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2-09-05 0:56:47 分类: 挨个祸害


去西安出差,见到了传说了好多年的任田老师。任老师问:“你就是叫带三个表啊?”我点点头,心想,如假包换。她有点不解:“我印象中你应该是个胖子啊。”我心想,你不能因为认识王小山就把王小峰想象成一个胖子——虽说我们俩是异父异母的同胞兄弟。

我总是被人想象成一个胖子,这种事发生已经不是七次八次了。听说过没见过我的人一见面总要饶上这么一句:“我觉得你该是个胖子啊。”有时候搞得我都有点不相信自己了,回家照镜子:难道我必须长成胖子?

后来总修理网上的小脑残们,才发现,小脑残们都有一个毛病,先把一个人想象成什么样的人,然后攻击谩骂这个他想象中的人。至于他们的逻辑推理是怎么出来的,其实很简单,人都有一个习惯,对自己不清楚的事情会唤起他那低级的想象,这一点跟阿Q的习惯差不多,是人类的共性。

一般把我想象成胖子的人,大概觉得我话唠,有时候还挺贫,但是不认识我,就会想到那些脑满肠肥的说相声的人,于是就被归类到那堆人渣里面了。我曾经当面跟人调查过,为什么觉得我是个胖子?他们的回答差不多是这个逻辑。据说,这种判断是有科学依据的,你的闺密土摩托认为,人的大脑在处理信息的时候,会把直观接受的信息送到一个地方处理,直观信息不能让它完整处理判断的时候,就会动用另一个处理工具——想象。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显然是太好了,至少没有人把我当成胖子了。知道为什么我的博客名字叫“不许联想”吗?就是想告诉你们,想象在你无中生有的时候特别管用,但是在你处理已经存在的信息时,就跟弱智差不多了。所以人会经常上当受骗也是因为分不清没有的信息和存在的信息之间的区别。

我不是对把我想象成胖子的人有任何贬损之意,因为这么处理信息主要是人类进化的不太完善,不是你的错,是这个物种的错。但说实话,以前我还挺喜欢人们把我当成一个胖子的,因为过去我太瘦了,希望自己能长得胖一点,努力了将近20年,总算长了20斤肉,体重也只是你的闺蜜罗永浩的一半,过去一穷二白底子薄啊。

因为自己技不如人,所以我倒是很愿意跟胖子打交道,胖子天生三分喜兴,体胖跟心宽也有关系,我觉得当一个人变成胖子之后,肯定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了,所以什么事情都能想得开,跟胖子打交道直来直去,不累。

所以我周围积攒了一堆胖子,老罗我认识他的时候就已经是重量级了,据说现在已经步入无差别级了;知道罗老师跟和菜头是怎么闹掰的吗,原来这哥俩整天在网上讨论如何减肥,一个坚持中医减肥,一个坚持西医减肥,为此俩人争得显示器面红耳赤,最后不欢而散。事实充分证明,中西医减肥都是扯淡;王小山小时候还是瓜子脸,后来见到他,一段时间是坛子脸,一段时间是圆脸,忽大忽小,忽长忽扁。一打听才知道是他媳妇管教严了,就变成圆脸,放任自流一段时间,就变成酒精催起来的坛子脸了,跟天上的月亮一样有阴晴圆缺;还有那个端庄的老六,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长的意气风发,恰同学少年什么的,脸上棱角分明,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后来他觉得该端庄一下,也变成坛子脸了。有时候总搞不清是他站着的时候脸长还是躺着的时候脸高;还有陈晓卿,刚认识他的时候觉得他长得黑,像只长茄子,现在变成了圆茄子;我还有个哥们戴方,刚认识他的时候是个小胖墩,现在……怎么说呢,我觉得他不小心碰到甚么锐利坚硬的物体会突然像气球被捅破一样爆炸。

每当这些胖子在我眼前晃悠的时候,我都会发自内心感叹,还是党的富民政策和食品添加剂政策好啊。什么时候我也能沐浴一下党的恩情呢?

88 个黑猩猩响应 “胖子”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