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08-08-14 14:44:48 分类: 杂谈

这几天,关于那什么的主题歌跟某一首曲子相似而产生的所谓抄袭的争论受到关注。那什么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新闻,更何况大家都听过的主题歌呢。

昨天四川一家媒体采访我,让我做判断题。我不懂乐理,简谱、五线谱、菜谱我都不懂,我听了之后觉得是很像啊,越听越像啊。作者怎么不是大张伟呢,如果是大张伟那板上钉钉就是抄袭了。可惜是陈其钢。

你会说为什么是陈其钢就可以排除他抄袭嫌疑?我还就这么判断了,怎么着吧?我就这么不讲理。而且我在网上还发现了第三首曲子《天堂之路》,跟那什么的主题歌也很像。这问题就出来了,这三首曲子,如果按公开发表时间的顺序排列,草履虫就会知道谁抄袭谁了。班德瑞抄袭邓伟标,陈其钢抄袭班德瑞和邓伟标。反正陈其钢在草履虫眼里肯定是抄袭了。我再给草履虫补充一下,陈其钢抄袭班德瑞的可能性远远大于邓伟标。因为陈其钢和班德瑞用的都是西洋音乐的手法,邓伟标用的是相对民族一点的手法。哈哈。

真正站出来怀疑抄袭的应该是班德瑞,而不是邓伟标,邓老师在其博客也没有肯定陈其钢抄袭了他的作品,邓老师如果想认定抄袭,该对准的对象首先是班德瑞,班德瑞在2007年发表专辑《翡翠谷》,里面有这首《天堂之路》,然后再找陈其钢算账。但我相信邓老师肯定不会像草履虫这样干傻事,顺边推销一下自己的专辑倒是最实惠的。

从一个常识角度来讲,那什么是件很重大的事情,作为一个音乐总监,打死他也不能干抄袭的事情,说白了那不是自毁前程吗,陈其钢不是大张伟,他不用靠抄袭来混饭吃。你会说,为什么那段旋律如此相似呢?

我打个比方,袁阔成老师讲评书《三国演义》,当曹操牵着赤兔马送给关羽的时候,袁老师一定会有如下描述:嘿,这匹马红的一根杂毛都没有,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有丈二……刘兰芳老师说《岳飞传》,当岳云出场的时候,刘老师也会有如下描述:嘿,但见岳云胯下这匹白龙马,一根杂毛都没有,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有丈二……

下面请草履虫听题:袁老师和刘老师谁抄袭了谁?

如果有一天我写文章,有这样一段描述:但见关羽关云长,跳下马来,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有丈二……你说我是抄袭袁老师的还是刘老师的?还是抄袭郭德纲的?

我的意思是,音乐这东西,它有个规律叫和弦,说白了就是套子,类似“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有丈二”,《无觉》也好,《天堂之路》也好,《油和米》也好,它们之间相似的那段旋律,其实简单到已经是和弦了——mi so do。这三个音经常会碰到一起,所以,“油和米”相当于“蹄至背高八尺”,“在一起”相当于“头至尾长有丈二”,哈哈。

邓老师自己也没有认定陈老师就是抄袭,如果他听完之后大概会一笑了之吧,这种容易撞衫的事情是回避不掉的。我觉得草履虫们都比较傻逼,听风就是雨,尤其是去质疑一个那什么的音乐总监是件很有快感的事情。说白了,绝大多数人无权认定这首歌就是抄袭,《油和米》与大张伟的抄袭系列不同的是,《油和米》只有那么三句相似,而这三句恰恰是常规套子,大张伟那些“作品”直接偷的就是别人与众不同的旋律。

嗯哼。

134 个黑猩猩响应 “陈其钢不是大张伟”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