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2-05-20 0:03:48 分类: 挨个祸害

插播一个招聘广告:

初刻网站招聘:网页设计(偏平面方向)和摄影师(主要为静物拍摄,部分为模特拍摄)。有意者请发邮件:pkuhui(at)163.com。

陈晓卿现在红了,因为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每晚播出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他是总导演。一个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三不怕吃的民族,看到这样的片子,能不忘记元素周期表吗。所以,这部纪录片的收视率已经超过了目前播出的任何电视剧,眼看就超过了“中国的舌尖上”的娱乐节目“非诚勿扰”。这几天,是个人类跟我说话都要提到这部纪录片,提到陈晓卿。方舟子这个公共频道总算换成了陈晓卿,人们的舌尖上俨然都是他在翩翩起舞。

但是陈晓卿红了你也看不出来,因为他的肤色……你懂的。所以他比谁都亏,人家是红得发紫,他怎么红都还是本色,不管怎么外漏侧漏泄漏都看不出来。

昨天,有四家媒体打电话给我,要采访陈晓卿。好多人八百年不联系了,突然找我,肯定没什么好事,所以一接电话我就说:“我已经把陈晓卿电话贴到博客上了,你自己联系好伐啦。”

记得纪录片频道开播,我去采访陈晓卿,他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总是往门口张望,感觉像偷偷摸摸做坏事,怕警察发现一样。我问他怎么回事,陈晓卿的脸上泛起一片黑晕,说:“今天下午不是说还有两家媒体来采访,怎么还不来呢。”陈晓卿就是在心不在焉的状态下前言不搭后语跟我聊了起来,等下一个媒体记者来了,他特别不客气地把我赶走了:“对不起,这位美女记者家住得比较远,我要先接受她的采访,反正你也会瞎编,你先回去吧。”我怅然地走出纪录片到的办公室,脑后飘来一句婚后的男中音:“你看咱们晚上吃什么呢?”

《舌尖上的中国》开播后,我们三联的视频部希望能给陈老师拍一个短片,但是摄像和记者拍完之后回来一看,什么也看不清。最后只好联系附近的看守所,借了一间小黑屋,打开强光灯,总算把他拍出来了。以后电视媒体想采访陈老师,切记切记不要省电。

现在陈晓卿虽然看起来不是红的,但是言谈话语会告诉你他的走红状态:“我终于可以选择媒体接受采访了,以前看那些明星都挑媒体接受采访,羡慕得不得了,我也有今天了。”所以,那些想通过我要采访陈晓卿的记者,我直接告诉他们:“陈晓卿现在只接受《基督山科学箴言报》这个级别之上的媒体——比如中央电视——的采访。”

今天我见陈晓卿,有个他的女粉丝缠着我要陈晓卿的签名,我说陈老师以前没红过,估计现在还不习惯给人签名呢。女粉丝说:“我马上要结婚了,希望他的签名能做我的结婚礼物。”你说现在人们怎么都这么没追求呢,你不要玛莎拉蒂,不要LV,不要钻石,非要什么陈晓卿的签名!

见到陈晓卿,把他的女粉丝索要签名当结婚礼物的事情告诉了他。陈老师的脸上瞬间又泛起了一阵黑晕,紧张的到处找签字笔。这业余红人就是这样,常用道具都不随身携带。最后,陈晓卿工工整整在纸上写了八个大字:“珍爱生命,远离舌尖。”这个可怜的姑娘啊,你今生少了多少乐趣啊。

我好久没见老男人了,长的快一年了,短的也小半年了。主要是我现在喜欢宅,一段时间不见,再见到他们会有小别胜新婚,阔别胜重婚的新鲜感。老男人们还那德行,只是有人红了,有人更红了。老六依然端庄,但鼻梁骨周围掩盖不住他的扬眉贱出窍,他的酒量仍在不断递减。王小山为了能上我的电影,整整减掉了15斤肉。我说:“这次你有12场戏。”他说:“这么多?有喝酒的戏吗?”“没有。”“没有你弄这么多戏干吗,加两场喝酒的戏。”我又得改一遍剧本……

对一个经常用一个长镜头把婚庆场面拍下来的中国广播电视大学婚纱摄影专业的高材生陈晓卿来说,拍和吃有关的纪录片,简直是太容易的事情了。作为当代吉野美食家,当他有一天发现眼前的食物都不是食物的时候,就拍出了《舌尖上的中国》。这可能是该片现在收视率高的原因。

吃完饭出门,陈晓卿小声说:“你说我现在都黑的发红了,是不是我给媒体写的美食专栏稿费后面该添个0了?”我问:“你原来一篇多少钱?”“150块,这还是总编辑特批的。”

你说他从事自己擅长的拍婚庆长镜头录像工作多好啊,现在人们结了离离了结结了离离了结的。非跨界写什么专栏,唉。

75 个黑猩猩响应 “舌尖上的陈晓卿”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