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lv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start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Declaration of Walker_Comment::end_el()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0

Strict Standards: call_user_func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 valid callback, non-static method GoogleSitemapGeneratorLoader::Enabl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home/wangxiaofeng/wangxiaofeng.me/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339
» 手机记

不许联想

珍爱生命,远离博客
带三个表 @ 2012-11-10 3:17:17 分类: 挨个祸害

罗永浩老师要做手机的事情已经传了好长时间了,他没事就在微博上鼓励自己:老罗,你行!老罗,你真行,真的!老罗,你不做手机这个行业就不行!

研制开发技术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罗老师像史蒂夫·乔布斯一样对每一个设计细节都精益求精,其苛刻程度相比乔老爷有过之无不及,生怕消费者拿到的手机有丝毫瑕疵。当然,罗老师为了能让自己的形象和手机相得益彰,启动了一个像制造手机一样苛刻的减肥计划,希望手机上市的那天他能像婷美广告里面的女模特一样窈窕。但是当他看到英国达人秀传奇歌手保罗·波茨的表演之后,放弃了他复杂苛刻的减肥程序——一个卖手机的胖成这样还敢上电视还能拿冠军,我一个做手机的怕什么呢!

老罗每天手不离放大镜,对研制出的各种零部件进行放大式扫描,一旦发现任何问题,都要推倒重来。有一天,他用放大镜反复观看程序员设计的程序,忽然发现有一行程序代码有问题,便让程序员加班六个小时,修改这一行错误。当我听到老罗制造手机的故事,感动的不得了。我犹豫了三个月,果断决定,放弃直板按键手机,改用罗老师制造的触屏手机。脑残粉一般都是这样放弃原则的。

外壳设计,程序设计,屏幕材质,界面设计……甚至连电路板的走向,都被老罗要求到精美至极致。老罗发现,电路板的设计不够美观,他希望电路图像莲花一样美观,不然会影响使用者的使用心情,于是,你会发现电被人类使用以来最艺术化的电路板。

按照老罗的时间表,在2013年7月,手机即可上市。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调试阶段。一天清晨,北京还在睡梦中,熬了一夜的罗永浩老师,拿起一个史上绝无仅有半成品手机(因为还没有入网,不能通话),对着四季青乡的方向拍了一张照片。这是这款手机第一次动用拍照功能。老罗要看看一个1800万像素的手机拍出来的效果如何。

当老罗把照片导进电脑,在68英寸的超级显示器上显示出来后,他愣住了,他盯着显示器,仿佛是变成了一尊石雕像,一动不动,唯一还动的是从他额头上方头发上滑落的汗珠。这些失控的汗珠滴落下来,砸在键盘上,整个中关村都能听到。

“怎么拍的这么不清楚?”不知过了多久,罗老师呢喃地说了一句话。的确,号称手机像素之王的手机怎么拍出来还不如一个300万像素卡片相机的效果,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对于打算追求事事完美的罗老师来说,这样的拍摄效果简直让他无法容忍。他立刻把两个刚刚钻进被窝还没有把被子捂热的工程师拎了起来:“是你们的视网膜出了问题,还是我的视网膜出了问题?你们看看,这样的效果我怎么向我的粉丝交代?你们知道他们会说什么吗——老罗,你变了,变得不再纯粹,你变得如此模糊不清!我可不想给他们留下这样的口实。”

“罗总,”一个工程师一边穿着内裤一边瞥了一眼巨大的显示器,“是这样,我们的感光芯片用的是进口货,没问题,但是镜头我们用的是国产的。”“我们为什么不用进口镜头?”罗永浩拍着桌子质问。“好镜头一般是日本制造的,用在手机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钓鱼岛收复之前,我不想用日货,这个,还希望您能理解。”

“你想说什么?想说你爱国?记住,我们的手机要销往全世界,赚全世界的钱,这才叫爱国。我的公司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笨蛋,你现在去人事部门办理一下离职手续……”

刚刚穿上内裤的工程师被解雇了。

“你过来给我解释一下,这个镜头是怎么回事?”罗老师把另一个工程师叫到近前。“罗总,实际上我们用日本镜头试过,效果和国产的一样,但是由于空间限制,如果想达到专业单反相机拍摄效果,是不可能的,至少11组15片镜头,所以我们改成了3组7片镜头,这已经大大超过了市面上的手机镜头镜片的数量。”“那为什么效果这么差?”“我们都不是做专业光学设计的,改了之后拍摄效果只能是这样。”“难道你们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吗,你们就这样让我不动声色把这样的烂手机卖给我的粉丝以及不是我的粉丝但有可能成为我的粉丝还有不是我的粉丝但会买我的手机却永远不是我的粉丝的消费者吗?”“罗总,其实我们完全可以采用德国蔡司镜头,他们的手机拍照镜头是世界上最成熟的。”“那我们为什么不用?”“主要是……第一,您的要求太高,他们目前最好的手机镜头也满足不了您的要求;第二……”“第二是什么?”“第二是……您写过一本《我的奋斗》,蔡司公司认为和这样的作者合作可能会引起股市风险,而且您前段时间砸了西门子冰箱,蔡司公司和西门子有很多业务合作,出于避讳,他们不愿意跟我们合作。”

罗永浩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万事俱备,只欠镜头。怎么办呢?对付一下?不,我罗永浩的词典里从来没有“对付”这个词。

当天下午,罗永浩给全体员工开了一个会,分析了当前形势和面临的困难,会议决定,先派一部分员工做市场调研,根据市场调研结果来调整研发策略。两周之后,调研报告放在罗总的办公桌上。根据调研报告显示,中国目前在光学仪器设计制造方面还十分落后,不可能自主生产与日本和欧洲等国家相抗衡的光学产品。也就是说,想做出一款超级拍照功能的手机,只能用进口镜头,而且只能是德国镜头。

罗永浩的手机之路,被堵得死死的。

作为一个被德国企业深深伤害的罗永浩老师,他的自尊心在此刻忽然爆发,德国人之所以在光学制造上领先一步,就是他们日耳曼人的血液中流淌着一种严谨精密的性格,这一点是糟糕的中国人始终做不到的。思前想后,老罗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放弃手机研发,研发工业和民用镜头,填补中国近一个世纪的空白,如果中国人自己研制的镜头可以跟日本、德国相抗衡,那么我的镜头不仅可以用在照相机、摄像机上,还可以用在手机上。罗永浩抬眼看着对面墙上的世界地图,上面有他征服世界的野心,他一度希望他的手机占领包括南北极在内的所有陆地,所以上面插满了各种小旗子。“凡是曾经法西斯的国家在光学制造方面都是世界领先。”罗永浩自言自语,这一瞬间,他决定:放弃手机研发,改生产光学镜头——因为他看到了中国的未来。(未完待续)

51 个黑猩猩响应 “手机记” 作为黑猩猩,我要说两句