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7-03-26 3:21:19 分类: 杂谈

昨天看欧洲杯预选赛,荷兰主场对罗马尼亚,比赛中间,荷兰队一前锋大力射门,罗马尼亚后卫猝不及防,正闷在脑袋上,这个后微晃了两晃,然后像我国电影里英雄最后倒下一样,倒在了禁区。这时还没有死球,球到了荷兰队的前锋罗本脚下,罗本得球后衔枚疾走,在禁区前大力射门,球偏出球门出界。

这时,罗马尼亚人不干了,纷纷围了上来,质问罗本,尤其是罗马尼亚的守门员,非常愤怒,差点跟对方动手,最后守门员吃到了一张黄牌,风波平息。

荷兰人不是第一次违背公平竞赛原则了,去年世界杯跟葡萄牙队比赛,葡萄牙队球员受伤,他们把球踢出界外,好让球员下场治疗,荷兰队发界外球,海廷加同学拿到球后不但没有把球还给对方,反而发起了进攻,要不是更流氓的德科同学及时下黑脚,这球说不定就进了。

这两件事人们看到的都是比赛中违背公平竞赛原则的实例,我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足球场上开始的这种公平竞赛规则,球员受伤倒在场内或者为了让倒在场内的球员及时到场外治疗,受伤方的球员把球踢出界成死球,对方发球的时候要礼节性的交还给对方,或者一方球员看到对方球员受伤,把球踢出场外,让受伤球员到接受治疗,受伤一方球队开球后把球踢出对方底线或边线,把发球权交给对方。这确实体现了公平竞赛的原则,还让人觉得殊死搏斗的时候还有那么点人情味儿。所以,当荷兰人公然违反这个规则时,肯定要遭到人们的抨击。

足球是最有影响的体育运动,所以国际足联专门有个道德与公平竞赛委员会。每次比赛之前,都有球童举着公平竞赛的旗帜出场,每个球员的胳膊上都缝了一枚公平竞赛的图章,以此来提醒球员在比赛中做到公平竞赛。

在比赛中,你公平和不公平,人们都看得一清二楚。全世界的人心里都有泛道德倾向,你干了错事,全世界的人都骂你,不光是中国网民。但是同时也拿违背道德人没办法。这些约束都是靠自觉,并没有写入比赛规则中。海廷加也好,罗本也好,他们并没有因为这个受到什么处罚,甚至“我顶你个肺”的齐达内那光头一闪的撞击还成了英雄。

我们看到的公平就像我们看到的电脑显示器,电脑有什么毛病,都靠这个显示器来告诉你,然后你才会去想后面的问题在哪里,多数人是搞不懂后面的问题,你有时候只能抱怨,因为程序不是你编写的。一样,体育比赛,人们都是把目光集中在运动员身上,他的一举一动,左右你的视线。你视线之外的事情你是不知道的。

其实体育现在变成了由一群主持不公道的人让另一些人玩公道的游戏。你永远都在怀疑,凭什么东道主所在的小组就那么弱,他们不都是在那个透明的鱼缸里抽签抓出来的球之一吗,怎么就那么幸运呢?你没有亲手去拿那个球,你当然不知道这其中的秘密。你是一匹黑马,绝对不能让你一路黑下去,因为你可能打乱一场事先计划好的利益规则。希腊队拿欧洲杯冠军,这种情况不多见,更多的时候是像西德队和奥地利队联手做掉阿尔及利亚的例子。

中国足球要不是有人下黑手,1982年的时候就该让巴西队灌4:0了,当然,后来不争气,逐渐沦为别人手中刀俎下的鱼肉,对手根本不用联手把中国队做下去,因为11个中国男人一上场就投降了。

足球的世界杯也好,奥运会也好,每次举行,真正让人兴奋的倒不是谁进球谁拿金牌,而是不公平,因为我都想当然认为体育是在公平竞争下进行的,谁说的?而赛场上的不公平一定会牵扯到场外的不公平,场外的不公平一定要牵扯到利益问题。体育在利益层面,没有双赢,就是以公平的名义玩着不公平的游戏,跟权势阶层制定的规则一样,他给你制定了红绿灯,让你按照红灯停绿灯行的规则行驶,但是他出门的时候,必须一路绿灯。

规则是由能掌握规则的人制定的,所以从这一点讲是不可能公平的,而执行规则的人,都是你我以及海廷加或罗本这样的人。所以当我们看到海廷加、罗本这样的人违背规则时,其实我们都是按照我们遵循的同一个规则去判断,很简单认为他们违反了公平竞赛原则,但却忽视了真正的不公平存在,因为那个不公平,你本来就看不到。

世界杯是由一层层组织机构组成的,最底层是球员,如果在足球比赛中再也看不到违背公平竞赛原则的事情出现,这是不是意味背后出现了更大的不公平呢?我们也是球员,你说当我们都真的和谐相处,那是好事会是坏事呢?然后我总想到三个国家:美国、中国和朝鲜,到底哪个国家是和谐社会呢?都是,因为都各自按照自己的一套规则玩,玩的人都和谐。都不是,因为都是按照游戏规则的人玩游戏的时候统统被玩了。

79 个黑猩猩响应 “公平”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