忽略。就是因为过去的思想家们过早地得出太多的结论,让我们失去了探索世界的兴趣。现在移到互联网上,一到社交媒体上,都现原形了——包括中国最好的大学里的教授。

网上对常识的解释是:“普通的知识,众所周知的知识,一般的知识。一是指与生俱来、毋须特别学习的判断能力,或是众人皆知、无须解释或加以论证的知识。”如果你跟人争辩,是在这个定义之上吗?

所以,当你看到越多的争论、口水战,就是越没有常识的表现。这说明在今天,即使这个国家有了最现代化的一切,人,依旧愚昧。

另一个最基本的常识是——你不能因为某些大学教授没常识而纵容自己没常识,听见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